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苍穹龙骑-第7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天家无情,这一幕可不仅仅只会出现在地球上的王朝。

“启禀陛下,俗话说身旁若是躺着一头饥饿的猛虎,那么无论是谁都没可能睡得安稳,贵国军队依然与我军对峙,即使撤军,最好先请贵国后撤二十里,我军才能放心回撤,我方也很愿意与贵方就‘空间绝狱’大禁咒破坏后的边境线划分进行深入探讨。”

还能更无耻一点么,特西帝国领队艾尔索普趁机借题发挥,转移话题,使其往有利于特西帝国的方向发展。

只要坚持不撤军,那么依然有机会消化掉特西军队现在占领的土地,别看只有一点点大,但是慢慢积累下来,绝对会越来越惊人,若非如此,也不会有寸土必争的说法。

与议政殿内的无形交锋相比,外驿馆往皇宫这一路上发生的冒功事件简直就像是小儿科。

“哼!~特西人,你们表面上说在怕我们,我们其实也同样在担心你们耍阴谋呢,别忘了这场战争可是你们特西人先挑起来的。”

仗着大殿内人多势众,一位律政部门的官员站了出来,毫不客气地驳斥着特西使团领队的借口。

“没错,我们斯兰人向来口碑极好,反倒是特西人喜欢出尔反尔,这个要求还真过份呢。”

“分明是顾左右而言他,准备转移话题呢。”

“怕什么,不服咱们再打过!波特兰人也别想捡便宜,我们斯兰帝国绝对有能力将特西人和波特兰人一起拉到冥界,同归于尽。”

议政殿内的斯兰大臣们不乏明眼人,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微微眯着眼睛很乐意于见到这种情况,乱拳打死老师傅,外交事务可不是用来讲道理的。

内宫总管看到了皇帝陛下的眼色,立刻大声喝道:“静一静!肃静!”

议政殿内再次恢复到了鸦雀无声,发言权再次回到了特西人手上。

“其实贵国的大人们都说到了点子上,没错,大家谁都在提防着对方,这是事实,不过下官倒是有一个公平的办法来决定谁先往后撤,直到双方退到危险距离外。”

早就考虑到斯兰人反应的特西帝国使团领队艾尔索普借着议政殿内某些大臣的话,趁机借题发挥。

议政殿内,所有人的耳朵在第一时间都支楞了起来,准备倾听着特西人打破僵局的提议。

第0187节阳谋诛心

特西人比斯兰人更加崇尚武力,因此特西帝国是一个以强者为尊的国度,他们能够提出的建议基本上都在所有人意料之中,甚至一点悬念都没有。

“和平,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词,既是我们特西人所想要的,也同样是斯兰人想要的,既然大家打了这么多年,除了徒然损耗国力,恐怕谁也没有占到多少便宜,那么这场战争自然也没有继续下去的意义,我们特西人提议,与其耍嘴皮子扯皮浪费时间,不如让我们的勇士用自己的拳头与剑为自己的祖国争取利益,也许会有伤亡,但是我想这种小代价,诸位应该是可以能够接受的吧?”

特西人的方法很实在,也很直接,换一种令双方都能够接受的方式打破眼下僵局,以小损失换取大利益,本质依旧不变,拳头硬的是老大!

“艾尔索普大人,您的意思是用小规模战斗来决定谁先让步,或者是让步多少?”

斯兰帝国军政大臣,奥卡西公爵阿德莱德大人打量着这位特西帝国使团领队外交官。

好吧,讲拳头其实也算是讲道理的一种,死人是毫无疑问的失败者(LOSER),撸自个儿去吧。

“阿德莱德大人,您理解的没错,考虑到场地,可以采用一对一决斗的方式,我方会派出参加过海拉尔中央山脉战役的勇士,与贵国的勇士一决高下,借此机会也可以让双方一笔勾消所有恩怨,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艾尔索普顿了顿,再次沉声道:“决斗场上生死勿论,允许使用各种能够携带的武器,战争兽每人只允许携带一头,战胜条件包括对手主动认输或被击杀,作为公平起见,贵国可以出动龙骑士参加决斗。”

此话一出,立刻在议政殿内引起了小小的轰动,单挑龙骑士,允许巨龙上场,特西人难道疯了吗?

还是他们这次带来了天位至强者,可以无比自信地一举扫平斯兰帝国的皇家龙骑军团?

天位至强者可不是路边的野草,随便一揪一大把,实力到了这种程度的强者怎么可能还会有兴趣参与到人族内部国家间的纷争里来,一时间议政殿内各种猜测和言论纷纷冒了出来。

特西帝国的使团领队似笑非笑地看向那些斯兰人,没错,他就是正在造势!

一方面以参加过与斯兰帝国战争的军人出场了解两国军方的恩怨;另一方面却以退为进的提醒斯兰人,如果不怕被苍穹下诸国耻笑,尽管出动龙骑士好了。

在对阵龙骑士的战斗中,特西帝国的勇士一出场就认输也不算丢人,斯兰帝国却要背上胜之不武的名声,对于这支长久以来闻名于天下的军团而言,绝对是一次不小的声望打击。

特西人也并非个个都是肌肉多过脑子,使团领队在斯兰人殿堂上侃侃而谈的每一句话都经过了特西帝国里精擅于智慧的智者与贤者深思熟虑并且精心设计。

从一开始,特西人便掌握到了朝堂上的主动权和节奏,请君入瓮般迫使斯兰人不得不按着他们划下的线路继续走下去。

两国将士在战场上结下了解不开的死仇,双方都恨不得亲手将对方剥皮拆骨,碎尸万段,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国家间矛盾缩影的决斗也同样反应了平民和贵族等各个社会阶层的意志。

可以想像,一旦这个提议从议政殿内传了出去,恐怕整座德兰城甚至整个斯兰帝国都会瞬间沸腾起来。

拒绝?逃避?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骄傲的斯兰人嗷嗷咆哮着,非逮着这个机会将这些狗娘养的家伙连狗脑子都打出来不可。

让他们有来无回!

“我们波特兰共和国愿意以同样的方式为我们与斯兰帝国的战争画上休止符号!”

议政殿一角内,一直保持默不作声的波特兰使团内,领队外交官狄龙往前踏上三步,沉声表示对特西帝国的声援。

这确实是一个好主意,理由无比伟光正,冠冕堂皇至极!

没有人察觉这个波特兰外交官的深沉目光中一闪而过的异样神彩。

一切都将按照剧本进行。

这是一次早有准备,赤裸裸的阳谋,斯兰人根本没有拒绝的机会。

“波特兰人,你们也是这样想的吗?”

斯兰帝国军政大臣阿德莱德眉头微微皱起,两国使团领队的态度一致,让他感到有些不安,却琢磨不出这个不安源自于哪里。

若说波特兰共和国与特西帝国之间没有勾结,恐怕连三岁小孩都不信。

可这里是斯兰帝国的首都德兰城,斯兰人的地盘,就算两支外交使团有什么阴谋,也根本没可能掀出什么浪花来。

更何况他接到过报告,波特兰使团在入境后可是吃了不少苦头,有近三分之一的波特兰人将性命丢在了路上,这样的团队还能有什么阴谋吗?

“三局两胜,五局三胜,还是十局六胜,完全没有问题,我们波特兰人也不是孬种!”

狄龙声音里带着坚定,只不过是否有其他意味在里面,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说的好!波特兰人,我们特西人看好你们。”

特西帝国外交官艾尔索普在斯兰人的议政殿里直接毫不掩饰地哈哈大笑,表示出了自己的赞同与赏识。

这里面有问题?阿德莱德与皇帝西里尔·圣·斯兰对视了一眼,看出了对方心中的疑虑,大殿内的少部分臣工也察觉到了两支使团间不同寻常的默契。

随着一张张底牌掀开,到了这个时候,大家都不是笨蛋,极少数聪明的家伙已经可以猜测出一些隐晦的名堂。

“卑鄙无耻的特西人,波特兰人,你们哪里是为了和平而来,分明是早就勾结好了,一起过来挑衅的。”

一位性子暴躁的斯兰大臣跳了出来,毫不客气地指着两支使团领队怒目而视。

“荒谬!这只是英雄所见略同,如果我们与波特兰人早有勾结,还需要搞什么决斗换和平,干脆一东一西两国联手直接发兵杀过来便是!我就不信你们斯兰人能够抵挡得住两个大国同时前后夹击”

哪怕被对方揭穿部分真相,艾尔索普依旧面不改色地为自己辩护,将对方的指责撇地一干二净。

哪怕斯兰人心知肚明,他与狄龙在口上也是抵死不会承认的。

专业的外交基础技能之一,睁着眼睛说瞎话!

呸?!无耻!议政殿内的斯兰帝国臣工们无一不在暗骂,若不是东部军区反应及时,连续几记重拳彻底打垮了波特兰人的攻势,并且在一夜间覆灭一支成建制军团,同时成功摧毁了那条神秘隧道,使得波特兰人的图谋彻底破产,否则岂不正是波特兰人与特西人一东一西联手夹击斯兰帝国么?

早就在这么干了,只不过没得逞罢了,居然还有脸颠倒黑白,若不是斯兰人夺回了主动权,你丫还不拼命的捅刀子,哪里会在这里说什么漂亮话。

“斯兰人从来不会畏惧任何挑战!那么请特西帝国与波特兰共和国各出十位勇士,与我国的勇士决斗吧!”

这个时候斯兰帝国至高无上的统治者西里尔·圣·斯兰陛下冷哼了一声,他怎么不明白两国的诡计。

现在正如对方所猜测的那样,斯兰帝国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力,否则皇室与官方在民间的威望大损,必然会影响到未来与两国明里暗里的交锋。

上兵伐谋,特西人与波特兰人这是要诛心。

议政殿内的斯兰臣工们一个个面色肃然,迅速沉默下来,他们已经意识到在三国暂罢兵锋的节骨眼儿上,帝国根本承受不起失败的代价。

哪怕决斗的时间和场地都是以斯兰人为主场,一旦参与决斗的帝国勇士全军覆没,平民、贵族、政府和军方的士气与信心将会遭到前所未有的重创,一东一西两个恶邻多半会当场撕下虚伪的面具,趁机再次挥军大举来攻。

正因为如此,压力才格外的巨大。

“艾尔索普大人,狄龙大人,凭你们两国的信用完全是口说无凭,除非有谁能帮你们作公证才行,丑话说在前头,阿猫阿狗这些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就不要拿出来充数了。”

掌控帝国军事与外交方面的军政大臣阿德莱德从自己的帝王目光中得到了授意,当即与两国使团领队打起了太极拳。

“斯兰帝国皇帝陛下,我是拉恩共和国使者朱利安,愿意代表我国为这次神圣的决斗作出公平公正的见证!”

特西帝国使团中,一位外交官突然站了出来公然表明自己的身份,在面对斯兰帝国的皇帝陛下时,双手恭敬无比地奉上一卷纯白无瑕的精制羊皮纸卷,那是极为正式的国书。

什么?!

仿佛一枚威力巨大的炸弹落入了一汪池塘,瞬间炸起了令人无法想像的巨浪,斯兰人完全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整座议政殿当场就沸腾了起来。

拉恩共和国使者的使者竟然隐藏在特西帝国的使团中,这到底是要唱得哪一出?

第0188节四面的歌

波特兰使团阵营内同样走出一位外交官,以标准的外交礼仪奉上自己的国书。

“我是安斯特拉瑟帝国的使者费布宁,愿意代表我国为贵国与特西帝国、波特兰共和国的决斗作见证!”

“这,这是怎么回事?”

作为波特兰使团的正式成员之一,摩斯里格和那些斯兰人一样,对大殿内的异变感到震惊。

不过他很快看到使团领队狄龙递过来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便硬生生将心里的疑问压了下去,站在原地静观其变。

其他波特兰人也大多与他反应差不多,被眼前这一幕给惊呆了。

“马拉加帝国也以战士的荣耀起誓,愿意见证这次决斗的公平公正,我是艾利,见过斯兰帝国的皇帝陛下!”

波特兰使团内再次走出一人,站在安斯特拉瑟帝国使者和拉恩共和国使者身旁,高举国书声震大殿。

拉恩共和国,安斯特拉瑟帝国,还有马拉加帝国,前者与斯兰帝国相邻,后两个国家却并不相邻,这三个当世实力比较强大的国家竟然暗中派出自己的使者秘密加入特西人与波特兰人的使团,他们的态度已经不言而喻。

这是要趁机打斯兰人的秋风么?

上至皇帝西里尔·圣·斯兰,下至宫殿内的诸臣,每一个斯兰人都难以掩饰自己脸上的震惊和愤怒。

如果这三位使者的国书是真的,岂不意味着这五个国家悄然间串联到了一起,只有他们斯兰人被蒙在了鼓里,被当作傻瓜一样愚弄。

这样一来,斯兰帝国将会陷入无比被动,即使全国上下万众一心,也没可能抵挡得住五国联军的围攻。

在某种意义上看,斯兰人几近于举世皆敌的危险境地。

三名宫廷内侍迅速接过三份国书,转交由军政大臣阿德莱德和内宫大总管范斯大人验证,两人很快冲着坐在殿堂之上的皇帝陛下点了点头。

三份国书都是如假包换的真货,那三位使者自然也是真的,而他们说的话也同样代表着这三个国家对于斯兰帝国与特西帝国、波特兰共和国三方矛盾的态度和看法。

“大胆!特西人!波特兰人!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难道是在威胁我们斯兰帝国吗?”

西里尔·圣·斯兰重重一拍宽厚的座椅扶手,愤然出声。

公平?公正?难道这三个国家不知道他们的行为是把斯兰人架到火上烤吗?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帝王一怒,流血千里,随着斯兰帝国皇帝的怒吼声,大殿内的皇家侍卫在暴喝声中踏前一步,齐齐拔剑直指五国外交人员。

只待皇帝陛下的一个命令,便将这些心怀险恶的外国人尽数斩于乱刃之下。

三位并排而站的使者却浑然不在意即将到来的刀剑加身,腰杆依旧站得笔直。

“陛下,我们安斯特拉瑟帝国与特西帝国和波特兰共和国一样,也是为了和平而来!自然会坚守公正。”

“我们马拉加帝国向来崇尚战士的荣耀,也同样以信守诺言为荣,既然特西帝国与波特兰共和国共同为了和平而来,我可以保证在决斗中,两国绝不会耍什么阴谋诡计,否则将会被视作贱踏战士的荣耀,吾国上下必发兵讨之!不死不休!”

“没错,作为中立者,我们三个国家联合起来的力量足以轻易灭掉特西帝国和波特兰共和国,请西里尔陛下放心,贵国也一样可以邀请其他国家的使者与我们一同见证这次神圣的决斗。”

三国使者的口径十分一致,漂亮话说的天衣无缝,可越是如此,却越让斯兰人心中感到不安。

话音落下,议政殿内陷入了一片死寂,角落里却陡然升腾起了数个颜色各异的战气炎,霸道无匹。

摩斯里格等使团成员哪里见过这般凶险场面,名义为外交使者,可是一旦谈崩了,先送掉性命的就是他们这些使者,也许只会有一个幸运儿能带着斯兰人的战书被驱逐出境。

“退下!”

手指骨节捏的直发白,西里尔·圣·斯兰强忍着心中的怒意,还是挥退了那些侍卫。

噌!

刀剑入鞘宛若一声,显出了侍卫们整齐如一的训练有素。

“今天先到这里,明日再说!”

斯兰帝国皇帝陛下并不想让特西人和波特兰人策划的阴谋继续占据主动,他果断中止了这次外交觐见。

五国使者互相对视一眼,对这位斯兰人的帝王有了新的了解,同时行了一礼,随着宫廷侍卫退出了这座大殿。

这些外国使者后脚刚离开,议政殿内便像炸开了锅一般,四部臣工们几乎快要疯狂了,在他们眼里,暗中带着拉恩共和国、安斯特拉瑟帝国和马拉加帝国使者觐见的特西人和波特兰人必然抱着不可告人的惊天阴谋。

斯兰人站在了五国的对立面,这简直是糟糕透顶的前所未有恶劣局面,那突然冒出来的三国使者几乎无法让人相信他们是来打酱油般见证所谓的公平公正。

“宣战!宣战!向波特兰人宣战,向特西人宣战!”

“该死的拉恩人,安斯特拉瑟人,还有马拉加人,他们分明就是来趁火打劫的,都是虚伪的家伙。”

“这算哪门子决斗,完全就是早有预谋,这些卑鄙的家伙怎么可能会有公平和公证,让他们见鬼去吧!”

“让他们放马过来,陛下,出动龙骑军团最强的龙骑士,彻底碾压他们,哼,我们就让龙骑士和巨龙与他们‘公平’一战!他们要‘公平’,我们就给他们‘公平’!”

“跟特西帝国和波特兰共和国不死不休!”

“……”

能够站到朝堂上的这些臣工都不是三岁稚儿,自然不信世界上还有“公平”、“公正”这种东西存在。

老实孩子早就被人剁了脑袋,丢去喂狗了,而那些美好的词汇只是用来当遮羞布和糊弄平民们的,没有任何一个贵族会在乎。

……

“贾尔斯大人,里面的情况怎么样?”

守在议政殿外的林默向跟着两国使团一同出殿的皇家侍卫队长,地位三阶剑神贾尔斯招了招手。

“啐!别提了,这些混蛋根本就没安好心!”

依旧气愤不已的贾尔斯冲着特西人和波特兰人啐了一口唾沫。

“究竟是怎么回事?”

两国使团进入议政殿后,林默与塞里斯等人就留在了殿外待命,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除了听到隐约传出的叫喊声外,模模糊糊地并听不太清楚。

作为皇帝与诸臣们办公的所在,无论是议政殿还是勤政殿,都布置有特殊的魔法阵,除了增强了防御力量外,还能够阻截一定音量的声音。

通常情况下,殿内的正常说话声是无法传出来的,这意味着低于四十分贝的声音都会被魔法阵拦截住,一旦声音超过某个临界值,便会毫无阻碍的传出来,如此独具匠心的设计在确保机密不被泄漏的同时,又能防止意外。

“特西人与波特兰人的使团里还藏着拉恩共和国、安斯特拉瑟帝国和马拉加帝国这三个国家的使者,他们为特西帝国和波特兰共和国见证与我们的决斗,一些卑鄙无耻的家伙,从一开始便如此算计,后面怎么可能还会有公平公正,对了,你们一定要保密啊,可不能到处乱说!”

贾尔斯愤愤然将议政殿里发生的事情简述了一遍。

“这么无耻?!”

年轻的骑兵师统领侍卫官几乎被两国的阴谋算计给惊呆了,这还有脸提及公平公正么?

从一开始,斯兰帝国就被五国当作了算计的对象,这些环伺斯兰人的群狼居然还想心平气和地来商量如何瓜分好处。

“该死的,早知道就应该将波特兰人的使团全部杀光!根本不应该放他们进德兰城。”

林默有些懊悔自己还是太心软,居然放了图谋不轨的他国使者随着波特兰人一起进了议政殿,让波特兰人和特西人成功制造了声势。

“莫林大人!贾尔斯大人!”

一位年轻的宫廷内侍快步走来,打断了林默等人的对话,接着说道:“范斯大人有令,将波特兰使团和特西使团留在宫内,并将他们与另外三国使者分隔开来!”

“隔离?!”

皇家侍卫队长贾尔斯条件反射般想到了一个词。

竟然不送这些外交使者们返回外驿馆,这意味着皇帝陛下对这些人产生了忌惮。

“贾尔斯队长说的没错,应该是防止串联!不过陛下的真正意思应该是封锁消息。”

与天天调教学生邓多特的李家姐妹住在一起待得久了,林默也耳濡目染学会了一些情报推理技巧。

若是想简单隔离,外驿馆也同样可以做到,但是软禁在皇宫内,意味着皇帝陛下不想让一些事情流传出去,尽可能争取控制住局面的时间。

“莫林大人,您说的没错,小子们也正是这样猜测的。”

宫廷内侍并非全是阉人,但是他(她)们的说话风格都无一例外都是细细软软,听不到半点儿铿锵的气质。

第0189节动荡

西里尔·圣·斯兰将五国使者暂时扣留在皇宫内并隔离监视起来,同时下令封锁外驿馆,所有使团随从仆役与护卫们都被严格限制于自己的房间内,不允许外出和串联。

这些外交人员所受到的待遇和关押并无任何区别。

事实上,在各国间的外交事务过程中,其他国家使者突然被“软禁”的例子十分常见,尤其是眼下这种敏感时期,特西人和波特兰人早有心理准备,并没有表示出激烈的抵触情绪。

这个世界并没有两国交战,不斩来使的规矩,仅仅是限制自由而已,能留下一条性命已经是谢天谢地。

尽管如此严密封锁消息,但是特西人和波特兰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当日在议政殿内发生的事情依旧传播得斯兰帝都德兰城满城沸沸扬扬。

这是刻意的造势,而且唯恐天下不知般迅速向斯兰境内各个城镇漫延,而且有愈演愈烈的势头。

明眼人都已经看出来,特西帝国、波特兰共和国与另三个国家的使者在出使斯兰帝国前,在暗地里就留了一手。

如此处心积虑的谋划和大费周张的行动,若说这次所谓公平公正的决斗里绝无猫腻,恐怕连三岁小孩都不会相信。

如同被迫吃下一只苍蝇般的斯兰帝国变得格外慎重。

别看拉恩共和国、安斯特拉瑟帝国和马拉加帝国这三个明显是来拉偏架的国家表面上说的有多么冠冕堂皇。

但是他们互相勾结,共同针对斯兰帝国的险恶用心在三国使者同时出现在帝国议政殿上的那一刻,就已经原形毕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