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出苍茫-第7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利库姆也没想到这次的阵前交谈是这个结果,他点了点头,命令重装步兵第一联队出击。

这已经是海因茨家族第一军重装步兵第一联队的第三次出击了,前两次,只要他们一走出队列,对面的威武军就立刻撒丫子逃命。搞得第一联队的联队长已经有些疲塌了,他觉得这次的结果也是如此,自己已出动,威武军逃跑,然后骑兵开始追。他手下的两千五百士兵绝大多数也都是这么想,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还是军容严整,但是内心里早已经松懈了。

但是,情况却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肯扬两眼放光的看着眼前这两千五百一手重盾,一手长矛的士兵。突然转身对自己的部下喝道:“兄弟们,海因茨家族看不起我们,就派出这点人来,还不够我们塞牙缝的,是不是?”

“是啊!太小看我们了,今天就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威武军剑士团的人乱哄哄的喊着。

“杀!”

肯扬一挥骑士剑,当先冲了过去。

“哟?这回来真的了?”重装步兵第一联队的联队长一下子来了精神。他手中骑士剑向着前方一指,两千五百重装步兵同时发出一声喊,排成了一个五百人乘五百人的密集方阵,腾腾腾腾的向前推进。同时,排在第一排的五百名士兵将手中的重盾高高举起,将队伍的整个前锋全部护住。从重盾的缝隙中伸出了密密麻麻的长矛,这些长矛长度都在两米五开外,足以保证手持骑士剑的敌人根本无法贴近。

这是一个经典的重装步兵队形,是蓝姆大陆所有军队中重装步兵的必修课,在以往历次战争中的经验表明,这样的一支步兵方阵,足以在伤亡微乎其微的情况下将敌方的轻装步兵彻底消灭。甚至面对敌人的骑兵也有一拼之力。

但是,这次他们面对的却是在蓝姆大陆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剑士团。

眼看着两只队伍距离越来越近,利库姆暗暗摇头,他觉得威武军简直是送死。但是他期待的威武军血肉横飞的场面并没有出现。而是出现了另外一幅他做梦也想不到的场景。

威武军剑士团两千人毫不犹豫的冲到了正面已经变成犹如一个巨大的刺猬一般的重装步兵面前,他们的队形就是没有队形。就在冲在最前边的威武军士兵身体将将要接触到矛尖的一刹那。一部分威武军士兵突然高高的跃起,他们弹跳力十分惊人,这一跃竟然有两人多高,彻底越过了第一排重盾和长矛的防御。在空中,这将近五百名士兵齐刷刷的一拧腰,双手同时握住骑士剑剑柄,杀气腾腾的向着身下毫无防备的重装步兵砍去。

其余约一千五百人却采用了另一种方式贴近,只见他们合身一滚,身体似乎毫无厚度的硬生生从长矛的缝隙中挤了进去。更有一些胆大之辈干脆就着长矛的矛身向里滚。

这些人似乎将眼前的重盾看成了豆腐,不问青红皂白的就是一通乱砍。

两相夹击之下,重装步兵第一道攻击线彻底崩溃。大批士兵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就丢掉了性命。血肉横飞的场面出现了,挨揍的却是海因茨第一军。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一个联队就被威武军消灭的五百多人,生生被打残。

“主上,他他他们,都是剑师以上的境界啊!我真不明白,威武军从哪里找了这些高手。”德马库斯嘴唇都发紫了,他磕磕绊绊的对着利库姆说道。

眼前的战局突然又发生了变化,一开始跃进重装步兵中的剑士又有很多再次跃起,向着后方的士兵狠狠砍去。所有的威武军剑士剑术十分惊人,而且有着一股特殊的狠劲儿。只要眼前是敌人,不管是谁,不管是什么部位,不管这个部位防护的多好,他们上去就是一劈。本来最适合戳刺的骑士剑在这些人手里简直变成了无坚不摧的开山巨斧,每一次砍斫都能让对手损失身体的一个部件。要么是胳膊大腿,要么是头颅。

身着重铠,手里拿着长矛的重装步兵根本不适应这种贴身肉搏,他们几乎毫无还手之力。他们身上厚厚的盔甲现在成了羁绊他们的行动的罪魁祸首。威武军剑士团行动极其灵活,而且一劈之后绝不回头观看战果,而是异常勇猛的向前冲,这场战斗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屠杀。很快,两千名剑士就穿透了海因茨家族第一军第一重装步兵联队五百乘五百的整齐方队。在他们身后,是两千三百具死尸和一二百个吓破了胆的海因茨家族士兵。

这个时候,战斗刚刚开始五分钟,威武军剑士团无一伤亡。

第八卷天下三分第一百九十三章可怕的威武军剑士团

“主主主主主上,他他他他他们……”极度的紧张和极度的恐惧,让德马库斯说话愈发结巴。

利库姆猛地一抬手,制止了德马库斯想要说的话。在所有惊慌失措的第一军高层中,只有利库姆显得镇定自若,似乎他早就料到了这种事情会发生一样。作为第一军最高长官,他的镇定让第一军的士兵稍稍心安。

“第三骑兵联队,出击。弓箭手准备,魔投手准备!”利库姆面无表情的发布着命令。利库姆这个人虽然是富家子,但却不是草包。虽然他很狂傲,但是却有一种大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气魄。

第三骑兵联队立刻奉命出征。两千五百名长枪骑兵平端着长矛。以每行二百五十名骑兵的阵势催动战马,排成一道道斜斜的直线,分波次高速向着正在扑来的剑士团冲去。阳光下,长矛的矛尖发出震慑人心的光芒。

这,又是在蓝姆大陆上骑兵作战中非常经典的一个进攻队形。这样的阵势可以依靠骑兵的速度,分波次不停地向着敌方冲击。在骑兵连番打几下,敌方的阵势必然会崩溃。

威武军剑士团的阵型,仍然是没有阵型。在海因茨家族大军的注视中,这支令人生畏的部队乱哄哄的迎着骑兵猛冲。

突然之间,冲在最前方的剑士发出了大量离身斗气,不计其数的能量巨刃狠狠地斫在了第一波冲击的骑兵身上。人仰马翻,烟尘四起。

海因茨第一军第三骑兵联队也不是吃素的,后续波次的骑兵无视前方袍泽的死伤,继续一往无前的猛冲。

两千余名骑兵和战马奔腾的声音令大地都开始震颤。

威武军剑士团中,刚才与德马库斯谈判的肯扬急急的刹住身形,在他身后,所有的威武军剑士团士兵也都停下了脚步。面对着正在冲锋的骑兵,他们的脸上全是藐视之色。单凭这份勇气,蓝姆大陆目前所有的军队已无人可及。

眼看着第二波次的骑兵就要冲到眼前,肯扬剑交左手,右手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在他面前五十米的范围内,突然出现了大量奇形怪状、长满倒刺的铁块。这些铁块,小的有拳头大小,大的和人头相似。眨眼之间,在威武军剑士团之前就出现了一个纵深有五十米,宽度超过了一公里的骑兵陷阱。肯扬这次来,借用了凝玉的空间戒指,空间戒指中装了不计其数金属废料。这些金属废料一部分是从龙墓宝藏中筛选出来的,另一部分则是伊壁鸠鲁实验制作魔导炮和魔法炉时产生的。

蓝姆大陆的马匹没有钉蹄铁的习惯,所有进入骑兵陷阱的马匹全都发出惨叫,接着翻滚着倒下,马背上的骑兵猝不及防,随着战马的倒下也都摔进了骑兵陷阱。为了保证速度,骑兵是不能像重装步兵那样身着重甲的。长满倒刺的铁块不仅在杀伤战马,也在杀伤着跌入陷阱的骑兵。

恶劣的情况还不止如此,随着第二波和第三波骑兵先后踏进陷阱,第四波的骑兵不及收缰,狠狠地撞在了前方自己队友的身上。第五波及以后的骑兵勉强勒住战马。完美的骑兵阵型彻底被搅乱了,骑兵冲锋靠的就是速度,现在,这个优势已经没有了。

肯扬骑士剑一挥,大声喝道:“兄弟们,冲啊!”他当先高高跃起,率领着两千剑士冲向敌人。起落之间,这些剑士灵巧的用脚尖轻点着在骑兵陷阱中挣扎的可怜虫。几个纵跃之后就杀到了第五波骑兵面前。

这时,海因茨家族第一军第三骑兵联队已经折损将近一千人。剩余的一千五百人齐齐的抛下了手中的长矛。反手抽出腰间的骑士剑,与冲来的威武军剑士团展开肉搏。

战场上人喊马嘶,一片混乱。

海因茨家族第一军不是没有剑师以上的高手,在第三骑兵联队中就有不少。

这个时候,威武军剑士团终于也出现了伤亡。

“第一骑兵联队,前出支援!”利库姆继续发布着命令,“重装步兵,第二联队、第三联队前出。包围敌人!”一支又一支的部队脱离了海因茨家族的阵营,向着厮杀的战场开进。此时,为了剿灭这支两千人的队伍,利库姆已经投入了一万两千五百人的兵力。

“你不是强吗?我拿人堆也堆死你!”

随着海因茨家族后续部队的投入,战况渐渐发生了扭转,一直占据上风的威武军剑士团也陷入了苦战,战局开始僵持。

不知道什么时候,魔族政务卿来到了利库姆的身后。

“将武技高手集中起来,像士兵那样训练。这个想法太有创意了,威武军中有人才啊。”魔族政务卿,低声的说。

利库姆背对着魔族政务卿并没有说话,但是内心里他知道魔族政务卿是对的。剑师以上级别的高手在大陆不是什么稀罕人物。海因茨家族内部这样的人划拉划拉也能凑出五、六千。连利库姆自己都已经是大剑师的水平。但是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异常的桀骜不驯,而且全都是暴力狂,战斗不肯动脑子。让他们每个人领导一队寻常士兵作战是可以的,但是要让他们自己组成军队就困难了。

说白了,这些人个人英雄主义极为严重,根本不服从指挥。打起仗来乱哄哄、各自为战。无法形成有效的合力。

蓝姆大陆每一个军事力量都曾经做过组建武技高手部队的尝试,但无一例外的失败了。勉强能够配合作战的,除了光明教廷的圣殿骑士团,也就只有已经伤亡殆尽的海因茨家族二十名狂鹫武士。但是论规模,无论是圣殿骑士团还是狂鹫武士,全都无法和威武军剑士团相提并论。但是今天,一直不被利库姆放在眼里的威武军却拿出了这样一支部队。他们是怎么做到的?这是利库姆内心的疑惑,也是魔族政务卿心中的疑惑。

“主上,您看,他们不是没有队形。”恢复了冷静的德马库斯也体现出敏锐的观察力,在他指点下,利库姆和魔族政务卿都发现了威武军剑士团的异常之处。

在作战时,这些看起来异常散乱的剑士实际上组成了以三到五人为一个小组的战斗单位,这样的小小战斗单位分工极为明确,有负责杀伤的,有负责防守的,还有负责殿后的。这样一个个小组又组成了一个更加庞大的有机整体,也不见这些士兵互相之间怎么交流。但是彼此间配合却极为默契,不同的战斗小组之间根本不会发生干扰和误伤。在面对敌人时,往往是一个战斗小组面对一个对手,在极短的时间和空间内形成压倒性兵力优势。在战斗小组出现伤亡时,临近的几个战斗小组立刻拆分重组,形成新的战斗单元。这是只有经过极为严格和充分的训练才能形成的风格。这支部队,不仅有过人的武技,还有铁一般的纪律。

“可怕。”魔族政务卿说道。

这也是看清楚了威武军剑士团作战方式之后利库姆内心的声音。如果苏卫东手里有一万这样的兵力,那么他将足以横扫蓝姆大陆所有的势力。但是利库姆内心里仍然非常的不服,因为截止到目前,他手中还有一支特殊的力量没有投入战斗。

战场上,烟尘滚滚,斗气乱飞。投入了一万多兵力的海因茨家族第一军仅仅是勉强和两千威武军剑士团战成平手。

第八卷天下三分第一百九十四章魔投手

“传令,所有作战部队,撤!”利库姆突然发出了一条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命令。德马库斯怔怔盯着自己的主上,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在他看来,现在最好的选择是投入更多兵力将威武军剑士团击败,而不是撤出。

“怎么,你对我的命令有怀疑么?”利库姆威严的说。

德马库斯心里打了一个突噜,这个时候的利库姆处在暴怒的边缘,他可不敢惹。

一长两短的号声在战场上响起,正在和威武军剑士团缠斗的海因茨家族军队立刻反身撤出了战斗,没命的向己方阵营狂奔。

威武军剑士团这时候伤亡了将近三百人,剩余一千七百人在肯扬带领下紧紧咬住后撤的第一军战斗部队尾部狂追烂打。

“弓箭手,目标威武军剑士团,射!”利库姆冷酷的声音再次响起。

“主上,我们的人还没全部撤离呢。”德马库斯小声说。

利库姆充耳不闻,“弓箭手,目标威武军剑士团,射!”

两千名弓箭手早就严阵以待,家主命令一下,漫天箭雨向着威武军剑士团覆盖而去。

正在追击的威武军剑士团不得不停下脚步,凭借自己高超的武技和灵动的身形躲避着箭矢的袭击。在这一波箭雨之中,有将近两百拖在后边的海因茨家族士兵被友军误伤。但是,海因茨家族第一军终于还是和威武军剑士团脱离了接触。在箭雨攻击结束后,威武军剑士团和海因茨第一军已经隔开了将近一公里的距离。

“魔投手,火球群发卷轴,两个基数,分两个波次,投!”

利库姆话音一落,一干赤膊大汉穿出了第一军阵列,急速向着因为箭雨袭击,不得不聚拢到一处,还没有来得及散开的威武军剑士团奔去。他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个样式古朴的羊皮卷,为了确保投掷力度,每个羊皮卷外还都会捆上一块配重的石头。

奔跑之间,这些赤膊大汉纷纷扬手,一百枚枚魔法卷首旋转着向威武军剑士团中间落下。

轰!

在威武军剑士团中间,出现了不计其数的小型蘑菇云,纷飞的火球给威武军剑士团造成了大量杀伤。

第一波魔法卷轴刚刚投出,第二波紧跟着也到了,连续两次打击之下,威武军剑士团终于出现了慌乱。一千七百余名剑士又有五百人战死。

“第二骑兵联队、第四骑兵联队、第五骑兵联队、第六骑兵联队。冲锋!”忍耐了很久的利库姆终于等到了翻盘的机会,他不惜投入一万骑兵,试图趁着威武军剑士团混乱的时候将这支可怕的力量彻底歼灭。

“骑兵魔投手,两个基数,准备!”

“利库姆,我不得不提醒你,你手里只有六百个,也就是六个基数的群发火球术魔法卷轴,而你已经用了两个基数了。难道你想在这一次战斗中全都用了吗?”魔族政务卿开腔说道。

“哼!”利库姆紧缩的牙关中蹦出了冷冷的哼声。

魔族政务卿正待说话,战场上的情势又发生了变化。

在众人注目中,一个骑兵连同战马突然毫无征兆的飞到了空中,然后重重的摔落在地,连人带马筋骨俱折。

“铁穆,是铁穆来了!”肯扬兴奋地大喝,慌乱之中的威武军齐齐发出欢呼,威武军剑士团士气大振。

谁也不知道这个高大的兽人是什么时候潜入战场的。此刻,身高超过两米的兽人,顶着一头雄狮般飘扬的金毛,两只丑陋的三角眼发出兴奋地光芒。在他手里,是一根有人大腿粗细,一人多长的恐怖狼牙棒。

兽人在战场上来回穿插,看见敌人就抡狼牙棒。不管是骑兵还是步兵,一棒之下立刻变成了四处纷飞的乒乓球。看到远处还有奔袭过来的骑兵,兽人仰天大喝,双手轮着狼牙棒原地转了一个圈,然后他猛地一松手,硕大的狼牙棒带着令人心胆俱裂的风声,狠狠地砸到了骑兵队伍之中。接着兽人一低头,两手环抱在胸前,两腿发力,蹬蹬蹬蹬的开始猛冲。

犹如一个人形炮弹,兽人合身冲进了重重骑兵阵列中。所过之处,他生生将队形密集的骑兵撞出了一条血肉胡同。

“野蛮冲撞!”魔族政务卿声音开始颤抖,似乎眼前的场景唤醒了她某种潜藏在内心的恐怖记忆。

“哼,这有什么。他们那边只有这一个兽人。”利库姆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恐惧,用平静的声音说,但是这一刻起,他也不能再保持刚才的冷静了。

闷头疾奔的兽人居然还能找到自己刚刚丢出的狼牙棒,在丝毫不影响自己冲击力的情况下,兽人拎着狼牙棒很快穿出了重重地骑兵队列。

在他眼前,是黑压压一大片海因茨家族军队。兽人已经冲到了利库姆所在的第一军阵营之前。

“哈哈!”兽人兴奋地哈哈大笑,丝毫不把眼前这几万人放到眼里,他轮圆了狼牙棒就要往大军中猛冲。

“魔投手,两个基数火球群发术,目标兽人,投,快,快,快!”利库姆毫无主将风度的喊着。

两百个火球群发高级魔法的魔法卷轴,集中对一个兽人进行轰击,这样的命令看起来实在荒谬。但是没有任何人有这种感觉,相反,海因茨这边所有人都希望能将这个勇不可挡的兽人赶紧消灭,他实在是太可怕了。魔投手在利库姆命令刚刚发出的时候就将手中的魔法卷轴向着兽人扔了过去。

“五岭逶迤!”一个清越的女声在战场上响起。

在兽人铁穆和空中盘旋飞舞的二百个魔法界卷轴之间,地面猛然开始强烈的震荡。一尺多厚的泥土夹杂着细碎的青草翻卷着离开了地面,那个景象,似乎是地表的一层土壤变成了一块巨毯被人卷了起来。到卷的泥土巨毯一瞬间就将所有魔法卷轴卷入其中,接着它继续倒卷,宽度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在宏大的魔法场面面前,风和日丽的白天似乎变成了狂风怒号的子夜。

在席卷了所有魔法卷轴后,泥土巨毯扩张到了覆盖整个海因茨家族联军正面的宽度,接着带着巨大的咆哮声劈头盖脸的向着海因茨家族第一军砸去。

“几米里斯之盾!”德马库斯几乎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喊着,一道宽度超过五米,样式古朴的盾牌将利库姆、魔族政务卿等关键成员遮挡起来。

几米里斯之盾刚刚形成,泥土形成的巨浪就狠狠的拍击了下来。

泥土巨浪的阴影下,海因茨第一军主阵营传来一片哭爹喊娘的叫声。在这威势无俦的强大魔法面前,人类显得是如此的卑微,如此的无助。

哗!

就像巨浪拍击礁石那样,倒卷过来的泥土巨毯落下之后就消失了。海因茨家族主阵营飞沙走石,乌烟瘴气。即便有几米里斯之盾护卫,魔族政务卿和利库姆等人仍是不可避免的被四处飞扬的尘土搞得灰头土脸。

“魔法师!”,魔族政务卿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吐出了这三个字。

战场上,一切声音都停止了,正在激烈交战的威武将军剑士团和海因茨家族骑兵不约而同的停止了战斗,都向着这边望了过来。

“姐姐!”

铁穆欢呼着跑到一个出现在战场东北角的女人的身边。这个女人穿着简朴的灰色魔法师长袍,长长的黑发盘起在脑后,发簪是一根小小的树枝。

“铁穆,我们的任务完成了,该回去了。”

女魔法师无视战场上几万大军,只是温柔的对自己的弟弟说道。

“姐姐,我还没打过瘾呢。”铁穆小声咕哝着,但是姐姐的命令他可不敢违背。兽人扛起了那支可怕的狼牙棒,随着姐姐离开了。

“肯扬。你贪功冒进,现在我命令威武军剑士团撤出战斗,你立刻去向苏卫东请罪。注意,带上那些牺牲战友的遗体。”在离去前,女子平静的说。

“是,凝玉大法师。”战场中的肯扬知道,自己这次犯了大错,本来按照事先的计划,他应该在最初交战的时候就佯败而走的,可是因为自己对剑士团实在有信心,又过于恋战,导致了后边剑士团出现了大量死伤。他的内心充满了惭愧,他挥了挥手,率领着剑士们将死伤的战友或扶或抬,撤出了战场。

海因茨家族第一军将士眼睁睁的看着敌人打扫战场,没有任何出击的想法。而利库姆也没有下达这样的命令。

肯扬此刻已经是满脸的泪水,他为自己的草率后悔,也为牺牲的战友感到痛心。在所有人撤出战场后,站在最后的肯扬转过身,用充满仇恨的目光紧盯着利库姆,被斗气强化过的声音遥遥的传到了利库姆和身边一干人等的耳朵里。

“利库姆阁下,刘畅大人托我给你带个话。论单挑,你不是我们苏卫东司令的对手,论打仗,你也不是我们刘畅大人的对手!你说你活着还有什么劲?干脆找块豆腐撞死得了。哦,恐怕你不知道什么是豆腐,我特地带过来一块,接着!”

肯扬手一抛,一块裹在草纸之中的物什划过将近三公里的空间,落到了利库姆面前。草纸在落到地面时就破裂了,露出里面一块四方方,白森森、软塌塌的东西轻轻颤动着。

“刘畅大人还说,你要是识趣的话就赶紧撤兵,你要是不撤兵,前边还有一份大礼等着你呢!”

肯扬说完这些话,身影消失在地平线之后。

第八卷天下三分第一百九十五章讨厌的苍蝇战术

利库姆看着这块“豆腐”,渐渐的,豆腐在他的眼中幻化成刘畅那嬉笑的嘴脸。他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嘴唇发抖,浑身打颤。高傲的利库姆觉得自己深深地被刘畅伤害了。

德马库斯翻身下马,上前一步,用脚将豆腐碾成了泥土。

“主上,您不要过于生气。刘畅他就是想激怒您。”德马库斯轻轻的说。

“我知道,他成功了。”利库姆脸色铁青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