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超能战神-第1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你还有一项任务就是在市面上收集将枯草,这种草可以让你们在细胞病变时缓解痛苦,拿回去试试就知道了。”罗阳将手中木盒递给缇娜,看向门外正一瘸一拐走来的二人。

“罗阳,帮帮暗夜,他快不行了。”白羽耷拉着翅膀,他和暗夜险死还生,好不容易才进入传送大厅,为此暗夜又动用了一次禁忌力量。

五分钟前暗夜突然发作,感觉身体随时都会炸开,这才不得不过来找罗阳,希望对方有办法缓解病痛。

“深呼吸,放松。”

罗阳迈步围着暗夜转起圈子来,笑道:“果然不错,你是电鳗基因,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道残破封印将自身电力封住。不得不说这种做法十分明智,因为电鳗基因发展速度太快,跟你本人的基因产生冲突,随时都会把你活活电死。我这就给你准备一些东西,带上它们去灾变蚁穴做采集工作,沧海钟楼需要灾变蚁的干枯大脑。”

“不是吧?我们是来寻求帮助的,结果你发配我们去干活。”白羽十分气恼,缓缓展开翅膀。

“哈哈哈,干活是种美德,会得到回报的。”罗阳看到白羽二人就想笑,因为把这两个家伙带回来实在赚到暴,他边在材料室四处找东西边说:“你小子身上也有封印,暗夜是电鳗基因使然,有不得不束缚自己的原因。而你呢?是真正激发超能的变异人,出现概率小到无限接近于零,只是身体无法负荷双重异变,会让你的肌肉慢慢萎缩直到瘫痪为止。所以,最好的办法也是去干活,没有十五天不准出来,豹子会把食物送进去,希望你们在沧海过得愉快。”

“生死一线,还和我们说愉快?”白羽当即就想大骂,却被暗夜紧紧抓住。

“按他说的话去做,快。”暗夜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是五分钟还是十分钟,既然罗阳让他进洞总有他的道理。

不多一会,白羽带着暗夜离去,小狐狸缇娜也跑去忙了,罗阳继续顾着手边的事,按照习惯摆放好材料,思索着提前开启职业者晋升的可能性。

“老大,我想搞掉学校后方边界上那只磁暴信天翁。”不知道什么时候,华落像蛤蟆一样蹲到门前,好奇地看着罗阳摆弄零零碎碎东西。

“行,多带人去。不过我不准你杀掉磁暴信天翁,只准将它擒住。之后让擅长攀岩的变异人去开采磁暴水晶做战略储备。”罗阳连头都没抬,随口说道。

“我就知道老大带那么多垃圾回来,是为了让他们做苦工伺候我们,果然如此。”华落又开始按照自己的意愿解读罗阳了,欢喜得蹦蹦跳跳离去。

“嘿,这熊孩子。”罗阳觉得好笑,人家老虎大叔和石虎婶婶可是主动接过校园几处种植园的栽培工作,为张小曼减轻了大量负担,从据点带过来的年长变异人都很朴实,像是建筑和食堂的工作几乎再也不用同学们插手,可以专心致志提升实力。

真是繁忙的一天,在罗阳以身作则下,每个人都快速进入角色。直到午夜时分,苦受摧残的变异人少年们才听到期盼已久的声音。

“那好,同学们,今天就到这里。从现在开始计时,给你们五个小时时间睡觉,明天让我们迎着朝霞进行一场别开生面的武斗课吧!感谢老虎和石虎他们做出的努力,使我解放出大量用于栽培和建筑的机械人,它们可以拿起武器与你们面对面较量。”楼沧海一脸愉悦的说道。

“我的妈呀!我要回天宇。”还有力气叫喊的变异人少年绝对是好样的,大部分人倒地就睡。

从太阳下山开始,星力向沧海高中汇聚,罗阳躺在林天豹白天清理干净的空地上,独自享受世间罕有的星光浴。他伸出手去划开星光,形成一个又一个参数坐标。这些坐标是他重生前经常去的地方,大部分都不在黑月行省。

以小应龙现在的力量,可没有办法跨省传送,而空间坐标这种东西通常秘不外传,所以只能去沧海高中原址和天宇转转。那些

第49章西贝货

清晨,令人微熏的暖风扑面而来。

这个时节在林海生活最惬意,仿佛身上每个细胞都侵染着大自然的活力,就像一棵旺盛生长的大树,开枝散叶与天地同呼吸共命运。

林间小路上行来一道身影,在薄纱般水汽映衬下,仿佛从美妙画卷中走来的精灵,每个动作都令人赏心悦目,带着无尽美感。

等到人影靠近,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清纯”。

此时此刻就像堕入美梦,很难让人相信世间竟然有这样清纯的女子,就像一道清泉涌入心田。

“好美,让我有一种想蹂躏这种美丽的冲动。”

罗阳躺在地上眨巴着眼睛看向美少女,真想化作一条色狼狠狠扑过去,可是打小留下的心理暗影太过强大,想想就觉得耳朵疼,他的耳朵绝对是致命弱点,禁受不住小曼姐那一拧一掐。

“臭小子,瞧你这副傻样,都流口水了。”张小曼咯咯直笑,笑声清脆悦耳得就像百灵鸟。

“我靠,我有那么下滥,连口水都流出来了?”罗阳急忙去擦嘴角,很快就发现被臭丫头给涮了,再有冲动也不会流口水呀!胯下小兄弟抬头倒是真的。

“每次我和你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你就会顶嘴说早起的虫儿被鸟吃。呵呵,今天可是让你睡了懒觉,楼姨很早就把那些变异人少年叫醒,已经训练了个把小时呢!”张小曼靠着罗阳坐下来,地面上铺着几层松软的白色象牙蔓,这是她昨天为某人准备的床铺,花了不少心思。

“哈哈哈,可怜的孩子们!我早就发现钟楼智能有点心理扭曲,去折腾那些变异人总比折腾我们强。”罗阳挠着后脑勺大笑,他是为了转移张小曼的注意力,小伙子早上擎天一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放在女孩眼里难免成为窘态。

“哼,还真叫华落小鬼头说中了,你是个心理阴暗的家伙。”

“别听小鬼瞎说,我可是有着一颗少女最爱的大叔心,心向阳光的英俊少年。感谢上天赐予我激情的青春,从此少年成为星空下最闪耀夺目的人物。那啥,小曼姐,今天早上吃什么?”

“臭小子,最后一句才是关键对不对。还大叔心,不叫我操心就不错了。”张小曼起身送给罗阳一个后脑勺,脸色变得通红,三步并作两步跑掉了。

“跑什么?咦,是我的饭盒。”罗阳忽略了重点,人家小曼跑掉是因为看到某个心理阴暗的家伙胯下猛抬头,想想和这个****的家伙共进早餐就觉得害怕,所以如同惊慌小鹿跑开了。

经过一夜时间,最近几天涌到林海上空的星力又变得稀薄起来。星旋有些长进,不过想要让脑海深处那七百二十九口重剑达到四级沉淀期极其困难,倒是拓印进境飞快,得到星光提供的影之力不断提高,隐隐有种向三阶冲关的迹象。

老实说,这种突飞猛进的感觉让罗阳心里特别踏实,在这个强者如林的时代,唯有实力才是屹立于世间的唯一保障。

刚刚吃过早饭,连张小曼那份也一起吃掉,就听楼沧海在耳边说:“那个雷方天醒了,还有曲惊云和周觉皇想要见你,我正在教育这些基础差到不能再差的野孩子,你去和他们聊聊。”

“悠着点,别拿变异人不当人看。”

“多嘴,那是期望值高,小家伙们以后就会念着我的好。”声音飘远,看来楼沧海真的很忙。

罗阳没有办法,他本来想去学校边界看看那些不肯离去的学生。正如先前所想,他们去磁暴信天翁的领地没有讨到半点便宜,全部铩羽而归。只是很多人不服气,认为这是有意刁难。

“事情好多,曲惊云和周觉皇这是想明白,让我过去宰肥羊的节奏啊!至于雷方天,他可是更大肥羊,在雷霆集团这种庞然大物身上狠狠啃咬,想想就令人激动。算了,先把校外那些家伙放在旁边,我先磨刀霍霍向猪羊走上一趟。”心里越想越爽利,脚下就像升起一阵风。

也就五六分钟,罗阳便跨越一段不算短的距离,来到菠萝树相互抱笼建立的囚牢外。从外面看可看不出来这里是囚牢,它更像一座黄金铸造的巨大工艺森林。树枝开始向两侧伸展,快速向内延伸出一条通道来。

在通道中行走,黑暗旌旗快速抖开为主人抵御黄金辐射。想从里面出来极其困难,那等于与四十八尊树人同时为敌,这座牢房出乎意料的坚固。

来到通道尽头,矗立着一面由黄金辐射凝聚的光墙,曲惊云和周觉皇正站在光墙内看向罗阳。

“罗阳,放我们走,条件任你开。我们两个把所有身家给你,所有。”曲惊云的声音透过金色光墙传过来有些失真,不过大体上能听清他说些什么。

“钱财对于我来说不重要,我看中的东西你们给不了。”罗阳十分沉稳,完全不似十六七岁的高中生,只一句话便断绝了曲惊云和周觉皇的希望。

“该死,你不能这样,囚禁我们对你有什么好处?往后每多拖延一天,我们两个在家族中的地位就会跌落一分,直到他们失去耐性,完全抛弃我们两个为止,到时候你捞不到一分好处。”

“说得对,你们两个又不是不可或缺的人物?达到某个上限,宁肯让你们成为牺牲品,曲家和周家也是不会妥协的。”罗阳摸了摸眉心继续说下去:“我购进了一批机器,可以进行对抗模拟训练,这里每个人都有份。养足精神,只需赢得八十场就可以离去,你们两个当头头的需要赢得五百场,觉得太多就向下分摊。”

“五百场?我这个样子没有手臂,你让我怎么战斗?”周觉皇勃然大怒,他现在连上厕所都要别人解裤子,更不用说洗澡什么的,整个人臭气熏天,没有原来一丝风采,就像乞丐一样。

“你还有双腿和双脚,老老实实做陪练吧!当然,银行账号和密码我们也要,二十万黑月币减少一场,非常便宜。”

罗阳对周觉皇一笑,随即变得认真起来,讲道:“想要出去就按我定下的规矩来,老实说积攒到八十场胜利并不容易,刚开始的时候或许简单些,因为你们毕竟来自重点高中,要比我们沧海的人强。当场次过去四十场甚至五十场,我的人会变得更加顽强,希望你们不要以现在的颓废状态迎战,尽量打出三所高中的风采来,不要让人把你们瞧扁。”

话音刚落,罗阳转身离去。

“老大,他这是想干什么?”同学们看向曲惊云。

“他一个人强大不够,还要让身边所有人变强。大家准备战斗,正像他所说的,前面的场次会容易一些,不过随着场次提升,他们会总结经验教训,后面的场次越来越难打。”曲惊云目光阴沉,想要把沧海高中的学生打得满地找牙,只是五百场真的有些多,离开又变成无期。

由于雷方天的伤势比较重,所以关押在另一个地方接受治疗。罗阳就像赶场一样,来见这位雷霆集团少主,听听他说些什么。

不大的帐篷内只有医疗器械和木床,雷方天躺在床上,见到罗阳进来,竟然露出一个微笑。

这个微笑太诡异了,好像胜利者不是罗阳而是他。

“你很守时,没有让我等太久。”雷方天想要坐起来,可是努力数次都没有成功,只好躺着和罗阳说话。

“知道吗?你的表现堪称完美,我根本不叫雷方天。呵呵呵,雷方天是雷霆集团少主,而我只是一个孤苦伶仃,在街边卖艺的可怜孩子。”床上的蓝发少年咳道:“咳,咳,咳,雷方天和我说,有人将我绑走,那么我就自由了。罗阳啊!打你进入天宇阶梯传送中心,你就已经进入我的视野。真的很好,你通过了擂台连击赛测试,并最终把我绑到这里来,我的策划案超乎想象的成功呢!”

声音逐渐变细,蓝发快速伸展,变成瀑布长发。雷方天的脸型开始收缩,竟然变成一个眼窝内陷的瘦弱女孩,她的眼神越来越呆滞,生命气息正在飘散。

罗阳出手如电,手指尖吐出一丝银色烈焰,在少女身上刺出二十三处细孔,然后非常娴熟的向外拔除蓝光。

每拔出一抹蓝光,就会“嘭”的一声响,使帐篷内的空

第50章诸葛锦儿

朦朦胧胧听到声音,似乎有人在身边说话。

“我,我没有死?”蓝发少女突然睁开双眼,觉得上天跟自己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她贪生怕死的时候费尽心机想要解开身上的枷锁,却看不到任何生的希望。等到心已死,真正满足雷方天的要求,却奇迹般活了下来,而且那个救她的人恰恰是最不该救她的人。

“她醒了。”

“时间刚刚好,要是别人遇到封门绝死咒,肯定会束手无策的。也就是我,妙手回春。”

“哼!妙手回春我没有见到,我只知道你越来越自我膨胀了,脸皮比城墙还厚!从外面稀里糊涂扛回一个女孩来,还美呢?”张小曼用手扶额,只觉得罗阳比华落还成问题,都是不让她省心的超级问题儿童,永远长不大。

“我要是知道她是女的,还用那么拼命吗?直接就识破了敌人的诡计。”罗阳干笑,没敢提绑架假货后会有一系列麻烦。

“为什么不让我死?我活得好累。”蓝发少女偏过头去,不让床边二人看到自己流泪,她要比自己想象的程度更脆弱。

“活着吧!无论是谁对你用封门绝死咒都恶毒到了一定级数。你有伪装成他人的天赋,高明到以假乱真地步,封门绝死咒进入你的身体锁死了这种超能,让你不断透支生命力维持雷方天的一切。据我所知那种痛苦是常人无法承受的,你却坚持了很久。所以,应该有足够强大的理由支撑着你,舍不得就此死去。”罗阳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问道:“可否介绍一下自己?”

女孩的神情有些迷茫,开始叙述自己的经历:“我是四处漂泊的孤儿,收留我的老流浪汉给我取名诸葛锦儿。当我知道自己可以伪装成同年龄孩子后,就进入一个个家庭,感受那里的家庭温暖。我怕占有太多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所以在每个家庭最多呆十天,然后把父母还给他们,其他时候则在街边卖艺,由一个城市流落到另一个城市。

直到一年半以前,我进入一个女孩的家庭,与她的母亲相处得非常好,而那个女孩生在福中不知福,对妈妈的态度恶劣。我真想取代她,独自占有妈妈。可是我知道,我不能,那样会伤害到妈妈,她们才是真正母女。

几经煎熬,在做了妈妈两个月女儿后,我决定离开。

不曾想突然发生意外,妈妈的女儿竟然不见了,当时把我吓得方寸大乱,开始疯狂寻找她的踪迹。结果就像测试一样,通过线索解开一道又一道谜题,最后指引我找到雷方天,我当时并不知道他的身份,变成了他的模样想要解救妈妈的女儿,却被锁死在那讨厌的模样。

接下来是威逼利诱环节,他们告诉我,我在十二名测试者中成绩最为突出,而且体现出非凡的策划天赋。他们说可以为我提供优厚待遇,并拿出一份证明,说妈妈以前曾经遗失过一个女儿,我可以做她的大女儿,只需完成少主布置的任务。

其实,在整整一年的时间里,我做的所有任务仍然是测试,司徒浩是个知情人,他在我身边监视我的一举一动。刚开始的时候,我做事充满热情,甚至觉得这是次机会,可以让我脱胎换骨,从此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可是随着时间推移,我知道的事情越来越多,慢慢猜到他们不可能放过我,而且体内封锁住雷方天模样的手段很可怕,正不断蚕食我的生命,使我越来越痛苦。每次我想寻死,他们就用妈妈的生命来威胁我。所以,我只能完成他们交给我的任务才能得到解脱。

其实想想很可笑,妈妈从始至终都不知道有我这个女儿存在,我却不得不坚持下去。直到你出现,天宇四大家族都有雷霆集团的眼线在,传送中心更是观测之中的重点,雷方天布置的信息网要比所谓的四大家族强得多。

我发现你进入天宇,知道你在沧海高中做过什么。不过,为了谨慎起见,他们要我对你测试。

策划几乎成为了我的本能,很幸运你身边居然有一名狐女,于是我便将计就计,把自己当成高傲且不可一世的雷方天,与你产生冲突。后面的事情你能想象得到,想必不用我多说了。”

“大手笔,为了让你看起来像真的,连宝具都舍得投入。”罗阳拿起从蓝发少女身上取得的金属护腕,用手指轻轻敲击,面色突然变得很难看,叫道:“我收回我的话,原来是一次性赝品,特么的抠门的家伙。雷方天,老子发誓要叫你倾家荡产。”

张小曼在旁边早已落泪,她来到蓝发少女身边,摸着苍白的面孔说:“别伤心,来到沧海就算到家了,我和竺年生有很多方法可以帮助你调养,保证让你很快就会好起来,再也不让你挨欺负,我要你做我的同学和姐妹。”

“你应该恨我,是我让你陷入现在这种境况,也许会为沧海高中带来灭顶之灾。”蓝发少女看向罗阳。

“雷方天是雷方天,你做回你自己就好。赶紧休养,过几天为我策划一次战斗。不,应该说是一场战役。在沧海高中完全准备好之前,你要伪装成雷方天为我争取时间。至于你透支的生命力,这个可是麻烦事。想要完全剔除封门绝死咒造成的影响,需要为你找到五件白银级宝具,还要找到星际联盟古老圣殿。好在不是很急,可以分期完成。”

罗阳点点头安慰道:“既然觉得自己给别人带来麻烦,那就想方设法补救!从我把你救活的那一刻起,意味着我在雷方天的棋局上还没有满盘皆输。如果他过来惹我,你要帮老子把他折腾得连内裤都不剩。”

张小曼听得出来,罗阳心中憋着一股怒火,从旁劝解:“行了,你就是鸭子嘴死硬,明明是败在锦儿手里,那个什么雷方天是在利用锦儿。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和锦儿好好学习,我说你自我膨胀错了吗?人只有活到老学到老才能不断进取,输了就是输了,下次挣回面子来。”

如果别人说罗阳,以他自视甚高的性子就算表面谦虚,骨子里也会桀骜不驯,不会把对方的话放在心上。可是张小曼不同,他把这些话听进去了,不但听进去了,而且还在反思。

“是啊!最近我有些忘乎所以了,失败从来没有借口可讲。如果换做星际战场,把虚假目标带入营地,也许就是全军覆没的开始。我只是一名高中生,却把自己仍然摆在封印师的程度俯瞰别人,这种自大意识要不得。”罗阳想明白之后,冲着张小曼会心一笑,转身离开帐篷。

“他怎么走了,是不是生气了?”诸葛锦儿虚弱的抬起手来,她其实很害怕给别人添麻烦。

“不是生气,是倔驴脑子里的那根弦总算弯过来。臭小子有点小暴脾气,每过一段时间就要敲打几下,不敲敲打打便上房揭瓦。呵呵,小破孩一个,每天为他操碎心。”张小曼笑着说。

“你们感情真好。”锦儿十分羡慕。

“我们从小玩到大,把他当亲弟弟养。你呢就做我妹妹吧,这个混蛋下手好重,怎么可以把你打成这个样子,得再找他算账才行。”

诸葛锦儿止不住泪水,她能感受到张小曼的善良。最近一年多经历的一切好像噩梦,而她现在终于安全了。心神放松之后,再次昏迷过去……

罗阳承认自己不是完美无缺的人,身上小毛病不断,有些小毛病甚至还很恶劣。重生前摸爬滚打,也许就是因为缺少张小曼的耐心抚慰才蹉跎多年。先前也重视敌人,却是自上而下的俯视,现在要换个角度思维,别把自己老是当成封印师,自己就是小屁孩,正太高中生一枚。

“奶奶的,对手好强大,这次必须用上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把两台擂台机放在边界外,得给外面那些闲人找些事情做。至于诸葛锦儿,观察一下她有几分本领,能帮雷方天策划迷局把我耍得团团转,应该不是省油的灯,说不定可以为我带来惊喜。”

事实上没有让罗阳等太久,也就是从早上说话到中午吃饭这段时间,张小曼回来说诸葛锦儿想了解沧海高中,包括想知道罗阳下面要做什么。

“好,够痛快。”罗阳拉来一面光屏,在上面快速书写起来,并对诸葛锦儿进行授权,让她有

第51章加入警世钟

深夜,广场上燃起篝火,远方天空传来“突突突”响声。

“快听,来了,是运输飞艇。”大家急忙起身,循着声音看去,尽管什么都看不到,却心情激动,因为老大订购的擂台机马上就要送到。

时间不大,随着“嘭嘭”几声响,巨大集装箱从空中滑落,箱体俯冲速度越来越慢,当箱体即将触及地面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

“过去卸货。”林天豹带头冲了过去,上次三大家族过来送东西,大家已经有了经验,所以动作十分麻利。

也就十五分钟,两台擂台机摆放到广场上。

每台擂台机附带四只钟罩,框架看起来古色古香,只要走入钟罩就可以生成投影,然后使用投影在场地战斗,非常高端大气上档次。

“天豹呀!咱们斗一局,不准使用黄金剑。”寂昊天咧开大嘴露出笑容,他向同样高大魁梧的林天豹约战。

“昊天哥,你想捶死我吗?让我放弃用剑,门都没有。”两个人正在扯皮,人家张小曼已经和竺年生斗了起来,女孩子非常喜欢这种训练方式,可以让她们细心揣摩战斗过程,肯定比男孩子们打打杀杀获得的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