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苍穹龙骑-第5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忍无情来形容都不为过。

不过林默被光明神庭暗部莫名其妙的盯上,却实在是令人费解。

尽管暗部成员行动诡秘,手段狠毒,但是却并不像黑暗圣堂那样接受外部雇佣,他们只负责解决对光明神庭有威胁的人或势力。

林默虽然是光元素系亲和力拥有者,但是作为斯兰帝国皇家龙骑军团的龙骑士,却和光明神庭没有半点交集,应该根本没有任何理由找上他才对。

“不是黑暗圣堂?”

双子星姐姐李慕心看到林默中校一脸纠结和困惑,忍不住开口询问。

她和妹妹李慕冰来到在这个世界的时间并不长,对于一些势力和隐秘的了解远远没有林默知道的多,姐妹两人却很愿意为他分担一些压力。

第0133节诡异的礼物

搁在桌边的白骨法杖上留下了一只焦黑的手印,龙骑士霸道无比的光战气与法杖自身的暗元素系能量发生了一次时间不短的激烈冲突。

法杖本身所含的暗元素系能量是无本之木,根本抵不过源源不断的九阶光战气涌来,生生留下了一个焦黑色的握痕,恐怕再也没有办法将其清除掉。

若是那位逃遁的六阶暗系魔法师看到自己吃饭的宝贝被糟蹋成这般模样,非气得要跟龙骑士拼命不可。

李慕冰看了一眼那支如假包换的暗系白骨法杖,再看了一眼林默手中那块透明铭牌,她和姐姐同样疑惑。

素以光系亲和力而闻名的光明神庭怎么会突然诡异地冒出一位暗系魔法师,简直太违和太匪夷所思。

暗系魔法师应该是属于黑暗圣堂的人才对,怎么林默中校却说是光明神庭的人,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光明与黑暗的力量天然对立,光明神庭与黑暗圣堂自然也是互相看不顺眼,无论表面上还是私下里都一直是矛盾重重。

自从两个组织建立以来,双方打着圣战的名义互相征战的例子在历史上屡见不鲜,却绝无可能出现一方成员在为另一方做事情的案例。

无论是哪一个组织,无论他们的理念差异有多大,对于叛徒的态度却是出乎意料的一致,那就是毫不留情的追杀到底。

“……光明神庭的秘密行动部门,不仅仅只有光系战职者和施法者,还拥有数量不少的其他系成员,我们这次遇到的只是一个外围的小卒子。”

林默简单介绍了这个“暗部”的相关信息及几次知名行动案例,最后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透明铭牌,再去看桌上的其他物品。

三袋钱币,四份不同的身份证明文件,一件等阶不明的法器,还有几支药剂和纸张,其中一份正是林默本人的画像,画得惟妙惟肖,这些都是李慕冰趁着对方不注意,顺手牵羊的战利品。

不过倒是可以完全肯定一个信息,对方并不是冲着刚审完黑暗圣堂女刺杀者的邓多特,也不是暗助斯兰人打退波特兰人的双子星姐妹,而是直接冲着林默本人来的。

很可惜让那位暗系魔法师逃掉了,否则若是能够捉住那家伙,也许能够问出一些有用的东西。

“林默中校,你以前是否得罪过光明神庭?而且还是麻烦很大的那种?”

李慕心一边说着,一边沾着茶水在桌面上写下汉字“暗部”,并且在边上标注出了MI5、MOSSAD、ALPHA等地球上职能相近的组织机构,似乎在心中默默评估着这个世界著名民间组织特殊机构负责的职能范围。

不过林默提供的信息仍然不足以完全评估出“暗部”的真正实力,连冰山的一角都不如。

与地球文明相比,无论是光明神庭,还是黑暗圣堂,这两个庞大组织的传承历史甚至比任何一个国家都要悠久,想要以管窥豹,却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林默对李慕心的疑问完全在意料之中,他摇了摇头,说道:“我是属于皇室龙骑军团的龙骑士,虽然修炼的光系战气诀‘曜炎战气’和光系法术大部分源自于光明神庭,却都是历代皇室在收集和收藏,‘暗部’想要因为这个来找麻烦,也应该找皇室才对,更何况我从来没有与光明神庭打过交道。”

就算与光明神庭有过交集,也只有一个月前,为了躲避波特兰强者的追杀,他不得不临时客串了一回小镇祈祷堂的修士,但那只是无伤大雅的误会,根本没可能会招来光明神庭暗部的刺杀。

光明神庭和黑暗圣堂从来不主动涉足于各国的政治层面,换句话说,他们只是一群元素系亲和力相同的修炼者组织,在修持心灵方面更偏多一些。

“可以确定吗?例如你有没有杀过光明神庭的人?想想你在斯兰帝国的每一年,有没有误杀或者任务目标里有与光明神庭有关联的重要人物。”

李慕心不由自主地使用了心理诱导手段辅助林默理清自己的记忆。

“我可以确定没有!”

凝神回想了片刻,林默无比确定的摇了摇头。

成为正式龙骑士后,他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调教当时还十分危险和桀骜不驯的金系巨龙金币,要么就是在训练和学习知识,即使执行战斗任务,次数也是相当有限,因此有没有意外得罪其他人或组织,倒是一目了然。

考虑到金系龙族坐骑伙伴的不确定性和危险性,皇室委派给林默的任务大多并不复杂,任务目标的身份背景大多十分简单,无一例外都是穷凶极恶的巨盗或悍匪,他们往往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四肢发达和头脑简单之辈,只要一人一龙找上目标,将其绞成肉泥便是,不需要耗费太多的脑筋,结果也是毫无悬念的镇压辗杀。

光明神庭绝无可能接受来自于外部的委托去专门针对某个不相干的人或组织,哪怕即使是暗部外围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也没有这个胆量去触碰这条高压线。

双子星姐妹一向极为擅长的推理很快陷入了死胡同,她俩根本找不到任何能够值得让光明神庭对林默下手的理由。

房间里陷入一片死寂许久,直到院外传来一声报晨禽类的鸣叫声,一夜过去,天色竟然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渐渐放亮。

“先补三个小时的觉,醒来后就出发。”

林默干脆不再想那些纠结的问题,只要尽快赶到帝都,得到皇家龙骑军团的庇护,光明神庭的暗部想要再针对他展开行动,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虽然说安排了补觉,但事实上在出发后,大部分人都顶着一对熊猫眼,连李慕心和李慕冰也不例外。

双子星姐妹俩郁闷地拿着热手巾不断热敷眼眶,就算是女汉纸不讲究,却也太影响个人形像了。

唯独她俩的唯一学生,邓多特在磨了大半夜的刀后,终于成功斩灭了心魔,睡了一个踏踏实实地好觉。

酒栈小伙计的一个最大优点便是认命。

当初被酒栈老板当牛马般使唤,他认命,被林默等人抓到,他也认命,如今跟着两位老师和莫林大人遇上自己解决不了甚至根本插不进手的麻烦,他也从善如流的继续认命。

正因为如此,在充满了冲劲和干劲的年龄段里,他比同龄人少了几分冲动,多了几分沉着淡定,可以不慌不忙的磨刀霍霍向豺狼。

离开鹿山镇后,包括骑兵队管蔡尔德在内的十二名轻骑都打起了十二万份的谨慎和小心,时刻关注着周围的任何一丝风吹草动。

哪怕路上偶遇到其他人,也都是摆出一副警惕和怀疑的凶恶模样,吓得别人像见了鬼似的噤若寒蝉,远远地躲开。

“停止前进!有情况!”

探路骑兵忽然发出了警示信号,四轮马车前后的骑兵们条件反射般拔出了长剑。

“什么情况?”

蔡尔德冲着前方的骑兵大喊,然后转过头对身旁的骑兵们说道:“上弩箭,要是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先射了再说,我去前面看看情况。”

一夹马肋,战马会意地立刻冲了出去。

“是,队管!”

骑兵们取下了挂在马背上的骑弩,利索地挂上了箭支。

一名身形魁梧的中年汉子抱着一柄大剑站在了路中央,脚下却放着一只方方正正,足以塞进一只篮球的木盒子,就这么阻住了车队去路。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阻挡帝国的军队,不想活了吗?”

难道是强盗?如此单枪匹马的劫道是不是太胆大包天了一点,蔡尔德拔出双手骑士大剑直指对方。

“哈哈哈!”

那汉子忽然没来由地大笑起来,浑身一震,赤色战气炎陡然升腾起来,极为抢眼。

剑神?对方竟然是一位剑神!

蔡尔德瞳孔微微一缩,与对方相比,自己远远没有修炼到可以生出战气炎的程度,即使是他手下还有十一名骑兵,可是加到一起,也未必能够抵挡得住对方几剑。

“你,你想干什么?斯兰帝国军方的怒火可不是那么好承受的!”

骑兵队管虚张声势地拿着帝国军队的虎皮警告对方,事实上他也心知肚明,只要对方的手脚够快够利索,自己的长官和战友想要报仇都找不着人。

看对方身上的战气炎浓烈程度,也许连龙骑士莫林大人都不是对手,此刻蔡尔德无比衷心希望龙骑士的巨龙能够出现在这里,哪怕是一头凶残暴虐的金系巨龙,他也认了。

“哼!听着,有人委托我将这件礼物交给他,我现在带到了!”

火系剑神用脚尖轻轻踢了踢脚下的木盒子,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身形突然毫无征兆地模糊起来,下一秒便消失在原地不见。

这就走了?

交给“他”,“他”是谁?

骑兵队管蔡尔德目瞪口呆地望着对方消失的位置,还有留在原地的那只木盒。

第0134节人头礼盒

既不自报来历,也不明说究竟送给谁,东西丢下就跑,有这么送礼物的吗?

骑兵队管完全被对方莫名其妙的举动弄得一头雾水。

“队管,怎么办?”

同样感到困惑的不仅是蔡尔德,还有那位探路的骑兵。

“你在这儿盯着,我去找莫林大人!”

蔡尔德并没有自作主张地去打开那只木盒,而是策马转身返回车队所在方向。

那个神秘木盒里究竟有没有危险的东西,莫林大人的光镜术应该能够有所发现,这一路过来除了骑兵们的小心戒备外,长时间漂浮于车厢内的那轮光镜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木盒子?

自从在鹿山镇遭遇光明神庭暗部暗系魔法师袭击后,再到现在一位火系剑神送来一只神秘木盒,让林默和双子星姐妹越来越感到无法言喻的诡异。

究竟是一股什么样的人物或势力在纠缠着他们一行人,抑或单单是针对林默本人。

仅仅是今天突然拦路的火系剑神,便足以证明那个正在关注林默等人的势力完全拥有轻而易举地屠灭他们一行人的实力。

“激活声纳探测成像,激活雷达扫描,激活红外成像,激活气体分析,激活……”

站在距离木盒十丈开外,如临大敌般释放出一道光系法术盾并将斥力盾预设为自动触发,林默开始有条不紊地一个接着一个激活了“龙将”的侦测系统模块。

仿佛眼前不远处的地方,并不是一只方方正正的木盒,而是一枚路边炸弹。

扫描了片刻后,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大人!”

看到林默忽然走向木盒,蔡尔德忍不住在后面提醒了一声,那个古怪的盒子还是小心点为好。

“没有危险!这个盒子是送给我的。”

走到木盒旁,没有任何奇怪或危险的事情发生,手掌上涌出一股浓郁的光元素系能量飞快渗进了木盒,林默随即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并向不远处的骑兵队管挥了挥手。

CLEAR!

警报解除。

“是什么东西?”

李慕心很好奇林默突然拎了一只木盒回到了马车上。

“猜?”

龙骑士惜字如金的卖了个关子,似在考验双胞胎姐妹,目光在姐妹俩脸上巡视了一眼。

姐姐李慕心蛾眉微皱,片刻之后像是猜到了什么,脸上露出释然,便往身后的车厢壁靠去,心中似乎已经有了答案。

“神神秘秘的,难道是什么宝贝不成?”

妹妹李慕冰奇怪地打量着姐姐和林默中校,她忽然似乎嗅到了什么,疑惑的神色仅仅在脸上维持了两秒,随即变成了十分厌恶的神色,往车厢后面叫了一声:“邓多特!过来猜猜盒子里装的是什么?条件1,不许打开偷看,条件2,限时一个钟,条件3,如果失败,就去赶马车一天!”

“呃!”

无辜躺枪的酒栈小伙计一脸目瞪口呆,但是他很快应道:“是的,老师!”

这又是一道新的测试题,只不过完全没有上次黑暗圣堂影杀殿成员空绮丝那么听话,不,根本就是一个油盐不进的死物。

对于两姐妹的反应与拉自己的学生下水,龙骑士大人表示出不置可否,他并不急于打开盒子揭开最终答案。

这个隔盒猜物的小游戏要比量子理论里的“薛定谔的猫”更有趣的多,也许是绝世功法、神器、金币,或是其他什么令人无法想像的诡异之物。

酒栈小伙计凑到矮腿方桌前,左右打量着这只木盒,虽然很好奇里面装得究竟是什么,但是依然谨记着“冰”老师的吩咐,只能用脑子猜。

皱着眉头迟疑了一片刻,脸上浮现出一片肃然,缓缓退回了车厢尾部。

“猜到了么?”

李慕冰看得出这个学生心底已经有了答案。

“是人头!”

酒栈小伙计面无表情,甚至有些铁青色。

“人头?”

车厢外面同时传来骑兵队管蔡尔德的声音。

在林默带着木盒回到马车上后,担心会有意外发生的他便骑着马紧紧跟随在车厢外,并支起了耳内倾听着里面的动静。

邓多特再次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不止一个!”

“什么?”

李慕冰忽然失了态,不由自主地与姐姐对视,同样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讶。

就这么个一尺见方的木盒里能装不止一个人头,里面装的究竟是什么生物的头颅?难道还是婴儿的头颅?

事情变得越来越让人出乎意料。

送这些头颅过来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宣告赤裸裸的死亡威胁吗?

林默脸上浮起微笑,冲着酒栈小伙计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你是怎么知道里面不止有一个头颅。”

一边说着,他一边打开了矮腿方桌上的木盒。

没有复杂机关,也没有歹毒陷阱,就那么轻而易举地打开了。

“神啊!”

把目光放进车厢里的骑兵队管蔡尔德脸色顿时就变了,变成一片惨白,甚至在青紫之间不断转换着。

“人类的头颅,怎么会这么小!”

李慕冰瞪大了眼睛紧盯着盒底托盘上仿佛京观一样堆叠起来的人头塔,每一个头颅都有普通人拳头那么大,表情狰狞恐怖,张大的嘴巴里还插着一块块透明或是其他颜色的铭牌,样式与那从李慕冰从暗系魔法师身上偷来的一模一样。

但是唯独最顶上那颗头颅却是张着空空如也的嘴巴,并没有铭牌插在里面。

姐姐李慕心的脸色也是与妹妹同样难看,姐妹俩都猜到了盒子里装的是人头,却没想到竟然不止一颗。

“莫林大人,我只知道蛮牛头被砍下来后,会散发出一种特殊的味道,不同的蛮牛头会拥有不同的气味,方才我闻到了类似的味道,所以……”

随着一边解释,脸色却越来越难看的酒栈小伙计终于抑制不住,扑到了车厢边栏往上哎吐起来。

哪怕见惯了血腥,他也只是一位厨子,而不是一个杀人狂。

“是敛首秘药!可以将人头缩到拳头那么大,甚至更小。”

面色凝重的龙骑士说出了一种特殊秘药的名字。

不少特定的暗杀任务往往需要目标的首级来确认完成情况,但是带着硕大的头颅确实不方便,甚至会给任务执行者带来生命危险,于是便有手段高明的药师发明出了一种诡异无比的秘药,可以将斩下来的首级缩成便于携带的拳头般大小,以便于交回任务时验证。

第0135节神秘的关系

匪夷所思的人头礼盒让人不禁感到毛骨悚然。

京观,炫耀武功,聚集敌尸,封土而成的高冢,原本就是专门用来吓人的东西,更何况用十数个经过敛首秘药处理,仍然凝固着临死前可怕表情的人头依样堆叠起来。

换成普通人,恐怕早就被吓得晕过去,相比起来,邓多特的表现还算是勉强合格,尽管这个可怜的小伙计依然吐得昏天黑地。

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车厢内那盘微型人头塔,骑兵队管蔡尔德心头一片瓦凉瓦凉,自己这一趟究竟接得是什么样的可怕任务,一波未平又起一波,这是要把人往死里逼的模样啊!

“这又是怎么回事?”

李家姐妹面面相觑后,很快再次恢复了正常,毕竟“暗夜”特勤大队情报组精英成员的心理素质比寻常人要坚韧得多,被现代火器蹂躏过的尸体要多惨烈多恐怖的都有,一小堆人头塔还吓不倒她俩。

“还是光明神庭的人!”

林默长长吐出了一口气,用力摇了摇头,装人头的木盒子有光明神庭的暗记,这种东西没人敢作伪,对方的来历已经呼之欲出。

真是越来越让人看不懂,这光明神庭究竟要闹哪样?

既然要打要杀,还不如干脆明枪明马划下道来,他接着便是,尽搞这种莫名其妙的勾当,又算是什么?

龙骑士恨不得揪住神庭裁决所和暗部的负责人问个究竟。

“光明神庭跟自己的暗部决裂了吗?不对,就算是决裂,也没可能把矛头指向一个根本风马牛不相及的龙骑士。”

没想到又是光明神庭?这还没完没了了,李慕心有一种哭笑不得的冲动。

“这些人头都是暗部成员,暗部自己动的手,不是外人干的!”

林默无奈地苦笑,忽然从身上摸出一块透明铭牌,插进了桌面木盒托盘承载的人头塔最顶部那个张着嘴作无声吼叫的秘缩人头口中,恰好严丝合缝。

就在此时,组成人头塔的每一个人头口中那块暗部铭牌突然溢出一丝丝异光,迅速循着某种规律互相联结起来。

一片闪烁不休的光点自木盒托盘里升了起来,令人作呕的异味突然平空消失,人头塔被包裹在越来越浓密的光雾内,就像燃起了一团光焰。

“这是怎么回事?居然在燃烧?”

李慕冰目瞪口呆地望着矮腿方桌上的异状,随在车上找了根木棍,作好了连续全垒打的准备,避免火势失控将马车给烧了。

连黄胆水都快要吐出来的酒栈小伙计怔怔地看着这一幕奇景,似乎忘了继续作呕。

“别动,没有危险的,是光系的梵天净炎!不要动,它会自动熄灭的。”

对光元素系力量十分熟悉的龙骑士却很镇定地阻止了她,并与双子星姐妹望着木盒托盘内的人头塔和一块块铭牌在奇异光焰中渐渐“燃烧分解”殆尽,连一点残渣都没有留下。

梵天净炎的本质并不是燃烧而是升华,将物质彻底分解成单质,挥发在空气之中,通常被光明神庭的神官们用来处理尸体和各种污染物,传说有袪除邪恶与黑暗的作用,眼下突然出现的“梵天净炎”也许是早就预设好的,意味着人死罪孽消,也是一种慈悲。

“那块铭牌?!怎么会如此巧合?”

林默方才的动作让李慕心当即猜到了人头塔最顶端那个缩小人头的身份,就差那么一块铭牌,补全后竟然能够引发如此诡异的一幕,其中必然有什么联系。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这颗人头的主人应该正是前几日夜里袭击林默的那位暗系魔法师。

连日来所有人一直都在小心提防对方的再次袭击,却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已经被人干掉,连头颅都给送来了。

双子星姐姐从林默的目光里得到了肯定,一定是光明神庭内部出现了不可预料的异变。

虽然那位火系剑神送到即走,连多说一句话都不肯,这只木盒也同样没有留下任何只字片语,不过依旧可以推测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光明神庭的暗部出现了内部矛盾甚至是争斗,一方莫名其妙地派出了暗系魔法师暗杀林默,另一方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却出乎意料的出手干掉了那个暗系法师,而且似乎还不满足于此,甚至连与暗系魔法师相关的暗部成员也一并解决掉,来了个彻底的斩草除根。

虽然龙骑士对于一个帝国而言有着特殊的重要地位,但是对于光明神庭这样的庞然大物来说,却丝毫微不足道。

杀了就杀了,斯兰帝国除了能够抗议一下,什么都做不了。

就算不把人头送来,让龙骑士仍然蒙在鼓里,继续担心受怕又能怎样?

光明神庭一前一后差异巨大的所作所为,代表着林默受到了对方的高度重视,甚至不惜一个专司秘密杀戮任务的暗部内部出现自相残杀,还多此一举地将一干人等的头颅给林默送来,这不是在示威,而是某种意义上的示好。

但是自己跟光明神庭根本不熟!

林默被眼前错综复杂,理不清剪还乱的诡异现状给弄的完全没了方向。

专门拿出一张羊皮纸,根据林默的口述,将光明神庭现任重要人物名单和关系网列清楚并手绘了一遍,李家姐妹俩却得出了一个奇怪的结论。

林默与光明神庭里某位大人物有什么关系,而且是很亲密甚至是血缘关系。

如果是这样,那么便能解释得通这一切。

归根到底不过是大组织的内部权力倾轧,无论是被自己人干掉的暗部成员,还是无辜躺枪的林默,无一例外都是大人物交锋过程中完全身不由己的棋子、可怜虫甚至是牺牲品。

对于这个未经任何证据证实的推测,林默却根本无法接受。

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斯兰帝国东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