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出苍茫-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等回到总部,我请能工巧匠帮你把这枚魔核签到你的‘龙须’剑上。”鲁科团长说。

刘畅这才知道自己手中的“牙签剑”叫做龙须。

“这把剑不好用。”刘畅对鲁科团长说。

“你要适应它,没有不好用的武器,只有用不好的人。”鲁科团长回答。“无论你选择成为斥候、刺客还是窃贼,你都不要尝试掌握大范围的杀伤招数,因为不需要,而且属性也不符。”

“难怪我杀起魔狼来感觉那么不顺手呢。早知当时学武技或者魔法了。”

“其实你们三个人实力很均衡,一个魔法师、一个武士、一个刺客,这样的组合如果配合得好的话实力会非常非常强,我建议你们考虑配合的问题吧。”

凝玉、苏卫东、刘畅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三个人在迷失之森里逗留了七天,当他们走出迷失之森时已经不再是菜鸟。

第三卷我是魔法师第二十四章佛劳伦斯和塞巴斯蒂安

公开身份是土系大魔导师、底特留斯堡魔法学校校长的佛劳伦斯一抵达底特留斯堡,就受到了多年的老友,魔法公会会长、火系大魔导师塞巴斯蒂安的热烈欢迎。

“老友,你可回来了,我都快气死了,你说,我们该怎么对付卡尔廷?”塞巴斯蒂安一边说着,一边与佛劳伦斯走进一间密室。周围人等立刻退散,知道这两位蓝姆大陆魔法界的支柱人物有重要的事情商谈。修习火系魔法的大魔导师塞巴斯蒂安脾气也是很火爆的,竟然直呼教皇的名字,并扬言要对付他。

佛劳伦斯知道他的脾气,沉默了一下,等塞巴斯蒂安的怒气过去后,平静的说:“老友,不要这么着急,光明教廷对魔法的持续打压我们都是有充分认识的。

“当然,我们也得承认,教皇大人突然提前本次考试的时间,会让很多计划报名的人措手不及,将招生间隔延长这么多又会使很多有志于魔法学习的孩子放弃魔法。但是这次的事情我觉得未必是坏事,它其实也能帮助我们筛选出那些真正希望学习魔法,并且确实有魔法天赋的人,不是吗?

“况且我们都知道,神圣教廷五百年来对魔法界的打压,并没有使真正的魔法传承断绝,只不过使它们从公开转入了地下而已。

“老友,你清楚我为什么喜欢在蓝姆大陆四处旅行,迄今为止,我确实发现了一些神历纪元前,甚至更早年代的遗迹。虽然还没有找到我真正想要找的东西,但是这些经历确实改变了我以往对魔法世界的态度,我对魔法的未来越来越有信心了。

“这次归程中我遇到了几个有趣的孩子,你知道吗,其中有一个叫做凝玉的小姑娘竟然和我有着近似的魔法属性!她还是这么年轻,品德也非常高尚。看到她,我就对魔法文明的未来充满了希望,谁说我们不可以重现魔法文明昔日的辉煌呢?

“因为某种原因,这个小姑娘没有办法参加这次魔法考试了,但我已邀请她到时候参加我们的魔法师级别测试,并且我建议如果可能的话,我们给她一个合法的魔法师身份,你说可以吗?”

塞巴斯蒂安静静地听着老友的讲述,他当然知道老友所谓的“近似属性”意味着什么,但是塞巴斯蒂安一直相信眼见为实这句话,而且他一直认为,自己这个老朋友实在是个滥好人,也许那个小姑娘并没有他说的这么优秀,他决定等凝玉到来之后亲自考察一下。此外身为蓝姆大陆魔法公会的会长,他也不是有勇无谋之人,在佛劳伦斯回来之前,他已经考虑的一些对策,于是他对佛劳伦斯说道:“老友,我相信你的话,等那个叫凝玉的小姑娘到来之后,我会以魔法公会的名义安排一次专门的测试,当然,我们要以她实际的能力为她评定等级。这个世界确实需要更多的年轻人崛起,我们都已经老了。

“说道这次教廷的命令,我也不是没有考虑对策,现在我就和你商量一下,你看我的办法是否可行。

“根据五百年前的那个协议,我们确实无法抗拒教廷的命令,但我还是要对现在的规定作出修改,并且不准备向教廷和大帝提前汇报了。

“我决定虽,然魔法学校的招生每十年一次,但是原来和魔法学校招生相对应的魔法师级别测试每年都要进行,同时我还决定同意到达高级的魔法师,随时可以以协助魔法研究的名义,招收一些魔法师自己认可的学员,你觉得如何?”撒巴斯蒂安略有得意的把自己想出的对策和老朋友分享。

佛劳伦斯大师微笑着说:“看,我就知道你肯定有办法,你说的我都同意,只是我们需要想好,当教廷和大帝询问这些学员身份时我们怎么应对。”

接着两位大魔导师就针对塞巴斯蒂安的提议进行了仔细的研究。

转过天来,神历503年六月十日,蓝姆大陆魔法公会发布公告,内容如下:

一、魔法师级别评定每年举行,由魔法公会会长、火系大魔导师塞巴斯蒂安亲自担任魔法师级别评定委员会负责人

二、为了帮助魔法师们对魔法的研究,魔法公会允许级别达到高级或者以上水平的魔法师按照自己的实际情况招收“魔法劳务”。这些劳务可以是魔法学校的在校生,也可以是任何通过了需要招收魔法劳务的魔法师测试的人。

三、这些魔法劳务本身不是魔法学校的正式在籍学生,但是可以旁听他感兴趣的魔法学校课程。

在光明城的教皇卡尔廷和在侯德芬城的侯德芬十四世陛下得知这一消息后,分别表达了对魔法公会公告的认可。但教皇卡尔廷强调,魔法公会必须加强对魔法师的管理,同时必须严格遵守教廷于神历503年五月一日发布的命令。

“虽然他们对我的命令阳奉阴违,但现在还不是和他们公开决裂的时候。”这是教皇卡尔廷得知魔法公会公告后的想法。

凝玉等三人是在六月二十五日和燎原佣兵团在苍茫之森东部,侯德芬帝国一个叫做“玉枫镇”的地方得知这一消息的,这里距离底特留斯堡还有三天的路程。

第三卷我是魔法师第二十五章修炼的道路

在去往底特留斯堡的路上,单纯的兽人铁穆很快赢得了他人的好感,这家伙食量大、力量大,一点也不像他的外表那样可怕。而且,他的力气也实在太大了,武痴乔海曾经试图和他掰掰手腕,后来的结果是乔海一下被铁穆连人都摔在地上。“我还没使劲呢。”铁穆事后说,这下没有人愿意和铁穆拼力气了。

在鲁西亚和凝玉合力治疗下,刘畅很快的痊愈了。在三人的闲谈中回顾苍茫之森的经历,都感觉收获很大。结合鲁科团长的话,三个人都对自己的未来发展方向有了一些想法。

这里边感悟最深的就是刘畅,刘畅明白自己以后也许不适合像苏卫东那样冲锋陷阵,轻身术和龙须剑的结合,使他具备了能够在不被人察觉的情况下一击远遁的能力,应该说,这确实是一条刺客的道路。而且随着轻身术的练习,刘畅发现自己对周围环境的变化越来越敏感,并且自己越来越能够隐藏自己的气息。

龙须剑不适合大砍大杀,但是它尖锐无比,连魔狼坚硬的头骨都能刺穿,刘畅觉得这是一支用来像武侠小说里那样点穴的好工具。可惜二十一世纪武学和中医都衰落了,刘畅对穴位这方面的知识是零。但好在身边有凝玉和苏卫东这两个伙伴。凝玉家学渊源,对中医颇有涉猎,虽然在明朝时没有练过武术,但是对于人体的穴位还是很了解的,于是凝玉用一块狼皮为刘畅绘制人体奇经八脉的分布图,并按照自己的理解把一些穴位的知识传授给刘畅。苏卫东虽然也不懂穴位,但他曾经是解放军,解放军一招制敌的技巧都知道,哪里血管密集,哪里是内脏最容易受伤的部位,哪里一击致命。这些知识也都无私的传授给刘畅。

刘畅结合凝玉的穴道知识和苏卫东一招制敌的技术,再加上自己在战斗中的感悟,领会出一套独特的武技。这套武技施展出来让人防不胜防,并且极为阴险毒辣。一开始和别人试招时,对手经常在猝不及防之下被用树枝的刘畅制服。但是等到大家都熟悉了刘畅的进攻方式,这套武技的威力立刻有明显降低,这套武技最大的价值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千万不能被人熟悉套路,

当然无论是偷袭还是正面强攻,刘畅还是有两个人始终无法打胜的。这两个人一个是鲁科团长,一个是兽人铁穆。鲁科团长本身已经到大剑师境界,而且这么多年佣兵当下来,对周围环境的敏感程度只在刘畅之上。每次都是刘畅还没有近身就会被鲁科发觉,这样架就没法打下去。而兽人铁穆是另一种情况,作为兽人,铁穆似乎有一种预知危险的天赋,无论刘畅怎么隐藏都能被他发现,而刘畅正面强攻铁穆也不在乎,每次这种情况鲁科都是一拳挥出,然后刘畅就会被打飞。有的时候鲁科甚至会捡起身边的巨石或者巨木扔向刘畅,刘畅除了闪避,什么也做不了。

除却战斗不谈,刘畅现在越来越喜欢奔跑,有的时候他会在奔跑中闭上眼睛用心感受着风划过身体的感觉,这是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而且有的时候他会听到风似乎在向他诉说着什么,可是仔细听却又听不清楚。

苏卫东在内心里总是认为凝玉和刘畅都需要他来保护,因此无论在哪次战斗中他都冲在最前边。但是几次战斗下来,他深感自己的刀法需要提升的太多,尤其是群战的技巧差距太大。同时,他也非常希望能够像鲁科团长那样发出斗气,可是鲁科团长却告诉他这非一朝一夕之功,需要不断的努力才行。

另外,苏卫东觉得老吴教给他的刀法还是有一些比较多余的、纯粹是为了姿势好看的招式,对于这些招式苏卫东也尝试着进行优化。因此他也是不断地与佣兵们交手练习,这里打交道最多的是乔海,乔海最大的爱好是和人打架,自己的佣兵伙伴早对他这个不良嗜好烦透了,一见他过来都躲得远远的。铁穆他根本打不过,刘畅与他交手又往往没几下就结束,只有苏卫东和他算是棋逢对手。乔海当佣兵已经很多年,战斗中经验极为丰富,在和苏卫东交手的过程中乔海也把这些经验慢慢的告诉了苏卫东。不知不觉,苏卫东的武技在缓缓地提升着。

凝玉则是另外一种情况。在与魔狼群的战斗中凝玉战果最为辉煌,但是最后被独耳狼王偷袭的教训也让凝玉印象深刻。凝玉深深理解了佛劳伦斯大师说的“控制”的重要性。

在与群狼的战斗中,凝玉深感作为一个魔法师,自己的防御太薄弱了,想到刘畅为了回援自己被魔狼撞成重伤,还有在与拜速神甫战斗时苏卫东命悬一线,凝玉心里都有一种内疚。在原来的世界,在明朝,凝玉已经是一个受到过无法承受伤害的人,因此在来到这个世界后,她内心里非常珍惜与苏卫东和刘畅的友情。女性的敏感让她隐隐知道苏卫东和刘畅对她似乎有些心思,但以往不堪回首的往事让她不敢去深思。按照凝玉那个时代的观念,自己这残破和污秽的身躯已经没有资格再去与人结婚生子过普通人的生活,自己的内心也许永远无法向任何人敞开。

佛劳伦斯大师留下的笔记能看到的第一部分凝玉都已经看完了,感觉和自己从老吴那里学到的魔法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这显然不是凝玉现在最需要的东西,怎样才能提升自己的魔法水平?凝玉回想着佛劳伦斯大师的话,寻找着自己的道路。

防御,凝玉认为自己现在最需要提高的就是防御。老吴说过土系魔法是四系魔法的基础,佛劳伦斯大师也很认同这个观点,凝玉决定从对土系魔法的研究中寻找一些方法。这样的研究不是没有收获,凝玉现在已经可以做到瞬间在自己面前以土系魔法形成一道土墙,这道土墙可以抵挡一定程度的物理攻击,对魔法攻击的防御效果如何还不清楚。但是凝玉觉得这样不够,自己还需要考虑如何更好的保护自己的伙伴。

此外,凝玉在与四系元素沟通的时候总觉得四系元素捉摸不定,自己似乎总是无法与魔法元素建立稳定和顺畅的沟通管道。凝玉总觉得自己现在使用的各系魔法在施展时都有一种不是很顺畅的感觉,似乎那些招式都是自己非常勉强的才能发出。这一点是凝玉困惑最大的地方,她非常希望再次听到佛劳伦斯大师的指点。

第三卷我是魔法师第二十六章魔都底特留斯堡

这一天,三人随着燎原佣兵团走出了迷失之森,眼前呈现出一片宁静的景象。映入眼帘的是大片的农田,人们在田地里辛劳的耕作。蓝姆大陆是一个以农业为主的文明,百姓大多进行农耕,此外还有一些从事采矿、商业等工作。这里并没有发展出那种地球的工业文明,神魔大战后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也不是很频繁,老百姓的生活基本上可以说是平安的。当然无论对贱民还是普通公民来说,每年要缴纳的沉重赋税也使他们只有更加辛苦的劳动,而平民和贱民在赋税上最大的不同,无非就是赋税由收入的十分之九改为十分之五,也就是二分之一而已。

苏卫东并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世界的统治者要对百姓征收如此高的税赋,他也曾问过鲁科团长这个问题,鲁科团战说,收到的税赋大部分都是供养贵族和神职人员了,其余很少一部分用来修路和建立军事要塞。这让苏卫东感到困惑,不知道一派和平的蓝姆大陆修军事要塞干什么。

眼前是一个小镇,这个小镇属于侯德芬帝国,叫做玉枫。玉枫镇规模不大,也就是比巴辛村稍大一些的样子,这里的贱民比较少,主要是自耕农。这里的建筑有鲜明的侯德芬中部平原风格,百姓居住的都是相对低矮的平房,有坡度的屋顶看来是为了防止下雪时被压塌,屋顶一般覆盖的稻草,也有条件好的人家屋顶覆盖着红色的瓦片,房屋的墙一般都是灰色的,窗户都不是很大,房门一般朝向太阳升起的东方。

依着农田的走向,这些房屋松散的分布着,每幢房屋四周都有用树枝扎成的低矮篱笆,有些人家还养着一些家禽家畜,看来这里的生活条件要比巴辛村好的多。当然与巴辛村相同的是这里最高的建筑也是一座光明圣教教堂。教堂有三层楼那么高,尖尖的屋顶指向天空。

这里是佣兵们在穿越迷失之后第一个落脚点,佣兵们很低调的在一家旅馆住下。因为绝地迷失之森的缘故,玉枫镇不是很繁华,蓝姆大陆主要的商业通道也不在这边,这一点和巴辛村也是很相似的,但是这里却有一个魔法公会的联络点,当听说凝玉要去底特留斯堡时,联络点的魔法师把魔法公会刚刚发布的公告告知凝玉。

转过天来,燎原佣兵团的人与三人及铁穆分手,分手的时候鲁科团长将三十二枚魔核留给了三人,鲁科再次对三人加入燎原佣兵团提出邀请,最后商定,待凝玉通过了魔法师认证后,三人就可以正式加入燎原佣兵团。

四人于六月二十八日来到了蓝姆大陆的魔法之都底特留斯堡。底特留斯堡和金都艾西利亚完全不同,从规模上说,底特留斯堡并不大。作为魔法之都,一座高达一百二十米的魔法塔是底特留斯堡最明显的标志,这座魔法之塔呈圆锥状,通体白色,在阳光下显得非常巍峨。除了这座魔法塔,底特留斯堡最高的建筑就是光明教的教堂了。底特留斯堡的教堂是一片金碧辉煌的建筑,教堂主楼也有八十余米高,除了高高的教堂主楼,周围环绕着一群六十米左右的裙楼,如果有人能够飞到高空,就会看到教堂群的形状彷佛是一个巨大的十字架,在教堂正前方是一个铺满大理石的巨大广场,这里是底特留斯堡举行重大集会的地方。教堂本身的占地比魔法塔大得多,是三人来到蓝姆以来看到过最高大的教堂。魔法塔位于城市正中,而教堂坐落在底特留斯堡北部,两座建筑遥遥相对,隐隐有争锋之势。

除了北边这一角,底特留斯堡全是一些四、五层楼的建筑。这些建筑就是魔法师和魔法学员们居住和工作学习的地方。基本上每个建筑的墙基本上都是深灰色的,墙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含义不明的符号或者图形。底特留斯堡普通平民并不是很多,街上绝大多数是穿着黑色短衣的魔法学徒、穿着灰色长袍,带着尖尖的高帽子的魔法师们。也许是沉溺于魔法的研究,也许是来底特留斯堡学习魔法的人太多,这些人对于来到底特留斯堡的四人熟视无睹。

苏卫东觉得魔法师的打扮很奇怪,尤其是那个尖尖的高帽总让他想起以前打土豪分田地时给游街地主带的那种。回想路上遇到的佛劳伦斯大师好像也没有穿成这样、带这种帽子。

“魔法师都是这样的,这是他们的‘制服’。”刘畅低声的给苏卫东做着解释。兽人铁穆傻乎乎的四处张望,也感到非常新奇。

这时天色已晚,三人决定先找地方住下休息,找到鲁科团长介绍过的“鹦鹉螺”旅馆,三个人走了进去。

“你们好,我是这家旅馆的主人列维斯基,请问各位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一个看起来非常亲切的胖子站在门口,脸上带着一副神秘的微笑。

“我们是来住店的。”按照惯例,这种交涉一般都是刘畅出马。

“好的!我们这里还有空闲的高等客房十四间,每间客房有一张双人床,有自己的卫生间和洗漱设备,报价是三十铜币一晚,有早餐供应。普通客房三十六间,每间有三个单人床,也有自己的卫生间和洗漱设备,但是房屋面积比高等客房小一半,而且没有免费的早餐,报价是十五铜币一晚。当然还有更便宜的多人客房,按照床位收费,每晚五铜币,只是卫生间和洗漱都是公用的。不知道贵客们希望入住什么档次,贵客不如先跟我去高等客房看看吧。这边请!”老板娴熟的介绍着旅馆的情况,同时把三人引导一处僻静的房间。三人会意,拉着铁穆走了进去,进去之后凝玉立刻布下一道静音结界防止别人偷听。

“你们是鲁科团长说的那几个年轻人吧,唔,不错,很有前途!”老板一进屋立刻说道。“我可以给你们安排两个房间,这位小姐就是凝玉吧,请你住在高级房,其他三位请住到普通客房,当然这些客房的安全你们都可以放心,房费就不用付了。”

客气一番,三人请列维斯基介绍一下底特留斯堡的情况。

“刚刚你们也看到了,‘梅林魔法塔’是底特留斯堡的核心,魔法公会会长、火系大魔导师塞巴斯蒂安就在塔中居住,此外塔中还有数目不详的魔导师和高级魔法师们进行着研究工作,魔法塔下蕴藏着一个上古传下来的魔法阵,这个魔法阵威力极为强大,据说五百年前神圣同盟最强大的军队都无法攻破。

“城市北部是光明神教的教堂,这座教堂是神魔战争结束后修建的,作用就是监视和牵制魔法公会,现在由光明神教十大红衣主教之一的塞林格坐镇。塞林格精于光明系魔法,但是对战斗并不在行。此外由于同是魔法师的缘故,他与塞巴斯蒂安大魔导的关系表面上还不错。

“保护塞林格大主教的是神圣军团第一军‘神之惩罚’的一支中队,中队长出身自教廷圣殿骑士团,叫做卡罗斯,是一名光明系大剑师,手下还有四个副手,都是剑师级别。这些人你们要小心。

“佛罗伦斯大师已经告知魔法公会你们的事情,估计现在魔法公会的人已经知道你们来了,明天你们就需要去魔法公会报道,按照魔法公会的安排进行魔法测试。

“好了,今天天色也已不早,你们赶紧休息,最后我非常高兴认识你们!”列维斯基简明扼要的介绍了一些底特留斯堡的情况,他知道四人旅途劳顿,明天对凝玉的魔法测试也绝对不轻松,所以早早告退了。

就在苏卫东和刘畅准备拉着铁穆回房休息的时候,突然这间房间的窗户开了。一个长着栗色头发的年轻男子出现在窗口。

“你们好!我可以进来么?”

第三卷我是魔法师第二十七章有客来访

这里是旅馆的三楼,这个男子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凭空漂浮在空中,向着室内的四人微笑着。苏卫东和刘畅赶紧挡在凝玉身前,铁穆更是扑向窗口,用拳头狠狠地向这个男子砸去。

这个男子显然低估了相貌丑陋的铁穆,随手一挥,一道悠悠的火焰烧向铁穆,却被铁穆的拳风激了回去,铁穆毫不停留,笆斗大的拳头继续向男子砸去,这下男子脸上变色,再也无法保持漂浮在空中的姿态,先是刷的一声身体向空中激射而起,接着满脸狼狈的落在地上。铁穆一拳砸空,收势不及,一下子从窗口栽了下去。

“铁穆!”三人关系铁穆的安危,赶紧来到窗口向下观瞧,只见铁穆从地上站起来毫发无伤,这才放下心来。这时男子已不复优雅的姿态,远远地和铁穆拉开距离,嘴里念念有词。

“住口!”刘畅穿窗而出,手中龙须剑直抵这个男子咽喉,男子看着一把锋利无比的细剑眨眼工夫就出现在眼前,赶紧乖乖的闭上了嘴巴。刘畅知道魔法师的攻击需要距离,上前拉住男子的胳膊:“上楼!”男子听话的跟着刘畅回到了凝玉的房间。

“我想这里面有误会。我没有恶意。”男子尽量平静的说。

“没有恶意?没有恶意你为什么不走门?”刘畅问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