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苍穹龙骑-第4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跟着他们回来的波特兰酒栈小伙计有点水土不服和轻微发热,林默陪着他暂时逗留了两天。

现在看来这个小伙计已经恢复了许多,与龙骑士莫林大人也将离开这里。

“是的,我该走了,古鲁大人,您的胳膊好些了么?”

林默打量着对方刚接上的右臂,当初被斩断的地方只剩下了一圈微微凸起的红印,似乎真的被续上了。

光系法术与特殊药物竟然可以媲美于外科手术,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唔,勉强能动,现在还需要每天接受三次‘光之救赎’,持续十天后就能像往常一样动作,只不过半年后才可以动用战气。”

虽然古鲁想恢复以前的战斗力至少需要半年时间,但是与彻底残废的下场相比,已经非常幸运了。

若不是他第一时间用冰霜战气封冻了断臂,在路上这么多天也没有出现腐败,否则也不会这么容易的续接上。

尽管如此,那位神官大人和两位高阶药师大人还是花费一日一夜才完成了骨骼、血管、肌肉等组织精细接驳。

“真是恭喜您了!”

林默不吝啬于送上自己的祝福。

失去惯用剑的右臂对于一位大剑士来说,无异于只剩下了原来实力的不到一成,这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过。

大剑士古鲁心情格外愉快,接着说道:“莫林大人,以后若是有空,请来巴顿城的莱弗林家族坐坐!”

在行动中见识过龙骑士大人的手段后,他认为替自己效力的家族与对方建立下良好的友谊,哪怕没有巨龙的关系,也非常值得一交。

“好的,古鲁大人!希望下次能够继续合作!”

林默向对方做了个捶胸式军礼,一抖缰绳,带着酒栈伙计驾驭着战马一同冲出了这处军营,赶往双子星姐妹所在的“逆鳞”军团第一骑兵师所在位置。

在离开那支斯兰军团的驻地后,笨拙地驾驭着战马的酒栈小伙计邓多特终于憋不住自己连日来的疑惑。

“莫林大人,您打算怎么安排我,虽然我很想为您效力,可是不知道我该干些什么。”

“你?!”林默转回头看了一眼对方,忽然笑了起来:“我给你找了两位好老师,她俩在某些专业方面算得上是值得尊敬的大师,你一定要好好学习,等学好了本事才有资格帮我,在此之前,说什么都太早!”

“啊!是,是的!大人,我明白了!”

邓多特既有些兴奋,又有些感激。

他十分清楚自己除了在厨房里当个下等厨子外,什么都不会,想要出人头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既然能有机会学到真正的本事,也足以看出这位莫林大人对自己的重视。

对于一个低贱的平民来说,这种赏识无疑于平步青云,将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以后哪怕粉身碎骨都不足以回报今日之恩。

……

随着冰岩山脉在那一晚神秘的天摇地动后,波特兰人三支军团推进的速度诡异地突然放慢了下来,甚至再次出现有收缩的迹像。

长期蹲点于斯兰帝国东部军区“逆鳞”军团第一骑兵师前线,分析敌情和策划游击战的双子星姐妹在林默等人还没有返回前,便立刻从波特兰人的异动中分析出了一些端倪,当即大胆的改变了战术,毫不犹豫地策动多支斯兰军团发起全力猛攻。

也许是祸不单行,摧毁波特兰人隧道的力量不仅仅是那一千多斤加料黑火药,还有一头妖兽以生命之火为代价发动的可怕力量将破坏效果增幅了不知多少倍。

出乎意料的剧烈山地震动引发了大面积雪崩、山体滑坡和开裂等地质灾害,甚至连波特兰人耗费不小代价开辟的交通线也被同一时间中断了多处。

战争打的不仅仅是兵力、装备和战略战术,也同样在考验双方的补给线。

连接本土的物资补给线莫名中断后,在斯兰帝国境内作战的“霸王狮”、“赤水蛟”、“暴羽鹰”三支军团立刻底气全无,积极进攻变作了积极防守,不断往青雾森林方向后撤,原先争取足够机动空间的战略思想彻底破灭,而根源正来自于十余日前突然出现未知异动的冰岩山脉方向。

在突然改变战术的斯兰人猛攻中,措手不及的“暴羽鹰”军团当即遭到重创,其下两支师团落入伏击圈,全军覆没。

一时间波特兰人风声鹤唳,加快了后撤脚步。

双子星李家姐妹站在一块硕大的蛮牛皮地图前,察看着各支斯兰军团的进度,十一支军团形成了半包围态势,将三支波特兰军团逼向了冰岩山脉方向。

“再有十天,就能将波特兰人逼到冰岩山脉的山脚下,各支军团按照原计划行动,不要擅自突进,稳扎稳打,如果顺利,他们能够回去十分之一便已经是谢天谢地。”

李慕冰手持着一支笔直的蜡木杆在地图上轻点着,第一骑兵师统领营帐内,坐满了各支军团的副总领。

没办法,被波特兰人雇佣黑暗圣堂的刺客袭击后,幸存的高级军官只剩下小猫两三只,东部军区只能紧急空降和火线提拔,勉强弥补了指挥层的断层,同时给总领和统领多配备了几个副手,以免被波特兰人再故伎重施一遍。

每隔两三天,各支军团的副总领之一便会来“逆鳞”军团第一骑兵师的驻地进行战术辅导。

“如果大家有什么疑问,请写下来交给我,我们会一一进行现场回答,请不要忘了写明自己的名字与隶属。”

李慕心与妹妹相互配合,驾轻就熟地主持着这次的战术会议。

“逆鳞”军团第一骑兵师统领营帐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相当于东部军区的前线指挥部,两姐妹的情报处理和战术策划能力完全征服了这些骄傲的斯兰军人。

仿佛就像未卜先知的预言一样,那些愚蠢的波特兰人傻乎乎地自投罗网,一头撞入早已经安排好的战术计划,而各支军团的统领只需要按照原行动计划,有条不紊地将一条条命令发布出去,监督执行效果即可,指挥作战一下子变得无比轻松。

即使有意外出现,也早就预备了足够的对策方便于统领们作出选择。

如此详细到极点的战术规划不仅在最大程度上降低了指挥层在遭到黑暗圣堂影杀殿刺客刺杀后出现断层的不利影响,也让两姐妹能够将斯兰人的军事力量完全拧成了一股绳,可以如指臂使般发动令人匪夷所思的战术,连连让波特兰人吃憋。

“报告,心大人,莫林大人回来了。”

正当营帐内副总领大人们互相交头接耳进行讨论着如何写下问题的时候,一名骑士走进了营帐,向两姐妹敬了个捶胸礼。

“林默中校回来了!”

李慕心与李慕冰两姐妹互相对视一眼,脸上终于浮现出这大半个月以来第一次如释重负般的笑容。

这真是一个好消息,甚至比波特兰人被赶回了冰岩山脉还要让人感到高兴。

第0126节双子星收徒

这个世界神秘而强大的法术和战气让李慕心和李慕冰两姐妹来自于地球科技文明世界的优越感荡然无存。

林默中校亲自带队去炸毁波特兰人的隧道,姐妹俩说不担心那几乎是不可能的,毕竟瞒了两人好久的龙骑士大人是她俩在这个世界里唯一能够信任和依赖的人。

但是除了他以外,又找不到更适合带队的人,那一千多斤黑火药若是没炸掉波特兰人的隧道,反而把行动小队给炸了怎么办?

“姐姐!”

“妹妹!”

姐妹俩竟然同时开口,虽然接下来的话还没说出口,但是两人都已经知道了对方心中所想。

只不过姐姐李慕心此时更加强势一些,抢先说道:“李慕冰少校,你在这里看着,我出去一下。”说完便在那些副总领们疑惑的目光中走出了营帐。

咬着嘴唇有些气急败坏地跺了几下地面,妹妹李慕冰却无可奈何。

“林默中校!”

看到牵着战马走过来的林默,李慕心连忙立正并敬了个现代军礼,她眼眶有些湿润。

深入敌后行动的高危险性,她和妹妹都是心知肚明,尤其是通过前方探子得知了冰岩山脉突然发生的诡异动静远远超过了一千多斤黑火药所能达到的极限后,姐妹俩的镇定便被打破了。

虽然不知道山脉另一侧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异变,但可以猜测得到,必然是超出姐妹俩预料之外的大事情,多半是危险,或者是其他什么。

那几天她和妹妹一直都是寝食难安,心绪不宁,直至此刻亲眼看到林默出现在面前,心中这块大石头总算才落了地。

“李慕心少校,你瘦了,也黑了!辛苦了!”

同样回敬了一个现代军礼,摘掉战术头盔的林默中校浮现出和煦的微笑,他总是能够很容易分辨出双胞胎姐妹中哪个是姐姐,哪个是妹妹。

从这位少女削瘦了不少的脸庞上可以看出,自己出发后,姐妹俩承担了不少的压力和工作。

“你也一样!”

李慕心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摸上了对方的脸庞,刚毅而冷峻,是如假包换的龙骑士大人。

附近第一骑兵师的骑士和辅兵们看到这一幕,多半自觉地转过头去,剩下的都是胆大包天的老兵油子,脸上挂着怪笑,肚肠里不知道又在编排着什么样的八卦。

林默情不自禁地捉住了李慕心那双温软细腻的玉手,疑惑地说道:“你这是……我脸上有什么不对么?”难道自己脸上有脏东西?对方的神情让他感到很不自然。

早上分明洗过脸了啊,而且战术头盔还是在进营的时候才摘掉的。

“没事!”

一向反应敏锐的李慕心仿佛中了迟缓术,这时才回过神来,像触了电般连忙将自己的手从对方粗糙有力的大手中抽了回来,并当即偏过脸去。

尽管如此,却难以掩饰少女在一瞬间的娇羞和浮上双颊的两朵红云。

无论是“暗夜”特勤大队的精英情报员,还是杀伐果断的军人,都无法掩盖她还是一位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女这一事实,更何况在这个世界除了妹妹与他,便再无其他任何可以寄托心灵和感情的人。

“咳嗯!”

附近传来一声轻咳,林默和李慕心同时一惊,突然就像作贼心虚般不由自主地各自往后退开一步。

两人转过视线却看到发出异声的来源,李慕冰面带寒霜地站在骑兵师统领营帐门口正怒视着姐姐与林默。

“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卿卿我我?等打退了波特兰人,我给你们两位足够的时间去恩爱。”

妹妹李慕冰怒气冲冲的声音里带着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别样意味。

姐妹连心,妹妹没有发觉到的,姐姐却敏锐地察觉到了。

李慕心并没有搭理妹妹的话,反而装作没有听见,仿佛恢复了往日里的睿智和冷静,带着正式的严肃口吻对龙骑士说道:“林默中校,我们正在开战术讨论会,请您先抽时间写好这次行动的总结报告,日落前交给我。”

“没问题!李慕心少校!”林默点了点头,他回过头来冲着一位局促不安,神情有些紧张的年轻人招了招手,示意其过来,然后接着对李慕心说道:“这是我从波特兰境内带回来的一个年轻人,原来是小镇酒栈的厨子兼伙计,很有潜力,你和妹妹可以考虑一下收个徒弟,将来也能分担一些工作,你们俩也不必那么辛苦。”

“您,您好,大人!我叫邓多特,请老师收下我!”

能够被龙骑士看中,自然不是反应迟钝的蠢物,联想到莫林大人说要给自己找两位老师,酒栈小伙计邓多特立刻毫不犹豫地跪倒在地,作出五体投地状显示自己的诚意。

“……”

收徒弟还是第一次,遇上这么个当场纳头便拜的徒弟更是第一遭,李慕心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拥有黑黄两色头发的年轻人,趴在自己面前。

“好了,起来吧!从今天开始,‘心’大人与‘冰’大人便是你的老师,好好学习,不可以偷懒!”

倒是林默再次开口替反应不及的李慕心解围,这个年轻人倒是很识实务。

“请老师一定收下我!”

酒栈小伙计却出乎意料地依然不肯起身,除非李慕心开口,即便是林默说话也不好使。

李慕心带着嗔怪的眼神看了一眼林默,连忙说道:“好吧,起来吧,我收下你了,你可以称呼我为‘心’,或者‘心’老师,当然直接叫老师也可以。”

这个年轻人见机行事的判断能力真是让她有些惊讶,林默推荐的这个年轻人也许是个不错的人选。

李慕心和妹妹最近这阵子也确实在为手底下缺乏好苗子而犯愁,而现在渴睡正好有人送上枕头,这个年轻人表现出来的能力倒让她有些刮目相看,或许真是一个好苗子。

“叫邓多特是吧?过来,有活给你做,不懂就问!明白了吗?”

站在不远处的妹妹李慕冰直接轻喝一声,一点儿也不客气地当场支使起这个年轻人。

对于姐姐收下对方当徒弟的决定,作为妹妹,她似乎并没有反对的意思。

不过一码归一码,尽管刚才忍不住对姐姐和林默的心生幽怨,但是李慕冰并没有拿这个无辜的年轻人当出气筒的打算。

看到邓多特带着询问和请示的目光看了过来,李慕心点了点头,脸上浮出鼓励的微笑说道:“去吧!”

“是!‘心’老师!”邓多特躬着身,十分谦恭地倒退出数步,这才疾步走向统领营帐,一边走一边回应道:“‘冰’老师,您可以叫我邓多特!能够成为您的弟子,是我的荣幸。”

言语中充满了恭敬和顺从,表现的不仅仅像学生,更像是一位忠心耿耿的仆人,很难让人生出厌恶感,也许生活于社会最低层,让这位年轻人磨练得十分擅长于察颜观色。

第0127节帝都相召

能够成为“暗夜”特勤大队情报组精英成员的李慕冰自然也不是愚钝之辈,她很快从姐姐与林默中校的异样反应中醒悟过来,接着支使着那个酒栈小伙计,何尝不也是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看着那个邓多特被妹妹带走,李慕心重新将目光放回到了林默身上,脸上再微微一次红,不是羞怯,只是出乎尴尬,说道:“真是对不起,妹妹就是这样的脾气,请不要介意,那个年轻人我会好好教导的,请放心吧!”

说着再次敬了个军礼以示自己的歉意。

“没关系!”

林默并没有为此生气,他也看得出来,李慕冰的反应有些异常。

刚想再说些什么,忽然听到头顶扑楞楞传来一阵羽翼振翅的声音,抬眼却看到一头七巧迅鹰正向自己扑来,连忙高举起了胳膊迎向对方。

双爪猛然攫住“龙将”的扑臂,七巧迅鹰疾扑几下翅膀终于放缓了冲势,完成了着陆。

“莫林大人,莫林大人!”

不远处传来一阵急促而沉重的脚步声,却见第一骑兵师的统领侍卫官塞里斯追了过来。

“塞里斯?有事么!”

林默感觉到奇怪,手臂上那只七巧迅鹰熟捻无比地迈着螃蟹步,一点点横挪到他的肩膀上,用勾嘴在“龙将”战术铠甲上亲昵的蹭来蹭去,试图从哪里寻摸出一条肉干来。

“哦,对,那头鹰,没错,它应该落到我这儿的,却没想到到您那儿去了。”

统领侍卫官塞里斯感到十分无奈,“逆鳞”军团内部互相快速传递消息的七巧迅鹰在着陆时通常都是认人的,而且往往只会认一个人,第一骑兵师的接鹰人自然是他,不过今天却邪了门,这头七巧迅鹰原本正打算往他身上落,却没想中途忽然改变了方向,落在了龙骑士莫林大人的手臂上。

“哦,看来七巧迅鹰更喜欢有人用鹰哨来呼叫它。”

林默很快明白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头七巧迅鹰的双爪上扣着两只轻巧美观的精致藤环,正是他在青雾森林与冰岩山脉的交接处使用高频音波将其呼叫下来后,送给它的纪念品,一人一鹰也算是相识相熟。

似乎在这头通体雪白的羽禽眼中,林默能够使用特殊的声音与它沟通,而塞里斯却相当于一个哑巴,两者一对比,这头七巧迅鹰自然喜欢与龙骑士亲近些。

“鹰哨?那是什么?”

塞里斯怔了一下,他从未听说过呼唤七巧迅鹰需要用什么哨子,各国军方便是一直这么呼唤和饲养的。

以鹰类锐利的眼睛,足以在高空便能分辨出地面上的细小物体,包括人脸和身形的不同,使用声音传不了多远的哨子完全是多此一举。

“能够发出特殊声音的哨子,那种声音非常尖锐,可以传得很远,人族的耳朵听不到,只有鹰、犬等动物可以听见,虽然制作起来比较麻烦,但是使用时却很隐蔽,不容易别人被发觉,对了,你身上有肉干吗?”

林默尽可能用通俗易懂的词汇为塞里斯解释着。

“等一下,我有肉干!原来是这样,您说的那种鹰哨难道是术器么?”

塞里斯虽然是能够比平民接触到更多知识的贵族,但对于声学这种特殊的专业知识却是听得一知半解。

他连忙从腰间的布袋里掏出了几条蛮牛肉干,递了过来,同时伸手去摘取七巧迅鹰腿爪上的细木筒。

嘴上叨了一块鲜美的肉干,浑身雪白的七巧迅鹰立时安分了许多,任由着年轻的侍卫官取下了信件。

两支细木筒里的内容并不相同,一支是对双子星姐妹最近战略修正和战术安排的回馈,既有“逆鳞”军团总领大人的批示,也有东部军队最高长官塞隆公爵的批示。

“莫林大人,其中有一份信件是给您的,来自于帝都。”

打开第二支细木筒后,塞里斯扫了一眼展开的纸卷,却将那份信件递给了林默。

“帝都?”

林默带着疑惑地接了过去,定睛看了上去。

片刻之后,他将信件递还给塞里斯说道:“是调令,让我与那对姐妹一起回帝都,请先帮我抄录一份。”

这份由东部军区指挥部门转发过来的信件,按照规矩是需要给第一骑兵师抄录一份留底。

“明白!”

塞里斯重新接了回去,向那头一袭雪羽,无一丝杂色的七巧迅鹰伸出手去。

那头羽禽知道这个动作代表着什么意思,挪动着爪子移动了他的胳膊上,跟着这位年轻的侍卫官离开了。

……

附近的大气仿佛瞬间灼热了几分,事实上那是火元素系能量正在不断汇聚的副作用。

在一片嗡嗡吟颂声中,空气微微震颤,似乎正在酝酿着庞大而恐怖的力量。

重甲步兵持斩剑于阵列前,纹丝不动。

“方向东南,偏右两分,距离2400步,‘落星炎’,齐射!”

高阶剑士拔剑所指,随着他的一声暴喝,十余柄外形不一的魔法杖齐齐举起,如枪林般立起,斯兰人的魔法师队列上空凝聚着一片充满暴烈火元素系能量的赤云。

当咒文吟颂在整齐如一的嘎然而止瞬间,火元素系云在一瞬间喷发出一枚枚篮球般大小的二阶“炽火弹”呼啸射向远方,就像一片划过天际的赤红色流星雨。

人位四阶法术“落星炎”与人位二阶法术“炽火弹”强大的不止一星半点。

这一幕简直壮观极了。

“单数法师准备联合法术盾,双数法师开始法术‘冷却’!夏普法师,开始第四次校射准备!”

指挥人位四阶火元素系法术齐射的高阶剑士再次大喊。

“骑兵冲击!~”

“骑兵冲击!~”

“枪兵方阵推进!”

“剑士队占据连接点!”

随着远处传来一个个声音宏亮的进击命令,斯兰人的军团开始动了起来,一杆杆旌旗招展缓缓向前推进。

负责传令的轻骑兵在各兵种之间来回跑动,不断挥舞着手上的小旗,将命令彻底落实下去。

骑兵队密集的马蹄声重重落在地面上,发出隆隆的闷响,连带着地表也为之微微颤动,就像擂起了重鼓。

手举精钢骑枪的骑士们保持着数个三角锋矢冲击阵形开始加速,冲向波特兰人的防线。

连人带战马被笼罩在重甲内的重骑兵更是成为了冲阵的主力,巨大的冲撞力量足以轻而易举地刺穿敌方的阵列。

火系攻击法术“落星炎”释放出的密集“炽火弹”雨飞快掠过了斯兰人自己的骑兵与步兵上空,呼啸着坠向波特兰人阵形的纵深。

“是‘落星炎’!法术防御!赶快释放防御法术!”

斯兰人方向传来的剧烈火元素系波动早已经引起了波特兰人的警惕,随军魔法师三三两两地凑到了一起,开始齐声吟颂法术。

待看到密集的炽火弹自远处激射而来,即将从天而降,立刻毫不犹豫地将防御性法术释放出来,尽可能笼罩住更大的区域。

半空中绽放开一朵朵几近透明的巨伞,上面法术符文流转,恰好迎在了炽火弹雨的前方。

轰轰轰……

一枚枚篮球般大的炽火弹从天空坠落,一部分撞在了法术盾上,爆成了漫天火雨,扩散开来的火花杀伤力被削弱了许多,但是依然有相当数量的炽火弹穿过了联合法术盾间的空隙,或者过于密集,生生打爆了防御力不足的法术盾,大量炽火弹狠狠落在了地面上,一头扎进波特兰人的队列里,赤红色的火光伴随着剧烈爆炸将许多波特兰士兵毫不留情地吞噬了进去。

在高温和气流冲击中,波特兰人当场死伤惨重,哀鸿遍野,纵深区域内被生生清出了一片死亡空白。

防守方法术拦截地无论多么严密,也只是被动地面对扑天盖地的炽火弹进行火力覆盖,难以抵御斯兰人的法术轰炸依然在不住地继续推进。

秉承着来自于地球文明的双子星姐妹将魔法师们当作火炮集群使用的战术理念,斯兰帝国的魔法师们不再以散兵游勇的方式分散到各支军团中充当花瓶,而是被整合起来展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