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超能战神-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有异动。

“轰隆隆,轰隆隆……”

林间有一些高度不超过二十米的“小树”被轰然撞断,从高处望去发现自南向北有一条横线在移动。

“天啊!快发警报,是超能物种,体长超过三十米的背戟恐龙,好多。”有人大叫,警报声在全校范围传播,“叮叮当当”警铃敲个不停。

“什么?南岗不是说给大家三天时间吗?”

“哼,全是狗屁,指望他们说话算话,还不如指望罗阳再次创造奇迹。”

“罗阳?对了,今天和昨天怎么没有看到他的身影,他如今是大家的主心骨,沧海在背戟恐龙的攻击下绝对不可能存在。”

“走,快走,去学校边界,派几个人去找罗阳,还有那些新加入高二三班的同学,他们可是抵御外敌入侵的核心。”

沧海高中各处树屋,还有那些螺旋穹顶建筑跑出一道道身影,大家快速前往边界。经过南岗最后通牒,目前仍留在校园的学生不超过七成,从高一到高三所有班级都有减员。

等来到边界,明显感到地面在震动,“嘭嘭”声越来越近,站在树下就可以看到一些庞大身影接近。

校园边界相对开阔些,高度在二十米以下的大树全部遭殃,在庞然大物的碾压下相继倒塌。

这还不算完,差不多有百头背戟恐龙出现,它们张开嘴巴,“嗡”地一声吐出直径超过四米的朦朦胧胧光团,向校园边界攻来。

“轰隆隆”爆响传播,那些生长了千百年的百米高巨树就像积木搭建起来的一样,轰然碎裂成无数巴掌大木块,之后木块如同雪崩一样从高处向下铺散。

“该死,是三级音波分解,由这些大家伙施展出来对巨大物体充满破坏力,这是在向我们沧海耀武扬威。”有高三学生从高处滑行下来,愤恨的说。

“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退学,我要退学,沧海根本没有希望。”看到这惊人一幕,当即就有许多学生瘫坐在地面上。

忽然,从背戟恐龙背上传来振动,高傲声音在每个人耳边回荡。

“沧海高中的杂鱼们给我听着,我们可不是南岗那群破烂货,龙雀之名与众星同耀。我听说南岗给你们下了最后通牒。”话音一顿,大笑起来:“哈哈哈,看来效果不怎么样,居然还有这么多杂鱼在,那么我也来一次最后通牒。两个小时,你们只有两个小时,超过这个时限就要有死亡觉悟。”

这下子沧海高中所有人发蒙了,南岗以三天为时限,大家还能坚持住,最起码心里会有一丝侥幸,决定留下来等等看。可是时间只剩下两个小时,那完全不一样,很多学生的心理防线当即崩溃,他们从地上爬起来转身就走。

不走难道留下来受死?他们正值花季,还没有享受到人生乐趣。虽然大人总是说外面的竞争如何如何激烈,而以职业体系为根本产生了严重阶级,但是那些距离他们太远,保住性命未必不能闯出一片天空。

大多数沧海高中生持这种想法,却不知道他们今日只要一步踏出沧海,日后所要面对的抉择比今日严酷百倍。

值此时刻,那些本来意志坚定的人也开始动摇起来,就在这时有人压下最后一根稻草,彻底压垮了大家。

“我,我找不到罗阳,还有张小曼和林天豹,新加入高二三班的那几个家伙也不见了,他们肯定是用我们吸引注意力,提前从学校背后的茂密林海跑掉了。”

“什么?罗阳和张小曼不在?”听到这个消息,大多数学生不知所措。

由于在沧海高中学习和生活太过安逸,感受不到外界那种残酷的竞争环境,加上这个时代的高中遵循自学原则,到大学才会有老师出现,所以很多学生得过且过,以至于他们成了温室里的花朵经不起任何风吹雨打。

“该死,该死的罗阳,他在践踏我们的信任。”

“不可能,你们想想,罗阳干掉了那么多南岗高中生,蓝家和李家得罪一个遍,能跟他善罢甘休吗?这两大家族难道没有追踪高手?别人都可以走,唯独他不能走,也走不了。而且我相信张小曼的人品,有她在绝对不会撒手不管的。”有人站出来反对,不过要是叫他们知道正是他们信任的张小曼想拉着罗阳和林天豹风紧扯呼,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是走还是留?简简单单的选择题意味着人生岔路口,同时也意味着生与死。

“走,我在沧海该学的东西已经学得差不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们可以跟我出去闯荡,不管罗阳有没有离开,他是他,我是我,没道理陪着他送命。”说话之人是一名平素在学校很有威望的高三大哥,实力也是在场众人中最强的一个,他居然选择退出。

“说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跟着大哥一起走,我们去大城市打工,虽说家里兄弟姐妹多不养闲人,但是我不信活不下去。”

“我也走,跟着大哥去闯荡……”崩溃就像浪潮迅速蔓延,在那些低年级学生眼中,高三学生超级厉害,连他们都离开,仿佛天塌了下来。

百头背戟恐龙太具压迫感,仅一次攻击就开辟出大片空旷地带,那些巨树成了木块堆。先后有学生赶到,当他们看到这种恐怖景象,禁不住一阵发傻。在倒计时的威逼下,只好含着泪选择离去。

“哈哈,走吧!全都走掉才好,我是不会走的,父母和家人都不在了,沧海高中就是我的家。”

“不走,誓死守护。玲儿她已经答应做我的女朋友,却死在南岗那帮杂碎手中,没有给心爱的人报仇,怎么可以就此离去?”

“妈的,东子救了我,自己却死了,这条命应该还给东子,我生平最讨厌欠别人。傻瓜,自己活着不好吗?偏偏为我这个叛逆笨蛋操心。”

有人离去,也有人最后坚定信念,誓死与沧海共存亡,管他谁来攻打,想拿下沧海就要从他们的尸体上跨过去。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原本沧海高中有两千多名学生,现在只剩下七十几名,他们站在学校的边界线上,与对面百头庞然大物对视,显得那样脆弱……

再说沧海高中原址,林天豹站在罗阳身后,哭丧着脸说:“阳哥,好哥哥,求求你,就让我代替小曼姐吧!这样做太残酷,让她面对这么多三头蛇,你也忍心。”

“你以为你跑得掉?看好小曼的动作,赶紧领悟我教给你的窍门,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学到曲蓝战步的。”罗阳远远观望,依稀能见到曼妙身影在雾气间飘动,带着一种美感。

“我说队长,我们真的在这里呆着吗?不去救竺年生他们。还有这个曲蓝战步有什么用,我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居然要面对敌人飘着后退,对于膝关节的要求太高了,武斗课的临场躲避科目从来没有讲过可以这样移动。”时古紧张得要死,因为张小曼和林天豹之后,就要轮到他上场,看看那些雾气中窜动的蛇影,对于憋不出半点酒气的他来说,简直就是上刑场。

“进入雾瘴前,不是上过双保险吗?小曼的跳豆,还有竺年生的药剂。”罗阳摸了摸下巴笑着说:“呵呵,本来我自己一个人能完成的任务,为什么带着你们来?主要就是找机会让你们得到锻炼。另外,我们四个人聚在一起,目标如此明显,他们一定可以找过来,不用担心。”

“啊?让他们穿越重重危险找过来?”时古张大嘴巴,感觉这帮兄弟比他强不到哪去,看罗阳的样子还是少讨价还价为妙,以免更多折腾人的新招等在前面。

张小曼在危险地带穿梭,遇到三头蛇立即飘着后退,尽管膝盖隐隐作痛,脚趾头也像随时要断掉似的,却实实在在地感受到这种移动方式的好处。

几千年来,人类的体质经过不断强化,远要比人类刚刚登上月球那会出众

第15章我沧海今日崛起

风声呼啸,梦未央觉得自己在做梦,他的身体正在空中飞。

“喂,醒醒。你们看把小梦折腾的,成天装女人容易吗?样子长得还不赖嘛!原来我们看到是幻觉。”时古蹲在地面,直戳梦未央的脑门。

“咳,咳,我,我被你们救下了?”梦未央成为高中生后,第一次在人前开口说话,声音很沙哑,不知道他年纪的人,光听声音还以为是百岁老人。

“原来你的声带受损了,今天也算经历一次生死,不管有多少心得,可以继续下去。”罗阳对梦未央有所保留未置一语,因为为了自己着想是人类的天性,队伍刚刚组建就让人豁出命去不大现实,何况他同样没有对空间传送和突然展现出来的凌空飞度多做解释。

竺年生也装不下去了,几缕秀发垂落下来,面孔被汗水洗去苍白,露出洁白玉润肌肤,她是外貌不输张小曼的女孩子,由于小时候经常受男孩子欺负,出于保护自己才打扮得很吓人。

“这是什么奇葩队伍?男的装女人,女人装男人。哼哼,还是我比较纯粹。”陡弦月拍了拍胸脯,就她那还叫纯粹?惹来一顿白眼。

“训练到此为止。”罗阳拍了拍手说:“下面听好,小曼你尽全力为大家加持植物波光,减弱菠萝树的辐射。空间坐标极为难得,每移动十米在空间象限上就会引来无数变量,即便高中钟楼也要经过很长时间测绘,才能得到具体参数。所以我们不能随意传送,落脚点定在钟楼脚下,那里辐射极为强烈,你们要小心。”

“好的,交给我。”张小曼已经从疲惫中缓解过来,她抬手将绿光印在每个人的额头上。

“大家站稳,回程会快些,不过更加颠簸。”

罗阳对着七人一笑,青红两色光芒围绕他的身体盘旋展开,不等大家看清那是什么,陡然觉得身形拉长,又经历来时那种糟糕的旅程。

尽管感觉很不好,仿佛身子随时都会被甩出去,但是大家明显要比来的时候从容许多。

嗡嗡鸣音在耳边消逝,当大家睁开双眼,发现迷雾般红光正在破碎,熟悉的菠萝树仿佛横移到面前,身体陡然停住。

正如罗阳所说,远程传送关键是坐标。没有坐标胡乱传送,会引发许多想象不到恶果。比如被送入很危险的地带,或者身体直接卡在地层中,偏离轨迹更有可能直接送往外太空,就算那些矗立千年的大学城,由于计算空间变量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资源,传送坐标也不会很多。

“菠萝树,是菠萝树,我们回来了。”张小曼发出欢呼,与陡弦月的男子气概,还有冷冰冰的竺年生相比,在这支队伍中,她才像个少女,属于正常范畴,

不等罗阳说话,面前出现一幅画面,正是学校边界上,七十几名同学与众多恐龙对峙的景象。

“龙雀高中设下倒计时,即将侵犯我沧海高中。”钟楼的话音透着一种无奈,她像礁石一样矗立于此五十二年,却不能正确引导学生,日夜煎熬之下产生了人性。这是连钟楼自身都未察觉到的变化,几天来看到学生们相继离去,就像看着孩子被夺去的母亲,无奈中又有愤恨。

“哦?看来回来得正是时候,那些意志不坚定的家伙都离开了吗?这样也好。”罗阳的目光变得格外犀利,连华落看到都情不自禁打了个冷战。在众人惊奇目光下,闪耀着五彩光芒的晶球被他托了起来……

五分钟后,龙雀高中制定的倒计时接近尾声,从为首那头背戟恐龙的背上飘起一道矫健身影。

这是一名衣着华丽少年,衣装袖口绣着鲜艳花朵,背后绣着龙雀高中校徽,手中擎着一把明晃晃黄金长剑,嘴角带着不屑与嘲弄。

他当空说道:“瞧瞧你们,再瞧你们身后,垃圾地方养出一群垃圾来,要不是夺取沧海钟楼印记可以小小的打击一下南岗,本少爷都懒得走这趟。沧海高中有什么资格留存世间?早该消亡的地方。十分钟,我十分钟就可以灭掉沧海。”

恰在这句话说完,就听沧海高中中央响起宏大钟声。

“咚,咚,咚,咚……”

连续九声,之后产生非常厉害的波频,向整个黑月行省覆盖传话:“五十三年的等待,曾经的黑月行省第一高中重回世间,沧海宗旨,犯我沧海者,杀!对我沧海学生不敬者,杀!反抗我沧海意志者,杀!”

杀气腾腾的话语听起来格外刺耳,飘浮在空中的华衣少年微微一愣,忽然仰天大笑:“哈哈哈哈,这特么是愚人节吗?太搞笑了,沧海。不行,笑得不行,沧海这种垃圾居然说……”

“笑够了吗?”

随着一声冷酷质问,自空中射来一道身影。

声音到,人影到。华衣少年不是简单人物,警惕性非常之高,看到身影出现,而且飞行速度这么快,他将身体向后一仰,空翻坠落进行躲避。

然而,来者更加不凡,隔着十米出掌,送出一片发出“滋滋啦啦”轻响的白光。

华衣少年只来得及抬起长剑挡上一下,之后他便感觉浑身燥热,仿佛有亿万颗炽热细沙正向体内猛钻,任他鼓起全力也抵挡不住。

人影从空中笔直坠落到背戟恐龙的背上,产生一声震耳欲聋轰鸣,之后连这头背戟恐龙受到白光冲击,发出惊恐嚎叫,却瞬间淹没在高温中。

“不好,是四级微波杀戮,快救老大。”

其他背戟恐龙的背上跃起一道道身影,他们以最快速度赶到陨落现场,发现老大的坐骑已经烤熟了,口鼻向外冒着热气。而他们的老大十分幸运,因为手握一把黄金级战器,及时建立超强防护,弹出了两指厚金色光罩,又有背戟恐龙代为承受大部分微波,以至于活了下来。

活是活了下来,不过左臂破烂不堪,整条手臂已经报废,就算依托这个时代的强大医疗技术能够断臂重生,也要经过半年才能恢复。

“混,混蛋。我的手臂,你们这帮蠢货愣着干什么?给我攻击,踏平沧海。”华衣少年狼狈的站起来,他抬头寻找敌人,只见穿着沧海校服的黑发少年目光冷峻,悬停在沧海高中的边界上空。

这名黑发少年正是罗阳,气势不断飙升,大声说:“知道吗?沧海的一草一木不是你们说毁就能毁去的,必须付出代价。我沧海今日崛起,不论南岗还是龙雀尽管来,有手段我们接着就是。”

说完,罗阳张开手臂。随着他的动作,沧海高中建校那天留在地面上的那条似乎毫无意义的边界线轰然作响。

只见光芒一浪高过一浪向空中涌现,快速形成百米高光墙,将整个沧海高中地界围笼进去。

这还不算,地面传来震动,校园中心位置掀起震耳欲聋咆哮,有一群高大的金色身影正一步步向前走来。

他们跨过广场,走过校区,伸出巨大手臂从道路两旁拔起栽种了五十二年的标枪树。这些树真的很像标枪,还一度被几届学员嘲笑不美观。

“那是什么?”

不光沧海学生有这个疑问,龙雀高中这些人看到漫天金色移动,也搞不清现状。然而,金色身影十分高大,迈出一步就可以跨越四五十米,很快被丛林遮挡住的身形变得清晰起来。

“我的天!不可能。”

金光向前铺展,四十八尊宛如黄金铸造的高大树人迈步而出,他们看上去孔武有力,根系被金色液体包裹,正在快速凝固。

这些黄金树人呈一字排开,进入相对空旷地带,开始发力狂奔,地面就像敲鼓一样,体积小些的石块在跳动,未等大家从吃惊中缓解过来,就听呼啸声起。

“不好,敌袭。”龙雀高中这些少年反应速度不可谓不快,可是却快不过攻击,四十八棵足有六十米长的标枪树挂着呼啸轰来。

“砰,砰,砰……”

地面剧烈抖动,排列在边界线外面的背戟恐龙成了活靶子,四十八棵标枪树中,至少有十棵将背戟恐龙的身体穿透,斜钉在地面上。还有十棵刺入背戟恐龙的身体,突然而至的剧痛使它们发狂,向身边其他背戟恐龙撞去。

土石飞溅,经过片刻的混乱,第二波标枪树转瞬而至。

“他妈的

第16章沧海地下的奥秘

看到罗阳再次击退敌人,沧海高中仅剩的七十几人一屁股坐到地面,呼哧呼哧直喘。

虽然他们没有进行战斗,心灵却经历了一场蜕变。等到缓过这口气,大家不再紧张,有人打趣的说:“我说罗哥,你每次出现都掐着时间来吗?这次也太凶险了,我们都已经做好牺牲准备。不过,哈哈哈,没有死成。龙雀高中又怎么样,还不是屁滚尿流跑回去?”

“是啊!罗哥,真的感觉距离死亡只差那么一丁点。”

旁边的熊孩子大声说:“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我还是处男。留下来的学妹学姐们,你们哪位美女能怜悯一下小弟,凑合凑合省得到死还没有尝过那滋味。”

“啊哈哈哈哈!”众人大笑,完全放松下来,罗阳也跟着大笑。

有同学怯生生的问:“罗哥,为什么你那么厉害,我们和你一比差得好远,在这帮穷凶极恶外校高中生面前连做炮灰的资格都不够。还有咱们学校一系列变化和这些高大威猛的树人是怎么回事?往后沧海就我们这些人,你不能不要我们。”

“呵呵,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厉害?其实小时候就有迹象,有一天我正在照镜子,很臭屁的跟林天豹说看我多帅,结果你们猜豹子怎么说。他说你真厉害,连自己都骗。”罗阳一屁股坐在人群中,这趟下来他也累得够呛。

“哈哈哈!”大家狂笑。

罗阳接下来正色道:“其实想要变厉害,首先得意志坚决,之后做到内心强大。”

“内心强大?”有人开始认真咀嚼这几个字,能够经历一次贴近死亡的抉择,心性方面已经做到意志坚决,差得只是让内心变得强大起来,给自己信心。

“你们知道我以前经常挨蓝天放欺负,久而久之不想被欺负到底,总要展开反击。沧海以前很安逸,而在沧海以外的学校,听说像蓝天放这种欺负人的情况每天都在发生。压迫有时候并非坏事,可以激发人的斗志。”罗阳对于这些留下来的人寄予厚望,所以适当的加以引导。

“对啊!有压迫就有反抗,我们以前过得太轻松了,完全不了解外界竞争有多么残酷,把平常听到的那些争斗传闻甚至当成故事来听。”

罗阳轻笑,看着大家的神情点了点头:“你们想一想,那些受欺负的人,整天琢磨着回击和报复那些欺负他们的人,就算心态不正,实力也会很强。而那些压迫者为了继续威风,也在拼命提升自己,形成了一种竞争循环。现在,南岗高中和龙雀高中都来压迫我们,我们沧海成为受压迫者,不想死不想坐以待毙,相信不用我说,大家也知道该怎么办。”

“娘的,挨欺负确实不好受,我寂昊天要打回去,狠狠的打回去。”高三五班拥有狂化能力的寂昊天捏紧拳头,他是唯一没有离开学校的高三学生。

大多数高三学生觉得自己学了不少东西,就算离开学校也无所谓。所以他们在最后做出抉择的时候,决裂得更加彻底,完全偏向逃离派,反而不如很多家里贫困的一年级学生坚决。

“加油,平常多努力比起誓发愿千百万次都有用。刚才有同学问学校一系列变化,那是因为学校钟楼已经复苏,具体情况问小曼和豹子他们。老实说,有些事情我也没有弄明白,要去钟楼问个清楚。”罗阳挥了挥手,身形陡然腾空,在一片羡慕目光中远去。

此刻,四十八尊黄金树人已经在边界扎根,就像学校的大门一样,使金光连成一片,看上去既庄重又气派。

“钟楼,菠萝树又称黄金辐射树,绝对不可能转化成树人,你是如何做到的?”罗阳从空中落到钟楼脚下,开门见山问道。

“答案在地下,你以为当初选址为什么会选在这里?非要进入三所高中的势力中心。等他们争斗起来,如果准备不够充分,肯定会面临灭顶之灾。”钟楼回应的同时,铁杵一样的身体缓慢转动起来,向地下一点点钻去。

“咦,钟楼是钻头?就像沧海原址迷宫那样,钟楼本该在地下,而工程一直搁置在这里。”

重生回来,很少有事情能出乎罗阳的意料,可是他没有看出沧海高中内外布局,心中不由得赞叹起当初那些建立分校的沧海高中生。要知道能在林海之中建立这样浩大的工程,实力和背景缺一不可,甚至背景要超脱黑月行省所有家族的范畴。

“走吧!随我到地下看看。那些菠萝树是受到地下事物影响,才产生了独特变异。多年来在我的水磨工夫下,总算与菠萝树建立了一些微妙联系。只是没有得到印信之前,我没有力量帮它们完成蜕变,还好你们去得及时,回来得也及时。”钟楼很感激罗阳,如果不是罗阳铤而走险,她现在将化作一片废墟。

钟楼越转越快,仅五六分钟就从地面之上完全沉入地下。

之后,钟楼在数百道庞大引力的牵动下向其他方向行去,有时斜着滑落,有时横躺滚动,就像地下有一部超大机械在运作。

“好家伙,原来地下迷宫早就布置好了,就差临门一脚。”罗阳在路上看出一些眉目来。

“那当然,沧海高中可是十分厉害的,绝非普通省重点高中可比,五十三年前二十个南岗在沧海面前都不够看。”钟楼得到五彩晶球后,似乎回忆起往昔辉煌岁月,生出一股罗阳很难理解的傲气。

其实跳脱出省重点会成为五省名校,十省名校,百省名校,直至人类全境名校。试想在激烈竞争中一路杀上去,名校气焰得有多么张狂?

“嘿嘿嘿,以前怎么怎么样牛逼对现在有什么用?竞争失败一撸到底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