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超能战神-第3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小子,你真是一个异数。”云先生笑了笑,可是他的笑容比哭还难看:“不要问我这座村庄为什么如此古怪,受到协议限定我无法回答。如果你有胆量,就去村庄西北角的坟墓找找看。”

罗阳心头一动,赶紧收起应龙,使身形隐入黑暗。

也就隔了两秒钟便有一道目光从高处扫来,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身影从空中落入院落。

“噗通”一声,卫封尘摔落在地。

林老质问道:“老云,这是怎么回事?卫小子今天一个劲往外面跑,而且把我亲手喂进去的清魂酒吐了出来,还疯疯癫癫闹事,给我个解释。”

“哈哈哈,有什么好解释的?药喂多了自然会产生抗性,人脑是人体最复杂所在,强行封闭的记忆在复苏。就算回忆不起来什么东西,好奇,疑问,猜测,总能让他感觉到不对。”云先知冷笑。

“我要把他圈起来,攻坚师就是一把钥匙,可以破开最后那道屏障。”林老目光凌厉,抬手轻轻一甩,卫封尘便昏迷过去。

云先知依然坐在他的位置上,脸上无悲无喜,目光好像能穿透墙壁看出去很远。谁都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包括已经起疑的林老。

此刻,罗阳飞速移动,来到村庄西北角。这里确实有一片墓地,覆盖范围不算大,墓碑密度却不小,小坟包一座接着一座,看来这座村庄已经存在很长一段时间。

“宝宝,你的感知能力强,下面为我寻找异常点位。”

“嗯哼,不能白忙,五颗墨鱼眼珠,。”应龙梗起脖子讨价还价。

“你个小滑头,逮住机会就来坑爹,你当墨鱼眼珠是糖豆啊?说要五颗就有五颗?快干活。”

“小气鬼,我改变主意了,十颗。”

“呵呵。”罗阳笑了起来,摸着下巴说:“想不到我们家宝宝胃口这么小,几颗墨鱼眼珠就能随便差遣,幸好没有要土魅,要不然得赔死爹。两颗,最多两颗。”

“江昂昂,昂昂。”

应龙叫了起来,气得摇头又摆尾,恨不得抽黑心爹一顿。居然一边说她胃口小,一边把价格杀到两颗,有特么这么当养父的吗?

“哎呀!你还别不满意,两颗已经很好了。你想呀!现在某宝的体型越来越粗壮,我得帮你留点口粮,不能一股脑全吃进去是不是?”

“八颗。”

“三颗。”

“七颗。”

“两颗。”

“怎么又变回两颗去了?”

“不好意思,我这边上下浮动。”

“再欺负我,我就哭给黑心爹看。

最后,可怜兮兮的应龙与超级不靠谱养父以三颗墨鱼眼珠的价格成交,而且要到行动之后才兑现,黑心爹已经上升到史无前例没人性外加可恶到极点的小人。

“宝宝乖,这是为了你好,吃多容易发胖,我不希望我的可爱无敌应龙乖宝宝变成小胖妞。”

“你才胖妞呢!下次没有五颗墨鱼眼珠,你别想指使宝宝做任何事,我是说任何事。”应龙扇动一对可爱的小翅膀,猛然向前面窜去,围绕一块不起眼墓碑转动。

“就是这里吗?在地下还是有另外一重空间,就像

第95章轮盘佬降临

“鄙视呀鄙视,这帮老家伙能不能有点技术含量,用得着搞得这么神秘兮兮吗?而且看他们的样子,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将力量渗透下来,借助五尊机械人去突破空间阻隔。不过这样做承受幽冥船的反震力量很容易受伤,结果不得不用清魂酒来镇抚伤势。”

“诚然,以绝对力量破解也能成功,但是有简单办法为什么不用?还傻呵呵的搞出一个什么协议。不用问,肯定是这些老家伙互相防备,说不定已经拼杀过几次,内部矛盾重重。结果就是效率更加低下,居然把主意都打到老队长卫封尘身上来啦。”

罗阳对于一众老鬼的行为直摇头,身形猛然向前窜去,抖手释放出一颗洁白玉印。

只见千万个符文以玉印为中心向外扩展,五尊机械人身躯一震,四肢关节发出刺耳的“咯吱咯吱”响声。

接下来发生神奇一幕,保护幽冥船的空间暗影转嫁到五尊高大狰狞的机械人身上,当即压得它们无法动弹。

“宝宝,船上有好吃的东西,我省些力气,你带爹去呗。”

“无良的养父,有这么虐待童工的吗?”应龙摇摆身躯,灵机一动说道:“不如这样,咱们实行工资制度,每天基础工资是五颗墨鱼眼珠,可以让本宝宝出手两次。第三次加薪,属于加班性质,难度越大,薪酬越高。”

“哇塞,我们家宝宝变聪明了,瞧这小脑筋转的。”罗阳真心高兴,他一直做的事情就是培养应龙的心智,讨价还价是最佳锻炼方式。不过,江宝宝显然把自己给套了进去,既然知道黑心爹爱用童工,每天五颗墨鱼眼珠很多吗?绝对会亏到血本无归。

“行啊!恭喜闺女,你长大了,从今天开始正式成为上班族。”罗阳贼贼一笑:“只不过五颗墨鱼眼珠是不是有些多了?我还得每天想着给你找活干,等到闲下来你可是白领工资。”

“不会的,宝宝每天都会报道。”老实孩子就是老实孩子,可怜的小应龙江宝宝把一切想得过于美好,完全不知道有什么样的惨淡人生在前面等着自己。

“成,爹吃亏些,你赶紧突破空间界限。”罗阳目视前方,心中暗忖:“不管怎么说,这些老头守在这里好多年不断进行破解,还是有些用处的,为我降低了难度。下面就看我秘印剑师的厉害,三种职业配合在一起可是罕有。”

应龙用尾巴卷住黑心爹,身形闪电般向前移动。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五声巨响过后,五尊高大狰狞机械人被空间暗影压得粉碎,却也因此产生剧烈波动,使应龙抓住机会向前窜得更猛。

幽冥船在眼前迅速放大,罗阳从高处落了下来。

此刻,只有一层隔阂挡在前面,正是这层隔阂让林老为难,不得不把希望寄托在卫封尘身上。

“秘典天星剑。”随着一声呼喝,七百二十九把明光闪闪小剑出现,发出“嗡嗡”剑鸣,向前旋转构成“钻头”。

“给我镇压。”

“压,压,压……”

声音在整个空间快速回荡,显得既庄严又肃穆,星星点点剑光正在放大,向外渲染进入笼罩幽冥船的终极隔阂之中。

秘典天星剑展现出战略级威能,七百二十九把小剑的尖端向前一压,任空间隔阂再怎样向外扩展都无济于事。

“给我封印。”

“封,封,封……”

罗阳将秘典师,剑压师,封印师三种职业的力量完美展现出来,构成一种流畅的衔接,真的创造了奇迹,硬生生在屏障上钻出一丝孔洞来。

“昂!”

应龙欢叫一声,带着罗阳进入隔阂。

幽冥船进一步放大,进入隔阂之前看到的船身长度差不多有五十米长,等到真正靠近才知道它有多么宏大。

向上仰望,只见黑帆高达千米。

虽然幽冥船的外形酷似多桅帆船,但是这玩意与帆船真心没有一丁点联系,黑帆的作用是从银河系之外的地方吸收黑暗能量为航行提供动力。

跨越浩瀚的黑暗区从老家来到人类所在银河系,中途要遭遇许多风险,要不是跨银河贸易蕴藏着惊人财富,轮盘佬一族也不会如此热心。

那么问题来了,发一次船不容易,如何把物资存放在有限空间内获取最大利益值,这成了跨银河贸易种族持之以恒的研究课题。所以,如果把眼前这艘幽冥船“解压缩”打开,见到的物品也许是船身容积的十倍,百倍,甚至千倍,要不然何以聚拢来一帮老头,苦苦谋算许久。

“船是上来了,可是得有个得力帮手进行破解才行。”罗阳负手而立,没有轻举妄动,他不用任何仪式,仅让七百二十九柄秘典天星剑排列成特定模式,开口呼唤道:“科尔博纳,舒伯特恩瑞姿,琼斯蓝枫皓月响应我的召唤,立刻降临此间。”

大概过了能有三十几秒钟,秘典天星剑向内靠拢,围绕主人快速旋转起来。

“又是你,混蛋……”高大轮盘升起,当科尔博纳看清罗阳,惊呼起来:“我擦,明明没有过去多久,你怎么变成转职者了?而且这个职业,好像,大概,也许不大一般。等等,这是传说中的应龙吗?好东西,把她卖给老子。”

“你是说这条羽蛇?”罗阳流露出蔫坏笑容:“她可是与你我第一次交易时兑换的象限魔怪。”

“什么?你说什么?尼玛蛋,骗鬼呢?这条应龙怎么会是我交易给你的丑八怪?”嵌在轮盘转轴上的金属面孔好一阵扭曲,左看右看最终认定确实是这么回事,可把科尔博纳给哭坏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特么真是二货,我特么真是傻叉。应龙啊!比我们还要古老的种族,超级稀有,居然被我这个二到不能再二的二货当成一件玩物,最可气的是仅换来一件蹩脚战器。臭小子,不论你现在提升到何种程度,老子都要以真身驾临,抹掉人生中最大污点。”

罗阳用手一指轮盘,趾高气扬的说:“原来你才知道自己是个二货,依老子看你也就是说说而已,有本事你跨越重重空间过来呀!当我不了解空间传送的定义吗?没有一系列具体坐标进行指引,你降临个毛。”

“哇呀呀,气死我了,只要肯于付出代价,我们一族可以去世间任何地方。”科尔博纳此刻真的怒了,臭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居然指着他的鼻子骂二货,他自己骂自己当然不算数。

其实,最重要一点是因为在圈子里混注重眼力,要是被别人知道走了这么大一件宝,日后还怎么混?尤其让他感到不安的是,这个臭小鬼知道他的死对头波尔帖金,弄个不好很容易出问题,所以越早封杀越好。

“咔嚓,咔嚓,咔嚓……”

轮盘快速转动起来,向外爆发出电闪雷鸣,罗阳的眼中闪过欣喜。

科尔博纳怒火冲天,真的付出巨大代价开始跨空间传送,轮盘的光影向上拓展,展现出一座宏伟大门来。

“小鬼,你会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价的。”

大约过去两分钟,从门内迈出一条布满黑色斑点的“蚂蚱腿”,紧接着泛着青色光芒的竹节胸膛出现,随即是一张挺滑稽的大眼睛尖下巴面孔,脑袋上还顶着一只黑色头盔,四条手臂展开,每只手中托起一团光芒。

“呵呵,怎么那么久。”罗阳非但没有逃离,反而迎着十米高身影冲了上去,身形缓缓落到科尔博纳的黑色头盔上。

“小子,你找死。”

科尔博纳刚刚脱离大门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他再也顾不得落在头顶上的小混蛋,而是直愣愣地仰望高处,过了半晌发出震天动地吼叫:“是幽冥船,吾族消失多年的三十九号宝船。”

“现在还要对我喊打喊杀吗?当我看到这艘船的第一眼就想到了你,老伙计。”罗阳的这声老伙计可不是叫现在的科尔博纳,而是在感怀重生前与轮盘佬厮混的岁月。

“你居然发现了幽冥船,真是不可思议。”科尔博纳冷静下来,忽然说道:“五五开,没有我的帮助,你甭想解压吾族宝船。”

“五五开个屁,看看周围这些天星玉石剑,我随

第96章投石问路

就在罗阳与科尔博纳向幽冥船内进发的时候,云先知突然睁开双眼,握紧拳头暗道:“居然进去了,不应该是这样,与我设想的方向不同,该死。”

与此同时,林老发出怒吼:“是谁?究竟是谁毁去了我的珍贵机械人,突破了我们多年未能突破的界限。”

“老林赶快走,我们现在就下去。”其他老人再也不能平静,纷纷展开身形向院子里最重要的房间冲去,仅仅片刻工夫便走得一个不剩。

不,云先知仍在。

他的目光幽暗,用一种刻薄到极点的语气说:“多年努力功亏一篑,笨蛋卫封尘,如果今天能跑出去,肯定可以引起我那位老友注意,现在则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不过,我是不会轻易认输的,不会。”

院落随即安静下去,再也没有出现过响动。

此刻,罗阳很嗨皮,有科尔博纳带路就是爽。这家伙好歹出身轮盘佬一族,势如破竹向深处船舱闯去,手中多出来数百张圆盘。

“嘿,这只是刚刚开始,据说这艘幽冥船有七千六百三十二座舱室,我现在已经取得第一层五百三十座舱室的控制罗盘。不过,到达第三层就是我的极限,你确定有人能进来帮我们试探第四层?”科尔博纳的语速非常快,换做别人可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毕竟是“老伙计”,罗阳对于快语速说话并未感到不适,他甚至以同样的语速回答道:“他们肯定会下来的,苦心等待果子成熟,结果却被别人摘了果子。换做是你,你会善罢甘休吗?”

“你这个爱捡便宜的家伙,我差点就真的以真身降临。特么的,不过我不得不承认,摘别人苦心等待的果子,这种感觉超爽。”

“反正这帮老头貌似也没有干过啥好事,不知道多年来抹杀了多少异己,让他们为我们探探船内的虚实正合用。”罗阳说话的工夫,科尔博纳又收获了数百个舱室罗盘,随后向第三层进发,罗盘的数量骤然增加。

幽冥船的第三层是规模最宏大的一层,随着科尔博纳快速掠动身形,两千两百多个控制罗盘到手,与上面两层舱室的罗盘聚集到一起,几乎占据幽冥船的一半存储,不知道其中有多少舱室还能贡献出好处。

远远听到轰鸣声,十二名老人全力出手,借助罗阳的突破轨迹靠近幽冥船,没有想到困扰他们多年的难题竟然就这样迎刃而解。

“快走,我能感受到敌人的突破速度非常快。”林老跃身加快速度,后面几道身影隐隐将他钳制住,不敢有半分松懈。

都到了这种地步,这些老人居然还在互相提防,互相压制,可见他们的矛盾有多么突出。

罗阳已经随着科尔博纳隐入暗处,控制罗盘并排摆在面前,从第一层一号舱室开始,舱室内存放的物品被快速读取。

“啊!好可惜,前面一百号舱室运送沉天香,大部分都已经腐烂化作尘埃,仅找到三吨香髓还能使用。”随着科尔博纳的话音,第一层前面一百号舱室轰隆隆打开,三吨香髓消失不见。

“啧啧,下面一百号舱室存放一种非常古老的武器,名字叫做月戟。放到今天只是一批技术落后的老古董,仅能回收十几公斤名叫碧落乌金的高等金属。”科尔博纳再次控制罗盘进行处理,大约两分钟后顺利得到一些指甲盖大小的薄薄金属片。

舱室一间接着一间打开,有时候会同时打开数百间。

罗阳和科尔博纳身边的东西越来越多,可是让人觉得遗憾的是,始终没有重量级发现。

“这些东西全部给你,帮我收集我急需的资源。”

“臭小子,你又把老子当成垃圾桶了。不过看在你把整艘幽冥船让给我的份上,可以立刻兑现两千克天长水,刚好我手中有批存货。”

“真的?太好了,不枉我疼爱你一场。”

“我去,你个死玻璃,老子是天底下最雄的雄性,只喜欢漂亮丰满的雌性,所有雄性的家伙靠边站,少特么恶心老子。”

“滚蛋,赶快把天长水拿出来。”罗阳站在科尔博纳的脑袋上狠狠踹了几脚,要不是重生前相处得还算愉快,又赶巧张小曼正需要帮助,否则遇到幽冥船这种东西肯定要独吞的,哪里有这个二货什么事?

“嘘,静音,有人过来。”科尔博纳急忙隐遁身形,身体附近的物品消失无踪,而罗阳手中多出一只盛放着发光液体的玻璃瓶,上面写着“天长水”三个字。

说时迟,刹时快,十二名老人杀到。

他们的动作好快,却快不过舱室大门一座接着一座开启。等到进入舱室观看,却愕然的发现全是垃圾,没有半件有用物品,这与他们多年的期盼形成巨大反差。

“不可以这样,幽冥船是宝船,怎么会全是垃圾,可恶!”林老气得几乎要吐血,加快脚步向底层船舱飞去。

幽冥船从外形看很像船,其实内部结构犹如摩天大楼。

在科尔博纳的暗中捣鬼下,上面三层已经没有任何油水可捞。众老迅速下到第四层,结果就像罗阳想要见到的那样,十二个老家伙成了投石问路的石子。

“不好,这里残留着阴冷气息。”林老当先就向后退去,可是他的反应终究慢了半拍,泛着黑光的利爪横扫过来,伴随着无上冲力袭击敢于进入四层的活物。

科尔博纳发出惊呼:“我的天,是波尔宁死神生物,幽冥船居然惹上了这种恐怖玩意,它们是宇宙无尽黑暗中的凶猛鲨鱼,最喜欢啃食生命物质。还好老子做事谨慎,发现四层的气息诡异,没有冒然深入。”

“呵呵,听名字挺带感,居然叫死神生物。”罗阳抱起肩膀,感受到阴冷气息大爆发,心中并不像表面上那样镇定,因为正在四层散播的力量以他目前的实力还无法对抗。

众老与死神生物激战,他们每个人都有一手绝技,还有准备多年的底牌,险死还生之下竟然有压制住敌方的趋势。

“快退。”本来就要占据上风,可是林老不管不顾向后退去。

就在下一刻,总共十股阴冷气息介入,顿时有两名老者遭受重创。这二人也够决然的,发出吼声掀起刺眼光芒进行自爆,炽热浪潮甚至冲上三层,将科尔博纳的隐身地点照亮。

“哈哈哈,臭小子,你可真行,这些高手被你坑得体无完肤,我能感受到两道生命烛光正在熄灭,还有至少五道烛光受到巨大威胁。”

“别说我,要是没有你配合,我可搞不定这些老家伙。”罗阳收回秘典玉石剑,冲着小应龙低声耳语起来,总的来说就是一个意思,关键时刻以逃命为主。

“轰隆隆,轰隆隆……”

爆炸声形成地震,让幽冥船显得动荡不安。

大概过去五分钟,科尔博纳异常欣喜的说:“好,波尔宁死神生物出现损伤,以它们的习性来判断,更加不会放过敌人。另外,你们人类有句话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有先知的力量渗透进来,想要坑我们一把。”

“是啊!可惜他不了解你这尊多节虫替身有多么厉害,对于气息类感知可谓举世无双,最能趋吉避凶,遇难成祥。”罗阳直白眼:“你丫的,为了跨界追杀我,倒是真舍得投入。”

“哼,谁叫你在我面前炫耀应龙呢!得到好处还嚣张,真是让我比吃了苍蝇还难受,所以能怨老子毒辣吗?不过,就冲你遇到好事能想着哥哥,咱们以后是兄弟。”

“兄弟?互相坑来坑去的兄弟吗?”罗阳一笑。

“看着。”科尔博纳将手中一团光芒按在了多节虫替身的胸口上,隐隐约约看到几个名字。

“咦?你居然……,无利不起早的科尔博纳居然把一个人类列为铁则兄弟。”罗阳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略微沉吟说道:“好,非常好,我看到了诚意,在不久的将来会与你做一单大生意,大到你一个轮盘佬绝对吞不下,到时候就要看你的这些铁则兄弟了。”

“哦?”科尔博纳若有所思,他今天只是意气用事把对方列入铁则兄弟行列,要知道这可是绝密小圈子,聚集到一起无论在人脉上,还是在调配资源上,都可以产生巨大能量,却万万没有想到对方要给

第97章秘兵

相继打开罗盘,第四层和第五层存放了大量的珍稀资源,而且在银河系绝无仅有。不过在罗阳眼中仍然算不上重磅收获,所以全部推给科尔博纳,让他想办法去找渠道换取急需的资源。

“第六层了,虽然不如第七层重要,却也算作重地,千万不要眨眼,罗盘给我开启。”科尔博纳深深呼吸,就像拿着一手扑克牌将罗盘呈扇子面展开。

当他看清罗盘投放的光影,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用力捶打胸口发出狂笑。

“啊哈哈哈,天赐鸿运,第六层只放了一种东西,那就是可以帮助星际联盟开发战略机械人的蒙黄重金。该死的,数量好多,我得找个牢靠的渠道出手。”

“蒙黄重金?”罗阳顿觉索然无味,正像科尔博纳说得那样,这玩意是打造战略机械人不可或缺的东西,可是对于眼下提升战力而言没有任何帮助。

“别灰心,不是还有第七层吗?”科尔博纳安慰起罗阳来:“这么多蒙黄重金在手,向圣殿索取九颗凌云果,九十根雷云藤,三百份圣奇果应该不是难事,现在唯一的难点反而成了最容易见到的麻云酥溶液。因为这种东西对疗伤有奇效,所以每次出现都会抢购一空,想要在市面上凑齐三千克并不容易。”

“不管付出多大代价,给我从市面上全力吸收。”罗阳救醒张小曼之心迫切,希望小曼不要错过这次晋升。如果晚上一步,之后步步都会推迟,那样对发展非常不利。

“尼玛,有钱就是任性。呵呵,不过我喜欢,要的就是这种土豪气概,这才像老子的兄弟。”

就这样,罗阳与幽冥船前面六层的发现没有任何关系,关键就看第七层了,不管在第七层有哪些发现,科尔博纳很愿意做垃圾桶。

第七层,核心重地,步步杀机。

科尔博纳打出去三团光芒,分别是紫色电光,白色日光,金色冷光。三重光不分先后,瞬间冲垮层层暗影,使遍布暗处的封锁线显现出来。

“兄弟,准备好,我已经破解掉前面两百座舱室的封锁线,后面的三百座舱室才是幽冥船的极限防御区。只要选择向前就无法停下来,所以最终还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