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苍穹龙骑-第5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箍彻畚薇鹊姆ㄊ跗肷洹

在保持火力急袭的过程中,同步掩护主力部队发动冲锋,再由骑兵部队为刀刃,切割敌阵,制造局部优势,分块歼灭波特兰人的有生力量。

这种接近于地球文明火器战争的变异战术让波特兰人的三支军团吃足了苦头,应对起来格外艰难,但是波特兰人已经看明白,敌我双方形势已经逆转,斯兰人不再使用小打小闹的游击骚扰战术,而是换成了硬碰硬的强攻硬打。

嘭!嘭!嘭!嘭……

一排排波特兰战兵手中战刀用力狠狠拍击着手中的战盾,完全无视身后正在遭到斯兰人的法术狂轰滥炸,他们依然无比冷静地缓缓后撤,并通过特殊的刀盾相击保持着节奏和士气。

在此时波特兰人的士兵们完全展示出了自己的军事素质,哪怕撤退也生生保持着稳定阵形,生怕被对手趁虚而入,造成最为可怕的全线溃败。

大队战兵在后撤,但是却将三排枪盾兵留在了原地,独自面对斯兰骑兵即将如潮水般的冲击。

第0128节庖丁解牛

在眼下如此不利的局面中,波特兰人为了保全“霸王狮”、“赤水蛟”和“暴羽鹰”三支军团的建制,不得不选择了壮士断腕。

三支军团所有的枪盾兵承担了断后任务,立起一面面塔盾和如林般的长枪,被动抵抗着斯兰人的进攻。

身负重甲的斯兰重骑兵已经达到了最佳冲阵速度,在战马脚力出现下降之前,不管不顾地一头撞了上去。

血肉横飞间,重甲骑士们手中长达两丈的重型骑枪上就像串起了糖葫芦,挂上了好几名不断惨叫的波特兰人,硬生生摧枯拉朽般顶穿了三层单薄的枪盾防线。

随手扔开骑枪,重甲骑士一边策马回转身,一边拔出了双手骑士大剑,再次加速冲杀,在战马体力消耗完之前,与轻骑兵们形成绞杀态势,屠杀着这些濒临崩溃的波特兰人。

反复穿插绞杀了两三个来回,当斯兰人的枪兵方阵冲上来的时候,抱着必死决心断后的波特兰枪盾兵们已经再也难以控制住局势,阻击线瞬间彻底崩溃。

“枪阵!梯次冲锋!”

“冲锋!第一排!冲!不想死就全力冲!”

“第二排!冲!”

“第三排……”

枪兵方阵不仅仅是阻击敌方机动兵力的“战场刺猬”,也同样是战场上相当可怕的刽子手。

第一排枪兵放平长枪,随着军官们的咆哮,飞快迈动双腿开始了冲刺,在冲出数十米远后,第二排枪兵们如法炮制,一波又一波地发起了冲锋。

在这个时候,发起冲锋的枪兵队伍中绝无可能出现逃兵或者放缓脚步贪生怕死的行为,若是不想被身后的己方士兵刺个对穿,就只能向前向前再向前,全力冲刺,将手中长枪狠狠捅进敌人的身体里。

如潮水般发起一波波攻击的斯兰人牢牢把控着战场上的节奏,不宣而战的波特兰人终于不得不咽下了自己酿制的苦酒。

侵入斯兰境内的三支军团原本有序撤退的计划渐渐被打乱,斯兰人仿佛未卜先知般总是有办法将最锋利的刀子扎进波特兰人最薄弱的地方。

“不出意外的话,波特兰人完了!大局已定!”

举着望远镜遥望着杀声震天的战场,双胞胎妹妹李慕冰最终作出了这个判断,斯兰人数支军团紧紧咬在丢盔卸甲的波特兰人身后,痛打落水狗。

“对方能够翻盘的可能性不超过一成,如果他们能够凑出一支高阶战职者或魔武混编千人队的话,那另当别论。”

李慕心举例出的意外情况仅存在于想像当中,虽然以波特兰人的国力确实可以凑出这么一支恐怖的力量,可若是真那样做的话,意味着波特兰人境内和其他边境线上的防御力量将降到历史最低,反而偷鸡不成蚀把米,将自己陷入岌岌可危的境地。

若是届时有周边邻国或内部反对势力抽冷子捅上一刀,波特兰当前统治阶层的乐子可就大了。

“至少在五年内,波特兰人应该再也不敢擅动刀兵。”

林默释放出可以将视线投放到战场每一个角落的数轮光镜术并没有遭到任何法术驱散,可见波特兰人已经无暇顾及自己的一举一动是否在别人眼中无所遁形。

“以这次预计至少动员20万人的军事行动遭到惨败的结果看,恐怕是这样!”

李慕心好奇地打量着飘浮在林默身前的几轮光镜。

若不是担心这个初阶光系法术随时有可能被其他法术驱散或误导,甚至会有反噬危险的话,在战场上使用光镜术观察战局会让人有一种在玩即时战略游戏的错觉。

“那么我们明天就能安心出发去帝都德兰城了。”

这个异世界国家的首都究竟是个什么模样,李慕冰还是有些期待。

……

战场附近的营地中,从双子星姐妹的审讯帐篷里传出一阵不紧不慢地磨刀声,这个声音从早上开始,便再没有停止过。

林默送给李家姐妹的新徒弟邓多特,正独自一人在营帐内揣着一柄宽刃厚背的刀具架在一块人头般大小,质地细腻的大石头上,沾着油脂十分耐心的一点一点磨着。

曾经从“逆鳞”军团里挑选出来的菜鸟刑讯官们在他到来没多久后,便被两位女老师之一的“冰”老师统统逐出了师门。

与这个混迹于社会底层长大的酒栈小伙计相比,这些聪明有限的家伙们更适合提着刀剑在战场上砍人抢阵地。

不过这些可怜的家伙倒是没有全部下岗,转眼间就被东部军区的几支军团抢个精光,虽然他们的能力根本达不到双子星姐妹的要求,却让那些军团总领大人们感到颇为满意。

“嗞!嗞!嗞!”

营帐内除了正在磨刀的邓多特一个人外,便只有角落里那具钢笼中的黑暗圣堂影杀殿女刺杀者空绮丝。

此刻她似乎正靠着牢笼昏昏欲睡,对于刺耳的磨刀声充耳不闻。

空绮丝忽然睁开了眼睛,出声道:“小鬼,你还要磨多久?”

对于这个新来的年轻人,她觉得还不如那几个没再回来的肌肉刑讯官,至少看上去一点儿威胁感都没有,更像是一个低贱卑微的下人。

“快了,马上就好!”

邓多特似乎倒并没有多想,抬起头往钢笼里看了一眼,温和的笑了笑说道,语气里也一点儿没有将空绮丝当作囚犯的意思,事实上也正是黑暗圣堂女刺杀者愿意在没有其他人的时候,与他偶尔说上几句的原因。

“你磨刀准备做什么?依我看,它已经足够锋利了。”

空绮丝看着邓多特专注而认真的表情,手上的动作极稳,没有一丝擅抖,就这么一点点将刀锋磨得寒气逼人。

“作为一个好厨子,应该随时随地让自己的刀处于最锋利的状态,呵呵,不要笑我,这只是个人爱好!”

一脸憨厚老实的邓多特语气十分诚恳,并没有任何说谎的意思。

尽管如此却让空绮丝心底没来由地生出一丝莫名寒意。

对方这句话若是放在一位杀手身上,似乎也同样适用。

在继续磨砺了半个钟后,邓多特终于停下了动作,将刀刃靠近眼前反复打量,这才用热水慢慢洗去了刃面上的油泥,用一块棉布擦拭干净后,他冲着刀身轻轻吹了一口气,心满意足地端详着,似乎耗费了这么长时间的磨刀工作得到了应有的回报。

囚笼中,女刺杀者空绮丝脖颈后面的一片汗毛猛然间竖了起来,营帐内似乎若有若无地回荡着一声微不可察的嘤嘤之声。

她的瞳孔微微一缩,这个年轻人的磨刀技术竟然相当有火候,那丝微弱的异响意味着刀锋可以轻而易举地吹毛断发,甚至划开人畜皮肤依然犹不自知。

邓多特轻轻放下了刀,转身离开了营帐,正当空绮丝以为对方不会再回来的时候,却见他牵了一头健壮的蛮牛进了营帐,手上还斜拎着一个大木盆,盆里满当当地挤着两只木桶。

这小子想干什么?

女刺杀者完全是一头雾水。

“明天,也许是后天,我要跟两位老师和莫林大人去帝都德兰城,以前我从没去过大城市,正好有机会开开眼。”

将这头温驯的蛮牛栓在支撑营帐的柱子上,又找来几根粗大的木头,邓多特一边唠唠叨叨地说着,一边随手提起了刀在空绮丝的目光中轻描淡写地划进了蛮牛的身体。

那头健壮的蛮牛恍若未觉刀锋入体,嘴里依然在反刍着,只是脖颈下方突然诡异地出现一条血线,腥红的蛮牛血恰好滴入了一只木桶内。

却见他一边在蛮牛身上飞快地游移着刀光,一边继续说道:“我以前在小镇酒栈里当伙计,老板是一个叫赫拉的死胖子,我父亲为他工作了十几年,一直到死,后来我接了班,酒栈一直靠自酿的麦酒和我与父亲最拿手的冷切牛肉撑着,不是我说大话,我煮出来的蛮牛肉在镇上很有名气,嗯,这头蛮牛正是我为路上准备的干粮,您也可以尝一下,真得很不错。”

酒栈小伙计对于蛮牛的各个部位早已经是烂熟于胸,哪怕闭着眼睛也不会摸错地方,飞快地动作令人眼花缭乱。

没过多久,一大坨牛下水掉进了木盆里,此时一直毫无所觉的蛮牛终于支撑不住,仅仅只发出一声低鸣便咽了气,身子却因为早就有木柱支撑,并未倒下来,只是一双牛眼中依然凝固着些许疑惑。

巨大的牛皮转眼间被轻轻揭了下来,边缘整齐完好,空绮丝终于露出了震惊的神色,她带着一脸难以置信,亲眼目睹了这个年轻人游刃有余般飞快将一头硕大的蛮牛分解开来,最终只剩下了一堆白骨架子,一点血丝和肉渣都没有留下,哪怕是传说中的庖丁解牛也莫过于如此。

“好了,只要撒上我的独门香料配方,煮上两个钟再晾干,绝对是一等的美味。”

忙完这一切,浑身滴血未沾的邓多特随手抹去了脸上的汗水,转过头冲着囚笼中的女刺杀者谦卑地笑了笑,说道:“您知道吗?您是两位老师留给我的测试题,我很想得到一个好成绩,所以,您能配合我一下么?”

年轻的酒栈小伙计人畜无害地微笑着,他手中那柄锋利至极的屠刀却让人无法忽视……

第0129节前往帝都

李家姐妹俩身旁悬浮着一轮光镜,两人照着它投射出来的画面,不时在宽敞的车厢中央,随着四轮马车前进而微微摇晃的矮脚方桌上写写画画。

虽然驰道并不十分平整,但是出身于酒栈伙计的学生邓多特熬制的蛮牛筋胶块代替了弹簧做出来的缓冲机构大大减小了车厢的颠簸。

当波特兰共和国损兵折将的三支军团被占据了上风,如狼群般凶猛进攻的十余支斯兰军团赶回冰岩山脉另一侧后,李家姐妹便与林默踏上了前往帝都德兰城的行程。

在一队轻骑兵护送着前往帝国首都德兰城的路上,同步绘制出地图不仅是保持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好习惯,同时也能够打发长途旅行的无聊。

绘图的工具有质地又薄又韧的羊皮纸、两支木尺、一支三角尺、一支硬木圆规和几支铅笔,从摧毁波特兰人隧道任务的支援小队成员手上收回的军用多功能表也被摆在桌面上充当指南针。

铅笔并不是地球文明的产物,而是双胞胎姐妹俩弄了些石墨、木炭粉、粘土、树胶和一些烘干后较软的木材制作出来的。

除了没有漂亮的涂漆和商标外,与地球上正规厂家用工业流水线生产出来的铅笔并没有太大区别,甚至连笔杆粗细和书写出来的墨色浓度都相差无几。

正因为原本就没有多少技术含量,标准一尺长的铅笔在第一批制作出数百支后,这种十分便捷的书写工具非常意外地受到了战区文官们和探子们的欢迎,当作了速记和应急书写的不二法宝。

至于橡皮?几块车厢减震机构边角料,质地柔韧的牛筋块便足够代替,再掺点其他材料便能让牛筋块可以更加柔软,和真正的橡皮没有任何区别,方的,扁的,圆的,外形随心所欲。

随着越来越受到欢迎,铅笔带来的最大受益者却不是李家姐妹,而是林默幼时的朋友,曾经在雪松镇当一名普通镇卫队士兵,外号“三眼”的查理。

凭借着林默给他的几十枚金币作为本钱,找来几个可靠的朋友,在重新被斯兰人夺回来的利安城内开了一家专门生产铅笔的作坊,算是置办下了一份不小的营生和家业。

每个月仅仅是供给东部军区的铅笔定单便让铅笔作坊大赚了一笔,这还不包括如同嗅到血腥的鲨鱼群般蜂拥而来的商人。

这些敏锐捕捉到商机的家伙们挥舞着装满了金币的钱袋子争着抢着与铅笔作坊签下订货的契约,将浸过红桐油提升持握舒适度和美观性,做工越发精致的笔杆并烙印有特殊商标“2B”的铅笔贩售到斯兰帝国境内各个城镇甚至周边的其他国家。

林默和双子星姐妹全然没有想到只不过是为了方便自己,却不小心打造出了一个土豪,知识改变命运,也许这又是一个真实的写照。

随手维持着光镜术的林默靠坐在车厢边栏,认真阅读着最新的战报与邓多特的审讯报告。

这个酒栈小伙计已经能够勉强读写两三百个字,在两位老师的帮助下写一份报告却是不难,若是再认上千把个字,也许可以跨入学者阶层的门槛。

在这个普遍识字率低得出奇,平民阶层等同于文盲阶层的世界里,一个没有任何身份背景的平民想要拥有阅读和书写的能力,那几乎是不可想像的事情。

一旦有了这样的机会后,出身于酒栈小伙计的邓多特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学习各种知识时就像不要命似的,对两位老师的感恩戴德完全烙印入了骨子里,哪怕当牛作马也心甘情愿。

作为对这个年轻人的天赋测试和评估,两姐妹没有一个人出面和插手整个审讯过程,完全任由这个酒栈小伙计自己从头到尾的操办,自由发挥。

出乎意料的是,邓多特并没有花费多少力气便撬开了女刺杀者空绮丝的嘴巴。

酒栈小伙计所使用的手段却令人匪夷所思,说是野路子也不为过,根本从未在任何一本教科书上出现过,完全是闻所未闻,事实上那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里,邓多特都在忙碌着磨刀、屠宰蛮牛、烹制蛮牛肉干等不相关的活计,整个审讯过程却连半个钟都不到。

可偏偏就是如此,那名黑暗圣堂的专业女刺杀者却诡异莫名的心神失守,彻底失去了抵抗能力,老老实实地回答了所有的问题,哪怕问她的三围,多半也是坦白从宽,原始口供的大部分内容让这次测试的结果达到了合格,甚至是优秀的标准。

对于精神系催眠手段抵抗力比其他主元素系更强的暗元素系战职者怎么可能会突然变得如此脆弱,更何况从头到尾连刑都没有动过。

“看来自己推荐对了人呢!”

林默稍稍挪开手中那一叠羊皮纸,看了一眼在车厢尾部依然在忙碌于鞣制蛮牛皮的年轻酒栈小伙计,脚边放着一叠羊皮纸剪裁出来的识字卡片,真是连干活都不忘记学习认字。

对方似若有所觉的抬起头来,腼腆地笑了笑回应龙骑士的目光。

笑面虎,披着羊皮的狼什么的,简直是弱爆了。

前方带队的骑士队管放缓了马速靠近马车,轻轻敲了敲车厢边栏。

“‘心’大人,‘冰’大人,莫林大人,前面就是鹿山镇,今晚我们将在那里暂时休息。”

李慕心与李慕冰两人对视一眼,再依着严重失真的老旧地图找到了鹿山镇所在的位置,然后向林默打了个眼色。

“蔡尔德先生,就听您的安排吧。”

蔡尔德是护送林默等人前往帝都的骑兵队队管,林默同样十分客气地点了点头同意了对方的建议。

骑兵队管蔡尔德做了个捶胸礼回应,在战马上坐直了身子往驰道前方握拳示意了一下,大声说道:“前方鹿山镇!加快速度!”

十一名轻骑兵与由四匹挽马拉动的马车同时加快了速度。

“有人在窥视我们!”

李慕心仿佛很随意地说道。

就在方才,悬浮于车厢内的光镜中央闪过一个飞快消失的身影,画面投射的位置是在马车两点钟方向约5公里外的位置。

瞬间捕捉到的那个身影,无论衣着还是行动方式都没可能跟平民挂上钩,有见过穿着一身遮住脸的黑色连衣斗篷,手持着一支白色长杖,转身之间就被一团黑雾裹住消失的平民么?

对方显然是发现了光镜术的存在,却出乎意料地在第一时间退避了。

马车上左右两侧的帘子被李慕冰顺手拉了下来,使外面的人便再也无法看到车厢里的人。

“黑暗圣堂?”

李慕冰第一时间想到了这个名字,她不由自主地看向坐在车厢后面的邓多特。

也许是前几日那个审讯测试招惹来的报复,女刺杀者空绮丝与原始口供都已经移交给斯兰军方,后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和林默都无法预料。

这个学生很冷静的将识字卡片一张不漏地全数揣进怀里,一手按在了自己腰间的刀柄上,说是防身利器,倒不如说是一柄锋利的菜刀。

年轻的脸庞上依然保持着一片淡定,看不到任何害怕或畏惧的痕迹。

“有可能,不过也未必,也许是波特兰人,或者是特西人。”

在帝国东部边境这些日子里,林默遇上的可不仅仅是黑暗圣堂的人,除了波特兰人外,甚至连特西帝国的空骑士都交过手。

无论是在地球还是在这个世界,想要他性命的大有人在。

“多半是冲着你来的,要小心了!”

李慕心轻轻推过来一支手枪。

现在子弹打一发少一发,能够动用枪械的场合,基本上都是生死存亡之际。

在斯兰人与波特兰人的战争中,双子星姐妹一直处于幕后,再加上来历不明,别的势力即使想找麻烦也很难以找到她俩身上。

邓多特好奇地打量着李慕心手上的92式战斗手枪,听两位老师介绍过,枪械是一种利用化学能爆发出机械能破坏力的特殊杀伤性武器,虽然杀伤效果可观,但是子弹补给和配件更换却是致命伤。

“不用,我更相信自己的拳头,嗯,还有战气。”

林默自信地笑了笑,却将手枪推了回去。

天赋元素亲和力不足,缺少足够战斗力的李家两姐妹比他更需要枪械的保护,尤其是在近身战斗中,一支出其不意的火器说不定能让剑神都吃上一个大亏。

“那你一定要多小心!”

李慕心并没有过多坚持,语气中充满了关切之意。

姐妹俩并不是纯粹的战斗人员,这个世界的单兵战斗方式让她俩完全插不上手,若是“暗夜”特勤大队里的顶尖兵王在这里反而倒还好一些。

只要不主动立于危墙之下,姐妹两人依然可以勉强自保。

“林默中校,我和姐姐会帮你的。”

妹妹李慕冰掏出了手枪和手雷,开始在作战斗准备,她和姐姐什么样的危险都经历过,这点儿小场面还吓不倒她。

第0130节鬼蜮伎俩

双胞胎妹妹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别看表面上蛮不讲理的模样,曾经在利安城的经历证明了,在关键时刻她的表现不会比姐姐李慕心差到哪里去。

林默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地点了点头。

妹子傲娇的一抬下巴,下一秒将目光放在了自己和姐姐的学生身上,毫不客气地喝斥道:“邓多特,要是遇到危险,有多远就逃多远,别瞎逞能!”

酒栈小伙计一怔,脸上肌肉跳动了几下,最终低眉顺眼地回道:“是,‘冰’老师。”别看他能够冷不丁的吓住黑暗圣堂的女刺杀者,在姐妹俩面前却是个地地道道的老实孩子。

和林默一样,即使双胞胎姐妹不开口,邓多特也依然能够轻而易举地分辨出谁是姐姐,谁是妹妹。

作为一个能够掌握解牛技艺的深资厨子,其观察力自然是不容小觑。

十二名轻骑兵对于车厢内的谈话完全一无所知,他们依然谨守着职责,保护在马车前后,顺利地进入前方小镇。

比起帝国边境的那些偏僻小镇,鹿山镇的人口和建筑显然更密集的多,镇外城墙虽然并不高大,但是镇内规划整齐的一处处宅院和宽敞的主支干道,无一例外的显现出一种井然有序的味道。

小镇居民对于林默一行人的到来,并没有表示出太多的惊讶。

骑兵队管蔡尔德进入小镇后随便找了一位镇民,便问到了镇里最好的客栈所在位置,他们并没有打算去叨扰本地的领主或镇长,这也是龙骑士莫林大人格外要求的。

没必要的应酬,自然是越少越少。

“莫林大人,您真的要这样安排?”

骑兵队管蔡尔德很不理解龙骑士大人为什么专门要了一间最偏僻的房间。

难道是为了“心”和“冰”两位大人,好互相幽会?就算是有私情,有这必要多此一举么?

“服从命令!”

林默对自己的决定并没有作出太多解释。

进入这家客栈后,他将李家姐妹和邓多特的客房安排到了入住者较多的客房区,十二名骑兵的房间也紧挨着三人的房间,以便于照应和应付突发的意外。

这样安排倒也好理解,只不过让人出乎意料的是,林默自己却单独要了一个僻静的院子。

一个人单独住那么大的院子,还在客栈最偏僻的角落里,却让蔡尔德感到十分奇怪。

“是!大人!”

骑兵队管只能一捶胸口,双腿并拢立正表示服从。

晚餐后,李慕心与李慕冰姐妹俩在房间里静静地维护着枪械,细心地将95式自动突击步枪和92式战斗手枪拆成零件,做完保养工作后再熟练地拼装起来,再往弹匣内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