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超能战神-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矣胝鍪澜缥校苍谒幌А!

“竟说胡话,不听你说了。”小曼脸色发红,只觉得怦然心动,却又感到娇羞,不敢继续孤男寡女呆下去,提起裙摆向树屋外跑去。

罗阳这才注意到,张小曼今天的穿戴与往日不同,居然穿了一件得体的连衣裙,禁不住暗骂自己白痴,笑道:“小曼姐,裙子很漂亮,人更漂亮,下去的时候当心,不要被树枝刮到。”

“臭嘴,不准咒我。”张小曼如同精灵,在伸出树干的阶梯上轻盈跳跃,很快消失在树脚下。

等张小曼远去,罗阳逐渐收起笑容,目光透过人脸大的窗户延伸出去,淡淡说道:“不作死就不会死,南岗如此急切的想要攻陷沧海,说明他们的钟楼到了晋升关键时刻,有了额外的钟楼印记就可以临门一脚,最终确立优势。很可惜我在这里学习和生活,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接下来,罗阳变得异常繁忙,他要为晚上的仪式做准备,还好相关物品都可以在学校凑齐。

沧海高中鸡飞狗跳,罗阳可以把南岗高中的最后通牒当做放屁,其他人却不能,他们正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有差不多百分之五的学生连在沧海多呆一刻的勇气都没有,当即退学,瑟瑟发抖的走出学校,接受南岗高中检查。

拜这个时代科技力量所赐,很多信息都是公开的,比如受教育程度这一栏,如果选择退学会在个人档案中显示出来。

夜幕降临,沧海高中已经有百分之十的学生离开。

罗阳的小树屋漆黑一片,任何投入木屋的亮光都被吸收。突然随着“啪”的一声轻响,涌起微弱青光,并且迅速蔓

第9章象限魔怪

星辰册散发出柔和白光,照亮木屋。

罗阳感觉意识一下子被吸收进去,面前出现一座古老轮盘,上面布满蜿蜒纹路,好像一只只展翅高飞恶魔正凌空俯视。

随着“嗤”的一声轻响,整个空间稳固下来。只见轮盘的轴心铸有一张古铜色面孔,正缓缓掀开眼皮,露出红宝石双眼,高声说道:“是你在呼唤我吗?弱小的人类,银河系真是一个糟糕的地方,往来十分不易,无法扩展成为吾族乐园。所以,不要拖延时间,直接说重点。”

“要是觉得银河系糟糕,你们也就不会大老远跑来。”罗阳的嘴角微微翘起,当他看到这张古铜色面孔,心中充满兴奋。因为按照原定计划,起码要尝试三次才有把握将这个家伙召唤出来,没想到运气这样好,第一次就成功。

“我必须申明一点,每次都是其他种族找上我们,而不是我们主动上门,尤其你们人类,浸透着贪欲,总希望以小博大从我们手中占到便宜,却每次都失望而归。作为有能力跨越漫长黑暗,进驻不同银河系的强大族群,我们向星际联盟做过保证,会遵从公平。”轮盘大声说。

“你说得对,人类确实贪婪,只是大言不惭提到公平,这话是在骗鬼吗?科尔博纳。”罗阳忽然叫出一个几乎湮灭在历史长河中的名字。

“什么?如今还有人知道我的真名?”轮盘摇晃起来,铸造在轮盘转轴上的古铜色面孔变得格外鲜活,似怒似愁,红宝石双眼爆发出十字芒光,好像要将罗阳全身上下看个通透。

“别费力了,扫描再多次也没用,我已经筑起重重心防,你不可能找到答案。”

罗阳端起肩膀,摸着下巴说:“不想我把你的全名卖给那些封印师,就不要耍滑头,我知道历史上有人做到了,根据你们的真名进行定位,将几个倒霉蛋从多维象限抽出来,禁锢了相当长一段岁月。当然,你也可以无视我的威胁,赌一赌我是否掌握你的完整真名。”

“该死,混蛋人类,像你这样浅薄的层次,怎么可能认识顶级封印师?大多数人类连封印师是什么都不知道。”古铜色面孔变得歇斯底里起来。

“你说得倒是实情,封印师作为一种稀有职业,只有少数人知道。不过,你应该知道人类的好奇心有多么旺盛,越是神秘的东西,我们越喜欢探索挖掘。”

罗阳笑了起来:“哈哈,就像那些禁锢轮盘的封印师,也只不过是出于研究的目的,对你们的存在模式和晋升环节感到好奇。好了,闲话到此为止,我以手中这件可以存储超能力量的白银级战器作为筹码,打算兑换一只象限魔怪。”

“白银级战器?最低层次的筹码,怎么可能兑换魔怪?”名叫科尔博纳的轮盘佬火气狂涌。

“没错,就是这件白银级战器。”罗阳将刺青脸使用的短剑拿到手中,说道:“你刚才不是挺明白吗?我们人类浸透着贪欲,总希望以小博大,我也是人类,自然要遵循这个路数来走。”

“混蛋,你是个混蛋,我不可能破坏规则让你兑换象限魔怪。”话音虽响,红宝石双眼折射出来的十字光芒却明灭不定,看来科尔博纳的意志并不是那么坚决。

“科尔博纳,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明明记得你有句口头禅,说规则是可以变通的。”罗阳漫不经心的说:“我不要那些稀少的,强壮的魔怪,甚至她是一头报废的,无法提升的魔怪都不重要。只要足够可爱,足够漂亮,能拿来送人,讨女人欢心就好。”

“哼,老子什么时候说过规则可以变通?”科尔博纳自打进驻银河系以来就没有这样憋屈过。

“会的,你会说的。”罗阳貌似纯良的用力点头。

科尔博纳静默数秒钟,最后不敢冒险,只好妥协:“算你运气好,我这里刚好有一批玩偶。”

轮盘缓缓转动,冷森森的说:“我知道你们人类有些坐拥庞大资源的公子哥喜欢拿小玩意讨女人欢心,而间接做女人的生意最容易。好了,把你的白银级战器送入我口中,之后站在轮盘边等待。本来想拿她们兑换黄金级战器,想不到第一笔生意就亏损。下次我绝对不会响应你的召唤,除非你能念出我的完整真名。”

罗阳知道规矩,将短剑插入面孔口中,像是聊天似的说:“象限魔怪可是第一次转职之后才有能力兑换的东西,鉴于你的族人特别喜欢效仿,再考虑抓捕和运送成本,也就是说你只能垄断市场两到三年。所以我的建议是惜售,把价格定得尽量高一些,甚至超出那些能力不凡的稀有魔怪。这样才能狠狠赚上一笔,之后坐等价格狂跌。”

“臭小子,你只用一件白银战器进行兑换,却建议我把价格定到天上去。难道那些有钱有势家伙都是傻子?在我看来越有钱越吝啬,你是让我没有生意做。”轮盘十分生气。

“相信我,他们不傻,也许转手就会把价格炒得更高,到时候你只能干瞪眼没办法。”罗阳很注重培养“人脉”,日后大部分珍稀资源还有稀有战器都要找轮盘佬兑换,所以交好科尔博纳是绕不开的一环。

“啪嗒”一声响,轮盘上第一个空格出现娇柔身影。

这完全就是缩小版少女,而且还是天生丽质那种。她的背后生有两对透明翅膀,头顶生有两根小小的卷曲触须,身上穿着花瓣编制而成衣物,胸口有微弱亮光忽明忽暗将面孔映照得美轮美奂,身高仅二十公分。

“啪嗒”又是一声响,第二格出现一只成人拳头大小,泛着青紫色光芒的果冻小兽,它看起来萌萌的,眨着大眼睛蜷成一团,好奇地打量四周。

轮盘上的空格总共有九个,接下来六个空格出现对女孩特别有杀伤力的“萌物”,其他三个空格则出现“丑八怪”。

“看好,你得到礼物的几率已经调整到最大,眼力和控制力不够,选到丑八怪可不要找我来哭诉,完成交易的一刹那我就会消失。我觉得你小子就是在虚张声势,根本不知道我的完整真名,更不知道哪里有顶级封印师。”

“是吗?科尔博纳,舒伯特恩瑞姿,琼斯蓝枫皓月,之后还有三百个辅助音阶,以完成一幅完整的声波颤动图形,用来阐述你们这些多维象限智慧存在,我没有说错吧?”罗阳如数家珍般道出对方真名,事实上在重生前他把这个名字当做家产的一部分来看待。

“你居然真的知道。”科尔博纳狂吼,他的感觉非常不好,无法相信有人从岁月长河中挖掘出完整真名,这会让他寝食不安的。

“找到了,就是她。”罗阳伸出手去,好似穿越层层迷障,点在一道纤细身影上,正好位于轮盘九个方格的最后一位。

“笨蛋,这是你选的,泡不到妞与我无关。”三米高轮盘轰然炸裂成漫天光点飘散,周围光影快速晃动起来,仿佛经历一场梦境,忽然间惊醒。

“呼,呼,呼……”

罗阳剧烈喘息着,身上衣物早已被汗水浸湿。木屋还是那座木屋,只不过多出一条婴儿手臂粗细羽蛇。

她的身体呈红色,有一对布满青色羽毛的翅膀,身长一米五,本来还算漂亮,却因为有一口参差不齐突出嘴巴的牙齿,加上左眼留有一道狰狞伤疤,给人无比凶残的感觉。

淡青色翅膀徐徐展开,蛇身一个盘旋就想冲破玻璃窗。然而,罗阳早就防备这个刁钻的小家伙逃跑,抄起星辰册甩了过去。

“噗嗤”一声异响,羽蛇溃散开来,凝聚成一团红雾,被星辰册快速吸收,耳边似乎还能听到惊慌失措的“嗷嗷”叫声。

“科尔博纳这个不识货的家伙,居然真的把幼生期应龙掺在玩物中售卖,要知道应龙在象限魔怪中极为稀有,其种族进驻银河系的历史甚至超过轮盘佬。重生之前,这个藏不住话的家伙每次见面都要唠叨一遍,说自己平生最后悔的一次交易就是把幼生期应龙以一件黄金战器的价格在玩偶中卖出去。还好我赶上了,不知道失去我这个最佳听众,他会找谁唠叨。”

罗阳上前拾起星辰册,缓缓展开书页,有红光喷涌而出。对于这种变化,他并未感到吃惊。

事实上,所有

第10章罗阳专属

深夜,魁梧身影背着瘦小枯干少年向石崖爬去。

这里是沧海高中边缘处最为凶险的禁地,因为有一头三级磁暴信天翁在石崖上建了巢穴。

“快点,大块头,死人脸给我的迷药,药效只能维持到凌晨三点,过了这个时限就不会再起作用。我把大鹰坐骑借给陡弦月和梦未央用,他们说去找同学加持反重力,到时候把小曼姐和时古也带上来,不知道能不能赶上。”

“放心,大家都很努力。”林天豹用力一挺身形,贴着壁面窜出去三米远,跨过一道裂缝。

“嘻嘻!大家都很努力,可是罗阳却在蒙头睡大觉。他的拓印能力只是一般般,必须从外界借力,如果没有力量让他借,在我们当中最弱。他还有一个叫星旋的能力处于零级,借星力挪移应该有距离限制,而且白天会大打折扣。我看不出这两种能力有多少挖掘潜力,人家南岗输了一次只是掉以轻心。”华落撅起嘴来,完全不似面对罗阳时的敬佩,而是不可一世。

“臭小鬼,信不信我把你扔下去?在我眼中,阳哥从小就很强,只不过他为人宽厚,要不是蓝天放把他逼得够呛,又正巧赶上外校入侵,相信阳哥还是默默无闻。知道吗?真正有实力的人往往很低调。阳哥一定有办法带领我们大家从困局中一步步走出去。”林天豹身为罗阳的好兄弟,容不得别人说半句不好。

“开个玩笑而已,不要激动。依我看,罗阳真正厉害的地方,在于他的见识超出普通高中生好多。不会有什么惊人身世吧?听说那些大家族有很多私生子流落在外,罗姓在南方行省好像很出名。”

“哼,阳哥从小到大全凭自己,他的父母死在战场上,与我和小曼姐一起长大。要不是小曼姐花费大量精力照顾菠萝树,肯定已经将能力提升到三级。而我一直坚信阳哥比小曼姐更加厉害,也许他是为了照顾我的情绪才刻意隐藏实力。”林天豹抓紧时间向上攀爬,他对罗阳的信任已经达到近乎盲目的地步,并不知道自己随口一句话混淆了视听。

“该死。”

华落忽然咒骂一声,他转头望去,用目光来回搜索,找到一片粉色蒲公英,之后以一种阴冷语调说道:“不管你是谁,敢催眠小爷套取情报都要付出代价。阴虚,给我进行精神冲击。”

“嗡”的一声,从华落身上爆发暗影,好似鹰爪抓向粉红色蒲公英。

林天豹当即明白过来,是敌人运用特殊手法借他人之口打探消息。这让他激出一身冷汗,责备自己大嘴巴,警惕性低,居然没有察觉华落异样。

“什么?这个年纪居然拥有象限魔怪?隐藏得好深。”薄薄的一层粉红色蒲公英瞬间被鹰爪击个粉碎。

同一时间,远在十几公里外的一棵大树上,有人发出惨叫,血水顺着树干流淌。只听一个声音虚弱的说:“总部,我大意了。咳,咳,数据在我身上。小心华落,他是个危险的家伙。”

话音就此截断,树林恢复宁静。

虽然华落隔空干掉了窥探者,却也因此使自己和林天豹陷入危机。居住在崖顶的磁暴信天翁感受到波动,两米高身形散发淡蓝色磁光,拍打翅膀俯冲而下,双方在峭壁上展开生死对决。

罗阳还不知道他拉起来的队伍提前合体,并且进行一场惊心动魄冒险。话又说回来,就算他知道,此刻也帮不上忙,因为他的超能“星旋”从零级向一级冲击已经到了紧要关头。

汗水顺着脖颈向下流淌,逐渐浸湿衣物。眉心释放出一抹青光,凝聚成淡淡漩涡。罗阳忽然伸出手指凌空刻画,每次弹指都留下一个细小光点。随着他的动作加快,光点越来越多。也就眨眼工夫,光点纷纷升起,贴到木屋的顶棚上。

如果有人在场,肯定会觉得惊奇,因为这些光点的位置与木屋外漫天星斗一般不二,就像将整个星空拓印下来,笼罩到头顶上。

“以血为引,吾之疆域,星罗棋布,拓印诸天。”

罗阳默念之后,咬了咬牙,抽出事先准备好的锋利刀子,在手腕上重重地来了一下。鲜血顿时涌了出来,在一股神秘力量引导下,向木屋顶棚飞去。

鲜血流了能有两分半钟,他急忙将亲手制造的药膏贴到伤口上,暗自嘀咕:“拓印就是这点麻烦,想要发挥威力,并且让力量持久,必须给自己放血。只有等拓印成长到四级才能利用敌人的怨恨之血成全自己,希望不要让我等得太久。”

念头转瞬即逝,罗阳抬头看去,只见木屋顶棚的星图呈现出妖异的红色,就像一头头吃饱的猛兽,变得气力十足,精神旺盛。

罗阳能在重生前成为封印师,自然有他的道理。拥有束缚最多,几乎可以用“垃圾”两个字来形容的超能必须突发奇想,必须另避蹊径。他已经记不清自己钻研了多少个日日夜夜,有时候为了得到一份可靠数据,几天几夜不睡觉是常事,最困顿的时候要在垃圾堆中找吃的。

“重生前,起步比别人晚。如果没有星辰册,零级拓印只能复制零级超能,每天复制次数局限在三次,而且不能保证复制成功。就算用鲜血作为媒介,大概也只能复制六次。而星旋在低级的时候,同样有着缺憾,那就是晚上施展远远优于白天施展,受环境和时间因素制约。”

“不过,在成为封印师之前,我硬是在这些苛刻的限制下摸索出一条道路,那就是使拓印与星旋契合。今世在高中便得到星辰册,而且星旋有了黄金级潜力,应该可以提前进行合成。”

罗阳将星辰册打开,闭上双眼道:“以拓印做镜像,以星旋做本源,以星辰册做载体,连锁加持,无限叠加。只属于我的复合型超能觉醒吧!焚星祭典,引诸天万界星力,为我所用。”

沧海高中上空忽然一暗,漫天星力悄然向树屋涌来。伴随着一串轻微嗡鸣,紧贴顶棚的星图快速壮大,星宿凝聚成拳头大小亮光,向星辰册砸落。

嘭嘭声不断,罗阳头顶上的星图慢慢旋转。

有些星力大如磨盘,有些则微如芥子,红的,黄的,紫的,银的,金的,瑞彩齐出,姹紫嫣红,深深烙入星辰册,形成一幅活灵活现星图。

罗阳深吸一口气,就在这一刻,星旋以不可思议速度攀升到一级,在脑海深处形成一团极其微弱的金色光芒,与另外一团浅白色光芒并驾齐驱。让他感到万分惊喜的是,黄金级潜力带来莫大好处。原本只有等星旋晋升三级才能得到借星力淬炼身体这项附加属性,想不到今世星旋进驻一级便体现出来。

丝丝缕缕清凉入体,将体内杂志缓缓除去,使体质得到改善,还能除去一些平常注意不到的暗伤,对眼前局面是个帮助。

此刻,星辰册变了模样,书页在星力加持下快速凝聚到一起,加厚变成金属质地,最后形成九页。第一页刻画着红色羽蛇,尖锐目光好似能穿透页面看到外界。第二页烙印着大气磅礴星图,比正常星空不知道壮阔多少倍,后面的页面仍处于空白。

“既然上天给了我这次机会,就让那些背叛我和那些伤害我的人饮恨吧!”罗阳说着,用食指在星辰册的封皮上轻轻一划,就像划火柴一样,手指燃烧起银白色烈焰,映亮他的面容……

这一夜,大概有三成学生离开沧海。也正是这一夜,沧海高中的精英小队在磁暴信天翁面前搞得灰头土脸,差点全军覆没,天亮才返回。

罗阳倒是美美的睡了一觉,后半夜没有瞎折腾。至于南岗高中派过来的成群侦查飞鸟和念力蝴蝶始终在树屋外转悠,连被封住都不知道。

可是,他本想睡个回笼觉,结果美梦被林天豹这个大嗓门一声吼吓走了。

“阳哥,哈哈哈,看我们这一晚的战绩。”身材魁梧的林天豹钻入木屋,上半身从脖子开始缠满绷带,离着多远都能闻到一股刺鼻药水味。

“咳,豹子你从哪回来,这味道能把林子里的鸟群给杀死十七八次。”罗阳一阵猛咳,等到起身才发现人到得还挺齐。

华落,梦未央,陡弦月,竺年生,张小曼,时古六人跟在林天豹身后挤入树屋,他们有一个算一个都

第11章三头蛇

随同神秘红光穿越空间,传送到沧海高中钟楼提供的坐标。老实说,这种感觉并不好,就像坐过山车,而且还是最刺激的那种,足足十五分钟不能动弹,等到恢复行动能力,算上罗阳总共八个人,有六个趴在地面狂吐。

“哇”的一声,林天豹吐得最为彻底,差点把胆汁吐出来。

“罗阳大哥,见到他们这么惨,我的心情好受不少。”华落站在一边幸灾乐祸,当他看到罗阳比自己还轻松,小脸掩饰不住钦佩。

“昨夜你们跑去与磁暴信天翁恶战,是不是损失不小?”罗阳站在一旁与华落聊天,脚下横躺着沉重背包,南岗高中入侵沧海得到的战器全在里面,还有其他用品,准备让林天豹来背。

“大鹰战死了,它是我从小养大的宠物,很痛心!迟早有一天我要去石崖将那头磁暴信天翁打爆。”华落握紧拳头,眉宇间闪过狠戾。

张小曼起身,给难友们发了一颗红色豆子,说道:“吃掉它,我培育的薄荷豆,会感觉好些。”

豆子果然有奇效,连林天豹都觉得好过不少。这时候大家才有时间打量四周,只见光秃秃的岩石环绕八人,阳光从左侧石壁孔洞射入,正好照到脚下的圆形平台。

这座圆形平台高五米,直径达十米,旁边有阶梯可以走下去,表面布满裂痕,还有烈焰炙烤痕迹。不过它很坚固,过去这么多年仍然完好。

沧海高中原址建立在一条月牙形岛链上,小队走出坐标平台所在岩石圈,发现岛屿上处处透着阴冷,连阳光都带着寒意。来到海边放眼望去,只见大海浸透着阴暗与苍茫,使众人心情格外压抑,与现在的沧海高中相比,这里简直成了不毛之地。

在罗阳看来却是另一种状态,当他踏着黑色岩石延伸视野,禁不住暗赞:“好地方,有一种域外战场的味道。五十三年前的沧海高中肯定带着残暴属性,很多地方可以设伏,学校就是战场,把毒虫放在罐子里闷着,养出来的东西叫蛊。”

从海岸向岛中心移动,远远看到草丛间有东西晃动,大家当即变得紧张起来。只见五条身长超过六米,拥有三颗头颅的怪蛇快速游走过来。

“我去,什么东西?”时古大叫。

“三头蛇,黑月行省迷藏海特产,它们是弱视,不过嗅觉很灵。谁叫你们不好好睡觉,跑去夜战?弄得一身药味回来。这种刺鼻气味几天内都掩盖不住,在三头蛇面前如同灯塔一样耀眼,就算我等得起,咱们沧海钟楼也等不起。”罗阳非但没有减速,反而迎着蛇影冲了上去。

“阿阳。”张小曼惊呼,实在没有想到罗阳这样大胆。

三头蛇极其凶残,它们引颈喷射出灰绿色毒液,整个喷射过程就像高压水枪喷射,五道毒液交叉前进。

罗阳踏步,在地面留下一个清晰脚印,借助这股力道腾空,使自己头下脚上空翻。

动作行云流水,就在他腾空而起的瞬间,躲过最先喷射过来的毒液。电光火石间,双手快速向外开合,五道细长蓝光出现,带着无以伦比锐意穿射。

拉长音的轰鸣扩散,再看五条三头蛇从腰身处被硬生生炸断,灰绿色毒液喷洒而出,它们体内的毒囊显然已经破碎,无往不利的攻击利器成了毁坏自身生机的催命符。

罗阳的身体闪动,施展星旋在空中横移四米,险之又险避开交叉毒液。

“哇塞,罗阳大哥,你是怎么做到的?刚才那五道蓝光好犀利,就那么一闪已经把五条凶狠的蛇怪干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