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出苍茫-第6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好一场恶战!这场激烈的战斗足足打了两个多小时,五千神圣联军在付出了伤亡近两千人的代价后,才将这支战斗力超强的家族私军彻底消灭。自穆尼奥斯以下,海因茨家族的私军全部阵亡,没有一人投降。

在消灭掉海因茨城堡内所有抵抗力量后,神圣联句指挥官立刻命令部队开进城堡抄家、搜人。五百余名战死的海因茨家族私军的尸体一字排开,经过仔细辨认后,并没有找到海因茨家族族长埃斯科巴。

神圣联军前敌指挥官对此异常不满,他立刻命令传令兵将战报直接呈递到帝国军部。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是军部传回来的命令。

立刻,开进帝都的神圣联军第一军各支部队逐门逐户的在帝都城内进行大搜捕。神圣联军从来不是一支纪律严明的部队,有了军部的命令,如狼似虎的士兵们野蛮的撞开一道道门户,不分青红皂白的开始搜查,帝都的老百姓什么时候见过这种阵仗?一时之间,帝都鸡飞狗跳、鸡犬不宁。

第八卷天下三分第一百六十七章证据

神历504年八月一日的凌晨。

“废物,全是废物!”帝国军部内灯火通明,无数忙碌的身影来回的穿梭着,神圣联军最高指挥官,军部负责人托马斯元帅狠狠地将一份份内容都是“没有发现埃斯科巴”的战报扔在了一边。

“光明神在上,皇帝陛下遇刺身亡,我调了一万士兵进城搜查,居然连埃斯科巴的一根头发都没找到!”

“托马斯元帅,请您息怒,他跑不远的。”

托马斯身边传来了阿汉王子那一贯慵懒的声音。

不知怎的,托马斯看这个阿汉异常不顺眼。他重重的哼了一声,说道:“阿汉王子殿下,陛下遇刺这件事,我还没有追究你的责任呢。现在我们在商讨军国大事,你就不要插嘴了,如果你管不住你的嘴,那就滚出去!”

阿汉王子嘿嘿一笑,似乎皇帝死了这件事和自己丝毫的关系也没有。他轻声细语的说道:“托马斯元帅,说起来陛下身死这件事我确实有责任,可是如果没有我的奋不顾身,帝国军部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能找到幕后的真凶呢?”

“是呀,元帅,如果不是阿汉王子发现了从刺客身上掉落的海因茨家族徽章,我们根本没有任何线索追查皇帝遇刺这件事情。而且,经过证实,这名刺客来自于在蓝姆大陆活跃很久的地下杀手组织‘菊’。据说‘菊’中的顶尖刺客连剑圣都可以刺杀。阿汉他又怎么能防得住呢?”

又一个声音响起,这个声音属于刚刚向死去的皇帝辞职的老宰相斯特劳斯。

斯特劳斯本来去意已决,但是他刚刚把辞呈递交给皇帝,皇帝就遇刺身亡了,他辞职的事根本就没有公布出去,没有公布,就没有效力。出了这种大事,他只好装作自己辞职这件事根本没有发生,继续履行宰相的职责。而另一个知情人,当时隐身于现场的阿汉王子对此也是一声不吭,仿佛自己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件事似的。

“宰相,您说的事情我也知道,可是无论如何,阿汉擅离职守这个罪名他是洗脱不掉的。”托马斯对德高望重的老宰相还是礼敬有加的,毕竟皇帝虽然是帝国军事力量名义上的最高长官,而宰相却是实际控制军队的人物。别的不说,每年帝国的军费都是宰相拍板才能调拨过来的。

“而且,”托马斯继续说道,“在皇帝刺杀现场发现了海因茨家族的徽章这件事还是有疑点,有可能是栽赃。”

阿汉王子又插嘴了,“元帅,海因茨城堡都已经被攻破,您再说这些已经没用了。现在的问题不是海因茨家族到底是不是和皇帝遇刺这件事有关系的问题,而是我们必须找到谁是凶手的问题。”

这句话不大好理解,但是托马斯元帅还是明白了阿汉的意思,他深深看了一眼这个自己平时不大瞧得起的年轻人,语气也不再那么严峻了:“唔。你这么说也是有道理的。”

阿汉王子正欲继续说下去,一名进入会议室的传令兵打断了他的话。传令兵将一叠文件交到了托马斯元帅的手中。托马斯翻了翻手中的文件,脸色异常默然。一直小心翼翼的观察托马斯神色的阿汉不知道这位军队最高长官在想些什么。他偷眼看了看老宰相斯特劳斯,斯特劳斯缓缓地摇了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

过了大概有十分钟左右,一直埋头读文件的托马斯元帅抬起头来,对屋子里所有的人说:“经过军部仔细查证。皇帝遇刺这件事,确实是海因茨家族幕后主使的。这是确凿无疑的事情了。”

“什么?”阿汉王子惊喜交加,而在场的其他军官都是倒吸一口凉气,只有老宰相斯特劳斯不动声色。

托马斯元帅继续说道:“我手里的这份文件报告说,在皇帝遇刺的同时。帝都巡逻队在城外发现了一名形迹可疑的人。抓捕归案后军部派专人进行了突击审讯,这个人是一名信使,在他的身上发现了一封用暗语写的密信。在施加了必要的审讯手段后,信使交代了密信的内容。内容是:帝都将有巨变,请速撤离!收件人是在帝都的海因茨家族族长埃斯科巴。另外,信使还说,这封密件本来计划是在七月三十日交到埃斯科巴手中的,但是因为路上出现了一点状况,他耽搁了一天,在三十一号深夜才赶到了帝都城外。”

“这就对了,帝都能有什么巨变?皇帝遇刺这件事,海因茨家族是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干系了。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赶紧抓住埃斯科巴!”斯特劳斯沉稳的说道。

“老宰相,您说的倒是轻巧,现在判断,埃斯科巴很可能是隐身在总攻开始前逃离的二十只狮鹫空骑中。我们现在怎么找?拿什么追?”

托马斯还没说话,他手下一名年轻气盛的军官很不满的说道。

“各位,你们不要忘了,这里还有一位龙骑士呢!”阿汉王子悠悠的说。

军部里突然安静下来,自托马斯以下,所有的军官面面相觑,接着爆发出哄堂大笑,有的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龙骑士?龙骑士这东西也就是平头百姓,或者刚刚入伍的新兵蛋子羡慕一下罢了。现在在军部里的这些军头早就过了追星的年龄,而龙族那“显赫”的名声在这些军头儿眼里是相当的不堪,谁不知道龙骑士是怎么回事?所谓的帝国武装力量的精华,空中的主宰龙枪骑兵团,你要用他当仪仗队,那当然是相当拉风。可这是实际的作战啊,龙骑士不掉链子就不错了。谁敢,谁肯派出龙骑士执行如此关键的任务?

阿汉王子丝毫不在意,反而随着众人一起大笑。

托马斯元帅笑了一会,当先止住了笑声,他凝视着阿汉王子,说道:“阿汉,你可知道这件事有多么重大?如果我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你能保证完成么?你的信心来自哪里?”

“元帅阁下,在战都伏龙芝时我和我的搭档黄金巨龙尼古拉斯执行过一次追踪任务,虽然因为种种原因,这次任务并不算完成得很好,但这件事很好的证明了龙族在追踪方面的能力。现在的这个状况和那时又有不同,现在可以说大局已定,而海因茨家族的族长埃斯科巴不会丝毫武技,只要路上没人接应他,我可以说是手到擒来。而且从您刚才讲说的信息来看,我也相信路上不可能有人接应他。此外,目前已有四名龙骑士和他们的坐骑抵达帝都,我们五个人一起出马,互相接应,就算真有剑圣级别的人物恐怕也不是我们的对手。”阿汉王子胸有成竹的说道。

“好!”托马斯元帅一拍桌案,“追踪刺杀皇帝陛下的元凶埃斯科巴这件事情我就交给你们龙枪骑兵团了。如果你能抓到埃斯科巴,我可以代表军部赦免你守卫皇帝不力的罪名,并且给你大大的奖赏。而如果你们失败了,那么你们都要被处死,你可明白?”

“遵令!”阿汉王子站起身来,向着托马斯元帅行了一礼,转身就要出门。

这时,又一名传令兵急匆匆的跑进了军部会议室。

“大皇子昆塔?侯德芬殿下和二皇子朱穆?侯德芬殿下到!”

托马斯元帅眉头紧皱,暗道:“该来的,还是来了。”他抬眼望了望沉着无比的老宰相斯特劳斯,心说:“这件棘手的事就交给你办吧。”

老宰相挥了挥手,对传令兵说:“请两位皇子殿下进来吧。诸位,我们起身迎接两位皇子。”

“老宰相就是老宰相,知道自己该在什么时候出手,不简单啊!”托马斯元帅知道宰相在军部里发号施令是不合适的,可是现在是两位皇子来访,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在场的人拿脚后跟想也能明白。这件事情,还真的只有老宰相斯特劳斯能扛下来。

阿汉王子似乎不愿意和两个皇子照面,他身形一矮,隐身到一名军部军官身后。

蹬蹬蹬蹬蹬,随着沉重的脚步声,两名皇子趾高气扬的走进了帝国军部。

在一番客套之后,阿汉王子找了个机会溜出了会议室,而两位皇子压根就没注意到这位自己父皇的贴身侍卫长。他刚一走出来,会议室的木门就在阿汉身后重重的关上了。

“吵吧,吵吧。皇位根本就没你们俩什么事”阿汉王子暗暗地说。

他走出军部,召唤来自己的好搭档黄金巨龙尼古拉斯和其余已经赶到帝都的四名龙骑士。

尼古拉斯一听又让它干狗干的活,非常不满,被阿汉王子好说歹说的劝住了。

这时已经是神历504年八月一日的清晨。

五名龙骑士骑着恢复原状的巨龙,迎着朝阳腾空而起,追踪埃斯科巴去了。

第八卷天下三分第一百六十八章家主被擒

在帝都侯德芬城北郊外,有一个不知名的小小山谷,山谷里长满了各种树木和植物。正值盛夏,郁郁葱葱的树林将山谷内部所有的东西都掩盖了起来。仓皇出逃的海因茨家族族长埃斯科巴正在此处休息。

混乱中飞出海因茨城堡的二十名狮鹫空骑此刻只有六个人跟在他的身边了。其他的人早已不见踪影,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

一夜的奔波让埃斯科巴憔悴了不少,仓促套在身上的空骑兵轻甲显得非常不合身,而且轻甲根本无法掩盖内里的那华丽的睡袍。这样的装束,足以让任何路过的陌生人感到奇怪,如果这个人再热心些把异常报告到帝国军队那里,那么埃斯科巴的行踪就暴露了。

狮鹫虽然能载人,但是体力不足以支撑它们长时间的飞行,每飞行三十分钟,就要再修息同样的时间。这样起起落落的飞了将近四个小时,埃斯科巴一行人也不过是刚刚离开了帝都的范围而已。

海因茨家族的根基在蓝姆大陆南部,但是出于安全的考虑,埃斯科巴命令一行人先向北飞,等脱离了险境之后再想办法回到南方。毕竟帝国目前的军力不足,只要脱离了神圣联军第一军的地盘,就会进入由各贵族私军把控的地方,到了那里就有逃生的可能了。

除了埃斯科巴,其余六名狮鹫空骑也都有些垂头丧气,新兵蛋子伊萨克恰好在六人之中。埃斯科巴看着这个似乎还不到二十岁的家族子弟,暗暗下定决心回去后一定要好好栽培一下。如果不是伊萨克一直在照顾他,从来没有骑过狮鹫的埃斯科巴恐怕连怎么让狮鹫飞起来都不知道。

前一天还显赫无比大家族族长,现在却变得有如丧家之犬一般,这样的落差,放到谁的身上都是十分的郁闷。埃斯科巴觉得自己似乎在做一个噩梦,到底是因为什么让自己沦落到这步田地?自从开始逃亡的那一刻起,埃斯科巴就在思考。很可惜,目前并没有太多的信息让他进行判断,当务之急只有是先逃回落叶城,和自己的好儿子利库姆好好交谈一番。

渐渐的,埃斯科巴对于自己遭遇的这场莫名其妙的灾祸也有了一些判断,在他看来这件事实在是太过诡异。为什么皇帝遇刺后,神圣联军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判定海因茨家族有牵连,并且不惜投入大量兵力直接进攻海因茨城堡,连交谈的机会都不给呢?在温贝托被俘的那一刻,埃斯科巴判断是自己家族和“那位”的合约已经被帝国知晓,但是现在想来这种可能性却不大。而如果自己不是过于心虚的话,留在城堡内,也许事情不会变的如此的不可收拾。如果真的是这样,凭借自己帝国大贵族的身份,说不定事情就不会变得如此糟糕,而现在自己这么一跑,真的是跳进坎图拉河也洗不清了。想到这里,埃斯科巴觉得非常的后悔。

而且隐隐的,他也觉得远在落叶城的利库姆那边似乎也很不正常,自己的这个儿子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自己。知子莫如父,埃斯科巴当然知道自己的儿子利库姆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人,从以前日常的交流中埃斯科巴就能感觉到自己的这个儿子似乎并不甘心于现状,而且处理事情时总是显得简单粗暴,操之过急。本来作为父亲和族长,埃斯科巴是见识过其他贵族家族里的少爷羔子们烂泥扶不上墙的模样的,为此他一直以自己的这个儿子骄傲。

但是现在,出现了这么大的事情之后,埃斯科巴觉得自己似乎已经看不透利库姆了,甚至在他的内心里已经有了一丝对自己儿子的恐惧。这到底是为什么,埃斯科巴还没有想清楚,而现在也没有时间让他继续思考下去,因为后边的追兵已经出现了。

“主上,主上!不好了!我们的行踪被人发现了,后边有追兵!天哪,他们全是骑着巨龙来的!五名龙骑士,五名龙骑士啊!”伊萨克绝望的喊道。

“还是没能逃出去啊。”埃斯科巴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再逃下去了。他竟然对着伊萨克笑了笑,说道:“小家伙,你还紧张么?”

伊萨克看着主上的笑容,突然浑身充满了力量,他刷的拔出自己的骑士剑,对埃斯科巴说:“我早就不紧张了主上!让我保护您吧,让那些第一军的家伙知道知道狮鹫空骑的厉害!”

埃斯科巴哈哈大笑,他一把拉过伊萨克,然后招了招手让其余的五名狮鹫空骑都聚拢过来。他看着这些士兵的面庞,内心有些感慨,埃斯科巴说道:“士兵们,感谢你们一路上对我的照顾,现在听我最后的命令!我命令你们放下武器,向第一军投降,我会以帝国海因茨家族族长的身份要求第一军立刻释放你们回家。如果他们不同意,我就自杀!”

“主上……”六名士兵先是一愣,紧接着都被埃斯科巴感动了,他们不约而同的单膝跪在埃斯科巴身前,嚎啕大哭。

啪,啪,啪,啪。一个人开始鼓掌。

“精彩!十分精彩!”阿汉王子慵懒的声音传了过来,“埃斯科巴阁下,本人十分佩服您的勇气和睿智。只要您配合,我们是不会为难你的!”

埃斯科巴连眼皮都不抬,缓缓的说:“我刚才说过的话你可听明白了?所有的事情都和这六名士兵无关,他们只不过是奉命行事而已,希望你给他们一条生路。”

阿汉点了点头,说道:“我们接到的任务也只是抓捕你,还是那句话,只要你配合,规规矩矩的和我们回侯德芬城,这几个人是死是活我不关心。”

埃斯科巴点了点头,对身前几名既想逃走有有些犹豫的士兵说:“你们听见了没有?赶紧走吧,我不会怪你们。”除了伊萨克,其余五名士兵彼此对望了一眼,点了点头,他们一起给埃斯科巴行了个礼。然后手脚麻利的将身上的空骑轻甲脱了个一干二净,接着都钻进树丛里不见了。

只有伊萨克还是单膝跪在埃斯科巴身前。

埃斯科巴有些奇怪,他问道:“伊萨克,你为什么不跑?”

伊萨克坚定的说:“主上,您的身边不能没有人保护,就让我陪着您吧!”

“哈哈,好!我就说海因茨家族没有孬种!伊萨克,从现在开始,你就和我同生共死吧,如果我们能逃过这场劫难,回到落叶城后,你就是海因茨家族族长的继承人人选之一!”

阿汉王子没想到真有不怕死的。他看了看这个明显是刚刚参军的新兵蛋子,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屑:“勇气是有些,但是本领实在不济。”阿汉评价道。

“阿汉王子,你还记得苏卫东、凝玉和刘畅么?”埃斯科巴悠悠的说。

阿汉勃然变色,他一把将伊萨克手中的剑抢了过来狠狠地摔在地上,然后说:“把这两个人都绑起来,我们回帝都!”

其余的四名龙骑士上前,两人伺候一个,将埃斯科巴和伊萨克全都绑好,然后让巨龙用巨大的后爪提着,五名龙骑士飞回了帝都侯德芬城。

第八卷天下三分第一百六十九章杀回帝都

神历504年八月三日,迪比里斯公国首都乔治亚城。

“父皇,就这么死了?”三皇子希尔?侯德芬双手捧着一份刚刚传过来的情报,浑身颤抖。

“达瑞尔,乌姆,我该怎么办?”

达瑞尔咬了咬牙,说道:“希尔殿下,我们必须第一时间赶回帝都。否则的话您的机会就没了。”

乌姆接口道:“是的殿下,我也是这个意思。”

“太晚了!”希尔绝望的说道,“父皇遇刺身亡到现在已经三天了,帝都那边应该已经确立谁是皇位继承人,我们现在回去还有什么用?要给我的大哥或者二哥道贺吗?不,我才不敢这么傻的事情!唉,你说我在乔治亚城呆这么久干什么?我早就该回去!失策啊,失策!”

“不可能的殿下!”达瑞尔急道,“您不回去,帝国没有任何人敢于擅自做主确定谁是皇位的继承人!您于帝国有大功!不是您,东部两公国的叛乱就无法这么快的平息,就凭这一点,您的两个哥哥也无法和您比!而且,先皇在位时从来没有明确的说过谁是帝国的王储,而军部和宰相府这两个主要的力量从来都不支持您的两个哥哥上位。支持他们的只不过是一些无权无势贵族而已。您一直是王储呼声最高的那个人啊!”

“达瑞尔阁下说的有道理,而且,希尔殿下,我个人以为,即便是您的两位哥哥任何一个人登上皇位,您也有机会……”乌姆咬了咬牙,说道。

达瑞尔知道乌姆想要说什么,他紧张的拦住了乌姆的话头,然后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将所有不相干的人全都轰出去之后,才示意乌姆继续说下去。

乌姆这方面的经验没有达瑞尔丰富,他感激的对达瑞尔点了点头,然后压低声音说道:“希尔殿下,我们手里现在有三万可用的士兵。按照苏卫东副统帅的训练方法训练之后,这三万人的战斗力比起神圣联军三大主力军团都不差!如果,嘿嘿,如果我们挥师帝都,有谁敢阻挡我们?”

两名亲信的话语让希尔又燃起了争夺皇位的希望,他点了点头,也是低声的说:“达瑞尔,乌姆,你们俩说的很对,这个皇位我必须要去争一争。但是,我们走了,苏卫东那边有什么异动怎么办?”

乌姆对此早有考虑,但是因为他是从苏卫东那里过来的人,有些话他觉得难以启齿,无奈之下,他只好看了看一直和苏卫东等人为敌的达瑞尔,决心先听听达瑞尔的想法。

达瑞尔看了看乌姆,说道:“乌姆,你不要有顾虑,自从你选择了希尔殿下效忠,我们就都是自己人了。我们都是善良的人,以前都没认清苏卫东的真面目,这也不能怪你。现在正是我们为希尔殿下效命的时候,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乌姆点了点头,他拿起了桌上的两个酒杯,先在地图上的迪比里斯公国西边摆下了一个,然后小心翼翼的说到:“殿下,我是这么想的,如果我们挥师帝都,那么在军事上会遇到两个阻碍,前方是神圣联军第一军,如果他们不肯放行,我们只有强攻。但是这种事情可能性很小,从第一军目前的动向看,他们仍在奉帝国军部的号令,只要军部不表态,那么他们肯定不会过分为难我们。”

希尔和达瑞尔看了看桌子上的酒杯,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同时注视着乌姆手中的另一个酒杯。

乌姆将这个酒杯摆到了迪比里斯公国和契卡公国的交界处。

“这第二个阻碍就是苏卫东现在的威武军了。”

说完这句话,乌姆看着第二个酒杯,很久没有说话,似乎内心很是挣扎了一番,然后才说道:“殿下,现在先皇遇刺,新的皇位继承人还没有确定,这对于任何有想法的人都是天赐的良机。老宰相运筹帷幄,将有可能染指皇位争夺战的海因茨家族狠狠打压了一下,甚至还抓了他们的族长。但是他似乎忽略了这件事情对苏卫东的诱惑。苏卫东阁下一直宣称他对帝国的事务不感兴趣。我们也一直是这么相信的。可现在这样的机会可以说是百年不遇!如果苏卫东是个口是心非的人,我想他一定会等待时机,在我们和两位皇子两败俱伤的时候出手,一举夺得皇帝之位!”

“什么!”希尔倒吸了一口凉气,连达瑞尔也变得紧张无比。达瑞尔不是没想过苏卫东这方面的事情,但是他却不如乌姆想的深刻和透彻,他深深地看了一眼乌姆,说道:“乌姆,你跟在苏卫东身边很久了,他的想法和作风想必你很了解。你有什么良策应对这种情况呢?”

说起来希尔和达瑞尔虽然不肯承认,但是他们都确实是打内心里惧怕苏卫东。如果他们能冷静下来想想,就会知道苏卫东根本没有任何机会。这,就是当局者迷吧。

乌姆看看目的已经达到,他心里安定了些,在内心中,他暗暗地说:“副统帅,我虽然背叛了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