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出苍茫-第6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乌姆看看目的已经达到,他心里安定了些,在内心中,他暗暗地说:“副统帅,我虽然背叛了你,但乌姆并不是无情无意的人,这份大礼,就算是我给你的补偿吧。从今以后,你我谁也不欠谁的了。”

他定了定神,看着希尔和达瑞尔继续说道:“办法也不是没有。我是这么想的,假设我是苏卫东,如果想争夺皇位,那么我带大军有两条路可走。第一条是直接从契卡公国西部进入帝国,途经战都伏龙芝后南下,这是一条最近的路,但也是最难的路。因为在路上会遇到神圣联军第二军!苏卫东肯定不会选这条路。

“第二条,就是途经迪比里斯,尾随着我们进军帝都。这条路虽然绕了点远,却是最安全的'Qisuu。Com奇‘书‘网'。毕竟名义上我们和苏卫东还都是讨逆军,希尔殿下是讨逆军的最高统帅。而希尔殿下您现在又不可能宣称苏卫东是反叛,更不可能分出兵力来对付他。这条路,对苏卫东来说是最好的选择,对我们来说却是一个大麻烦啊!”

希尔深有忧色,连达瑞尔都是面色凝重,他们知道乌姆分析的一点错也没有。

乌姆继续说道:“要想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把迪比里斯公国让给苏卫东!”

“什么?”达瑞尔跳了起来,“乌姆,如果不是你刚才说过的话,我真的认为你是苏卫东派过来的奸细!迪比里斯公国可是希尔殿下好不容易才打下来的啊!”

乌姆扬了扬手,说道:“希尔殿下,达瑞尔阁下,我知道这么说你们肯定会误会,请听我解释。如果希尔殿下真的登上皇位,那么名义上他就是整个蓝姆的主人;迪比里斯公国又算得了什么?而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让苏卫东不要在我们背后捣乱。迪比里斯公国可是一块大肥肉,我不信苏卫东不动心。等我们走了,他要接手迪比里斯,怎么也要花点时间。这点时间正是我们需要的,等希尔殿下成功登基之后就是大局已定,苏卫东再有什么想法,他也没机会了;这样的话。我们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吁—”,希尔吐了一口长气,“达瑞尔,你觉得如何?”

达瑞尔点了点头,沉思了一会说道:“希尔殿下,我完全赞同乌姆的分析,同时我还想补充一点,那就是我们不能白白的把迪比里斯送给苏卫东,我们走的时候,一定要把能拿的都拿走,不能拿走的全都打烂!给苏卫东留一个烂摊子让他收拾去吧!”

“可是,如果苏卫东不管不顾的,非要跟着咱们走怎么办?”希尔还是有些担心。

“希尔殿下,您就放心吧,苏卫东不是那种人。”乌姆赶紧说道,“他不会看着老百姓连饭都吃不上而不管的。”

“唉,但愿如你所言吧。”希尔喃喃地说。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神历504年八月四日,远在迪比里斯公国的神圣联军第四军讨逆军统帅三皇子希尔?侯德芬发出通告:

惊闻父皇遇刺身亡,儿臣悲痛欲绝,必亲身赴帝都哀悼,并愿手刃凶手。鉴于东部迪比里斯公国、契卡公国境内仍有零星叛乱分子活动,现在特命讨逆军副统帅苏卫东全权处理迪比里斯公国、契卡公国境内全部事宜。直到本人有新的命令下达为止。

一场三个皇子争帝位的闹剧就此拉开了帷幕。

第八卷天下三分第一百七十章皇位之争

希尔自八月四日发出通告后,立刻点起所辖三万讨逆军全速开赴帝都,自进入侯德芬帝国境内起,沿途获得神圣联军第一军和大大小小贵族的全力支援。

在这段时间里,在帝都的大皇子昆塔和二皇子朱穆有如热锅上的蚂蚁般在帝都四处乱窜。两个皇子都明白,帝国内的大部分贵族都倾向于让自己的三弟希尔登基。在两人共同的敌人面前,本来存在竞争关系的两个人反而联起手来开始紧密合作。他们联名向所能见到的人许下了无数空头支票,就是为了抢在希尔回来之前将皇帝之位挣到手。两人的表演让很多势力都认为,这是一个掀翻帝国主流四大家族对帝国掌控的大好机会,因此都纷纷公开表态支持昆塔、朱穆两位皇子。

但是两个皇子的政治联盟却又不是铁板一块。比如,有一段时间曾经出现“依照帝国惯例,长子有优先继承权”的舆论。可是二皇子朱穆的人不喜欢这样的论调。为此,二皇子的势力和大皇子的势力暗中激烈冲突了好几次。后来昆塔和朱穆两兄弟亲自会晤,不知道朱穆向昆塔作出了什么样的交换,总之是“长子有优先继承权”这样的论调从此之后再也没有流传过。

这次争斗也让很多明眼人知道了昆塔和朱穆之间的合作的实质,一些有心支持他们的贵族势力选择了改变态度保持中立。而另一些势力却认为两皇子任何一人都是可以“利用和操纵”的好人选,更加积极的插手皇位争夺的事情。

可是真正能够主导这件事的几股势力中,事实上行使监国权力的老宰相斯特劳斯一直称病,除了重要的事务外不见任何外客。尤其是拒绝和两位皇子碰面,两位皇子在宰相府外罗唣了好几天,发现实在没有机会面见宰相,只好很不甘心的放弃了向老宰相当面施压,争取老宰相支持的想法。

神圣联军军部自从接待过一次两个皇子之后也以“正集中精力抓捕刺客”为由,拒绝和两个皇子见面。托马斯元帅公开说,神圣联军属于帝国和光明教廷共管,其职责仅仅是保护帝国利益不受侵犯。对于皇位的争夺,军部没有必要插手,而且有鉴于神圣联军的敏感特性,联军军部发表任何关于皇位继承人的言论都是不适当的。在这个敏感时刻,还是选择避嫌,不与两位皇子殿下接触为好。一直没有打进联军内部的两皇子无法对军部施加影响,只好虚情假意的向托马斯元帅客套一番后,再也不来军部了。

驻跸神都光明城的光明教廷则公开发表声明,言称三个皇子谁登基这件事情属于侯德芬帝国内部事务,光明教廷不会干涉,并提醒说帝国皇帝之位不能空置太久,需要立刻确定皇位继承人。

同时,光明教教皇卡尔廷陛下特派红衣枢机大主教埃德纳阁下亲赴帝都侯德芬城,一方面吊唁先皇,另一方面也是为新皇登基表示祝贺。并按照历史惯例,在新皇帝确立后,陪着新任皇帝一起去光明城完成加冕仪式。光明教相对比较暧昧的表态,让在宰相府和军部碰了一鼻子灰的昆塔和朱穆觉得是个机会,两个人派出了一队又一队人马前去迎接正在赶路的埃德纳红衣主教。

而埃德纳非常圆滑,他只说了寥寥数语,就让两位皇子派出的信使觉得光明教是在支持自己效忠的主人,然后又将这种信心传递给了两位皇子,让两位皇子兴奋不已。以至于他们忽略了一个明显的事实,那就是帝国只可能有一个皇帝,埃德纳不可能同时支持两个人。

此外,一直主宰帝国政务的帝国四大家族,除皇族侯德芬外,史坦因家族声明,关于新皇人选的事情完全服从现任宰相斯特劳斯的意见。这样,史坦因家族和斯特劳斯任族长的鲁道夫家族彻底站在了一个战壕里。

而海因茨家族因为族长被作为先皇遇刺的元凶抓捕,已经丧失了在皇位之争上的话语权。远在南方落叶城的海因茨家族少主利库姆则发表声明,声称家族与先皇遇刺一事毫无关联。家族族长,自己的父亲埃斯科巴被擒是蓝姆大陆旷古第一冤案。利库姆声言,这件事情帝国必须要给海因茨家族一个交代,否则海因茨家族不惜与帝国决裂。

不止如此,帝国现存的三大主力军团之中,唯一驻扎在坎图拉河南岸的第二军团“尖叫的狮鹫”已经不再奉帝国军部的号令,军团长凯末尔宣布第二军团整体向海因茨家族少主利库姆效忠。

尖叫的狮鹫中,一些故乡在坎图拉河北岸的士兵开始脱离部队,越过坎图拉河返回家园。利库姆对此并没有加以阻拦,只是要求这些士兵必须将所有的军械装备留下,只能带走必要的个人生活用品。

同时,海因茨家族的私军大规模加入番号已经改为“海因茨第一军团”的原神圣联军第二军团。“尖叫的狮鹫”在极短时间内猛烈膨胀起来,由原来的满员五万人定额猛增了一倍,达到了十万人的规模。同时利库姆还着手组建同等规模的海因茨第二军团、第三军团。声称要使海因茨家族控制的军队规模要达到五十万人。

这,就是赤裸裸的反叛行为了,要知道五百年来,侯德芬帝国的常备军队也不过是维持在三个主力军团,十五万人的规模。现在一个海因茨家族就要控制五十万的兵力,利库姆到底要干什么,其用心昭然若揭。同时,很明显利库姆并不在乎自己父亲的死活。

海因茨家族的反叛造成的后果远比年初发生的东部两公国叛乱严重得多,建国五百年的侯德芬帝国事实上已经分裂,蓝姆大陆维持了五百年之久的政治格局颠覆在即。

宰相府和帝国军备针对这件事情立刻发表联合声明,宣称海因茨家族属于帝国叛逆,在新皇登基后帝国必将派出大军征讨。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神历504年七月三十一日侯德芬十四世遇刺事件而起。

可是,到目前为止,除了抓住了仓皇出逃的海因茨家族族长埃斯科巴外,真正的杀手却是踪迹难寻。寻求宰相府和军部支持未果的两名皇子转而抓住这件事公开挑战宰相府和军部的权威,鼓动了一批看不清形势,或者别有用心、妄图借着这个千载难逢的良机上位谋利的中小贵族势力和他们一起在帝都里兴风作浪。

相反的,他们却对于海因茨家族的反叛毫不关心。这样的表现无形中让两人失去了民心。

蓝姆大陆所有的势力都在关注着三位皇子殿下谁会成为新皇帝,也就是侯德芬十五世。

神历504年八月十二日,侯德芬十四世遇刺身亡后已经过去了十三天。在经过了近十天不分昼夜的长途奔波后,三皇子希尔?侯德芬终于带领着三万讨逆军赶到了侯德芬城下。

得到消息的老宰相斯特劳斯和军部最高长官托马斯元帅联袂亲自出城迎接,其中蕴含的深意让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大家知道,自希尔?侯德芬正式回归帝都开始,皇位之争才真正进入了关键阶段。

托病十几天的老宰相斯特劳斯在希尔回来后立刻康复,并计划在转天召开帝国所有重臣列席的大会,大会主题就是明确皇位继承人。

但是这个动议却被希尔否决了,希尔表示,目前杀死父皇的真凶还没有抓到,羁押在监狱中的埃斯科巴?海因茨还没有得到公正的审判,在这个时间点讨论谁是皇位继承人是不合适的,也是对先皇的不尊重,他提议这次大会唯一的主题就是联合公审埃斯科巴?海因茨。

这个提议立刻得到所有贵族的热烈响应,也为希尔带来了谦厚孝顺的好名声。对此,希尔的两个哥哥除了关起门来大骂希尔是伪君子、假惺惺以外毫无办法。

第八卷天下三分第一百七十一章斯特劳斯父子

八月十五日深夜,宰相府。

老宰相斯特劳斯已经年过七了,他年轻时就以帝国最为杰出的文治天才之名享誉整个蓝姆大陆。从二十五岁起就在帝国几乎所有势力联名支持下登上了帝国宰相之位。他,是有史以来最为年轻的宰相,也是最为成功的宰相之一。他辅佐了侯德芬十三世、侯德芬十四世两任帝国皇帝,现在,他即将辅佐帝国的第三位皇帝。三朝宰相这个殊荣已经确保他在蓝姆大陆历史上留下属于自己的精彩篇章。

但是风光无限的背后,老斯特劳斯却是甘苦自知。他是个工作狂,几乎没有休息,几乎没有娱乐,四十五年的大好人生岁月全部都投入到治理帝国的繁重工作中。可是,即便他如此努力,侯德芬帝国仍不可避免的走入了衰落的轨道。他对此非常清楚,却也毫无办法。历史的规律不是某个天才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抗拒的,他所能做的,仅仅是想尽一切办法确保帝国衰落的不要那么快而已。

魔法元素潮汐爆发之日日渐来临,蓝姆大陆即将面临五百年一遇的重大危机。老宰相斯特劳斯早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在魔法元素潮汐爆发之前辞去宰相之位,不再为即将到来的变局耗费心血,因为他知道,那样的事情不是他能够掌控的。可是,就在他终于找到了一个自认为合适的机会,向皇帝提交辞呈的同时,皇帝侯德芬十四世陛下却遇刺身亡了。

这件事情真的会是海因茨家族族长埃斯科巴策动的吗?斯特劳斯当然没有这么蠢。那么是谁,在如此关键的时刻做出了这种看起来对谁都毫无益处的事情呢?

老斯特劳斯为这件事情思考了很久,他一度怀疑是苏卫东等人干的,可是他很快就否决了自己的这个想法。他见过苏卫东,老斯特劳斯相信自己的眼光,无论是苏卫东、还是凝玉和刘畅,这三个人都不是能干出这种事情的人,而且侯德芬十四世死去对苏卫东三个人来说好处是有些,比如他们支持的希尔可以登上皇位,但是希尔即便上位,给予他们的支持也不会比侯德芬十四世多出更多。反而如果是刺杀皇帝之事败露,三个人好不容易打下的局面顷刻间就会化为乌有,这对三人来说绝对是得不偿失的。

会是三皇子希尔吗?也不可能,希尔这个人确实有些野心,在讨逆战争中也积累了一定的威望。但他不会愚蠢到刺杀自己的父亲争位。还是那句话,刺杀当今皇帝这件事风险实在太大。除非有相对应的巨大利益,否则希尔不会铤而走险。

那么是除了希尔外的另外两位皇子?这就更不可能了,老斯特劳斯太了解昆塔和朱穆了,这两位皇子压根就不是有大气魄的人,搞一下小打小闹还可以,刺杀当今皇帝?估计这样的事情他们听都不敢听。

老斯特劳斯又想起在皇帝遇刺当夜发现的那些极度不利于海因茨家族的证据。这些证据虽然可称确凿,但是却实在太过明显,以至于让人怀疑它们的真实性。但是这些证据的存在无论从哪个角度说,都和海因茨家族脱不了干系。尤其是当利库姆带领海因茨家族和帝国公开决裂后,老斯特劳斯更相信,皇帝遇刺这件事一定是海因茨家族指使的了。

可是,这又是为什么呢?利库姆这个人老斯特劳斯见过,这确实是个野心勃勃的年轻人,而且也很有能力。但通过刺杀皇帝掀动蓝姆大陆的政治格局,甚至是把自己的父亲也出卖了,这样的大手笔非常不像利库姆能够干得出来的。除非他的背后有人指点。那么这个指点利库姆的人,又会是谁呢?他又想通过这一系列的事情得到什么样的利益呢?

脑子里想着这些,老宰相手中却在侍弄着一片小小的菜地。

斯特劳斯生活异常简朴,偌大的宰相府却没有多少佣人,只要能自己干的事情,斯特劳斯绝不假手于人。而他唯一的爱好就是农艺,每每自己种植的蔬菜被做成丰盛的美食时,他所感觉到的成就感甚至远远超过他宰相的权力带给他的一切。

这时的宰相脱去了厚重的朝服,一身老农的装束,手里操着一把锄头,正小心翼翼的拨弄着一株菠菜的根须。小小的田地里长着当季的菠菜,绿色的菠菜生机勃勃,看着就让人打心眼里生出欢喜之意。

“父亲大人,天色晚了,您该休息了,明天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需要您来主持呢。”一个温和的声音从田边传来。

说话的人是一个二十多岁文质彬彬的年轻人,他穿着目前帝都年轻学子中非常流行的仿骑士装饰,上身是蓝白竖条相间的蓬松的外套,外套下摆很短,刚刚遮住臀部,一条腰带将外套束缚的异常有型。他的下身是一条黑色的紧身长裤,脚下是一双尖尖的灰色靴子。这个年轻人有一头金色的披肩卷发,鼻子上架着一副黑色细框眼镜,厚厚镜片也无法挡住那双闪烁着智慧光芒的眸子。在年轻人的胸前,是一个银光闪闪的十字架,彰显着他虔诚的光明教教徒身份。这个年轻人,是斯特劳斯的独生爱子,今年刚刚二十三岁的约翰?斯特劳斯?鲁道夫,一般人们都把他叫做小斯特劳斯。

“唔。”老宰相用自己的右手捶打着腰际,缓缓地直起身子。他从泥泞的田中抽出脚来,一步一步的向田边走去。

小斯特劳斯赶紧伸手搀扶着自己的老父。

从二十五岁就当上宰相的老斯特劳斯根本没时间结交女孩子,谈论婚姻大事。后来还是被当时的侯德芬十三世皇帝陛下强迫,才在老斯特劳斯三十岁的时候和史坦因家族的一名时年二十五岁的贤淑年轻女子完婚。这次仓促的政治联姻却是非常完美,宰相夫人深爱着老斯特劳斯,她一直在默默的支持着自己的丈夫,从来不给老斯特劳斯找任何麻烦。唯一的遗憾就是两个人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生育子女,直到老斯特劳斯快五十岁的时候,两人才有了爱情的结晶。在生完孩子后,名字叫做约翰芬尼的宰相夫人就因生育时年龄太大,得了不可治愈的重病故去了。老斯特劳斯悲痛欲绝,自从终身再未婚配。为了纪念自己的妻子,他给自己的儿子起名为约翰?斯特劳斯?鲁道夫。

小斯特劳斯从刚刚懂事起就显现出了惊人的聪明才智以及谦逊谨慎的高尚品德。他似乎遗传了来自父母双方的全部优点。除了武技和魔法之外,在他所能接触到的各个领域都展现出了惊人的才华。

而老斯特劳斯日夜为国事操劳,根本没空管自己的这个唯一的儿子,平时只好把他放到鲁道夫家族和史坦因家族轮流寄养。这个从小失去母亲的孩子却非常争气,虽然没有父母的管教,自己的路却走得异常顺畅。无论是在鲁道夫家族,还是在史坦因家族内部,几乎所有人都成了小斯特劳斯的朋友,他几乎就没有敌人。随着他年龄的增长,更有两大家族的年轻子弟聚集到了他的身边,视他为榜样和偶像,发自内心的拥护着他。

帝都贵族圈子里都认为,这名兼有着鲁道夫家族和史坦因家族高贵血统的年轻人必然成为老斯特劳斯之后帝国又一位杰出的宰相。而也正是小斯特劳斯的存在,让鲁道夫和史坦因两大家族结成了紧密的政治同盟,在帝国事务中共同进退,形成了一股谁也无法轻视的力量。

第八卷天下三分第一百七十二章小斯特劳斯

“父亲,您太累了。”小斯特劳斯小声的说道。

父子两人日常的交流不是很多,但是这无损于父子之间的感情。无论是老斯特劳斯还是小斯特劳斯,两个人都不是那种善于表达的人。只有像这种场合,当老斯特劳斯感受着从被儿子托住的臂膀间传来的力度时,才能体会到小斯特劳斯那浓浓的孺慕之情。

“儿子长大了……”老斯特劳斯觉得很欣慰,连日来的忧虑也化解了不少。

正如前文所言,小斯特劳斯平时并不住在宰相府里,他有自己的生活圈子,而且一直以来,小斯特劳斯虽然在才华上享誉帝都,但几乎从不与自己的老父亲就时事交换看法。

这一次,当小斯特劳斯听说自己的父亲在刚刚提出辞呈后,侯德芬十四世皇帝就遇刺身亡,出于对父亲的牵挂,才从帝都新区的家族宅邸中赶了过来。

老斯特劳斯知道自己的儿子对于宰相府的情况不是很熟悉,他指引着自己的儿子缓缓地走着。一会儿的功夫,两个人走进了老宰相日常处理公务的大书房。

书房中,迎面是一张朴素的水曲柳大书桌,上边摆满了各种卷宗。左侧是宰相已经处理完毕、行将传递出去的公文,右侧则是需要宰相审阅并进行决策的国家大事。这些公文根据重要性和紧急的程度分别用不同颜色的丝带捆扎着。虽然很多,但是却并不凌乱。书房四壁全都是高达屋顶的巨大书架,书架上摆满了各种典籍。而书房里的空地上也满是一堆一堆小山一样的书籍。

以前从来没有进过这里的小斯特劳斯看着眼前的情景暗暗点头,只有在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的父亲日常的工作量有多么的巨大,而自己的父亲又是多么的勤奋。进而,他更加明白自己的父亲这个宰相做的有多么的不容易,是多么辛苦。

老斯特劳斯对自己的书房很熟悉了,他领着儿子,如走迷宫一般绕过了一堆堆书籍,来到了大书桌的前边。他示意儿子找一把椅子坐到了自己的身旁。

两个人坐定后都没有说话,因为父子二人都不知道该谈些什么。

老斯特劳斯随手拿起了一份用红色小缎带捆扎着的文件,这份文件是大皇子昆塔和二皇子朱穆联合提交的。

从八月十三日开始,帝国各部门首脑应三皇子希尔的请求,联名对埃斯科巴和温贝托进行了审问。审问中,埃斯科巴?海因茨和温贝托对于所有指控矢口否认,坚持皇帝遇刺这件事是诬陷,海因茨家族和此事一点关系也没有,但是这一主一仆却无法解释在皇帝遇刺的现场发现家族徽章,和那封要埃斯科巴迅速离开帝都信件的问题。同时,对于利库姆?海因茨在帝国南部的反叛行为,两个人也没有任何办法撇清自己的关系。

在审讯了两天,两人拒不认罪的情况下,这次审讯不得不中止了。出于帝国颜面的考虑,负责看押埃斯科巴和温贝托的联军军部并没有对这一主一仆用大刑。这也让很多人不满,认为文明的审讯方式并不能获得所有人想要的结果。大皇子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