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出苍茫-第6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老朋友,你是说,希尔和他的那群手下让你感到威胁了么?又或者是朕的三个儿子间彼此的争斗让你感到棘手?如果朕下令剥夺希尔的一切权利,甚至是王位继承权。或者,朕想办法让你远离朕那三个不成器的儿子之间的冲突。你可以回心转意么?”侯德芬十四世陛下耐心的问道。

斯特劳斯宰相本来是坐着的,听到皇帝说出这样一番话,他立刻坐不住了,老头赶紧站起来,毕恭毕敬的弯下腰对皇帝说:“陛下,我不是这个意思。您的三个儿子都是出类拔萃的人才,他们任何一个人在未来登基我都不会有意见,我刚刚提出希尔殿下只是想告诉您,帝国的未来已经有了可靠的继承人和辅佐他的一个班子。陛下,请允许我再重复一遍,三位皇子殿下无论是谁继承皇位,我都没有意见。而我已经老了,不再适合辅佐您管理这个国家……”

侯德芬十四世微微有些薄怒,语气也冷峻起来:“哼,你的意思朕明白了,年轻人成长起来,你这个老家伙就该退位了,照你这么说,是不是朕也该传旨,把皇位让出来?”

斯特劳斯宰相腰躬得更弯了,但是却没有说话。

侯德芬十四世勃然大怒,扬手就要拍桌子。但是看着眼前这位年过六十的老臣那雪白的头发,心头没有来由的一酸,一股颓然之意从心底慢慢的涌出。“唉,斯特劳斯,你虽然是朕的宰相,也朕的朋友,如果你心意已决,朕不会强留你。只是,魔族马上就要来了,希尔虽然有些能力,依靠他们,能抵御住可怕的魔族吗?”

“陛下,您不要忘记光明教的埃德纳大主教告诉我们的讯息,我想这次的魔族入侵也许没有那样悲观。这也是我觉得可以放心退下的一个原因。“斯特劳斯宰相弯着腰,说出的语声有些发闷。

“哦?朕确实忘了,看来朕也老了,唉……”侯德芬十四世陛下意兴阑珊,他挥了挥手,对老宰相说:“斯特劳斯,你的辞官请求朕批准了,明天就会发布,你退下吧。希望你以后常来皇宫里看看,这不是一个皇帝的要求,而是一个老朋友对你的请求。”

“陛下!”斯特劳斯宰相语声有些哽咽,他的胸口起伏不定,显然情绪也比较激动,但是过了一会,他平静了下来。只是轻轻地说:“陛下,请您也保重,这段时间一定要注意您的安全,帝国和百姓不能没有您。”

话说到这个份上,两个人都知道没什么可说的了,斯特劳斯宰相躬身告退。看着老宰相消失在烛光后的背影,侯德芬十四世陛下喉头有些发紧,眼圈也红了。

他长叹一声,从桌子上拿起酒杯。烛光中,鲜红的酒液散发着醇香,显得如此诱人。但是皇帝陛下并没有把这杯酒送到嘴边,微微的,他的手有些颤抖,他想控制住自己,却悲哀的发现根本无法做到。

“也许,朕真的老了。”侯德芬十四世陛下在心里对自己说。

第八卷天下三分第一百六十二章僭越?

“这个老狐狸!”一个轻挑的声音从阴影中传来。接着,帝国龙骑士团团长阿汉王子出现在侯德芬十四世面前。

皇帝陛下恍如不觉,只是盯着自己手中的酒杯,酒液震荡着,在杯中展开一圈圈涟漪。

“真是好酒!阿汉,你说,所谓的龙血葡萄酒,真的是龙族用自己的血液酿制的吗?”

阿汉王子愣了一下,他没想到皇帝陛下突然问自己这个不相干的问题。

“皇帝陛下,据我所知,似乎不是,吝啬如龙族,怎么可能舍得用自己的血液酿酒呢?”

“唔,哈哈!你说得有道理!”侯德芬十四世似乎被阿汉王子的话逗得很开心,他端起酒杯,将杯中酒也一饮而尽,然后将酒杯轻轻地放在了桌上。阿汉王子赶忙上前,又为皇帝斟上一杯。

侯德芬十四世看着眼前这位英俊的臣子,内心波澜起伏。论辈分,阿汉王子是自己的子侄,他的身世是帝国贵族圈子里半公开的秘密了。侯德芬十四世的父亲,也就是侯德芬十三世年轻时非常好色。当时帝都贵族圈中几乎所有有些姿色的年轻女子都曾被这位十三世陛下单独招进皇宫“劝勉“,至于劝勉的内容,虽然官方自有一套说辞,但是坊间传言却非常的不堪,而往往坊间的传言是最为接近真相的。

阿汉王子的奶奶当时是帝都里有名的美人,出身一个男爵家庭,家族势力在帝国贵族圈中只能算是末流。自从被侯德芬十三世“彻夜劝勉”之后,阿汉王子奶奶所在的家族却平步青云。后来阿汉王子的奶奶找了一个“门当户对”的配偶,但是婚后,她仍然经常的被侯德芬十三世招进皇宫“彻夜劝勉”。

至于阿汉王子的父亲,所有人都认为他和自己的便宜老子一点也不像,眉宇间却有很典型的侯德芬家族特征。他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因为“极为出色的军事天赋”,被侯德芬十三世陛下钦点加入了如日中天的神圣联军第一军团,过了几年军旅生活后,更被十三世陛下特招进皇宫,成了皇帝的贴身侍卫。

后来,十三世陛下在自己六十五岁时暴病身亡,阿汉王子的父亲因为悲伤过度,在老皇帝死去没多久,也抑郁而终,享年三十六岁。那个时候,刚刚登基的侯德芬十四世三十三岁,而阿汉王子才刚刚满月。

这段历史充满了疑点,不是没有人怀疑阿汉王子的父亲是被侯德芬十四世用某种手段弄死的,但是因为涉及当今皇帝,这个猜疑只在极小的圈子里流传。后来因为侯德芬十四世对阿汉这个遗孤异常亲厚,这小小的猜疑也渐渐被人遗忘。

阿汉王子从小在皇宫中长大,和自己的家族非常疏远,相反却与侯德芬十四世非常亲近。并且在阿汉王子很小的时候就展现出殊于常人的军事和武技方面的天赋。侯德芬十四世陛下在确信关于阿汉父亲死亡的谣传没有传到阿汉耳朵里之后,又安排了几次特殊的考验。结果是阿汉王子益发的得到了侯德芬十四世的信任,尽管如此,侯德芬十四世仍不敢将更多的权利给予阿汉。只是安排他当上了掣肘极多的龙骑士团团长,并给了一个帝国外姓王子的虚衔。

阿汉王子这个人除了极度有才以外,还极度的好色。几乎帝都中所有的年轻女子都被他骚扰过,这一点,倒是像极了侯德芬十三世。可惜阿汉王子毕竟不是皇族,他的这种行为只能让他在贵族圈子里名声越来越臭,而他的出身更是成为所有贵族背后嘲讽的笑料。当然,自从阿汉王子在五年前将剑刺入一个敢于当面取笑他出身的贵族的身体,将这个倒霉蛋残忍的虐杀致死,并且被皇帝包庇之后,再也没有人敢当着阿汉王子的面这么做了。

正是这件当时震动帝都的刺杀案却让侯德芬十四世更加信任阿汉。讨逆军胜利之后,帝国情报网传来一条令人震惊的消息,据说某个贵族正在策划一场足以颠覆帝国根基的叛乱。在这个时刻,侯德芬十四世立刻钦点阿汉王子成为自己贴身护卫队的队长,时刻不离自己左右。随着局势的发展,在战都伏龙芝城驻扎的其余八名龙骑士也正日夜兼程的赶赴帝都,确保皇帝的安全。

看着阿汉王子为自己斟上龙血葡萄酒,侯德芬十四世忽然有些感动,他很想好好奖励自己这位忠心耿耿的臣子一番,他正欲说话,却听阿汉王子说:“陛下,时间不早,您该休息了。宰相斯特劳斯的那番话您不要放在心上,他就是一个临阵脱逃的懦夫!”

侯德芬十四世来了兴趣,他很想听听阿汉王子有什么高论,他示意阿汉继续说下去。

阿汉王子点点头,说道:“老宰相说什么他年岁大了身体不好,我觉得这完全是托词。五百年一轮回的魔法元素潮汐就要爆发了,我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现在只有所有人抛却成见和以往的恩怨,紧密团结起来,才能有效地抵御住魔族即将到来的大举进攻。五百年来,帝国没有经历过什么像样的战争,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好的方面就不说了,坏的方面就是我们的军队战斗力根本没有办法得到检验。面对据说战力极为强大的魔族,未来非常非常的不乐观。是的,虽然光明教廷有一些秘密,这些秘密也许能够帮助我们度过难关,可是陛下,我认为帝国不应该过于依靠教廷的帮助。否则的话,在未来,帝国皇室将如何自处?光明教廷的势力已经够大了,不应该继续作大。我认为,抵御魔族的入侵,最终只能,也必须依靠帝国自身的力量。”

说到这里,阿汉王子偷眼观察了一下侯德芬十四世的神色,发现没有什么异状之后,他鼓起勇气继续说道:“陛下,帝国不是没有足够的战力,很多年轻军官都非常渴望用一场战争来证明自己的能力。说起来,讨逆战争简直是一场笑话,堂堂神圣联军居然要靠三个来历不明的人冲锋陷阵取得胜利。这不是荣耀,这简直是耻辱!希尔殿下虽然很有能力,但毕竟年轻了些,他实在不该违反帝国军部先前的秘密决议。最后导致苏卫东、凝玉和刘畅趁着讨逆战争发展壮大,甚至游离于帝国之外!这件事的后果我认为比魔族入侵还要严重,因为,在苏卫东等人的背后是魔法公会。帝国打压了魔法公会代表的势力五百年,就因为希尔的疏忽,导致魔法公会获得了重新崛起的良机,这,简直是动摇帝国根本的大罪啊……”

侯德芬十四世一开始听着阿汉侃侃而谈,还饶有兴味,当听到阿汉开始攻讦自己的亲生儿子,心里有些不舒服,他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听阿汉王子喋喋不休的继续说道:“陛下,希尔殿下虽然犯下了大错,但好在时间还来得及,只要应对措施得当,不是没有挽回的办法。”

“你是说希尔他无能么?”侯德芬十四世问道。

阿汉没有听出皇帝陛下语气中微微的不满,继续说道:“也不能这么说,陛下,希尔殿下本身是个善良的人。这是他的美德,但善良的人就容易被欺骗,被蒙蔽。我想应该有一个靠得住的、有才干的人去辅佐他。本来老宰相斯特劳斯阁下是一个合适的人选,但是斯特劳斯却临阵脱逃,将一个烂摊子留下不管,非常的让人失望。”

“那么你觉得谁才是辅佐希尔殿下的合适人选呢?”侯德芬十四世这个人最喜欢听好听的,所谓的逆耳忠言是绝对不会入耳。而阿汉王子跟随了皇帝这么久,却没有发现侯德芬十四世这个毛病。他觉得时机成熟了,一看皇帝发问,立刻说道:“陛下,臣虽然不才,但至少有一颗耿耿忠心,愿意誓死辅佐希尔殿下……”

侯德芬十四世一扬手,打断了阿汉的话,说道:“阿汉,首先你要明白,朕目前还没有决定谁将是帝国未来的皇储。希尔虽有些才干,但未必就比他的两个哥哥更为出色。其他的么,朕也不想多说。你现在的职责,就是保护朕的安全,除此之外,就是越权。你不要让朕失望。”

阿汉王子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右手不由自主的握住了骑士剑的剑柄。“陛下,是我僭越了,如果您这边没有别的事情,我告退了。”

第八卷天下三分第一百六十三章刺杀

侯德芬十四世挥了挥手,让阿汉王子退下。

阿汉王子转过身,迈着有些沉重步伐向着寝宫外边走去。

哒,哒,哒。

一名宫廷内官端着一个果盘,用一种异常有节奏的步伐迎面缓步而来。

“站住!”阿汉王子一扬手,拦住了宫廷内官。

这名内官身着长袍,弯着腰,脸隐藏在果盘的后边,细声细气的说:“尊敬的侍卫队长阁下,我是奉皇帝陛下旨意,为陛下送上宵夜的。”

“陛下什么时候传的旨?”

“五分钟前。”

“好,你去吧。”

阿汉王子侧开身子,让这名宫廷内官走过去。在两人交身而过的一刹那,阿汉王子眼中闪过一道寒芒,握着剑柄的右手青筋突出,一股无形的杀气勃然发出。

宫廷内官恍如不觉,迈着沉稳的步伐继续向寝宫深处走去。

阿汉王子一拂披风,与宫廷内官背道而行,再也没有回头。

侯德芬十四世这一晚上进行两场让他感觉非常不爽的对话,现在有些心力交瘁。他上了床,正准备安寝,就见一名宫廷内官端着一个果盘走了过来。他微微有些奇怪,正欲说些什么,却听内官首先开口了。

“陛下,这是您要的宵夜。”一边说着,内官一边将果盘递到了侯德芬十四世的鼻子底下。

如此无礼的举动让侯德芬十四世又惊又怒,“朕什么时……”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柄冰冷的剑就刺穿了他的咽喉。侯德芬十四世眼睛睁得滚圆,嘴巴张得大大的,仰面就要栽倒在了自己宽大而又豪华的大床上。

宫廷内官神色如常,一把挽住侯德芬十四世的身体,顺手将一个荔枝塞进了侯德芬十四世咽喉处的伤口,将血堵住。接着宫廷内官一手托着托盘,一手轻轻地将侯德芬十四世放平。他再将果盘放到大床旁边的矮桌上,又毕恭毕敬的为侯德芬十四世掖了掖被角。然后躬身倒退着走出了寝宫的大门。

这一切的一切,做的是如此干净利落,如此的无声无息。寝宫中埋伏的二十名宫廷侍卫没有一个人发现异状。

宫廷内官退到门外,一转身,身体直立起来,他准备穿过皇宫长长的走廊,向皇宫外走去。

“哼!”

阿汉王子突然现身,手中骑士剑早已出鞘,当头向宫廷内官劈去。

宫廷内官不闪不避,也不见他发力,身形突然如闪电般向前疾射,只一下就躲开了阿汉的偷袭,并且远离了寝宫的门口。

阿汉王子没想到这个刺客如此应对,势在必得的一剑劈了个空,骑士剑劈到了皇宫坚硬的大理石地面上,火星四溅,发出了一声巨响。

“有刺客!”阿汉王子大喝一声,双手持剑向着刺客急追。

刺客不慌不忙,一身宫廷内官的长袍连褶皱都没有,可是身形却越来越快。

随着阿汉的一声大喊,皇宫内顿时大乱,隐藏的侍卫纷纷现身,七手八脚向着刺客进攻。

刺客好整以暇,疾奔的身形突然一错,双脚在地面划了一个圈,接着弯腰一拳击到了地面上。

砰地一声,地面坚硬的大理石被刺客击得向四周激射,几名冲在最前方的侍卫猝不及防,被大理石碎块击中,发出连声惨叫后倒在了地上。不止如此,刺客身法如鬼似魅,在发出大范围攻击招数的同时,他的身体轻飘飘,但又极其快速的向一名正在挥剑抵挡大理石碎块的侍卫靠近,只一错身的功夫,侍卫的头颅就离开身体飞向了屋顶。

阿汉王子追赶的时候没有尽全力,躲在了几个侍卫的身后,没有被大理石击中。趁着刺客发招的功夫,他骑士剑凭空连挥三下,唰唰唰三道离身斗气攻向刺客后心。

剑气袭来,本是背对着阿汉的刺客也不得不转身防御。只见他双手一上一下,连续的张合,一道道气流从他两手之间发出,将阿汉王子的三道离身斗气冲的四处乱飞。接着刺客身形拔地而起,双腿仿佛无没有骨头一样缠到了走廊一侧的柱子上。

“这是什么武技?”阿汉暗暗心惊。

刺客发现这些侍卫里阿汉似乎是领头的,而且他也看出来阿汉王子斗志并不高。在化解了阿汉的离身斗气攻击之后,他没有急于攻击阿汉,而是围着阿汉兜起了圈子。一举手一投足,阿汉身边必有一名侍卫丧命,只两三个呼吸的功夫,死在刺客手下的侍卫已经有十几名。这时,远处更多的侍卫正大声呼喝着向这边赶来。

刺客似乎并不急于逃跑,依仗自己形如鬼魅的身法,他一刻不停的在收割着向他进攻的侍卫的性命。而且他不知道使用的是什么武器,杀人效率极高,每个侍卫都是一招毙命,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人能挡住他一招。

阿汉王子发出一声大喊,紧紧跟在刺客身后猛追,可是无论如何他就是没有办法追上这名恐怖的刺客。眼看几十米长的走廊已到了尽头,前方是一道厚重的木门。木门外,一队队重装步兵挺着长矛正依次走入门内,这些士兵本是驻扎在皇宫外边的卫队,听到皇宫有刺客的消息,即刻冲进皇宫支援。

而刺客这个时候已经杀死了将近五十名侍卫了,在他的身后躺倒了一地的尸体。

阿汉王子一看人越来越多,精神抖擞的大声呼喝着紧紧跟在刺客身后,离身斗气不要本钱的一道一道激发出来。

刺客知道此地已不可久留,他疾奔的的身形突然毫无征兆的一顿。跟在他身后的阿汉没有丝毫准备,眼看就要扑到刺客的背上了。

“啊!”

阿汉发出一声惊呼,他看到眼前的刺客从腋下反刺过来一柄半尺来长,如蛇身一样七扭八扭的黑色怪剑,这柄剑不反射任何光线,如果不是目力极好的人根本不可能看到。而这柄剑的剑尖现在已经离自己的咽喉不到半个厘米了。

阿汉王子毫无办法,嘴里发出惊呼,脖子猛的向后一扬,只听喀嚓一声,颈骨发出了如断裂一般的响声。但是阿汉总算在最后关头躲过了这一记偷袭。

刺客肩头一耸,将身上的阿汉抖落到地上,也不管他的死活。身形向一扇窗子激射而去。

哗啦!玻璃片四处乱飞,而刺客身影也消失在窗外。

“尼古拉斯!”躺在地上的阿汉用尽全身的力气呼唤自己的巨龙。

但是却没有得到任何响应。

“皇帝陛下!皇帝陛下怎么了?”阿汉王子一把甩脱了扶他起身的士兵,满脸焦急的问道。

“队长阁下,皇帝陛下他,他遇刺身亡了!”

“什么!不!”阿汉王子悲痛欲绝,“皇帝陛下,臣失职,臣有罪啊!”

一边涕泪交加地说着,阿汉一边将手中的骑士剑递到了自己的脖颈处,作势要自刎。

赶过来的士兵被阿汉王子的悲痛感染,再加上听到皇帝遇刺这个惊人的消息,一时之间,竟没有人想到要上前拦住阿汉。

阿汉王子继续喊道“臣有罪,臣有罪啊!”

这个时候,变成人形的黄金巨龙尼古拉斯一边挖着鼻孔一边迈着方步走了过来。看到阿汉王子表演,尼古拉斯小声骂了一句,鼻孔也不挖了。他加快脚步一边跑着一边喊道:“阿汉王子殿下,我的好伙伴,你要想开些!”

尼古拉斯一边大喊,一边伸手将团团围着阿汉的士兵一一拨拉开,用了三分钟的时间赶到阿汉的身边。

人形巨龙一把抱住阿汉王子,顺势将阿汉王子夹在脖子上的骑士剑推到一边。一人一龙做抱头痛哭状。

四周的士兵这才醒过味儿来,赶紧纷纷上前劝慰着将这对情真意切的人和人形巨龙分开。

阿汉王子一看戏演得差不多了,伸手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眼泪,转身开始发号施令。一队队士兵将寝宫团团围住,同时,几名传令兵用最快的速度向皇宫外奔去。他们去通知各位帝国重臣皇帝遇刺的消息。

第八卷天下三分第一百六十四章埃斯科巴和温贝托

帝都侯德芬老城东部郊外有一座深宅大院,巨大的铁围栏围起了大约四万平方米的空地。在中央主路的两边是修剪的异常工整的的草坪,间或还有一个个小小的花园和喷泉点缀其间。沿着主路步行一百米左右,一座巍峨的、迎面宽达一百一十三米的三层城堡就会出现在面前,这里是海因茨家族在帝都的驻地。

海因茨家族位列帝国四大家族之一,在现任族长埃斯科巴苦心经营下,海因茨家族的实力已经仅次于帝国皇族侯德芬家族。

随着侯德芬帝国国力渐渐衰竭,坎图拉河南部大部分地区已经被海因茨家族事实上掌控在了手里。驻扎在坎图拉河南岸的神圣联军第二军团尖叫的狮鹫干脆连中高层指挥官都首先由海因茨家族任命,再呈报皇帝批准。

海因茨家族族长埃斯科巴今年刚刚五十出头。他身材修长,面色红润,长着一副让人看着就不由自主产生亲切感的温和面庞。埃斯科巴平时起居非常的有规律,而且很是洁身自好,在帝国的贵族圈子中名声很好,尤其是他还有一个非常出色的儿子:利库姆?海因茨。虽然利库姆在龙骑士选拔中遇到了一点点挫折,但是舆论普遍认为,这件事情对于海因茨家族未来的族长来说,一定不是坏事,更何况,当选龙骑士苏卫东的背后还有光明教教皇和魔法公会的力挺,甚至传言大帝都对这名小佣兵青眼有加。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苏卫东不能出成为龙骑士,那才真是见亡灵了。而且有些人经过分析,认为这次利库姆的退出,正是海因茨家族深谋远虑,主动向光明教和魔法公会两大势力示好的一种姿态。而且,在龙骑士选拔之后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利库姆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大家无不对这位青年才俊翩翩的风度和宽广的心胸交口称赞。

在龙骑士选拔之后,因为利库姆受了伤,族长埃斯科巴特意安排自己的爱子返回海因茨家族的老家,位于帝国南方的落叶城休养,这一走,已经大约有两、三个月了。

夜深了,埃斯科巴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无法入眠,总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压在他的心头。他翻身坐起,摇了摇床边的一个铃铛,很快,卧室的门被敲响了,一名衣装笔挺的仆人走进了卧室。

“你去把总管温贝托招来,我要问他一点事情。”

“是,主上!”

仆人一躬身,转身走了。

温贝托,时年五十六岁,一直都在为海因茨家族服务,忠心耿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