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超能战神-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在大家拼命赶工下,终于完成这项工程。罗阳并没有在旁边看着,他的工作是伪装所有陷阱。

等到竺年生回来,汇报道:“毒素已经成功埋设,就等着敌人踩上去,有些地方埋上了连锁毒素,我只知道很毒很毒,因为是胡乱调配出来的,以我的能力没有三个月时间解不开。”

“好。”罗阳点点头:“下面我会再次施展焚星祭典为你们加持,等到完成加载,你们就要做好战斗准备。回到地面攻击敌人留守人员,不能恋战,沾之即走。记住,你们是我的兵,后面还有很多战斗等着你们,不要让我成为光杆队长。”

“是!”大家轰然应诺,士气高涨。

罗阳取出星辰册,平常星辰册放在他自己缝制的贴胸皮兜中,这还是第一次亮相。当他翻到第二页,抬手在林天豹的黄

第25章真真假假

崔磷是南岗高中三年二班学生,他仰倒在蝙蝠鱼的背上,看着黑咕隆咚天空,到现在都有些闹不明白,那璀璨星光跑到哪去了。

“该死,难道星光都被那个罗阳吸走了?这是什么能力,好古怪。”

“崔哥,想什么呢?我这里有几根香烟,掺了黑榆叶。嘿嘿,管叫你飘飘然。”与崔磷关系最好的叶升开小差偷偷跑过来,递给他一根自制香烟。

“臭小子,放哨期间跑过来偷懒不怕挨骂吗?还有这香烟,掺黑榆叶,等会要是有战斗,你连站都站不稳。”

“有崔哥罩着我怕什么?为了这几根香烟,我可是费了天大的工夫。也是没办法,瞧我这条胳膊,在下面的狗屁洞窟里受变异辐射污染,生满了毒瘤,都快往外流脓了,不来这么一根宝贝,痛都要痛死。”叶升笑起来,说道:“可想好,机会只有一次,你要还是不要?”

“拿来,妈的,我都快肠穿肚烂了,下面那辐射真厉害,专门引发细胞病变。”崔磷没好气的夺来香烟,手指轻轻一晃生出火苗,给自己和叶升把烟点上。

“嘶!”

二人猛吸一口,只觉得有股灼热钻入肺部,之后快速向五脏六腑蔓延。感觉就像从高处猛然跳入水中,周围的一切忽然变慢,连伤口的疼痛都在远去,眼神慢慢陷入一片迷蒙。

就在两个人越抽越嗨的时候,传来一声大吼,紧接着掀起光焰。

“敌袭,注意防御。”

崔磷听到呼喊声,心中禁不住紧缩,预感到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可是他的感知和思维都变得迟缓,尚未反应过来就见一抹金色剑影划过。

血水飞溅,他看到好友叶升的头颅翻滚着飞了起来,眼神迷醉地看向他,嘴角还勾起一丝痴迷笑容,生命竟然如此脆弱。

“轰”的一声,崔磷觉得身下猛颤,金色剑影重创了蝙蝠鱼,之后一块块成人拳头大小的石块在眼前飞射,南岗高中队伍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冲啊!”

林天豹用力挥动黄金长剑,就在刚才他干掉一名南岗高中生之际,他的超能“追加”从零级跃升到一级,感觉自身状态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好过。所以紧随其后的一剑竟然重创了贴到地面,还没来及飘起的蝙蝠鱼,可惜没有时间做掉躺在鱼背上的另一个家伙。

寂昊天来到地表,他的腰间挎着两只树根编成的大筐,里面放着石块,接下来用人型投弹机来形容他一点不过分,抓起石块左右开弓轰向敌人。

“哎呦!好痛。”

“妈的,我居然被石块伤到。”

叫声连成一片,尽管三所重点高中的学生训练有素,但是他们毕竟经历的战事还少,很容易被突发状况打乱,加上石块迅速打灭了三架探照灯,使临时营地陷入黑暗,这更加助涨恐慌。

眨眼工夫,八十几道身影出现,他们对着人声嘈杂地方冲去,在林天豹的带领下,从敌人的队伍当中穿插而过,迅速向建筑物移动。

“照明,快给我照明,让背戟恐龙攻击。”话音刚落,升起几大团火焰,还有灯光和光芒向偷袭队伍扫去,正在狂奔的身影无法遁形。

然而,就在下一刻,人头大小的石块从天而降,还有一根根巨大的标枪树,挂着呼啸刺来。

“不好,是那些树人。”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随着轰鸣,并非只有石块和标枪树降临,还有一颗颗直径达五米的金色光团,它们触及物体立刻溅射和散逸形成金色浪潮。

有几个人不幸被金光缠住,发出凄惨叫声,身体就像落入强硫酸,正以恐怖速度消融。

这一幕太过骇人,在场之人四散奔逃,哪里还顾得上找林天豹等人的麻烦?背戟恐龙和蝙蝠鱼也非常害怕,边跑边四处喷射音波炮阻止金光靠近,以至于误伤许多人,使现场更加混乱。

等到过去五六分钟,三家高中的队伍才平稳下来。

树人已经退去,因为释放刚才那种金色光团很耗元气,也是钟楼操控它们的极限,再次施展要等上两个月,除非菠萝树能集体晋升。

不管怎么说林天豹等人跑出了包围圈,已进入日常生活区域。大家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还能找到许多有用东西对敌,使信心变得充足起来。

被一群沧海杂鱼打得灰头土脸,这让平素心高气傲的重点高中学生们如何接受?其中几名负责人知道自己担着责任,大吼道:“你们都是白痴吗?让这帮垃圾成功突围,回去怎么向会长交代。从现在开始,给我追踪狩猎,他们是我们的猎物,找到他们,干掉他们,明白吗?”

“明白。”吼声震天,三所重点高中的学生第一次涌起同仇敌忾心理。

抛去竞争关系,他们三家处于同一层面,而沧海是什么?是从来不屑一顾的乡村学校,土瘪到不能再土瘪。然而,就是这些从来不拿正眼看的土鳖一次又一次的践踏着他们的尊严。

大家几乎不用想就知道,如果今夜没有成功拿下沧海,消息一旦传播出去,会对自家学校造成多么大的冲击。哪怕沧海再高端些,哪怕白天离去的学生还在,他们都不会如此难看。

在这种认知下,激战在黑夜中展开。而地下更热闹,罗阳一步一步将敌人引入地狱,他就像挥舞镰刀的死神,开始收割。

“噗通。”

通道中黑檀高中学生踏入小水坑,他没有在意。遍布洞窟的变异辐射都不能奈何他,小水坑会放在心上?

只是仅仅过去几秒钟,事实证明小水坑也能要人命。

绿色毒气自脚下产生,之后快速挥发形成一种腥甜气味。这名黑檀高中生尚未反应过来,就头重脚轻栽倒下去,再也没能起来。

“注意,有人在这里设置了连环毒素,细菌,病原体,化学毒素正在快速演变,你们的眼睛和耳道正在遭遇侵袭,用紫外线和火焰驱赶毒素,快。”三所高中哪能没有厉害人物?只要能坚持到现在,几乎个顶个是精英。不过,他们还是低估了竺年生。

就在火焰升起,紫外线灯光四处照射之际,冷不防升起一片黑光,凡是被黑光扫到的人立刻直挺挺倒下,队伍当即减员十余人。

“该死,真该死,那些毒素只是引子,只要我们动用紫外线灭掉毒素,就会产生片刻的绝佳温床,激活这道提前埋伏下来的死光,而且威力倍增。”

死光瞬间致死,不但摧毁了心脏,还摧毁了脑组织,除非有着超快反应速度,不计损耗用超能将身体笼罩起来才有可能幸免于难。

就在这时,蓝天尊忽然传来消息:“找到了,我们找到罗阳的气息了。”

“快,加快脚步。”曲惊云精神一震,甚至顾不得收尸,他不相信蓝天尊,却相信派过去的两名血奴,绝对不会错,肯定是血奴锁定了罗阳的气息。

队伍快速行军,逐渐逼近罗阳设置陷阱的岔路口,几乎没有走冤枉路。

“老大。”蓝天尊从暗处冲了出来与队伍汇合。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血奴呢?”看到这个蓝家的第五顺位继承人,曲惊云没有继续给对方脸色看,毕竟打狗还要看主人,不能把关系闹僵。

“血奴去追踪了,死咬住罗阳不放。嘿嘿,这小子今天肯定栽在老大手上。”蓝天尊神色间像是有些害怕曲惊云,说话时小心翼翼。

“少拍马屁,我今天吼了你,不要放在心上。曲家和蓝家马上要展开合作,你要是能把你们蓝家的战步提前拿出来,我保证日后帮你夺取蓝家家主之位。”

“这个?容我好好想想。”看得出蓝天尊顾虑颇深,曲惊云也不在意,蓝家依附曲家的重点就在于共同探索一处突然产生的深渊,现在还在准备阶段,不需要逼得太紧。

正在二人说话之际,就感觉地面颤动。

“怎么回事?为什么进入沧海后,提前预警总不能到位。”曲惊云很生气,侦查工作和提前预警就像队伍的眼睛,然而颤动越来越近,居然连个通报的人都没有,简直就是一群饭桶。

坑洞中蓬蓬直响,紧接着便见身影晃动。

“快跑,是灾变蚁。”有人惊恐万

第26章夜之殇

头顶上落下好多磨盘巨石,将黑檀高中带入迷宫的机械武士砸倒。附近几条通道塌陷,死伤数字激增,到处都是惨叫声。

有人就要逃出陷阱,不曾想灾变蚁的锋利大牙从高处弹射而出,他们顷刻抛尸当场。岔路口正演变为死亡地带,就算有些人本领不弱,在恐慌情绪支配下也难免出现损伤。

“回来,全是假的,这里是骗局。”星爆斩轰击而下的瞬间,曲惊云只来得及想这么多。

确实是假的,根本没有灾变蚁,而且罗阳在梦未央的控制下扮作蓝天尊看准时机出手,然而意外恰在此时发生,曲惊云命不该绝。

“轰隆隆!”

星爆斩大爆发,不过不是冲着曲惊云,而是朝向另一个方向。与此同时,罗阳飘退,挥手间提前激发所有陷阱,并将梦未央拉到身后,充满戒备。

“嘭嘭,嘭嘭,嘭嘭……”

光焰狂涌,星爆斩的狂猛威力逼出一道身影。罗阳站定后,额前飘落一缕黑发,如果他刚才慢了零点一秒,就会被切割成十七八块。

“好强的直觉,居然躲过了我的必杀一击。”只见壁顶垂下一道身影,他整个人包裹在白色细丝中,就像套在睡袋中,仅露出一张牙齿发黄的面孔。

“有点意思,你从哪搞来这么多纳米丝,尽管掺杂了一些别的东西,不是透明无色,据我所知也不便宜。”罗阳看到敌人用来包裹身体的白色细丝,就知道星爆斩没有轰死对方是必然现象,这个家伙的防御比曲惊云还要强上好多。

这时候,岔路口的人越来越少,能够保持站立姿态的,仅罗阳,梦未央,曲惊云,还有全身包裹在白丝中的黄牙年轻人。

“你记住我叫张纳米,要为成修少主报仇,这就足够了。”黄牙年轻人身形一转,就见裹住他身体的白色细丝向外膨胀飞射。

离奇一幕出现了,倒在地面上的伤员突然暴起,嘴里发出狂吼,正好掩护住罗阳。凡是附近没有死透的人,全部起身惊恐万分地向张纳米和曲惊云出手,各种光爆乍然闪现,形成狂猛冲击波在坑洞中肆虐。

“该死,我们的人被恐惧魅惑了。”曲惊云拿出所有手段保命,身上的战甲向外弹射出红色光环,能量激发到最大。

如此时刻,白色细丝狂舞,之后那些起身发动攻击的伤员整个人坍塌下去,化作完全看不出本来面目的肉块。

再看对面,哪里还有罗阳的身影?他早已带着梦未央离去。

当岔路口恢复平静,已经没有一处地方完好。曲惊云目光阴沉地看了张纳米一眼,之后沉重的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对方救了他一命。

他心中清楚,尽管不想承认,可是罗阳的星爆斩今天算是闯下了偌大的名头。仓促之间,就算身上套着相当于白银级战器的战甲,恐怕连三成防御力量都发挥不出来,几乎一打一个死。

曲惊云转过头去,冲着洞窟吼道:“罗阳,你给我等着,必叫你血债血偿。”

“哼,别说大话,有种过来干掉我。”罗阳居然听得到曲惊云的吼声并做出回应,这让曲惊云心中吃惊,暗道一声:“坏了。”

挨着岔路口的通道传来两声惨叫,罗阳并未走远,而是追杀出去,曲惊云和张纳米急忙循着惨叫声搜索。

不时有惨叫声传来,冲击着三所重点高中“骄子们”的心理防线。在他们心中罗阳就是一尊邪神,有他在沧海高中镇着,谁都甭想动歪主意。

“不,我不攻打沧海了,我不愿意来的,饶过我吧!”

“我也是,无论处罚有多么严厉,我也不会再次踏足沧海了,发誓,我发誓。”

有第一个被吓破胆的,就有第二个。这股崩溃浪潮迅速蔓延使罗阳始料未及,心中感慨毕竟敌人是学生,没有经历过枪林弹雨,不是意志坚定的百战余生老兵。不过他并未收手,最多跪地求饶的打晕就是。

仅仅一次粗糙的幻觉陷阱,加上刻意制造的惨叫声,就基本搞定了三所高中的基础战斗阶层。

不过罗阳知道,战斗还未结束,那是属于他的战斗。

“梦未央,你应该还留有一些力量。很好,保留是一门艺术。变成我的样子虚张声势,搞定剩下那些家伙,求饶就一棒子打晕。不求饶的,你自己看着办。”罗阳说完这句话,总觉得哪里不对头,他什么时候成了张成修那个妖人,也把艺术挂在嘴边?敢情这玩意带传染的。

“好的。”梦未央点头,沙哑声音渗透着坚决,他是一个做事特别专注的人,只要他认定的事就会不打折扣进行下去,何况跟着罗阳这种人,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觉得特别带劲。

梦未央刚刚离开不久,曲惊云就杀气腾腾杀到,那个张纳米似乎有办法隐身,估计想再次抽冷子从暗处下手,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罗阳停住脚步,他所在洞窟有三条通道,此时都有身影出现。东边通道走出两名身材臃肿的龙雀高中双胞胎,他们奉周觉皇之命前来,始终在队伍后面跟着,听到前方传来轰鸣,逮住机会堵了个正着。南边是蓝天尊带着两名眉心有剑形血纹的瘦弱青年出现,北边则是曲惊云。

“罗阳,你已经无路可走,动手。”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曲惊云没有半句废话,抬手就是两颗寒冰球,两颗之后又是两颗,完全不计消耗,打定主意用狂轰乱炸逼住罗阳。

寒冰球在罗阳看来并不危险,真正的危险来自龙雀高中那对双胞胎。他们两个人甩开宽大袖子轰射出一颗颗金属球,金属球尚在空中便爆了开来,形成一张直径两米的水帘向前推进。

“尼玛,高中竞争而已,龙雀居然带着黑月水雷,这可是天宇重水造出来的混蛋东西。”水帘就像有眼睛一样,没有卷住罗阳,立刻扭曲盘旋,改变方向再来。

很快龙雀双胞胎的臃肿身形干瘪下去,他们打光了身上所有水雷,数百张水帘正围绕罗阳或盘旋或封堵,它们时而结合成变幻莫测水幕,时而树立起貌似厚重的水墙,陷入其中不能有半点松懈,即便借助星旋移动也有种天罗地网的感觉。

有张纳米这种人物在,罗阳不敢随意加快移动速度,因为只需一根拉直的纳米丝就可以将他拦腰截断。不过,水雷建立起来的扑杀范围暂时没有这种威胁,他快速穿梭,想要弄清水帘的运行规律,可是难度之大超出想象,他就像陷入一座透明迷宫。

“哈哈哈,罗阳,只要我们三家联手,你就是秋后的蚂蚱,再也蹦跶不起来了。”曲惊云总算吐出胸口一口恶气,不论今夜有多么狼狈,只要将罗阳除去,就再也无法阻止沧海陨落。

“是吗?觉得我拿你们没办法?”

罗阳深吸一口气说:“如果今夜没有吸收到庞大星力,遇到黑月水雷还真挺被动,现在你们还是自求多福吧!”

话音刚落,罗阳抬起手掌,丝丝缕缕金光出现,它们看上去很像琴弦。紧接着,刺耳鸣音以他的身体为中心扩展。

浩大嗡鸣无法形容,仿佛有一把把利剑向外旋转搅动,音波形成可怕穿透力,直刺众人脑海。

“哼,无论星旋主导攻击还是防御,它的本质只是星力超频震荡。然而,越简单也就意味着越有效,聆听剑之鸣音,感受这共鸣谐音吧!”罗阳扬手将一缕缕光丝散发出去,围绕他的水帘一下子定住,表面出现涟漪和波纹。

这些涟漪和波纹迅速增多,经过十几秒钟的变化突然爆发,形成无数液滴向外席卷。

然而罗阳并未放松,而是把心提到嗓子眼,因为背后涌来杀机。是张纳米,只有他的纳米丝才能在水雷液滴中穿梭。

“很硬朗的作风,选择最艰难时刻刺杀,发展下去会是一名优秀刺客。”心念闪动,罗阳弹指甩出两道金色光弧,之后转过身来。

“咦,怎么可能?”张纳米震惊,他的纳米丝被金色光弧斩断,这是从来不曾发生过的事情。

就算不是无色透明的纳米丝,掺杂了无法剥离的触媒,却也是世间少有材料。要知道连青铜宝具都不能将其斩断,罗阳仅凭两道金色光弧就做到了,这种情形让他无法

第27章败

罗阳站了十分钟,在这十分钟当中,从洞口爬上来的残兵残将见到煞神等在这里,连忙有样学样,走到旁边跪成一排。

今夜一战真的把他们打怕了,胆气消磨得一干二净。三家高中竞争,平常也在打,可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死过人。这次来了六百多人,现在还能剩下多少?是二百?还是一百?他们浑身瑟瑟发抖不想知道,只想尽快脱离这个鬼地方。

等了十五分钟,曲惊云在一名血奴的搀扶下来到洞底。这名血奴身上有伤,边走边抓住血肉模糊的手臂大啃大咬,而这条手臂紧抓的手杖正是蓝天尊的战器。

通道塌陷,蓝天尊死了,两名血奴中的一人被掩埋。本着废物回收利用原则,活下来的血奴用“鲜肉”恢复损伤。

曲惊云的左腿已经报废,尽管他身上穿着战甲,但是罗阳震出水雷液滴时,有一小半都冲着他去。再坚固的战甲也有防御上限,再被坍塌巨石压住,能捡回这条命还要靠曲家驯养的血奴出色,能够在错综复杂的气味中找到他。否则埋在封闭环境下,闷也会闷死。

张纳米也出现了,看上去异常狼狈,整个下巴向内凹陷,满口黄牙早不知道跑到哪去。

三个人爬上来,愤怒地看向罗阳。

“血奴,干掉他。”曲惊云决定一条道跑到黑,反正今夜之后他的前程也暗淡无光,那么多同学牺牲,他要为此负责。

“老实呆着,低级血奴而已,他被人像畜生一样驯养长大,本就充满负面情绪,只要我动用诅咒魔怪,他会发狂噬主的。”

“你真的能驱使诅咒魔怪?我早就想到了,却一直不敢相信。”曲惊云抓住血奴的手臂,让他不要轻举妄动,这一切已经没有必要,他输了,输得很惨。

“你呢?张纳米,还要再战吗?”罗阳抬起左手说:“为了干掉你,我必须废掉这只手才能办到,用我一只手暂时残废换你一条性命,作为张家的家奴你来选。”

“我宣誓效忠于你,换少爷一条命。”张纳米的口齿已经极不清晰,他单膝跪了下来,倔强地看向罗阳,如果罗阳不同意,他就会攻击。

“信你,你这种人很好,真的很好。”罗阳点头,倒霉的张成修仍然昏迷不醒,就在洞口边的简易拖车上,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一名忠心手下,也许一辈子都找不到第二人。

正这时,林天豹带着一队人赶到,见到罗阳非常高兴,拍了拍身后捆成粽子的家伙叫道:“阳哥,我们抓住了周觉皇,龙雀高中那些人为了保住这家伙的性命,集体反水攻击黑檀和南岗。”

罗阳赞道:“做得好。”

他的身形陡然向空中升起,以一种霸气口吻传声:“南岗,龙雀,黑檀的人听着,明天中午将我需要的东西备齐,之后每过一天我们这边会放回十名俘虏。作为失败者,你们没有讨价还价余地。记住,明天中午,晚半个小时加一倍,以此类推。”

“狂妄。”天空有人说道,可是他不敢落下来,因为他只是观察者,虽然来自曲家,却不敢破坏规则出手救人。

罗阳抬头,冷冷一笑,把曲家观察者气得半死。

战斗结束,沧海高中胜,三家重点高中败,这就是事实。

等到消息传回去,南岗,龙雀,黑檀三所省重点高中的学生哗然,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他们会败在沧海手中。

准确的说,是败在罗阳手中。三所高中都有学生会,连夜召开紧急会议。郁闷的是,当他们接到沧海钟楼传递过来的物品清单,脸都气绿了。

“这是讹诈,不给,绝不能给。”会场传出咆哮。

从建校那天起,三所高中就处于竞争位置,从来没有联合起来进行过远程会议,然而今天他们破例了,为沧海而破例。

“呵呵,好啊!我也不想给,张家可没有曲家有钱。不过,你有没有想过,抛弃俘虏意味着什么?整个黑月行省难道就只有曲家,周家和张家?姑且不说一直行事低调的黄家,要知道还有很多势力,而且外省来的那些家伙一直不安分,他们早就想染指大学生源,不能给外人机会蛊惑人心,明白吗?”

“呸,我不明白,为什么沧海愿意放过张成修,却要关押曲惊云,这不公平。”

“蠢货,有什么不公平?张成修的手下忠心救主,向那个罗阳宣誓效忠,要知道在今夜这场战斗中,你们曲家的血奴连一击都没有发出就铩羽而归。”

“二位会长不要吵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