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苍穹龙骑-第5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骑兵队管只能一捶胸口,双腿并拢立正表示服从。

晚餐后,李慕心与李慕冰姐妹俩在房间里静静地维护着枪械,细心地将95式自动突击步枪和92式战斗手枪拆成零件,做完保养工作后再熟练地拼装起来,再往弹匣内填入子弹。

两人并没有说话,但是一个眼神,一个表情,一个手势却足以传递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

不知道敌人有多少?藏身在哪个位置?什么时候发动袭击?使用何种攻击手段?

夜幕中仿佛隐藏了一头可怕的噬人凶兽。

隔壁房间内,似乎从空气中嗅到越来越浓重的杀机,邓多特没来由地感到一丝烦躁,根本看不进任何一张识字卡片,干脆坐在桌旁掏出一小块磨石细细砥砺着自己片刻不离身的刀锋,也许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他稍稍冷静下来。

“晚上睡觉警醒些!”

骑兵队管蔡尔德在晚餐后才得到了提示,他小心吩咐着自己的手下回到房间后不要脱下皮甲,武器要放在随时都能够拿到的地方。

无论晚上是否真的会发生袭击,他们这十二人都不会一下子陷入完全的被动中。

月光被天空中的黑云挡住,林默所在的院子里一片漆黑,事实上他回到房间后便关上门窗,吹熄了灯火,屋子里陷入了寂静。

来自于地球文明的特殊计时器将时间定格在了凌晨两点,也许是所有人睡得最深沉的时候。

“龙将”战术头盔的透明面罩显示屏上出现了异样的变化。

院子内外依旧静悄悄,听不到一点人声,院墙上却诡异无比地突然出现了两条幽深的虚影,贴在墙壁上缓缓游入院中,毫无声息地接近院中的主屋。

这两个虚影能够被“龙将”发现,只能怪它俩的出现破坏了周围的红外成像。

日落后院内外环境的红外热反应一直存在,虽然在缓缓冷却,但是形成的红外成像图形并不会发生剧烈变化。

尽管这两个诡异的虚影并没有散发出任何热量,但是随着它们一现身,立刻就让原本十分稳定的红外成像图形出现了两个十分刺眼的空洞。

龙骑士依旧一动不动地站在屋内角落里,浑身气息收敛到了极至,光元素系能量也被刻意压制,再加上“龙将”战术铠甲的刻意密封隔绝,整个人仿佛就像一块不起眼的石头,难以被察觉到。

“幽影?”

林默看到那两条虚影探头探脑地钻进了屋子,心中浮现出一个暗系影属法术的名字。

无论门窗关得有多严,只要有一点点缝隙,这两条“幽影”便能轻而易举地钻进来。

看来至少有一个暗系施法者盯上了自己,幸好白天足够警醒,释放出的光镜术不仅在辅助绘制地图,也一样起到了警戒和侦察的作用。

一道无形无质的电磁波传送了出去。

“来了!”

放在桌面上的军用无线通信耳麦微微一震,依然未睡的双子星姐妹互相对视一眼。

紧接着耳麦突然以特殊规律开始震颤了起来。

“暗,系,施,法……”

李慕心压低了声音同步人工解码,这正是她最擅长的能力之一。

尽管震颤规律只是最粗浅,也没有任何加密的摩尔斯密码,但是在这个世界里,被破解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两道“幽影”似乎对房间内的结构和布置十分熟悉,驾轻就熟地爬到了床上,便不再动弹,只是一股子阴冷的寒意从床铺上莫名散发开来。

“幽影”的最大能力并不在于杀伤,而是借助于万物都拥有的影子禁锢住本体的行动能力。

这有点像传说中会“含沙射影”的怪物“蜮”,通过影子来控制住别人的行动,哪怕目标力气再大,也没可能挣脱。

若不是林默提前有了准备,并手巧地在床上用被子叠出个人形,或许真的被对方得手也说不定。

第0131节卑鄙者的通行证

哪怕两道“幽影”法术锁定住了床上的被子,林默也依然站在角落里,并没有动一下的打算,“龙将”战术头盔面罩显示屏显示床铺上的温度正在急剧降低,很快降到了零摄氏度冰点以下。

当通过科技手段来解析法术的时候,往往会得到出乎意料的结果和答案,虽然并不代表方法是错误的,但是至少多一个视角便会多几个选择。

这个人位五阶暗系影属法术“幽影”的效果和原理在“龙将”的探测模块面前完全无所遁形。

利用影子禁锢本体并制造低温令肢体僵直,充满了暗元素系风格的特征,施法者的精准操控意味着其等阶并不低,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暗系施法者确实是非常令人头痛的对手。

只不过对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只是对一卷被子上下其手,那席软被卷出来的人形实在是惟妙惟肖,无法想像这竟然是出自于一位管杀不管埋的龙骑士大人之手。

禁锢加失温,难道就只有这点手段么?林默嘴角浮现出冷笑。

对方似乎并不是法神,否则借着“幽影”再叠加一记地位一阶的“噬光刃”,就能干脆利落的解决床上那席软被。

院子里忽然传来一声异响,一名浑身笼罩在黑色短衣中的男子悄然跃了进来,左右手各提着一支涂黑的短刀,小心靠近屋子,似乎还不放心的朝着屋门丢了一粒石子,在清脆撞击声响起的时候,随时做好了逃走的准备。

来者不善,看来今晚的客人似乎还不仅仅是一位实力不弱的暗系施法者,竟然不是一个人在行动,还有帮手。

察觉到屋外人使用投石问路的手段,龙骑士不由松了一口气,应该不是黑暗圣堂的人,那些专业的影杀殿刺杀者可不会使用这种低劣的技巧,更不会与其他非暗系的菜鸟一起行动。

一柄短刀插进了门缝并开始游移起来,隐约可以察觉到战气波动,门栓仅发出轻微一声异响便被加持了战气的刀锋切断。

穿着黑色短衣的男子似乎十分心细,掏出一个小壶往门轴位置倾倒了一些液体,过了片刻这才伸手去推门。

也许是门轴得到了润滑,被推开时声音格外轻,稍稍被推开一尺许,那名男子便蹑手蹑脚地闪身进了屋内,随手反推上了门。

他似乎对屋内布置十分熟悉,哪怕伸手不见五指,也依然没有碰到任何东西,目标十分明确的冲进了卧室,毫不犹豫地照着床上手起刀落。

“咦?!”

当短刀落下时,他这才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那根本不是捅入人体应有的感觉,如此松软,难道是……

这个男子的意识便到此为止,一柄战术生存刀从他的太阳穴上缓缓抽出,林默将这个对方缓缓放倒在地后,开始飞快地在对方身上检查起来。

片刻之后,一道黑影从院子里悄然离开。

“得手了吗?”

听到身侧轻微的脚步声,七阶暗系魔法师霍奇终于垂下手中的白骨法杖,结束了自己的施法术式。

一阵密集的清脆撞击声飞快,小小的亚麻布袋扔在了来者的脚下。

“这是你的报酬,拿了赶紧走,越远越好,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霍奇并没有听到对方感恩戴德的奉承话,似乎也没有去捡那袋金币,心中顿生不满地说道:“怎么?嫌少?哼,做人别太贪心!小心没有好下场。”

他一边说着一边看过去,空着的左手悄然捏起了一个术式,暗元素系能量再次隐隐波动起来。

“你是谁?你不是库克!”

尽管周围夜深人静,光线极度昏暗,毕竟是天生游走于黑暗中的暗系魔法师,目力十分适应这种幽暗的环境,霍奇的瞳孔微微一缩,却看清楚来者并非是自己找来的雇佣战职者库奇。

浑身上下笼罩在黝黑的重装骑士铠甲下,那股肃杀森寒的气势甚至比他这位暗系施法者的黑暗气息还要纯正。

“是你!”

霍奇猛然醒悟过来,手中白骨法杖毫不犹豫地一指对方,一道惨绿色的磷火箭激射了出去。

嘭!~

平空而现的光盾拦截住了磷火箭,半空中炸现了一片惨绿色的火星,后者随即消散在空气中。

“暗系精通影属与亡灵属的施法者,就是不知道你还会不会暗杀术!”

林默往身后一伸手,一柄双手骑士大剑落入他的手中,黝黑色的“龙将”战术铠甲表面浮现出一丝丝光焰,在深夜中尤为显眼。

“光系法术盾?你竟然还有施法者天赋!”

霍奇心中生出一种被愚弄的恼羞成怒般感觉,他忽然冷笑起来:“九阶光系战气再加上至少二阶的施法者天赋,竟然是龙骑士,哼哼,完全浪费了你的天赋,真是可惜了。”

若是按照常理,从小精心培养,将来无论是成为战职者还是施法者,或是极其罕见的双修强者,其成就远远不止是如此拔苗助长般提前耗尽了未来潜力,彻底止步于眼下的战力水平,再无寸进的可能。

“你的废话太多了。”

林默揉身而上,剑随人走,猛然间一道刺眼的光弧劈了出去。

战职者想要干掉施法者,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可能拉近双方的距离,龙骑士当即选择了主动出击,先发制人。

“哈哈哈……”

霍奇轻轻一顿白骨法杖,脚下一团黑雾飞快涌了上来,包裹住他的身子。

黑夜中耀眼夺目的光系剑气却出乎意料地斩了个空,只是徒劳地劈散了一缕黑雾,暗系魔法师的身形随着在夜幕中越发隐晦的黑雾消散,顿时消失在原地。

光系与暗系天生对立,互相克制,这位暗系魔法师若是被龙骑士的剑光斩个正着,后果绝对要比其他元素系剑气斩中要更严重的多,当场毙命都有可能。

对手诡异消失后,林默却不慌不忙的从腰后抽出一枚手雷,点火随手扔了出去。

轰!~黑暗之中猛然炸起一团火光,昙花一现般的红光中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人形状的物体怪叫着飞了出去。

土造颗粒黑火药的威力虽然与现代炸药相差甚远,却架不住份量足,以量取胜的爆炸威力颇为可观,第一次遭遇到手雷的魔法师们几乎无一例外都要吃个闷亏。

“啊!~什么……”

不远处刚刚现出身形的暗系魔法师仅仅只来得及释放出一个黑雾缭绕的法术盾,便被猛然炸开的冲击波气流撞飞了出去。

暗元素系的波动已经被“龙将”的侦测模块忠实地记录了下来,哪怕稍有风吹草动,也难以逃过林默的视线。

方才扔出去的若是可以读秒的地球原产手雷,刚才那一下足以让那位暗系魔法师当场遭到重创。

“卑鄙的家伙!身为光元素系战职者,你难道就只会在暗地里伤人么。”

不远处传来飘乎不定的声音,对方使用了法术隐匿了自己所在的位置,显然那一枚手雷的威力把他炸得够呛,即使没伤到,估计也受惊不轻。

“那么您就光明正大了么?”

林默险些被对方颠倒黑白的话给气乐了。

一个使用阴险计谋暗杀别人的暗系施法者公然指责一位光系战职者暗箭伤人,这家伙是来逗逼的么?

“你!”

霍奇显然也发觉了自己的语病,至少到现在为止,对方依然站在那里,而自己却到处躲躲藏藏。

“哈哈!没话了么!”

再次随手扔出了两枚手雷,林默哈哈一笑,飞快地念颂着咒文,在手雷连续爆炸的动静中,往四周扔出了一团团散发出柔和白光的照明术光球。

夜幕的一小块顿时被光明驱散,这里是一片菜园,只不过菜地里非常违和的多出了几个散逸着枭枭硝烟的浅坑,那正是手雷的杰作。

“我是暗系亲和力者,又不是战士,难道跟你硬拼不成?”

暗系魔法师霍奇强词夺理地给自己找着借口,他十分忌惮对方扔出的手雷,哪怕有法术盾防护,也依然不愿意再被炸上一下。

“谁啊?哪个混蛋在我家菜地里搞破坏,出来!治安队的查普林队长马上就要过来了,别让老娘逮着你,不然有你的好看!”

一个充满惊怒的声音突然从菜园子外传了进来,随着故作沉重的脚步声,一名年轻女子提着木棍却难以掩饰自己紧张的神情,虚张声势地冲进菜园里。

似乎是住在附近的菜地主人被手雷的巨大爆炸声给惊动了,过来察看个究竟。

“嘿嘿!好可爱的小姑娘!正义的神圣骑士大人,您该怎么做呢?还是乖乖的,嘿,桀桀桀……”

少女身后诡异地涌现出一团黑雾,那位暗系魔法师猛然现出身形,白骨法杖轻而易举地架飞了对方手中装模作样的木棍,一把将瞬间吓呆了的少女揽在身前,横过法杖直指龙骑士,发出夜枭般刺耳的可怕笑声。

龙骑士并没有出声,他的目光正直勾勾地盯着少女另一只手里正握着的东西。

那是一枚闪光震憾手雷!

第0132节光明中的黑暗

就在方才,“龙将”战术铠甲的面罩显示屏上突然多出了两个特殊的信号,分别从不同的方向缓缓接近,让林默微微皱起了眉头。

让自己的学生有多远躲多远,自己却又冒险接近,难道不知道这种等级的战斗根本不是她俩能够掺和进来的吗?

当他看清楚那枚闪光震憾弹后,无线电信号识别和微光成像也随之确定了这位年轻少女菜园主人的身份。

难怪说女性是天生的演员,扮菜园主人的衣着、动作还是说话都扮得惟妙惟肖,甚至连脸形容貌也伪装的毫无破绽。

但是,李慕冰这个妹子究竟要闹哪样啊?!

作为她的姐姐就这么躲在附近,也不出来管管吗?

龙骑士心里忍不住一阵气结,事实上他并不担心她在那个逗逼暗系魔法师手上会有什么危险,正相反,挟持这个妹子的家伙从现在开始应该自求多福才是。

“哈哈,光元素系亲和力者,怎么?没有办法了吗?”

暗系魔法师得意地笑着,虽然硬碰暂时还没有占到便宜,口舌之争却是成功的占了上风,这个傻乎乎的平民少女来得正是时候。

“你这是在炫耀自己的低智商么?从头到尾,我只看到了你的愚蠢!如果你能再聪明点儿的话,最好还是马上把她放开。”

林默不屑一顾地转过目光,一点儿也看不出他有半点着急的意思,除了稍稍维持住漂浮在附近的几枚照明术光球外,甚至连体表的战气炎也收了回去。

眼下某个蠢货到现在都没能弄明白,究竟是谁制住了谁。

“真是嘴硬的家伙,看来你跟光明神庭的那些蠢货没什么区别,马上自裁吧,我保证不伤害这位无辜的美丽姑娘,兴许还能收她成为我的女人呢。”

暗系魔法师一边压抑住自己的兴奋,一边飞快念颂着咒文。

周围的菜地里突然升腾起一朵朵黑雾,空气中的温度骤然降了下来,隐隐约约可以听到令人毛骨悚然的嚎叫声,而且越来越大。

“竟然能够连续释放出二十六个‘魅灵’?真是好大的手笔,原来你主修的是亡灵属,恐怕你至少有人位七阶的实力吧。”

林默看清了黑雾团散开后,浮现出一个个体形伸缩不定,没有固定形态的透明怪物,周围响起了一片刺耳凄厉的嘶嚎声,仿佛百鬼夜行,不仅让人心神摇曳,听久了更会有一种头痛欲裂的感觉,似乎还对精神力有不小的伤害。

“魅灵”是六阶法术,地位以下的战气打击对它几乎没有多少伤害,虚幻的身体可以穿透实物,这东西极擅长于吸取精血,让人枯竭而死。

可以想像,若是这二十六个“魅灵”一齐附上了龙骑士的身,好虎架不住群狼,即使拥有与暗系相克的光系战气护身,恐怕也依然难逃被瞬间吸成人干的下场。

如果不是这个六阶法术有距离限制,否则之前摸进屋子里的,便不是五阶“幽影”,而是六阶的“魅灵”。

“九阶光系战士又能怎么样,我手上有人质,你既不能扔那个古怪的东西炸我,也不能随意斩出剑气,嘿嘿,你能奈我何?不如乖乖地引颈就戮,我保证给你一个痛快的,想清楚了么,守护帝国的龙骑士大人!”

暗系魔法师在释放完法术后,精神力和暗元素系能量所剩无几,重重喘息了几口粗气,再次发出桀桀怪笑,仿佛察觉到身前少女的颤栗,他低下头去,故意压低了声音装作阴森森地说道:“害怕了吗?害怕就求饶啊!我会怜惜你的,没想到在这个小镇里竟然有这样的美人。”

“嘻嘻!”

身前少女却是发出了一声轻笑,猛然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霍奇顿时愕然,刹那间暴起一片刺眼无比的雪亮光芒填满了他的视界,耳边同时响起了一声惊天动地的炸响。

光明到了极致的世界陡然变成彻底的黑暗。

“啊!~天杀的,你干了些什么?我的眼睛啊!~”

猛然遭到重创的暗系魔法师踉踉跄跄退后了数步,双手死死地捂住自己的眼睛,身子歪歪斜斜地站立不稳。

双耳依旧隆隆雷鸣般作响,连自己的惨叫声都没无法听见。

剧烈闪光暴起的瞬间,附近飘向龙骑士的二十六个暗系魔物“魅灵”就像丢进了炼钢熔炉的雪团,毫无征兆地被刺眼白光吹散不见,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黑雾再次涌现出来,裹住像没头苍蝇般乱窜的暗系魔法师消失在原地。

下一秒,附近传来一阵乒乓大响和惨叫声,黑雾再起,过了片刻,镇子里又是一声惨叫和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还有被惊动的镇民喝骂声。

耳不能听,目不能视,六阶暗系魔法师霍奇失控地胡乱发动法术,像一颗弹珠在镇子里一通乱撞乱碰,让人心惊肉跳之余,并只能报以万分同情。

十数息后,暗系魔法师那歇斯底里的叫喊声从小镇外面遥遥传来,似乎还叫嚣着“我会回来的!”、“走着瞧!”之类的咒骂,这才彻底消停了下来。

“竟然让他跑了!”

反手握着一柄特种战术匕首的李慕冰不无遗憾地倾听着镇子里的动静,最后抽了抽自己的小琼鼻,这才把目光放在了自己的脚边。

那个可怜的暗系魔法师竟然把自己吃饭的家伙拉在了这里,那支惨白色的白骨法杖正静静地躺在地上,散发出幽幽磷光,似乎对主人抛弃了自己而怨念深重。

“在那里!快点!”

“保护大人!莫林大人!‘心’大人!‘冰’大人!你们在吗?”

“敌人在哪儿!上弩箭!”

远处传来沉重密集的脚步声,护送林默等人前往帝都的骑兵队管蔡尔德与手下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提着武器,风风火火地冲了过来。

“回去吧!敌人已要逃走了。”

从阴暗处走出来的李慕心拦住了这些尽忠职守的骑兵,她手上提着一支弹药满匣的95式自动步枪。

就在方才,胆大包天的妹妹孤身犯险走进菜园,作为姐姐的她依然捏了一把冷汗,95式自动步枪的准星紧紧锁定住那位暗系魔法师的脑袋,只要稍有异动,那么便只有爆头伺候。

“咝,好冷!这棍子真邪门!”

李慕冰就像触了电般,浑身打了个哆嗦,飞快的将手上的白骨法杖扔回了地上。

魔法师老爷们的东西岂是那么容易好触碰的,没有相符合的元素系亲和力或足够强的精神力,极容易被法器自身的力量小小教训一下。

“不要乱碰!这是暗系亡灵属法杖。”

林默走了过来,阻止了李慕冰不甘心的继续尝试,光战气涌入手掌,轻轻抓起了这支白骨法杖。

阴寒冰冷,法杖与手掌接触的位置发出嗞嗞异响,有如正在炙烤一样,不断冒出淡淡的白烟。

事实上这只是光系和暗系的元素系能量在激烈对抗罢了,这支法杖并不能阻止林默将其捡起并握在手中。

“亡灵属?那不是鬼么?呸呸,竟然是这么晦气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骨头做的。”

尽管被暗元素系力量诡异地冻了一下,但是李慕冰依然觉察出这支法杖的手感质地类似于骨头般的感觉。

“和鬼差不多,都算是与光明对立的元素系能量,不过这个世界并没有地狱和阎罗王,只有冥神和冥界。”

林默往左右看了看,“龙将”侦测系统功率全开的扫描了一圈,确认没有任何异常后,这才与李家姐妹返回客栈。

他们前脚刚离开,镇里治安队的士兵们这才后脚姗姗来迟,举着火把在这个菜园里除了找到几个怪异的浅坑和残留在空气中的刺鼻硝烟外,便再无任何收获。

“竟然是光明神庭?”

与双子星姐妹坐在他自己的小院屋里,林默捏着一块似乎是琉璃质地的透明铭牌,脸上若有所思地搜索着自己的记忆。

这件小东西是李慕冰的收获,在那位暗系魔法师靠近的时候,趁对方不住意,用妙手空空的技巧将那倒霉鬼顺手洗劫了一遍,恐怕那家伙到现在都不明白自己怎么莫名其妙的丢了东西。

源自于斯兰帝国情报部门收集到的一些隐秘中曾有记载过这样的透明铭牌来历。

出乎意料的是,那位逃走的暗系魔法师正如林默之前所料的那样,并不是黑暗圣堂的人,却也不是其他杀手或雇佣兵组织的人,而是属于光明神庭内部的一个特殊秘密机构,暗部。

虽然光明神庭的大部分成员都是光元素系亲和力拥有者,但这些成员并不是这个组织的全部。

有极少数心中向往着光明,却拥有其他元素系亲和力的人在经过光明神庭的严格考验后,组成了一个特殊的部门。

属于这个被称之为暗部的成员往往会执行一些并不符合光明神庭的公开教义,却又不得不做的事情,例如处决背叛神庭的叛徒,清除威胁到光明神庭的隐患存在,也许需要证据,也许不需要,因此许多时候,暗部成员的行动和手段会十分激烈,甚至用残忍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