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苍穹龙骑-第2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治⑷酰春廖抟晌剩馐枪饷鞯牧α俊

这得归功于林默方才给她灌注入了一股温和的光系力量,使她又能重新引动神圣光明的伟力。

一边念念有词,林默一边举起自己的右手,摊开的手掌上方悬浮着一枚指头般大的光点,随着周围光元素系能量的汇聚,正在越来越大,同样也是纯正无瑕的光明力量。

货真价实的二阶神圣光系法术“光之救赎”!

祈祷堂的浓郁光元素系环境和增幅效果让林默能够再次释放出一个曾经无比艰难的二阶法术,若是身处其他地方,24小时内释放两个“光之救赎”就已经是极限,没可能再成功释放出第三个。

只不过令人触目惊心的是,那支手沾满了巴奈特的鲜血,就像一支血手正托浮着光明的力量,似乎隐隐暗含着某种讽刺的意味,与林默的真正身份相得益彰。

鲜血的救赎?还是杀戮的救赎?也许只有神灵才知道。

“大人,后面只有两个本镇的人,没有其他人!”

在祈祷堂里里外外转了一圈后,毫无所获的镇卫兵们带着讨好般的笑容报告。

林默的“龙将”战术铠甲被换下来后,就被刻意藏到了隐秘的地方,更何况这些镇卫兵是找人去的,并没有冒着触怒神灵的危险去翻遍祈祷堂的每一寸地皮,否则就是龙骑士自作孽,不得活了,哪怕藏得再好也会被翻出来。

“虎牙”团队的汉子们脸上齐齐露出嘲讽的笑容,这些波特兰人竟敢质疑祈祷堂,难道不怕神庭的怒火?

一个神庭的修女,一个神庭的修士,同样拥有光元素系的力量,这一点儿也不奇怪。

事实上这也是神庭组织成员共有的特征,若是突然冒出个其他元素系属性的神庭人员,那才叫怪事。

“奇怪,难道不在这里?”

波特兰大剑士皱起了眉头,他并不认为这些镇卫兵在不知情时,会包庇那个斯兰骑士。

一个小镇祈祷堂,拥有一名修士和一名修女,这是十分正常的组合,更何况这也印证了波特兰人刚刚了解到的信息。

小修女梅莉朵尔完全没想到自己的一个无意之举,竟然歪打正着地让这些波特兰人误将龙骑士莫林当作了祈祷堂的原主人席尔修士。

完全成形的“光之救赎”忽然缓缓升了起来,划过一道弧线,落到了还在手术中的伤者身上消失不见,林默转过身打算继续刚才还没有完成的外科手术。

“你,年轻人!”

波特兰剑神葛伦走了过来,似乎在怀疑着什么,继续说道:“黑发黑眼的小子,我看你并不像是神庭的修士。”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出乎意料的是,林默随口扔出了一句诗人顾城的诗句,也没有去看向波特兰剑神,返身走到伤者身旁。

重新拿起了针线,手脚麻利无比的开始继续缝合,虽然没有正规的外科手术器械和药品,但是神奇的光系法术却可以弥补许多。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小修女梅莉朵尔眼前一亮,瞪大了一双晶莹无瑕的瞳仁紧紧盯着正专注于战场应急外科手术的林默。

拥有强大的战气,能够释放二阶神圣法术,还拥有如此神奇的药师技艺(医术?),更重要的是,还有一颗慈悲的心肠,愿意救助不相识的陌生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是神庭的圣骑士。

自己刚才一定是听错了,必然是圣骑士大人!

梅莉朵尔心思恍惚,完全沉浸于自己的胡思乱想中。

诗人?哪怕是剑神的葛伦也依然能够听出其中的奇妙韵味,作为对自己质问的回答简直是精妙至极。

“哼!故弄玄虚!”

龙骑士娴熟无比的缝合动作让葛伦打量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找到可疑之处。

神庭的人本来就擅长于治病救人,有一两手神奇的技艺倒也不奇怪。

虽然心存怀疑这个年轻修士就是那个斯兰龙骑士冒充的,可是葛伦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无论是小修女还是其他人的反应,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仿佛这位修士本来就是属于这儿的。

不知道灯下黑效应的波特兰剑神和他的手下犯了同样的经验主义错误,对自己想要追杀的目标完全视若无睹。

葛伦冷哼了一声正欲转身离开,却听到外面猛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嚎叫声。

“龙!~~~巨龙!~~”

祈祷堂内的众人面面相觑,尤其是“虎牙”团队的汉子们,一个个脸色刹那间变了脸色。

那头可怕的金系巨龙如此出乎意料的记仇,竟然追到了这个小镇,难道他们这一趟将会在劫难逃?!

“吼……”

仿佛印证了他们的念头,一声震耳欲聋的长吟响彻整个小镇。

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恐怖凶兽在咆哮的平民们纷纷发出了尖叫声,原本就被镇卫队们赶进了房子里,现在倒下,更加不敢出来了。

整个小镇一下子陷入了极度恐慌中。

“该死,是龙?难道是那家伙的龙?”

葛伦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没有巨龙的龙骑士并不被他放在眼里,若是有了巨龙,恐怕双方的地位就要对换一下,要轮到他逃命了。

“大人!怎么办?”

狐假虎威的波特兰大剑士显然与葛伦想到了一处,神色慌乱起来,心知肚明他们这伙人加到一起,也不是龙骑士与巨龙这一对战力恐怖组合的对手,最好的结果就是留下全尸。

更何况先前听说那个斯兰龙骑士的巨龙伙伴正是一头凶残暴虐的金系巨龙,比其他元素系属性的巨龙更加可怕十倍。

张狂可怕的龙吟声中充满了铿锵有力的意味,多半是金系龙族没错了。

“镇定!不就是一头金系巨龙么,我们撤!”

嘴上说着镇定,实际上心底却早已经不镇定的波特兰剑神毫不犹豫地作出了明智的选择,离开这里,离开的越远越好。

该死的龙骑士!

波特兰剑神葛伦带着大剑士手下也不管那些失去了方寸的镇卫兵,匆匆忙忙地冲出了祈祷堂的大门,也不知往哪里去了。

“啊!”

似乎没过多久,一道巨大的阴影飞快掠过小镇上空,镇内传来一声惨叫,紧接着轰隆一声沉重有力的闷响,仿佛有什么东西重重砸进了镇子里。

祈祷堂里大部分人都听出来那声惨叫,正是属于之前那个波特兰大剑士的声音。

没想到那家伙这么快就死于非命。

“虎牙”团队集体打了个寒颤,没有人敢离开祈祷堂去面对那头可怕的金系巨龙,哪怕那个大家伙已经身负重伤。

就在此时,林默手腕一抖,用开水和酒煮过的棉线立时崩断开来,眼前这位伤者就像被重新缝合修补的破布娃娃,稍稍恢复了些原型。

“巨龙?还是金系巨龙?”

方才一直保持着专注的他终于抬起头看向祈祷堂外,心中带着疑惑,似乎有一头金系巨龙刚刚降临到这座镇子里。

“神迹,真是神迹!”

小镇药师历良瞪大了眼睛,对于祈祷堂外的动静充耳不闻,全神贯注地死死盯着龙骑士处理那些可怕伤口的过程,棉线就像缝衣服一般硬生生将拉口生生拉拢,利用光系治疗法术强行愈合血管,最后用伤药填住伤口。

他完全没有想过术后感染的可怕危险,在这样简单粗陋的处理后,更多的是需要伤者以自身抵抗力生生硬扛过危险期。

药师眼中的世界就只剩下了这个神奇无比的治疗技术,哪管祈祷堂外传来连连惨叫声,那头可怕的金系巨龙正在展开无情的杀戮。

“我先出去看看!”

在水盆里随便浸了一下手,林默迫不及待地冲向外面,难道是金币这个吃货?

是天空龙城放它回来,还是自己偷偷溜回来的?

这家伙给自家骑士捅篓子的闯祸本事绝不逊色于自己的胃口,典型属于那种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欠揍德性。

“别出去!”

“回来!危险!”

以为那位修士心怀慈悲去救助伤者,“虎牙”的汉子们叫喊起来,却是阻止不及,对方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大门外。

第0068节传说的禁忌

“大人!你快走啊……”

一名浑身燃烧着赤红色战气炎的波特兰剑士冲着葛伦声嘶力竭的大吼,却不防一道带着虚影的寒光毫不留情地刹那间掠过了他的腰间。

上半身与下半身猛然诡异的分离,让他发出了惊骇欲绝的惨嚎,在血泊中挣扎,翻滚。

“山迪!该死的巨龙!”

葛伦浑身一阵发冷,犹如一桶冰水从头浇到脚。

手下在用性命为他争取逃走的机会,可是却依然无法阻挡那头凶残的金系巨龙片刻。

“吼!~”

一头身形庞大的巨兽发出惊天动地的暴吼,浑身锋刃从生,银光闪烁,如同一头由各种神兵利器组合而成的杀戮怪物,刚才闪电般腰斩波特兰剑士正是它的刃器长尾。

与散发出灿烂金属光泽的庞大身躯格格不入的是,身体表面夹杂着不少触目惊心的丑陋坑洼,似乎有生命一般正在生长扭动着,哪怕以金系龙族无与伦比的恢复能力似乎也无法阻止这些可怕痕迹的腐朽溃烂。

这是一种非常恐怖的咒术,致使这头金系巨龙狂性大发,同时也不放过遇到的每一件金属,贪婪无比地将其吞噬,以期望拖延和分解这种诡异的咒术。

“虎牙”团队的人和其他几股人马敢胆边生毛打这头巨龙的主意,恐怕也是想趁它的病,要它的命,只不过完全低估了金系龙族的恐怖程度。

波特兰剑神看到了不远处从祈祷堂里冲出来的林默,瞳孔微微一缩,恍然以为自己猜中了什么,事实上也与真相无限接近。

那个该死的龙骑士竟然冒充神庭的修士,还成功的骗过了他。

阴差阳错,波特兰剑神竟然无比诡异地歪打正着。

“果然是你!”

葛伦暴吼一声,拔出巨剑斜拖于地,杀向龙骑士。

青色的风系战气炎激烈燃烧,即使今天在劫难逃,他也要拉对方为自己做垫背。

狂风大作,一片巨大的黑影从天而降,地面一阵疯狂颤动。

那头金系巨龙轰然落在了小镇祈祷堂的大门外,生生压垮了一棵大树和一座水池,同时挡住了葛伦冲过来的势头。

“可恶啊!”

波特兰剑神汗毛直竖,隔着那头金系巨龙死死地盯住林默的脸,哪怕下一秒被这头巨龙杀死,也要记住这个戏弄自己的可恶家伙。

龙骑士和巨龙全到场了,可怜他们居然毫不知情地傻乎乎自投罗网!

金系巨龙仅仅是漫不经心的一个转身,粗大的龙尾呼啸而至,波特兰剑神葛伦脸色巨变,却躲闪不及,只能硬着头皮全力催动战气并举剑阻挡。

他的身体前方突然出现一面半透明的青色圆形巨盾,暗藏于胸前衣内的五阶炼金法器“护心镜”所释放出来的风系元素盾在蕴含着恐怖巨力的龙尾面前就像一个脆弱的气泡,轰然碎裂溃散。

紧接着粗大的龙尾毫无阻碍地撞在巨剑上,甚至同样连阻挡一下的能力都没有,直接轰在了葛伦的胸口,手中只剩下了一个光秃秃的剑柄,一口红艳艳的血雾当场喷了出来。

他的胸前同时爆出一个响亮的脆裂声,那个被纯粹物理巨力撞爆元素盾的五阶炼金法器替主人分担了相当一部分冲击,当场没有任何悬念地解体报废。

波特兰剑神就像一颗闪烁着青色战气炎的炮弹,一头撞进了附近的小镇商铺里,听得里面轰然乱响,也不知道撞翻了多少东西。

没有可靠武器的支持,就算是剑神,在赤手空拳的情况下,也根本不是巨龙的对手,空有一身强大无匹的战气却没有用武之地,就算竭尽全力的凝聚并轰在巨龙身上,也和挠痒痒一般没有任何区别。

“不是金币那家伙!”

看到如此狂野霸道一幕的林默陡然变了脸色。

尽管巨龙在人族眼里只有大小胖瘦区别,其他几乎都是一个模样,他还是第一眼就分辨出这头似乎中了恶毒咒术的巨龙并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惫懒吃货。

而是一头无比陌生的成年金系巨龙,浑身肆无忌惮地释放出暴虐杀戮的气息,血腥气冲天,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族命丧于其爪下。

“人类!~”

这头金系巨龙还是第一次开口,伸出锋锐如刀剑的爪子探了过来。

赤红色的龙瞳紧紧盯住龙骑士,倒映出无比疯狂的意味,杀戮之龙的名号绝对不是吹牛或造谣出来的。

林默脸色有点儿发青,不由自主地一步步后退,却不敢露出半点儿害怕的神色。

这个陌生的家伙可不是自己家里那头大吃货,随意捏扁捏圆,傲娇作怪,还会喊老板。

他有点后悔没把“龙将”穿在身上,不过就算穿上了也没什么大用,连波特兰剑神都被对方全垒打,想必一人一龙若是当场开练,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当初他能制住金币那货,靠的是龙笛和龙骑士契约,而现在却什么都没有,自己与任人宰割的羔羊没有任何区别。

“人族,你让我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似乎……”

金系巨龙眼睛忽然微微眯了起来,似乎在回忆着什么,满口獠牙距离龙骑士越来越近,一棵两人合抱的大树顶住了他的后背,退无可退。

无需怀疑,只要张开大口往前一噬,足以轻而易举地连人带树一同咬个粉碎。

大树后面不远就是小镇的祈祷堂,一想到那个善良纯洁的小修女,林默便没有了继续后退的打算,不能让这头巨龙的注意力转移到祈祷堂里那些无辜者的身上。

无论她是神庭的人,还是一名斯兰平民,林默十分清楚自己被授封为龙骑士的那一天开始,他究竟为什么而战!

职责!荣誉!抑或是帝国!

哪怕被人说作是愚蠢至极的烂好人,也不能改变龙骑士的坚持。

“神啊!”

在祈祷堂大门口处看到这一幕的小修女梅莉朵尔仅仅只来得及发出这一声轻呼,立刻就被小镇药师历良和其他人捂住了嘴,联手拖了回去,带往祈祷堂的后门,曾死里逃生的“虎牙”团队深知这个大家伙的恐怖。

金系巨龙才不会在乎什么神庭,巨龙族的天空龙城可是能够同时强硬面对光明神庭和黑暗圣堂的强大存在。

“嗯!另一头金系巨龙的味道,你身上竟然有金系龙族的气息,难道你也是我的同族,不不不,你是人族,这毫无疑问,我想想,龙神在上,没错,你竟然得到了一位金系巨龙的真正友谊!”

带着浓重血腥味道的尖利无比龙牙几乎快要触及动弹不得的林默脑袋前一寸时猛然收了回去,这头陌生的金系巨龙抬起了巨大的头颅,不可置信地打量着这个渺小的人族,甚至一度忘了身上咒术给自己带来的痛苦。

一个人族没被桀骜不驯的杀戮之龙绞成渣渣就已经谢天谢地,竟然还能得到真正的龙族友谊,这简直是千古奇闻,若非亲眼所见,这头金系巨龙肯定会认为这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对方身上隐隐散发出只有金系龙族才能感应到的微弱契约痕迹,那不仅仅是友谊,还是生死与共的真正龙族契约!

究竟是哪一个昏了头的金系巨龙跟一个人族主动签下这样的契约,太疯狂了。

难道是漫长的时间磨灭了传承的记忆,忘记了这是金系龙族的最大禁忌吗?

“人族,你很幸运,我不会杀你!”

这头巨龙看向林默的目光当场就变了,就像看到一个烫手的大山芋。

还不待林默开口,它又接着说道:“当然,你若是想要解脱的话,我可以帮你,确切的说,应该是帮我的同族,终究还是有办法解开的,我不知道那家伙是怎么想的,竟然不顾传说中的禁忌与你签下这样的契约,这对你对它,绝不是什么好事,或者说,是一场即将发生的灾难,只有金系巨龙才能帮你,至少能让你死的痛快一点儿,少受些折磨。”

三句话不离本行,金系巨龙张口闭口就是杀戮,让林默有些胆战心惊,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对方想要杀自己,却需要征得自己的同意。

真是令人寒彻灵魂的黑色幽默,不过对方的话却让林默暗中皱起了眉头,似乎隐约证实了自己曾经的猜测,那个吃货果然对自己做过了什么。

“抱歉,这位巨龙大人,我是一位龙骑士,我的座骑巨龙想必您也能猜得到,和您一样也是一头金系巨龙,只不过您刚才说的这些,我完全听不明白。”

林默无法理解有哪个中二青年会巴巴地找一头金系巨龙给自己做免费安乐死。

金系巨龙一怔,歪了歪脑袋重新上下打量着龙骑士,发出一阵怪异的冷笑,“你不需要明白,嘿,你很快就会有大麻烦,真的,一个天大的麻烦,我很期待!看在这个禁忌契约的份上,我可以提醒你,远离其他的巨龙,越远越好,嘿嘿,嘿嘿嘿……”

它的笑声让人感觉就像看到了一个被判死缓的重刑犯,让林默的一颗心飞快地沉了下去。

一双巨大的龙翼扑扇出狂风,托起释放出天赋“虚空磁场”的龙躯,金系巨龙摇摇晃晃地开始爬升,浑然不在意自己在起飞时撞塌了一座民宅再次引发一片尖叫声,飞快地消失在镇墙外。

第0069节命运与认命

金系巨龙真正的友谊?

传说中的禁忌契约?

那头金系巨龙离开前所说的话让林默浑身一阵发寒,对方没有必要说欺骗自己。

这意味着那个吃货在被带走前,趁着别人不注意,偷偷在他身上做了自己不知道的手脚。

真是一头混蛋龙啊!

自己果然没有说错,金币这货给自己捅篓子的水准跟它的吃货能力保持同比增长,没想到最后还给自己搞这么一出,尽管也许是出于好意,但是正如那头陌生金系巨龙所说,将会给他招惹来想像不到的大麻烦。

下次逮到它,一定要把这混蛋关到龙笛,不,封印到从第三纪元文明手里得到的朗基努斯之枪中整整一百年!

一百年!没错,用小黑屋关死它丫的。

林默的目光扫了一眼波特兰剑神撞进的街边商铺,依然没有看到对方的身影,吃不准那家伙是死是活,但是考虑到这里已经不是久留之地,他毫不犹豫地转身回到了小镇祈祷堂。

“圣骑士大人!您还活着!这可真是太好了。”

刚进祈祷堂的大门,却看到小镇药师独自一人等在里面,看到林默的身影立刻喜出望外地冲了过来。

将小修女梅莉朵尔送到祈祷堂后面,他又中途返回,在大门内偷偷窥视着林默和那头金系巨龙的对话。

冒着如此大的生命危险,还不是为了之前那一幕近乎于神迹的外科手术。

“我不是神庭的圣骑士,这身衣服只是梅莉朵尔暂借给我穿的。”

林默觉得此刻也没有必要再隐瞒下去,天意弄人,如此阴差阳错地又曝露了身份,再冒充神庭的修士也没有任何意义。

“啊!~那,那您是?”

小镇药师历良目瞪口呆,这位拥有强大光明力量的大人竟然不是神庭的人,实在是颠覆他的认知。

在此之前,祈祷堂小修女称呼对方为骑士大人,因而他一直以为对方的身份是神庭的圣骑士,虽然身穿着修士长袍,却并不算奇怪。

“我是帝国皇家龙骑军团的龙骑士!你可以叫我莫林。”

林默直接点明了自己的身份,毕竟这座小镇还是斯兰帝国的领土。

他脚下依然未停,走向“龙将”战术铠甲藏匿的地方。

“原来是龙骑士大人,您,您这是要去哪儿?”

药师历良此刻连拜师的念头都有了,满脑子都是那不断穿梭于皮肉间的针线,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又怕对方拒绝。

“我得离开这儿!那些波特兰人是侵略者!回头请你通知镇里的人,波特兰人正在入侵帝国。”

“那,那!”

历良面皮涨地通红,忽然咬着牙一跺脚,紧追上林默,大声说道:“莫林大人,不,莫林老师,请您收下我这个学生。”

“什么?”

林默一怔,立时停下脚步,回过头来惊诧地看向这个小镇药师,上下打量着对方。

收他做学生?教他什么?杀人剑技?还是龙骑士的空战技?

小镇药师那热切的眼神让他恍然大悟,却果断摇了摇头:“我明白了,抱歉,我不收学生,也没有时间教你。”

“莫林老师,我是经过帝国认证的三阶药师,会炮制加工草药和初级制药,绝对不会拖您的后腿,请收下我吧!”

历良的话就像连珠炮一般,脸上神情无法让人拒绝。

可以想像得到,一个从未见过的新医疗手段对于一名药师有着多么可怕的吸引力,哪怕此刻让他去死都愿意。

朝闻道,夕死可矣!

“我不能带着你走,也不会收你这个学生,跟着我太危险!”林默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我明白你想要什么,趁着还在这里,可以口述给你,记下多少,全凭你的本事!”

医者父母心,完全可以理解,龙骑士当即给出了一个折衷的办法。

“行,行,莫林老师!”不管对方认不认,历良反正一口咬上了,说什么也不肯改变称呼。

小镇药师支起了耳朵,强迫自己进入全神贯注的状态,生怕漏听或忘记一个字。

“呵呵,我只会杀人,教你这个救人的,龙神在上,我一定是疯了!”

林默苦笑着摇了摇头,一边在做离开前的准备工作,一边将自己在地球文明学到的外科手术知识和战场急救手段口述给这位痴迷于医疗手段的三阶小镇药师。

一片狼藉的小镇商铺内,弥漫的尘埃稍稍清晰了一些。

“葛伦大人,葛伦大人。”

听到有人在呼唤并挪动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