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超能战神-第1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太好了,二十环,过了二十环,老子发达了。”有人喜出望外,后悔只压到二十环,后面要不要再下一注?今夜可是难得机会,博彩中心已经无法坐庄。

“真狡猾,等到我们出牌,立刻全力以赴,他手中肯定握有底牌。通知大家小心,另外严密提防意外发生。我有种预感,这个家伙会带来不测,所以把力量全部压上去,二十五环就是极限,别留后手。”司徒快速吩咐道,并第一次认真地看向罗阳,最近两年还没有人能让他侧目,今天遇到一个。

“注意,九二九进入二十一环,我方李魁南和白小影守擂。”女仆组长感到压力山大,对方就像怪物,前面搭建的战力评估模块正在碎裂,因为他让八级伪装者出局的那一脚已经超出先前测定的腿力上限值。

以这个上限值进行基础推算,九二九的身体承受能力上升百分之三十九点九,再换算到体质参数上,看起来像是完全走锻体路线的人,可是从他的战斗方式来看,像是专走锻体路线吗?

罗阳踏入擂台的一刹那,就感受到庞大压力,使身体发出“噼里啪啦”爆响,几乎定在原地。

前方站着两名高中生,左侧是一名卷发少年,右侧是一名冷傲少女,只听少女说:“虽然超能被限制在零级,但是用两种超能复合,却可以突破界限达到一级。不得不说,黑月行省这种穷乡僻壤能培育出你这种土包子,是个奇迹。”

压力随着话音加大,罗阳淡淡说道:“废话真多。”

下一刻,“砰”的一声,犹如枪响,冷傲少女瞪大眼睛,她的眉心出现孔洞,直到身影破碎那一刻,都不敢相信自己已经出局。

紧接着,又是“砰”的一声枪响,尚未出手的卷发少年倒地。

“不是只有你们才懂得运用复合型超能。”罗阳踏着令敌人恐慌的脚步,向第二十二环走去。

“该死,怎么回事?”看台上,司徒眯起双眼,这是他无法保持冷静的表情。

“复合型,突破了白小影设下的压力封锁,九二九不是只有一种超能,是两种。”女仆组长整个人近乎傻掉,尽管知道对方留有底牌,却没有想到会如此劲爆,秒杀少主麾下两名侍卫。

“你们也去。”蓝发少年微微皱眉,话音传出的同时,座位附近有四道身影消失,很难让人相信刚才有四个人坐在这里,他们仿佛是幻觉。

第二十二环擂台,罗阳陷入被动,同样是男女组合,少女低声吟唱,全身散发着光芒,最大程度压制诅咒魔怪,旁边的红发少年手中电光暴走,吼道:“磁暴旋风,毁灭闪电,给小爷合并,奔雷怒走。”

“咔嚓”一声惊雷传遍二十二环赛场,罗阳的脚下仿佛有一只由雷电力量组成的大手,向上狂涌想要抓住他。

对方在某种程度上完全克制住罗阳,红发少年身边的女孩抬起双臂,洁白如藕的手腕上已经割出刀口,鲜血向下滴淌。

当血液触及地面的瞬间,围绕少女和红发少年建立起一个又一个漂亮符号,好像霜花一样产生隔阂感,生成防御壁垒。

在雷电怪手要得手的前半秒钟,罗阳的身上忽然腾起银白色光焰。

星旋的颜色是金色,拓印的颜色是浅白色,两种超能借星辰册复合就是银白色。这种银白色能驱离负面效应,能给人加持防御状态,还能借由**杀催发,用玩笑一样的“手指枪”毙敌。

说白了焚星祭典就是可以用阳光烧水的太阳灶,星辰册是基座和托盘,拓印是托盘上那层反射阳光的涂层,而星旋就是阳光,两种超能复合到一起,使星力呈现出一种最为极端的震荡和燃烧状态。

当然,焚星祭典威力强横的同时,意味着消耗巨大。还好星辰册吸足了星力,罗阳无论怎样浪费都不为过。

“嘭嘭嘭嘭……”

电光怪手击中罗阳,产生一片银白色涟漪。剧烈燃烧的星力竟然连闪电一起焚烧,罗阳再次抬起手来,手指并拢成“手枪”。

他之所以没有上场就用**杀毙敌,是因为身体需要时间排除反噬。现在时机已到,却不料只顾低声吟唱的少女忽然抬头,嘴里爆发出绝非人类能够发出的声音。

“嗡”的一声破散,形成肉眼可见的冲击波纹,罗阳身上“呼呼”直响,施展焚星祭典形成的守护之焰正在熄灭。

“厉害,这些少男少女不是普通高中生,他们的战斗格局和对战潜力很强。”罗阳瞬间做出判断,右手仍然并拢成手枪,左手迅猛一抓再张开,竟然在身体附近形成一面气墙。

声波是靠空气传播,气墙成型的刹那,已经对罗阳无效。“砰砰”两声枪响,带着令人窒息的冷酷,突破那霜花一样的隔断,送对面二人出局。

罗阳轻出一口

第36章战心

“是缇娜在身后捣乱,她被人控制了。”罗阳闪念之间,借助沙漏项链的力量陡然升空。

虽然控制这件宝具还不是十分理想,却可以展开空战了。既然上一场展现出气墙,那么敌人很快就会推测出界域宝具的存在,所以眼下提前公布答案。

就在罗阳离地腾空三米时,有一抹绿光闪过。机会把握得相当巧妙,如果不是飞起来,而是向任何一个方向躲避,必然受到重击。

“哇,他飞起来了。”

“厉害,这个人到底拥有多少种能力?瞧他的身体周围,光线发生扭曲,好像有一层气墙。”

“我的天!不会是真的吧?什么气墙,那是只有高端宝具才能催发的界域,也许是受干扰塔压制才会显得如此薄弱。

“拥有宝具的小子?哈哈哈,我知道了,难怪他会与特权阶层针锋相对。你们想一想,如果是普通人敢这样做吗?老子发达了,老子的身家将翻倍。”

出现这种变化,令看台上无数人激动起来。

“界域宝具,呵呵,黑月行省这种地方还真是出人意料,给了我们许多惊喜。”司徒将眼镜摘下来,抽出一条丝绒手帕擦拭镜片,说道:“大人,让我去二十五环吧!您看到了,对方有界域宝具,显然身份不简单。”

“不用担心,林叔刚才传话,他已经前往二十五环擂台等待。这次出来有些仓促,随行人员较少。不过,你们真的要好好反思一下了,作为我的侍卫团,尽管还是种子阶段,却表现得那么稚嫩,完全辜负了我的期许。”蓝发少年又恢复到原有那种木然表情,因为作为上位者他不能让任何人看出自己的情感。

“是的,我们还有缺陷,我们还很稚嫩,我们要以更快速度成长。”司徒站直身体,将左臂高高抬起喊道:“铁血为吾身,荣耀既吾命,拥有辉煌战史的雷霆战团无人能挡,属下发誓要为少主争得荣耀。”

“希望这不仅仅是句口号。”蓝发少年微微点头,将目光放到赛场之上,从他那慢慢放松的双拳可以看出,他的心情并不像表面上那样平静。

此刻,罗阳如高飞鹰隼,眼神敏锐。不过对方很不简单,几乎在他飞高的同时,就散播出浓烈雾气,并且在雾气中敲响铃音,运用古怪声波来抵御诅咒魔怪。

“叮,叮,叮……”

刺耳铃声越来越急,就算罗阳定力极佳也受到搅扰,只觉得心绪不宁。

忽然之间,诅咒魔怪出现异动,黑暗疯狂反噬犹如八爪鱼将主人围笼进去,快速消融界域形成的气墙。与此同时,擂台上升起绿色光柱向空中冲来。

所有变故发生得太快,看台上的人们还在欢呼,场上形势已经发生逆转,人人称道的九二九

也许下一刻就会出局。

“轰隆隆!”

响声通过竞技场上的扩音装置传播,听起来震耳欲聋。

“怎么了?什么声音?”

“不好,快看九二九在坠落。”

“该死的,关键时刻掉链子,不是说有宝具护身吗?假的吧?”

罗阳确实在坠落,他如同一只被弓箭射中的老鹰,“噗通”一声落入迷雾。对手把握的时机刚刚好,也是善于为自己营造机会的好手。

“结束了吗?”看台上一片寂静。

雾气很快散去,修长身影走了出来,对着迷迷糊糊的缇娜说:“好了,笨狐狸,只会在身后帮倒忙,集中注意力让自己警醒些,虽然你不怎么样,却也是可以利用的一环,其实在这场赛事上,敌人一直在意的赌注是你。”

“阿哩,我,我刚才好像被控制住了?”缇娜完全是后知后觉,战斗都已经结束才反应过来。

“奇迹,他明明从空中摔了下去,怎么会没有任何事情,反而是对手出局?在这场惊心动魄的较量中,我们甚至没有看清九二九的对手,为什么会这样?雾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解说员卖力呐喊着,大家都很好奇罗阳如何取胜。

司徒低声问道:“怎么回事?你和叶儿做得很好,完全控制了局面,为什么没有把他弄出局?”

“咳,咳,不知道,太奇怪了,叶儿明明击中了他,却受到严重反噬,已经陷入昏迷。至于我,想要控制诅咒魔怪这种东西可不是闹着玩的,差点心理防线崩溃也跟着昏迷过去。”

“该死,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什么总能超出预计。”司徒解开领口的扣子,让自己能够放松些。

正在所有人猜测时,罗阳已经带着缇娜进入二十四环擂台。只是出了点小状况,二十环之后进入单对单环节,就算把小狐女计算在内,也是二对二,眼前却出现四名对手。

四个男人看上去十分普通,放在人堆里看上一眼,绝对不会再看第二眼。不过,罗阳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出来,这四个家伙不简单,肯定经历过星际战场,曾经在死亡边缘行走。

“喂喂,不是说最多两个对手吗?为什么会出现四个?”缇娜跳脚直叫,第一次觉得外面的世界好黑暗,在众目睽睽之下耍赖,只有罗阳能保护她。

“特权嘛!就是随时都可以改变规则。不过,在这种情况下追加改变,代价应该不小。感谢你们时刻提醒我生活在一个完全不公平的世界中,征服者,守护者,开拓者,伪装者,你们四个倒是把四大基础职业占齐了,我猜下一环肯定有转职者入场。”罗阳不紧不慢说道,体质再优秀,超能再神奇,走到这里也会有消耗,他正在做准备进行最凶险的搏杀。

“是的,少主付出了代价,往后半年都不能动用特权。此外,二十五环后将无人镇守,以此打破规则引入我们四人和转职者。你应该感到庆幸,擂台连击赛将提前结束。”四人之中的征服者双目变得深沉,冷冰冰说道。

“指定规则,还好不是完全打破。呵呵,领教了。”罗阳说着,仿佛由无害羊羔变成一头正欲择人而噬的猛虎,他用力一踏地面使身影穿梭,刚才站立的地方噼里啪啦乱响,差点中招。

“攻!”

罗阳就像与对方约定好,同时大吼一个“攻”字。

金光,掌影,电弧,冰霜,铁针同时出现,五个人身形快速穿插,由地面打到天空,每一招都凶险无比,就像五头猛兽厮杀在一起。

“风云刀势。”征服者借反重力窜升,淡青色光芒力劈而下。

“**杀,天地锉。”罗阳的身体悬在空中,双腿以肉眼不可见速度踢出一段段金光,这些金光排列成独特形式,就像锉刀上的锉齿,迎着淡青色刀芒而去。

“嘭”的一声,淡青色刀芒崩溃,这名追随蓝发少年的征服者心头一凉,身体已经被撕开。

罗阳空翻向后,躲过两侧夹攻。然而就在他下落之际,下方忽然出现身影,十三根夺命毒针排成一条直线向他射来。

“震。”

危机关头,罗阳做手抱琵琶状,淡淡金丝形成琴弦,只是轻轻的一拨,便有琴音轮转,毒针冲破界域气墙的瞬间变得混乱,“砰砰砰”四处飞射。

四人落到地面,诅咒魔怪以罗阳的身体为中心展开,形成一面猎猎作响的黑色旌旗。下一刻四人再次拼杀起来,更为凶狠,更为残暴。克服种种险阻只为一个目的,那就是让对手出局。

不用等到下一环见到转职者,罗阳在这一环擂台上就拼了老命,他施展星旋以一敌三。这还是将威胁最大的征服者先行送走,否则更麻烦。

不过,就那一招天地锉让罗阳的身体吃不消,无论擂台上的投影,还是擂台外的本体,鼻孔和嘴角都在流血,这可不是好现象。

“绞杀技,搏命大蛇盘。”开拓者对罗阳运用体技,身体变得柔软无骨,贴着地面缠绕上来。

如果真被这个家伙缠住,那么罗阳今天就完了,就算他能全身退出擂台赛,也保不住小狐女缇娜,因为这是这场擂台赛的潜规则。

特权阶层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他们在破坏表面规则的同时,会不约而同遵守潜规则。如果罗阳真的闯关成功,到那时坐在看台上的蓝发少年再敢刁难,消息一旦传出去,会遭到同层次人物嘲笑,甚至成为一生的污

第37章被忽略的致胜因素

“你不要紧吧?”缇娜看到罗阳的鼻孔,嘴角,耳孔,眼角都在流血,感到有些心疼,从来没有人为她这样付出。

“反正还有一局,坚持过去老子就发达了。呵呵,流点血怕什么?”罗阳咧嘴一笑,迅速向第二十五环走去,边走边擦拭血迹。

“笨蛋,就会逞强。”缇娜咬了咬牙,急忙追上去。

与此同时,罗阳在第二十三环擂台击晕的少女有了反应,苍白手指微微跳动,可以通过眼皮看到眼球正在转动,她的同伴急忙问:“叶儿,醒一醒,快告诉我,那个家伙是如何把你打败的,这对我们很重要。”

“好,好可怕,他还有隐藏,他的超能……”叶儿说得断断续续,罗阳已经进入第二十五环。

“该死,他能反弹超能。”少年大叫,只是擂台刚好封闭,外界信号受到屏蔽,已经无法通知擂台上的人注意。

擂台上站着一名驼背男子,他的右眼戴着一块蓝色镜片,左手则持一把黑色短剑,额头正中印着指甲盖大小的复杂几何图形,有米粒大小一点黑光自几何图形深处而来,看上一眼就会让人痴迷,从而无法自拔。

黑色旌旗围绕罗阳飘摆,触及那米粒大小一点黑光,仿佛遇到克星一样,发出“呼呼”响声向回收缩。

“你不错,年轻人,是否考虑到少主麾下做事?可以给予优厚待遇。”

“原来是暗源师,号称宇宙间的黑暗工程师,架构暗物质和负面能量的好手。可惜,你的脊梁已经弯掉,再也不能挺直,只会做一条趋炎附势的狗,可怜,可悲。”罗阳说着,掌心托起刚才擦拭的血迹,升起十二滴如同红宝石的血滴,快速分化成血丝缠住手指。

“狂妄,已经差不多五年了吧?我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动怒,没想到今天会破例。”驼背男子说着,身体周围猛然变黑,他以一种近乎睡梦时的呓语说道:“不得不承认,你成功的激怒了我。就让我来告诉你,做特权阶层的狗,远比你这个初出茅庐的小鬼强,丛林法则有多么残酷,绝非这种擂台赛所能比拟。”

宛如睡梦中的梦魇,黑影一个晃动来到罗阳近前,沙漏项链形成的界域气墙对此人根本不起作用。罗阳浑身上下直起鸡皮疙瘩,就像睡觉时没有关紧窗户,吹进来一股阴风,让人极不舒服,睁开眼睛,眼睛能动,身体却不能动。

“攻击附带鬼压床效果?”罗阳升起念头的同时,黑色短剑已经穿刺而来。

幸亏罗阳在上一场领悟出战心,天塌不惊,心如止水。意志陡然挣脱束缚,身体以古怪姿态扭动,险之又险避开黑色短剑。

然后罗阳的双掌铺展开来,推动金色波动。二人移形换位,动作快得化作金光与黑风,“嘭嘭”声不绝于耳,竟然斗了个旗鼓相当,不分上下。

斗了能有三分钟,二人同时出腿,“砰”地一声身影分开,罗阳倒退五步,而对方倒退六步。

“哗!”

看台上涌起欢呼,本来第二十五场安排转职者坐镇,大家都觉得九二九没有机会了,可是在刚才的近身搏杀中,这个今夜创造了无数奇迹的年轻人居然再次超出大家期许,占得上风。

“太棒了,就是这样,转职者算什么?受到干扰阵列塔压制,大家处于同一水平线,用你的拳头把他砸扁,用你的宝具把他切成碎片。”

“威武,九二九,威武,九二九。”

浪潮般呼声汇聚到一起,仿佛罗阳已经取胜一般。

然而,在专业人士眼中没有那么简单,暗源师从来不以格斗技巧见长,他们是宇宙间黑暗的宠儿,是危险的代名词,这种人不好惹。

驼背男子目光冷峻,深深呼吸说:“战心,果然是战心,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居然被你达到了,可见上天有多么不公平。哈哈哈,我堂堂暗源师都没有领悟出的状态,想不到它却降临在一个连职业者都不是的小鬼身上。”

“有种你咬我呀?都说暗源师是嫉妒狂,看你的表情,敢情还真有这么回事。不就是一个战心吗?赶明个我再领悟个战意,之后形成战体,听说三位一体后,还能二次转职呢!”罗阳绝逼是个气人货,不把敌人气吐血誓不罢休。

“暗泉夺命。”以驼背男子的身体为起始,突然喷射出黑水来。

那不是真的水,而是一种世间最污浊能量。罗阳早有准备,缠绕住手指的血丝爆开,他嘴里以一种很难辨识的超频语调低吟道:“以血为引,吾之疆域,以彼之矛,攻彼之盾。”

“嗡”的一声颤响,形成第二道黑泉。驼背男子怎么攻过去的,黑泉就怎么折返回来,等于驼背男子自己打自己。

能有这种效果,完全是星辰册的功劳,罗阳从里面起到的作用并不多。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冲过二十三环擂台,反转败局的关键。”驼背男子露出冷笑,罗阳在他心中的威胁骤然降低两个档次,暗道:“到底年轻,眼中隐藏着一丝慌乱,这种能力应该在最关键时刻使用才对,下面要看看你能撑到何种程度。”

仅仅瞬间,暗源师做出自认为准确的判断,他非但没有收手,反而加大攻势。

“好,就是这样,以势压人不给对方取巧机会,林叔做得对。”司徒兴奋得摩拳擦掌,罗阳闯过第二十环之后,他就很少坐下,此刻心神稍稍放松,忍不住自嘲道:“看来我还是缺乏相应磨练,遇到事情沉不住气。不过,事关少主的面子,如果输掉这一场,对雷霆战团即将在黑月行省展开的事业会极为不利。”

罗阳此刻暗自叫好,他故意在某些细节上露出破绽,就是为了引诱对方以势压人,这样一来会产生剧烈消耗,实力的天平将一点点扳平,并就此反转过来。

如果驼背男子知道对方曾经是一名封印师就不会这样大意了,和封印师比战场节奏,那就是在找死,封印师擅长循循善诱布置陷阱,你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前面挖了多少个坑,等到你反应过来回过头来,背后也是一个又一个扑朔迷离的深坑,等着你跳进去。

“嗡嗡,嗡嗡,嗡嗡……”

伴随着嗡鸣,黑光狂涌,以暗源师的控制能力,反弹回来的攻击只有将近百分之五的力量对他形成制约,其他百分之九十五的力量通过手中短剑再度送出去。很快在二人之间形成庞大的黑色漩涡,你推给我,我推给你,发展成拉锯战。

“不对,为什么黑泉汇聚到这种程度,仍然不能把这个家伙冲垮?”毕竟是转职者,暗源师很快意识到不妙,可是从坑外跳下去容易,再想从坑里爬上来就难喽。

“现在才意识到,未免有些晚了。”星辰册七张空白页面中心出现浅白色漩涡,庞大黑暗被分成七股注入进来,在这些不起眼的漩涡转动下,快速反转回去并汇成一股。

罗阳与暗源师进行拉锯战,谁先坚持不住,正在做回环运动的黑泉也许就会偏向谁。不论你有多大的本事,是不是转职者,面对越来越惊心动魄,滚雪球一般壮大的“黑暗”,都无法分心做其他事。

耗着吧!不耗怎么办?罗阳在星辰册外面用一次拓印引导黑暗注入进来,再在星辰册每张空白页面上用一次,尽管在取巧,消耗也不算小,总之比敌人省力就是,却也不敢有半分大意。

“这个人,这个人他怎么可以……”司徒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形容罗阳,擂台上越来越庞大的黑暗漩涡令人看上一眼就会觉得头皮发麻,再持续下去肯定引起天宇干扰塔注意,到时候多方目光汇聚过来,丢的脸会更大,今天真不该陪着少主出来。

暗源师显然也注意到这种情况,场外场内都是局,他一狠心催动戴在右眼上的蓝色镜片,再晃动手中的黑色短剑,吼道:“暗夜悲鸣曲。”

“嗡”的一声,可了不得了,暗源师身边出现十面蓝色光镜,每面光镜都喷出黑泉,向黑色短剑汇聚,竟然使用这种办法突破了干扰塔的压制,形成摧枯拉朽轰击,欲一击毕全功。

黑暗漩涡暴走,就像找到突破口,猛然向罗阳冲来。

暗源师重重喘息着,因为收束不住正在向外狂涌的力量,身体瞬间处于真空状态,他坚信对面的小鬼完了。

然而,就在这么短暂的瞬间,罗阳离奇般来到暗源师身边,银白色烈焰狂涌而出,还有“砰砰”枪响。

“不可能。”暗源师看到一道

第38章罗阳的计划

“狼心,你说狗肺大哥去哪了?为什么半年都不回来?”小丫头趴在罗阳背上迷迷糊糊说话。

隔了能有几分钟,缇娜睁开双眼,狐疑地看向四周。

“啊!这是在哪?”

“是啊!这是哪里?我背着你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