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出苍茫-第7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德马库斯翻身下马,上前一步,用脚将豆腐碾成了泥土。

“主上,您不要过于生气。刘畅他就是想激怒您。”德马库斯轻轻的说。

“我知道,他成功了。”利库姆脸色铁青,再不多说一句,翻身回营。

这次战斗的战果很快呈报上来,海因茨家族第一军伤亡超过五千人,其中重装步兵第一联队两千五百将士几乎全部阵亡,这个重装步兵联队就此在海因茨第一军建制中除名。此外,第三骑兵联队伤亡过半,其余各支参战的部队也都有死伤。

啪!

利库姆拿着战报,狠狠地一拍桌子。激怒之下,水曲柳打造的桌子被他拍得四分五裂。

“苏卫东、娘娘腔的刘畅!”利库姆咬着牙,念叨着这两个人的名字。

“利库姆,我觉得我们应该撤退了。”魔族政务卿悠悠的说。

“什么?你再说一遍?”利库姆眼睛里喷射出熊熊怒火,死死地盯着魔族政务卿。

魔族政务卿根本无视利库姆野兽般的眼神,继续说道:“对方套路很清晰,先让你骄傲,再杀你威风。利库姆,你没觉得,进入了迪比里斯以来,你一直在被威武军牵着鼻子走吗?而且你想过没有,通过今天这一战可以看出,对方既然有这么强大的战力,为什么要故意示弱?我想,这是因为他们胃口很大,想全歼你这五万人啊。”

“哈哈哈哈!”利库姆仰天大笑,“政务卿殿下,你在说笑话么?我知道,苏卫东手里只有三万人,刚才那支剑士团应该就是他手里唯一能使得上劲的力量。苏卫东他凭什么全歼我的五万大军?而且,我还知道,今天这场仗,我们没输!我承认,威武军剑士团很可怕,可在我的魔投手攻击下,他们仍死伤过半!后边苏卫东还拿什么和我打?哦,还有那个魔法师,太可笑了,这么惊人的魔法居然没有让我们死几个人。就是死去的那几个,也是因为运气不好,被夹杂在泥土中的石块砸死的!撤,我为什么要撤?”

“唉,利库姆,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能清醒么?别的不说,单说那个叫做凝玉的女魔法师,你认为她真的不会杀伤力巨大的魔法么?我个人以为,她之所以没使用,不过是因为她心存仁慈罢了!”

“够了!政务卿殿下,你脑子出问题了么?一开始,你说对方要把我全歼,现在你又说对方心存仁慈!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是在说敌人怜悯我么?不!不是这样!”利库姆嘶声说着,“说到怜悯,如果苏卫东、刘畅和那个女魔法师凝玉此刻愿意匍匐在我的战靴前请求宽恕,我也会展现出我的怜悯。如果他们不肯,那就承受我的怒火吧!”

谈话就这样不欢而散。

这一天,是神历504年九月十八日。威武军和海因茨军这一战被永远载入了史册。而后世已经成为传说的威武军剑士团在他第一次登上战场的那一刻,就绽放出了无比夺目的光芒。

从九月十八日开始,威武军似乎偃旗息鼓,再也没有以成建制的方式出现在海因茨第一军眼前。但这并不意味着海因茨第一军的征途变得平坦。因为每到了晚上,在大军宿营地周围,都会出现数量不详的威武军。

这些威武军极度没有骑士精神,专门挑落单的海因茨家族士兵袭击。仅仅在九月十九日一夜,海因茨第一军就损失了将近一百名探路的斥候。

利库姆不得不加大了斥候部队的投入,并且命令部队做好野战的准备。

可是这些三五个一组的威武军实在是太讨厌了,而且极善于伪装。海因茨第一军的斥候是防不胜防。比如,有时斥候想在路边歇歇脚,屁股底下的石头就有可能是威武军战士的伪装的。小股部队穿过某片树林,就有可能遭到来自不同方向的袭击。连续两天的袭击让海因茨第一军的斥候部队损失异常惨重。实际上,这也不能说海因茨第一军的斥候无能,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接受过夜战的训练,这不能不说是利库姆的疏忽。他还是把局势想得太过乐观,没有想到威武军会采用这种方法作战。

两天的功夫,海因茨家族带来的两个个大队的斥候就几乎损失殆尽,利库姆不得不从其他部队抽调士兵组成新的斥候部队。但是这些不是专业出身的斥候更成了威武军骚扰战术的牺牲品,在威武军不停的骚扰下,海因茨第一军派出的斥候活动范围越来越小,最后只能紧紧贴附着主力部队,搞一些象征性的侦察活动了。

利库姆管威武军的这种战术叫做“苍蝇战术”,这样的战术真实杀伤力没有多大,但是却极度的惹人厌烦。渐渐的,整个大军情绪都受到了影响。在夜晚,没有人会有安全的感觉。

这样的活动在第三天晚上变得变本加厉,利库姆不停地接到报告,说在营区外发现大批威武军活动的迹象,高度怀疑威武军准备进行夜袭。

但是这些警报无一例外全都是假警报,在派出足够的兵力排查可以地点后,发现都是威武军布下的疑阵。天知道这些贱民出身的威武军怎么这么有想象力。

比如有一次,一对斥候报告,在营区正西方出现了威武军战鼓的声音,根据声音判断,来袭的威武军人数至少在一个联队。这可是重大敌情,利库姆立刻派出两个联队的士兵前往阻截,其余所有士兵全部严阵以待,要求兵不卸甲,马不离鞍。可是等了半宿却一个敌人也没看见,战鼓倒是不停地响着。觉察出不对劲的利库姆赶紧命令斥候前去侦察,得到的回报简直没把他鼻子气歪了。在所谓的威武军阵地,确实有十面战鼓,每面战鼓上方都吊着一只羊,这些羊前蹄被高高挂在树枝上,后蹄将将能碰到鼓面。自然,这个姿势很不舒服,被挂着的羊不停地挣扎,后蹄就一下一下的敲击的鼓面。海因茨第一军听到的鼓声就是这些山羊搞出来的。

得不到充分休息的海因茨第一军士气越来越低落。利库姆则变得越来越狂躁。“娘娘腔刘畅”现在已经升级为“该被绞死的刘畅”了。这个称呼很快就在海因茨第一军叫响,所有的士兵都在这么称呼敌方阵营里这个让人讨厌的指挥官。

但是被五万多人诅咒的刘畅却似乎玩的很高兴,到了第四夜,这个该被挂在绞刑架上曝尸十天的家伙又玩出了新的花样。

海因茨家族第一军的营地里出现了大量纸片,这些纸片上边无一例外的有字。而单看标题,就知道这些纸片上写的都是什么:不孝子利库姆是如何陷害他爹的;大叛徒利库姆是如何背叛人类的;懦夫利库姆是如何被苏卫东击败并跪地求饶的。这还算是稍微靠点谱的,不靠谱的还有:利库姆和魔族勾搭成奸;利库姆的流氓人生;利库姆在他十岁的时候,是如何偷看自己母亲洗澡的。等等等等。

这些明显是造谣的东西文笔却十分优美流畅,让人读起来爱不释手,欲罢不能。

而倒霉的利库姆牙齿都快咬碎了。他觉得自己部下看自己的眼神似乎都有了变化。“该被绞死的刘畅”现在又变成“该被千刀万剐的刘畅”了。

这几天,魔族政务卿越来越担心,她不止一次的劝告利库姆应当立刻撤兵。但是怒火攻心的利库姆已经被刘畅玩的这些花样彻底冲昏了头脑。到了最后他干脆命令自己的贴身侍卫不要让政务卿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海因茨家族第一军士气低到不能再低,计划中用不了多少时间的征途似乎也变得无比的漫长,没有尽头。

第八卷天下三分第一百九十六章背着白马的白袍将军

神历504年九月二十三日,饱受骚扰的海因茨第一军终于踏进了蓝姆大陆东部峡谷的范围,东部峡谷里的山都不高,最高峰只有海拔一千五百米左右,但是这里的地形却极为奇怪,在大约三千平方公里的山区,不算很高的山峰是一座接着一座。可是出了这片山区,在蓝姆大陆东部的辽阔大平原中,东部峡谷却很像是毫无迹象可循的突然崛起。东部峡谷是北进乔治亚城的必由之路,也是海因茨第一军在行军途中唯一遇到的称得上大规模的山脉。越过了东部峡谷,就又是一马平川的大平原,迪比里斯公国的首都乔治亚城近在眼前。

按照魔族政务卿的计划,只要攻克了威武军主力盘踞的乔治亚城,苏卫东的这股势力基本上就可以说被消灭了。海因茨家族将不会对残余的威武军继续进行剿灭,而是立刻挥师西进直取侯德芬城。当然,如果苏卫东主动撤出乔治亚城为海因茨第一军让路的话,利库姆也不会追击威武军,毕竟这次海因茨第一军的主要任务是攻克侯德芬城,剿灭威武军是顺带手的事。在利库姆看来,这第二种情况虽然不是很完美,但也不是不能接受。利库姆觉得自己不是一个沉不住气的人,现在剿灭苏卫东和在灭亡了侯德芬帝国后在剿灭苏卫东实际上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行军走到这里,海因茨第一军士气终于有所回升,毕竟离敌人的老巢越来越近了,“该被千刀万剐的刘畅”的骚扰战术虽然讨厌,但是却并没有什么很好的杀伤力。海因茨第一军上下普遍认为这是威武军在力量相差极为悬殊的情况下的无奈之举,只要自己攻克了乔治亚城,那么威武军将不复存在,自己胸中的一口恶气也可以出尽。

事实上目前海因茨第一军的行军速度已经比计划有了严重的耽搁,为了确保能和凯末尔顺利会师,利库姆传令大军加快了行军速度,期望用最短的时间穿越东部峡谷。

翻过了最初的山峰,海因茨第一军进入了一块地势相对平坦的地带,利库姆下令大军原地休息。威武军持续了四天的骚扰战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停止了。

“家主,前方有一个人,这个人很奇怪,他穿着一身白,而且,而且还背着一匹白马。请您过去看一下吧。”一名传令兵将前方的消息告诉了刚刚坐下休息的利库姆。

利库姆觉得自己听错了,穿一身白没什么,而这个人为什么要背着一匹白马呢?他决定去看看。

刘畅最近心情很不错,这次对于海因茨第一军的作战计划是苍茫三人组加上燎原五老、鲁科团长等人一起讨论完成的,虽然中间出现了肯扬贪功这样的问题,但是肯扬这个人脑子还是很活络的,通过他事后的补救,激怒海因茨第一军的目标还是实现了。海因茨第一军相当配合的按照预想一步一步走了过来。更让刘畅高兴的是,自己主导制定的骚扰战术取得了巨大成功,这让初次涉足军事领域的八五后好青年刘畅很有些飘飘然。

为了准备这次和利库姆的碰面,刘畅专门请伊壁鸠鲁给自己做了这么一身白盔白甲。俗话说,人靠衣服马靠鞍,本来长得就不丑的刘畅穿着这么一身盔甲,立刻赢得了多多萝花痴般的欢呼和鲁西亚闪着小星星的眼神,连凝玉第一次看到时目光都有些凝固。

刘畅就穿着这么一身白盔白甲,擎着龙枪,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了海因茨第一军面前。他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很像是三国中在长坂坡杀了个七进七出的常胜将军赵云赵子龙。只是他忘了一点,人家赵云是骑白马的,而他却是被一匹长得很像白马的独角兽“骑”的。

这个造型让海因茨第一军前方的斥候着实吓了一跳,赶过来的利库姆也有些发楞,蓝姆大陆就没出现过这么古怪的人。打量着眼前这个人,利库姆内心暗暗的琢磨,你说他是圣殿骑士吧,可圣殿骑士穿的都是那种打磨的锃光瓦亮的盔甲,在阳光下看看都会刺眼。而眼前这位的白盔甲却不怎么反光。此外,盔甲样式也和圣殿骑士的盔甲很不一样,圣殿骑士的盔甲是一体式的,用半身甲来举例,圣殿骑士的半身甲其实很像一只酒桶,在两边和上下都掏出窟窿。这个怪人的盔甲却似乎是用一片一片的金属串缀起来的,走起路来还哗哗的响。

还有就是这个人背后背着的似乎是一匹还没有成年的白马。这就更让人琢磨不透了,别的不说,这匹白马看起来重量就不轻,这个人背着就不嫌累?

“主上,我们看清楚了,那人背后不是白马,是一匹独角兽!”斥候低声的向利库姆说道。

“独角兽?”

独角兽是蓝姆大陆迷失之森中的一种魔兽,传说这种长得很像马的魔兽非常喜欢与人类英雄作伴。据历史记载,侯德芬帝国的开国大帝侯德芬一世的坐骑就是这么一匹独角兽。但这也是人类和独角兽之间配合的唯一记录了,在之后的五百年,再也没有听说蓝姆大陆上出现过骑独角兽的人。至于背着独角兽的人,不用倒推五百年,就是倒推五千年也没有出现过。

“奇怪,这个人是神经病么?”利库姆暗暗打量着眼前这个不带护面的怪人,渐渐的,他认出这个人就是苏卫东的朋友,“该被千刀万剐的刘畅。”

“你是刘畅?”利库姆眼睛亮了起来,在他印象中,刘畅是一个特别懦弱的人,无论是在龙骑士选拔中,还是在后来的讨逆战争中,刘畅基本上都没发挥什么作用。后来那个叫凝玉的魔法师昏倒,刘畅还失踪了一段时间,家族的情报中没有显示他去干什么了。

这里不得不解释一句,默之剑圣黑吉虽然是海因茨家族的客卿,但是基本上从来不会把自己干的事情和海因茨家族通气。对于刘畅和多多萝的追杀失败,黑吉甚至都没对海因茨家族的老族长埃斯科巴说过,利库姆自然不知道。

其实知道了对方是刘畅,利库姆内心还是有一点点失望的,他最期待见到的还是战胜过自己的苏卫东。但是自从知道了刘畅背着的是一匹独角兽,利库姆内心就涌起了一个念头,如果自己能够从刘畅手中抢过这匹小独角兽,并训练成自己的坐骑的话,那么对自己的形象将会有天大的好处,而且从政治角度,侯德芬开国大帝坐骑是独角兽,自己也是,这很容易给旁人造成一种“利库姆也是和侯德芬一世一样伟大的英雄”这样的形象,对自己未来的计划相当有益。

“你是利库姆?”刘畅对利库姆点了点头,然后一指站在利库姆身旁,全身裹在黑甲中的魔族政务卿。“这个人,哦,不,这个东西是魔族吧?”

魔族政务卿听到刘畅这么不礼貌的提及自己,心里有点生气,但是却没有答话。

利库姆接道:“她是谁,和你没关系。刘畅,你一个人跑这里来干什么?是向我投降吗?前一段时间你彻底激怒了我,我本来想一刀一刀慢慢杀死你的,但是现在我改主意了,你如果肯将背上那匹小独角兽献给我,我可以留你一条性命。”

刘畅很潇洒的将手中平端的龙枪划了一个半圆,左手单手持枪背到了身后,独角兽小白很不满的哼了一声,因为刘畅耍造型的时候碰着它了。接着,刘畅用右手食指和中指并在一处,在面前摇了摇,仿佛唱戏一样的说道:“非也非也!我不是来投降的,而是叫你来投降的!”

“什么?就凭你?”利库姆哈哈大笑。

“就凭我,来来来,让我与你大战三百回合!”刘畅说罢,左手一轮,龙枪从背后闪出,接着刘畅左手在前,右手在后,持定龙枪,背着小白,蹬蹬蹬蹬的跑着步向利库姆刺来。

第八卷天下三分第一百九十七章“前边有埋伏,你敢来么?

利库姆哈哈大笑,说道:“刘畅,你脑子有问题吗?你一个人想要和我五万大军作战?”

“非也非也!你怎么知道我一个人来?兄弟们,亮亮相,给利库姆大人打个招呼!”刘畅刚刚展开的身形又停顿住了,随着他的话语,在他的身后呼啦啦出现了一支将近两千人的队伍。这两千士兵穿着非常奇怪,身上的衣服全都是五颜六色的,而且头上还都带着一个用草叶编成的环。

“不好!赶紧保护主上!”利库姆身边的斥候大惊失色,赶紧招呼周围靠近的士兵将利库姆团团围在中间。

“滚开!你们这是干什么?”利库姆怒喝道,自己的斥候居然没有发现近在咫尺的威武军,而且现在还如此的惊慌失措,这让他觉得非常丢脸。但是,利库姆也知道,自己确实不能怪这些刚刚转成斥候的士兵,因为威武军的这身五颜六色的衣服虽然看起来非常怪异,但是却能很好的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连自己一开始也没有发现。

这毕竟是小事,利库姆的内心还是很笃定的,他知道刘畅是个花样百出的家伙,但是无论刘畅能玩出什么花样,兵力上的绝对差距摆在这里,这种差距,不是靠什么小儿科似地打打闹闹能够弥补的。

“你想和我们海因茨第一军作战?那我就好好给你上一课!”利库姆一挥手,两支骑兵联队跃出阵营,向威武军冲了过去。

刘畅所带领的威武军都是步兵,面对骑兵的冲击,连刘畅都禁不住脸上有些变色。

利库姆更有信心了,很明显,威武军的剑士团肯定是伤亡惨重,现在,威武军已经拿不出像样的兵力来了。两军交战的情况也证明了这一点,威武军在作战时显得不够坚决,基本上是在被骑兵追着跑,虽然伤亡不是很多,但败局已定了。

“他们这就是垂死挣扎!”连德马库斯都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利库姆点了点头,对战场上正在躲避着骑兵追杀的刘畅喊道:“刘畅,你不要费力气了,只要你交出独角兽,我可以放过你这点人马。”

“啊呸!你怎么知道我就带了这点人马?我的大部队在后边呢!”刘畅异常嘴硬的说。

远处,在正对着海因茨第一军的一道山坡上突然烟尘大起,看起来似乎是不知道有几万兵马正在以最快的速度向着这边的战场赶来。

“他们还有埋伏?”这一下,连利库姆都有些变色。

这里是山区,很不适合大兵团展开作战,如果威武军能够充分利用地形的优势,最终扭转战局虽然是不可能的,但是给海因茨第一军造成大量杀伤还是能够做到的。已经损失了五千兵马的利库姆现在也不希望自己的主力部队再受到什么损失,毕竟按照他的计划,真正的硬仗还要等到进入侯德芬帝国的境内才开始呢。

一直跟在利库姆身边的那个斥候这时却说话了:“主上,那片地方我们有人侦察过,根本没有什么大军!我们只看到了一个中队的威武军骑兵,这些骑兵的马屁股后边都绑着很多的树枝!这股烟尘,肯定是这个中队搞的鬼!”

“还是老一套,苍蝇战术!”利库姆听完了这份情报真是有些哭笑不得,同时他也更加坚定了威武军已经没有任何战斗力的这个判断。“既然你想玩,我就陪你好好玩!海因茨第一军所有,听我命令,目标乔治亚城,开拔!不要管路上的任何骚扰!”

利库姆终于下定决心将所有兵力投入进去,准备在一天之内解决掉威武军了。

“不好!”看到海因茨第一军的动向后,刘畅很明显大惊失色。

“刘畅,你的苍蝇战术很有效,但也仅止于此了!”利库姆低声说到,接着他一催马,就要带领着大军前冲。

“利库姆,你不能如此冒进!”魔族政务卿一把拉住了利库姆的马缰,用利库姆从来没有听到过的严厉语气说道。

“躲开!”利库姆右手一抖,将马缰绳从魔族政务卿手中夺了过来,然后催马扬鞭的冲锋去了。

德马库斯似乎觉得自己的主上有点失礼,他微微的对着魔族政务卿点了点头,也随着自己的主上去了。

一匹匹战马、一队队士兵从魔族政务卿身畔掠过,带起的气流将魔族政务卿的身体吹得微微发颤。浑身笼罩在黑色盔甲中的魔族政务卿凝视着远方,伫立不动。

“小姐。那个该死的人类对您太不恭敬了。您看,我是不是去教训教训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相貌其丑无比的驼背老头出现在了魔族政务卿的身后,这个老头佝偻着身子,脸上长满了让人恐怖的癞疮,一双小小的三角眼里透出十分凶狠的目光。

“唉,卡西莫多爷爷,没什么。由他去吧。我只是有些遗憾我的计划不能实现了。”魔族政务卿有些意兴萧索的说。

“那么小姐,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联邦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您去处理。此外,大统领那边……”这个叫做卡西莫多的丑陋老头声音也十分刺耳,他一边说着话,喉咙里仿佛是一个漏气的风箱一般还在嘶嘶的漏着气。

“够了,卡西莫多爷爷,够了,我现在只想好好歇一歇。联邦那边的事情没有我,他们处理的也会很好,我又何必去惹人讨厌呢?现在我想还是看看蓝姆大陆这边的事情是如何了结的吧。卡西莫多爷爷,我们跟着海因茨第一军!”

“可是,小姐,您的安全呢?我听说威武军实力深不可测,似乎有一到两位剑圣和大魔导师级别的魔法师潜藏在其中呢。”卡西莫多有些不安地说。

魔族政务卿并没有说话,而是反身登上了自己那辆装修豪华的马车。

卡西莫多也只好停住了嘴巴,他一抖缰绳,马车不紧不慢的缀在海因茨大军第一军的尾部开始前进。

这时刘畅已经率部和海因茨第一军脱离了接触,消失在东部峡谷茫茫的群山中。两千多穿着怪异服装的威武军一撒进山区就很难再发现。他们穿的那身怪衣服起到了很好的隐蔽效果,但是刘畅本人目标就很是明显了,他穿着一身白,又背着一匹白色的独角兽,在山里显得很是扎眼。他渐渐成为了海因茨第一军主要的追击目标。

山区的路非常难走,骑兵已经无法再骑着马作战,他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