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出苍茫-第5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大统领语气中,对于“人”这个字着重的强调着。

“是,大统领阁下!”

乔治亚城,在帕拉尼尼带走拉卡扬后,时间由过去了一个星期。正在案头忙碌的苏卫东突然感到内心的一丝悸动,他知道,这是老黑来到乔治亚城附近了。他命令传令兵赶紧将这个消息告诉铁穆和鲁西亚等人。自己则急速的奔到了乔治亚城城外。

老黑和刘畅分别后,奋力疾飞,力图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回乔治亚城。可是,黑吉派出的九转墨金獒金霍死死地跟着它。这条恶狗不会飞,但在地面上奔跑的速度居然不比天上飞行的老黑差了多少,而且金霍本身追踪能力几位的出色。每次当老黑准备休息一下时,金霍就会赶到,然后立刻进行攻击。打斗了几次后,老黑发现这样实在是太耽误时间,没有几天几夜,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击败这条讨厌的黑狗。而龙使大人又嘱咐自己要尽快将药剂带到乔治亚城。老黑本身智力并不是很发达,它想不明白先集中精力解决了眼前麻烦,再赶路这个道理。只是一味的想要尽快赶回乔治亚城,这样一来,每次和金霍搏斗时,它都没有什么斗志,好几次都差点伤在金霍的利爪下。

但最让老黑痛苦的是,在天上飞行的它没法睡觉,没法吃饭。除了偶尔在飞行时抓一两只小鸟塞塞牙缝以外。这一路上它几乎不吃不喝。而地面的金霍可比它强多了,虽然也是在疾奔,但地面上觅食远比在天空容易得多。到了最后,饥饿的老黑在体力上也已经不是金霍的对手了。它是一味的苦撑,只想尽快赶回乔治亚。

这样,一龙一獒,一个在天上飞,一个在地上跑,老黑始终没有甩脱金霍,而金霍也没有办法给天空的黑龙致命一击。经过了五天五夜,终于跑到了乔治亚城附近。

看到乔治亚城的城头,老黑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它振奋精神,拼尽最后一点体力,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地面上的苏卫东也感觉到了老黑现在的狼狈,他立刻凝神,准备进行战斗。谁知金霍跑到乔治亚城附近反而不追了,这条因为赶路,浑身漆黑油亮的皮毛沾满了尘土和泥浆,已经变成灰色的墨金獒远远地看了看苏卫东,摇了摇尾巴,转身走了。

苏卫东当然认得这条墨金獒,一种不祥的预感在他心底涌出。还没等苏卫东做出是否追击的决定。体力耗尽的老黑扑通一声从半空中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这下苏卫东没法追了,他只好跑到老黑跟前,看看自己的这只黑龙到底怎么了。

老黑吐出一直含在嘴里的药剂瓶,“主人,这是龙使大人委托我带回来的药。”

“怎么就你自己回来了,刘畅呢?”苏卫东焦急的问道

“我们从龙城出来后,遇见了默之剑圣黑吉,龙使大人把黑吉引开了。他说,他要去苍茫山找人帮忙,让我先把药带回来。”老黑说道,语气中蕴含着季度的疲惫。

“黑吉?”苏卫东大吃一惊。

“主人,龙使大人让我转告你,他的事情你先不要担心,救治凝玉小姐要紧。还有,他的行踪千万不要让鲁西亚小姐知道。”

苏卫东一转念就明白了刘畅的意思,刘畅知道,目前苍茫三人组根本无法和黑吉对抗,只有自己将黑吉远远地引开,才能保证苏卫东和凝玉这边的安全。而不告诉鲁西亚,是不让鲁西亚去做傻事,因为鲁西亚即便去了也于事无补。

“这个刘畅!”苏卫东狠狠地拍了一下大腿。他的心情非常的复杂,他不希望凝玉和刘畅这两个人有任何一个出事。他很想立刻就赶去支援刘畅,但凝玉这边他也放不下,这一刻,他有了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老黑,是老黑回来了。刘畅,刘畅!”远处,得到消息的鲁西亚一边奔跑着,一边大声呼喊着向这里赶来。

“看来只有先救助凝玉,等凝玉醒了再想办法支援刘畅了。刘畅,好兄弟,你可要挺住!”苏卫东艰难的做出了决定。

这个时候鲁西亚也赶了过来,她找了一圈没有看见刘畅在那里,鲁西亚拍了怕只把后背留给她的苏卫东问道:“药剂拿回来了?你看见刘畅了吗?”

做出了决定的苏卫东平静了一下心情,回过身对鲁西亚说:“刘畅突然有件极为紧急的事情要去处理。他委托老黑先把药剂拿回来了。”

“刘畅有什么事?为什么你要对我撒谎?”鲁西亚何等聪明,一下就从苏卫东不太自然的表情里看出了端倪。

不善撒谎的苏卫东脸上一红,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鲁西亚一看,也不再理他,蹲下身子问躺倒的黑龙:“老黑,你不是和刘畅一起走的吗?怎么你回来了,刘畅他人呢?”

老黑相当干脆,两眼一翻,直接昏了过去。

鲁西亚急得直跺脚,眼泪都落了下来,她两手抓着苏卫东拼命地摇晃。可是苏卫东就是不开口。

这个时候铁穆和鲁科团长也赶了过来,苏卫东赶紧对鲁科团长使了个眼色。鲁科团长会意,知道有些事情现在不方便和鲁西亚说。他上前把自己的女儿劝走了。

等鲁西亚走了,老黑又睁开了眼,对苏卫东说:“主人,我五天五夜没吃饭喝水了,我现在很饿!”

“铁穆,给它找些吃的吧。”苏卫东对铁穆说。

等老黑吃饱喝足,恢复了一点点体力,它才把这一趟出行自己知道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给了苏卫东听。

“唉,希望刘畅没事吧,我现在就把药剂拿给凝玉。等这边事情一结束,我们就赶去支援刘畅!”苏卫东说。“老黑,刘畅的事情,你先不要和鲁西亚说,明白吗?”

“我知道,龙使大人叮嘱过我的,见到鲁西亚小姐,我就装晕好了。”

苏卫东一听,这倒是个好办法,可自己却没办法装晕,在凝玉醒来之前,自己只好尽量躲着鲁西亚,不和她见面了。

第七卷威武军!第一百三十七章药剂被偷

苏卫东拿着药剂来到了凝玉的房间,看着沉睡的着的凝玉,苏卫东陷入了犹豫。这个药剂到底怎么用?是内服还是外敷?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这些问题一下子全都涌入了苏卫东的大脑。苏卫东发现,即便是有了药剂,在不知道用法的情况下,自己也不可能轻率的就给凝玉施用。这个时候,如果有懂行的人讲解一下就好了。

苏卫东回想了一下自己身边的人,似乎只有那个臭脾气的伊壁鸠鲁还能起点作用,其他的人,包括鲁科团长恐怕不会比自己知道的更多。他把药剂小心翼翼的放在桌子上,转身出了门,决定去找伊壁鸠鲁问个明白。可就在这时,传令兵通报,达瑞尔想要见他。

苏卫东眉头紧皱,知道这是达瑞尔在见到了希尔后,有了主心骨,又想生事了。他不得不放缓心情,先将这个麻烦解决了再说。

还好,情况并不像苏卫东想象的那样糟糕,达瑞尔只是说希尔殿下神志不清,而且身体状况很不好,希望苏卫东出面向鲁西亚求求情,尽快给希尔救治一下。苏卫东答应了,他托传令兵在鲁西亚方便的时候尽快给希尔救治。达瑞尔不太放心,跟着传令兵一起过去了。

打发走了达瑞尔,苏卫东来到伊壁鸠鲁居住的小屋门口,说明了来意之后,伊壁鸠鲁很不情愿的随着苏卫东来到了凝玉的房间。

“药剂呢?”苏卫东进了屋之后,就看见桌子上空空如也,这一下好似一盆凉水当头浇下。苏卫东赶紧四处寻找,可是这瓶药剂却如从没有出现过那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伊壁鸠鲁可不管苏卫东心急如焚,嗤的冷笑了一声,拂袖而去。

这个时候苏卫东也顾不上这个怪脾气的魔法师了,他赶紧召集所有部下,追查药剂的下落。

让他无比失望的是,所有的人都不清楚药剂去了哪里。

苏卫东的怒火控制不住的爆发了出来,他啪的一拍桌子。

“你们怎么搞的!在戒备如此森严的乔治亚城,居然有人能够从我的眼皮底下将这么重要的东西偷走,凝玉怎么办?这次是偷东西,那么下次呢?是不是就该刺杀了?”

苏卫东对着手下咆哮着,底下的人噤若寒蝉。苏卫东这个人,平时带兵时虽然也是不苟言笑,但非常讲道理,而且赏罚分明,大家对这位副统帅尊敬多于恐惧。而这一次面对着雷霆大怒的苏卫东,手下这些士兵、幕僚感到了发自内心的恐惧,而且他们知道,苏卫东说的一点也没有错。

而且大家都知道,凝玉在整个讨逆战争中作用无与伦比,如果不是这位女魔法师击败了邪恶的拉卡扬,自己这群人现在说不定已经变成了荒野中的枯骨。事实上,凝玉沉睡的房间几乎可以说是整个乔治亚城戒备最为森严的地方。除了有讨逆军整整一个中队的士兵看守,还有很多迪比里斯当地的百姓,出于对凝玉的感激,自发的参与到守卫凝玉、照顾凝玉的行列中来。这样的防守虽然不能说是固若金汤,但是对普通人来说,也一定是无懈可击的。

那么这就只能说明前来偷药的人或者是武技,或者是魔法都是顶尖的存在。而面对这样的人,大家都觉得自己是无能为力的。

看着暴怒的苏卫东,所有人都不说话,因为他们的内心里也很愧疚。

这个时候,鲁科团长赶了过来。鲁科团长这几天和苏卫东这些忠心耿耿的部下相处得非常好,已经赢得了这些人的尊敬和爱戴。

苏卫东的幕僚长乌姆赶紧走上前去,低声的将状况和鲁科团长说了一下,鲁科团长点了点头。对苏卫东说:“卫东,你先别着急,我们仔细想想整个过程。”

对着鲁科团长,苏卫东是没有办法发火的,而且冷静下来的他也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他知道自己手下这些人虽然都是职业军人,但是这种事情还真无法责怪他们,而且这件事情说到底自己也有责任,如果不是当时自己过于相信乔治亚城内的防御力,一时疏忽的话,药剂说不定也不会丢。

冷静下来的苏卫东首先诚恳的和大家道了歉,这一下,底下的人受宠若惊,这些人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统帅肯放下面子向自己道歉。这无论是在神圣联军中,还是在义军中都是不可想象的。大家百感交集,但内心里都暗暗的下定了永远跟随苏卫东的决心。

“你是说你把药剂放到了桌子上,然后先是处理了达瑞尔的事,之后又去请伊壁鸠鲁大师了?”鲁科团长说道。

苏卫东懊悔的点了点头:“我离开最多也就是一个小时的功夫,没想到药剂就丢了,而且没有人知道是怎么丢的。唉!”

鲁科团长说:“卫东,这件事情你先别着急,我想,偷药的人未必有恶意。”

苏卫东点了点头,等着鲁科团长继续说下去。

“卫东,首先我要问你一个问题,这个药剂,你确定会有用么?”

苏卫东摇了摇头说:“我不太确定,所以我才想到要去请伊壁鸠鲁大师过来看看的。”

“是呀,我们都不太确定,卫东,这个药剂恐怕是一万年以前的东西了,也许一万年前,这个东西还管用,但是现在呢,我可没听说过什么东西可以保持一万年不变质。我们蓝姆大陆可不是什么神话世界!

“因此,即便是我们拿到药剂,是否就要给凝玉施用,这件事也是要慎之又慎的。

“凝玉的情况我也看过,说句实话,我不太相信黑龙的判断,如果真的是凝玉因为耗尽了精神力而陷入深度睡眠,据我所知,凝玉应该是一天一天的憔悴下去才对。而现在看,凝玉似乎只是睡着了,状态虽然没有好转,但也没有继续恶化。虽然凝玉的这个状态到底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但我相信不会是像黑龙说的那样耗尽精神力这么简单。如果我们按照耗尽精神力这样的症状对凝玉进行救治,那么效果会不会适得其反呢?这是我一直在担心的。

“最后,说到这个盗贼,我觉得他肯定也明白这个道理,他拿走了药剂也许正是提醒我们,这种东西不适合给凝玉使用。而且这个人肯定没有恶意,卫东,你想想,如果这个人搞暗杀的话,我们这里有人能够挡住么?”

苏卫东想了想,觉得鲁科团长的话非常有道理,他诚恳的对鲁科团长说:“谢谢您!要不是您的提醒,乱了方寸的我可能会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举动了。说实话,一开始药剂丢失的时候,我认为是默之剑圣黑吉在杀死了刘畅之后,又赶到这里生事呢。”

鲁科团长摇了摇手,笑呵呵地说:“我知道你既担心凝玉,又担心刘畅,所谓关心则乱,这是可以理解的。不过这件事情我可以肯定不是黑吉干的。默之剑圣这个人高傲无比,喜欢堂堂正正的击败敌人,不喜欢搞什么阴谋诡计,这种事情如果真是他出马,我想他首先一定是先和你比武。对于沉睡中,毫无威胁的凝玉,我相信黑吉一点兴趣也没有。”

“那么,这个人会是谁呢?”苏卫东喃喃的自言自语到。

“我想,既然我们可以判断这个人没有恶意,那么过不了多久,他也许就会自己出现。以这个人的手段来看,我估计恐怕也是一位剑圣级别的人物,说不定就是那个谑之剑圣呢。说起来这种办事的风格还真像谑之剑圣,呵呵。”

“谑之剑圣?”苏卫东知道,这位谑之剑圣是和默之剑圣黑吉齐名的人物,如果真的是他干的这件事情,那么自己似乎到可以放下心来。毕竟这个谑之剑圣在传说中并不像黑吉那样凶名昭彰,似乎是个好人。

“好了,卫东你也不要瞎想,我本人对凝玉和刘畅都很有信心,这两个人,现在你想帮忙也使不上劲,不如先把眼前的事情处理好,我们就静观其变吧。”

苏卫东点了点头,压抑住自己的担忧,又投入到整顿讨逆军的工作中。

第七卷威武军!第一百三十八章鲁西亚的心事

鲁西亚这两天心情很不爽,她十分担心刘畅的状况,可是只要她一找黑龙,黑龙立刻就装死,而苏卫东也是避而不见。这让她内心里一股不祥的念头越来越重,她甚至怀疑刘畅已经殒命了。

对于鲁西亚来说,鲁西亚只希望自己能和苍茫三人组平静的相处,如果有一天,能够和刘畅永远的生活在一起,那么自己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可是鲁西亚却也明白,这样的事情除非出现奇迹,否则自己一定会有被迫作出选择的那一天。一边是对自己恩情深厚的老师教皇卡尔廷陛下,一边是刘畅、凝玉、苏卫东。这两方万一到了不可调和的时候,自己该如何做出选择?这个问题潜藏在鲁西亚的心中很久了,她不敢深想,也不愿意深想。鲁西亚很恨,她恨命运为什么要让自己做出如此残酷的选择。在这个时刻到来之前,她只有逃避。

鲁西亚对刘畅的情意所有人都是心知肚明。可是鲁西亚毕竟是光明神教的人,和刘畅等苍茫三人组未来的关系到底如何,目前没有人能够把握。这让鲁西亚和苍茫三人组的关系非常的微妙。所有人,包括鲁西亚的父亲对于这样的情况都是束手无策。

鲁西亚不是不知道刘畅内心里对凝玉的感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凝玉就是自己的情敌。可是面对这个日常对自己照顾得无微不至的姐姐,鲁西亚却无论如何也恨不起来。尤其是在这次讨逆战争中,当凝玉不顾自身安危,和苏卫东冲到前头,与拉卡扬决一死战的时候,鲁西亚对凝玉更有了一份深深地感恩。而且她也知道,苏卫东同样对凝玉有着深深地爱恋。而凝玉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在这两个之间做出选择。她以前也不会想到自己爱上的人心里居然会有别人的影子。但是这一刻,她多么的希望凝玉能够发发慈悲,不去选择刘畅。

鲁西亚本身其实也是一个高傲的人,也对自己的容貌和条件充满了自信。不知道有多少贵族子弟,甚至是皇家子弟向她展开过猛烈的爱情攻势,可是她内心里却觉得这些人有如狗屎一般,根本配不上自己。直到她遇到了刘畅。当初刘畅送出的那一束野花,让自己无法自拔的爱上了这个看起来有些脆弱、而且一文不名的小佣兵。

以往与刘畅相处的经历经常在不经意间从鲁西亚的脑海闪过,每当想起刘畅那憨憨的样子,鲁西亚都会抑制不住的微笑起来。可是刘畅是否明白自己的情谊呢?

鲁西亚,这个天真烂漫的美少女,内心却充满了痛苦。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这种痛苦无以言表,这种痛苦甚至让她觉得生活都没有意义。

刘畅为了救治凝玉,和老黑一起赶赴龙城帕米尔,现在老黑遍体鳞伤的回来了,而刘畅却杳无音讯。明显知道内情的苏卫东却不愿意见到自己,这说明了什么?如果刘畅真的死了,自己该怎么办?这几天,鲁西亚一直被这个问题折磨着。

其实鲁西亚也很理解苏卫东的难处。迪比里斯公国和契卡公国境内的叛乱刚刚平息,有太多的事情需要苏卫东一件一件的去处理,与此同时,苏卫东还要面对希尔回归后,那些讨逆军中贵族子弟的纠缠。自己这边,每天光是救治络绎不绝的凝血地狱的感染者就已经让自己焦头烂额。而且这还不是全部,现在没有人知道还有多少感染者隐藏在迪比里斯公国和契卡公国的山山水水之间。这些人出于对讨逆军的恐惧,几乎已经放弃了对自己的治疗,而这就意味着他们有可能把这种邪恶的血系魔法传播的更广、更远。如果到了某个时刻,凝血地狱这种东西流传出两公国,传播到了整个蓝姆大陆境内。到时该怎么办?这也是一个让鲁西亚赶到异常棘手和担忧的问题。

种种压力让鲁西亚有一种喘不过起来的感觉,可是她没有别的选择,只能不顾疲劳的,耐心的,一个一个的救治这些感染了凝血地狱的人,无论他曾经是讨逆军,还是叛军。而且,鲁西亚发现这种超强度的劳碌至少能让自己的脑子少转一点,不去想刘畅的事情。于是鲁西亚更加专注的投身到救治凝血地狱感染者的工作中来。

这无形中也为她赢得了巨大的名声,很多人甚至已经把她当做了伟大的光明神在蓝姆大陆的化身。

“光明教圣女”这样一个称呼也不胫而走,被很多人传颂着。

这样的日子又过去了将近一个月。在这一个月里,鲁西亚既没有救治希尔,因为她觉得希尔很讨厌。也没有救治黑龙老黑,因为她觉得老黑是刘畅失踪的罪魁祸首,而且居然将刘畅的状况对自己隐瞒。但是希尔和老黑这两个伤号还是慢慢的好转了起来。希尔倒还罢了,等到老黑实在没有办法再以伤重体虚为借口,当着她的面装昏迷的时候,鲁西亚终于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怒气,背着苏卫东对老黑严厉拷问起来。

看着眼前这个光明教的美少女,老黑无比的头疼。老黑智力不高,但就算再笨,它也知道这位红衣主教大人对龙使大人的那份感情,它更知道龙使大人对那个叫做凝玉的法师的感情。要是龙族遇到这种事,很简单,两条龙,一公一母,只要对上了眼,那就该干什么干什么。如果有情敌蹦出来,那也很简单,对拼呗,打赢的一方就会赢得配偶。看,多么简单的规则,可是到了人类这里,这种事情为什么却变得如此的复杂?难怪无比伟大的龙帝陛下会说人类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主人,单单是三角恋这种事情,就远比龙族复杂的多得多。

对于龙使大人和鲁西亚还有凝玉之间的这些事情,老黑觉得最正确的选择是不插手。但是现在鲁西亚又来逼问自己的龙使大人的去向了,按理说,刘畅要想甩开黑吉,一个月的时间怎么也该够了,如果龙使大人到现在还没回来,那真的说不定他已经凶多吉少,可是这种话能对鲁西亚说么?

“老黑,你现在可以说了吧?”鲁西亚直视着黑龙的眼睛问道。

身材超过十米的巨龙在鲁西亚这个娇小的人类面前,居然不敢与之对视。脸盆大的眼眸躲闪着看向了别处。

“不好!我头晕!”黑龙没有办法,又开始装死。

鲁西亚冷笑的看着一身油光、休养的比要出栏的肥猪还肥的黑龙扑通一声趴在地上,一句话也不说。

过了一会,老黑发现这次自己实在是无法再表演下去了。它讪讪的又抬起了头。

“当时我和龙使大人一起往回赶,龙使大人突然说有事情要办,于是就和我分别了。”老黑又开始重复几乎每次面对鲁西亚时都要说的话。

“你放屁!老黑啊老黑,到了现在,你还在骗我!”鲁西亚眼圈红了。

“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么?老黑,不要再这样折磨我了。我就想知道刘畅的消息,老黑,我求求你,求求你告诉我吧!”

一边说着,鲁西亚一边哭泣,哭到最后,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缓缓地蹲了下去,将脸埋在了两手之间,泪水顺着指缝一滴一滴的坠落尘埃。

这样一个美丽的人类女子在自己眼前如此无助的哭泣,让老黑赶到深深地悲哀,也让黑龙觉得自己的良心倍受折磨。

“鲁西亚小姐,你别哭了。我告诉你龙使大人的下落,好么?”老黑语气低沉的说。

鲁西亚惊喜的抬起头来,满是泪痕的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老黑,谢谢你,谢谢你!”

黑龙躲闪着鲁西亚的目光,低声说道:“鲁西亚小姐,在我告诉你之前,请你答应我不要做傻事。龙使大人和我分别时,专门嘱咐我不要将这件事告诉你的。”

“什么?你是说刘畅在和你分开时,专门提到了我?”这一刻,鲁西亚的内心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