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苍穹龙骑-第2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短短四天,林默带着这个波特兰人几次险死环生,为了避免被对方的魔法师发觉,甚至连光镜术都不敢用,行动十分小心谨慎。

利用那些波特兰战职者对于火器完全毫无防备的优势,林默用随身携带的92式战斗手枪成功干掉了两名剑士,其中一名剑士的实力甚至与他同阶,却不防被一枚9毫米口径钢芯弹头打爆了脑袋。

亲眼看到这一幕后,摩斯里格看向林默那支手枪的眼神便畏如蛇蝎。

太凶残了!

仅仅一声清脆的枪响,九阶剑士的眉心瞬间爆出一个血洞,后脑勺诡异地炸开小半,白色的脑组织混合着鲜红的血液喷出老远,脸上还依然凝固着生前的惊诧表情。

只要没有全力燃烧战气炎,在猝不及防下,仅凭肉体根本无法抵住那个古怪而凶残的炼金武器。

摩斯里格并没有看到林默仅留下一支长剑后,用左腕上那圈毫不起眼的黑色扁腕镯去轻触死者身上所有的金属物品。

就像变魔术一般,所有的金属在接触腕镯后都无一例外的消失不见。

天色渐渐变暗后,林默终于扒开泥土,从依然热得烫手的土坑里掏出了一团泥块,生存刀轻易地剖开,一股浓郁的肉香散逸开来。

“开饭了,这是你的那份,拿好!”

一团热气腾腾的甲鳞猪肉放在树叶上递到了摩斯里格面前,他早已经是饥肠辘辘,顾不得烫嘴,手在身上胡乱蹭了几下,便抓起来往嘴里送,动作间毫无贵族形像,奔波的疲劳和饥饿让贵族风度被践踏地荡然无存,这对于四天前的伯爵家嫡子来说,几乎是不可想像的。

“莫林大人,有没有考虑过到我们伯德家族做主厨,绝对比当没有龙的龙骑士有前途的多,有钱有女人,还不用那么拼命。”

说实在话,除了像条死狗一样被拖着东躲西藏,这位斯兰骑士倒没有虐待过自己,摩斯里格心底从来没有怨恨过对方,眼下的处境只是因为双方的立场不同罢了。

“您在开玩笑么!”

林默才不会放弃龙骑士如此荣耀的战职,正欲继续开口,忽然停下了动作,转头看向已经黑得深手不见五指的密林间。

“呃,怎么了?”

正在大块朵颐的摩斯里格觉察到了异样。

“摩斯里格,恐怕我要跟你说再见的时候到了。”

林默丢下了手中的肉,将生存刀插回刀鞘,拔出了缴获的长剑,目光炯炯地盯着黑暗之处,同时将“龙将”战术头盔戴了起来。

“呵呵!真是好香的味道,能给我留一份吗?”

密林中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方才还很远,下一秒仿佛变得就像在近前,对方的速度真是快的惊人。

“哼!拿命来换吧!”

光战气激烈鼓荡起来,林默反手撩起一剑,一道闪亮的剑气狠狠劈了出去。

光元素系战气虽然不是攻击性最强的战气,却是恢复能力最强的战气之一,加上争分夺秒的修炼“曜炎战气”,加快恢复战气和不断给自己释放光愈术,短短数日,在利安城受到的重创已经大有起色,重新恢复到了往日里七成的实力。

轰!~

林间同样飞出一道剑气,与林默释放出来的剑气狠狠撞到了一起,空气中轰然炸开一声巨响。

两道蕴含惊人破坏力的不同元素系剑气似乎半斤八两,不分上下。

“没想到又再次见面了,龙骑士莫林!”

“是你!”

借着微光夜视和红外成像,林默看清了来者,嘴角咧了咧,对方正是不久前将自己轰下城墙并且差点儿被斩杀的波特兰土系剑神马顿。

善者不来,来者不善!

“马顿叔叔!”

虽然看不清来者的长相,摩斯里格却从熟悉的声音里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摩斯里格,请稍稍等一会儿,我马上带您回去!”

波特兰土系剑神马顿身上猛然升腾起激烈的战气炎,剑指龙骑士,气势完全锁定住了对方。

“马顿大人,看来我也不晚呢!”

一个手持着法杖的身影出现在另一个方向,法术盾的微光稍稍照亮了附近,空气中的元素系能量突然开始剧烈波动起来了。

真是祸不单行,波特兰人的六阶魔法师也出现了。

呼!~

一片碎土撒向波特兰剑神和六阶魔法师,马顿立时一惊,手腕轻抖,浩然剑气撞开了扑面而来的泥土,而那名魔法师一挥法杖,法术盾前方猛然升腾起一道火墙,将富含腐殖质的泥土烧成了点点火星。

待两人反应过来对方纯属外强中干并没有后招时,那个斯兰龙骑士却不见了踪影。

第0063节逃杀

自由!

竟然来得如此突然!

还没反应过来的摩斯里格怔怔地看着林默消失的方向,一脸难以置信。

“呃,跑了?他就这样跑了?”

那家伙竟然毫不犹豫地脚底抹油开溜,借着日落后的夜幕掩护,“龙将”战术铠甲黝黑色涂装成为了天然的伪装,转眼间消失在视野中。

在地面战斗中逃跑对于其他兵种而言,绝对是终身都无法抹去的耻辱,放在空骑士身上却是完全理所当然。

一位不会逃跑的空骑士绝对不是合格的空骑士,每一位空骑士都是地面逃跑专家,这是毫无疑问的。

无论是在这个异界还是在地球文明中,珍贵的空骑士战斗力不应白白浪费在地面上,甚至连军事力量在地球文明中首屈一指的美国,也给自家飞行员专门编印了一本关于专业逃跑和投降的小册子,以避免那些头脑发昏的二货飞行员们在地面上跟敌人拼命。

就算要死,也得死在天上才行,这才是空骑士的宿命。

“摩斯里格,你没有受伤吧!”

马顿身形一动,出现在被林默劫持了数日的摩斯里格身边。

若不是这次的任务是将摩斯里格救回来,否则他早已经不惜一切代价般继续追杀下去。

“马顿叔叔!我没事!”

摩斯里格终于回过神来,连忙摇了摇头。

“该死的斯兰人,竟然敢挟持伯德家族的人,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

对于那个斯兰骑士两次从自己眼皮子底下逃走,波特兰剑神马顿心有不甘的重重顿了顿脚。

“放心,他跑不远!”

在场的另一位六阶魔法师手持法杖从容不迫的走过来。

仿佛在印证他的话,远处突然升起一枚在夜空中醒目无比的火球直射向天空,在势尽而止的最高点炸成了一团更加明亮的火光。

吱!~~~咚!

数秒钟后,凄厉刺耳的啸叫声才传来。

异响和异景吸引了附近所有在黑夜中行动的人。

“马顿,能够不杀他吗?”

摩斯里格有些不忍,那位并不曾虐待自己的斯兰骑士面对如此阵容的追杀,恐怕是有死无生。

两位剑神和一位六阶魔法师亲自带队追捕,阵容不仅豪华,也能够看得出波特兰人欲将自己的师团万夫长救回和诛杀那个可恶劫持者的决心。

“抱歉,摩斯里格,这是战争!”

波特兰土系剑神摇了摇头,站在一旁的六阶魔法师依然一言不发。

为了将这位少爷救回来,搜索队的每一个人都吃尽了苦头,好不容易布下天罗地网,怎么可能白白放过那个狡猾的斯兰人。

“在这里!”

随着一声暴喝,一道锋锐无匹的剑气迎面劈来,欲将龙骑士阻截下来,更远处响起一阵骚动,似乎有其他人正在往这里飞快接近。

“挡我者死!‘幻方’!斩龙剑模式,20吨质量加成1秒!”

林默没想到波特兰人竟然如此耐心地布下了合围之势,右手搭向左腕,毫不犹豫地亮出了底牌。

一柄巨剑平空出现在他的右手中,犹如深夜里的光明,乍闪即逝。

陡然亮起的光系剑气晃了一下波特兰八阶剑士的眼睛,双手战剑突然没来由地一轻,一道锋寒之意势如破竹般穿透自己的胸甲,瞬间透背而出。

重量瞬间变成20吨的斩龙剑在挥动时爆发出来的动能远远超过20吨,而且不止一倍。

龙骑士以绝强的爆发力娴熟无比地控制住这股可怕的破坏力。

“呃!什么?”

波特兰大剑士至死都没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毫无抵抗能力地被龙骑士一剑斩杀。

剑过,人两段!

人族的金属铠甲和武器在对上金系巨龙留下的“幻方”外挂模块时,瞬间被剥夺攻防装备,除非使用罕见的非金属武器对抗,否则根本无解,完全被克制到死。

令人感到遗憾的是,林默并没有来得及阻止对方释放出炼金火焰信号弹,数名强者正在全速冲来。

“哪里走!”

背后传来可怕的空气撕裂声,就像雷鸣一般隆隆作响。

地位二阶剑神葛伦全力催动风系战气,就像一架喷气式战斗机追向龙骑士逃走的方向。

“斥力盾,输出功率55%,磁等离子体引擎全力发动!”

高速接近的红外成像和雷达反应,让林默也顾不上隐匿身影,背后亮起了幽幽蓝光,使他在林间奔行的速度几乎就像飞一般。

不!根本就是在贴地飞行!

每一次全力蹬在地面或树干上,他的速度便会再次提升一个台阶。

看到目力所及的尽头那若隐若现的蓝光,葛伦的速度丝毫不减,心里却忍不住在惊讶。

那真的是光元素系的战职者吗?怎么速度和自己这个最擅长于速度的风系剑神不相上下,追了这么久,双方间的距离竟然没有拉近多少,太令人吃惊了。

林默感到庆幸,若不是自己拥有“龙将”这套数字化高科技战术铠甲的辅助,与波特兰人的数次交手中早已经凶多吉少。

比起灵动迅捷的风,光的力量更体现在生命和滋养。

光系战气在体内流传不休,极大的延长了龙骑士的耐力,甚至偶尔还能给自己补上一记光愈术,避免在剧烈运动中仍未痊愈的伤势出现恶化。

前面一逃一追,后面还跟着至少六七名身手不弱的剑士,多次变向也无法甩脱,阴魂不散的追兵如附骨之蛆般让林默没有片刻喘息的机会,甚至连转身设计伏杀的念头都不敢有。

天边泛起了鱼肚白,圣炎之阳的光芒正欲从地平线下喷薄而出,龙骑士竟然像丧家之犬般被生生追杀了一夜。

也不知穿过了多少片树林和丘陵,“龙将”战术头盔内的透明面罩显示屏上突然跳出一副雷达扫描立体成像图,一个城镇出现在正前方。

林默毫不犹豫地再次全力加速,果然没过多久,人类建筑的屋顶和城墙出现在视线里。

那堵并不算高大的城墙被龙骑士完全视若无物,脚下轻轻一踏,轻而易举地翻墙入城,在高矮不一的城内建筑之间身影闪动了几下,消失不见。

“该死!”

看到那个带着幽幽蓝光的身影消失在不知名镇子的城墙上,后脚赶到的波特兰剑神突然放缓了脚步,脸部肌肉抽搐了一下。

大隐隐于市,竟然让对方成功躲进了镇子里,这样一来,便更加难以将其找出来了。

想想又不甘心,葛伦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大踏步走向依然沉睡在梦乡中的城镇。

“前面有个小镇!咦,那是葛伦大人!”

“那个斯兰龙骑士一定是逃进了镇里,见鬼!这家伙真是出乎意料的能跑!”

“我们赶紧跟上葛伦大人。”

“对,把那小子从镇子里找出来,让这家伙记住波特兰人的厉害。”

“昆布,等会儿你回去将我们的位置通知给马顿大人。”

片刻之后,带着一身疲惫和露水的六名剑士杀气腾腾地出现在镇外,互相交换了一下意见,便追着剑神葛伦的背影而去。

……

“天!这些阴魂不散的家伙!”

一边打量着这座城镇,一边寻找可以藏身的安全所在,林默小心翼翼地在狭小阴暗的弄堂里缓缓而行,提防被人看到。

这个时候小心一点,或许能够救自己一条性命。

咕咕咕!~

他忽然停下了脚步,战术头盔内的脸上露出苦笑,昨晚被波特兰人突袭,连晚餐都没能吃上一口,紧接着就被人追杀了一夜,现在自己的肚子正提出严重抗议呢。

小镇里的人们已经从梦乡中醒来,开始为一日的生计而奔波。

不知身在镇内哪一处,林默在穿过小巷并翻过一道围墙后,悄然摸进了一座高大的建筑群,试图寻找一些可以充饥的食物。

当然,以龙骑士的名誉他并不会干那些没品的偷窃勾当,只会在拿走食物后,再留下金币,这很公正不是么?!

“这里是?”

小心地推开一道门,林默发现自己进入了一处十分宏伟明亮的陌生所在。

神庭的祈祷堂!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光元素系能量,比外面旷野中更加浓郁和活跃了几分,难怪自己会不自觉地被吸引而来。

林默卸下了“龙将”战术头盔,好奇地仰望带着悲天悯人神情的光明神像。

很可惜,从另一个世界回来后,他只会说“龙神在上”或者“马列在上”!

“啊!~”

咣当!~

一声尖叫伴随着连续不断的清脆金属撞击声传入龙骑士的耳中。

炽白色的战气炎条件反射般升腾起来,面带寒霜的林默眼中泛起丝丝杀意。

下一秒,战气炎如潮水般退去,龙骑士脸色恢复如常,他看清楚了声音的制造者,一脸惶恐不安,脚下倾倒了水桶的小修女,小脸吓得惨白惨白。

她应该是正打算做早晨擦洗祈祷堂的工作,却被突然出现在这里的陌生人给吓到了。

“您,您是圣骑士大人吗?”

眉清目秀,看上去只有十几岁的小修女忽然涨红了脸,在胸口做了个奇异的手势,深深吸了口气,鼓起勇气看向龙骑士。

第0064节风起

林默一怔,忽然笑了起来,对方竟然以为自己是神庭的圣骑士。

倒也不奇怪,神庭,准确的说应该是光明神庭,是世间拥有最多光元素系亲和者的组织,他猛然一爆发出炽白色的光系战气炎,自然很容易被误会成神庭的人。

“请问,您是圣骑士大人吗?”

小修女咽了口唾沫,以为自己声音不够大,态度不够恭敬,于是更大声更谦卑地重复了一遍。

林默回头望了一眼光明神像,转过头来摇了摇,说道:“抱歉,我不是神庭的人!”

他觉得在这种场合下并没有说谎的必要。

“啊!您怎么可能不是圣骑士大人呢?”

小修女忍不住惊呼了一声,猛然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无法想像一名拥有如此强大光明力量的骑士大人竟然不是神庭的圣骑士。

怎么可能不是呢?她见过的每一位拥有光明力量的人,几乎无一例外都是神庭成员。

“抱歉,我效忠于皇室,呃,还有帝国!”

龙骑士的宣誓词里只有皇室,只不过林默想了想,又加上了“帝国”,当然这个“帝国”还包括了人民。

这也许是受到了曾在地球文明服役时的影响,人民的子弟兵,诸如此类……

如果在地球,他还会换一个说法,嗯,入乡随俗,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冲突。

“皇室与帝国?”

小修女将信将疑,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结结巴巴地问道:“您怎么会在这里?有什么事吗?”在这个时间,祈祷堂的大门并没有打开,这意味着对方并不是从正经方式进来的。

既然不是令人敬仰的圣骑士大人,一股陌生和恐惧感在她心底油然而生,作为记事起就在这个小镇长大的她并没有与帝国官方打交道的经验,当即有些紧张起来。

这个世界上并不缺少无法无天的恶徒,神庭的武装力量就是专门用来惩罚这些堕落之人的,只不过这座小镇的祈祷堂并不具备任何抵抗恶徒的能力。

“抱歉,我似乎迷了路,想在这里暂时休息一会儿,能给我找些吃的来吗?我可以付钱。”

林默找了个借口,并没有提起波特兰人,他并不想给这个小镇带来不必要的恐慌,毕竟一名剑神便可以独自屠灭这座镇子。

“哦,没问题,骑士大人,我可以带您去吃点东西,如果您愿意的话,我可以给您找一个休息的地方。”

对方身上令人感到亲切的光系力量与礼貌温和的态度在一定程度上赢得了小修女的好感,紧张渐退后,当即点了点头。

作为神庭的祈祷堂,帮助那些衣食无着的穷苦人是家常便饭,只不过今天来了一位身份特殊的骑士大人,一视同仁的心态让她就像往常一样不疑有他。

看到那个小修女质朴单纯的厉害,林默忍不住微微一笑,说道:“真是麻烦您了,请问,您怎么称呼?”

“我叫梅莉朵尔!骑士大人。”

小修女在陌生人面前还是有些害羞,她连忙躬了下腰。

“您可以叫我莫林,隶属于皇家龙骑军团!”

林默用力捶了一下胸口,作出了一个军方的礼节,并不以对方是一个小小的修女而有任何轻视。

“请随我来!”

小修女梅莉朵尔点点头,带着林默走向祈祷堂后方。

……

镇子中央,斜坡式尖顶下是雪白的外墙,整整齐齐的三层结构大宅,还带有一个美丽的小花园,在镇子里的建筑物中显得尤为鹤立鸡群。

这座最为高大美观的宅子只属于一个人,这座名为丹烟镇的镇长大人。

镇里没有贵族,处于一种原始的自治状态,镇长无疑就是说一不二的土皇帝。

“啊呀!~”

脸上猛地传来一阵巨痛,在一阵可怕的天旋地转之后,浑身痛得几乎就像要散开了架。

睁开眼睛后,雷斯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从床上滚到了地下,他更加惊恐地看到,卧室里突然多了几个不速之客,哆嗦了几下,颤声道:“你,你们是什么人?”

“闭嘴,猪猡,你是这里的镇长吗?”

其中为首一人手中还提着一支带鞘巨剑,似乎来者不善。

“亲爱的,你在哪儿?”

床上传来一个女人的慵懒声音,似乎依然迷迷糊糊的还没有睡醒,只是条件反射般在身边抓了个空。

手提巨剑的剑士只是往床上看了一眼,信手一挥。

空气中传来嘭一声闷响!

床上的女人便再也没有了动静。

“不!爱丽莎!”

雷斯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声,正欲连滚带爬般扑向床边。

一股巨大的力量撞来,将他狠狠从床边撞到了窗子底下。

另外几名剑士怀抱长剑,面无表情地看着雷斯,同样高深莫测。

手提巨剑的剑神葛伦冷冷地说道:“闭嘴,她还没死,如果你不听话,那么她就死定了,所以你最好乖乖的合作,否则……”

方才只是轻微的一记战气冲击,把床上的女人打晕了。

雷斯却恍若未闻,以与肥胖身材毫不相称的敏捷和速度跳了起来,扑到床边,却看到自己亲爱的妻子只是歪着脑袋,呼吸平稳,似乎真得只是晕过去了。

他抬起头来望向那些不速之客,浑身颤栗地说道:“我是丹烟镇的镇长雷斯,你们是什么人,想来这里干什么?”听得出对方的口音似乎并不是这儿附近的人,也从未听说过镇子一带有如此可怕的凶人出没。

一定是流窜的强盗?!这年头的强盗简直是疯了,竟然敢摸到帝国的镇子里来劫持镇长。

该死的,帝国的军队会彻底剿灭他们的。

只不过大腹便便的雷斯镇长没有想到这伙“强盗”来头有些大的超乎想像。

“很好,雷斯,我记住你的名字了,不过接下来你要是仍旧这么听话,我保证你可以继续活下去,嗯,和你的妻子一起。”

波特兰剑神葛伦那听似温和无害的语气里却隐隐带着嗜血的杀意,他语气一转,继续说道:“至于我们是谁,这不是你这样的小人物能够关心的,我只需要你能够老老实实的听话就行了。”

噌!~

仿佛耀眼夺目的寒光闪过眼前,那位剑士似乎不曾动过,雷斯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异响,像是有什么东西噼哩叭啦掉了下来。

他扭过头去,就像中了定身术般浑身僵硬起来。

身后的墙上赫然出现了一道深痕,甚至可以看到屋外的亮光,就像是被什么锋利的东西给划开了一般。

“是,是的,大人!”

浑身颤抖的越加厉害,雷斯强压着心中的恐怖,顺从的低下头来。

“很好!”波特兰剑神葛伦打了个响指,接着说道:“现在把镇子里的守卫都集合起来!马上!”

这座镇子似乎并没有贵族落户,处于一种自治的行政状态,镇内拥有最高权力和地位的便只有镇长一人,不请自来的波特兰人在随便抓了几个无辜镇民询问后,便顺理成章地找上了雷斯。

“阿维!马上叫艾勒集合所有的人,一刻钟内我必需看到他们,否则我会要你们全家都吊死在城墙上!该死,快去!”

丹烟镇镇长雷斯气急败坏的咆哮声猛然从宅子里响了起来。

“是,雷斯大人!”

……

“修士大人!修士大人!快救命啊!”

一伙浑身浴血的汉子抬着一张门板闯进了丹烟镇的祈祷堂,声嘶力竭地放声大叫,显然是遇上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啊!~你,你们这是?”

穿着一身白袍的小修女梅莉朵尔被这一群浑身是血的人给吓到了。

“修女大人,救救巴奈特吧,他快死了,他不能死啊!”

“请发发慈悲吧,救人啊!”

门板被众人抬到了小修女面前,梅莉朵尔终于看清了门板上竟然躺着一个人。

似乎用人都无法形容这个伤者此刻的状态,如同破布娃娃一般,三道巨大的伤口仿佛几乎快将整个身体给撕裂开来,鲜血浸透了衣服还有皮甲,尽管这三道巨大伤口和其他伤口已经被药物临时处理过,可是却无法镇压住如此可怕的伤势,鲜血依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