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苍穹龙骑-第7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恢苌健贝笮涂仗旄邸

丰盛愉快的晚宴后,与双子星姐姐李慕心达成协议的老造师麦罗与炼金士卢默心满意足的离开了,炼金学徒齐菲却留了下来。

理由很简单,这座宅院拥有WIFI环境与移动通信服务,而且还可以随时给林默打电话,例如相互间幸福甜蜜的MORNINGCALL服务。

第0182节使团入城

每天早上开始收到齐菲的MORNINGCALL,让林默总是感觉到怪怪的,实际上他起的比齐菲更早,因此MORNINGCALL变成了早餐CALL。

成功找回齐菲使林默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其中的曲折和巧合让人唏嘘命运如此弄人,不过他倒是一天比一天离帝都德兰城越来越近了。

使团急行军的第一天,波特兰人们都咬着牙坚持到了扎营点,此时早已经过了日落时分,他们狼狈不堪地坐倒在地,一些贵族成员也没有了往日的矜持风度和其他人一样,吐出舌头,喘着粗气,浑身臭汗淋漓。

匆忙用过晚饭后,篝火堆旁很快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呼噜声。

次日圣炎之阳刚刚跃出地平线,在斯兰人的号角声中,这些波特兰人再次被叫醒,不得不一边用着早餐,一边脚步踉跄着开始第二天的急行军。

若不是看出了什么的使团领队狄龙外交官严重警告了所有人,恐怕队伍里会很快充满怨声载道。

但是斯兰人并没有停止急行军的意思,在第三天,不少精疲力竭的波特兰使团成员向向领队狄龙和斯兰骑士团指挥官塞里斯提出抗议,两人就像事先约好了似的,口径一致地让那些抗议者自行去找林默理论。

可事实上这些人心存畏惧,哪里还敢胆边生毛去找那个魔王,短暂抗议维持了不到半天便无疾而终。

在第四天,使团大部分成员都疲惫困乏到了极点,许多人体力严重透支,麻木的迈动双腿或坐在马上勉强保持队形,他们甚至不得不扔下了大部分辎重,只留下钱和干粮,才勉强维持住队伍的完整。

一些终于无法忍受如同慢性自杀般无休止急行军的波特兰人壮着胆子找到林默,祈求能否休息一天或半天。

嘭!~

除了留下一具新的尸体,便再也没有然后了。

到了第五天,即使那些有阶位的斯兰骑士也感到有些吃不消的时候,所有人这才意识到他们正在进行一次可怕的死亡行军。

所有跟不上队伍的波特兰人都会被拖到路旁一剑杀掉,随意地弃尸荒野,绝不宽容。

哪怕无论是平民还是一位贵族,在死亡面前,人人平等。

最先顶不住的是那些使团仆役,他们根本没胆子也没有资格去找林默理论,只能选择试图逃跑。

很遗憾,这支千人斯兰骑士团瞪大了眼睛,紧紧盯着每一个波特兰人,任何胆敢私自脱离队伍的人都会被套上细作的罪名,当场就地处决。

干脆利落的两枪爆掉两个波特兰脑袋,使林默接手后的急行军一开局就很顺利,当这些波特兰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

杀鸡儆猴的凶悍作风狠狠给了波特兰人一个下马威,不听话的熊孩子只有死路一条。

那些武装到牙齿的斯兰骑士们很乐意于用自己的刀剑将对方的脑袋变成自己的战功,骑士团居然还认可了这种战功。

无需林默吩咐,这些骑士们一个个主动瞪大了眼睛,等着这些波特兰人把自己脑袋伸过来待砍的机会,在他们眼中,这些波特兰人肩膀上顶的不是脑袋,而是一袋袋可爱的金币,只等着他们挥动刀剑去肆意收割。

连塞里斯都不可不承认,在砍掉了十几个波特兰人脑袋后,他手底下的这些骑士已经变得如狼似虎,浑身气势与出发前已经大不相同。

八天后,林默十分熟悉的帝都城墙已经遥遥在望,连绵横亘于整个视野。

千人编制的斯兰骑士团和波特兰使团同样疲惫不堪,不过无论是那些斯兰骑士还是那些使团成员,他们都不约而同的长长松了一口气,这趟残酷的死亡行军终于临近尾声。

由于林默下达的残酷命令,最终能够幸运看到斯兰人帝都城墙的波特兰使团成员只剩下了三分之一,其他的都已经变成了斯兰骑士们的剑下亡魂。

甚至有个波特兰倒霉鬼因为看到德兰城近在眼前,一时心神尽泄而昏倒在地,却被附近一位斯兰骑士兴高彩烈的顺手一剑斩下了脑袋,作了个糊涂鬼。

“我要向斯兰帝国的皇帝陛下控告这个该死的皇家侍卫!”

看到这一幕,波特兰使团领队外交官狄龙咬牙切齿般小声说道。

“狄龙大人,我对此并不抱任何希望。”

摩斯里格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的话并不无道理,对方若是真的这么好对付,那一千名斯兰骑士也不会如此言听计从,将无比残酷的命令一点儿折扣也没有的贯彻执行到底。

更何况有时候斯兰人与邻国的战争缘由是多么的荒唐,半个金币的利益都足以这些好斗家伙把成千上万的将士送上战场,与别人杀个你死我活。

作为前一阵子入侵斯兰帝国的当事人之一,摩斯里格亲身经历了斯兰人的“倔强”。

这位莫林大人的举动完全充满了斯兰人一惯有的霸道风格,打一开始就不在乎波特兰方面的抗议。

……

“莫林大人!特士帝国的使团出现在城外,他们将与三皇子奥尔奇殿下的队伍一同入城,我们是否换一个城门入城。”

一位骑士从城门方向策马返回,向跨骑在战马上的林默报告。

一千余名全副武装的骑士算是一股不小的军事力量,再加上波特兰人的使团,必需经过报备才能够被允许进入帝都。

还没等林默回复,有两位盔甲鲜明的骑士从远处疾驰而来。

对方在距离十余米外拉住了马匹,齐齐行礼并大声问道:“请问是莫林大人吗?”

“是我,你们是奥尔奇殿下的人吧?”

林默依旧坐在马上,回了一礼,他显然猜到了对方的身份。

真是巧了,特西帝国与波特兰共和国的使团竟然在同一天,同一处城门进入斯兰帝国的首都。

“是的,大人!殿下来问,你我两方是否同时入城?”

果然不出所料,迎接特西帝国使团的三皇子奥尔奇也发现了林默他们的队伍,特意主动派人过来进行协调,毕竟城门只有一处,即使想同时入城也需要将队伍协调好,否则很容易引发交通堵塞和不必要的误会。

“还是请殿下先入城吧,我们晚一点不要紧。”

林默看了一眼身后那些疲惫不堪的波特兰人,横竖也不急于一时,出于对三皇子的尊重,让对方先行入城。

而且他也没有绕路从另一处城门入城的打算。

“那,谢谢大人了!”

对方也是极为爽快,在得到林默的确认后,再次行礼并拉转马头飞快离开。

“暂时休整!”

这个命令虽然被迅速传了下去,可是波特兰使团上下却没有一个敢真正放松的,除非进入德兰城内的外驿馆,他们的心是不会如此轻易放下来的。

队伍缓缓向城门方向前进,可以远远看到三皇子奥尔奇殿下的队伍裹挟着特西使团进入城门后,德兰城内很快爆发出一阵阵如潮水般的欢呼声。

尽管斯兰帝国与特西帝国双方都打得很惨,甚至用两败俱伤来形容都不为过,只不过特西人比斯兰人更惨一些罢了,这足以激起德兰城内的斯兰人一阵自豪。

瞧见没有,那是特西人的使团,他们把那些该死的特西人打到不得不服气,来主动求和了。

随着城门内欢呼声一阵阵传出来,护送波特兰使团的东部军区骑士们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腰杆,精神备加抖擞!

“斯兰万岁!斯兰皇帝陛下万岁!”

“帝国万岁!”

“帝国必胜!”

德兰城的平民和贵族们在此刻不分彼此地站在城内主干道两旁,每一个人都激动万分,声嘶力竭地发出整齐的口号声,场面壮观至极。

当然其中少不了政府人员在暗中煽动和控制的痕迹,帝国民政部门里也有专门展开群众工作和运动的官吏。

民心这一课题,一直都是各国历代帝王无法回避的重要事务。

两国使团即将抵达帝都的进程,一直都在帝国的掌握中,并被恰到好处的利用起来。

“见鬼!这些该死的斯兰人!把我们当猴子看吗?”

“闭嘴!华兹沃!如果你想找死的话,最好别牵连其他人!”

特西帝国的领队外交使臣艾尔索普虽然低着头,语气凌厉地低喝了一声。

队伍里的其他特西人都无一例外保持着面无表情,对附近斯兰人的欢呼声充耳不闻。

“是,是,艾尔索普大人!”

一名护卫缩了缩脖子,收拾好方才不经意间泄露出的桀骜态度。

斯兰人正群情激愤,若这个时候撞到枪口上引发众怒,恐怕即使有斯兰帝国三皇子的人护着,也难逃被撕成碎片的悲惨下场,而且特西帝国连抗议的理由都找不到,自己作死,又能怪得了谁?

随着特西帝国的使团跟着三皇子的队伍一同入城后没多久,另一支使团队伍也从这个城门开始缓缓进入这座帝国首都。

与三皇子殿下的队伍盔甲鲜明锃亮相比,第二支入城的使团护送队伍显得有些狼狈和与众不同,城门内的百姓们在看到他们的第一眼时,出乎意料地竟然一片鸦雀无声。

第0183节帝国主义

由于连日来急行军奔波与入城前准备仓促,来自于帝国东部军区的斯兰骑士们来不及精心擦拭自己的铠甲并加装上礼仪性装饰物,自然不及好整以暇的三皇子队伍铠甲鲜明,仪容齐整。

再加上那一队灰头土脸,狼狈不堪的波特兰使团,一身风尘仆仆的千人骑士团更像是押着俘虏从战场上凯旋而归的军队,依然还带着一身挥之不去的杀气。

没有整齐如一的入城动作,没有任何仪仗,甚至那些骑士竟然摆出了战斗警戒阵形。

“龙神在上,这,这也太不讲究了吧!”

“东部军区的家伙是要闹哪样啊?”

“难道这些波特兰人刚刚都被揍过一顿?”

看到与特西使团呈鲜明对比的波特兰使团,在城门内大路旁人群中互相配合引导气氛的几名便衣小吏面面相觑,实在搞不懂那位三等侍卫大人和东部军区的人到底唱的是哪一出。

还不等他们作出反应,周围百姓中间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就像火山般毫无征兆地爆发出来。

“帝国万岁!”

“可恶的波特兰猪猡!去死吧!”

“帝国的骑士万岁!”

“干得好!好样的小伙子们!”

“这才是真正的军人!万岁!”

现场绝大多数人的情绪在一时间完全失控,那些小吏们目瞪口呆地环顾四周,茫然不知所措,他们还没开动呢,怎么就燃了呢?!

几近疯狂的平民和贵族们发出如山如海般欢呼,甚至比方才三皇子进城时还要再热烈几分。

同样是一身狼狈和憔悴,斯兰人自己的骑士团和波特兰使团在这些平民与贵族们眼中却分别代表着不同的意义。

前者代表着功勋,后者代表着俘虏,无与伦比的真实现场秀!

百姓中间不乏老兵,他们轻而易举地看出了第二支入城队伍里双方的关系,如同一千余头杀气冲天的狼驱赶着一百余头软弱可怜的绵羊进入了帝都。

那些年轻的小伙子们都是真正的军人,一个个如狼似虎般浑身缠绕着散不开的煞气,这般恶狠狠,凶神恶煞的模样怎么不让这些民众欣喜。

当兵的越凶越狠越霸道,他们老百姓才越有安稳日子,越有安全感,若是由一群软弱可欺的小绵羊守边疆,怎么可能让人睡得着觉?

不仅如此,不少被周围群众热烈情绪带动的年轻骑士甚至情不自禁地拔出了手中的长剑,发出可怕的咆哮声,人吼马嘶间,寒光闪闪的长剑上竟然还挂着暗紫色甚至鲜红的血渍,那是地地道道的波特兰人的鲜血。

染血武器一出场,现场瞬间达到了白热化,所有人都疯狂了。

帝都城防军的士兵们哇哇怪叫着阻止人潮往道路中央挤去,他们正在承受巨大压力,心底不住地哀嚎,兄弟就混口饭吃的,看在帝国的份上,你们就消停一会儿吧!

“故意的!这一定是故意的!”

使团队伍中间,领队外交官狄龙面如土色,他知道他们这支使团被坑了,那个斯兰皇室的侍卫根本就是一个心思无比缜密的家伙,一环扣着一环,让人根本无法预料到其中暗藏的阴谋。

以看似草菅人命的下马为引子,威逼着使团不得不被迫进行死亡行军,再以如此狼狈不堪的模样出现在斯兰帝都的各个社会阶层视线里,无需任何刻意做作的真实面貌将这出“戏”演绎到了极致,根本天衣无缝,毫无破绽可寻。

整支波特兰使团成为了鼓舞斯兰人气势的牺牲品,天可怜见,自己原本想着借机打压斯兰人的气势,却没想到竟然被生生摆了一道。

摩斯里格压低了自己的目光小声劝道:“狄龙大人,这是巧合,一定是巧合!”

他不敢去看那些斯兰人,生怕哪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冲过来把自己给打了。

眼前沸腾地几乎快要燃烧起来的场面不仅狠狠在打波特兰人的脸,使斯兰皇室和军方的威望再次提升了一个台阶。

“帝国万岁!~”

浑身升腾起耀眼夺目的战气炎,林默拔出了长剑,咆哮着直指苍穹,将入城仪式瞬间拉到了高潮的极致。

什么礼仪,什么赏心悦目,只有这种真性情的纯爷们儿,真汉子的粗糙感才能最打动人心,城门内立时附和起一片可怕刺耳的嚎叫,疯狂的斯兰人心中只剩下了天老大,我老二那种蔑视苍生的霸权主义心态,让特西人和波特兰人统统都去见鬼吧!

事实上这些花花肠子并不是他想到的,只是各种因素互相推动的结果,恰到好处的便宜了林默而已。

正如波特兰使团成员摩斯里格所说的那样,这一切只是巧合,恐怕只是给了林默一纸临时任命文书的皇室也没有预料到,如此野蛮粗糙的作风竟然能够带来这样的效果。

一些人机关算尽,反而被对方意外得了先机,其中的憋屈感只有处心积虑的谋划者才能够体会到那一口老血将喷未喷的感觉。

“唔!我们的莫林大人很出风头呢?”

已经入城,快要抵达外驿馆的三皇子奥尔奇·斯兰回头望了一眼那处城门方向,那里的动静实在让他出乎意料。

三皇子身后一位骑着枣红色高头战马,身披重甲的统领手扶长剑,面带寒霜地说道:“这个家伙,心机是不是太深沉了,竟然敢抢殿下的风头,哼,待我找个机会好好教训教训这个蠢货。”

“胡闹!莫林是皇室的人,他的风头就是皇室的风头,虎蚕!你打算教训谁?”

三皇子奥尔奇脸色一冷,沉声喝斥道。

“呃,卑职知错!”

枣红色战马上的统领连忙低头认错。

“给我盯紧那些特西人,不要把不必要的精力放在不相关的人身上。”

三皇子奥尔奇轻哼了一声,压低了嗓子再次提醒身旁这些跟着自己一同镇守北疆,阻止安布里泽特人和伊维萨人南下打秋风的将领。

“是!殿下!”

周围传来一阵整齐的回应。

“虎蚕,真不该带你回帝都,你就应该留在边境与安布里泽特人每天玩打打杀杀的游戏。”

一位身着黑灰色骑士铠甲的红发年轻男子,冲着刚刚犯了错的重甲统领虎蚕幸灾乐祸的挤了挤眼睛。

“闭嘴!加里,好像全世界就你最聪明,要不咱们练练,试试你的嘴皮子能不能说服我的拳头?”

作为北疆五虎将之一的虎蚕统领亮了亮自己重甲下的结实如铁铸般健子肉,恶狠狠地威胁道。

“龙神在上,真是个粗鲁的家伙!难怪你只能当统领,而不是军团总领。”

黑灰色骑士铠甲的红发年轻男子漫不在乎地调笑着对方。

“适可而止吧,你们两个收敛点!这里是帝都,不是北疆!”

在三皇子右手边,穿着一身华丽轻甲的年轻人忽然开口制止了两人的针锋相对,他借着周围声音噪杂的掩护,微微侧过脸说道:“殿下,虽然这个莫林已经不再是龙骑士,但是凭着他与龙骑军团的关系,我们是否要继续示好于他,想办法让其暗中为殿下效力,而且以其皇家侍卫的身份也能够带来不少方便。”

“龙骑军团可不是我们这些作皇子所能染指的,大姐和二哥都盯着呢,不要轻举妄动,更何况还有老四,哼,估计他早就和你想到一块儿去了,再过几年,老五又会加入到这场游戏中来,那时候会更加热闹呢!”

尽管没有直接承认,虽然被身旁人说中了心里,三皇尔奥尔奇依旧不动声色。

其实这些皇子皇女们都心知肚明,他们这位父皇大人之所以能够成功继承帝位,将皇叔皇伯们统统贬为庶民,也绝对不是任人愚弄的简单人物。

似警告又似掩饰心迹的一席话,三皇子殿下的话让那位穿着华丽轻甲的年轻人陷入了沉默。

“外驿馆到了!狄龙大人,摩斯里格,我就送到这里,希望诸位能够在德兰城住的娱快!”

林默的笑容在波特兰使团上下眼中如同恶魔般的狞笑,吓得这些备受精神与肉体折磨的可怜家伙们齐齐打了个寒颤。

“谢谢莫林大人的一路‘照顾’,在下一定会铭记于心!”

使团领队外交官狄龙以最标准的动作行了一礼,语气却是如咬牙切齿般说出来。

林默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这里是斯兰人的地盘,有种来打我啊!

“谢谢莫林大人!”

摩斯里格倒不像狄龙这么恨对方,这家伙的凶残和冷酷无情,自己已经不是第一次领教。

至少对方没有让自己等人直接“人间蒸发”,起码还能够活着抵达斯兰帝国首都德兰城。

“这位大人,波特兰使团的名单好像有些不对,怎么少了这么多人?”

外驿馆的四等驿丞叫住了打算交割离去的林默,他发现事先报备入境的使团花名册与实际抵达外驿馆的人数相差了许多,几乎少了三分之一。

林默耸了耸肩膀,不以为然地说道:“嗯,他们统统去见了冥神!就是这样!”

手上沾满了波特兰人鲜血的骑士们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点了点头。

第0184节巨龙吃醋的对象

在外驿馆的驿丞面前,林默的辩解完全理直气壮,他完全可以做到一边斩掉别人的脑袋,一边面不改色地道歉。

军人不杀人就跟猫不捉老鼠一样,国家还养着他们干什么?!

统统打发回家啃老米饭算了!

“啊?!您,您杀了他们?”

无比尽职的驿丞目瞪口呆地带着一脸难以置信。

他很快反应过来,大叫道:“您怎么可以这样做,他们是使团成员,是外交人员!您的行为会让我们的外交人员陷入同样的危险。”

波特兰使团的人听了这话,一阵欲哭无泪,终于有人良心发现,开始注意到这件事了。

“那就向他们宣战!”

林默冷哼了一声,狠狠扫视了一眼波特兰使团的幸存者。

事实上能活下来三分之二已经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原以为最多只能活下来一半,可是这些家伙宁可累得口吐白沫,也不给斯兰人斩杀他们的机会。

人的潜力果然是无穷的。

听到这个回答,驿丞身子晃了晃,险些瘫倒在地,跟这些丘八果然没有道理可讲,陛下怎么会派出这样的糙货去接应波特兰人的使团。

“好了,现在交接完毕,我还有事得先走一步,这里都交给你了,听着,驿丞先生,如果有哪个家伙闹事,无论是特西人还是波特兰人,嗯,可以通知军部或者这位塞里斯大人,我想会有很多乐于助人的先生们会帮您把这些闹事的家伙都干掉,不用谢我,我们都爱助人为乐!”

林默随手在交接单上飞快签下了自己的大名,然后扔下欲哭无泪的驿丞,转身拍了拍骑士团指挥官塞里斯的肩膀,说道:“抱歉,塞里斯,家里有客人,我得先走一步,你自己去军部报到吧,晚上若是没有饭局的话,就去我那儿,地址你知道的,糯香街东段78号,‘心’和‘冰’会很欢迎你这位老朋友去作客的。”

“那么就说定了,莫林大人!”

除了林默以外,年轻的统领侍卫官塞里斯与李家姐妹的关系也是极熟,当初同在一支军团骑兵师里愉快共事了一个多月,一直到将波特兰人赶了回去,这对黑发黑眼的双胞胎姐妹才随着莫林大人回到了帝都,没想到大家这么快又能见面。

同时将马匹交还给了塞里斯带领的骑士团,林默与其他骑士打了一阵招呼,随即启动了“龙将”战术铠甲的SEG核心单元反重力场,轻轻一点地面,身形腾空而起,几个起落后,飞快消失在所有人视线里。

……

“莫林大人,欢迎回家!”

知道一家之主的莫林老爷即将到家,算是女仆长兼半个管家的泽尼娅早早地候在前院门口。

泽尼娅的声音刚落,一个温香软玉的身体就像风一样扑入林默怀中,不管不顾“龙将”战术铠甲的棱角和甲片,藕段似的白嫩胳膊死死抱住了便再也不舍放开,生怕下一秒他会消失一般。

“木头!~”

“齐菲!”

林默嗅到了怀中少女体香,便知道了对方是谁。

柔嫩的肩膀在他怀里一耸一耸,同时传来了抽泣的声音,日日夜夜牵肠挂肚的家伙终于出现在眼前,积蓄许久的情绪终于有道口子可以痛痛快快发泄出来。

这一抽泣不要紧,立刻晴转多云,多云转阵雨,仿佛充分印证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