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出苍茫-第6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刑。这也让很多人不满,认为文明的审讯方式并不能获得所有人想要的结果。大皇子昆塔和二皇子朱穆恰恰是这种声音的代表。

但是两人在联合提交的文件中却没有提及是否需要对埃斯科巴主仆进行继续审问的问题,而是提出了另一个动议。两名皇子在文件中说,虽然埃斯科巴?海因茨和温贝托拒不认罪,但是帝国掌握的证据已经十分确凿,足以定下埃斯科巴和温贝托的叛大罪,而他的儿子利库姆在帝国南部的叛乱也不能姑息。因此建议宰相府立刻将埃斯科巴和温贝托公开处死,一方面告慰先皇的在天之灵,另一方面也是对南方叛乱分子的一种震慑。同时,帝国应该考虑在新皇帝带领下兴兵征讨南方。

老斯特劳斯看完这份文件,并没有说话,而是将它递给了自己的儿子。同时,他又拿起了另一份文件,这份文件却是三皇子希尔提交的。在文件中,希尔认为虽然埃斯科巴和温贝托有重大的叛国嫌疑,而且从目前掌握的证据上看,也基本可以定罪,但是两人叛国的原因并不清楚,而且刺杀先皇的凶手也还没有抓捕归案。同时,南方海因茨家族的叛乱也需要立刻平息,现在并不是立刻处死埃斯科巴和温贝托的好时机。留着两个人,一方面可以继续进行审问,同时也能让南方的利库姆?海因茨投鼠忌器。

看完希尔的动议,老斯特劳斯也将文件交给了自己的儿子。接着他端起了案头的一个木质的水杯,轻轻地喝起水来。老宰相斯特劳斯从不喝酒,日常只是喝些白水解渴,而且用餐也异常简朴,有时候忙碌起来就是啃两口面包了事。这样的行止完全是平民百姓的习惯,根本不像一位贵族。这也早就在帝都中传为美谈,他的儿子小斯特劳斯也已是见怪不怪。

小斯特劳斯先看了看昆塔和朱穆两位皇子的动议,又看了看希尔皇子的。然后又把两份文件同时摊开,彼此对照着看了看。接着他笑了起来。

老斯特劳斯很有趣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想看看小斯特劳斯有什么评论。

小斯特劳斯笑了一会,开口说道:“父亲,希尔殿下经过讨逆战争一役,成熟了许多啊,也很变得很有自信了。”

老斯特劳斯点了点头,“嗯,听说他在东部三公国还和苏卫东起过争执,后来收编了一部分苏卫东的人马。有一个叫做乌姆的校官,原来是苏卫东的幕僚长,现在也向希尔殿下效忠。这个乌姆和原来讨逆军中的一名师团长达瑞尔现在成了希尔殿下的左膀右臂。自从先皇遇刺以来,希尔殿下一系列的反应都和这两个人为他出谋划策有关呢。”

“嗯,这两个人确实都是人才,他们和希尔殿下合作,居然没有流血就将在讨逆战争中立下头功,深得士兵爱戴的苏卫东排挤出迪比里斯公国。而且还收编了苏卫东原来的大部分人马。虽然这里面有苏卫东为自己考虑,主动退让的成分,但是这件事能做的这么漂亮,也确实不简单了。”小斯特劳斯顺着自己父亲的话说道。

小斯特劳斯接着说:“希尔殿下的动议确实可以说是为国为民,而且还考虑到了以后帝国对南部叛乱的问题,眼光比较长远。而说起来昆塔和朱穆两位皇子就显得毛躁了些,现在处死埃斯科巴家主和温贝托可以说是百害而无一利。这两位皇子考虑的,恐怕还是通过力主处死埃斯科巴来树立自己的威信,进而在皇位争夺中占据有利位置。但和希尔殿下一比,至少从气度上两位皇子已经输了。”

“其实,三位皇子殿下的着眼点都是皇位,只不过在争夺皇位的过程中,我们的希尔殿下显得更有手腕些而已。看来他真的找到了两名优秀的帮手啊!而且据说他们还从苏卫东那里得到了一种新型的练兵方式,这种方式能够让士兵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成长起来。讨逆军回帝都时我去看了。确实,现在讨逆军至少看起来不比帝国三大主力军团差了。只可惜苏卫东是魔法公会的人,帝国不能重用,唉……”老斯特劳斯不无惋惜的说。

“是呀,希尔殿下这个人还是有些心慈手软,如此轻易的就放过了苏卫东,这就为帝国未来造成隐患。如果当时我在讨逆军中就好了。”小斯特劳斯眼睛望向远方,有些出神的说道。

第八卷天下三分第一百七十三章虔诚的光明教教徒

老斯特劳斯听完儿子的话,突然被水呛了一口,他剧烈的咳嗽起来。小斯特劳斯赶忙放下手中的文件,轻轻地拍打起老父亲的后背,为老父顺气。

良久,老斯特劳斯的呼吸才平缓下来。他凝视着自己的儿子,说道:“约翰,我的孩子,有些事情我想你应该知道了。在两年内……”

小斯特劳斯赶忙阻止住自己父亲的话语,他轻轻地说道:“父亲,您稍稍休息一下,我想,您要告诉我的事情应该是关于魔族未来入侵的事吧?说起来很好笑,这件事情我早就知道了。不,您不用问我消息来源,我要告诉您的是,如此关乎到蓝姆大陆人类未来的重要事情是瞒不住的。在帝都年轻人的圈子中,这个消息已经流传了很长时间。我的一个好朋友,神圣联军第一军团联队长基恩曾经和我长谈过,我想我知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能理解您和先皇,还有远在光明城的教皇卡尔廷陛下的思路,但我并不是完全的赞同。

“是啊,五百年前魔族给我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恐怖记忆,但是魔族入侵这件事情,归根到底,是我们自己的事情。苏卫东、凝玉、还有那个刘畅确实是这个时代不可多得的年轻人才,但我想,把人类的未来托付给这三个来历不明的人是很不恰当的。

“帝都中有着一腔热血的年轻人不可胜数,这些真正忠于帝国的人,这些虔诚的光明教教徒才是帝国在未来唯一可以依靠的力量啊。我刚刚提到的基恩就是其中一位,虽然他也对苏卫东赞赏有加。父亲,您知道吗?基恩甚至和我说,只有苏卫东他们才是人类未来的希望,呵呵……”

小斯特劳斯说到这里,凝视着自己的父亲,说道:“父亲,您想听听我对未来的一些看法吗?”

老宰相现在有些说不出话来,他定定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点了点头。

小斯特劳斯继续说道:“父亲,魔族入侵这件事情虽然是危机,但也是一个机会。一个让我们这些年轻人施展才华,报答帝国和伟大的光明神恩典的机会。帝国和平的时间太久了,漫长的和平年代消磨了人们的进取之心,也让帝国老气横秋。危机,只有危机才能改变这一切,让老迈的侯德芬帝国重新焕发出勃勃的生机。我们人类在历史上曾经有过无比灿烂和辉煌的时代,这样的时代在我们彻底战胜了魔族之后必然会再次到来。父亲,恕我直言,一个属于年轻人的时代就要来临了。”

儿子的这席话,让老斯特劳斯觉得内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他知道,儿子说的没错。只是儿子的想法似乎和自己的设想还是有些差别。老宰相内心里暗暗地思忖着,就听小斯特劳斯继续说道:“父亲,请让我比较一下现在我们蓝姆大陆这些冒出头来的年轻人吧。

“我看一个人,主要看两点,野心,哦,或者叫做进取心;能力。从这个角度,我觉得可以把目前风头很劲的三个年轻人做以下分类。

“先说苏卫东这个人,还有他的两个伙伴凝玉、刘畅,这三个人属于有能力,无野心。目前来看他们手里的资源很好,背后有魔法公会的鼎力支持,我们帝国和光明教也在默许他们的发展,更获得了那些贱民和贫苦百姓的拥护。如果他们有哪怕一点点野心,借助这次先皇遇刺的大好机会,他们也能更加发展和壮大,甚至掀动帝国的根基。很可惜,他们太理想化了,他们真的以为魔族入侵只能靠他们抵御,心甘情愿的站到了前线。因此,他们的未来注定是不美妙的。魔族入侵虽然是当前大陆人类的心腹大患,但就像五百年前那样,伟大的光明神不会抛弃自己的子民,魔族终究会被赶回自己的老家。如果在抵御魔族入侵的过程中过于消耗自己的力量,那么在未来的蓝姆大陆政治格局重新确立时就没有了主动权。不,甚至他们都挺不到那个时候也说不定。

“再说利库姆?海因茨,这是一个既有野心,也有能力的人。这个人是典型的贵子弟,人生的道路走得非常顺利,不知道挫折为何物。而且,依靠海因茨家族的底蕴,他可以有很大的作为。先皇遇刺这件事情,我怀疑就是利库姆在幕后主使的。应该说,这是一个一举多得的计划。通过刺杀先皇,一方面可以让身处帝都的海因茨家族族长埃斯科巴深处死地,这样利库姆就能顺利的接下家主之位,调动海因茨家族的一切资源。另一方面,可以在帝国造成动荡的局势,为海因茨家族独立争取时间。

“父亲,这个计划实在是太毒辣了,我曾经仔细思考过,利库姆以前并不是有如此手腕的人,他能做出这种事情,只能说他的背后有‘人’指点。我一直没想明白这个‘人’是谁,他的目的是什么,直到我想到这个计划的第三个好处。这第三个好处,恐怕就是在蓝姆大陆制造混乱,让蓝姆大陆的人类无法集中精力准备抵御魔族的入侵。想到了这里,我想,这个‘人’的身份已经很明确了,‘他’一定是魔族!父亲,魔法元素的潮汐还没有爆发,魔族就已经来了!”

老斯特劳斯刚刚也想到了这一层,但是此刻听到同样的推断从自己的儿子口中说出,他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一瞬间,老宰相觉得自己全身的力气都消失了,他软软的瘫坐在椅子上,眼神变得非常茫然。

小斯特劳斯当然知道,自己的话语并不会吓到主政帝国将近五十年的老父,但他也知道,自己的推断确实太过惊世骇俗。他闭上了嘴巴,静静地等着自己的父亲恢复平静。

过了一会儿,小斯特劳斯继续说道:“父亲,我要说的第三个人,就是我们的三皇子希尔?侯德芬殿下。希尔殿下这个人恕我直言,是典型的有野心,无能力的一个人。但是在三个皇子中,他仍是最佳的皇位继承人,他的两位兄长野心比他还大,但是能力却又比他差的更多。从目前的种种反应来看,昆塔和朱穆两位殿下任何一人登上皇位恐怕都不能带领帝国成功抵抗住魔族的入侵。到了那时,我们人类才真的称得上是万劫不复。而希尔殿下耳根子软确实是缺点,但反过来说,也可以叫做从善如流。而且,希尔殿下的野心也仅仅限于登上皇位而已。如果是希尔殿下登基,再有一些有能力的大臣辅佐。在伟大的光明神指引下,我们一定能够抵抗住魔族,赢得未来。”

小斯特劳斯滔滔不绝的说完,觉得有些口渴。他也为自己斟了一杯白水,同时也为自己的父亲满上。然后他举起水杯,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等待自己父亲的反应。

老宰相又咳嗽了数声,然后缓缓的说道:“约翰,我的儿子,你的选择是什么呢?”

“我么?我是一个虔诚的光明教教徒,我的选择是唯一的,我当然会全力辅佐希尔殿下完成抵抗魔族这样的伟大事业,同时将光明神的恩典洒遍整个蓝姆大陆!”

老宰相凝视着自己儿子的双眼,低声说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光明神的教义和人类的利益发生抵触,你会做出什么选择?”

小斯特劳斯哈哈大笑,说道:“父亲,我想您可能是太累了。伟大的光明神怎么可能会侵犯人类的利益呢?这样的事情绝不可能发生!如果真的有这种事情,那么也绝不是表面上那样的。作为一个虔诚的光明教教徒,我坚信,光明神的任何选择都是有道理的,都是在充分考虑了人类的福祉之后作出的,只是我们暂时还不能理解而已。”

老斯特劳斯在内心里暗暗地叹了口气,表面上,他却不动声色的对自己儿子温言说道:“天色晚了,我该休息了,小约翰,你也去休息吧。”

小斯特劳斯点了点头,恭恭敬敬的和自己的父亲道别后离开了书房。

“约翰,我的儿子,你说利库姆是个典型的贵族子弟,你又何尝不是?你,真的知道人类的疾苦么?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你不得不在光明神和人类之间做出选择,你,真的能如你所说一般坚定么?唉,小约翰,我唯一的儿子,这个世界上我最不放心的人就是你啊……”

老斯特劳斯枯坐在书房中,自己对自己说。

神历504年八月十六日晨,宰相府发出公告,主犯埃斯科巴?海因茨,从犯温贝托、伊萨克?海因茨刺杀先皇,证据确凿,叛国罪成立。于神历504年八月是十八日在帝都麦迪亚大广场公开处死。

第八卷天下三分第一百七十四章断头台

帝国四大家族之一的海因茨家族族长因为叛国罪被处死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蓝姆大陆。大陆南方的利库姆立刻派出刚刚整编完毕的海因茨第一军团十万人北上。号称要拯救自己的父亲,同时洗清强加在海因茨家族身上的冤屈。但是海因茨家族第一军团刚刚推进到坎图拉河南岸就被迫停下了前进的脚步。

在他们的对面,坎图拉河的北岸,原来一直驻守在帝国西部的神圣联军第三军团,以防守著称的“咆哮的狮子”非常突兀的出现在了那里。不止如此,根据狮鹫斥候传回来的情报,第三军团士兵人数远远超过了原来的五万,达到了将近七万人的规模。而且,还有数量不详的龙骑士出没。

刚刚组建的海因茨第一军团虽然人数上占有优势,但是对面是以防守著称的第三军团,还有坎图拉河天险,更还有狮鹫空骑的天敌龙骑士。如果强行进攻,付出的伤亡一定非常巨大。在这样的情况下,海因茨第一军团的指挥官还是命令部队停止前进。两支军队隔着坎图拉河对峙起来。

后来的情报显示,神圣联军第三军团是在一个月前被老宰相斯特劳斯秘密的调动至坎图拉河北岸的,在行军途中还补充了从伏龙芝赶过来的一万士官生。这恰好是刘畅途经伏龙芝时看到的奇怪的人员调动。至于老宰相为什么这么做则一直是个谜。一般认为,老宰相提前感觉到了海因茨家族方面的不正常,为了避免局势失控,他才命令第三军团秘密开拔。

而关于这件事的原因,老宰相斯特劳斯本人后来从没有提起。

神历504年八月二十日,盛夏的午后,天空万里无云,毒辣的日头将阳光肆无忌惮的向地面挥洒着。帝都的气温已经升到了四十度以上。在这样的天气里,人们更愿意做的事情是找个背阴的地方好好睡一个午觉,但是今天却非同寻常,因为刺杀了皇帝陛下的大叛贼埃斯科巴?海因茨要被处斩了。

郝叟老头是帝都里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老伴死的早,儿女们成家之后也渐渐不再管老头,七十多岁的郝叟一直独居。今天他随着人流慢慢的向着帝都新城的麦迪亚大广场走去。炎热的天气让老人浑身大汗淋漓,但是他仍不想错过亲眼看着刺杀皇帝的凶手被处斩这样的好戏。这并不是因为老头对帝国有多么忠心,仅仅是因为无聊而已。事实上,赶到麦迪亚大广场的大部分百姓都是抱着类似的心理。

“今年真是多事!”郝叟一边擦着额头的汗一边想着,“先是龙骑士选拔,接着又是讨逆军誓师,现在,又是叛贼被斩首。这么多年了,哪一年也不如今年热闹啊。”

老头一边想着,一边步履蹒跚的跟着人流前进,郝叟毕竟岁数大了,行动有些不便,他的身体被快速前进的人流撞得东倒西歪。更有些不耐烦的年轻人对老头推推搡搡。“你这个老东西,不好好在家呆着,凑什么热闹!”推他的人恶狠狠地说着。

郝叟只好勉力的迈动着自己的老腿,试图跟上人流的速度。但是从这里到麦迪亚广场还是远了些,天气又很炎热,老头觉得体力已经流失殆尽了,他眼前一黑,腿一软就要向前扑倒。就在这时,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只有力的手拖住了,一个声音粗重,但是语气却很温和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老人家,走慢些,来得及。”

“还是有好心人啊!”郝叟心里一宽,抬眼望去,却是一名身高超过一米九的彪形大汉。这条大汉戴着一顶蓝姆大陆农民种很流行的草帽,宽大的帽檐将面容挡住了,他的身上也穿着一身毫不起眼的灰布衣服,从服饰上看,似乎是帝都城外的农民。

“小伙子,你也是来看热闹的?”郝叟问道。

大汉点了点头,并没有出声。但是他搀在老头腋下的手也没有抽出来。

郝叟上了年纪,有些爱唠叨,一路上他一直不停地和大汉说话,但是这个人似乎很沉默,只是搀扶着老头随着人流向前走着。在大汉的搀扶下,老头走起路来觉得省力了不少,速度也加快了很多。很快的,两人就来到了麦迪亚大广场。现在这里已经是人声鼎沸了。

有了大汉的帮助,郝叟老头很容易的就在人群中找到了一个视角很好的位置。他站好之后,感觉到大汉将手抽开了。郝叟正准备向大汉致谢,但是一回头间,却发现大汉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郝叟老头有些失望,但很快他就被眼前的情景吸引住了。

麦迪亚大广场里东南西北四个边,北边是一排高矮错落的建筑,这里是帝国大贵族、大官僚们的包厢。其余三个边的空地上站满了前来看热闹的人群。此外还有一队一队维持秩序的士兵。这些士兵长矛横握,粗野的推搡着试图往广场中间挤的老百姓。维持至广场中间一片大约有五千多平方米的空地。同时在广场西北角,有两排骑着高头大马的士兵和路障维护着一个通道。郝叟知道,犯人将从那里被带到广场中央。

广场中央是一座三米见方的断头台,两根四米高的柱子顶端,高高的悬着一块雪亮的楔形刀刃,这个足有两米宽的巨大刀刃是被一个滑轮和一根粗大的麻绳拉到断头台顶部的。两根柱子上还有专门的导轨,确保刀刃落下时不会偏离目标。在断头台下方,是一个上下两片的木头枷锁,枷锁中间有一个圆圆的窟窿。行刑的时候,犯人会在刽子手的控制下跪在断头台前,将脖子放入到那个圆圆的窟窿中,待木枷合拢后,刽子手松开麻绳,巨大的刀刃就会在重力牵引下快速的下落,当它落到断头台底部,犯人的人头也就同时落地了。

看着断头台,老头感觉自己似乎就是那个要被处决的犯人,浑身有点发软,脖梗处凉飕飕的。他赶紧将目光从断头台上移开了。远处,是贵族们的包厢,郝叟听说为了观看这次处决,帝国的首脑们都会出现。本属于海因茨家族的包厢被大皇子昆塔殿下和二皇子朱穆殿下占据了。三皇子希尔殿下却陪同着刚刚赶来的光明教红衣枢机大主教埃德纳阁下在红衣主教包厢中观看行刑场面。而中间属于皇帝的包厢现在却是空着的。

“不知道三位皇子殿下哪个人后来能够占据中间的包厢。”郝叟心里暗暗地想着。

“来了!来了!”

人群中突然出现一阵阵喧哗,郝叟赶紧踮起脚尖随着大家的目光向远处望去。但是来的却不是犯人,而是四条巨龙。四条巨龙,一条黄金巨龙当先,两条白银巨龙并排,还有一条红色巨龙押后,排成一个菱形的方阵,在麦迪亚大广场天空中盘旋着。

“嗷!”

四条巨龙的出现,激起了看热闹的人群中一阵阵的欢呼,一顶顶帽子被人扔到了天上。

郝叟也很激动,他活了七十多岁,这还是头一次看见真正的巨龙呢,而且还一下子就看见了四条。真是不虚此行。

四条巨龙盘旋了一阵后缓缓地降落,两条白银巨龙和红色巨龙分别落到了麦迪亚广场东、西、南四个角,领头的黄金巨龙则直接降落到了麦迪亚广场北面主观礼包厢,也就是皇帝包厢的前边。落在地上的巨龙也有五米多高,其高度甚至超过了断头台,广场上的人山人海中,四头巨龙显得是那么的鹤立鸡群,不可一世。

四条巨龙降落后,龙头灵活的四处张望,还不时的看看自己脚下拥挤的人群。那凶狠的眼神让巨龙附近的人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广场上更加混乱了。

“来了,来了!”声音再次响起。

这回,真的是犯人被带了进来。

郝叟收回张望巨龙的目光,向西北角的通道看去。之间两老一少,三个衣衫褴褛的人拖着沉重的手铐和脚镣,在士兵押送下正缓缓的向断头台方走去。

第八卷天下三分第一百七十五章“我,不认罪。”

从威风赫赫的家族族长,到即将被处死的犯人,这样的落差有多大?现在埃斯科巴是深深体会到了。

十几天的牢狱生涯中,埃斯科巴并没有被严刑拷打,反而受到了一定的礼遇。他有自己单独的一间牢房,每天的饭食也还不错。这样他有机会和精力思考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甚至还能想一些别的东西。一开始,他认为自己确实是被冤枉的,但是现在埃斯科巴并不这么认为。他知道,无论是皇帝遇刺,还是“他”的存在,这些事情都只能算是导火索。海因茨家族注定要脱离侯德芬帝国的,区别只是时间早晚而已。而自己的儿子利库姆为什么会在这样一个时刻发动,埃斯科巴也作出了基本的判断。

想清楚了这些,埃斯科巴心头反而平静下来。会有人来救自己吗?埃斯科巴并没有抱这样的奢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