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超能战神-第4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陷入诡局的罗阳心头稍安,因为炎九哥是朋友,虽然没有陆飞川亲近,但是同为拂晓组织的外围成员,只要介入便是一大助力。

“罗阳,你还活着,死吧!”炎九哥出手。

“怎么回事?”罗阳反应迅速,抬手便是一溜乌光,牵制住炎九哥快速挪移,想从这个鬼地方先逃出去再从长计议。

轰然之间,四面八方都有攻击轰射而来,中止星旋挪移。

罗阳迅速清空储存在星辰册之中的超能,袖子中弹出一把短剑劈出星爆斩,与炎九哥的长剑硬碰一记,身体向后猛退。

就在这时,身后出现一层力量。

紧接着,细长刀身从胸口穿出,耳边听到熟悉的呼吸声,视野开始变得模糊起来,罗阳想要起身却单膝跪倒,死亡时刻临近。

“我的视野只有前方,可是死亡不会这么快降临,我一定还看到了其他东西。泣血为我打开记忆的闸门,我要从记忆深处看到更多东西。”

罗阳握紧拳头,呼吸不断加重,他没有忘记重生时的心痛,那是一段刻骨铭心之痛,肯定是临死之际看到或者听到了什么,虽然没有形成清晰记忆,却影响到潜意识,使这种情绪蔓延。

受到泣血的引导,记忆深处的画面开始波动,这一刻听到了声音。

“阳,要死,我们一家人一起死。对不起,我没能挽回局面。”陈可儿抱住罗阳,从背后而至的长刀并非刺中一人,而是刺中两人。

“哼,以为泄露消息制造混乱就能救他的命?笨女人,你从来没有聪明过,这一切的一切都没有逃出我们陆家先知的掌控。”

声音有些失真,但是罗阳还是听出来,这是陆飞川的声音,而且他提到了陆家。

陆飞川继续说道:“知道你为什么在罗阳身边吗?因为只有这个傻子才会接纳你这个身染毒素的天音家族唯一女继承人。我们陆家布局多年,拂晓组织也在局中,就是为了用你还有你肚子里的孩子引出天音家族最强秘兵。当然,封印师之血必不可少,这样我才能完成任务。”

“居然是陆家,原来我们天音一族的最强秘兵陷落在天哭城,否则也不会那么早败亡。你说他傻,错了,他只是心好,由怜悯生爱。”

陈可儿断断续续的说:“他是我陈可儿的夫君,在尔虞我诈的世界里,从来没有一个人像他那样对我好过。我爱过,已无悔。只是可怜我肚子里的孩子,没有到世上走上一遭,就随我们去了。陆家,倒行逆施,终会败落……”

“哈哈哈,挚友罗阳,你真该看一看此刻的情景,你们一家人的血液正汇向深井,天音家族的最强秘兵。不,它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兵,而是尊主级……”

突然,单膝跪在地面上的罗阳睁开双眼,他最后看到一幅画面,炎九哥正在出剑击杀老虎和敬天雄,贪财鬼已经身首异处,他们三人不是叛徒,而是提前感受到不妙,或者在陈可儿的暗中支持下忠心效死。

这一刻,罗阳死不瞑目。这一刻,恨意冲天而起。

可是,生命已经逝去,背后传来一丝温存,却让这股恨意更加强烈。

悄然之间,时空发生逆转,形成重生奇迹……

“咳,好痛,心好痛。”罗阳狂喷一口鲜血,退出记忆深处的场景,真是泣血的回忆,他的双眼流下血泪,滴淌到地面。

“陆飞川,我将你视作挚友,你却拿我当棋子。我死不要紧,你竟然用我的可儿,还有我那尚未出生的孩子进行血祭。我恨啊!我悔,我傻,我苦,我居然信任你这种人,我居然没有能力保护他们母子。”

“可儿,你比我还傻,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罗阳恍然大悟:“你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你是为了默默保护我,他们做事何其周密,肯定会用孩子来威逼你。”

“不会错的,可儿在行动前根本不知道天哭城陷落的秘兵与天音家族有关,她没有一丝一毫辜负我。是我,是我辜负了她,我在怀疑她,不可原谅。”

“陆家,今生我们又产生交集,我再也不会让你们得意,我再也不会让你们从我身边剥夺走任何人。不管事情有没有发生,这笔账都要算在你们身上。”

“还是痛,我死不瞑目,我死都要睁开眼睛看一眼这天何其不公?重生前做好人,难道好人就没有好报?”罗阳用力跺脚,他实在是心痛到无以复加地步,身形轰然向上升起,以最快速度

第120章五级淬炼中期

“陆飞川,你在哪?”

“你们陆家不是想取我罗阳的性命吗?我就在这,等你来杀。”

声音远远传播出去,凡是驻扎在山顶的营地都亮起灯光,正在熟睡的参赛者破口大骂,只是随之而来的浩瀚剑意压得他们透不过气来,赶紧把刚才的话收回来,连喘气都不敢太过用力。

本是黑夜,却亮如白昼。

罗阳疯狂接引漫天星力,夜空出现亿万星宿,大的星光如同磨盘,小的星光如同核桃,迅速汇聚成瀑布洗涤秘典天星剑。

星力由无形无质变为实体,与龙泉行省贯通的行省受到影响,星空变得晦暗,险些成为黑咕隆咚的黑洞。

四级星旋在脑海深处形成的金色大剑一分为九,星力很快注满九把金灿灿大剑,每把大剑又进行分化,同样是一分为九。

也不知道有多少星力响应,八十一把大剑也瞬间满贯,之后是七百二十九柄大剑,满贯速度终于变慢。

罗阳的意志由张狂变得低沉,再由低沉变得凌厉,最后秘典天星剑在天地间游荡,铸就一股炽烈的气息,犹如一颗浸透着鲜血的红日冉冉升起。

“少张狂,你凭什么与陆家叫板?你可知道陆家有多少转职者?你可知道当今最厉害的宗级高手有多少姓陆,或者与陆家有姻亲关系。”

“大哥说得好,这个跳梁小丑只会用他那卑贱的双眼看世界,只会用他那下贱的思维揣度上位者,真是无可救药。”

“嗡”地一声颤响,分不清是剑影动,还是剑意动。

传来话音的山峰陡然陷入宁静,只是这种宁静令人心头发慌。很快山间出现一场血雨,扬扬洒洒不知道铺展出去多远。

“天啊!李崇明两兄弟今夜在北冥峰上修养,他们的母亲出自陆家外戚,难道就这么片刻间的间隙,他们两兄弟已经遭遇不幸?”

“收声,能与陆家公开叫板,那是普通人吗?”

秘典天星剑包裹住罗阳继续飞行,恢弘星力竟然注满了七百二十九柄大剑。

接下来,令人绝难想象的一幕出现了。

在罗阳的脑海深处,七百二十九柄大剑竟然再度向九分化,形成六千五百多柄大剑,骤然将漫天星力拉扯过来。

围绕秘典天星剑形成大片涟漪。

涟漪如心湖微澜,反射到脑海深处使星旋大剑发出剑鸣。

这种剑鸣声好像是罗阳在哭,他在为逝去的爱人哭泣,他在为尚未出生的孩子哭泣。

“你叫罗阳是吗?我是陆家外戚庞秀。”有一名女子跃到山峰绝巅,隔着五六百米的云海与罗阳对话:“听说你干掉了陆天成和陆天侯兄弟,据我所知他们是不学无术的败家子,死掉活该,让大家的耳根子清净不少。不过,我们在意的是家族颜面,所以不得不出手抹杀你。”

话音还在云海上回荡,名叫庞秀的女子打出一道奇光。

这道光来得太快了,快得邪乎,眨眼跨越五百米印入秘典天星剑正在接引的星光之中,响起霹雳惊魂声。

“你杀我,我杀你,这就是大家族的颜面吗?好,给你面子。”罗阳的声音不咸不淡,如嘶如泣的剑鸣声突然由心中呈现出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这剑鸣声?”庞秀的面色陡变,身形向后急退,只是她刚才打出的奇光竟然飞了回来。

快,这道光比飞向罗阳的速度还要快。

“怎么会这样?”庞秀大惊,奇光透体而过,血水当空洒落。

她太自负了,觉得从陆家带出来的杀手锏可以解决罗阳,只是诸天星力在今夜汇聚,以她的层次感受不到正有一股庞大到不可思议的力量升起。

“嗡嗡嗡……”

“嘤嘤嘤……”

“滋滋滋……”

十道,百道,千道剑鸣声出现,仿佛对空朝拜。

凡是用剑的参赛者此刻都把握不住自己的兵器,龙泉行省附近的星力被抽取一空,而且抽取范围正在超速扩大。

“给我冲击五级。”罗阳身在秘典天星剑中,脑海深处的六千五百多柄大剑陡然向一起合拢。

四级叫沉淀期,而五级叫淬炼期,他现在就从沉淀期到淬炼期使星旋再晋一级。

没有任何悬念,集合浩瀚星力,凝聚无上剑意,星旋由四级晋升成为五级。本来只有从五级晋升六级才会当空显现出异象,只是星旋太过不凡,得古封印师的力量真种兴起,又有接近最顶级的上升潜力,所以在四级升五级便展现出漫天光色。

这光色金灿灿,亮闪闪,时而凝聚,时而分散,如龙在天,如剑临渊,诠释种种不凡,演化诸般精妙。原本已经暗淡下来的天空陡然亮起,遥远的星力如浪潮般涌来,继续为罗阳加持。

“他一定是疯了。”有人看到这种异象,只觉得头皮发麻。

“是啊!他疯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逼得他不断燃烧潜能。古往今来不乏成名人物快速吸收星力,只是吸收能力再强也要有个限度,因为身体承接不起这样庞大的星力,那样不久后就会自爆而亡的。”

“管他呢?反正我们看热闹,绝对不会插手陆家之事。要是有这种高手出局,下面的晋级赛还能轻松些。”

“呵呵,陆家这么半天都没有反应,是不是罗阳把他们吓傻了?不过也对,陆飞川好像正忙着炼制傀儡,这是重创陆家的最佳时刻。”

那些上一届获得五十省名校和百省名校的高中中,有些人对罗阳嗤之以鼻,冷笑:“陆家的运气真好,这个罗阳也就这种程度了,没有什么可以注意的地方了。”

“哼,陆家的运气确实很好,听说他们最近吃瘪,我还以为可以看到一场精彩的戏码,结果就是这个愚蠢透顶的家伙,真是让人大失所望。”

“老话说得好,会咬人的狗不叫,叫得越凶证明越差。他急吼吼的跳出来真是不知所谓,在沉淀期不好好磨合便随意踏出那至关重要的一步。不过,超能进入淬炼期能展现出一些异象的人少之又少,这家伙能在小地方杀出来,甚至影响到雷霆集团和陆家,应该有两把刷子。”

罗阳才不管别人怎样议论他,当超能从四级沉淀期推动到五级淬炼期,秘兵觐天瓶突然间发出颤动,居然吞噬了大半星力,并且传递过来一种独特震荡,骤然加大了星旋对星力的吸力。

吸力变大在此刻绝对是好事,淬炼就如疾风,越猛烈越有效。

由淬炼初期提升到淬炼中期不知道要熬几个年头,可是在独特震荡的牵引和作用下,由初期到中期正变得简单容易,上升的壁垒并非牢不可破。

罗阳以剑为脊梁,他今夜所经历的一切,对自己就是一种世间罕有的淬炼,因此当星力汇聚到可观程度,天地间再次呈现出异象。

沉淀期晋升淬炼期的异象是光色多变,如龙在天,如剑临渊。

这一次淬炼初期升淬炼中期同样形成异象,不再是光色变幻,而是形成一道上擎天,下拄地的剑形暗影,于罗阳身后显化,透露出无边凝重。

远远看去,好像只要这道剑形暗影存在,世间就没有什么东西能逃脱它的镇压。

“真牛啊!不愧引走天魁师救了咱们哥俩的人。”高大古树上端坐着一对双胞胎,他们二人望向星光稠密所在,不由得发出赞叹。

与此同时,那些刚才对罗阳还嗤之以鼻之人皱起眉头。

有些人冷冷一笑继续保持高高在上心态,有些人则给予高度重视,奇道:“提升速度迅猛得匪夷所思,他真能容得下这样庞大的星力?”

“容得下星力又怎样?冒然提升终究会酿成恶果,这种年纪有几人敢踏足淬炼期?都是生怕积累不够。他可好,不但进入淬炼期,还爆发式进入淬炼中期。土包子终究是土包子,没有任何底蕴可言。”

“已成淬炼中期,他的超能到底是怎么回事?吸引来的星力又开始变多了。”

“咦,原来如此,金啸倒是英明,沉寂到现在是为了做布置。除了无定高中,三家高中已经进入位置形成天罗地网。”

此刻,秘典天星剑逐渐从罗阳的身上脱落,还原成七百二十九柄玉石剑,细小剑身受到星力洗

第121章焚天祭

六团亮光疾掠而过,溅射出道道刺眼光芒。

金啸带来的三支队伍自食恶果,他们刚才轰击罗阳的力量十分强大,这份力量经过星辰册快速凝聚后,威力成倍增长反击回来。

星辰册总共有九张书页,短短片刻失去六张书页,等于废了三分之二,却也因此形成无法抵御的神威,对敌进行一场梦幻抹杀。

只见炽热洪流到处,人影化作烟尘飘散。

死光降临,当空抛下一张张人皮,血肉与骨骼已不知所踪。

寒霜铺展,连空气都迅速冻结,成为一片碧蓝世界,从空中摔落下来数十具人体冰雕。

杀戮速度太快了!金啸带来的三支队伍都是精锐,分别出自烟云,金鹏,魔星三家高中。

然而就是这些精锐,连同他们骑乘的飞兽,顷刻间消亡一半人马,迅猛得让金啸透不过气来。

就在集群式超能刚刚反转之际,罗阳抓住星辰册将绘制星图的第二页用力撕扯下来,抬手抛到高处,心中意志无比坚决,看向天空无限缅怀。

“今夜祭奠我逝去的可儿与孩子,纵然时间奇迹般退回原点,可是今日的可儿与未来的可儿决然不同!就用今夜的星空为你们送葬,诸天星宿响应我的召唤,降临这片天空为亲人祭!”

凡是驻扎着人马的山峰都听到悲戚大吼:“给我跪……”

罗阳当空傲立,背后不断有玉石剑升起,六团亮光的威力尚未过去,在头顶上展开一片浩瀚星空,形成璀璨领域,接引更多星光降临!!

庞大压力扩散,包括金啸在内只觉得气血翻腾,险些晕倒坠落。他急忙抵抗压力,不料骑乘的白色翼虎最先跪伏下去,不愿再受人驱使。

令金啸感到惊恐的是,膝盖正在一点点弯曲,他朝着罗阳跪了下去。再看其他人,也在万分惊恐地当空跪拜,不能抑制自己的动作。

“今夜,焚!天!祭!”

话音在空中回荡,星光骤然膨胀数百倍。

金啸瞪大眼睛,发出歇斯底里咆哮,却阻挡不住大如磨盘的星光对准自己垂落。

只听惨叫声接连响起,恢弘到无法定义的星力强行注入人体。罗阳承受得住,其他人却苦受其害,只觉得亿万蚂蚁在身上啃咬。

他们恨不得把皮肤撕破,把血肉全部撕碎,从空中一头撞向地面碰个脑浆飞溅才会松口气!

“罗阳,你这是自寻死路。”

金啸意志力强大,忍住痛苦说:“我们陆家会让你不得好死,让你身边的人一个又一个受尽世间最残酷折磨。不,你连这次争霸赛都闯不过去,因为陆飞川正在洗练天地魁师,锻造最强傀儡,三日后晋级赛你就会尝到被虐致死的味道。”

“祭!!!”

剑光横扫而下,罗阳不喜欢折磨人。

在他的认知中剑就应该是凌厉的,举行焚天祭涉及重生,前因后果极为复杂,他更加要挥剑斩去束缚,成就一往无前气魄!

金啸的身上忽然绽放涟漪,敢情他那么多话是在拖延时间,想要从星力的压制下挣脱出去。

焚天祭何等了得?那是爆掉星辰册蕴育了数个月之久的星图,对周天星宿进行定位,再施展淬炼中期星旋进行接引,也许数百光年外的星力都在响应,并且罗阳充分发挥了秘印剑师的优势,形成璀璨领域进行无上镇压。想逃?逃得掉吗?

“嗡”地一道颤音划过,金啸成为一滩血水从空中洒落。

死了,全都死了,陆家掌控的烟云,金鹏,魔星三家高中在争霸赛上除名,不过焚天祭并未结束,罗阳静静立在空中。

无边无际的星光飞来,远方星空正在变暗。从今日起黑夜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晦暗,龙泉行省的星空会显得格外低沉。

此刻,所有星力向罗阳的身体灌注而来,几乎瞬间达到承载上限,好像亿万蚁类啃噬,远要比金啸等人遭受的痛苦剧烈十倍。

不过,罗阳一点都不在意!

他站在空中看亿万星光洒落,这是他为重生前可儿和尚未出世的孩子洒落的花瓣,这种痛楚让他的心痛反而好过些,只觉得还不够强烈。

秘兵“觐天瓶”开始运作,对星力进行转化。

罗阳的满头黑发被星力包裹生成一头及腰银发,额头上的秘印剑师印记快速变化,成为一道紫巍巍竖纹。

这道竖纹十分神奇,如剑!如电!如泪!如印!又如一颗看清世事的竖眼,折射出清凛光芒。

受星力汇聚影响,符印吸收了星光中足够多的“影”之力,也开始跨越藩篱向淬炼期进发。

罗阳此时此刻只想发泄一身气机……

什么沉淀期?他恨欲狂,他要力量!

超能符印就在这种心境下,如一颗徐徐升起的大日,绽放出无量灿烂符文,在脑海深处轰然突破桎梏,进入到淬炼期的领域中。

好多人的超能达到四级,之后十年苦修都不敢踏出这一步,因为这是一道分水岭,将平庸与超凡分割开来,泾渭分明。

符印进驻淬炼期,表面上没有产生任何异象,实则异象全部隐没于脑海之中。不过超能气息向上飙升,还是被某些敏感之人感受到了。

“了不起,罗阳的第二种超能也进入淬炼期了!”

“哼,我觉得他根本不知道沉淀期的重要性,可惜了一块好材料,要是出自我们家族,肯定会给予最高规格培养。”

“平庸与超凡就在沉淀期向上,想不到居然有人如此堕落,这种货色居然放出狂言要与陆家作对,真是不知所谓。”

就在这个时候,罗阳微微闭目。

脑海之中“叮叮当当”乱响,搅得心神不安,这种情况反而对他很有帮助,使脑子清醒过来。

“焚天祭?”

“我在祭奠可儿和尚未出生的孩子,也在祭奠我自己。”

“星旋进入淬炼中期,符印进入淬炼初期,为什么我会听到如此混乱的撞击声?是艾米西亚符文在搅动?”

“咦。”罗阳略微转移注意力,暗道:“怎么回事?五十六个基础符文无法协调共处,它们在造反吗?不对,是在相争,相触,相融。”

“水火相触,演化为气!”

“善恶相交,演化为运!”

“天地相融,演化为道!”

“因果相连,演化为法!”

“五十六个基础符文两两叠加,演化出二十八个全新基础符文。”

“这是一次非常奇异的简化过程,却又并非简化那样简单,二十八个基础符文包含的信息量反而加大。比如对气的阐述,呼与吸是气,云与雾是气,清与浊是气,我们生活在气体充盈的世界中。而气字符文与音字符文联系,又产生了诸如震动等变化。”

“如此一来,二十八个基础符文可以诠释宇宙,符印的结构正在变得越来越坚固,似乎也要由淬炼初期进入中期……”

种种玄妙在心头流淌。

五十六个艾米西亚基础符文化简为繁,罗阳仿佛领略了宇宙的诸般演化,只是以他此时此刻的心境兴不起半点兴趣,倒是符合了心静如水的标准,使符文的演化贴近于自然,效果极佳。

超能气息冲涌而起,很多被称作天才的高中生忍不住走出行军帐,抬头看向空中那道身影。

“不可能,第二种超能也提升到淬炼中期了。他的超能成长潜力到底高到何种程度?才会有这么大的造化。”

“淬炼中期而已又不是后期,你们太瞧得起这个乡下小子了,平庸终究要归于寂静,等我们跨越出去才会成为超凡。”

恰在这个时候,星空为之一暗!

罗阳抬头看天,双眼瞳孔显现出金色漩涡,满头银发在身后随风飘摆。

星力终有穷尽,夜空暗淡无光。

忽然之间,有金光窜起,形成一座巍峨大山。

转瞬间光色向中央收拢,使巍峨大山化作一道金色剑影,向外荡起一圈圈波纹产生十分古怪的吸力,竟然从高空吸引来一道刺眼光焰。

“终于走到这一步了吗?最大星力其实就在头顶上,来自每天都会升起的太阳,我早就预料到星旋触及瓶颈会借太阳之力突破,这才是焚天祭,以恒星磁

第122章超凡

罗阳与陆家为敌,他需要力量!

这种力量不能依靠外力,只能依靠自身!

所以他踏出至关重要一步,使星旋与符印进驻淬炼期。

在超能的世界中,五级淬炼期犹如天堑,向前一步登天,退后一步平庸……

此刻,符印和星旋皆已达到淬炼中期。不过,这种层次不够,远远不够。

“焰力焚身,为我淬炼星旋与符印。”罗阳意志坚决,引无边焰力入体。

“砰”地一声巨响,身躯熊熊燃烧起来,绽放出刺眼光芒,恍如一轮酷热艳阳悬挂在夜空。

此情此景令人生畏,甚至惊动了官方,四面八方有高手隔空相望,或震惊!或深思!或点头!

秘兵觐天瓶适时运转,使星力凝聚而成的满头银发舞动起来,降低焰力的热度与伤害,快速加强身体强度,以适应焰力入体状态。

罗阳对秘兵的所作所为全然不知,他的意识沉入脑海深处,正控制焰力不断淬炼玉印与大剑。

想要跨越淬炼期,除了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