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苍穹龙骑-第2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苷馊谰薮笊丝诤推渌丝谝丫灰┪锪偈贝砉墒侨次薹ㄕ蜓棺∪绱丝膳碌纳耸疲恃廊辉诓蛔〉厣隼础

“梅莉朵尔,快把席尔修士叫过来,这个人快不行了,是一头金系巨龙干的,谢天谢地,他活着逃了出来,不过伤势太严重了,我完全无能为力,只有用神圣法术才能救他。”

一个身上散发着淡淡草药气息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救人如救火,他与那些伤者的同伴一样十分急切。

“历良药师,可,可是席尔修士前天去乡下给埃尔顿先生一家做圣礼去了,要明天才能回来呀。”

小修女梅莉朵尔有些慌了神,整个祈祷堂里只有她一个人和几个帮忙的仆佣外,再没有其他主事的人。

“什么,席尔修士出去了?这,这可怎么办,梅莉朵尔,你快想想办法。”

丹烟镇里唯一一位药师声音里不由自主带着几分绝望。

“巴奈特,巴奈特,你不能死,我的兄弟!你得活下去啊!”

“会好起来的,巴奈特,你一定没事的,神庭的大人一定会治好你,我们一起去把那头可恶的金系巨龙干掉,然后换来大笔的钱,买个大庄园,一直过好日子,不愁吃不愁穿,再也不用去卖命了,不能闭眼啊。”

浓浊的血腥气似乎一下子充满了整座祈祷堂,围拢在门板边的人们凄厉地哭嚎着。

“我,我想想办法。”

小修女急得转转团,忽然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开始笨拙地吟唱着赞美圣诗,洁白的修女袍上渐渐发出微弱的光芒。

第0065节道貌岸然

镇子上的人都知道,如果药师无法看好的伤病,还可以去找祈祷堂的修士,反之亦可,有些时候药物和法术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互补性,这也是两者都能够同时存在的基础。

对于伤病者而言,不啻于多了一个选择,这个选择甚至可以活命。

在丹烟镇,无论是药师,还是修士,收取费用都是极其低廉,因此历良药师和席尔修师在镇民们心中都有着极高的地位。

一小团纠缠在一起的光沙从小修女作祈祷状的合手势上脱离而出,没入了门板上伤者的身体。

药物无法压制住,依然在缓缓流血的伤口似乎出血量小了一点。

“光愈术!”

药师历良小小的惊呼了一声,他没想到跟在席尔修士身旁的这个小修女竟然也掌握了初阶光系神圣法术。

充满了悲嚎和哭喊的祈祷堂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小修女身上。

一些提刀带剑的武者甚至连泪水都不曾擦干,眼中重新浮起了一丝希望。

为了惊人的巨额财富,自恃有高阶战职者、术师和魔法师的他们参与了围猎一头受了重伤的金系巨龙,却没曾想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一脚踢到了铁板上。

同样参与围猎任务的数支人马全军覆没,伤亡惨重,而他们这一股人马幸好因为队长九阶火系大剑士巴奈特见机的快,及时撤退,这才保住了大部分人的性命。

只不过身为队长的巴奈特因为掩护弟兄们撤退,差点儿被那头凶残的金系巨龙一爪撕成碎片,九阶火系大剑士的实力在巨龙面前几乎和纸人一般脆弱,其他人不顾一切地拼死抢救,这才将重伤垂死的巴奈特队长抢了回来。

使出浑身解数摆脱那头金系巨龙的追杀后,幸存下来的人拼尽全力将素来拥有极高威望的队长送到了最近的丹烟镇,对于如此严重的伤势,镇内唯一一名三阶药师完全束手无策,迫不得已,只能送到神庭设在小镇的祈祷堂来赌一下运气。

祸不单行,也许有能力救回巴奈特的席尔修士去了乡下,最快也得明天才能赶回来,这群铁打的汉子们失声悲怮。

正当所有人一颗心坠落深渊时,一直以来跟随着修士身旁的小修女却展现出了神迹,小小年纪竟然能够单独释放出光愈术。

这不啻于乌云漫天之间,突然投射下一道耀眼夺目的阳光。

对于众人目光恍若毫无所觉的小修女梅莉朵尔全身心投入到吟唱赞美圣诗中,双目微闭,声音越来越响亮而流畅,原本稍许的紧张退去,浑身散发出的淡淡白色微光不住流转,虔诚的稚嫩脸庞越发无比神圣,宛若代表光明神行走于人世间的圣女。

数个呼吸后,又是一团光愈术的辉芒从合手势上诞生。

包括药师历良在内,祈祷堂内的所有人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紧张关注着小修女的神圣法术释放,生怕惊扰了她。

第一个光愈术,第二个光愈术,第三个光愈术……

虽然只是初阶法术,但是连续释放对于小小的修女来说,是个不小的负担。

送来的伤者情形实在是太严重,光愈术也仅仅只能做到勉强维持住伤势,使伤口不再继续恶化而已。

药师喊来自己的小厮,打开药箱取出最好的伤药,拼命往伤口上填去,以期望能够出一点力,配合小修女的治疗法术。

脸色越来越红,汗珠开始浮现,虽然呼吸加重,梅莉朵尔却没有停止吟唱,继续以虔诚而执着的心坚持着。

她已经记不清自己释放了多少个光愈术,只是在咬牙坚持。

以神圣信仰的名义,梅莉朵尔根本无法原谅自己坐视一个可怜人在自己眼前就这么死去,可是却又别无他法,唯一能够做的就只能咬牙继续坚持。

方才还通红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梅莉朵尔单薄的身子摇摇欲坠,哪怕有祈祷堂天然汇聚光系元素能量的增益,她却已经无可避免的濒临油尽灯枯。

送伤者来的人们已经发觉到了异样,光愈术释放的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难以为继,甚至连小修女身上的光芒都已经消失不见,他们脸上再次露出了悲哀和绝望。

“不!~~~巴奈特!”

“神啊!~这是贪婪的代价!不自量力的后果啊!”

“宽恕我们的吧!”

来到祈祷堂的这些人十分清楚仍然在竭力维持法术的梅莉朵尔已经尽力,他们对自己兄弟的结局完全心知肚明,脸上纷纷露出心若死灰的神色。

死神的镰刀已经无法阻止,完全无法想像他们在失去了巴奈特队长后,整个团队将如何将运作下去。

每一个队员至少都是五年以上的生死之交,没有一位实力和威望足以服众的队长坐镇,队伍也许会变成一团散沙,或者被别的势力吞并,未来的命运多蹇。

一个低浅却十分清晰的吟颂咒语声忽然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

空气中的光元素系能量开始剧烈波动,朝着一个方向汇聚,紧接着一个肉眼可见的拳头般大光球出现并悬浮于一只手上,越来越近。

“光之救赎!”

来者只是轻轻说出了这个法术的名字,走到近前,轻轻翻手往下一按,落入了重伤的巴奈特队长胸前。

“呃!神啊!是二阶法术!”

回过神来的小修女梅莉朵尔目瞪口呆地看向对方。

帝国的光系战士竟然还会神圣的法术,这简直是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在神庭的人认知里,光系法术就是神圣法术,充满光明的力量导人向善,给人以和平与安宁并且温暖人心。

“这位修士大人是……”

药师历良猛然瞪大了眼睛,似乎不太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一位除了席尔以外的陌生修士。

心地善良的梅莉朵尔不仅给龙骑士提供了食物和休息的房间,还给他找来了一套衣服,用以暂时换下那一套黑色狰狞的重装铠甲。

在神圣的祈祷堂里还穿着一套黑色的铠甲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很容易让人想到专门跟光明神庭抢业务的黑暗圣堂。

因此祈祷堂里的众人看到的是穿着一身原本属于席尔的旧修士袍的林默,下意识里将他当作了神庭的修士。

“啊,不,这是一位骑士大人……”

梅莉朵尔有些慌张,她知道历良先生一定是误会了对方,她刚想解释,这时祈祷堂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和叫喊声。

“封锁街道和路口,所有人都到房子里去,不准出来,否则杀无赦!”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混蛋!啊!~不不,饶命啊!”

“肮脏的老狗,赶紧滚进去,不然要你的老命。”

随着外面的叫喊声,惊叫声,惨叫声和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几个平民被迫躲了进来,惊疑不定地在门口内侧向外张望,显然也是受到了外面混乱的逼迫。

“原来是圣骑士大人,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巴奈特先生终于有救了,请您赶紧救救他吧。”

与外面突发的混乱相比,医者父母心的药师更为关注眼前的伤者,他看到二阶光系治疗法术“光之救赎”释放出来后,这个九阶火系大剑士的伤势不仅被立刻控制住,而且渐渐有了好转的迹相。

林默点了点头,再次吟唱咒文,重新开始凝聚可以激活生命潜力的二阶光系法术“光之救赎”。

神庭的人释放光系法术大多数依靠自己虔诚的心灵和吟唱赞美圣诗或祈祷词,与林默的法术咒文完全是异曲同工,最终成形的法术没有任何区别。

小修女梅莉朵尔终于有了喘气的机会,此刻释放治疗神圣法术透支的后遗症开始发作,脑袋里一阵阵撕裂般的隐痛,几乎快把她痛晕过去。

尽管那位陌生的骑士大人出了手,可是没有看到伤者脱离危险前,梅莉朵尔强打着精神不让自己昏过去。

她是一名虔诚而专注的修女,心怀慈悲,痛苦只是神灵对自己的考验,只要还保持着清醒,说不定还能够多贡献出一份微薄之力。

不得不说,这个丹烟镇的平凡小修女拥有一颗纯粹如水晶般的心灵。

这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才能够以如此小的年龄就能够连续释放光愈术的原因。

又是一个“光之救赎”释放出来,生命的潜能被再次激发,新陈代谢加快,巴奈何的呼吸和脸色立刻改善了许多,高一阶的法术具有立竿见影的效果。

光系力量在攻击性上并不占强势,在治疗等辅助性方面却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与曾经在元素系能量惰性极高的地球相比,这个世界的光元素系能量极其活跃,而且在这个光元素非常浓郁的祈祷堂,保证了林默能够连续释放出两个二阶治疗法术。

“抱歉,我已经释放不出‘光之救赎’!请准备一些糖水,稍微放点盐,再找个干净的地方,我需要使用一些特别的医术继续治疗他。”

穿着修士袍的林默就像一个悲天悯人的神庭修士。

在场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想到,这个满手鲜血,比屠夫还屠夫的龙骑士大人也许杀的人比席尔修士和历良药师救过的还要多。

一伙全副武装的镇卫兵在一名剑士的带领下闯进了祈祷堂,猛然暴喝一声。

“所有人站在原地,不许动!”

第0066节锁定

“该死的,谁?哪个不开眼的敢惹我们‘虎牙’的人!”

“混蛋!想找死吗?”

“哪里来的野狗!快滚出去!”

送伤者来祈祷堂的人个个都是身形气质彪悍之辈,一个个亮出明晃晃的兵刃,少部分人身上甚至燃烧起了战气炎,哪怕是手持法杖身穿法袍的魔法师也是浑身笼罩在剧烈的元素系波动中,面色冷冽地打量这些不速之客。

其中更有一位能力诡秘的术师不断变幻着手势,随时会释放出可怕的咒术。

咕咚!~

镇卫兵们看到这一群如狼似虎的家伙,忍不住齐齐咽了口唾沫并停下了脚步,丝毫不怀疑这些家伙里随便出来两个都能毫不费力地杀光他们。

丹烟镇的祈祷堂今天是什么日子,竟然来了这么多可怕的凶人,一个个看上去凶悍无比,不像是善类。

带队的剑士脸色微微一变,自己虽然是隶属于波特兰军方的八阶大剑士,可是好虎架不住群狼,这些战职者们似乎是属于同一支武者团队的,这更不好惹了。

见鬼!这些家伙究竟从哪里冒出来的?

“你们想干什么?”

小修女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作为祈祷堂里唯一能够说得上话的人,她立刻站了出来。

这些镇卫兵们的行为十分诡异,平时可从未见过他们如此嚣张过。

“梅莉朵尔,我们奉雷斯大人的命令,搜捕暴徒,有一个凶残成性的罪犯偷偷躲到了镇子里。”

一名认得小修女的镇卫队站了出来,连忙解释道。

虽然神庭只是一个民间的和平组织,却并不代表着好欺负,即使是历代镇长大人也要礼敬三分。

“是呀,梅莉朵尔,你可以小心啊!”

“要是看到什么生面孔,一定要向我们报告。”

其他的镇卫队士兵一个个附和起来,他们用怀疑的目光在那些全副武装的汉子们身上徘徊着,仿佛他们之间隐藏着一个十恶不赦的杀人狂徒。

“这些家伙,还算有点儿机灵劲儿。”

领头的波特兰大剑士暗中松了一口气,好在剑神葛伦大人控制住了这里的镇长,并且做的滴水不漏,到现在也没有露了马脚。

“什么?你是在说我们吗?可恶的混蛋!”

“虎牙”的战职者们怒目而视,手中的武器直指这些镇卫兵,不住的喝骂,就差一个火星,他们就会扑上前去将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全数杀掉,不,应该是拖到距离祈祷堂远一点的地方再像杀鸡宰狗般砍杀。

“我们这儿没有什么陌生人!只有伤者,还有信徒!”

小修女皱了皱眉头语气有些不由自主地冷淡,毕竟方才对方粗暴蛮横的态度给她留下了很不好的印像。

话刚出口,心头忽然没来由的一跳。

莫林大人?

不,这怎么可能?

拥有神圣光明力量的人怎么可能是凶残成性的罪犯?更何况还是帝国的骑士,这更不可能了。

梅莉朵尔亲眼目睹了林默主动释放出二阶神圣治疗法术救助伤者,拥有这种慈悲心肠的人怎么可能会凶残成性?!

这些恶形恶状,自称同属于“虎牙”团队的家伙没有一个好对付,波特兰大剑士感到很棘手,不过他看到了祈祷堂的布置和装饰,以及内部醒目位置的光明神像,心中顿时有所领悟。

那个劫持摩斯里格的家伙似乎也是光元素系的战职者,神庭的祈祷堂几乎就是天然的藏身之地。

“你们在这里守着,不要放走一个人,我去请大人过来!”

波特兰大剑神扔下一句话,连忙转身去搬援兵,他明明看到了林默,由于对方摘下了战术头盔和铠甲,因而根本没有想到他们追杀的正主儿就这么光明正大的站在自己眼前。

林默在波特兰人面前时,自始至终都穿着“龙将”并捂得严严实实,即使是见过他的利安城主洪羽男爵,也因为城防守失,被俘虏后的恶劣心情更不会主动告诉这些侵略者龙骑士的模样。

“请大人过来?什么大人物?呸,令人恶心的家伙!”

送伤者过来的战职者狠狠向外面吐了个唾沫,下一秒他忽然醒悟过来这里是神圣的场合,连忙奔过去,跪在地上用自己的袖子擦去地上的唾沫印子,态度虔诚而细致。

以前他或许不曾有信仰,未来也未必会有,但是现在,他却是虔诚的祈求着光明神显灵救回自己的老大。

“这家伙的口音不对,好像是东边来的。”

一名魔法师收起了身上的元素波动,紧紧盯着那名大剑士离开的方向。

“东边来的?边境的边防军吗?”

“不,波特兰人!”队伍中唯一一名术师,忽然从怀里掏出了一支药剂往嘴里灌去,强忍着苦涩的味道,至少在之前参与屠龙时消耗的大部分力量能够补充回来一些。

“波特兰人来这里干什么,这儿可不是他们的地方。”

“小心些,刚才离开的那家伙,我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儿。”

“说的没错,等等,似乎有个很厉害的家伙正往这儿来了。”

最后说话的是众人之间的术师,他的神秘感知能力远远超过普通人许多,似乎有所预感的望向某个方向。

送伤者过来的那些汉子们都是身手不弱的强者,正是因为如此,才有自信参与到围杀金系巨龙的行列中去,试图分上一杯羹。

“梅莉朵尔,你的脸色看上去很不好,先去休息一下吧。”

林默带着温和的微笑,伸出手来按在了小修女稚嫩的肩膀上。

梅莉朵尔感觉到对方手上传来一股热流,涌入自己的身体,轻柔地流转入四肢百骸,浑身暖洋洋无比舒适,仿佛在温泉中沐浴,甚至连精神力透支造成的阵阵撕裂般头痛也立竿见影好了许多。

这是光明的力量,只有心地善良的人才会拥有如此神圣的伟力,小修女不由自主地再次念起了祈祷词,不过她很快意识到场合不对,连忙涨红了粉脸,低着头退开一步道:“谢谢莫林大人!我还得去安排你要的东西。”

“嗯,准备一支蜡烛,一根针,一卷细棉线,几块白棉布,两盆热水,要是有烈酒的话更好。”

林默列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左右看了看,指示着那些汉子把祈祷堂里的几张桌子拼了起来,然后把伤者抬了上去。

也无需另找其他地方,这个充满活性光元素系能量的环境正好合用。

至于即将到来的波特兰强者,林默并没有打算继续逃跑的意思,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倒不如赌上一把,若是再像丧家之犬般被追杀千里,恐怕自己也难逃一死。

要这些东西?身为小镇药师的历良瞪大了眼睛与小修女面面相觑,这是要做针线活吗?跟救人有什么关联?

小修女梅莉朵尔却不知道哪里来的信任,微微一弯腰道:“是的,大人,我马上去安排。”

片刻之后,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传入了祈祷堂。

“是这里吗!”

波特兰剑神葛伦的身影出现在大门外,浑身燃烧着风系属性的青色战气炎,稳稳走了进来,目如电光般审视着祈祷堂内每一个人。

升腾不休的战气炎更像是一种无言的警告和威胁。

“见鬼,是剑神!似乎不止地位一阶,甚至更强。”

“波特兰人的强者怎么到这儿来了。”

“什么罪犯,波特兰人到咱们斯兰人的地盘抓捕罪犯么?”

“虎牙”团队的战职者们刚从林默那神乎奇技的伤口缝合术中回过神来,便看到了术师所说的那个不速之客,他们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来者。

“我不管你们是谁,也不怕你们是谁,如果不想给自己找麻烦的话,最好乖乖按照我说的话去做,否则你们将面对一个地位二阶剑神的怒火。”

剑神葛伦完全是毫无顾忌的威胁,赤裸裸的威胁,他根本不怕对方反对甚至反抗,若不是顾忌这里是神庭的祈祷堂,否则他早已经先拔剑将这些桀骜不驯的家伙放翻再说。

面对一位剑神的威胁,祈祷堂里的大部分人面色一凛,一个个噤若寒蝉,那几个无辜卷进来的镇内平民更是不堪,干脆被吓得跪倒在地不住求饶,却没有人理会他们。

即使是“虎牙”的人也忌惮于实力的差距,不敢有轻举妄动。

地位二阶剑神在人族中已经是非常强大的存在,之前那个波特兰大剑士恶狠狠地打量着祈祷堂里的人,接着葛伦的话说道:“所有人,不具备元素系力量的统统站出来,到一边去,其他人站在原地别动,一个个按顺序展示你们的元素系力量,不要有任何侥幸。”

那些没有任何元素亲和力的平民如逢大赦,连滚带爬地躲到了一边。

“哼!~”

虽然心有不甘,但形势比人强,“虎牙”团队的汉子们只能被迫一个接着一个释放出自己的力量。

炽红色的火元素系,青色的风元素系,淡黄色的土元素系,淡蓝色的水元素系……

狐假虎威,借着剑神大人威风的波特兰大剑士咽了口唾沫,这座小镇的祈祷堂是在开武林大会么,竟然有这么多实力强横的战职者聚集在这里,自己并没有冒失行动而是请来了葛伦大人真是明智之举。

“还有你们,对,你们两个,把你们的力量展示出来。”

波特兰大剑士手指着小修女梅莉朵尔和穿着修士袍的林默,毫不客气地大声命令。

除了波特兰人,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让神庭的人展示元素系力量,这不是吃饱了撑么?这还用问?

脖子上顶的不是人脑袋,而是猪脑袋吧!

第0067节血光之灾

“这位大人,他们是……”

“闭嘴!我没有问你!”

小镇药师历良刚开口就被波特兰大剑士恶狠狠地喝斥声打断,凝聚于手上的淡淡木元素系力量被吓得一个激灵,刹那间消散开来。

“快点!别给我磨蹭!”

大剑士拔出了长剑,一副有恃无恐,同时挥手让镇卫兵们开始搜查整个祈祷堂,把所有的人都集中起来。

祈祷堂内侧的光明神像依然慈悲温和的俯视着众生,仿佛眼前发生的不过是一场闹剧。

不仅仅是这里,外面的小镇各个角落都在发生同样的事情,那些波特兰剑士打着雷斯镇长的幌子,带着镇卫兵们大肆搜捕,试图寻找到那个斯兰龙骑士的踪迹或藏身之处。

“大人,没事的!”

小修女梅莉朵尔冲着林默点点头,哪怕直到现在,她心里依然没有考虑到自己的安危。

“嗯!”

林默温和而平静回应,并同样点了一下头作为回应。

“光明无处不在……”

小修女梅莉朵尔就像往日里重复过无数遍那样,双手在胸前作了个祈祷合手势,垂下眼帘开始轻声祈祷,淡淡的微光开始出现在修女袍表面,虽然十分微弱,却毫无疑问,这是光明的力量。

这得归功于林默方才给她灌注入了一股温和的光系力量,使她又能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