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出苍茫-第6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你去把总管温贝托招来,我要问他一点事情。”

“是,主上!”

仆人一躬身,转身走了。

温贝托,时年五十六岁,一直都在为海因茨家族服务,忠心耿耿,任劳任怨,在文治方面有极为出色的才能。在海因茨家族中在海因茨家族中地位很高,家族内部一直流传着“文有温贝托,武有黑吉”这样的说法。当然,黑吉是与家族族长平级的客卿,地位本身就很超然,这一点又不是温贝托所能比拟的了。

埃斯科巴没有等多久,就听见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从那熟悉的频率,埃斯科巴知道温贝托已经赶过来了。他扬声说道:“温贝托,不用敲门了,直接进来吧!”

门吱呀一声开了,穿戴的整整齐齐的温贝托出现在埃斯科巴面前。温贝托身材矮小,也就是一米六出头的样子,也许是因为用脑过度的缘故,头顶的中央已经没有头发,但其余的白发仍梳得一丝不苟。看起来似乎这位管家一直在等待着家主的召唤,从不睡觉一般。

埃斯科巴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温贝托,实在抱歉这么晚把你唤来。”

温贝托一躬身,说道:“主上言重了,不知您深夜召唤我前来有什么事情?”

埃斯科巴重重的叹了口气,缓缓的说道:“温贝托,最近这段时间我总是心神不宁,你说,我们做出的‘决断’真的很正确吗?‘那位’可以信赖吗?”

温贝托笑了笑,说道:“主上,您多虑了,从落叶城反馈回来的情报来看,我认为我们的决断没有丝毫的不妥,利库姆少爷非常的英明。我想即便是当时您和我都在场,恐怕也没有办法作出别的抉择。”

埃斯科巴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我都明白,我只感觉利库姆这个孩子还是有些操之过急,如果是我,我宁愿再慎重些。唉。”

“主上,少爷毕竟年轻,有些锐气是应该的。而且,恕我直言,自从五百年前家族先祖选择了帝国南部作为家族发展的根基那一刻起,就注定现在的我们要面临这样的抉择了。这,也许是宿命吧。”

“你说得对,我们确实别无选择。”经过温贝托的劝解,埃斯科巴感觉自己的心情放松了不少,他又问道:“审判日还有多久来临?”

“主上,您也知道,这件事情我们一直在搜集和分析,可惜我们能掌握的情报还是不足以支持我们做出精确地判断。我只能说,根据种种迹象来看,这个日子应该不会太过遥远了,最有力的证据就是‘那位’的出现。”温贝托说道,在他的语气中有着一丝怎样也无法掩盖的担忧。

“温贝托,你说审判日之后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主上,这种事情我实在无法预测,除非我们能请动教皇卡尔廷陛下运用他的大预言术。”

“是呀,卡尔廷这个人,我们一直都小看了他,但是通过他不遗余力的栽培苏卫东三个被魔法公会支持的人这件事来看,他对未来已经有了一些了解,并且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可惜,我们虽然使用了种种手段,仍然无法与卡尔廷交好。”

温贝托躬身说道:“主上,这件事情我有责任。”

“温贝托,你不要这么说,这件事情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还是那句话,我们都小看了这位草根教皇。幸运的是我们很及时的认清了这一点,而其他人恐怕还没有看透,嘿嘿。”

“主上,您说的很有道理,根据我的直觉,也许光明教内部很快就会出现巨大的动荡,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也许并不亚于审判日的来临。我们必须未雨绸缪,主上,话说到这里,我想请您做出一个判断,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家族会选择支持谁呢?”

“哦?”埃斯科巴眼神一凝,“温贝托,你的这个想法是怎么来的呢?”

“主上,我说过了,这仅仅是我的直觉。我是说,假设光明教内部出现了动荡,甚至出现了一股与现任教皇陛下做对的势力,我们该做出何种选择呢?”温贝托说道。

埃斯科巴绝不相信自己的这位亲信是在用直觉判断如此重大的事件,他明白,温贝托之所以这么说,也许是说明温贝托自己对这种事情是否发生也没有准确的把握。他想了想,缓缓地说道:“在‘那位’来到之前,我的选择很明确,不遗余力的支持教皇陛下,可是现在我却犹豫了。”

温贝托点了点头,说道:“主上,我能理解,这件事情仅仅是我的一个直觉,不去提它了。另外,我还在想,在未来审判日来临的那一刻,或者可能的光明教内部动荡发生时,如果我们能够置身事外那是最好,当然以家族这么大的规模和影响力来说,这是不可能的。而‘那位’也许也正是看清楚了这一点才会找上门来。既然这两股力量都不是我们现在能够控制的,那么如果我们能够让‘那位’和卡尔听陛下‘交流一下’,效果也许会很好。”

“驱虎吞狼?”埃斯科巴眼睛一亮:“温贝托,你的这个思路我很喜欢,你能详细说说么?”

第八卷天下三分第一百六十五章做贼心虚

温贝托正待解说,卧室的房门外却传来了一阵异常急促的的脚步声。

“主上,主上!皇宫传来的急件,十万火急!十万火急!”

一个声音从远而近,很快就到了卧室的门外。

埃斯科巴和温贝托对视一眼,都是大惊失色。

海因茨家族在帝都的豪宅戒备异常森严,其中隐藏着大量家族自己豢养的高手护卫。可以说从防御的力度上丝毫不亚于皇宫。日常的情报通报都会经过层层严格审查和筛选,酌情呈交到家主手中。当然,对于一些极为重要和紧急的情报,家族负责情报的人也会持特别许可直接面呈家主。这样的事情一般不会发生,如果真的出现了这样的情况,那就说明情报的重要性和紧急性已经影响到了家族的安危。

温贝托疾走两步,一把拉开了卧室的房门,只见门外站着的是家族驻帝都护卫力量的总负责人穆尼奥斯,在他的身后是十余名全副武装的家族私军。穆尼奥斯今年四十岁,大剑师巅峰的境界。平时训练时,负重步行三天三夜都是面不红气不喘,但是现在却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这只能说明他手里拿着的羊皮卷给他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震荡。

温贝托一把从穆尼奥斯手中抢过了羊皮卷,展开只扫了一眼,就变得脸色煞白,他站立不住,腾腾腾倒退着坐到了家主埃斯科巴的床上。埃斯科巴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的这位亲信失礼的举动,他连声发问:“怎么了?怎么了?”

温贝托毕竟是家族中最为出色的文治人才,他很快平静下来。将手中的羊皮卷递给了家主。“主上,一个小时前,大帝于寝宫中遇刺,生死不明。”温贝托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声音,让自己显得平静些。

“什么!?”埃斯科巴大惊失色,拿着羊皮卷的手剧烈颤抖着,只见羊皮卷上是一句字迹潦草的话:皇帝遇刺。

在他心神激荡之际,冷静下来的温贝托用严厉的语气对穆尼奥斯命令道:“事态紧急,立刻集合家族在帝都所有武装力量,原地待命!”

“是!”穆尼奥斯双脚一并,看了族长一眼,领着士兵退下了。

“温贝托,现在我们有多少人手可用?”埃斯科巴毕竟见过大风大浪,他也很快冷静了下来。

“目前,在家族城堡内有一个小队的狮鹫空骑兵、一个中队的骑兵和三个中队的长枪步兵,共计四百二十人。”

“唔,命令狮鹫空骑整装,步兵立刻进入城堡内相关战位,骑兵人不离鞍,各部队首脑在阵地留下副手后,带一名传令兵到议事厅集合,随时根据我的命令应对突发情况!斥候都给我散出去!”埃斯科巴短促的命令着。

“是,主上!”温贝托得令而去。

“对了,还有,温贝托,你传急命,命令所有在帝都的家族成员全部回归家族城堡,并如实交待今夜的行程。如果发现有形迹可疑者,直接绑了递交到帝国丞相府!”

温贝托深深地看了自己的主上一眼,点头应道:“是,主上。”然后转身离开了。

埃斯科巴看着自己这位亲信的背影,愣了一会神。

应该说,海因茨家族作为帝国四大家族之一,底蕴和实力还是很可观的。随着家主的命令,十五分钟之内各支武装力量就已集结到位,一名空骑小队长、一名骑兵中队长、三名步兵中队长带着传令兵和穆尼奥斯出现在家族议事厅中。

家主埃斯科巴此刻已经换好了一身戎装,在家族城堡的议事厅中等候了。

看着眼前这些精干的家族士兵,埃斯科巴感到心里稍稍安定了些。

“温贝托,皇宫那边可有进一步的消息传来?”

“主上,皇宫中目前还没有什么消息,但据斥候反馈,在帝都城外驻扎的神圣第一军的三个大队共计一千五百人正渐次开进侯德芬城。从某种迹象看,这仅仅是先头部队,后续还会有大量士兵进入帝都。目前,他们主要在帝都新城一带活动,动向不明。”

“再探,如有异动立刻告诉我!”

“是,主上!”

此刻议事厅中的气氛非常紧张,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从皇宫传来的进一步消息,没有人有心情说话。

“得得得”,寂静中传来一阵牙齿的敲击声,众人循声看过去,原来是狮鹫空骑小队长带来的传令兵在浑身打战。

空骑小队长觉得这个士兵丢了自己的脸,他眉毛一立,一个耳光就要扇过去,却被埃斯科巴阻挡住了。

“士兵,你叫什么名字?”埃斯科巴温言问道。

“主,主上,卑职是神圣,神圣联军第二军团直属狮鹫中队第三小队传令兵伊萨克?海因茨。”士兵有些胆怯的说道。

“哦?你也姓海因茨?是家族中的么?我怎么以前没有见过你呢?”

“主上,我,不,卑职不是家族的直系子弟,是旁支的。”这名叫做伊萨克的士兵说了几句话,发现印象中无比威严的家主似乎并不是那么可怕。

埃斯科巴点了点头,不再纠缠这个问题,海因茨家族这么庞大,他当然不可能认识家族里每一个人。

“你很害怕,是么?”

“不不不,主上,我不害怕,我只是,我只是紧张。”

埃斯科巴一愣,然后哈哈大笑。他拍了拍伊萨克的肩头,没有再说什么。

埃斯科巴和小兵伊萨克的对话转移了议事厅中众人的注意力,要说紧张,在这里的人没有一敢说自己不紧张,但是看到家主举重若轻的样子,大家都感觉有了主心骨。

在埃斯科巴和伊萨克对话的时候,一名名传令兵如流水一般将外边收集来的情报递到温贝托手中,温贝托一一拆开观看,他越看,心里越惊慌,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

埃斯科巴注意到了温贝托的异状,赶紧问道:“温贝托,发生了什么事?”

温贝托看了一眼议事厅中人。

埃斯科巴会意,招手叫过伊萨克,说道:“伊萨克,我和温贝托先生有些事情要商谈,你在门外给我们站岗,后边的情报你让传令兵交给穆尼奥斯,让他转交给我。”

说罢,埃斯科巴和温贝托两个人走进了议事厅西侧的一间极为封闭的小房间中。

“家主,事情不太对头!从目前的情报看,神圣联军第一军正在家族的城堡外集结,而且,而且展开了进攻队形!”

埃斯科巴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皇帝遇刺这个消息一传来,埃斯科巴就判断出帝都将会有一场大乱。侯德芬十四世的三个儿子都对帝位有想法,而目前大皇子和二皇子都还在帝都中。如果大帝遇刺身亡,这两名皇子肯定要为争夺皇位较量一番,甚至两方各自的支持实力大打出手这样的状况也很有可能发生。此外,远在帝国东方的三皇子也不是一般人物,而且他手里还有军权,因为讨逆战争缘故,更获得了帝国军方的半公开支持。这三方势力在达成一致之前肯定消停不了,到时候帝国内各股实力都要被迫选边站队。

在得到皇帝遇刺的消息后第一时间,埃斯科巴就已经做出了决策。他认为现在局势扑朔迷离,皇帝到底死没死谁也不知道,作为海因茨家族的族长,自己最好的选择就是让家族置身事外,待局势平静下来再向最后的胜利者效忠。埃斯科巴不是没有政治野心,他也很想在即将到来的大乱局中为自己和家族谋取更大的利益。但是侯德芬十四世遇刺这件事对他来说实在是十分突然,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从帝国南部家族老巢传回来的一条消息让他觉得比较困惑,这也或多或少的影响了他对局势的把握。这个消息牵涉实在是过于重大,如果走漏一丝一毫的消息,对于海因茨家族来说都恐怕会面临灭顶之灾。因此,埃斯科班目前所能做出的决断只有是静观其变,同时控制住家族势力不插手帝国皇室的纷争。

但是现在的形势却发生了对于家族而言极为不利的变化,为什么帝国要派军队进攻海因茨家族?这根本不合常理,如果仅仅是怀疑海因茨家族和皇帝遇刺这件事有牵扯,除非有极为确凿的证据,否则埃斯科巴认为帝国根本不需要如此兴师动众。

难道真的是“那位”的消息被帝国知道了?此时此刻,埃斯科巴只能做如此想,并依据这个猜想做出了一系列决定。事后证明,这个猜想是极端错误的。

第八卷天下三分第一百六十六章帝都惊魂夜

“温贝托,难道我们和‘那位’的联系被外人知道了?”埃斯科巴问道,声音中有着一丝掩盖不住的颤抖。

温贝托也是面如土色,作为家族核心成员,他当然知道这对海因茨家族意味着什么,可是现在他作为家主最为倚重的亲信,只能劝慰家主。

“主上,我坚信肯定不会,‘那位’的真实身份事情目前只有少主、您、我三个人知道,连黑吉先生都不清楚。而且,我们和落叶城的通信往来都是用家族特有的暗语传递的,怎么可能会泄露出去呢?我想,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家族和帝国之间出现了一些误会。我愿意亲自去阵前一趟,问一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们皇宫中的内线可有进一步的消息传来?”

“目前还没有,我已经让穆尼奥斯关注此事,如果有什么消息,他会第一时间通知您。那么主上,我这就去了,您一定要注意安全!”

不知为什么,埃斯科巴眼圈有些发红,似乎温贝托这一走,自己就再也不会见到这位跟随了自己几十年的亲信老臣似的。埃斯科巴上前一步,抓住了温贝托的手有些动情地说:“温贝托,为了家族,辛苦你了,你也注意自己的安全。”

温贝托内心也有很强烈的不祥预感,但是这个时候他不希望自己的主上为他过于担心,而且,主上对自己的关切发乎内心,这也让他由衷的感动。

“主上,您放心,您知道吗?我这一辈子最得意的一件事就是跟随主上您了!”说罢,温贝托转头就欲前行。

“温贝托,等等,我送送你!”埃斯科巴拦住了温贝托说道。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房间,温贝托一眼看到正在门口站岗的伊萨克,他停下了脚步,对这名年轻的士兵说:“伊萨克,你是狮鹫骑士?你的狮鹫现在可以起飞么?”

伊萨克面有难色,说道:“温贝托大人,您知道,狮鹫这种鸟类在黑暗中无法飞行的。”

在等候的狮鹫空骑小队长赶紧上前一步,一把将伊萨克拉到了身后,躬身道:“主上,温贝托大人,有何命令还请吩咐。”

温贝托点了点头,看了埃斯科巴一眼,得到家主首肯后,他说道:“现在命令狮鹫骑兵小队立刻起飞赶赴落叶城。向少主传递一条消息:皇帝遇刺,族长身处危险之境。

小队长静静等待着,他觉得这条命令似乎还没有说完,但是温贝托并没有继续说下去。他有些不解,抬头问道:“温贝托大人,您的意思是需要少主派兵前来支援吗?”

“唉……”族长埃斯科巴一声长叹,“你就按照温贝托大人的原话传给利库姆,支援与否,由他临机决断吧。”

小队长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对着家主埃斯科巴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带着还在懵懂之中的伊萨克离开了。

温贝托整了整衣服,也对埃斯科巴行了一礼,说道:“家主,我这就去了。”

埃斯科巴点了点头,带领着在场众人随着温贝托来到城堡之外。

这个时候,在城堡的铁护栏外已经聚集了将近五千神圣联军第一军的士兵。因为光明教是蓝姆大陆的唯一宗教,光明教尚白,而神圣联军又在名义上属于教廷和帝国共管,因此部队的制式军装都是银白色。在火把照耀下,将城堡周围映衬的有如白昼一般。

海因茨家族的城堡规模也算是比较宏大,而且四周没有什么民居。这在平时本来是彰显海因茨家族高贵身份的一种标识,现在,这里的大片空地却成了重兵的驻扎之所。五千全副武装的士兵将城堡围得水泄不通,平常看起来坚固异常的铁护栏在五千士兵围困下,根本犹如纸糊的一般,无法给人带来任何的安全感。而且异常诡异的是,除了火把燃烧的哔剥声和偶尔传来的马匹嘶鸣,五千人一言不发。全都直勾勾的盯着刚刚出现在城堡正门门口的埃斯科巴一行人。

在这样的阵仗下,身为族长的埃斯科巴也没有办法保持自己的风度了,冷汗不停的冒了出来,很快就将还没来得及换的华丽睡袍浸湿,搞得这位尊贵的家主仿佛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温贝托这个时候倒冷静下来了,他对自己的主上笑了笑,然后义无反顾的推开城堡外侧铁护栏的大门走了出去。

埃斯科巴在门口停下了脚步,目送着自己的亲信重臣走出城堡,很快,神圣联军先头部队中奔出一个小队士兵,将孤身一人的温贝托团团包围在中间,询问了几句话后。两名士兵竟然一把将温贝托推到,然后结结实实的捆起来,往马屁股上一丢,急速奔了回去。

埃斯科巴看着这一切,心如刀绞,他知道这件事情恐怕真的无法善了了。

跟在家主身后的穆尼奥斯此时开始低声发布命令。忠于海因茨家族的士兵将家主团团围住,缓缓地向城堡内退却。城堡外开始传来军官的命令声。原本是静止不动的士兵操起拄在地上的长矛,缓缓地,缓缓地向城堡内移动。

穆尼奥斯心里愈发的焦急,家主雄才大略,但是却不会丝毫的武功。自己这个大剑师巅峰能否于乱军中护卫主家主的安全,甚至杀出一条血路成功逃生都是未知数。

“如果黑吉先生在这里就好了。”穆尼奥斯不由自主地想到,可惜黑吉远在落叶城,现在是肯定赶不过来了。

突然,城堡屋顶传来一声声鸟类的悲鸣,几个黑影缓慢的飞到了夜空中。这是驻扎在海因茨城堡的狮鹫小队准备逃离帝都向南方送信。

狮鹫,一种头部长得很像没有鬣毛的狮子的巨型鸟类,喙部如鹰嘴般弯曲,体型在一米五到两米之间,翼展可以到三米。这种鸟类性情温顺,比较容易驯养。狮鹫这种鸟类是蓝姆大陆体型最为硕大的鸟类,经过训练可以搭载一名轻装的士兵进行空中作战。在魔法兵团没落后,除了龙枪骑兵团,狮鹫空骑一直是侯德芬帝国唯一可以动用的空中力量。但是狮鹫胆子比较小,视力在黑暗中会有急剧的衰减。这是它最为致命的弱点。

事实上如果不是帕米尔龙城太过抠门,而龙枪骑兵又不堪大用。侯德芬帝国无论如何也不会愿意在军队中保留狮鹫空骑这样的建制的。

现在是深夜,惧怕黑暗的狮鹫无论如何就是不愿意起飞。可家族面临生死关头,这个时候不是由着狮鹫性子来的时候。十名狮鹫空骑拼了命的抽打胯下的坐骑,打得狮鹫惨叫连连,终于很不情愿的一只接一只飞向了茫茫的夜空。

“狮鹫,是狮鹫!他们想逃跑!弓箭手,弓箭手在哪?”城堡围墙外的士兵一阵喧哗。一个声音明显是军官,他大声呼喝着,缓慢移动的士兵加快了步伐。城堡外围的铁护栏咣当一下全都倒塌了。一支支箭矢嗖嗖的射了出来。

一百米这个距离对于弓箭手来说还是太远了些,加之光线又不够好。所有射出的箭矢无一例外的全部落空,二十名狮鹫空骑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中。

神圣联军第一军实在没什么空中力量,也更没有什么打击空中力量的力量。只有眼睁睁的看着二十名狮鹫空骑逃离海因茨城堡。

墙外联军指挥官狠狠吐了口唾沫。令旗一挥:“进攻!一定要抓住叛贼埃斯科巴?海因茨!生擒者官升三级,帝国赐世袭男爵爵位!杀死者赏黄金十公斤和一个爵士头衔!”

“嗷!”

士兵大声呼喝着开始了对海因茨城堡的冲锋。

城堡内,穆尼奥斯面色铁青,他放下了头盔上的铁护面,右手曲肘从剑鞘中将自己的骑士剑缓缓抽了出来。

“海因茨家族的忠勇士兵们,显示你们勇气和荣耀的时刻到了!为了主上,为了家族,冲!”

大剑师巅峰境界的穆尼奥斯声音是如此洪亮,以至于五千神圣联军齐声的呐喊都无法掩盖。他的一声大喝之下,正在冲锋的神圣联军士兵甚至微微一窒,步伐节奏都被打乱,阵型出现了混乱的迹象。

穆尼奥斯敏锐的抓住机会,手中骑士剑一挥,带领着城堡内几乎所有的士兵以无比的勇气冲向了十倍于自己的敌人。

好一场恶战!这场激烈的战斗足足打了两个多小时,五千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