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苍穹龙骑-第3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驳钠锸棵且豢吹剿拖窈淖蛹嗣ㄋ频模倍阕抛呗穑

这些肌肉多过脑子的汉子们在向心中女神大献殷勤的时候,让这妹子用几个冷笑话给祸祸成了这副德性。

“这是真话啊!?”

双子星妹妹作出一副很无奈的模样,事实上她此刻的心情也正是如此,“老实”妹子说真话反倒没人信了。

“我可不敢相信,您应该至少是精神系亲和力三星的施法者天赋,您也别骗我了。”

塞里斯表示坚决不上当,用机智都不足以形容这对姐妹俩的狡黠,对人心的把握让人感到害怕。

只要往对方面前一站,在短短几个呼吸之间,仿佛整个人都被看个通透,如同施展了读心术,连自己在想什么都能被看出来,什么秘密都不会留下,犹如一位可以轻易玩弄人心的精神系法神。

至于年轻美貌和渊博的学识,反倒只有那些愚不可及的蠢物才会去关注。

“塞里斯侍卫官,在安杜勒法神那里做的天赋亲和力测试中,虽然我和妹妹对十一种主元素系都有一定的亲和力,但是都达不到星级标准。”

李慕心倒是开了口,天赋测试结果是纸包不住火,隐瞒下来完全毫无意义,反而会显得两姐妹不够豁达。

“呃!”

与魔女般的妹妹相比,更温柔娴静的姐姐要可信的多,法神亲手测试出错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但是两姐妹所表现出来的一些能力却令人匪夷所思,塞里斯也不知道该如何判断。

不过他很快将这份纠结抛到了脑后,露出了阳光般的笑容说道:“没有天赋也不要紧,不是还有智慧么,没人敢欺负你们,除了龙骑士大人外,还有我们‘逆鳞’军团呢。”

“逆鳞”军团和第一骑兵师看中两姐妹的可不是元素亲和力天赋,由于她俩的加入让“逆鳞”军团发生了不小的变化,无论是情报采集和处理,还是作战计划和执行效率上,与以往相比不可同日而语。

如机器一般的军团就像被注入了优质的滑润油,运作一下子更加顺畅了许多,各级官兵甚至有了一种对手变蠢笨了的错觉。

“刚才莫林大人带回了十几个波特兰人的俘虏,两位还是先去处理一下。”

这一茬被并不在意的塞里斯揭了过去,他也看得出来,两姐妹的心理承受能力远比一般人要高得多。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大道缺一,不具备十一大主元素系星级亲和力的平民们想要出人头地也并不是没有机会,只要通过头脑和努力并抓住机遇,同样能够搏得一份丰厚的身家。

“谢谢,塞里斯,我们会在日落前将审讯报告交给您。”

李慕心向年轻的侍卫官点了点头,与妹妹李慕冰一起将战马带回马栏。

日落前?以往需要两三天才能得到的结果,如今只需要小半天功夫便能到手,双子星姐妹接手后的效率让侍卫官塞里斯乐得连眼睛都看不见了。

自从波特兰共和国数支军团主动后撤,与斯兰帝国东部军团展开对峙后,双方的探子就像过江之鲫一样四处乱窜,全力打探对方的动静。

两国之间虽然还没有展开正式交战,但是探子们的战斗早已经如火如荼,他们不仅要密切关注敌军动向,更要避免自己被曝露,一旦遭遇敌方的同行,那便是不死不休的战斗。

“逆鳞”军团的斥候们则要相对轻松和幸运的多,经过这方面的资深专家双子星姐妹对他们进行了初步的相关基础作业训练后,效果立竿见影,仅仅依靠着伪装这一手段,便让斯兰人在探子上的损失就要远远比波特兰人少的多。

“辛苦了,林默中校!”

掀开刑讯营帐的门帘,双子星姐妹便看到了仍然穿着一身黝黑色战术铠甲的林默,还有跪成一排的波特兰人。

还有几名吊眉斜眼,恶形恶相的粗壮汉子各自掂着外形可怕的兵器站在一旁镇场子,这几个模样吓人的恶汉是两姐妹专门从“逆鳞”军团里挑出来扮职业黑脸的,稍一调教,再加上原本就不是什么好货,现在物尽其用,唬人的水准非常令人满意。

他们一看到两姐妹,吓得浑身一激灵,能够被选来当牢头和打手的,自然是被收拾的服服贴贴,欺负“老实孩子”这方面,双子星妹妹在这方面有着相当的天赋。

“一共19个!这是四天的收获!晚上大概需要55张羊皮纸用来绘制等高线图。”

跟双子星姐妹暂时编入第一骑兵师的林默虽然身边没有巨龙,却可以借助于“龙将”的基本飞行能力展开快速机动,事实上也更适合侦察兵这一行。

在深入敌占区的行动中,经常会像老鹰抓小鸡一般捕杀着敌方的探子,无论是光镜术、雷达扫描装置还是红外成像系统,波特兰人几乎都无所遁形。

通过“龙将”的侦察系统,双子星姐妹也不再需要辛辛苦苦地到处观察地形,计算等高线,当天空中没有波特兰飞龙骑士的时候,林默便能穿着“龙将”上升到数千米高度进行大规模扫描航拍,通过系统模块进行处理和分割,然后在一张张标注好纵横序号的羊皮纸上投影出等高线图,由双子星姐妹拿着硬笔照猫画虎般描红便可以得到一张又一张精度极高的现代化军事地图。

第0096节女魔头

波特兰人怎么也想不到斯兰人竟然拥有一套来自于异界的神奇铠甲,不仅仅有强大的防御力和飞行能力外,还具备了包括各种侦察模块在内,难以想像的功能模块。

由“逆鳞”军团第一骑兵师提供的高精度等高线地图复绘版差点儿让各支军团的指挥官们险些惊掉了下巴,山川河流、植被沼泽和道路人居等信息精细准确到令人难以置信,简直就像是神灵的视角。

这个世界的战争也讲究天时地利人和,手中有了这样精准的地图,即便还没有开战,斯兰人心中就多了几分底气,这意味着军队可以根据地图少走许多弯路,迅速抵达敌方防守的薄弱点。

审讯这种工作,双子星姐妹早已经驾轻就熟,姐姐李慕心去领羊皮纸准备绘地图,妹妹李慕冰走到了这19名波特兰俘虏面前,一个个打量着,基本上都是男性,看上去年龄最大的有六十多岁,最小的只有十几岁。

至于笔录,有“龙将”的自动录音和摄像功能,还需要人力记录么?!

与往常那些被抓来的俘虏反应一样,看到审讯者是一位黑发黑眼,娇小可人的年轻少女,这些原本还忐忑不安的波特兰人无一例外地暗中松了一口气,至少赏心悦目的妹子比凶神恶煞的斯兰提刑官要可爱多了,就算是声色俱厉,恐怕也没有多少威慑力。

这些家伙的紧张神情在看到自己后随之放松的反应却恰恰是李慕冰所需要的,情报人员要学会充分利用各种优势,包括自己的容貌和亲和力优势,放松警惕意味着更容易摆弄。

“来吧,说说自己的名字?对,从左到右,先从你开始!”

李慕冰找了一根马鞭,随意指了指队伍左端一个头发花白的俘虏,根本不去考虑哪个家伙看上去比较好收拾。

火眼金睛的她在第一眼就看出来这个家伙在伪装上面花了不少功夫,至少这一头花白头发是用特殊染料染制的,乍一眼看不出什么问题,若仔细去看,也许是因为染发技巧不过关或者这几天头发又继续长出来的缘故,那些白发到了发根处又变回了头发的本色,整整齐齐。

多半是故意伪装老迈来搏取同情分,试图蒙混过关,只不过在一些细节上漏了马脚,才让龙骑士逮了个正着,以“龙将”的光学侦察能力,很容易对比出细节上的漏洞。

“小,小的叫贝尔!是个砍柴的樵夫。”

这个看上去像是有五十多岁的老头低着头唯唯诺诺地应道,浑身直打哆嗦,似乎害怕极了。

“我有问过你是干什么的吗?一口波特兰口音的家伙,你砍柴非得穿过冰岩山脉来砍吗?”

李慕冰用马鞭拔拉了一下对方的头发,接着说道:“你的手艺很烂知道吗?头发没有染到底,还有粘结,非常低劣的染料,半桶水直晃荡,根本没有用心去研究染发配方,看看你的手掌,根本不像是握斧头的手,竟然还有用笔的痕迹,写字的樵夫?你这是想逗人开心么?别以为低下头我就看不出你在想什么吗?一点儿也不专业!拜托,装不好就别再装下去了!”

审讯这种破绽百出的小人物实在是提不起她的兴趣,一句话直接将对方剥得体无完肤。

营帐内一片死寂,包括那些俘虏和协助审讯的恶汉们,对于后者而言,每一次提审都会让他们接受一次心灵上的震憾,太妖孽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洞察力和智慧。

哪怕再桀骜不驯的军汉在这个营帐里旁观过几次审讯后,看向这对双胞胎姐妹的目光里无一例外都充满了畏惧,变得服服贴贴,比小绵羊还要乖巧。

“啊!~你,你……”

伪装成老樵夫的波特兰人被当场揭穿后,猛然浑身一震,惊骇无比地抬起头来看向这个看似天真烂漫,还带着一丝温柔甜蜜笑容的年轻少女,脸色变得苍白,这一回瑟瑟发抖不再是伪装,而是真正的恐惧。

对方毫不留情地话语和人畜无害般平易近人的外表,反差到让人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像一头披着美丽少女人皮的恶魔。

“白痴!”

见识过李家姐妹手段的林默摇了摇头,这种俘虏根本不是她们的对手,连地球文明的特工或间谍都比不上,业务素质太粗糙了,两三下就被兜了个底全掉。

“你,你!我,我要杀了你!”

那个波特兰人猛然间扑倒在地,营帐内一名恶汉疾步冲过来一脚重重踏在这家伙的后背上,任他扑在地上无力挣扎却依然没可能起身,反而却被踏得骨节嘎吱作响,发出杀猪般的惨嚎。

看来是个顽劣的死硬分子!

只不过被捆住了脚腕和拇指,浑身根本使不上劲,就算气急败坏地想行凶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带着无比的不甘心和冲天怨气趴在地上被踩得动弹不得。

“拖出去!”

脸色依然没有任何变化的李慕冰浑然不在意般甩了个鞭花,在空气中炸出一声脆响,两名恶汉冲过来,提着这个家伙往帐外就走。

“啊!~”营帐外传来一声惨叫,便再无声息。

剩下的18名俘虏于这个年轻少女杀伐果决的狠毒手段给吓得噤若寒蝉。

“我一向很公正,不要怪我不给你们机会,当然,继续顽抗的下场就会像刚才那一位,放心,我的花样有很多。”

如同女王一般威风凌凌的李慕冰忽然用手在自己的脖子上做了个抹脖子的威胁动作,“嗯,我这里可怕的刑罚有很多,例如十大酷刑……”

满清十大酷刑什么的,地球人都知道,但是在这些异界人眼前面谈笑自如地如数家珍般详细介绍着这些凶残的刑罚,营帐内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氛越来越重,压得这些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借势,造势,再借势,再造势,不断的诱导和心理暗示,双子星姐妹玩弄人心的专业手段绝非浪得虚名,营帐内那些恶汉们哪怕已经不是第一次听李家姐妹这样介绍,依然背后直冒凉气,心底一阵阵发虚。

李慕冰忽然像是说话说到口渴,便从附近桌子上给自己倒了一碗水,正待送向嘴边却突然停了下来,向着这些波特兰人高深莫测地笑了笑,反而拉过一张凳子,将水碗放在了凳子上。

从腰间的兽皮囊里掏出了一支细圆管,拧开一端的盖子倒出了一片粉白色的东西,在这些俘虏们面前摆了摆,随手丢进了水碗里。

这片粉白色东西一遇到水便猛烈冒出大量的气泡,无数细小的水点在碗内疯狂跳跃着,仿佛整碗水都已经沸腾了起来。

“好吧,我赶时间,现在你们只有一个选择,招还是不招,不招的,我请他喝口水,放心,甜甜的,很有营养,不会喝死人。”

李慕冰的笑容就像一只小狐狸,在这些波特兰人眼中却比恶魔更加恶魔,再加上之前关于酷刑绘声绘色的描述,他们更加坚定的认为这决计不是什么好话。

那一小片究竟是什么东西?恁的诡异?放到水里还不断冒着泡,隐隐约约飘来一丝香甜气息。

也顾不得继续装傻充楞,这18名俘虏面面相觑,心生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

莫不是什么可怕的毒药,看上去越美味的毒药实际上越凶残,例如像极了名贵香水的“情人梦”,气味如兰似麝,却是杀人无解的剧毒,这个小片儿莫非是比“情人梦”更可怕的东西?!

那些恶汉们也是一脸土色,如畏蛇蝎般模样悄悄地往后退了一小步。

连斯兰人自己都吓成这般模样,这些俘虏一念及此,越想越像自己的猜测,越想浑身越抖,哪怕李慕冰那无比真诚的微笑也变成了极为虚似的皮笑肉不笑,隐藏着那狰狞恶毒的冷笑。

这个女魔头根本就不想要口供,而是想活活毒死他们来取乐,倒还不如像刚才那位直接一刀给个痛快的好。

“我,我招!不要折磨我了!”

终于有人撑不下去,精神崩溃了,他已经看出来,这个女魔头有无数种办法把自己虐得死去活来,光是眼下说说就如此吓人,若是动起手来,恐怕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更何况之前那位同伙的下场已经证明了这个女魔头的凶残。

“嗯?”

李慕冰的目光所过之处,就像暴力无比的重锤砸碎了一块块坚冰,这些俘虏无一人敢与她对视,就像起了连锁反应,在有人带头作出榜样后,一个个当即败下阵来。

“林默中校,一人一个单独审?”

李慕冰向林默发出了邀请。

“我?”林默楞了楞,自己擅长于杀人,审讯似乎并不擅长啊!

“第一轮是调查问卷!”

“明白!”

一对一单独抽审,有利于分辨出伪供和串供,两人同时进行,效率立时快了许多。

在抽审的当儿,其他的俘虏依然直勾勾地望着面前凳子上那碗要命的“毒水”,噤若寒蝉!

片刻之后,拎着一大包羊皮纸的双子星姐姐李慕心推开了营帐,却看到妹妹和林默已经开始了抽审。

“咦?这里有碗水?妹妹,是谁的?”

李慕心闻到了那一丝熟悉的香甜气息。

“姐姐,是我的!”隔壁帐篷里传来了妹妹李慕冰的声音。

“哦!”

放好那包准备用来绘制地图的羊皮纸,李慕心便走到凳子前将那碗水端了起来,她正感到口渴。

待审的16名波特兰俘虏和恶汉们眼睛刹那间瞪得溜圆,一个个变了脸色,却见这位长相与女魔头一模一样的少女几口就将碗里的水一气喝了个干净。

那,那是剧毒的毒药!

营帐内的恶汉们已经阻止不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喝了个底朝天。

“嗯,居然私藏了维C泡腾片!还是草莓味儿的,回头得让她匀出一半儿来。”

咂摸出味道的李慕心分辨出了水里的味道,没可能再回到地球后,一些物资就变得异常珍贵,入品的味道很是让人怀念。

李慕心看到营帐里那些恶汉们一个个就像便秘般欲言又休的古怪模样,惊诧道:“你们,这是什么表情?”

“心大人,那,那是毒药!”

终于有一名恶汉带着哭腔说了出来。

那些波特兰俘虏们更是一副看死人般的目光打量着李慕心,等待着“毒发”的那一刻。

他们心底越发的恐惧了,女魔头!是真正的女魔头!竟然连自己的姐妹都不放过。

“啊呵呵呵呵……”李慕心一楞,当即直接笑出声来,对那些一脸忧色的斯兰恶汉们摇了摇头,说道:“那根本不是毒药呀!”

姐姐带着一脸好笑的神情,一点儿也不介意地当场拆妹妹的台。

第0097节刺杀

双子星妹妹李慕冰的审讯工作一半是心理诱导,一半却是恶儿剧,却又偏偏作出一副正儿八经的模样,将敌我双方骗得险些魂飞魄散。

“不,不是毒药?”

凶神恶煞的大汉们面面相觑,那些波特兰俘虏们也同样的表情。

这对长相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姐妹俩利用信息不对称的优势成功唬住了这些异界人,所用的只是几句话外加一粒维C泡腾片。

“不,不,你们这些骗子,骗子!”

一名波特兰人忽然大叫起来,忽然间一只手掌按住了他的脸,把接下来的叫喊全数压了回去。

“唔唔……”

那个家伙依然兀自挣扎不休,却是声音模糊完全听不清究竟在说什么,可是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凄厉起来,就像是在死命的尖叫。

那只手却毫无阻碍地生生嵌进他的脸庞,不仅是脸,甚至整个脑袋都开始变形。

嘭!~

一声响亮的爆裂声,红与白的不明液体和组织碎块喷溅了一地,被镇压在嗓子眼里的尖叫声嘎然而止。

整个营帐内弥漫着令人难以言喻的腥臊,一具只剩下舌头与下巴的尸体就像烂木头一样栽倒在地。

“啊!~”

刹那间触目惊心的可怕一幕让15名待审讯的波特兰俘虏发出了震耳欲聋,几乎要将整个营帐掀开的尖叫,歇斯底里的他们亲眼目睹了有生以来最可怕的大恐怖,一个人竟然被生生捏爆了头颅,脑骨、血浆和脑组织当场爆碎,难以分辨出原来的模样。

简直凶残到了极点!暴力到了极点!血腥到了极点!

之前就已经被“毒药”吓得神经绷到了极限,在得知真相后才刚刚放松下来,又被这毫无征兆的无比惨烈一幕,这些波特兰人还没有被上刑,心理上却被摧残的千疮百孔。

几名斯兰恶汉也是一个个脸色在青白之间不断转换,终于有一人无法控制住自己,干脆跪倒在角落里大吐特吐,给本就空气不太通畅的营帐内更增加了几分令人作呕的刺鼻恶味。

“统统闭嘴!”

一声轻喝令营帐内刹那间噤若寒蝉,活着的波特兰俘虏们一个个表情扭曲着,拼命强自忍住自己即将失控的情绪,他们看到了真正能够触及到内心深处恐惧极限的东西!

原本在他们心目中无比恐怖的女魔头眨眼间变得像羊羔般可爱,但是那个将他们捕获回来,看起来并不那么可怕的黑铠战士却是真正的恶魔。

“林默中校,你太暴力了。”

有些看不下去的李慕心皱起了眉头,嗔怪地瞪视了一眼这个制造大恐怖的始作甬者,重新抱起了那捆羊皮纸,推开营帘扬长而去。

只丢下一句话:“把这里弄干净!”

半密封的营帐内此时已经完全待不住人,那些恶汉们只能捏着鼻子收拾这摊血腥场面。

“哦,天哪!瞧瞧你干了些什么?还真是个当打手的命!连这点儿事情都让你能干成这样!简直是没治了!”

还在审问俘虏的李慕冰从隔壁探出脑袋看了一眼,就像受到了惊吓似的连忙缩了回去,在没弄干净之前,她是死活都不肯进来。

至于毙命的那个倒霉鬼,双子星姐妹俩却出乎意料地齐齐表示出漫不在乎的态度,如此沉不住气的家伙必然不是什么大人物,死了就死了。

“下一个!”

林默将目光看向下一个波特兰人俘虏。

只见那家伙双眼一翻白,咕咚一声晕了下去,裆部一渗出了湿意和恶臭,似乎当场就被龙骑士涛天凶焰给吓昏。

架不住精神大起大落,这些波特兰俘虏已经被一粒微不足道的泡腾片和凶残无比的碎颅手彻底摧毁了所有的精神防线,甚至还没等日落,就已经整理好了审讯报告。

……

“报告!”

听到营帐外的通报声,正在第一骑兵师中军大帐内查看地图的巴普罗统领,抬起头来,朗声道:“请进!”

像这样细节上的现代军事规则已经在“逆鳞”军团内渐渐流行开来,凡是好的事物,人们总是学的很快,作为外来户的双子星姐妹也得意于这种改变,至少身处异界,也能够找到让自己感到熟悉的东西。

“这是今天18名俘虏的审讯报告!有新情况!”

李慕心带着一叠淡黄色,有些粗糙的书写纸走了进来,原本有19个俘虏被林默出手干掉了1个后,就剩下了18个。

最起先被李慕冰下令拖出去的家伙,只不过是被一刀捅在了大腿上,用他那一声跑了调的真实惨叫声给营帐内其他的波特兰人当作杀鸡儆猴的警告。

在其他人做完口供后,让他看了一眼下巴以上完全消失的尸体,没有毫无悬念,死硬的鸭子嘴当场就变成了倒豆子的竹筒,一五一十全部交待了个干净。

“是什么新情况?”

越来越依赖于精确地图的第一骑兵师统领巴普罗每一次看到双子星姐妹亲手交过来的那一叠“作业”时,都会有一种惊艳的感觉油然而生。

这对黑发黑眼的双胞胎姐妹是“逆鳞”军团的纸张和羊皮纸消耗大户,也亏得是军方财大气粗不差钱,单单是每周消耗的书写纸张都足以让一户平民家庭破产。

“波特兰人在试图挖掘穿过冰岩山脉的隧道,一旦成功,各种物资和作战部队将会源源不断的输送过来。”

这个世界并没有隧道这一词,李慕心找了两个相近的字组成了一个新词,波特兰人虽然在不断打探斯兰人的情报,但是他们的探子由于职业习惯,往往也会了解己方的一些情况,因而反倒成了双子星姐妹的重要情报源之一,这也是林默在最近一直在捕猎波特兰探子的原因。

“挖掘,穿越冰岩山脉?!”

这条新情报确实让巴普罗统领十分动容,甚至到了不得不无比重视的程度。

两国之间的边境和天然屏障就是那道蜿蜒在漫长边境线上的冰岩山脉和极为广阔的青雾森林,其中最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