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出苍茫-第6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本的判断。

想清楚了这些,埃斯科巴心头反而平静下来。会有人来救自己吗?埃斯科巴并没有抱这样的奢望,他现在唯一希望的,是能够体面的,保持着贵族风度的死去。他甚至请求选择自杀。可惜,连这个最后的要求他也没有被满足。他将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砍掉脑袋,据说这还是昆塔和朱穆两名皇子联合要求的。

八月二十日清晨,埃斯科巴早早的醒了过来,他要求狱卒给他打来一桶凉水,他决定好好的梳洗一番。从八月一日到八月十八日,埃斯科巴已经十七天没有洗漱了。按照惯例,临刑死囚的要求只要不是很过分,狱卒都会满足。因此狱卒给他提来了一通还算干净的清水,埃斯科巴洗完后,还顺便梳理了一下头发和胡子。

“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他最后问道。

将死之人还能如此平静,连狱卒都有些佩服,他告诉埃斯科巴,行刑的时刻是下午,因此他还有点时间。

“我可以见见温贝托、伊萨克么?”埃斯科巴说。

这个要求被拒绝了。

埃斯科巴静静地坐在牢房中,慢慢的回顾着自己的一生,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这么平静。他甚至有点享受此时此刻的感觉。

“时间到了,我们该动身了。”一个声音中断了埃斯科巴的回顾,他缓缓地站起身,几名狱卒快步上前,给他换上了沉重的手铐和脚镣。在这个过程中,埃斯科巴非常的配合。一切完毕后,狱卒领着埃斯科巴走出了牢房。拖在地上的脚镣发出哗啷哗啷的声音,声音在牢房里回响着。

“哗啷,哗啷”

埃斯科巴感觉身后又传来了和自己一样的声音,他回头一看,是自己进了牢房之后再也没有看见的温贝托。温贝托显然也没有受罪,除了一身囚服,他没有什么改变。一主一臣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但却诡异的什么也没说,两人一前一后的继续向前走着。

“主上,主上!我终于又见到你了!”一个年轻的声音急切的说,浑身伤痕的伊萨克也加入了。

“伊萨克,他们对你动刑了?”埃斯科巴有些心疼。

“主上,没事,我们海因茨家族没有孬种,这点小伤我不在乎!”伊萨克竭力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但是他眼神中那种浓浓的忧伤却仍被埃斯科巴看在了眼里,那是一个年轻人对这个世界的眷恋,和对自己过早离开这个世界的惋惜。

“伊萨克和这件事情无关,你们为什么处死他?”埃斯科巴愤怒的对身边的狱卒说。

“埃斯科巴阁下,我们只是奉命行事。”狱卒淡淡的应道。

“唉!”埃斯科巴一声长叹,他不再说话,拖着沉重的镣铐大步向前走去。温贝托和伊萨克紧紧地跟在了后边。

牢房外,是三辆车窗上焊着铁板的马车,三个人将分别乘坐马车去刑场,也就是麦迪亚大广场。

马车吱吱扭扭的在路上走着,埃斯科巴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时刻。马车外传来嘈杂的人声,那是一些沿途看热闹的百姓。

“看哪,马车里就是埃斯科巴!”

“刺杀皇帝的凶手!”

听这些声音,埃斯科巴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无知的百姓是幸福的,可这种幸福又能持续多久呢?

时间很快,似乎又很慢。马车停下了,埃斯科巴睁开眼睛,他知道,最后的时刻到了。

从光明城赶来的红衣主教埃德纳要求,为三名即将处死的犯人进行最后的祈祷。他穿着一身雪白的光明教圣袍,戴着一顶方形的主教冕,静静地等着埃斯科巴三人走下马车。

“埃德纳主教,好久不见了!”走下马车的埃斯科巴神态异常平静,平静的让人无法看见他的内心。他礼貌的对可以说是老相识的埃德纳打了个招呼。

埃德纳有些尴尬,他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来自死囚埃斯科巴的问候。所以他绷着脸,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缓缓地点了点头。

埃斯科巴不再理他,转身对温贝托说:“温贝托,谢谢你这么多年对家族的贡献。”

“主上……”本来很平静的温贝托听完这句话后突然有些激动,他的眼圈红了。他本想紧走几步,和埃斯科巴靠近些,却被身边的士兵用长矛凶狠的挡住了。

埃斯科巴笑着对他摇了摇头,又对刚刚下车的伊萨卡说:“伊萨克,对不起。”

“主上……”年轻的伊萨克嚎啕大哭。

“伊萨克,闭上你的嘴,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是什么人?”温贝托很不喜欢伊萨克这幅哭哭啼啼的样子,他严肃的对伊萨克说。

伊萨克赶紧收住泪水,装出一副大无畏的表情。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伊萨克的样子,埃斯科巴有些好笑。他不再控制自己的感情,真的纵声大笑起来。

他这一笑,倒吓了埃德纳和身边的人一大跳。

“这人疯了!”围观的百姓交头接耳着。

埃德纳赶紧后退了几步,将身体藏在士兵的包围中,确认了自己的安全后,他凝视着埃斯科巴。

埃斯科巴大笑了一阵,慢慢收起了笑声,但是一丝冷笑仍挂在他的脸上。他也看着埃德纳,问道:“主教阁下,您害怕了?”

埃德纳摇了摇头,平静的说:“我没有害怕,你快死了,而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的生命已经不属于我自己,我有我的使命,为了伟大的光明神我必须珍惜自己的生命。”

“虚伪,你们光明教的人都很虚伪。我早就知道了。”埃斯科巴缓缓的说。

埃德纳不愿意就这个问题纠缠下去,他说:“我们开始吧。”

周围的士兵将埃斯科巴、温贝托、伊萨克三人推搡着驱赶到了断头台的前边。这里,已经有一个精赤着上身,头部被黑布罩罩着的刽子手等候了。

刽子手本身其实只是一个职业,但是这个职业有它特殊的风险,作为执行死刑的人,刽子手的人身安全很容易受到那些死囚家属的威胁。这些死囚的家属没有胆量去招惹权贵,只能迁怒于刽子手。因此刽子手本身的身份是极度保密的,执行死刑时也需要用布罩住头部,以免被死囚的家属认出。

三个人站定后,埃德纳走到三人面前。他举起了一直握在胸前的一枚黄金打造的十字架,断然喝道:“罪人,你们跪在主的面前,忏悔吧!”

埃斯科巴三个人谁都没有跪下。埃斯科巴嘴角仍挂着冷笑,温贝托面色平静,眼睛凝视着空蒙的远方,伊萨克浑身哆嗦,但是满脸不屈的神色。

埃德纳摇了摇头,说道:“埃斯科巴、温贝托、伊萨克,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么?在主的面前,袒露你们的内心吧,我主光明神是无比仁慈的。只要你们认罪,他将会宽恕你们,让你们的灵魂安息。”

“我,不认罪。”埃斯科巴简短的说。

“我,不认罪。”温贝托说。

“我也不认罪!”伊萨克最后说。

埃德纳再次摇了摇头,他倒退着走了几步,接着转过身向红衣主教包厢走去。

“行刑!带犯人埃斯科巴!”一个声音宣布道。

埃斯科巴甩开两名要扭住他胳膊的士兵,深深吸了一口气,目不斜视的盯着断头台,旁若无人的走了上去。

第八卷天下三分第一百七十六章狂鹫武士

嗖!

当!

广场上看热闹的人群中突然飞出一道银色的离身斗气,这道斗气速度奇快,只一瞬间就将就将拉着断头台巨大刀刃的绳子削断。两米多长的刀体直直的落下,巨大的冲击力震得断头台一阵摇晃。而这时,埃斯科巴刚刚走到断头台的边缘。

这次对埃斯科巴的公开处斩在帝国高层内部是有分歧的。大皇子昆塔和二皇子朱穆坚持要这么做,而三皇子希尔却认为埃斯科巴是很好的人质,在即将到来的帝国和海因茨家族的冲突中可以当做一枚重要的筹码使用。老宰相斯特劳斯和联军军部基本上都比较同意希尔的观点。但是政治的事情不是一和二这么简单,这件事情背后,是昆泰、朱穆和希尔的皇位之争。如果埃斯科巴不能被处死,那么在皇位争夺中已经占据了上风的希尔声望将再次提升,基本上可以确定登上皇位了,而这,却不是大皇子昆塔还有二皇子朱穆能够接受的。因此在是否处斩埃斯科巴这件事上,如果处理的不好,很容易引起两派公开的激烈冲突,届时不用等海因茨家族的军队杀过来,侯德芬帝国自己就要陷入内乱。

权衡了利弊之后,老宰相斯特劳斯还是决定同意大皇子和二皇子的请求。这至少能将两派的冲突暂时安抚下来。老宰相出面,约齐了三位皇子殿下开了一个秘密会议,经过激烈争吵后,三个皇子勉强达成共识,埃斯科巴必须被处死。在这件事情处理完毕后,三位皇子殿下将分别带领军队南下和海因茨家族军队战斗,第一个攻入海因茨家族老巢落叶城的皇子将成为帝国第十五世大帝。

这个共识其实对在联军中毫无根基的昆塔和朱穆还是有些不公平的,但是这至少给三个皇子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而且公开处斩埃斯科巴这个动议是昆塔和朱穆先提出的,现在老宰相同意这一点,也让两个皇子感到一些安慰。当然两名皇子也考虑到军中威望是靠战功的积累,性格软弱的希尔都能做到的事情,两人谁也不会认为自己做得比希尔差。因此昆塔和朱穆同意了老宰相的要求,对此希尔倒也没有什么异议。

三人达成了共识,一切就好办了。在公开处死埃斯科巴的过程中可能会遇到什么,老宰相和联军军部也有很充分的准备。现在,在麦迪亚大广场,帝国安排的军力绝不像表面上这么简单,事实上至少有来自第一军团的一个联队和来自讨逆军的两个联队的士兵乔装改扮后混入到看热闹的人群中。再加上公开的联军第一军一个联队,麦迪亚大广场至少有一万兵力待命。此外神圣联军第一军和讨逆军也在帝国郊外展开,摆设下防御阵型,同时对任何进出帝都的人进行严格审查。

帝国能够调动的九名龙骑士,除了五名被派遣到坎图拉河前线支援联军第三军外,其余四名以阿汉王子王子为首,都将镇守在麦迪亚大广场。在实现,四名龙骑士都和自己的巨龙有了沟通,巨龙们也都承诺将会不保留的贡献力量。

有了这样的安排,对于埃斯科巴的处斩才得以公开进行。但是在如此严防死守下,公开处决的现场还是出现了海因茨家族的力量。

不下二十道黑影从人群中跃出,几个纵跃间就已经来到了埃斯科巴三人跟前,看身手,这些人都是武技达到大剑师巅峰境界的高手。其中一人手中骑士剑一挥,当即将挡在面前的两名联军士兵拦腰砍为四段,血肉横飞。

“哇!”附近看热闹的人群里发出一阵阵惊呼,谁也没想到会有这种事情出现。恐惧仿佛瘟疫一般在瞬间就传遍了整个人群,人们慌不择路的开始向广场外逃窜,麦迪亚大广场上一阵混乱。很多人站立不定,被汹涌的人流踩到了脚底下,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再顾忌这些了,所有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逃命,离麦迪亚大广场越远越好。

在红衣主教包厢里的希尔脸色铁青,他瞪着远方原来海因茨家族观礼大厅中的自己的两位兄长,怒冲冲的就要过去问责。但是他刚刚站起来,一只手就把他拉住了,他回头一看,是这几天和自己相谈甚欢的老宰相的儿子,小斯特劳斯,在他的身后,是乌姆在微微的摇头。

希尔明白了两个人要表达的意思,他又缓缓的坐了下来。

广场中二十名海因茨家族武士已经将埃斯科巴三个人附近的士兵清理一空,二十人围成了一个脸朝外、背向里的圈子将埃斯科巴等三人保护了起来。

“狂鹫武士,利库姆,他竟然动用了狂鹫武士,而且一次还出动了二十人!”埃斯科巴心里非常的难受。“这可是家族最精华的战力啊,不到紧要关头,怎么可以轻易动用!”

他厉声喝问道:“是谁派你们来的,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怎么可以如此轻举妄动!”

一名武士回过头来,如果郝叟在场,他应该认出这个人就是刚才搀扶着他走进麦迪亚大广场的壮汉。

“主上,属下格鲁及狂鹫武士小队奉少主之命前来救援,让您受惊了!”

“糊涂!”埃斯科巴勃然大怒,“利库姆他到底想要干什么?把我陷在这里不算,还要让你们来送死!他可知道你们在日后将有多大的用场么!”

壮汉不说话了,这种事情,没有他说话的余地。

“主上,少主派人来救你不是很好么?”伊萨克有些不太明白,温贝托拦住了他,眼神忧郁的看着自己的主上:“主上,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我们只有逃回落叶城,说不定还有机会挽救。”

埃斯科巴沉沉的点了点头,喝道:“所有人听我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杀出侯德芬城!”

这时,经过了最初混乱的神圣联军士兵在指挥官喝令下也整顿好了队形,对这二十人发起了冲锋。

二十名大剑师巅峰境界的武士已经是整个大陆谁也不敢轻视的一股力量了,普通人类组成的军队人数再多也难以对他们构成什么威胁,虽然没有什么险要地势可以据守。这二十人还是轻而易举的粉碎了联军三次长枪兵的冲锋。在留下了一堆尸体后,联军的攻势缓了下来,但同时二十人也已经陷入了重重包围之中。

这是一个声音在广场中响起,借助气系魔法师的帮助,这个声音传遍了整个麦迪亚大广场。

“联军第一军长枪兵十三中队、十四中队,联军讨逆军长枪兵五中队、七中队,撤!”

广场中的二十人压力一缓,只见围困着他们的士兵,靠近北部的队伍以极高的速度脱离了战斗。

此时格鲁脸色大变,“不好,他们要用箭!兄弟们,保护好主上,赶紧走!”

在格鲁指挥下,二十人紧紧咬住撤退的联军士兵,本来是有秩序的撤退变成了一场大混战。狂鹫武士配合默契,战力又高,如果不是这时广场上人太多,早就让他们逃走了。

“嗷~”天空中传来一声声悠长的龙吟,随着龙吟,两道黑色的龙息从左右两边划了过来。

这两道温度极高的龙息不分敌我,将追在后边的联军士兵烧死了不少,但同时也阻止了狂鹫武士前进的步伐。这两道龙息,是原来镇守在广场东西两侧的白银巨龙赶过来之后发出的。

“弓箭手,射!”那个声音又在广场中响起。话音刚落,一阵箭雨铺天盖地的向着狂鹫武士和埃斯科巴等人攒射过来。

格鲁等人没有盾牌,此时只能依靠超卓的武技防御。

在圈子中的埃斯科巴异常冷静,他说:“撤到海因茨家族观礼大殿去!”

格鲁依言,冒着漫天的箭雨率领手下保护着家主冲进了海因茨家族观礼大殿。

这段路其实不近,在平常走来至少要十分钟,格鲁等人一路杀来也用了八分钟,但是这八分钟里漫天乱飞的箭矢除了射死很多无辜的老百姓外,却一名狂鹫武士也没伤着。

这一方面确实是因为狂鹫武士战斗力和防御力惊人,但另一方面也说明联军士兵的战斗力实在是太差。

当众人冲进原海因茨家族观礼大殿后,却得到了意外的收获。他们俘虏了身边没什么高手的昆塔和朱穆两名皇子,本来两名皇子占据海因茨家族的大殿,是为了彰显自己是征服海因茨家族的主角,但是现在却因此成了海因茨家族手中的人质。

殿外的联军显然也知道了这个消息,进攻停止了,大量士兵将海因茨大殿团团围了起来。

第八卷天下三分第一百七十七章魔法卷轴

埃斯科巴熟读蓝姆大陆历史,他知道在即将到来的神魔大战中,光有普通人组成的军队是不行的,即便人数再多也没用。强者,只有实力惊天的强者才是左右局势的真正力量。为此他不惜一切代价笼络默之剑圣黑吉。但黑吉毕竟是客卿,严格意义上不能算完全的自己人。除了黑吉,埃斯科巴还秘密组建了一支强大的武装,这就是狂鹫武士。

经过严格筛选的狂鹫武士都是家族子弟,他们从五岁起就要进入海因茨家族的秘密基地进行严酷训练,同时还要辅以大量药物淬炼体格。这些药物很多对人体是有害的,再加上死亡率极高的训练,往往一百个人中只能有一个人才能成为狂鹫武士。通过这种不惜代价的手段,埃斯科巴培养出了一支战斗力极为惊人的队伍。经过黑吉测试,认为十名狂鹫武士就足以和剑圣级别的高手对抗。而这样的狂鹫武士目前海因茨家族内部只有三十五名。这是真正的战略性力量,也是海因茨家族最大的依仗。本来埃斯科巴计划将这支力量作为秘密武器运用到未来的神魔大战中。但是现在,这支力量却被不知天高地厚的利库姆暴露了出来,埃斯科巴感觉自己的内心都在滴血。

现在还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进入大殿后,格鲁和几名士兵将埃斯科巴等三人身上的沉重镣铐全都砍断。

恢复自由身的埃斯科巴目光凌厉的瞪着狮鹫战士的首领格鲁问道:“这次,你们出动了多少人?”

“启禀主上,我们三十五人全都来了。”格鲁很聪明,他知道主上的担忧,但是他并不打算隐瞒什么。

埃斯科巴和温贝托面面相觑。

“主上,请息怒,这也是少主的一片孝心。”温贝托轻声说道。

“狗屁,狗屁的孝心!他要真有孝心,为什么不等我离开帝都再动手!”埃斯科巴怒喝道。

“看来‘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已经控制住少主了。”温贝托喃喃的说。

埃斯科巴最担心的就是这件事,现在听温贝托也这么说,他心里最后一点指望也丧失殆尽。一瞬间,他真的觉得人生已经了无意义了。

“唉,格鲁,听我命令。一会你们不要管我,自己冲出去吧,记住,你们都是有用之身,家族的未来还要依靠你们,不要无谓的送死。今后,今后……”埃斯科巴眼睛环视了一圈,仿佛下了巨大的决心,他说:“今后你们不奉利库姆的号令。你们的领袖,是伊萨克?海因茨!”

“什么!?”格鲁和伊萨克同时惊呼,两人彼此对望了一眼,心下都拿不定主意,不知道是否该遵从家主的号令。

“怎么,连我的话你们也敢不听么?”埃斯科巴厉声喝问。

“主上,属下遵命!”格鲁再无一言,右手抚胸,向着埃斯科巴行了一礼,接着,他又对着伊萨克行了一礼。“伊萨克阁下,自今日起,海因茨家族狂鹫武士小队唯你号令是从!”

“主上,主上,我不行啊!”伊萨克惊慌的说。

“胡说!你怎么不行?我是谁?我是海因茨家族的族长!我说你行,你就行!”埃斯科巴厉声说道。然后他又把语气放缓,继续说:“伊萨克,你不要以为一连串打击让我脑子糊涂了,我现在清醒得很。我给你的不是礼物,是一份千钧重担!你可知道,现在的一切都将被颠覆,五百年前的魔族马上就会卷土重来,到时候,天下一定大乱!而你,你还年轻,你的职责就是守护我们海因茨家族的一丝血脉。在未来延续家族的荣耀,你明白么?”

伊萨克觉得自己现在已经麻木了,他木然的点了点头。

大殿外,又传来刚刚那个被气系魔法加持过的声音:“轻装步兵,清场!重盾步兵,成攻击队列展开!”

“这人是谁?在如此局势下还能保持如此冷静,如此合理的调配兵力,神圣联军不是没有人才啊。”埃斯科巴低声说。

“主上,这人我们都见过,他也曾经参加过龙骑士选拔,他叫基恩。”温贝托接口道。

“哦?确实是个人才!这样的人才,无论敌我,还是越多越好!”埃斯科巴这句话让人有些无法理解,温贝托却明白了,他也点了点头,说道:“是啊,这样的年轻人确实应该越多越好。主上,我们都老了。”

伊萨克不知道两人在谈论什么,他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主上,又看了看温贝托。温贝托笑了笑,说:“伊萨克,我们说的,你现在还不懂。以后有机会我再慢慢教你,既然主上把这么一副重担压在你的身上,你就要快速成长。但即便没有我的教导,你迟早也会明白的。”

殿外,基恩的声音再次响起:“重盾步兵推进,攻城槌准备!”

“攻城槌?”

攻城槌是冷兵器时代的蓝姆大陆用来攻坚的主要兵器,这是一条直径在一米五以上的巨大原木,底下用四轮车推着,只要速度起来了,多厚的城门也经不住它的连番撞击。

现在联军要动用攻城槌攻击这座四面透风的观礼大殿,这意味着什么?

“主上,看来他们不想要活口了,也对,至少他们还有希尔?侯德芬呢。”温贝托嘿嘿笑着,混不在意的说。

被捆做一堆,嘴里塞着东西的昆塔和朱穆立刻面如土色,屎尿齐流。他们的眼睛里充满了乞怜,试图获得埃斯科巴的怜悯。

“嘿嘿,这两个废物,如果没有神魔大战那件事,我还真想扶一个登上皇位呢。”埃斯科巴看着两个人,冷笑着说。

“是啊,主上,如果没有神魔大战,这两个人谁登上皇位对家族都是极端有利。唉,可惜!”温贝托不无惋惜的说,“现在也只有希尔还有点指望了。”

埃斯科巴点了点头,说道:“格鲁,一会不要管这两个人的死活,也不用把他们当人质,他们俩就是废物,带着也是累赘。”

“属下遵命!”格鲁说,“主上请放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