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超能战神-第5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就走!!!”

罗阳长出一口气:“老师,您颠覆了我的世界观。我想问宗级之上,那是怎样的世界?”

“不错,不懂就问。”

舞千秋满意的点点头,温柔地看过来:“既入吾门,便是吾徒,从今往后你便是我在世间的后继者,说是老师的孩子也不为过呢!”

接下来,舞千秋的声音变得庄严起来,说道:“传道授业解惑也,这是老师的职责。你一定要牢记,向上的阶梯一共分作六道,分别是师级,宗级,尊级,皇级,圣级,神级,进化的终极奥义便是成神,成为驾驭天地万事万物的神灵!!!”

“成神?”罗阳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很惊奇是吧?生命进化的极致便是与宇宙同呼吸共命运,同样是银河系的智慧生命,那些强大种族有神灵出现,为什么我们人类无法达成?”舞千秋说着,脸上展现出一种不屈不挠。

“老师,能不能说说各个等级的特点?学生实在摸不到头脑。”

“嗯,不要着急,老师一点点说给你听。”

“只有那些普通大学才会看重职业体系,像我们炎黄从来都是蔑视职业体系,我们度过基础职业后,最多接受圣殿一次转职,从此以后再也不会踏足圣殿一步。就算踏足,也是把圣殿轰个稀巴烂,才不会让圣殿记录我们的身体状态。”

“想要晋升,依靠额头上的灵光足矣!灵光便是奥义种子,它的主要作用是帮助我们与宇宙建立联系,渐渐滋生出一丝丝神性!!!”

“下面说一下六大层次的特点。”

“世间所说的基础职业在炎黄通常都是直接过去,什么征服者,什么开拓者,大言不惭才会如此称呼,也不知道万年来他们征服了什么,开拓了什么……”

“从师级说起,这是集众家之长的过程,也是打基础的过程。道有千万条,师级最重要之处在于选择!很显然你已经做出选择,不过还要进行系统学习,以便更好地掌握自身状态。”

“宗级的特点是至少掌握两种超能,而且这两种超能要双双进入扬威期才行。按照我们炎黄的说法,便是内在修为小成。”

“尊级的特点是掌握三种超能,并且这三种超能都要进入传奇期,按照炎黄的说话就是内在修为大成,够资格出外行走了。没有尊级的修为不要出外闯荡,很容易被人杀得骨头都不剩!”

“至于皇级,要将三种超能化繁为简,尽量进行简化领悟力量真谛,整合出最贴近自己状态的战技,使修为由大成到大能。所以,有时候称呼皇级中人为大能之辈。”

“到了圣级至关重要,要让三种超能互相攻击,抹去两种保留一种,之后使超能进入最后的神法期,使额头灵光放大光明,身动法随,延寿数千年!!!”

“再向上是神级,老师已经不知前路,究竟将神法蕴育到何种程度才能进入神灵世界?希望我的徒儿日后有机会探索……”

话音在训练场上回荡,罗阳只觉得舞千秋为他推开一扇大门,而门后的世界波澜壮阔,多姿多彩。

舞千秋继续讲道:“看你由封印师入剑道,再附带一些秘典师的杂七杂八东西,在师级这样搞确实可以,等到宗级便不行了。”

“所以,到了宗级你仍要做出选择,到底要走哪条路?”

“这个暂且不谈,你的气息驳杂,超能到了这种境界竟然没有经过系统学习,并且选定一门剑法,真是令我吃惊。”

“我炎黄有三千六百门剑法总纲,延伸下去总计有七十二万种剑法,可以与各式各样的超能进行契合。还有拳法,枪法,盾法,秘法不计其数,你可以任意选择。另外,可以找到专门供给象限魔怪修习的术法,很少有学子收服应龙呢!”

听到这句话,罗阳傻在当场!!!

“我的乖乖!这么多技法?而且老师你的眼睛也太毒了,居然把学生看了个底掉,什么秘密都瞒不住老师这双眼睛……”

第143章九星冲灵剑

舞千秋抬手招来一把金剑,笑道:“我只是很久以前印入学校钟楼的身影,你还处于很低的层次。老师看学生,看穿也就看穿了,总比敌人看穿你好,没有什么可以值得大惊小怪的。”

金色长剑陡然刺来,罗阳反应速度超快,直接召唤出天星剑,翠玉在剑身上疯狂生长,形成两米长大剑。

“锵,锵,锵……”

天星剑与金色长剑碰撞,罗阳就觉得震力沿着剑身传递,大剑险些脱手飞出!!!

舞千秋直摇头:“不妥,你太注重物质层面了。老师看得出来,你的力量来源于星力,搞出这把大剑是为了压制住星力引发的细微震颤,与人交手时可以使握剑的手更稳。这确实是个办法,却已经落入下乘,给了敌人可乘之机。”

罗阳用力抓住发抖的手腕,骇得额头冒出冷汗……

就刚才那几剑,舞千秋取他的性命如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更加令他骇然的是,这位英气逼人老师压制住修为,在同等层次出手。而且根本就没有花费多少力气,仅仅用了一点巧劲!!!!!

败了!彻彻底底的败了!

“老师,原来我是如此粗鄙,连井底之蛙都算不上,以前那些值得骄傲的地方连狗屁都不如!”

“哈哈哈,我舞千秋的学生岂能粗鄙?”

舞千秋手持金剑放出豪言:“既入吾门,那就是我的孩子,什么宗级尊级都要靠边站。你要是粗鄙,天下就没有几个人高明……”

这话让罗阳当场愣住,怀疑自己这位老师是不是已经踏足皇级?那可是大能之辈!

舞千秋讲道:“刚才老师出剑是为了让你看到自己的不足,现在应当为你选上一门剑法了。”

话音未落,训练场上展现出密密麻麻名称。只听她说:“这些就是这个时代的剑法,需要运用超能去推动。野路子往往想一招制敌,直接轰出自身最强力量,完全不考虑衔接,也不考虑对身体造成的影响,这样不好!”

罗阳看向名称,发现所谓剑法总纲是根据超能属性来划分的。比如火剑,冰剑,雷剑,水剑,还有影剑,木剑,凡此种种多不胜数,直接寻找星剑就可以了。

很快,星剑一项跃入眼帘,他在字符上轻轻一点,立刻扩展出好多内容,差点把眼睛闪瞎!

“这,这也太多了???”

“向高处看,剑法分为三色,白色最好学,却无法精深。金色较难学,因为十分繁琐。只有黑色既简单又实用,而且威力巨大,不过消耗也是巨大。你有一件秘兵,倒是可以帮忙……”

“老师连秘兵都看出来啦?”

“少废话,赶紧寻找适合自己的剑法。”

罗阳赶紧闭嘴,身体缓缓飘起,看向排列在空中的黑色字符。

“星轮剑法!”

“超新星堆叠剑法!”

“无定分星剑法!”

“星宿狂绝耀阳剑法!”

“大星空屠龙告死剑法……”

好嘛!虽然黑色名称相较于白色和金色名称已经很少,却也有将近四千种之多,这要从何处找起?怕是半个月都筛选不过来。

不过罗阳的感知力不错,依稀辨认出字符中潜藏着某种韵律。

这些韵律便是剑势,如此多的剑势济济一堂,总能找到一种最贴近自己的剑势!!!

此时此刻,罗阳感到幸福,有老师和没老师就是不一样,在沧海高中那算什么?就是随意放养的羔羊,为了节约教育成本,官方连老师都省了。

到了大学已经筛选下去一大批年轻人,所以师资力量跟得上。不过,能入炎黄门墙,投入到舞千秋门下,这个际遇超级难得……

正所谓名师出高徒,舞千秋就是一位名师!

时至今日,从来没有听说过炎黄这样的大学,或许是因为现在的大学数量变多,所以把方方面面的力量给摊薄了,反而不如以前的教育质量过硬!

不管怎么说,机会摆在眼前,必须牢牢抓住。

“这种剑势?不行,残暴有余,灵活不够!”

“再看这一种,也不行,以星空的暗作为主题,在某种程度上正好与我对立!”

“这种中正平和,等等,它正合适……”

罗阳忽然伸出手去,点向六个黑色字符,赫然是九星冲灵剑法。

“咦,你怎么选择这样一门平凡无奇剑法?”

舞千秋十分奇怪,旋即恍然大悟道:“小滑头,九星冲灵剑法最擅长冲破等级束缚,与宇宙星空沟通。而且,你的超能掺入了封印师一系的轮转印,便于吸引稀薄能量入体,二者配合相得益彰,威力起码加大五倍!”

“另外,以你的气息论断,想让这门中正平和的剑法变得狂傲,那么它就是狂傲之剑。想让它变得嗜杀,那么它便是嗜杀之剑。”

“呵呵,什么都瞒不过老师这双眼睛!”

罗阳发出感慨:“观看种种剑势韵律,我发现世上没有最厉害的剑法,只有最适合自己的剑法。所以,就九星冲灵剑了!!!”

“你能明白这个道理,很好!”舞千秋目露赞许。

电光火石间,九星冲灵剑法几个大字突然炸开,形成漫天星光将罗阳笼罩进去。

恍恍惚惚,感觉脑海挤入了很多用剑体会,就像已经使用过千百次九星冲灵剑。不过,细细追寻起来,又觉得无比生涩……

“原来如此,剑法的最后一式便是战技,可以从前到后任意叠加,也可以跳跃性出招。整个施展过程就是一式随着一式推动,从而产生几何级威力!”

这时,由头顶传来一道钟声……

舞千秋有些着急的说:“时间紧迫,我还是快些教给你一些重要东西吧!你还要为你的应龙进行选择。艾米西亚符文和轮转印都是举世难求的力量真种,做老师的不能藏私,我自己传你一套艾米西亚符法,注意体会其中的奥妙!在我们炎黄有不动明尊曾经做过预测,当钟楼的铜钟出现损毁预兆,那么距离新一轮百族暴动就不远了,你要小心!”

“是,学生谨记!”

罗阳非常感激,炎黄大学以抵御百族暴动为己任,这是一批令人尊敬的前人,还有他的老师舞千秋,不知如今埋葬在何方……

“印!”

随着一声清喝,罗阳只觉得脑海深处的符印耀闪出漫天光芒,而舞千秋的身姿正在慢慢淡去!

第144章下下任族长他爹

天亮了,阳光洒在二人身上。

陈老虎突然睁开双眼,大叫道:“老师,您用心良苦,我一定多加努力,绝不堕了您的名头……”

罗阳也睁开双眼,抚摸向斑驳铜钟,叹道:“千古功与业,多少人淹没在历史浪潮中,千秋老师风华绝代,虽然你我相处的时间并不长,而且隔着悠久岁月,但是我认您做老师,此生绝不会再认第二人,恩师一人足矣!”

“原来有那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只恨我能力低微,眼睁睁看着老师壮烈牺牲。”陈老虎的眼睛变红,之后跪在地面嚎啕大哭……

很显然,老虎继承木楼,得到了更加完整的传承!

“别伤心,逝者已矣,我们生在这个时代,肩负的重任可不轻。”罗阳转身向楼外看去,帝都乾安刚刚开始新的一天,只是这片祥和又能持续多久?

“能不伤心吗?他奶奶的,那些外族好凶残,没有半点人性,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默然老师最后说,木楼铜钟出现陨落之兆,便是百族暴动烽烟再起之时……”

陈老虎很悲伤,忽然看到罗阳递过来一只酒坛,他想也不想拍开封泥狂饮起来!

“酒能解千愁,好好喝上半天,之后履行承诺,做你该做的事……”话音渺渺,罗阳已经从楼上走下来,叫来速度最快的灵鹫车向帝都西市飞去。

西市是乾安最繁华热闹的地方,各式各样的建筑物密密麻麻,叫买的,叫卖的,人群摩肩接踵!

人多,挥汗成雨!

兽多,嘶鸣处处!

不要说第一次来乾安的人,就算在乾安住上几年,都未必知道西市的大街小巷怎么走。很多孩子充当向导,实际上是小偷和盗贼……

当然,可以从网上下载路径导航。不过,只需几天时间,就要更新导航。

因为随时随地都有大商家离去,又有无数新商家进场,门牌和门脸随时在变,很容易迷失!

“这位小哥,要不要向导?我们是西市的飞毛腿,不论你想去哪,不论你想买什么,都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将您送到。”

两名大汉抬着滑竿走了过来,滑竿中间绑着一只粗糙木椅。

“呵呵,把我随便架到没人的地方就可以抢劫了。”罗阳嘴里虽然这样说着,却坐到滑竿的木椅上,指向西北方向说:“望月阁与凌烟阁之间是不是有一家新店铺入驻?就去那一家。”

“您是说天音阁?”两名大汉彼此对视一眼,顿时收起所有小心思……

虽然不知道天音阁的底细,但是能在望月阁与凌烟阁之间竖起招牌,来历必然不简单,就连客人都不是他们两个得罪得起的。何况,这名年轻人一看就是老油条,出来混眼力最关键!

“好嘞,天音阁!”

两名大汉架起滑竿沿着街道挤开人群狂奔,他们凭着一副好身板确实称得上“飞毛腿”……

罗阳看向街边景象,心中暗叹:“可儿,虽然你与我在一起的时候尽量回避身份,却又哪里回避得了?不经意间讲的一些奇闻怪趣便与天音家族脱不开干系,天音阁开张后,望月阁屡出奇招拆台!!!”

“算算时间,第一回合和第二回合交锋怕是已经过去,天音阁基本上维持侥幸胜出,关键就在第三回合上面……”

“天音阁和望月阁都是拍卖行,兼做当铺的生意。凌烟阁的层次要高一些,基本上就做拍卖!”

“有道是同行是冤家。”

“好端端的天音家族挤进来夺食吃,天音阁和凌烟阁能放过对方吗?免不了明争暗斗,诡计接连不断,而我今天横插一手是为了赚钱。”

“这个钱不是普通的钱,起码要艾米西亚黄玉一级的货币,随便拿出一块可以令大先知趋之若鹜。”

“呵呵,钱从哪里来?”

“眼前就是机会,拍卖行最考验眼力,三家拍卖行斗得水深火热,把积攒了多年的家底全部拿出来斗法,这里面可以捡漏,而且是天大的漏!天音族为此亏得血本无归,三年后都没有缓解过来,天音阁也自然烟消云散……”

罗阳现在是什么心态?他拿天音阁当自己的东西。

这一族再有几年就要败落,族长之位最后落在陈可儿头上,也可以说是落在陈可儿肚子里的孩子身上。

甭管事情有没有发生,在罗阳近乎于固执的念头里,他就是下下任天音族族长他爹。儿子的东西,做老子的帮着保管!!!

两名大汉累得吭哧吭哧直喘,终于把滑竿上的小爷抬到地方了。

人太多坑爹,他们根本不是专职干这个的,打劫随便找个胡同就解决了,哪里会跑得这么远?

“不错,在这里等着,办完事把我再抬回去。”罗阳迈开大步向天音阁走去,气得两名大汉差点晕过去。

三处宫殿群矗立眼前,左边是凌烟阁,右边是望月阁,中间是天音阁。

原本中间的宫殿接近荒废,被凌烟阁和望月阁利用起来接待那些提前到来的客人,不过乾安官方不愿意错过这样一块商业宝地,把宫殿兑给了有意开设拍卖行的天音家族……

罗阳没有去天音阁,而是先去凌烟阁。

任何人都可以进入展厅,墙壁上展示出即将在两天后拍卖的宝物。当然,只有宝物的图影和介绍,宝物放在地下仓库中,不会随意开启……

展厅很安静,除了三名侍者,就只有罗阳一人。

想要参加拍卖会的人完全可以从网络上获取资料,很少有人在拍卖会之前跑过来。今天偏偏有一个怪家伙非但跑过来,而且还指着一块四色宝玉的图影说:“天音家做出来的灵犀妙石真是以假乱真,居然让凌烟阁误以为是四色通灵玉。”

“哪来的混小子,胡说什么?”侍者赶紧过来,即便展厅没有客人,随便质疑他们凌烟阁的权威鉴定,是一件非常失礼的事情。

“不信?”罗阳转过头来嘿嘿一笑:“那你们就等着拍卖会当天出丑好了!”

撂下这句话,他转身就走……

十步,二十步,三十步,直到罗阳走出展厅,要完全离开凌烟阁的时候,忽然身后有人洪声说道:“小兄弟不要急着离开,请到后殿品茶详聊。”

罗阳心中暗笑:“好,鱼儿上钩了!”

第145章敲竹杠

宽敞明亮的后殿大厅中飘起茶香。

“小兄弟,灵犀妙石确实可以伪装成四色通灵玉,不过我们凌烟阁的鉴定师验证过,这块四色通灵玉只是成色稍差,绝非假冒。”国字脸中年男子坐在茶桌前,边为罗阳倒茶边说。

“要是你心里真有把握,就不会把我叫回来了。打开天窗说亮话,我是受人之托,有人看出你们三家斗法,这里面有油水可捞,所以叫我出面敲竹杠……”罗阳的话音拉长,端起茶杯慢慢品味,似笑非笑看向中年人。

“敲竹杠?”中年人的面色不大好看!

“没错,就像你们凌烟阁有一位隐藏得很深的造假大师,这次不也出手要敲竹杠吗?将三件得意作品拿出来,放到了天音阁,准备在关键时刻亮出底牌……”罗阳不紧不慢说道。

“什么!”

中年人陡然起身,身上气息狂涌。对方居然知道钱老,连他都是刚刚知晓,凌烟阁确实准备在天音阁的拍卖会上动手脚,到底哪里泄露了风声?

“坐下,你们觉得行事周密,却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罗源干脆拿过茶壶,自己给自己倒满一杯茶,他喜欢牛饮,小小的茶杯不够喝!

“这话怎么讲?螳螂是谁?黄雀又是谁?”

“你们难道就没有想过,天音阁与望月阁联手,在你们两天后的拍卖会上搞点鬼吗?不用和我说望月阁与凌烟阁私下里有协议,在日后滚滚而来的红利面前,那就是一声屁。”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谁知道你是不是信口开河?”中年人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失态过。

“有什么不可能的?凌烟阁长期占据高端市场,人家望月阁还做着当铺生意呢!你们凌烟阁却笼络住那批高端客人。”

罗阳笑着端起茶杯,吹了吹一根根飘浮而起的嫩绿茶叶,慢条斯理的分析道:“天音家没有进来前,望月阁也就认了,毕竟他们一家势单力孤,没有实力与你们叫板,现在大好机会摆在眼前,为什么不暗中阴上一手?如果把凌烟阁搞臭了,你说他们每年得增加多少交易额?”

“哈哈哈!”

中年人竟然笑了起来,说道:“小伙子,不管你代表哪一方,还是收起那点挑拨离间的鬼把戏吧!来历不明,凭你一张嘴就想让我们凌烟阁入局?未免把我们想得太低级……”

“哈哈哈,不好意思,在我背后那些人眼里,你们凌烟阁还真就低级!”

罗阳大放厥词:“今天我的竹杠敲定了,我看你们挂在名单上,准备在两天后拍卖的奥德赛基因进化液不错,可以获得奥德赛天力之助的狂猛巨人变身……”

“你真的以为我把你请进来喝茶?”

中年人当即变脸,忽然大叫:“罗阳,你的名字清清楚楚记在圣殿的通讯录中,不管你与陆家有什么关联,到了乾安少给自己找麻烦,这里可不是你们乾灵统治下的百省,而是乾安!!!”

“呵呵,陆家算什么?知道我弄死了多少陆家人吗?他们没有办法,才不得不动用一个什么圣殿征召令把我弄来。刚好接手一项敲竹杠美差,所以我就过来了。”

罗阳耸耸肩,丝毫不去避讳与陆家为敌的关系。今天这出戏就要九真一假,有警世钟在背后撑着,多多少少算是有跟脚的人,可以拉大旗作虎皮……

“你……”

中年人迟疑起来,因为根据暗中传过来的资料显示,这个罗阳昨天才来到乾安,今天就直奔凌烟阁,说明背后确实有人支使。

还有就是这个罗阳太镇定了,看他的样子完全有恃无恐,就像真的传个口信拿东西一样简单!

思虑再三,中年坐了下来,目光阴沉地看向罗阳:“说,你到底知道多少内情?又哪里来得自信?可以狠狠敲上我们一笔。”

“好说,凌烟阁想一家独大,借着这次机会不光搞掉天音阁,连着望月阁一起算计在内。我就不说你们怎么坑望月阁了,这是第一笔封口费。”

“你们往天音阁送的东西,那是要让天音家族陪得吐血,因为牵扯到乾安皇室,这可是一把双刃剑,要是有人提前把戏法戳破,你觉得后果会怎样?这是第二笔封口费!”

“还有,我在外面说天音家做出来的灵犀妙石以假乱真,事实就是天音家族压根就没有做过这块石头,某位管事趁机搞鬼,买通了鉴定师发大财,是不是应该给第三笔封口费?”罗阳看向中年人淡淡一笑。

“你?”中年人险些从座椅上摔趴下,对方竟然连他暗中做鬼都知道。

这块灵犀妙石是他早年收集的东西,如果送到其他拍卖行很容易被鉴定出来,可是放在自己这里就不同了,假的变真的!

即便出事也可以推给天音阁,只需裁掉那名借由他人之手买通的鉴定师就行了,损失由家族来承担。况且,如果真的拿下天音阁和望月阁,到时候家族会在乎这点损失?

这件事可以说天衣无缝,却不知道怎么就出了纰漏,也许是先知一类的人物捣鬼。偏偏家族对吃里扒外行为向来施重手惩罚,所以必须小心谨慎对待此事,以免出问题……

“不用你你的,咱们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