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超能战神-第2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轰隆隆!”

响声巨大,曲摘星用力抵挡,手中一把黑剑不停圈引将狂猛雷暴巧妙卸开,脑后升起光环。

罗阳只觉得脖颈一凉,血水从细长伤口溢出来。尽管他出手比较及时,却还是被剑光形成的恐怖光压伤到了,要不是“磁炫雷煌”发动速度足够快,好好的一个人现在恐怕会身首异处。

“不错啊!能躲过曲家小狗的杀剑,而且还把他弄得灰头土脸。呵呵,这就想走?我对你很感兴趣。”唐凌风露出开心笑容,他很乐意见到曲摘星吃瘪。不过动作一点不慢,左脚用力在地面一跺,脚下出现黑影快速拉长。

“该死,影缠。”罗阳在心中咒骂一声。要知道影缠与**杀一样,是晋升封印师时,圣殿传授的精妙小绝招,拥有消耗小,发动快,功效强的优点。

曲摘星已经稳住身形,也许下一刻就会再次冲上来。

关键时刻罗阳快速跺脚,每一脚跺到地面都构成超频颤动,不管身体是否承受得住,用最快速度制造震波传递到地面。

“咦。”要说唐凌风前面是好奇,现在就变成惊奇了,他的影缠正在快速瓦解,不等他再度出手,罗阳身形飘退。

“蓝家战步?”曲摘星看到罗阳的身形,神情微微一怔。

“我去,不是吧?连职业者都不是,居然在我这个二阶封印师面前逃走?”唐凌风快步冲入光球阵列,与曲摘星一左一右追了下去。

罗阳充分发挥速度优势,沿着缇娜留下的印记快速掠动。不过,身后二人也不慢,竟然一路尾随走上了正确路线。

“还真是被动,有机会一定去联盟圣殿开启职业体系晋升,可惜使我成为封印师的那座古老圣殿在遥远的地方,甚至不在人类的主要疆域内,想去就得辛苦跋涉四五个月,而且途中还容易出问题,我目前哪有那个时间?这个红头发封印师是从哪晋升的呢?如果我能搞清楚他的晋升地点就好了,说不定没有那么遥远。”

念头只是一闪即逝,罗阳还在狂奔之中,每次落脚都能窜出去百米。光球覆盖面积似乎极为广阔,前后左右都是光球,很容易迷失其中。

眼看着就要追上队伍,罗阳转身站住,双手高高举起,做出握剑姿态。金光快速汇聚,在他的头顶上形成一道厚重剑影。

“不拼命不行了,星旋给我最大程度加载星爆斩,星辰册给我加载焚星祭典,还有沙漏为我形成星体磁场防护。”

金色剑影“呼啦”一声腾起银白色烈焰,这是将星旋与焚星祭典的力量进行二次重叠,罗阳的身体开始剧烈抖动,因为反噬力量太恐怖。

曲摘星和唐凌风二人刚刚出现,巨大的金色剑影便挥了下来。耳边听到可怕爆响,紧接着便见金光炸裂,银白色光焰蔓延。

极端强横的爆炸引发冲击浪潮,如同海啸般向曲唐二人扑来。

与此同时,罗阳承受霸道反冲力量,即便有沙漏项链全力抵挡,身体仍然抛飞出去,差点就进入光球阵列其他路线。

“我日,这个家伙年纪不大,战力却很可观。”唐凌风边骂边使用宝具进行防护,在身体周遭撑起菱形光墙,好像四面巨大盾牌让他安然无恙。

“哼,到底不是职业者,超能威力巨大有什么用?力量凝而不聚,仅能给我们造成麻烦。”

曲摘星刚把话说完,就见地面和空中燃烧起来,银白色光焰发出“噼里啪啦”响声,逼得他和唐凌风不断退后。

“哈哈哈,原来是复合型超能二次勃发,居然挡住我们将近三十秒。快点追,我总觉得这处光球阵列不安全。”唐凌风大笑,对罗阳十分好奇。他年纪轻轻便成为稀少的封印师,居然接连两次都没能擒住敌人,这种事情从未发生过。

“走。”

焚星祭典尚未结束,曲摘星就脚不沾地的飞射出去。然而,不等二人飞奔出去百米,竟然又被拦截下来。

九道身影,九把刺剑,发疯般进行封锁。

“极限状态的灵体遨游?嘿嘿,今天真是让我充满惊奇。”唐凌风边抵挡刺剑攻击,边使用影缠束缚灵体,可是刺剑来回穿插,竟然没有丝毫道理的斩断了影缠。

“刺剑用得不错。”曲摘星不停出剑,他的动作非常快,与五尊灵体斗剑。

罗阳已经追上队伍,为了多争取一些时间,只好让张成修留下灵体进行阻截。队伍切换行进方位,眼下已经到了穿越光球阵列的最重要时刻。

“阿哩哩,还有一分五十秒,撑住,加油。”

缇娜不停压榨自己的小脑袋瓜,虽然她已经根据五维象限码测算出通道的方位,可是真正走起来却觉得迷糊。因为这些光球太类似,灵敏如狐也容易出问题,所以必须加着万分小心。

此刻,张成修的灵体已经破掉三尊,不知道剩下的六尊还能支撑多久。

“时古,暗夜,布置陷阱。”罗阳想尽办法给敌人制造麻烦,真要是被后面两个难缠的家伙追上来,这里四十几人都得搭进去。

时古张口吐出一团团酒气,并且快速出手在酒气中置入腐蚀妖的特有毒素。二十八颗酒珠很快用掉十八颗,可是他仍然觉得心里没底,所以又耗去五颗酒珠制造屏障,累得面色苍白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暗夜也很努力,双手释放出一个个像毒癣一样的扁平电疙瘩,在地面上慢慢游走,谁打附近经过谁倒霉。

时间精确到秒,罗阳再次站定,目光变得深沉。

唐凌风和曲摘星变得认真起来,二人以最快速度摆平张成修的六尊灵体,开启宝具强行冲破酒气与电疙瘩,迎面赶来。

“好快。”罗阳心中暗赞一声,集中精力面对二人。

没有半句废话,唐凌风与曲摘星还有一段距离便出手,红色光球和紫色剑光显得格外刺眼。

“黄金辐射,飞龙吐息,磁暴闪电,给我爆。”罗阳知道深渊不好闯荡,所以有点时间就用星辰册收集菠萝树,沙漠飞龙,磁暴信天翁的攻击力量,积累了二十多天才把星辰册的空白页面填满,想要作为探索碑林时的杀手锏使用。结果完全没有想到,刚刚来到叶岛水晶柱就遇到大敌,逼得他不得不使用这些手段。

“轰,轰,轰……”

轰鸣声震耳欲聋,唐凌风和曲摘星再强也有个限度,他们的攻击完全被消融掉,紧接着便是暴风骤雨,逼得他们不得不快速后退,与

第71章意外发现

罗阳放下心来,对手并非战友,而是站在对立面,这样威胁小得多。他几乎不假思索,飞身就向队伍穿梭方向追去。

时间越来越紧,光球阵列开始变化。缇娜朝着出口奔跑起来,四十几人连滚带爬向前折腾。

“出来了,总算他奶奶的出来了。”

“耶,成功属于我们。”

“老大呢?回来没有,该死的转职者,我真想踢他们的屁股。”大家冲出入口,气喘吁吁坐到地上,结果冰得嗷嗷直叫又跳了起来。

罗阳缓步走了出来,身后光球快速变动。隐隐听到爆响,唐凌风十分倒霉,被曲摘星在关键时刻一剑拖住几秒钟,结果折返回去晚了半步,被光球阵列所覆盖,想出来怕是要花大力气。

放眼望去,光色稍显暗淡,就像黄昏时候一样,到处都是突出地表的巨大坚冰,还有不知名金属矿,块垒状矿石与坚冰混合在一起,向外折射出一种妖异的古铜色,好像许多双眼睛正盯着外来者。

“记住,在外执行任务,到了任何时刻都不能放松警惕。尤其是进入新的环境,你们必须多看看周围,没准一只蚂蚱那么小的生物就能要你的命,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最好时时刻刻把眼睛睁大。”罗阳说道:“下面自由活动,冰原范围大概有十公里,注意收集植物给竺年生和张小曼,运气好的话也许能找到有用东西。”

“自由活动?”大家一下子来了兴致。

“是的,你们没有听错,下面是自由活动时间,我们要在这里呆上五六个小时,尽情去探索这片冰原吧!”罗阳开始赶人,连张小曼和林天豹都赶了出去,最后身边只剩下昏迷不醒的梦未央与连云锋兄妹,还有一脸呆滞的张成修。

“把你妹妹放到睡毯上,也出去碰碰运气吧!据我所知机会难得,这片冰原是上古战场存放物资的地方,由于冰封效果非常好,所以有些东西到今天仍然能用。”罗阳取出一条睡毯铺在冰寒刺骨地面上,学着张成修的样子盘坐下来,最近修炼进度有些滞后,可不能浪费时间。

“不了,我不喜欢外物,有一把长剑伴我左右就行。”连云锋摇头。

“那她呢?你妹妹十分虚弱,血契是图灵族的东西,本来用意是好的,吸收敌人的鲜血凝聚血图腾,有机会帮助基础职业者转职成血天使或血剑师之类的强大职业,结果人类将血契从图灵族引进来成了奴役人的玩意。”

罗阳闭上双眼说:“我敢说你妹妹的潜质非常强大,她保持了最为纯正的血契,有机会走上强者之路。我知道一个地方,等你妹妹熬到基础职业圆满可以去试试。不过,你这个做哥哥的得帮她一把,想尽办法为她提高自保能力。”

“血天使,血剑师?”连云锋看向罗阳,略微失神之后,起身向冰原跑去。

也就过去半个小时,林天豹累得气喘吁吁拽着一只表面布满镂空花纹的蓝色金属瓶回来,汗水滴到地面瞬间结霜。

“呼哧,呼哧,这么一只小瓶子,还不到半米高,起码得有两吨重。”林天豹距离罗阳还有百米远,实在是拉不动了,两吨重还好说,主要是三倍重力环境让人吃不消,不断施展超能追加才把瓶子弄回来。

“哥呀!快帮我看看瓶子,这玩意是不是顶顶值钱,那么重。”林天豹爬过来,趴到罗阳的睡毯上就不愿意动地方了。

“你也太会选了。”罗阳看到蓝色金属瓶笑得前仰后合,哈哈大笑道:“我还真就知道这玩意是干什么用的,联盟很注重环保,很久以前用这种瓶子收集排泄物,经过压缩和处理可以直接变成肥料,恭喜你找到了肥料储藏罐。”

“什么?搞没有搞错,把我累得半死,原来是装粪的瓶子。”林天豹气得够呛,就见张小曼急匆匆从远处走来,看神色有些不对,忍不住问道:“怎么了,小曼姐?”

“阿阳,快跟我走,华落发现了一艘古老飞船。”

“飞船?”罗阳震惊,因为在他所接触的资料中并没有提到过飞船,只有两种情况会让组织如此,那就是飞船没有半点价值不值一提,第二种情况刚好相反,飞船的价值高到可以让所有参与行动的组织隐藏真相,甚至向内部人士保密,至少外围成员没有机会接触到这层机密。

“肯定是飞船,因为有一半船体在冰层之上。问题是我们检测到生命波动,说明飞船上有幸存者。只是这怎么可能?那么古老的年代,即便把自己冰封起来,恐怕也已经死去。”

“幸存者?只要技术条件过硬,自身再拥有强大力量,是可以长久冰封躯体的。不过,这个地方出现飞船很奇怪。”罗阳起身对林天豹说:“看好梦未央和连云锋的妹妹,我和小曼过去看看。”

“老大,我不累,我也想去。”林天豹特别好奇,凭啥华落小鬼能捡到一条飞船,而他只能捡到一只屎尿罐子,这差距也忒大吧?

“有发现肯定不会少了你那份,在这里注意光球阵列的动向,如果曲家有破解高手,也许会在几个小时内突破过来,我坐在这里的真正目的是放哨,明白吗?”罗阳说得非常认真。

“什么?他们能冲过来?”林天豹一下子把心提到嗓子眼。

“别担心,理论上能支撑很长一段时间,只是我们必须防患于未然。”罗阳赶紧和张小曼前往发现飞船的地点。

这件事令他心中不安,先是进入水晶柱听到刺耳噪音,接着在这里发现飞船,到底他看到的那份资料隐藏了多少事情?完全没有概念,以至于为原本很有把握的探险平添了大量变数。

行出去两公里远,在十几根支出地表的巨大冰锥中,确实矗立着一艘飞船,看起来很像铜壶。

准确的说是半艘飞船,前半截船身位于地下,后半截船身有推进器的部分在地表之上,目测高度能有三十米。由于周围环绕着巨大冰锥,所以阻挡了视线,让人很难在远处发现这艘体积不算庞大的锈迹斑斑飞船。

也许船身总体长度不超过百米,大约在距离地面十米高的位置有一处洞口,能检测到飞船内有生命波动就要归功于这处破口。

“老大来了。”

当罗阳赶到地头,已经聚集过来二十几人,大家都想看个热闹,同时十分好奇飞船之中到底有着怎样的幸存者。

“远离此地,张纳米,竺年生,陡弦月和我来。其他人帮不上忙,去别的地方探索,发现特殊事物一定要回报,这里与我先前想象的程度不同。去,把消息传出去,让我们的人注意。”

看到罗阳如此谨慎,大家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走,通知其他人小心。”张小曼第一个奔出去,因为她不想同学们出问题。

半分钟后,除了罗阳点到名的三人,飞船前方已经没有别人。

“下面听好,张纳米你用纳米丝编织成外衣,将我们四人的身体保护起来。竺年生你要认真辨认一切有毒素的事物,还要做好随时救护幸存者的准备。如果在飞船中找到幸存者,不管它是什么,哪怕是一条鼻涕虫,陡弦月你都要镀上金属皮肤接近它,把对方的随身物品通通摸出来。记住不论发生任何状况,不论遇到多么不可理解的事情,必须保持冷静。”

罗阳重生后还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慎重过,因为他知道跨越时间长河活到今天的上古异族有多么强横。放在职业晋升体系之中,第一次转职可称作师,第二次转职可称作宗,第三次转职称作尊。而飞船中还有气息的家伙绝对是宗之极,可以独步天下称尊的强者,那是传说。

传说啊!就在眼前,触手可及。

可是先要想一想,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去触碰这份机遇。真要是传说中的层次,可能对方的肌肉一次无意识绷紧就能干掉四人,何况这种人物通常喜欢驯养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比如说象限魔怪或者特种植物,有很大几率陷入长眠,保存相当一部分力量活到今天。

机遇与危险并存,机遇越难得,意味着风险越大。

张纳米晃动手指,层层纳米丝爬上四人的身体,快速编织成防护服。不是一层,而是十层。

第72章符文守护使

“怎么回事?”陡弦月刚要后退,就听罗阳大叫:“站住,不要动。”

四个人一动不动,任由两侧墙壁上的符号燃烧。张纳米三人不知道此刻有多么凶险,罗阳却深知这些符号的可怕之处。

“艾米西亚符文,那个以符文科技为主的古老文明。该死,怎么会是艾米西亚?最早在联盟确立职业晋升体系的文明,最早绘制银河系星图的文明,最早与系外文明交锋的文明,标榜典雅与尊贵,实则上霸道不讲理,瞧不起所有外族。尼玛拂晓的资料能不能再坑人些?干脆把老子坑死算了。”罗阳心中的怨念一下子爆表。

大约过去两分钟,墙壁上的符号相继熄灭,长长的走廊中恢复平静。

“呼,可以动了。”罗阳重重的喘了一口气说:“刚才符号燃烧,有肉眼见不到的侦测灵光在我们前后窜动,好就好在我们不是职业者,被判定为极端弱小,没有危害的存在,否则符号会越烧越猛,瞬间形成绞杀把我们四个人干掉,连一道灰烬都不会留下。”

“不是吧!要说我们三个弱小还成,罗哥你也算弱小?”陡弦月稍稍放松,没心没肺的咧嘴笑道,并未把刚才的凶险放在心上。

“呵呵,可别当我有多强,艾米西亚是最早确立职业晋升体系的古老文明之一,其实他们的思路很正确,用一个共同的体系将银河系大部分文明串联起来。只是艾米西亚人本身就十分高傲,瞧不起其他种族,以至于后面有很多文明向他们学习。反正他们信赖职业等级,防范重点也在职业者上面,我们占了一点点身为白丁的便宜。”罗阳边说边向前走,因为飞船的自我防卫系统并未激活,目前四人还算安全。

时间不大,四人站到一座大门前。

“生命波动就是从门缝里泄露出来的,可是我们怎么进去?”陡弦月向上张望,只见大门上布满一个个蜿蜒如蛇的符号,有紫色和青色两种符号,符号之间的凹痕流淌着一丝丝白光。

“有毒,向后退,别靠近这座大门。”竺年生说着从袖口抽出一张五彩斑斓薄纱,甩手抛向前方,当薄纱的一角触及门缝后,不等飘落地面就变成黑色。

那是一种令人头皮发麻的漆黑,好像看上一眼就会陷进去。

好在四个人全副武装,呼吸器就像透明面罩,把整个面孔都罩了进去,而张纳米编织出来的纳米服足够细密,最大限度挡住了毒素侵蚀。

“你们看到了,门缝有毒气涌出。这种毒气无法传播太远,很快就会消散掉。不过,在门后的房间中,它肯定是霸主。”竺年生从袖口不停抽出手帕大小薄纱,色彩各不相同,甩出去进行试探,结果无一例外全都变成黑色。

“怎么全是黑色?”陡弦月十分吃惊。

“黑色意味着我的测算方法全部失效,这是一种世间罕有的奇毒。不过,有时候奇毒对特定生命也有可能是大补之物,我怀疑门后仍有生命波动正是依靠这种奇毒延续生命。”竺年生边解释边从袖口取出一条手帕。

这条手帕素白,白得纯粹,白得可爱,就像世间最干净事物,不沾染半点灰尘。

玉手一抖,素白手帕飞了出去,刚刚触及门缝便抖动起来,没有飘落下去,反而快速伸展。

就在四人眼前,白色手帕伸长成为封条,将门缝给封了起来。从“封条”最底部,黑色开始逐渐上升,越向上走,颜色越淡。

最终,封条仅有一指宽仍然素白,其他地方统统变成黑色。

“厉害,这么凶猛的毒性催发一线生机,我倒是真想看看门后生物的真面目。”竺年生赶紧捣腾起来,从腰间解下瓶瓶罐罐说:“我能配置防御药剂,不过最多支撑五分钟,时间一到必须退出来,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五分钟不算短了,问题是我们如何把这扇大门打开。”陡弦月说到了点子上,从见到这扇布满符号的大门开始,罗阳就在琢磨如何把它打开。

“大门交给我来解决,艾米西亚符文有个特点,便是总会引入一些前缀语,据说封印师使用超能时为了增幅少许威力念诵的特定句子就与艾米西亚符文有关。”罗阳说道,他必须等到竺年生把药剂配制出来再去印证猜测。

“啊?封印师是什么?”陡弦月挠了挠后脑勺,尽显她那孤陋寡闻的小白资质。

竺年生配制药剂的速度非常快,左一把粉末,右一把碎屑,再加上稀奇古怪的液体这就成了。

“如果大门打开,跟紧我的脚步。”罗阳提醒一句,弹指打出九道金光,正好触碰到大门上呈斜线的青色符号,顿时引发一声轰鸣。

“轰隆隆!”

大门向内打开,滚滚黑烟涌了出来,竺年生手疾眼快,把刚刚配制好的药水洒在四人身上。

“走。”

罗阳跃身冲了进去,只见门后空间极为广阔。向前是一条通道,左右两侧是水池,粗大水流就像蛇一样探出水面,在通道上方来回猛窜。

“呃,这水的颜色好恶心,绿了吧唧,黏黏糊糊,温度这么低居然没有冻结。”陡弦月有些害怕,天知道这些水流落下来会怎样,也许是毒液,也许是酸液,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

“两边的池子曾经有硅藻和鱼类,水池曾经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环境恶化,池子里的生物全部死去,经过多年之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竺年生边跑边用腕表进行扫描,对周围读取环境系数,以防止其他毒素出现。

跑过通道,前方空间更为开阔,十二座边长为百米的悬浮平台依次向上,就像十二级阶梯。

时间紧迫,罗阳抓起竺年生和陡弦月飞了起来,张纳米快速抓住纳米丝被带离地面。四道身影跨越悬浮平台,等到双脚落地,身上“呼啦呼啦”窜起绿光。

“这里毒性超标,药剂正在飞速燃烧,起码缩短了半分钟时间。”竺年生如实回报,因为她必须让罗阳知道情况。

“知道了。”罗阳快速扫视一圈,带着三人穿越矗立着四座巨大铜鼎的广场,来到一处黑气缭绕区域。

“就是这里,生命波动。”陡弦月双眼直勾勾看向盘坐在黑气中的身影。

那是一名皮肤如同树皮的消瘦异族,应该与人类的身高差不多少,身上穿着破烂衣袍,胸口部位几乎被掏空,不断有黑气涌入伤口,再从鼻孔喷出来。

“这种伤势还能活到今天?”张纳米禁不住奇怪。

“他已经死了,只是无意识的延续微弱生机。弦月,过去把他身上的物品取来,科林人和曲家已经盯上这个地方,早晚都会突破光球阵列进来,我们必须先过一手,把重要物品取走。”

“好,交给我。”陡弦月全身上下镀上金属皮肤,迈步向黑气之中走去,身上“呼啦”一声冒出绿光,说明药剂抵抗不住黑气的毒性。

“我靠,老娘得动作麻溜点。”陡弦月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树皮人身边,伸手在破破烂烂的袍服中摸索。还真别说,伸手就有收获,弄出来一块表面布满裂纹的巴掌大玉牌。

玉牌呈黄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