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超能战神-第1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蠢货,有什么不公平?张成修的手下忠心救主,向那个罗阳宣誓效忠,要知道在今夜这场战斗中,你们曲家的血奴连一击都没有发出就铩羽而归。”

“二位会长不要吵了,罗阳不怕我们不答应的,因为他掌握了主动权。问题是沧海也不愿意释放周觉皇,这样一来对方所要求的东西不能平均分摊,你们黑檀张家要多出些,我们龙雀和南岗少出些,以便日后有机会赎回二人。”

“怎么可以这样?黑檀今晚损失惨重,光是发放抚恤金就要搭上这些年的积蓄,你们还要向我们下口?”

“哈哈哈,对,我堂弟曲惊云不能回来,凭什么我们三家分摊损失?”

“你们真是胡搅蛮缠,不要忘记再过三个月是什么日子?千载难逢的百省名校争霸赛就要在龙泉行省举行,每个行省只有两所高中可以参加。在这场赛事上,只要操作得当,最不济也能拿回五省名校头衔。到时候大笔教育资金和训练器械都有了,在名声的驱使下,还将吸收优质生源。我们现在内讧,是想彼此削弱,到时候拱手将名额让给沧海吗?”黑檀高中会长看向南岗和龙雀会长,目光犀利。

“该死的沧海,咸鱼也能翻身。只要把曲惊云赎回来,我亲自去找罗阳约战。”南岗高中的会长块头不小,好像黑猩猩一样。这家伙脾气火爆,抬起巴掌就把屏幕拍得粉碎,想到即将到来的名校争霸赛,他再也没有心思斤斤计较,提前离场找家族汇报,东西还得家族来出。

清单上面,有一半东西可以帮助钟楼改进和建设校园,另一半则是罗阳需要的东西,看上去没有任何联系,有些物品甚至很刁钻,像昆玉行省边地的墨鱼眼珠,还有云山湖水怪的尾鳍。

诸如此类多得令人蛋疼,好就好在谈不上珍贵,到市面上深挖一下,凑齐应该不难。

除了这些物品,自然还有金钱。

罗阳可不希望沧海的人白白牺牲,抚恤金自然要由战败方来埋单。三十万联邦币加上五百万黑月币绝对不算少,有五千黑月币就能保证一家三口优越的生活一年。

南岗第一天入侵沧海,死去的那些同学也可以得到抚恤金。

这笔钱将交由钟楼打理,会按月发放,并持续下去,不论二十年,还是三十年,要为今天战死的同学孝敬父母。

五百万黑月币,罗阳分文不取,就算三十万联邦币,他也只拿五万。

很多经历过星际战场的人,对于钱财并不看重。他们只看重可以使自己提升的资源,还有能加强实力的武器。除此之外,就是好酒和女人,金钱在他们眼中如废纸,全都花出去才开心。

罗阳也染上了这种习气,他拿走五万联邦币不是为自己,而是准备为大家购买战器。

听起来很不可思议,就算五万联邦币拥有不俗购买力,可以参与重大星际交易,可是想要为那么多人置办战器,几乎没有可能。

战器这种东西可不是说买就能买到的,而且在罗阳的想法中,不光要有武器,最好搞到一批战甲,防护能力未必需要太强,质地可以粗糙一些,却要兼具负重训练和防御二级以下攻击属性超能的质地。

这一夜大家实在太累了,罗阳更不用说,连手指上的伤口都没有处理就呼呼大睡。张小曼坐到他身边,不顾辛苦的用心包扎。

还好有四十八棵“可移动”菠萝树,让它们将俘虏圈在中央,仅留一块地方没有辐射,之后大家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躺倒呼呼大睡。

当然,肯定有人睡不着,他们有朋友牺牲,坐在朋友身边守夜,无论敌我双方都是如此。

第二天中午,罗阳被一阵嘈杂声弄醒。

“什么东西压着我?”他伸出手去摸了摸,只觉得很有弹性,手感好得不得了,所以很享受的揉搓起来。

张小曼抬起头来,只觉得有一双大手

第28章小曼的心思

“快看,空中有大家伙过来。”

“是运输飞艇,他们没拖延时间,我们的战利品到了。”

大家抬头仰望,只见一艘体长近五百米的庞大舰船向沧海高中飘来。罗阳并不担心受到飞艇攻击,姑且不说钟楼有办法在上空建立地磁屏障,法典也不允许有人这样做。

不要看高中竞争残酷,其实它相当于新手保护期,有着一套游戏规则。就算那些超强行省的顶级家族都不敢随意破坏规则,还要尽力维护。

飞艇来到校园上空,开始投掷集装箱。

这些集装箱有临时反重力装置,从空中缓慢向下滑落,最后在同学们的推动下,存放到广场。

“罗阳,东西已经送到,我们遵照了约定,希望你履行承诺。”飞艇留下一段话音,快速向林海外飘去。

“喔吼吼,快打开集装箱,原来战斗这么爽,可以得到梦寐以求的东西。”同学们迫不及待打开集装箱,寻找他们昨天列在清单上的物品。

这时钟楼提示道:“五百万黑月币和三十万联邦币已经到账,南岗和龙雀两家希望按照市价将背脊恐龙和蝙蝠鱼买回去。”

“不卖,这些背戟恐龙和蝙蝠鱼可是好东西,也许我们还能修复一些机械武士。不过这倒是提醒了我,我们卖战死者的尸体,二百万黑月币,不买就埋在菠萝树下当肥料。”罗阳完全没有尊重敌人尸体这种概念,在他的思维惯性中,尽量从敌人身上榨取油水才是王道。

钟楼比罗阳还黑,说道:“二百万有些少了,应该再加上二百万,最多我们负责打造棺木。”

“哈哈哈,这些事我不管,随你去做。最好从同学当中找个能说会道的人出来,专门负责和外校人员打嘴炮。另外,曲惊云和周觉皇可是宝贝,向曲家和周家狮子大开口,把价格尽可能抬上去,老子就不信他们丢得起这个脸。”

罗阳很清楚只要把曲惊云和周觉皇放回去,就是新的战争开始。在那之前,他要做一系列准备,沧海不能一直被动挨打,也许到那时可以给许多人惊喜。不过在没有把握之前,他不会随意透露计划。

“哇,快来看,额外给了不少医疗器械,是让我们为那些俘虏治疗吗?”有人打开了深红色集装箱,呼唤大家过去。

“先为我们的人治疗,张纳米也算上,钟楼正在提交申请让他转校过来。记住,以后他就是我们的人,不要拿另类眼光看他。”罗阳走过来叮嘱,尽管有些同学心里觉得别扭,可是冲着老大的面子,会试着去接受,总要有个适应过度。

罗阳处理起事务来,可以说“嘁哩喀喳”。

仅仅一个下午的时间,他就安排好未来半个月所有人的工作。没有人能闲下来,每天最多睡五个小时,其他时间不是学习和训练就是帮学校搞建设。

将近傍晚,边界光墙外出现一道道身影,他们挥舞着手臂大声呼喊。

“阳哥,是先前离开的同学,他们聚到光墙外都想回来。”林天豹兴冲冲来找罗阳,觉得沧海充满希望,校园又可以人声鼎沸了,大家其乐融融。

“傻兄弟,让他们回来,你觉得对我们这些留下来的人公平吗?机会只有一次,错过就真的错过了。不过,看你这样子就知道,心软得一塌糊涂。留下来的那些同学中也肯定有人心软和糊涂,所以我决定给外面那些人一个机会。”罗阳露出笑容,只是他这个笑容邪气凛然。

“嘿嘿,大家是同学,总不能看着他们以后四处漂流,我就知道阳哥心好。”林天豹挠了挠后脑勺,完全没看出罗阳笑容背后的意味。

“要求很简单,让他们现在进入林海,在明天太阳升起来之前,拿着一块磁暴水晶回来。我记得林海中央有一片磁暴信天翁领地,那里必有磁暴水晶矿脉。怎么样,不算难吧?像你们前几天挑战磁暴信天翁一样,他们人多,只要齐心协力,估计后半夜就能回来。”

罗阳说得轻描淡写,却加重了“不算难”三个字的语气,使林天豹深以为然。如果连这点苦都吃不了,那可真要考虑一下了,要他们回来有什么必要。

“好,我去找大家说说,做通反对者的工作。”林天豹老实孩子,做事非常认真,他是真心想让沧海往好处奔,却忽略了一点,那些人不是他。

指望站在光墙外面那些人齐心协力?可能吗?他们在关键时刻抛弃了沧海,就能在关键时刻抛弃战友。更何况,罗阳安排的地方哪有那么容易闯入?

应该就在两年后,沧海背后的林海爆发了一场惊天大战。省会天宇四大家族中,向来低调的黄家在此战中暴露出强硬实力,可是最终还是铩羽而归,因为有一头六级磁暴信天翁出现。

六级超能物种呀!只有多名转职者聚集,还要组成一个攻守兼备的战斗组合,并且事先做好各种准备才有可能成功。

不过,成功概率仍然很小,弄个不好就会团灭。

要知道林海中央那片区域,不像学校边界峭壁上的磁暴信天翁是独居,它们成群结队,就算罗阳的要求不高,仅需要一块磁暴水晶来证明自己,可是难度也高得离谱。至少要有五十人通力合作才能成全一到两人,不知道谁有这种号召力,并且指挥得当,那可真是一个人才。

退一万步讲,真有人成功,拿着磁暴水晶回来。南岗,龙雀,黑檀三所高中会让这种人回归沧海吗?面对层出不穷的围追堵截,如果还能站到罗阳面前,那么他不是细作就是素质强到逆天之人,绝对不容忽略和错过。

边界光墙外,很快走得一个不剩。

罗阳给了大家机会,难道还恬不知耻赖着要进学校?他们在关键时刻离开,没有资格与光墙内那些同学一起享受胜利,只能重新做起。

华落本来愤愤不平,可是听到罗阳提出的要求,嘻嘻发出冷笑:“笨蛋,这一夜你们所面对的抉择会比离开沧海艰难十倍。”

罗阳能忽悠住林天豹,却忽悠不住华落。这个小鬼总喜欢恶意猜想,认为自己认可的大哥是同道中人,从骨头里往外冒坏水,做事不择手段。

不同人会有不同解读,其实罗阳有一套自己的行事标准,对得起良心就好。可是华落却认为老大是世间少有的腹黑大魔王,结果今天被他猜对一次,从此走上了终生猜想之路。他总想搞清楚,老大究竟是哪种人,到底是善还是恶,却从未得到过明确答案,甚至受到巨大影响。

“你准备离开?”张小曼摆上晚饭,二人坐在树屋中。不知道怎的,她现在面对罗阳,完全摆不出当姐的气焰,有种要化作小女人的架势,这种变化让她感到惶恐。

“出去溜达几天,你帮我把东西分门别类放好,回来要用。”罗阳觉得气氛有些紧张,他还在为中午的行为纠结,毕竟有些习惯不好改掉,张小曼从小把他管得死死的,那是真的把他当弟弟来对待,甚至比亲弟弟还要亲。

“哼,搞了那么多工作出来,明摆着不想让我和天豹跟着,我们三个可是形影不离。”张小曼本不想多说,可是在罗阳面前她藏不住话,心中有话就会说出来。

要说她对罗阳这份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应该追溯到罗阳的堂姐罗欣失踪。张小曼记事比较早,至今还记得罗欣对罗阳很好,有什么好吃的都给弟弟,待她也很好,还有一个总爱磕磕碰碰摔倒的小尾巴林天豹。

在张小曼心中,把罗欣当成姐姐。当罗欣失踪后,她自然而然扛起了姐姐的职责,默默守护着罗阳,共同长大。

“呵呵,小家伙应龙正处于虚弱期,只能让我一个人远程传送,其实我真想带着你和豹子还有更多人去天宇转转,那里可是咱们黑月行省的省会城市。”罗阳边眉飞色舞的说道,边端起饭碗大快朵颐,张小曼烧出来的饭菜就是喷香。

“天宇?”张小曼又找回了当姐的派头,摇头劝说:“不,你一个人去那么大的大城市知道住哪吗?知道到饭点吃什么吗?你除了咱们村外面那个卖牛的小镇子,去过哪呀?瞎折腾个什么劲,如果去小城市转转什么的,我一狠心让你去了,可是到天宇,别人

第29章狐女

“咣当”一声响,张小曼喘了口粗气,将四个巨大包裹放在罗阳面前说:“好了,我知道拦不住你,所以给你整理了这些随行物品,保证你吃穿不愁,躺在街边也能撑过十天。”

“我的天,要是能带上这些东西,我还不如把你和豹子捎上,体积几乎差不多。”罗阳今晚有些受宠若惊,张小曼捅破了那层窗户纸,说明他们两个有发展的可能性,只是他们彼此熟悉到不能再熟悉地步,反而成了障碍。

张小曼什么心性,喜欢什么东西,罗阳一清二楚。

反过来,罗阳喜欢什么,具体脾气秉性,张小曼也了然于胸,完全没有神秘感和惊喜感。这就是多年做姐弟的痛苦,除了身体原始冲动,牵手就像左手碰右手,感觉似乎不太对,或者说还不到时候。

“怎么不早说,害我瞎倒腾半天。”

“呵呵,我还以为你在帮我收拾屋子。下次,我保证下次一定带着你去天宇,带你去电影院看电影,带你到游乐场玩,带你去看风景。即便做姐弟,我也不准你投入其他男人的怀抱。”

“什么话,瞧你霸道的,好像天底下就你一个公的。不过,你可不准耍赖,下次一定要带我去天宇。看电影什么的,姐没兴趣。听说模拟擂台赛在省城特别流行,我要看那些肌肉发达的大块头来回碰撞。”

“不是吧?你还有这种癖好?以前我怎么不知道?”

“小屁孩,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以前只会带我钻山洞看萤火虫,终于现代化了,能提出带姐去看场电影,是个进步哦!好好保持。”

二人似乎又回到原来那种状态,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只是心中都有一份期待,正在为对方酝酿,希望可以有好的开始。

等到张小曼走后,罗阳坐在木屋门前的阶梯上望向星空。

沙漏内漩涡阵列无时无刻不在运作着,使身体周围的星力异常充沛。还好星旋对星力的渴求已经上升到变态层次,而省会天宇方圆几百公里都架设着巨大的干扰阵列塔,可以压制各种能量波动,超能几乎施展不出来,会降低到零级范畴,而且越是厉害人物,受到的压制越强。

“嘎巴,坐标已经提交给你,送我过去。”罗阳展开星辰册,逗弄起小应龙来。

“嘎巴,嘎巴,嘎巴!”小应龙非常生气的叫着,她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点体力,结果这个恶魔又要榨干她。

“乖闺女,我是为了你好,象限魔怪的能力越用越精纯,可以帮助你成长。瞧瞧这个,很少有人知道昆玉行省的墨鱼眼珠隐藏着一丝空间元素,它对你来说应该是一顿丰盛大餐。”

罗阳从旁边拿过一只皮袋,取出两颗晶莹剔透珠子。小应龙看到之后,眼睛都绿了,将身体猛然探出页面,取走珠子啃咬起来,就像几年没有吃过东西一样。

应龙完全是在囫囵吞枣,吃过之后觉得还没有尝到滋味呢!所以“嘎巴嘎巴”冲着主人直叫。

“什么?没吃饱。”罗阳直翻白眼:“你真能吃,墨鱼眼珠可不便宜。念在你昨天有功,再给你两颗,如果学会叫爸爸,那就再给四颗。”

“嘎巴,嘎巴!”

小应龙晃动身躯表示抗议,居然又逼她叫爸爸,明明不是同一个物种,当她是白痴吗?而且只用两颗墨鱼眼珠就想收买她,想得美。两个字,没门。

罗阳轻轻一笑,培育象限魔怪,尤其是对这么小的小家伙要有耐心,等到成年后就可以当做战斗伙伴来辅助作战了。不过,应龙成长极为缓慢,好像蓝家和曲家即将开启的深渊战场有促进象限魔怪成长的东西存在,可惜重生前只是略有耳闻,并不知道详情。

“别偷懒,干活吧!把我送到天宇去,那里的时区正好处于早上。嗯,会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小应龙眨巴眨巴眼睛,看到罗阳紧紧抓着袋子,无机可乘。只好无力的叫上几声,然后把头抬起来,用尽全力进行传送。

这次传送距离有些远,红光将罗阳的身体吞没迟迟没有消失,直到三分钟之后,才以缓慢的速度扩散,使小木屋恢复寂静。

身体周围流光窜动,就像搭乘地铁向窗外望去,习惯传送后,会觉得这种景象还不错。

应龙就是罗阳的私人地铁,而且还是直达那种。否则想要进入省会天宇,必须跑到距离沧海高中最近的小城市,交上一笔费用转到大城市,之后排队等待传送闸口开启,这中间至少省去数个小时的舟车劳顿。

天宇阶梯传送中心,九号私人传送窗口忽然有红光窜动。

只听“轰”地一声,罗阳火烧屁股般跳了出来,身体向前踉踉跄跄跌出去十米远,这才堪堪站稳。他直起腰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小声咒骂道:“郁闷,那么多星力尾随在后,差点把老子给轰死,还好这里是省会城市,否则光是一次传送就要把传送大厅拆掉,我可赔不起。”

“年轻的先生欢迎您,请这边走。”美女机械人摇首弄姿,眨着撩人大眼睛边走边说:“您是第一次来天宇吗?如果需要帮助可以找本机机主,她是奥尔蒂斯行省过来的大明星,模样就像我一样。呵呵,保证让您有一个回味无穷的假期。”

“嗯,听起来不错,如果你所说的大明星能在十分钟内赶到传送中心出口,那么我很愿意与她增进一下了解。”

罗阳微微一笑,对于私人传送平台拉客的小把戏并不奇怪,那些小明星愿意花钱,把自己的面孔印到机械人脸上,然后去“站台”。满心希望自己被阔少爷看上,然后就可以圆豪门梦。

当然,豪门梦之所以称为梦,是因为“大明星”自己都不信,她们只想用身体,用脸蛋,用青春,用所能付出的一切进行交易。

传送中心在罗阳的记忆中,要崭新一些。事实上,他仅来过天宇两次,还没有好好看看这座城市便远去,想不到重生刚刚几天就来到这座重生前没有多少交集的城市,希望一切顺利。

经过安全检查,罗阳顺着标识走出迷宫一样的传送中心。

因为传送中心向外界公布许多坐标,成为敌人最容易入侵的地方,所以这个地方防守很严密。

“出租车。”

罗阳刚刚抬手叫车就被旁边窜出来的身影拦住了,只见一名头上生有两只毛茸茸尖耳,打扮很潮的美少女胸脯一起一伏,喘了半天气说道:“总算在十分钟内赶到了,你这个家伙真会折腾人。呜喵,累死本喵了,你说话到底算不算。”

“有趣,你一个狐女为什么要学猫叫?另外,你是大明星吗?”

“呜喵,真稀奇,很少有人能区分开狐女和猫女。”美少女从挎包中拿出帽子,往头上一戴遮住耳朵,趾高气扬说:“哼,你们这些公子哥都喜欢猫女,人家装一下又怎么样?来天宇找本喵。不,是本小姐就对了,衣食住行全面到位。嘻嘻,还能暖床呦!来嘛!和本小姐走。”

这名狐女还很青涩,身形有些瘦弱,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头发是金色与火红色并存,指甲完全纯黑,并非涂上去的色彩,而是狐女天生就是这个颜色。

人很漂亮,还不到狐女妩媚年纪,带着一股大城市少有的清新。而且神速度来拉客,可以称得上敬业。罗阳觉得有意思,因为对方还是个雏,应该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却把暖床挂在嘴边,不知道小脑袋瓜打着什么鬼主意。

“啪”的一声响,大手拍在狐女的屁股上,让小丫头憋红了脸,几乎要当场跳脚发飙。只听该死一万次的阔少爷说:“那还等什么?不是大明星也无所谓,小宝贝,咱们走。”

“呃,好的,呵呵,好的,走。”狐女紧咬银牙,提醒自己不要冲动,她带着罗阳向不远处的光子电梯走去。

两个人几乎贴在一起,她从来没有试过被一个男人这样接近过。

地面上铸有一个个发光金属圈,只要跨入圈内就会升起光屏,显示出电梯所能前往的地方。

光子电梯,这又是从星际联盟引进的事物,通过它们可以使城市变得更加立体。只要抬头向城市高耸入云的建筑物望去,就会发现建筑物阴影处布满一道道几何

第30章变异人

随着狐女叫喊,跑出来十几名少年。

他们有的长着蜥蜴尾巴,有的眼睛大得吓人,摩拳擦掌向前走来,看似很凶。不过,细微处出卖了他们,眼角滴下汗水,腿肚子直转筋,彼此左顾右盼,希望能从别人那里得到胆气。

“缇娜,你又在胡闹了,赶快把人带走。”

忽然传来一道威严声音,让怪异少年们缓了口气,之后“呼啦”一声做鸟兽散,有些小鬼还在边跑边笑。

“果然靠不住,还要靠你,狼心。”狐女哀求地看向不远处的白发少年,这名少年正是刚才用毛茸茸拳头与罗阳硬碰一记之人。

“我说了,不要胡闹,把人送走,你这样做会给大家带来麻烦的。”小巷尽头微微晃动,墙壁并不存在,只是全息图象伪装,从暗影中走来一道高大身影。

这是一名虎头人,脑袋是虎头,身子与常人无异,看上去满面沧桑,毛发显得十分暗沉。

“大叔,你不能这样,石虎婶婶需要治疗。看看这个臭小子,他就会玩弄女人,连地道里面的垃圾都不如,他除了家世好一无是处。我们只要一点钱,足够买药的钱,那些肥头大耳的员警不会把警犬派到这个地方来的。”狐女非常急切,双眼含着泪光。

“不行,我们有原则,那样做与强盗无异。”虎头人紧紧捏住拳头,看得出他很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