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超能战神-第4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等到印月归队,张纳米将身上所有纳米丝钉到通道中。

纳米丝用尽后,张小曼又开始撒种子,硬是逼得六级天魁师哇哇大叫,想要冲过来对罗阳进行秒杀竟然不能。

林天豹冲在队伍最前方,当他踏入一座地势开阔的地下洞窟时,迎面射来一道明亮焰光。

“噗嗤”一声响,焰光想要将人拦腰截断。两米高的圆弧盾牌出现,轰然砸入地面,将焰光排斥在外,无法靠近分毫。

“咦。”

对面传来一声惊疑,对有人拦住焰光表示震惊。

“我沧海战团在此,挡路者,死。”林天豹抬起塔盾就冲了过去,顿时整座地下洞窟变得热闹起来,层层叠叠光色向他席卷。

“砰,砰,砰……”

塔盾绽放出光晕,防御力量随着攻击力量加强而加强。

“轰”的一声,林天豹的额头释放出浓烈灵光,他竟然在这个时候自行提升,从一级盾甲师成长到二级,大吼一声:“守御天下。”

塔盾像火车头一样向前冲撞,罗阳,印月,张小曼冲入大厅,四个人飞速靠近林天豹,同时向前方发起冲击。

“给我出来。”张小曼出拳砸向地面。

这种动作经常在陡弦月身上看到,想不到张小曼用出来更加狂暴,恐怖劲力向地下渗透,当即从地面上的孔洞喷出几道血泉,说明地下有人。

罗阳探手抓去,随着“噼里啪啦”爆响,硬是逼得两名身穿隐形衣的高手显露出身影。几乎在他们出现的同时,六把飞刀射来,带起六道血光。

华落脱离隐形状态,飞刀磕碰到对面石壁

第117章蓝袍

地下洞窟仅一条通道向外,林天豹撞飞把守通道之人冲了进去。

张小曼洒出金色种子,形成金属荆棘阻挡敌人靠近。沧海和凌云其他人纷纷出手,敌我双方进行一次硬碰硬比拼。

经过艾米西亚祭坛洗炼,沧海和凌云每个人的实力最起码拔高两成。最前方一群武装到牙齿的转职者身先士卒,十三件黄金级宝具第一次集体亮相,释放出耀眼光芒,险些晃瞎人的眼。

“阴虚。”

“土狼。”

“独爪。”

“血印。”

五十多头象限魔怪辅助作战,压得金啸一众手下抬不起头来。

沧海高中甫一拿出全副实力,让凌云高中的同学们看得直傻眼,想不到身边这些憨厚的少年如此土豪。

罗阳和诸葛锦儿至始至终就没有想过躲避金啸,甚至懒得收拾凌云高中给金啸暗中通风报信的人,因为那是人家的家事,与沧海无关。

“快用沉天樽。”金啸当机立断,对着已经靠近罗阳的蓝袍青年大吼。

蓝袍青年瞬间集中精神,不料罗阳与他对视一眼,惊奇叫道:“陆飞川,你怎么会在这?你是陆家人?”

仅仅这么一耽搁,蓝袍错过了时机,只觉得身后传来震动。紫色光柱碰撞过来,他不得不向后闪躲避让,眼睁睁看着罗阳晃动身形,用金啸的手下当替死鬼扬长而去。

“人类,你们都要死。”天魁师到来,看到这么多人类围在地下洞窟内,哪里管对方与罗阳是什么关系?他抬手放出数百道紫色电光,如同利刃般斩杀出去。

“快,动用沉天樽,不要再迟疑了。”金啸气恼至极,刚才那么好的机会,陆飞川竟然放过罗阳,简直愚蠢透顶。

此刻,陆飞川收敛心神,从眉心引出一道乌光。

“秘兵?”天魁师嗤之以鼻:“婴儿舞大锤,你舞得动吗?”

“谁说这是秘兵?睁大你的眼睛看个清楚。”陆飞川的身上猎猎生风,蓝袍疯狂飘摆,气势狂飙而起,双眼变成白色。

令人浑身发抖的气息弥漫,就连已经进入通道的罗阳都忍不住回身看了一眼,结果不敢再看第二眼,发力向前狂奔。

印月倒吸一口冷气,动容道:“有宗级高手在秘兵中储存了超凡力量,借助秘兵以战技形式施展出来,已经触及七级超能的边缘。”

“七级,那是个不敢想象的级数,又称作扬威期。”罗阳脸色凝重,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在这里会遇到重生前的挚友陆飞川。

只是疑点重重,重生前陆飞川与自己同岁,三十六岁的一级天语者,职业还不错,可是混得郁郁不得志。刚才几乎没有认出来,因为对方年纪轻轻便成为二级天语者,到了十几二十年后怎么可能倒退回去一级?陆飞川现在就掌握着接近扬威期的力量,而且与金啸搭档,说明在陆家的地位绝对不简单。

“看来我不能再逃避了,必须深入记忆挖掘重生前封印秘兵时的点点滴滴,因为陆飞川曾经想参与行动,而他的身份显然不简单。”

罗阳稍稍分神的工夫,就听天魁师一声怒吼:“你妄想。”

轰鸣声震耳欲聋,陆飞川压制住天魁师,以凌厉气机传音道:“罗阳,不管你从哪里听说过我的名字,敢击杀陆家排名前十的顺位继承人,我陆家都不会善罢甘休的。”

“哼,你还是集中精力对付这名天魁师吧!他得到艾米西亚祝福祭坛多年,已经融合地魁师的专长成为天地魁师。”罗阳终究顾念重生前相处数年的情谊,出言提醒。

“天地魁师?”陆飞川心头一惊,急忙展开沉天樽的全部威能。

“臭小鬼,泄我的底。”天魁师身上的气息陡然变幻,竟然挡住镇压而下的浩瀚威能引发紫色雷霆,与宗级人物储存在秘兵中的力量争锋。

此刻,罗阳已经无法感知地下的战况,在大家全力突破下,杀得奥莱人节节败退,从地下冲到地面。

“总算出来了,还有一天半时间,不知道那些在我们后面进入光幕裂口的高中队伍什么时候能回去。”华落扭着腰活动筋骨。

林天豹一屁股坐到地面,胸脯就像风箱一样剧烈抽动,呼哧呼哧大喘。

“豹哥,好样的。”血牙挑起大拇指。

“豹子,牛到天上去了,真给我们光明盾甲师争光。”寂昊天拍了拍林天豹的肩膀以示赞赏。

“有豹哥在,看谁能打我们沧海的鬼主意。”大家聚集过来将林天豹高高抛起,发出欢呼。

林天豹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他在沧海这支团队的位置,赢得了大家的尊重。张小曼站在人群外与罗阳说:“天豹越来越棒了,两个在我身后抹鼻涕的小鬼居然能成长到这种地步,让我这个邻家姐姐非常骄傲。”

“其实,邻家姐姐变得更恐怖,我连站在你身边都会涌起阵阵心悸,有时候真的很好奇那位不死奇人的真正身份。”

“我只知道不死老师名叫泽西。”张小曼直摇头,这位不死奇人太过神秘,连名字都几乎从记忆中抹去,是因为死过一次才忆起这个名字。

“泽西?”罗阳微微皱眉,他还真听说过这个名字,不过对方可不是什么好人。

东兰大学的校长叫泽西,拂晓组织的东方域主也叫泽西,传说从来没有人见过这个人,因为见过他的人都死了。光是这些不足以说明他不是好人,最多是一个我行我素不喜欢暴露身份的强者,但是他每过十年会与一名女子结下情愿,当二人相爱后却要吸干那名女子的鲜血。

这本是拂晓组织的机密,是蒋姗姗喝醉酒时说的。

蒋姗姗的亲姐便是如此死去,正是因为有这层关系,她由东兰大学转入拂晓组织,期间颇受照顾,却也因此背负着巨大的心理压力,搞得很不开心。

“这个泽西不会就是拂晓组织的东方域主吧?他在小曼姐体内先埋下一枚种子,再在重要时刻吸走血液精华。”罗阳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到底变态到何种程度才会吸食自己女人的鲜血?对于这种人物多半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与力量提升有关。

“你知道泽西?”张小曼觉得罗阳的神思不对。

“我不大确定呀!听你一口一个不死老师叫得恭恭敬敬,要是说他的坏话多半会引来白眼。”

“那就不要说,受人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不死老师在最关键时刻救了我,并且让我走上自强不息道路,你不要说他的坏话。”

“不是吧?你这么绝,我们可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罗阳郁闷之极,他现在什么都不能确认,而且不死奇人找到古星图,听他的意思好像要远走他方,真的不好嚼舌根。

“臭小子,别拿我当傻瓜,什么人好,什么人坏,我自己会判断。”张小曼微微一笑,罗阳关心她让她很开心。

“行,您老英明,坏人脑门上写着我是坏人几个字,您老一看就能看出来。”

“少贫嘴,赶紧叫上大家离开,此地不宜久留。”张小曼运足目力向周围看去,俏丽容颜上透出凝重。

“赶紧走,敌人即将过来。”张纳米从远处跑了回来,作为一支团队的斥候首领,永远不能放松警惕。

“走。”罗阳甩开身形狂奔起来,高郎对着同学挥了挥手,沧海和凌云的同学们踏上归程……

大概十分钟后,大地发生震动,很多地方陷落。

忽然,两道身影一飞冲天,在五百米空中碰撞一记,灰白色波纹与紫色电弧乱窜,威力延伸到地面形成一场飓风。

“该死的人类,你们毁了我的根基,又让我身负重伤,不可饶恕。”天魁师举起双手,缓缓托起一颗直径五米的恐怖紫色闪电球。

“本不想拼命,是你一再相逼,既然到了这种程度,需要用你的尸体来减少损失。”陆飞川狼狈不堪,身上的蓝袍已经烧焦,在他的胸前悬浮着一只古老酒樽。

“哈哈哈,想要我的尸身先看看你胸前这只酒樽还残留着多少力量吧?蝼蚁的数量再多终究是蝼蚁,无法与吾族强者抗衡。”

“哦?你就那么肯定?”陆飞川眉心的天语者印记突然绽放丝丝缕缕蓝

第118章泣血回忆

奥莱人对人类展开追杀,目前还没有宗级人物介入,六级天魁师意外陨落,是这场种族交锋的最大亮点。

转眼间已经过去两天,沧海和凌云一路拼杀,冲破了奥莱人的封锁线得以回归飞凤山。

山间小路上传来话音:“听说了吗?六级天魁师被无定高中的人镇杀,连尸体都成为陆飞川的傀儡,他们轻易冲破了奥莱人在光幕裂口布置的封锁线回到龙泉行省。嘿嘿,陆飞川放话要斩罗阳于五省名校晋级赛。”

“是啊!这个陆飞川牛气冲天,现在成了争霸赛的最大热门,天语者这个职业如作弊,可以转换成任意一种记录在天语卷轴上的职业。”

“对了,这里可是飞凤山,听说沧海的队伍就在山头驻扎,我们少说两句赶紧回山。”身影加快脚步,小路恢复平静。

不多一会,张纳米和梦未央站到小路上彼此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担心,敌人成为傀儡师掌握六级天魁师,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飞凤山山顶,沧海大营。

缇娜坐在堆积如山的物品面前,手指在光脑键盘上快速跳动,收录每一件物品的数据。

罗阳拍了拍手说:“就这么多,有骨甲随机带回来的战利品,也有天魁师居所的珍藏,你在数据库中搜索一下它们的具体用处,然后分发给大家!”

“嘻嘻,这是我最喜欢做的工作。”缇娜非常兴奋,挑了挑好看眉毛,看向放在左侧桌面上的两只金属盒问:“竺年生鉴定过,无毒的,要不要现在打开?”

“嗯,这两只金属盒存放在天魁师的卧室,扫描射线无法透视盒子里面的东西,我现在就将它们打开,你要小心。”罗阳眯起双目,放出秘典天星剑环绕住自己与木桌。

“叮叮”两声轻响,两只谈不上厚重的金属盒被白骨剑斩裂。

没有遇到危险,罗阳再次抬起骨剑切割,渐渐将金属盒削成金属屑。

“叫我们来看一看,盒子里面究竟藏着什么。”缇娜非常好奇,运指如飞摄取数据,在浩如烟海的数据库中进行对照。

大约过去两分钟,数据才稳定下来,给出模棱两可的答案。

两只金属盒中,体积稍大的那个存放着一块四四方方黄玉,体积稍小的金属盒放着一块黑石。

“等一等,数据还没有校准。”

缇娜想要进一步分析下去,却被罗阳阻止:“不用费心了,这两件物品我知道,黄玉是艾米西亚文明用来打造随身玉牌的石料,我从御宗身上得到的戒律牌就是这种质地,对联盟圣殿有用处,可以高价出售,算是一种最为上乘的货币。至于这块黑石,是一块十分稀有的天然封印器物,适合打造秘兵,价值不好估量。”

“打造秘兵哩,真是好东西。”缇娜吐了吐舌头,秘兵这个层次太高了,她可不敢随意接触。

“你忙吧!”罗阳打过招呼,若有所思地向外走去。

夜凉如水,等他回到住处拿出警世钟发放的金属盒进入交易平台,

“您好,我是三六九九号联络员,由于您在争霸赛上取得的成绩,已经得到组织重视,所以给予更多权限和资源。”狭小屏幕上没有人影,只有一丝不停跳动的红线,证明联络器处于连接状态。

“直接联络吗?这可是一大优待。”

罗阳取出黄玉说:“以此物向组织内所有擅长寻踪觅迹和呈现过去光影的先知下达任务,我要找一名女子,她今年十九岁,小时候非常聪慧,六岁时失踪,我这里有非常详细的资料。”

“好,立刻传达消息。”屏幕上的红线出现颤动,显然认出了艾米西亚黄玉,用这么珍贵的事物找人,连那些触及宗级障壁的顶级大先知都会动容。

时间不大,交易平台失去亮光,罗阳在心中祈祷:“堂姐出现吧!重生前寻寻觅觅多年没有你的踪影,今生为了稳妥起见我直接用艾米西亚黄玉请警世钟的先知出手,最不济也要找到有用线索。”

堂姐罗欣是罗阳在世上的唯一血脉亲人,二人比同父同母的亲姐弟还要亲。

至今罗阳还记得堂姐有好吃的宁肯自己不吃也要给他这个弟弟吃,弟弟挨欺负就去找一帮野孩子打架,弟弟晚上踹了被子就起夜为弟弟盖好被子。

仅仅大上两岁的堂姐特别懂事,像小大人一样照顾着他这个弟弟,完美地诠释着姐姐这个词。

然而,所有的无微不至,所有的姐弟亲情在他四岁时终止。

姐姐突然失踪,当时附近的镇子也曾传出过孩童失踪的传闻,最后却与堂姐一样不了了之。

“还好伯父寻找堂姐多年将信息收集得十分齐全,连失踪前后的天气特征都一清二楚,希望警世钟的先知能在争霸赛结束前给出一个定论。”罗阳发出一声叹息,生怕这次再度让自己失望,因为他已经失望过很多次。

离开警世钟的交易平台,取出宝具泣血回忆。

这是一条血泪吊坠,可以让使用者回到记忆中经受刺激最强烈的时刻,站在旁人的视角重新经历一次悲剧。

罗阳略微沉吟,取出最近收集的蓝米,非常缓慢地洒在血泪吊坠上,顿时激发出一圈圈细微的蓝色波纹。

“来吧!回到重生前的时刻,让我看清每一个细节。”

当蓝米投入进去,感觉脑海自动生成一把血色钥匙,起初这把钥匙模糊不已,紧接着钥匙的轮廓变得凝练起来。

“好快,这条吊坠很容易被人掌握,我加入的蓝米似乎有些多了,直接达到了契合上限。”

转瞬间,随着“啵”地一声轻响,眼前景象快速翻飞。身后还是营盘大帐,身前却变成秋意萧瑟的枫林。

“阳,你在吗?”清风送来一道身影,踏着枫树的枝叶前行。

“可儿,我在这。”三十六岁的罗阳听到声音转过身来,仰头灌了口烈酒,看起来狂放不羁。

“笑什么呢?明天就要去天哭城了,那里三百年来吞噬了好多探险者的性命,我们小队从来没有接手过这样棘手的任务,你这个封印师加上我这个灵音师能做什么?竹篮打水一场空倒是好说,就怕……”随着温软细语飘落一名女子。

她的个子不是很高,用黑纱遮住左脸,右脸白白净净,看上去有着三分妩媚,却透露出一种经历世事的脱尘出俗,压制住所有妩媚,给人恬静的感觉。

“外面风大,你体内的毒素每到这种天气就会发作,怎么跑了出来?”罗阳上前将女子完全揽入怀中,用炽烈的男子气息将她包裹。

“阳,这具残躯拖累了你,左脸被毒素腐蚀得面目全非,你从未见过我的全貌。要是我们能提前十几年相遇该有多好?那时我风华正茂,可以把所有最珍贵的东西给你,而不是任性到……”

“哈哈哈,人都有失落的时候,今朝有酒今朝醉,想那些不开心的事做什么?”罗阳用笑声打断了女子的话,说:“陈可儿,记住你是我的女人,既然今生有缘携手,就应该珍稀这个缘分。做完这次任务起码能歇半年,我打算带你回黑月行省,伯父的坟应该还在,我带你到他老人家的坟上祭拜,之后你就是我罗家人了。”

“真的?”陈可儿喜极而泣。

“女人真麻烦,只是带你回趟老家而已,用得着哭成这个熊样吗?乖,其实你现在就是我们罗家人,我想着带你上伯父坟前告慰一下,让他老人家在天之灵也能跟着高兴。”罗阳紧紧搂住娇躯,用自己的方式传达着爱意。

“人家是高兴。”陈可儿擦去泪光,左手不自觉地摸向腹部。

罗阳看向四周,叫道:“这个陆飞川好混蛋,答应过来和我一起封印秘兵,他这次要借天语者的便利转换成封印师,结果等到现在连半个人影都不见。”

听到“陆飞川”三个字,陈可儿的面色“唰”地一下变白,深深呼吸问:“陆飞川也要来?”

“嗯,老陆说话还是挺靠谱的,作为拂晓组织外围小队的队长,只有他一人经常抛下自己的小队到处乱跑。要不是组织派高手封锁住天哭城的外围通道,又有飞川决定帮忙,我会傻到随意接手这么危险的任务吗?”

第119章死不瞑目

飞凤山的夜蒙上一层阴霾,似乎预示着不祥。

记忆是座宝库,如果能挖掘出记忆中的点点滴滴,势必可以对自己进行一次全面解读,从而取长补短,增长智慧。

泣血就是这样一件宝具,对记忆进行全面搜索,帮助主人获取其中细节。

很多时候,细节决定成败,罗阳从未想过调阅重生前一天的情景会有这么大的信息量,好在他使用蓝米一下子达到了宝具的契合上限,可以使记忆中的场景快速转换。时间的流速开始加快,记忆之中稍纵即逝的画面层层铺展,直观的表现出来。

接下来,观察队里每个人的神情,发现三个人特别紧张,他们言行飘忽,目光闪烁,似乎在防备队里每个人,并且暗中与几名心腹联系,非常不老实。

“老虎,八级征服者,从老队长卫封尘的时代就跟着我,我们是生死与共的袍泽,曾经发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他怎么可能对我不利?”

“敬天雄,九级守护者,外形酷似林天豹,我把他当做弟弟看待,救了他三次性命,谁对我不利,也不会有他才对。”

“贪财鬼,胆小怕事的六级伪装者,遇到事情比任何人跑得都快。可是有一次当我遇到生命危险时,他没有跑,因为他拿我当大哥。”

罗阳皱起眉头,快速调整记忆,进入封锁秘兵当天。

天哭城正如其名,风声穿过布满孔洞的墙壁发出“呜呜”哭声,凄厉得令人毛骨悚然。

风沙大,光线弱,气温低。

这里就是天哭城,不过三百年来很多探险者前赴后继深入此城,想要找到传说中陷落在此地的秘兵。可惜,他们都没有成功。

直到拂晓组织的先知测算出秘兵的具体位置,设局吸引大量探险者前来搅起腥风血雨,渐渐将路铺平才出手封锁,准备享受胜利果实。

大局已定,罗阳小队的任务是来收尾。

本来任务的前半段十分顺利,运用种种手段布置封印,尽管还没有看到秘兵的真容,但是从地下传来的声音判断,秘兵就要落网。

恰在这个时候,天哭城的城外腾起三团蘑菇云,紧接着冲击波催动热浪横扫而过,耳边听到炮声,刚才还一切正常,仅仅隔了半分钟便乱得一塌糊涂。

“阳,快走。”陈可儿在呼喊,并且敲动手中的铜环,令音波快速传递叠起,形成一片无形领域进行掩护。

“再给我两分钟,就要成功了。”罗阳的双眼泛起亮光,从前方深井中传出一股力量,让他迷醉到骨头里。

“不。”陈可儿对准罗阳发动猛攻。

“你疯了。”罗阳险之又险避开恐怖音波绞杀,瞪圆眼睛看向陈可儿,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同床共枕之人会害他。

就在这时有敌人出现,对着周围暗影大吼:“拂晓组织的人都该死,给我灭掉他们。”

密集型攻击悍然而至,深井附近成为白热化战场。罗阳赶紧找地方做掩护,可是他看到无法理解的一幕,自己人正在自相残杀。

“停。”现在的罗阳出现,画面突然间定格,他走入自己的记忆。

“可儿对我出手,应该是怕我迷失在秘兵的力量狂潮中。埋藏多年,竟然比觐天瓶还要霸道那么多。而陷入混乱后,队员自相残杀。细看才发现是与老虎,敬天雄,贪财鬼三人走得最近的队员在攻击同伴,他们三人前一天夜里就不正常。”

画面陡然动了起来,两个罗阳位于战场中,共同经历这场混乱。

不知道谁叫了一声:“来了,是炎九哥。”

来人相貌堂堂,鬓角垂下一绺红发,额头绽放灵光,双手持剑,神情傲然,是一名实力不弱的二级四方剑师。

陷入诡局的罗阳心头稍安,因为炎九哥是朋友,虽然没有陆飞川亲近,但是同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