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超能战神-第7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真是狡猾,拿逛街来堵我的嘴。”张小曼笑道:“那还等什么?赶紧带我去。另外,你这头巨猿从哪捡来的?”

罗阳抬手放出一条布满血丝的古怪飘带,飘带瞬间膨胀将灵猿笼罩进去,眨眼间飘带与灵猿消失不见,说道:“这可不是捡来的,而是借来的。走吧!今天好好歇一歇,游览一下帝都。”

张小曼忽然摇头:“还是算了,听说燕北归那边焦头烂额,你应该去帮助这位皇孙!”

“让他靠边站,还是陪小曼最重要。”罗阳咧嘴一笑,抱起张小曼施展超频移动,话音留在原地:“豹子,这里全靠你了,不要说我重色轻友,赶明个帮你找女朋友。”

“老大,我还小!不急。”林天豹大声回道,引来一片笑声……

按理来说,罗阳,张小曼,林天豹还是高三学生,可是他们达到这种进境,已经没人拿他们当高中生来看待,而是在心中给予尊敬。

时间不大,罗阳牵着张小曼的手来到闹市,谁叫他有大魔塔可以在帝都阵列塔的压制下动用超能呢?这样一来距离不是问题。

街面上的人密密麻麻,逮住什么就买什么,张小曼恍然道:“大家这是恐慌,物价最近几天涨得厉害,与天音阁唱对台戏的凌烟阁和望月阁本来生意大不如前,可是在百族暴动这个消息的渲染下,生意一下子提升上去好多,三家拍卖行甚至有罢手言和之意。”

“商人嘛!追逐利益,无可厚非。”罗阳从街边的露天摊位上选了一只头花,给张小曼别在头上看了看,觉得还不错。

虽然身边乱糟糟的,但是小曼完全不在意,眼中闪过一丝羞涩。

二人在街边吃了顿早饭,之后在街面上游逛起来。来到乾安帝都后,还是第一次这样清闲。

不料,身后人群忽然动了起来,有人叫道:“所有人离开这条街,这里已经成为我降头帮的地盘,不想惹麻烦就赶紧滚蛋……”

“降头帮?”

听到这个名字,人群动得更加汹涌,有些孩子大哭起来,有些胆小的人瑟瑟发抖,死命向前钻去,像逃命一样!

罗阳抓住张小曼的手将她顺势揽入怀中,身后的人群越来越汹涌,二人紧紧贴到一起……

别人逃得快,罗阳却十分享受,因为张小曼的****与他的胸膛时不时碰在一起,这个感觉比喝酒还要爽,而且人越多越刺激!!!

张小曼满面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罗阳怎么可以轻薄她呢?用超频震荡把附近的人震开应该不难……

她有心生气,却又开导自己:“我迟早是他的人?傻傻的生什么气?只要找到欣欣姐,了结最大心愿便可以做个小女人。”

其实不能怪罗阳定力差,他喝了那么多阳魂酒,变得越来越血气方刚。

也是交友不慎,燕北归没有把阳魂酒的功能介绍详细,这种酒除了治伤拔毒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功效,那就是壮阳!

罗阳双眼迷离,揽住张小曼的蛮腰。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已经走得差不多,长街变得空旷起来,将抱在一起的二人显露出来……

身后不远处走来二三十名大汉,众星捧月一般护卫着队伍中心一名戴着黑色面纱的女子前进,这名女子正好看到罗阳和张小曼,冷斥道:“淫贼,光天化日下调戏女孩,留你不得。”

“淫贼在哪?”罗阳一下子清醒过来,就觉得丝丝阴冷袭来,异种毒素向体内侵袭。

张小曼的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水来,心说:“当街抱抱不算什么吧?怎么有人叫起淫贼来了?”

在帝都城市圈之中,受到阵列塔压制,平常人不能动用超能。可是使用毒素不在此列,所以降头帮才能横行无忌。

好嘛!黑帮行侠仗义除淫贼,而那个淫贼就是罗阳。如果是等闲毒素也就罢了,偏偏是无视体质强度的诡秘菌毒,逼得罗阳不得不开放冰冻领域……

“轰”地一声轻响,寒潮向外涌动……

“这是?”黑纱女子没有想过会遇到硬茬,就听对方说:“出手就用毒,神神秘秘的把脸遮起来,有什么不能看的?”

罗阳挥手打出一道金光,当即将女子用来遮住面容的黑纱绞了个粉碎。护在女子周围的大汉发出惊呼,接着哭丧着脸看向彼此,毅然抬手将自己的双眼戳瞎!

“嘭,嘭,嘭……”

这一幕极具震撼性。

二三十名大汉将自己捅瞎,血水顺着指头滴落下来。

罗阳怔了怔,不由得皱起眉头,心中十分奇怪:“这是怎么个意思?”

“你,你知道我是谁吗?”女子颤抖着手指指向罗阳,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这样侮辱她。

忽然之间,从街边的一座火红色楼宇中冲出近百名大汉,他们有个共同特点,那就是没有双眼或者说双眼已经被挖出。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我们帮主订下规矩,谁也不能看到贵女的真容。为了她,我们情愿挖出双目,你今天休想活着离开……”

第212章奇葩的女帮主

片片黑纱落到地面,再也掩盖不住容颜!

“咦,还以为是个满脸毒疮的丑八怪,没想到模样还算过得去,就是太过心狠手辣了,我和女友逛街碍到你什么事?”罗阳抓起张小曼的小手,这一句女友叫得张小曼羞得不能再羞了。

黑纱女子又岂是模样过得去?比张小曼还要更胜一筹,而且年纪不算大,眉宇间带着青涩。

“我说你是淫贼你就是淫贼,当街轻薄少女,还说错了不成?最不可原谅的是你看到了我的真容。立刻自行挖去双眼,也许能保住一条狗命。”女子傲然挺胸,觉得自己是在行侠仗义!

罗阳禁不住勃然大怒,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女人,看了她一眼就要人家挖去双目,无论多么骄横多么霸道,总该有个界限吧?

“哈哈哈,倒要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罗阳怒极反笑,隔着十几米远出手。

只听嘶啦一声轻响,女子身上的得体衣装成了乞丐服,肩膀和大腿露出雪白肌肤,吓得她发出惊叫,再也不能保持平静……

“大胆!”

为首无眼大汉大吼,只听一阵嗡嗡声涌来,其他瞎眼大汉赶紧向后退去,密密麻麻的蚊虫从四面八方飞来,向罗阳与张小曼攻去。

“你们养这么多蚊子干嘛?”罗阳弹出一道冷风,顿时蚊虫停止飞行,全部冻死落到地面上。

“淫贼,你竟敢灭杀我们降头帮的五花飞蚊?”女子气得直跺脚,冲着火红色建筑喊道:“婶婶你在哪?快出来为侄女做主,我今天不是无理取闹,这个家伙在大街上抱人家女孩子。”

罗阳心中十分郁闷,这个降头帮清街,把人群搞得汹涌澎湃,他不抱住小曼,难道让别人推推搡搡?再说除了享受一下挤在一起的过程,他做什么了呀?就一口一个淫贼叫着,小丫头看着长得不错,却是一朵白痴奇葩!

“娇凤说得对,没有成婚就抱在一起的男女都是耍流氓,女人出来抛头露面算什么?真正的美女只能给丈夫一人看到容颜。”有些沙哑的女声传出,听得出这又是一朵奇葩。

片刻之间,从火红楼宇中走出一名体态丰满女子,她的脸上戴着红色面纱,眼神冰冷地看向罗阳和张小曼,好像二人犯了天大的错似的。

乾安实在太大了,罗阳重生前与这个降头帮没有交集,自然不知道陪小曼在街上逛一逛也有错,而且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提出陪小曼逛街。

“帮主!”

“帮主!”

无眼大汉向红纱女子行礼,尽管他们挖去双眼,却有着不弱的感知,知道帮主已经来到楼外。

“娇凤你还有几天就要出嫁了,在外面跑来跑去做什么?将这里交给婶婶,最纯洁的女孩只能给丈夫一人看到容颜,何况你这样美。”

“婶婶,娇凤不想嫁人,娇凤要陪着你。”

“不嫁人我把你养到这么大做什么?婶婶为你选的亲事绝对错不了。”降头帮女帮主冷声道。

罗阳掏了掏耳朵,叹道:“我的天!我没有听错吧?这年代还有包办婚姻。当然,那是你们的家事,与我没有半点关系。自己挖瞎自己的眼睛,与我也没有关系,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想走?你觉得你是谁?乾安的皇子皇孙吗?给我将他拿下。”女帮主厉声说道,十名大汉越众而出,身体发出噼里啪啦响声,显然是锻体超能有成。

“小曼,我们去其他地方逛逛,集市这么大肯定有你感兴趣的地方,不要扫兴。”罗阳抓住张小曼的手,身形一闪脱出重围。

“咦?”女帮主微微吃惊,抬手就是一道红色射线。

“嘭”地一声,红色射线使罗阳的身体轻轻一颤。

女帮主咯咯阴笑起来,无比得意的说:“降头帮能在乾安扎根十数年,你当本帮主这里是说来就能来,说走就能走的地方吗?哼,我的人都要挖去双眼才能侍奉娇凤,外人只能死。”

“阿阳,你没事吧!”张小曼极为担心。

罗阳从脖子后面拉拉扯扯,扯出一条手指粗细的红色虫子来,无所谓的笑了笑:“想用这条毒虫来杀我,就算有一百条毒虫都不够。”

“你?”女帮主大吃一惊,她对这条红色毒虫非常有信心,怎么会杀不死对方?这小子难道有什么护身宝贝不成?

护身宝贝没有,却有高人的冰冻领域护持,在三个月内不必担心阴损招数,要不然手中这条红色小虫子真的会钻入体内。

“向我出手,你要有这个能力去担当。”罗阳信手一指,剑光飕然而去,铛铛之声不绝于耳。

这位降头帮女帮主不是等闲人物,身上忽然钻出来一条条巴掌宽,数米长的怪虫,围绕她快速舞动,挡住了剑影攻击。

就在罗阳想要加一把力的时候,从长街尽头驶来一辆豪华龙车。

四头威武不凡的紫色龙兽拉车,风驰电掣般来到近前,只听车中有人说:“罗阳,陛下宣召让你觐见,身份地位既已提高,不要在大街上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斗气!”

“哦?燕老八家的老爷子找我?”罗阳微微一愣,让降头帮女帮主抓住机会,“轰”地一声荡开剑影。

女帮主看向罗阳,眼睛闪了几闪,对着车架叫道:“哎呦,听声音是宣总管啊!您瞧瞧,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我是红雪呀!您的堂侄女。不知这位蒙陛下召见的少年英才是哪位?”

车架中传来声音,叹道:“以后不要说你是我堂侄女,罗阳任职治安队中队长,是你能随意得罪的人吗?给我滚回你的帮会去。”

“是,是,侄女知错!”女帮主急忙躬身向后退,看着罗阳和张小曼登上车架,风驰电掣向皇宫方向行去。

“婶婶!”少女娇凤来到近前。

“哼,扫把星,你看看你今天给我惹了多大的事?罗阳啊!最近炙手可热的年轻人,想不到陆家没能封死他,反而在这里闲逛。”

“是婶婶教我男女授受不亲,要鄙视婚前所有亲密行为。”娇凤觉得很委屈!

“笨蛋,那要分对谁。”女帮主眼前一亮说道:“决定了,把你嫁给罗阳,这样可以和燕八爷搭上线,看样子陆家已经失势。”

“啊?”

少女满面惊容,暗道:“婶婶不是说婚约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吗?怎么说改就改,而且要我嫁给那个淫贼。”

第213章乾安大帝

燕老八见到罗阳,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说:“你可真能折腾,这次把陆家坑惨了,乾安圣殿主祭恨不得给你加封一官半职,可惜你应召而来,算是正在服兵役,还要回去完成学业的!”

“哼,某皇孙殿下不去宝月洞救人,就任由陆家胡作非为封山。我是心寒啊!所以只好自己打出来。”罗阳直摇头。

“臭小子,你当我没有救你吗?多少条奏折摆到御书案上,老头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理我这根弦有什么办法?”

“反正给你记一笔,回头把好酒可劲送到天音阁去,不能比阳魂酒差!”罗阳多多少少了解到一些情况,燕北归这些天十分卖力,可是他自己也身陷囫囵,根源出在乾安大帝身上,陆家能够进入乾安并且这样猖獗,与这个老家伙脱不开干系!

“宣罗阳觐见!”

“宣罗阳觐见!”

罗阳和燕老八打了个哈哈,跟着宣总管进入御书房……

刚刚进入御书房,就见到正前方的墙壁上悬挂着一幅巨大地图,上面光色闪动,标注出人类疆域范围,乾灵,乾安,乾德,乾元,乾丰,乾佑六块区域十分鲜明,外围跨越一段不短的距离是密密麻麻外族,同样标注在这幅巨大的地图上。

“年轻人,过来坐!”

御书房十分宽广,在地图的左下角有一张办公桌,慈眉善目老人抬头看向罗阳,金边小眼镜后面的眼神带着笑意,冲着他招了招手。

“哦?”罗阳十分惊奇,这就是当今统治乾安百省的大帝吗?与想象之中完全不一样。

“呵呵,看到我很吃惊?来,说说,你觉得我该是什么样子,而你看到的我又是什么样子?”

老人家穿着得体,可是身上没有半点气势。不过,罗阳相信这份气势已经隐藏起来,当重要时刻才会爆发,这样给人的感觉更加惊恐!

“我想象中的大帝自然光芒万丈,动念便可伏尸百万!可是您给我的感觉很奇异,就像我们村子口找人下棋的老人。”罗阳据实以答。

“哈哈哈,下棋的老人?”学究一样的小老头捋了捋花白山羊胡,笑道:“这个好,村子口找人下棋的老人!哈哈哈,说得对,我不就是找人下棋的老人吗?只是眼下这盘棋不好下!”

“老爷子,您找我来有什么事,直说!”罗阳对这位大帝的习性还是知道一些的,毕竟沾着重生者的光,那就是绝对不循规蹈矩,根据后来的一些传闻看,你越怕他,他越看不起你。

“小子不错,为人直爽,说话痛快,是个当豪杰的料!”

花白胡须小老头忽然从办公桌下面拿出一只琉璃酒坛来,又摆上两只碧玉小碗说:“陪老头喝几碗酒,小八满皇宫紧着搜罗酒水,我就听说你小子有酒量。我这可不是一般的酒,绝对让你回味无穷,最近这些年难得见到一个痛快人!”

罗阳咧嘴一笑,起身给老人倒酒,闻着馋人的酒香说:“老爷子你可以直说,最近几年很少遇到我这种愣头青。呵呵,这可真是难得的好酒,和乾安大帝一起喝酒,说出去很有面子!”

“臭小子,我发现别人都看轻了你,你是个会拍马屁的。哈哈哈,只不过别人全都把马屁拍到马腿上,唯独你拍对了地方。”老爷子龙颜大悦,哈哈大笑起来,与罗阳碰了一碗豪饮。

“您是说我傻不愣登说帮助燕北归登记那件事?”罗阳摸了摸嘴巴,把玉碗倒过来以示自己喝个底掉。

“就你这句话,杀头绰绰有余。”

老人显现出一丝威严,好像连空气都要冻结,谁也不知道乾安大帝的修为,因为圣殿从来不曾记录到这位老人的职业与等级。

“喝酒就好好喝,我们村的倔老头也有摆谱的时候,是因为年轻人叫他下不来台,可是心里没有那么气,就想年轻人说些软话!”罗阳作揖:“哎呦,老爷子,你看我错了,下次我说得婉转些还不成吗?”

“嘿,属滚刀肉的,还有下次?”老人转怒为喜,点头道:“小子,心性不错,小八能与你结交是他的福分。说句实在话,把眼光放到外面的世界,我也就和一个村长差不多,而现在百族暴动让人挠头啊!乾安百省需要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

二人推杯换盏,老人唠叨起来:“本来老头我还犹豫不决,可是你这一嗓子效果不错,竟然有子孙把心思摆在明处,这是好事嘛!其他人闷闷呼呼,觉得皇位有多好呢!可是他们谁有本事在狂风暴雨中,摇着乾安这只小船向前?身边连叫上一嗓子的人都没有,那都是狗屁!”

罗阳算是看出来了,敢情这位老爷子的心理压力太大,得找个垃圾桶倒倒苦水,他恰逢其会成了这只垃圾桶,要是叫外面那些皇子皇孙知道他和乾安大帝说的这些话,非得疯掉不可!

两个人没说啥正经的,边喝酒边聊天,等到一坛酒喝光光,二人都有些放浪形骸,老爷子尽说些大老婆,二老婆,还有一堆小老婆的话题。

“小罗,你都多大了?高中生怎么了?高中生可以生孩子了。像你这么大,老子的儿子可以爬来爬去了。”

“呵,老爷子你传宗接代的压力大,我可没有你这么大的压力。那啥,总得跑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对了,马君这小子危险啊!你怎么把他派到战场上去了?”

“马君?他身上那种气息太明显,要说杀人哪有战场上方便?所以,放他去,听说你和他有点过节,可要抓紧时间努努力,否则下次见面肯定吃瘪。”

“行,您老知道他有问题就好,没啥重要事,我回去了。”罗阳脸蛋通红,这酒劲一波一波向上涌,他都快压制不住了。

“有事,我找你来能没事吗?”

老人忽然变得严肃起来,压低声音说:“你小子把陆家坑在宝月洞,坏了我的大事。本来我用陆家压制乾安圣殿一系人马,结果还没有压制到位,就被你破去平衡,现在得想办法补救。”

“什么办法?”罗阳的酒劲醒了三分,深知这才是今天的重点……

第214章和美女睡了一觉

乾安大帝不希望圣殿一系人马壮大,陆家是他从乾灵引进来与圣殿一系斗法的妙棋,却被罗阳这个愣小子清理得干干净净。

要是换做其他大帝,又或者百族暴动的气息不是那么浓郁,焉有罗阳的命在?可是,他现在活得好好的,而且还身负重要使命。

愣头青有愣头青的好,罗阳可以和陆家对着干,就可以和圣殿一系人马对着干。老头子心机深沉着呢!看到了警世钟与拂晓。

警世钟和拂晓不是想把人往治安队里塞吗?好啊!要编制给编制,要武器给武器,进来就得给我干活,全力削弱圣殿一系的力量。

说白了就是做鹰犬,罗阳对这种事不感兴趣。可是,任务安排下来怎么办?他有办法。

白天和老头子喝了顿酒,晚上和雨都又喝了顿,就是雨晴那个喜欢争权夺利的堂兄,本来想把这小子一脚踢走,结果现在有了用武之地。

“雨都,塞人进来好办,不用和你堂妹把关系搞得那么僵。我知道在帝都混不容易,人手很重要。从今天开始,你可劲的张罗人手。不过,我要把丑话说在前头。”

罗阳重点提示道:“得找些能打能拼的人才进来,别尽弄些草包在身边,会把自己的层次拉低的,以后怎么去做大事?在拂晓混一万年你是个什么层次,辅佐新一代乾安大帝登基又是什么水平,你自己心里要有一本帐。”

“兄弟,大哥这些年白活,没你看得清楚!你放心,咱们家就是主管拂晓人事的,那些核心成员挖不来,在外围混的那些基本功扎实的师级有的是。包在我身上,这就给家里发信息!”

雨都的眼睛一闪一闪的,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也确实是机会来了,只要肯于钻营,把拂晓卖得彻底些,必然获得权势!不过,如何平衡风险就要看他的造化了,罗阳懒得掺合进去。

这是一滩泥沼,会越陷越深的,尤其与圣殿势力交锋,哪有那么容易胜出?弄个不好很容易将整个拂晓都搭进去。

罗阳同样会给警世钟提供机会,毕竟从暗处走到明处的机会并不多,是继续维持宗旨做隐世团体,还是力挽狂澜在百族暴动期间救世,那就要他们自己把握了!

迷迷糊糊,酒劲一个劲往上冲,今夜只好在治安队歇下,这种状态哪里还会回天音阁?

说来奇怪,身体压到床上后,感觉身下软软的,摸起来手感特别好,于是呼呼大睡起来……

直到第二天,耳边响起一声尖叫!

“啊!淫贼。”

“谁啊?”

“混蛋淫贼,我怎么会在这里?你对我做了什么?呜呜呜,男女授受不亲,我,我竟然和你睡在一张床上。婶婶说过,女孩子做了这种事情要上吊的。怎么办?我该怎么办?上吊应该好痛,我最怕痛啦!”

罗阳睁开眼睛,看到一对馒头,觉得肚子太饿,伸手抓了上去。

“啊!你在干什么?”美女吓得瑟瑟发抖,只觉得胸前一对饱满传来了异样的感觉。

“不是馒头啊?咦,难道走错房间了?”罗阳看了看,拍了拍脑袋说:“是我房间,你脱光衣服在我房间做什么?”

说完这句话,罗阳又躺倒下去呼呼大睡,昨天和老爷子喝的酒太霸道,还好不是壮阳酒,否则脱光光的小绵羊肯定会受到世间最残暴的蹂躏。

“呜呜呜,我想起来了,是婶婶给我喝了一杯茶,之后就感到头脑晕眩。”美女的眼里噙着泪花,她看到自己的手腕和脚腕捆绑在一起,粗粗的绳子勒出好多血痕,有些血痕已经勒得发紫,这就是她敬重的婶婶做出来的事情。

“不,我不想上吊,我要逃出去……”美女居然还想着上吊的事!

过了十几分钟,罗阳忽然睁开眼睛,虽然他喝得比较多,但是身为武者的警觉仍在,感觉到身边有一股锐利出现,醒来第一件事便是出手攻击!

全身白嫩嫩的小绵羊飞了出去,“噗”地一口喷出血水,神情萎靡不振。

她好不容易把陶瓷台灯打碎,捡了一块碎片正在割绳子,结果淫贼把她打下床来,还打得五脏六腑挪位,要不是她的体质有些特异,也许一掌就把她打死了。

“怎么个情况?”罗阳大吃一惊,只见地面上坐着一名身材出众的美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