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超能战神-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至于这份榜单的可信度,要看个人怎样认知。在罗阳看来,排在前面一百位的超能因为太过稀罕和诡异,远要比其他超能更能发挥作用。既然这份榜单一直存在,总有它的道理。

“原来曲蓝战步出自蓝家,这可是深渊战场上规避大多数危险的小绝招,似乎还有一个天宇曲家牵扯其中。现在这种战步默默无闻,四年后就会变得炙手可热。直到十三年后,相关运用技巧才公布出来,我倒是全部记得。”罗阳身心疲惫,知道已经追不上蓝天尊,呼哨声在校园四处响起,南岗高中开始撤退。

“敌人撤离了。”

“结束了吗?东子,东子呀!他们怎么下得去手,说杀人就杀人?”

“机械护卫呢?要他们有什么用,只会维持所谓的秩序,难道杀戮就是世间秩序?沧海高中到底有没有必要存在?谁来为我们惩罚杀人者。”

沧海高中向来祥和,突然经历了这场变故,很多人无法适从。当大家一路前行,看到那些被罗阳斩杀的入侵者,有人“哇”地一声跪地狂吐,有人则疯疯癫癫叫好,更多的人对罗阳变得敬畏起来,甚至连看上一眼都不敢,可以想见今夜一战对沧海这些少年的冲击有多么大。

不过,经历恶战,也有特殊人物涌现而出。

“罗阳大哥,我真的好崇拜你。”天空传来话音,瘦小枯干身影坐在一只巨鹰的背上,笑声回荡:“嘻嘻,我才干掉三个人,哥哥却干掉这么多。好,决定了,我高一六班的天才学生华落要向上跳一级,进入高二三班与罗阳哥哥并肩作战。”

“华落?”罗阳眯起双眼,打量鹰背上的身影。他如果没记错,这个名叫华落的小鬼日后很厉害,孤身一人率领由死尸组成的大军攻陷了天宇张家。

“没错,就是这个现在比我还要小上三岁的华落长大后以一己之力挫败了天宇四大家族中的张家。天宇作为黑月行省的省会,在人类世界五百六十个行省中怎么说也能排在中位,张家足足屹立四百年,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不过那时候我已经远离故土,不知道具体细节。”

“怎么?罗阳大哥难道不要我?”枯干少年从鹰背上俯视,眼中带着凌厉。

“不,你来得正是时候,帮我向全校同学传达一个口信,就说不甘心沦落之人提交申请加入高二三班吧!让我们一起努力抵抗南岗强敌。当然,前提是打败你,至少打个平手。”罗阳冲着华落一笑,转身向林中走去。

“哈哈哈,这个任务有趣,由我进行筛选,可以打得他们满地找牙。”小鬼华落充满恶趣味的大笑起来,然后满心欢喜地驾着大鹰向远处飞去。

“阳哥,在这。”林天豹用力挥手。

罗阳直道幸运,刺青脸爆发那一剑打得稍偏,距离人群有段距离,没有使同学们遭遇风险。

“小曼姐睡得真够踏实的。”罗阳走过来,看到张小曼没事,这才彻底放心。他抬头看向今天使大家聚在一起的主角,苦笑道:“这棵树真气人,蜗牛一般的晋升速度,直到现在还没有跨越。可惜有十八棵菠萝树毁在战斗中,光靠四十二棵菠萝树可承受不起接下来的挑战。”

“阳哥,你说吧!我们大家该怎么做。蓝天放的哥哥和那个张家刺青脸说的话,我们在旁边听得真真切切。沧海高中正好位于南岗,黑檀,龙雀三所重点高中争斗的中心点,我们无法避免冲击,不想退学就要和阳哥一样抗争下去。”几名少年鼓起勇气,来到罗阳面前表决心。

“说得好,我们要抗争下去,我们沧海的学生应该抱成一团。”又有几人站出来。

“对,阳哥可以带领我们,失去沧海等于失去晋学希望,等于被整个时代所淘汰,我们没有退路,人生没有退路。”

越来越多少年聚集到罗阳身边,在这种浪潮引导下,外围那些摇摆不定,对罗阳充满畏惧的同学也坚定信念加入进来。

说到底,罗阳是在守护大家的希望,他们有什么资格畏惧?看看死去的同学吧!他们的笑脸仍在大家脑海中,居然就这样天人永隔,而活着的人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退出。

看到群情激动,罗阳大声说:“好,我们沧海高中的学生绝不会向命运低头,为了守卫沧海这片祥和地,必要时就得用鲜血捍卫。记住,怕死肯定会死得更快,只有豁出去才能从三家重点高中的围拢下杀出一条血路。既然要团结,高年级带低年级学弟学妹,千万不要再像以前那样藏私。在完成各自学业的基础上,加倍给我做训练,从现在开始,我们沧海要备战。”

“备战。”林天豹挥舞拳头,仰头大吼。

“备战。”高年级学生握紧拳头,脸上带着坚毅。今天他们实在太窝囊了,被南岗高中打得没有还手余地,要不是罗阳变得这样强,而且及时出手,就冲敌人动用的那些手段,沧海现在是否存在都不好说,他们不允许这种情况再发生。

低年级学生热血澎湃,他们刚刚走入高中不久,正是耳濡目染的时刻,高年级对他们有很强的带动作用。

在这种氛围中,罗阳自然成了大家的主心骨,说他是沧海高中一哥都不过分,而如何分配战利品也就成了他的权利。

打扫战场之后,共搜罗到敌方尸身五十八具,算上罗阳手中的短剑,共找到六件战器,另外还有多种多样“媒介”。

不得不承认,南岗高中使用的媒介都是高级货,比沧海这边高级许多。罗阳非常明白金钱的重要性,进化必须依托庞大资源做支撑,而在人类世界想要获得资源,最直接方式便是购买。

当然,目前还好说,大家层次不高。等到向上发展,那是想买资源都买不到,到处都是家族垄断或官方指定机构供应,无根浮萍想要一路向上几乎没有可能。

沧海高中的死亡人数超过一百,本不必死这么多人,可是很多学生奋起反击,由于他们作战经验匮乏,连找掩护都时常出错,而瞬间延误便会导致送命,所以死伤数字达到南岗高中的两倍。

罗阳看着封存起来的尸身,对林天豹叹道:“他们的家人会很伤心,只是高中之间的竞争受法典保护。有时候我们会觉得残酷。不过,等到从家乡走出去,看到外面的世界,就会体会到这种竞争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它能让人类走得更远,想要屹立于众生之巅就必须学会对自己残酷,这是每一支文明都清楚的事情。”

“阳哥,听你这么说,我好受多了。”林天豹点了点头。

此刻,高大的菠萝树喷出七彩光带,先前喷出的红雾与金光骤然融合,在树冠之上形成一小片金红色华盖,能量波动变得狂猛起来,垂落而下。然而大家已经没有心情欣赏这难得一幕。

第7章第二种超能

罗阳真的累坏了,呼呼大睡到第二天中午,这才迷迷糊糊起身。

当他看到自己仍然在狭小木屋中,嘴里嘟囔道:“果然重生了,没有一觉睡回去,从三十六岁到十六岁,从大叔变正太,从老鸟变小鸟。呵呵,感觉还不错。”

“什么老鸟,小鸟,你说什么呢?”身边响起清脆悦耳声音,吓了罗阳一跳,有人在他睡觉的时候潜进来,他居然不知道,这也睡得太死了。

“小曼姐,你什么时候进来的?”看清床边挽着袖子,顶着清新发髻的靓丽身影,罗阳自然而然恢复到那种青春年少,毛毛躁躁的性子,好像在张小曼面前永远长不大。

“你可真能睡呀!我一大早就做好早饭,眼巴巴的跑来谢谢你昨天英雄救美,结果你睡得就像一头死猪,在姐姐心中形象尽毁。”张小曼眨了眨眼,俏皮地看向罗阳,看着他那结实的胸膛,暗道:“臭小鬼发育得不错,四年前给他洗澡时还是小屁孩,想不到一晃眼就长大了。”

“想什么呢?脸色直发红。”罗阳觉得有趣,用手指在张小曼面前晃了晃。

“哼,还不都是为了你?姐在想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听同学们七嘴八舌说,你昨天像是变成另外一个人,把蓝天放和很多南岗高中生给咔嚓了。”

张小曼深深呼吸,压低声音说:“你啊你,胆子太大,大得无法形容,我想想就害怕。听说蓝家势力很强,还有一个什么张家,又牵扯到南岗,黑檀,龙雀这三所咱们黑月行省的重点高中,沧海与这些庞然巨物没法比。姐跟你说,惹不起可以躲,干脆我带着你和豹子跑路吧!”

“哈哈哈,我不走出沧海还好些,现在只要一出去就得挂掉。”罗阳没心没肺地端起保温饭盒,昨天他失了不少血,现在正需要饱饱吃一顿,想不到张小曼细心,准备了好多补血食物。

“怎么会呢?我们可以伪装成植物,尤其学校后身靠近树海的区域,往大森林里一钻,绕路走上半个月,保证那些可恶的家伙拿我们没办法。”

“等等,叫我回忆一下,你上次做出保证是什么时候,好像让我和豹子上树掏鸟窝,结果我们哥俩摔得那叫一个惨。”

“嘁,两年前上高中前的事情,还需要回忆?小小年纪忘性挺大。你要知道,那可不是普通鸟窝,二级超能物种抱窝鹑多难得?你就说那鸟蛋香不香。”

“难得,确实难得,把我们哥俩追得也很难得。”罗阳甩开腮帮子风卷残云吃东西,张小曼没有注意到,泪水在这个铁铮铮少年眼眶里直打转。

只有失去才知道珍惜,曾经在梦中,不知道多少次希冀着能再次吃到张小曼做的饭菜。什么是幸福?在此刻罗阳心中,张小曼坐在面前看着他吃饭,这就是幸福。

隔了二十年,这是无比痛心的二十年,他终于在今天实现愿望,却也因为这顿饭让他变得更加坚决和诊视,决定尽一切努力守护眼前这份幸福。而想要守护,就必须变强,变得很强。

“臭小子,你怎么都吃掉啦?我的天,你是饭桶吗?已经到了中午,也不说给姐留点。出去混不要报姐的名,有个饭桶弟弟丢人。”

“那不行,必须得报小曼姐的大号,让全天下人都知道我和你的关系。”罗阳和张小曼笑笑闹闹,这顿饭吃得很开心,直到林天豹过来。

“阳哥,小曼姐也在啊!”林天豹咧嘴一笑,他的眉毛很粗,笑起来特憨厚,不过他与憨厚绝对靠不上边,逮住机会就与罗阳挤眉弄眼,进行兄弟间才懂的交流。

张小曼怒目而视,对于这对猥琐兄弟的交流多多少少懂得一些,像是什么“搞定没”,“要抱住”,“亲个嘴”之类居然一起出现,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出几分内容来。

林天豹并不是独自一人前来,身后还跟着五个人。

“华落,梦未央,陡弦月,竺年生,时古大哥你们好。”张小曼在沧海大小算个名人,人面很广,林天豹带来的五个人她都认识。

“嘻嘻,小曼姐,罗阳大哥叫我选人,那些实力不达标的笨蛋已经被我海扁出局,挑来挑去也就这四头符合标准。”华落本来年纪就小,今年刚刚十三岁,又因为生得瘦小枯干,所以看起来只有**岁的样子。

仔细看去,华落可以算作眉目清秀,却在他的左眼眉毛上有一道疤痕形成断眉,加上眼底深处带着寒意,使他小小年纪显得十分阴郁。

每次他“嘻嘻”发笑并非真的在笑,而是一种刻意做出来的假笑,使第一次看到他笑的人会感到不舒服。

“这孩子真烦人,我在沧海呆了六年,像他这么讨厌的小家伙可不多见。”扎着满头小辫子的青年斜倚着小木屋门板说,他就是时古,发誓要考上名牌大学,结果复考三年屡试不第。

“死辫子,你应该感到庆幸,我在你的早饭中放的是泻药,而不是毒药。”华落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很难让人想象这么小的孩子会有这么大煞气。

“有毒可以找我来解,不过要收取一定的治疗费,我比较认钱。”五人之中,有着一张惨白面孔的竺年生开口了,木屋内的温度好像降低几度。尽管他看上去称得上英俊小哥,面色却白得要命,就像躺在棺材里好几天的死人,整个人随时都会化作僵尸暴起伤人。

“喂喂喂,你们初次来罗阳这里,不要搞得那么生分好不好,大家应该相亲相爱,就像融洽的一家人。”妖里妖气声音让人浑身不自在,直起鸡皮疙瘩。这位本是男儿身,却偏偏打扮得花枝招展,名字也很女性化,梦未央。

“臭小子,你是男人,装个屁女人,说话软绵绵的,给老娘闭嘴。”头上仅留寸发的少女名叫陡弦月,她刚好与妖里妖气少年相反,无论穿衣打扮都特别阳刚,比大多数男人还爷们。

罗阳点了点头说:“大家能来到我这,说明有决心抵御外敌。现在形势十分严峻,南岗肯定会采取报复行动。如果再加上黑檀和龙雀,我们沧海几乎一戳就倒。在这种形势下,我们必须组成精英小队,先要帮钟楼提升上去,才能形成良性循环,在这场争斗中为我们保驾护航。”

“可是我们沧海高中的钟楼从来没有回应过大家。”陡弦月抱起肩膀说。

“那是因为我们只能算作沧海分校,当初从沧海原址分裂出来,做得不够彻底,留下了关键部分,现在我们的任务就是弥补缺陷。”

“现在出去?”张小曼急忙插言:“阿阳,你吃饭的时候不是说,只要你离开沧海高中就会挂掉吗?蓝家和张家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们一定密切注视着沧海的一举一动。”

“说得对,在沧海高中范围,因为受到法典保护,那些家族不敢直接动手,只能派其他学校的高中生入侵,等于处于相对公平保护期。不过,我要是随意踏出沧海高中,出现什么样的意外都不奇怪。”

“那你怎么……”张小曼万分不解。

“容我卖个关子,如果一切顺利,两天后的午夜十二点,你们就会知道答案。”其实罗阳没有万全把握,时间整整提前了二十年,他不知道二十年后自己所熟知的东西在不在,高中时对整个世界的认知水平还很低,就算重生前成为封印师,也只不过刚刚接触那些神秘的世界。

“哼,小屁孩居然学会吊胃口和玩深沉了。”张小曼并不在意罗阳的一系列变化,也许出自女人的第六感,她能感受到罗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在意她。

罗阳面向大家加重语气说:“好,我们八个人集结到一起,彼此必须熟悉对方,下面就来说说自己的能力和层次,以便尽快在队伍中找到定位。先由我开头,我的能力是一级拓印和零级星旋,由于使用了一些特殊手段,可以减少拓印的限制。比如学校图书馆有转职强者在书籍上留下气息,我就能拓印过来。

当然,刻录的超能从未超出三级,昨天是因为运气好,加上意外激活了钟楼智能,所以才能做到那种程度。

也就是说,再来一次,抛去外力因素,我绝对不可能挡住那么多南岗高中生,我能做的恐怕只剩下逃跑。

我想单单介

第8章最后通牒

“只能说我们沧海高中的教育已经全面落后。”

罗阳叹了口气,解释说:“当然,我能成功激发星旋,与钟楼的鼎力相助脱不开干系。提前开启第二种超能的办法有很多,我总结出三个步骤。第一步要得到钟楼一次相当于修炼百日的深入调理。第二步需要一点点灵感,也就是说你们对什么样的能力特别有感觉,把这种感觉深深刻入脑海,切忌不要好高骛远,像是什么斗神榜和御神榜想都不要去想,根本没用。”

“最后一步,也是至关重要的一步,借助外力对自己形成压迫,以达到激化的目的。我就地取材,借六十棵菠萝树的辐射进行冲击,失败了多次才成功,最终开启了星旋。这种超能借星力增幅,在零级就可以超频移动,相信晋升上去会有许多不可思议变化,让我十分期待。”

罗阳的第二种超能非比寻常,已经超越白银级潜力进入黄金级。而在重生前,由于激化过程遇到敌人,使整个过程充满凶险,以至于“星旋”成为早产儿。虽然最终也成长起来,却无时无刻不感到后劲不足,上升速度没有预计中快,仅达到黑铁级潜力。

现在不同了,这个步骤重走一次,可以说占尽先机。而星旋与星辰册搭配使用,要比拓印更具优势,甚至可以合成出四级超能,提前施展成名绝技“星爆斩”,到时候就可以到深渊战场边缘探寻一番,也许能找到有用东西。

“难怪我一直不能进入名牌大学,原来是沧海的教育水平落后这么多,今天晚上说不得再借酒浇愁一次。”时古哀叹。

“阳哥,这也太难了,穷学生哪有本钱做深入调理?就算钟楼给我们机会,也不知道该如何找灵感,更何况还要承受菠萝树的辐射。估计不到十分钟,就得浑身溃烂而死。”林天豹直摇头,再大的胆子他也不敢尝试。

“这确实是一条提前开启第二项超能的路子。”死人脸竺年生几乎失神,心知罗阳说的这些步骤不是太难,而是太简单了。起初他不信,可是仔细推敲一番,发现处处通顺,如果真能照做下来,绝对有机会取得成功。

“我也是偶然间得到的方子,听说在那些比南岗还要高级的学校中,学生们激发第二种超能并不算什么,甚至已经形成常态,成功率非常之高。你们要是有心,等到钟楼级别提升上去就试试,即便失败也可以积累相关经验。”

罗阳循循善诱,抛出香甜饵料等待鱼儿上钩。因为有些人的特质越早发现越好,对于未来迎接百族暴动大有帮助。

“呵呵,跑题了,我们现在应该介绍彼此的能力,凑齐条件开启第二项超能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张小曼十分爽快地向大家介绍道:“我目前拥有二级超能植物光波,在植物繁茂环境中行动有加成,还可以在极短时间内催熟特定植物的种子,做一些力所能及工作。”

接下来轮到陡弦月,她抬起手臂说:“我的特点是双手和双臂可以模拟金属结构,厚度大概有两公分。晋升取决于模拟的金属坚硬程度,目前二级。”

枯干瘦小的华落嘻嘻一笑:“我嘛?我可以控制鸟类,别看只有一级,却适合侦查和断后。”

“到我啦!我们一家人都是玩幻术出身,可惜目前只是幻觉,还未达到幻境层次。二级的梦幻泡影对意志坚定之人总是大打折扣,人家讨厌弱小的感觉,会很无助的。”死人妖梦未央并不知道自己的一颦一笑多么有杀伤力,最起码能放翻这一屋子人。

罗阳阅历丰富,多少看出梦未央的一些底子。大家看到的妖艳形象,包括听到的声音都不是真实的,只是一种心理暗示,真正的梦未央自始至终沉默不语,正用冰冷的眼神看着大家。

“这个梦未央很强,时时刻刻都在锤炼自己,有点意思。”

罗阳动念之际,林天豹开始介绍自己:“我只有臂力优势,挥剑速度可以一次比一次快,还是零级,我称之为‘追加’。”

“我的二级死光控制得当,非但不会杀人,反而还会治病救人。不过,在接受治疗前最好交足费用,否则我不保证发生医疗事故。”竺年生露出笑容,只是他的笑容太恐怖,放在晚上能吓死几个人。

“还有我呢!其实是很糟糕的超能,沧海上下都知道,喝掉足够多的酒后,嘴里可以向外喷射超浓缩酒气。别的事情做不来,放个火什么的还是很有优势的。”时古耸了耸肩,所谓的发誓考上名牌大学只是一个幌子,如果有大学肯收留他这个酒鬼,第二天就不会在沧海出现。

“很好,大家已经知道了彼此的能力,在未来两天中尽量磨合,不要忽视自己,也不要忽视队友。”罗阳正说着,校园上空忽然传来隆隆话音。

“沧海高中的杂鱼们给我听着,给你们三天时间退学,这是最后通牒,结束高中生涯,回家种地总比稀里糊涂丢掉性命强。话又说回来,就算你们得到升学机会,也只会进入一些三四流大学,在未来同样是炮灰,还不如早点醒悟,你们注定与这个世界的精彩无缘。”

声音停顿片刻,变得异常阴冷:“听好,三天之后如果再不退出沧海,视作与我们南岗高中敌对到底。想一想昨天倒在血泊中的同学,他们就是你们的榜样。我们南岗并不嗜杀,不想血流成河,却也不会放过任何一名敌人。只此一次警告,三天后不退出沧海者,再无幸免。”

“阳哥,他们欺人太甚。”林天豹憋红了脸,恨不得冲出去找南岗的人拼杀一场,只是他知道自己实力卑微,冲出去也无济于事。

“大家先回去,原定计划不变,做好战斗准备。既然下定决心就不要动摇,也不要被其他人影响。”罗阳郑重说道。

“好,我们回去做准备,这两天看到有人退出,阳哥你不要生气。”林天豹劝了一句,握紧拳头向树屋外走去。

“哼,你们谁敢退出,我会一路追杀到底。”小鬼华落身上涌起天大的煞气,眼睛向时古时瞄去。

“小屁孩,懒得和你一般计较。”时古晃了晃脑袋,抽身从树屋退出。

最后只剩下张小曼,她不无担心的看向罗阳:“你给自己肩膀上压的担子太重了,南岗步步紧逼,而我们还很弱小,真的难以想象你会变得如此坚强。”

“小曼,有时候昂首挺胸站着,远比卑微的跪下更令我轻松。我就是这样一个人,而且有你和豹子陪伴在身边,不要说应付眼前的小小危机,就算让我与整个世界为敌,也在所不惜。”

“竟说胡话,不听你说了。”小曼脸色发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