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超能战神-第3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多可笑,就允许你用傀儡,不允许我用幻觉,没有辨认出来是你技不如人。”罗阳懒得

第92章老处男

骨甲可是挖坟盗墓的一把好手,根系疯狂舞动之下,不费吹灰之力就追上了陆天侯。

“想跑?没那么容易。”

剑光在后方围追轰击,要知道四级星旋在圣殿的帮助下已经达到新的高度,罗阳正处于火力最猛时刻,陆天侯正好撞到炮口上来,可以说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四级的傀儡师被一级的秘印剑师追得上窜下跳,要多郁闷就有多郁闷。身下的傀儡兽在先前挖好的地道中疾驰,到了圣殿力量范围外赶紧向地面上钻去,在地下根本施展不开。

罗阳运用战意强行控制住骨甲,并用心念告诉骨甲:“看到没有,就前面的大家伙,把它和它的主人干掉,起码够你吃顿饱饭。”

好嘛!在吃饱饭的诱惑下,骨甲追得特别快,而金色飞剑就像重机枪的子弹一样向前直突突。

“姓罗的小鬼,你给本座等着,我要让你不得好死。”陆天侯向来冷静,可是此时此刻却被打出了真火,他早就把弟弟陆天成抛到脑后去了,决定冲上地面就战力全开。

他是想冲上去,可是也要看罗阳答不答应。不,应该说是骨甲答不答应,碗口粗细的根系迅速束缚过来,不是一条,不是十条,而是成千上万条。

“该死,云断傀儡虫给我爆。”陆天侯动用保命手段,身上飞出去大片细碎暗影,钉住骨甲的根系便爆了开来。

爆炸谈不上威力,每只傀儡虫仅形成拳头大小光团。可是恰恰是这拳头大小光团,开始分解骨甲的粗壮根系,速度之快超乎想象。

看到这一幕,罗阳非但不惧,反而大笑起来:“哈哈哈,你死定了。”

本来嘛!骨甲就是一副营养过剩的样子,还一门心思找东西吃。现在终于遇到挫折,如果伤害重些,说不定有机会把它完全控制住。摊上这种无良主人,该着骨甲被坑。

根系一波接着一波冲上去,捆绑只能看到下半身的怪物。陆天侯的面色很不好看,他一万个没有想到对方敢追到地下来,而且难缠到在地下直接对他进行封锁,还不如在圣殿中自由呢!

双方僵持了能有两分多钟,傀儡兽不堪侵扰,身体猛然撕开,从肚子里钻出五条鸡冠蛇来。

这五条大蛇色彩特别艳丽,瞄上一眼就知道不是好东西。它们对着后方喷射出毒气,骨甲的根系接触到毒气瞬间变黑失去行动能力。

“嘿,花招还不少。”罗阳反应速度奇快,弹指打出一簇银白色火苗。

说也奇怪,银白色火苗触及毒气便“噼里啪啦”溅射开来,形成一张星星点点大网,将毒气笼罩进去,快速收缩成人头那么大。

“来而不往非礼也,这些毒气在下可消受不起,所以还是还给你吧。”罗阳用封印手段牢牢镇锁住毒气,转手送还给陆天侯,吓得这位傀儡师大惊失色。

“不要。”

毒气陡然展开,陆天侯吃到苦头,在他身上涌起数道光彩却很快暗淡下去,接着一瓶又一瓶净化素泼到身上。

罗阳算是看到这些毒气的厉害了,要不是他有焚星祭典,又恢复到封印师的状态,哪怕沾上半点毒气,后果都不堪设想。

陆天侯的命硬,毒气竟然被他消弭掉大半,再有一会就可以无碍。然而,剑光一击将他穿透。

“不,你不可以杀我,杀我等同与联盟驻军对抗。咳,咳,而且我们陆家……”陆天侯很想解释下去,可是他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

“管你什么陆家,欺我者,死。”罗阳怕个球啊?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陆家想报仇得排着队来,至少要在人家雷霆集团后面。

失去主人的控制,五条鸡冠蛇瞬间倒地。骨甲快速吞噬傀儡兽和陆天侯的尸身,却一点没有碰鸡冠蛇的意思,敢情这家伙不是逮什么吃什么,还知道分辨。

连罗阳都觉得陆天侯这个四级傀儡师死得憋屈,不过遇上骨甲这种在地下打滚几千万年甚至数亿年悠久岁月的超级古物,那是一点办法没有。

感觉不是很爽,与陆天侯一战完全达不到运动量。不过五条鸡冠蛇应该是好东西,等会可以叫竺年生下来打扫战场。罗阳收起骨甲原路返回,等他从地面钻出来吓了一跳。

“老大你没事吧?”大家都在。

“我没事,地上这个猪头是谁?”

“是陆天成,这家伙想跑,被我们逮住一顿胖揍,就是他搅风搅雨挑事。”林天豹嘎巴嘎巴捏拳头,恨不得再揍这小子一顿。

“人死了。”竺年生忽然说。

“什么?怎么会死?我才打了两拳。”华落真心觉得可惜。

“哼,你们每个人两拳,肯定有打了不止两拳的,合起来就是几百拳。这家伙实力不行,不死才怪。”竺年生直白眼。

罗阳摇了摇头说:“都给我听着,我们只战强者,这种软柿子随便扒光扔到荒郊野外,让他自生自灭就好,凭白脏了我们的手。”

“是。”大家齐声应答。

花下影可没有那么淡定,当她确认罗阳没有受伤后,心情忐忑不安的说:“怎么办?陆天成还有他的哥哥死在这里,陆家不会善罢甘休的,联盟驻军也会问责,你们必须尽快离开。”

“影姐别急,陆家反应需要时间,明天就帮我的人提升。他们只要进入提升阶段,就算联盟驻军也不能擅自叫停。”罗阳好言好语安抚道:“我有应龙支持传送,只要影姐帮我们稍稍拖住联盟驻军就好。另外,我打算把队伍收集的转职信物交给影姐来看管。”

“真的?”花下影眼前不由得一亮,那些转职信物交给她看管意味着绝对信任,而且对方以后晋升还会到风源行省来。

“呵呵,比珍珠还真。”罗阳点头表示决心,转身对大家说:“好好在圣殿晋升,我希望你们当中有人能成为转职者。万里长征第一步,都给我脚踏实地认清自己的实力。我要去寻找某些东西,得离开几天。不要擅自走出大殿,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处理。”

半个小时后,安顿好张小曼,处理好一些细节,罗阳一个人上路了。

其实,这次去只是碰碰运气,究竟什么样的村庄会建在风眼中,想想就觉得希望渺茫。可是张小曼卧床不起,正需要奇珍异宝疗伤,不试试又不死心。所以尽快去查探,如果没有发现便赶紧回来,再想其他办法筹集资源。

搭乘飞驼来到距离飓风最近的地方,这时候已经过去三个多小时。

“扎尔马大叔,回去吧!下面的路我能行。”

“孩子,上天垂怜你,愿你找到想要的东西,五天之后我会再来一趟,希望你交好运。”

“谢谢。”罗阳挥手与驼车告别,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前行,而是把警世钟的金属盒拿出来,因为金属盒已经数次提示有消息到达。

进入狭窄的“电话亭”,屏幕升起立体图像。

赏金猎人老妖叼着烟斗说:“这是留言,你小子做得不错,截获了重要情报。我们的人已经调查清楚,确实有艾米西亚古船出现,而且你对骷髅海碑林的探索达到很高完成度,这是连蓝家都没有做到的事情。只要行动迅速,组织能得到不少好处。鉴于你的努力,已抹去所有欠款,包括我借给你的信用点。别急,还有好处给你,这回你有五万点积分,足够花销一段日子了。”

“呵呵,五万点积分?与我想要收集的东西比,怕是连塞牙缝都不够。”罗阳想了想,快速填写资料,把黑色兽爪和紫晶大剑报了上去,并把自己想要收集的东西写清楚,试着看看有谁能回应。

做完这一切以后,罗阳开始深入飓风。当他走出去五六公里远,双脚逐渐脱离地面,风力比预计程度要强,索性就在空中前进。

每次身体颤动都能挺进五百米,不知道推进了多少次,风力骤然减弱,身体快速下滑,阳光洒落下来,居然看到一片美好风光。

“我擦,今天运气这么**。”罗阳瞪圆眼睛,只见身前不远处站着一道身影,正是他此行要找的老队长卫封尘。

“你谁啊?在这个时候跳进来,惊动了那帮老家伙,我们谁都跑不掉。”卫封尘拉着罗阳就往飓风里

第93章奇怪的村子

“很少有人来我们村子。走,随老朽到村中坐坐。”老人十分慈祥,让人不自觉得就会亲近。

“好啊!不过刚才那位大哥不要紧吧?您说让他去揉面做饭就直愣愣的走远了,是不是受到的打击太大,晚辈好像做错了事。”罗阳貌似纯良的一笑,实则心中戒心大起,

“没事情,小尘皮实着呢!你今天来得正是时候,我们这帮老鬼潜心酿酒,老胳膊老腿没有余力顾着他。哈哈哈,结果就被他抓住了机会。”

“酿酒?”罗阳仔细回忆,心中“咯噔”一下。

记忆开始展开一幅画面,老队长站在破败废墟的平台上感叹说道:“唉!要是能饮一杯家乡的清魂酒就好了,何苦在这里烦恼。”

“队长,世间哪有这种酒?不要瞎想了,团队受创与你无关。”罗阳擦拭着战刀,左眼几乎瞎掉,身后仅有几名兄弟。

“怎么与我无关,兄弟以性命相托,我欠了他们太多。罗阳,如果我不行了,兄弟们留下的孤儿寡母就由你来照顾。所以,你不能死。”人到中年的卫封尘遥望远方说道:“家乡有那种酒的,又被老疯子料对了,我不适合在外面的世界生存,想要避开战场结果还是陷了进来。”

“清魂酒,忘却之酒。”罗阳边走边用手指按住胸口。

时间不大,踏过不算太高的梯田,看到一片热闹的小村庄。

村子前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流过,老人腿脚麻利得不像话,比很多青年都要强。罗阳亦步亦趋跟着,又用手指轻轻摩擦太阳穴,他必须做好全面准备。

很快,二人进入村庄。

村子里的人其乐融融,脸上洋溢着笑容,家家户户向上升起炊烟,好一派田园风光,仿佛连空气都带着醉人的香,让人感到温暖。

“看看他们,我们这个村子最大特点是祥和,家家夜不闭户,大家路不拾遗。来吧!老东西都在前面的院子隐居,我们称之为养老院。”

“林爷爷好。”孩子们嬉戏斗闹,看到老人过来很有礼貌的问好。

“哈哈哈,小鬼又长高了。”老人笑着点头。

来到一座特别整洁的大院门前,首先闻到一股酒气,院子中有人说道:“好酒啊好酒,火候比以前浓郁了三分,人就该醉生梦死,今朝有酒今朝醉。”

“喂喂,你们太过分了,也不等我一下就开喝。”林姓老人快步而入,罗阳也跟了进去。

夕阳西下,院落中坐着十几名老人,有的丑恶,有的凶狂,有的雍容,有的大气,皆非等闲。

“哎呦,今天就是这个小家伙拦住了小尘吗?”靠墙坐着一名残疾老人,他的左边面孔好像经过酸液腐蚀,看起来特别吓人,右边面孔十分红润,左腿裤腿和右臂袖筒都是空的。他正拿着一只酒杯自斟自饮,其他老人没有一个坐在他面前。

“可不就是,现在外面的年轻人了不起呀!年纪轻轻就转职成剑压师和封印师,将两种职业合为一体十分罕有。”林老说着从桌面上抄起一只酒壶,仰头咕嘟咕嘟灌了一气,抹了抹嘴角畅快的说:“太好了,这是这些年最好喝的清魂酒。”

“啧啧,这种年纪转职,难怪可以轻松进来。”五名老者围坐的石桌传来声音,只是不知道是其中哪个人在说话。

“各位前辈好,晚辈叫罗阳。”

“好什么好,小尘今天一门心思往外跑,今天的晚饭还没有做呢!对了,你这个小家伙应该是个手脚麻利的,不妨去给他帮帮忙。来,送给你一瓶清魂酒。”林老甩手抛过来一只酒瓶。

“哈哈哈,你有口福了,我们这些老家伙合力酿造的清魂酒能解忧愁,而且对身体有着极大好处。”又是不知道哪个老人在说话,

罗阳接过酒瓶,忙不迭的点头:“好的,晚辈这就去给大哥帮忙。”

“等会,你小伙子怎么这么不爽快,先把这瓶酒喝掉以示对我等的尊重。”林老的脸色说变就变,身上隐隐有杀气蔓延。不过这层杀气特别隐晦,若非罗阳已经淬炼出剑意,骨剑更是敏感,恐怕还感受不到。

“好的,理当如此。”罗阳打开瓶盖,仰头就把青色酒液灌了进去,之后擦了擦嘴角,冲着老人们呵呵一笑,找厨房给卫封尘帮忙去了。

林老点了点头,收回目光,坐下品酒。

“不该呀?在我的推算中完全看不到这个人,可是他却偏偏出现了,而且挡住了小尘。到底是哪里有错,难道又遇到那该死的屏蔽概率?”

“云先生,你嘟囔什么呢?难道没有算出今天小尘会离去,又或者你算准有外人会来?所以老神在在。我们苦苦煎熬多年,可不要功亏一篑。”林老的目光变冷。

“放心,本先知省得。”残疾老人闭上双目,仿佛坐着就睡着了。

罗阳找到厨房,看到卫封尘正在揉面。可是令他奇怪的是,与老队长相处的时候,这家伙的厨艺烂到掉渣,做出来的东西从来不能吃,怎么会有这一手。

“看什么呢?过来帮忙。”

“嗯,卫大哥,你还好吧。”罗阳赶紧净手,看到菜墩上刚刚切到一半的青菜,麻溜的切菜。

“好个球。”

卫封尘郁闷的说:“其实也不能怪你,那帮老家伙太厉害,暴风区有个风吹草动逃不出他们的感知。唉!等了好久才盼来这次机会,结果被你这个笨蛋给搅乱。现在我又回来了,而且还是被抓回来的,他们上次演戏装可怜,这次连演戏的耐性都没有了,不知道是好是坏。”

“我看卫大哥额头上有转职者徽记,难道这座村庄有圣殿?否则你一定出去过。”罗阳心里有很多疑问,不过他不能急,眼下这么古怪的情况必须要沉住气。

“是师傅临终前传给我的,我从小就接受他的训练,成了一名攻坚师。你知道攻坚师吗?最应该去地方是战场,可是他们不叫我去。别看我从小在村子里长大,却没有什么优待,每天的工作就是洗衣做饭。有时候我挺害怕的,因为凡是喝过清魂酒的人,他们的记忆会变得不完整,我怕我的记忆已经遭到篡改。”

“清魂酒能改变记忆,不大可能吧?我也喝了,而且看院子里的老人都在喝。”

“什么?他们这么快就让你喝酒了?”卫封尘十分讶异,也不揉面了,在厨房所在的小院里来回踱步,走了好一会说:“要糟,这帮老家伙没安好心,从我有心那天起就发现凡是进来的人没有一个能出去。”

“这么怪?”罗阳忽然捂住脑袋:“呃,有点头晕,哥你赶紧揉面,咱们兄弟俩如果不赶紧把饭菜做好,林老又要给脸色看了。”

“兄弟俩?”卫封尘微微一愣,旋即晃了晃头就像受到催眠一样机械式说道:“卫阳,动作麻利点,哥今天晚上给你做点好吃的。”

两兄弟勤奋做活,很快就把饭菜准备好,之后拿大号托盘往大院送。这帮老人甩开腮帮子吃得特别多,就像刚刚打完一场硬仗似的。

林老看向罗阳,特意说:“阿阳啊!今天表现得不错,回去前到我那里拿一瓶清魂酒,你和你哥一起喝。呵呵,这酒啊是好东西,可解烦恼,可解忧愁。你哥他想要媳妇了,可是村里姑娘少,不是七老八十的,就是年纪太小,让他再等几年,那小的长大了就许配给他。”

“我大哥想找个媳妇?没和我提过呀。”

“笨小子,你大哥哪好意思当着你这个弟弟的面提讨老婆的事?赶紧取了酒回去睡觉,我们今天酿酒累了半天,也要好好歇一歇。”

“好的,我把托盘撤下去就好。”罗阳手脚麻利的工作,残疾老人一直在观察他,没有发现异样却觉得更加奇怪了。

罗阳回到卫封尘的住处,往自己的床上四仰八叉一躺,望着天花板说:“哥呀!你说咱们家是不是小了点?咱们两个小时候还挤得下,长大后伸不开胳膊和腿了。”

卫封尘没有回话,抬手摸向床铺,很快取出一根长针来,猛然刺入自己的太阳穴。然后面孔扭曲,嘴唇发紫,“哇”的一声狂吐起来。

“谁是你哥?别乱叫。”

“怎么了?你可是我亲哥,一个爹一个妈造出来

第94章幽冥船

“你连村子里的兰花都知道?”卫封尘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怎么不知道?同一个村的,谁不认识谁。”罗阳满不在乎的说。

“该死,怎么会这样?林老鬼居然可以把记忆篡改到这种地步。”卫封存忽然起身,在床边来回踱步,想了好一会来到罗阳身边,使劲摇晃这个便宜弟弟说:“笨蛋,看清楚,你的床是今天下午才放到这里的,原本这间房内只有我一人。看看地面,有新近挪动痕迹,你仔细回想下过往。对了,还有你额头上的印记,你是转职者是不是?”

“哥你今天是怎么了?我昨天说靠窗户睡不舒服,所以咱们就挪动了一下床铺位置。”罗阳看向卫封尘,露出一丝笑容。

“你,你没有……”卫封尘非但不笨,相反还十分聪明。

“呵呵,想要把我封锁住可没有那么容易,封印记忆,制造假象,还蛮有一手的。”罗阳坐在床边,耷拉着双腿说:“刚才说话不方便,有人正在遥感我的一举一动。卫哥,我们相聚就是有缘,你能不能说说这座村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的天,那些老家伙应该让你喝过了清魂酒才对。”卫封存刚刚从震惊中缓解过来,错愕地看向罗阳。

“小意思,拿只瓶子过来。”

“瓶子?等会。”卫封尘很快找来一只瓶子,罗阳在胸口轻轻点了几下,吐出一大口清魂酒。

“啊,还能这样,你没有把酒喝掉。”

“喝了,怎么能不喝?不喝如何知道村子的情况,不喝如何能骗过那些老鬼。”罗阳抹了抹嘴角说:“只有亲自尝试过才知道这玩意有多么厉害,清魂酒对身体有大好处,可以清理掉所有暗伤,使体质得到飞跃式提升。不过,好处大,副作用也大,会对记忆造成损害。对方正好趁机施为,改变我们的记忆。”

“原来如此,你的警惕性好高,居然没有上当受骗,还反过来骗过了那些老鬼。”

卫封尘发出一阵感慨,又说:“这个村子的问题十分复杂,我不知道它存在了多少年,自打我有记忆以来,十三名老鬼就坐在那个院子里,他们每过一到两年,最长不超过三年会合力酿造一批清魂酒,好像涉及保密原则,又要用这种酒来疗伤。”

“保密原则,疗伤?”罗阳听到这两个词,心中不由得一动。

“是啊!那个院子一定有秘密,而且还是挺大的秘密,他们之间有某种协议。我整天给他们做菜做饭,通过几个偶然机会猜到了一些事。另外,云先知云老鬼暗中似乎在帮我,他发现我对清魂酒产生抗性后,就为我制造机会逃走。”

“云先知为你制造机会逃跑,难道他是被挟持的?”罗阳想通了一些事,可是卫封存知道的信息太少,就像一幅拼图,手中仅有几块碎片,距离一幅完整的图画差得还远。

“谁知道呢?我的记忆中有一个师傅,他曾经教导过我,让我成为一名攻坚师。除了云老鬼以外,其他老人好像挺在意我。”卫封尘冷哼一声:“尤其是林老鬼,把我看得特别紧。今天本来有机会脱离村子,不曾想被你撞个正着。云先知说,暴风中的封锁线对外不对内,所以只要我趁着他们酿酒的工夫跑出去,绝对不会被发现,可是刚巧有人进来就只能认倒霉。”

罗阳思考起来,过了半晌才说:“卫哥,今天晚上你去村子里放火,竭尽全力搞破坏,装疯卖傻大叫大嚷,吸引院子里那些老人的注意力,我要与这位云先知好好谈一谈。”

“行吗?会不会太鲁莽了?”

“没有办法,其实最稳妥的做法是和你一起演戏,熬时间碰机会。可是我的时间很紧,所以只能兵行险招。”罗阳已经做好最坏打算,他无法给云先知太多定性。如果事与愿违,那么他只好逃之夭夭。

“放火搞破坏啊?好有挑战性的事情。”卫封尘直打怵,他如果真的这样做,林老鬼肯定会把他放在篝火上来烤。不过,今天没能逃走,早就想破罐子破摔,更何况还有一个十分厉害的同谋在,也许可以从云先知那里探听到有用信息。

也就半个小时,卫封尘做好准备,浑身上下捆绑上易燃物品,在夜色掩护下向村子里摸去。

罗阳开始行动,他来到“老人院”的北墙墙根下,盘膝坐了下来,将一只手掌贴在墙壁上。

不知道过去多久,村庄里十几个地方一下子燃烧起来,卫封尘敲着铜锅大叫道:“乡亲们快出来,着火了。快点出来,我们被骗了,我们不是这里的人,被老家伙们洗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多可怜,多无辜,我们应该反抗。”

声音越来越远,越叫越疯。

片刻之间,院子里就有动静。罗阳暗自调整呼吸,感知到三团气息飞速离去,其中最让他忌惮的林老离去,这就足够了。

小应龙江宝宝忽然出现将主人缠绕进去,视线快速扩展,脑海中出现一张吓人面孔,半边脸红润,半边脸枯萎。

“小子,你真是一个异数。”云先生笑了笑,可是他的笑容比哭还难看:“不要问我这座村庄为什么如此古怪,受到协议限定我无法回答。如果你有胆量,就去村庄西北角的坟墓找找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