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出苍茫-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而且这门轻身术修炼下去给你带来的好处不会比苏卫东和凝玉差。”

刘畅听完,发现吴明老人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赶紧问道:“吴先生,可否也给我一件武器呢?”

吴明老头看了看他,“你不是不喜欢杀人么?”

“可是我不想成为累赘,而且,我也要保护他们两人。”

这话说得吴老头哈哈大笑,苏卫东和凝玉也相顾莞尔,这个刘畅真是太可爱了。

“罢了罢了,相逢一场,终究是缘分,这支剑给你用吧,还有这些续命药丸,我只能给你们三颗,不到万分紧急的时候不要用。”

刘畅接过吴老头手中的“剑”,发现也是一个很简陋的东西,首先它很细,其次它很短,细的像地球上的铅笔,短的还不如自己从巴掌到手肘长。这柄剑底下有一个握持处,剑身圆圆的并没有刃,只是顶部很尖,很锐,活像一根放大版的牙签。

“这个老东西,话说得漂亮,可给点东西也太抠门,这倒好,一柄锈刀,一颗柴禾,再加上一根牙签,这个世界不是很乱吗,我们就靠这种玩意‘干大事’啊。”刘畅暗暗腹诽。

“好了,继续你们的旅程,不要过分的暴露自己的实力,去底特留斯堡吧,待凝玉学成之后,我自有办法找到你们,年轻人,未来是属于你们的,而我,永远和你们在一起!”说罢,吴老头身影凭空消失了。

“靠,真狗血!”刘畅感觉自己的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个吴老头也太能拽了吧?不过他连一次二次世界大战都知道,估计也是穿越众,有机会一定要套出他的秘密。

“不带背后这么损人的!”吴老头突然又蹦出来,“刚才忘了一件事,刘畅,你把那支七彩曼芸花还给我,你现在也用不着。”说着吴老头摊开了手,刘畅无奈,只能把贴身藏着的那只七色花掏了出来,“我本来想留个纪念的。”

“哼哼,你小子安的什么心当我不知道?以后吧,以后有机会这支花还是你的。最后再嘱咐一句,遇事可智取,不可力敌。还有一定要注意情报的作用!这次真走了。年轻人,展开你们的旅程吧。”

“左一句以后吧,右一句到时候,老家伙说话不爽快,给东西也不爽快,真抠!什么只可智取不可力敌的,还什么情报,老东西以为自己是谁啊,难道是克格勃或中央情报局特务转世?”刘畅确认老头确实走了之后,忿忿的说到。



第一卷初来蓝姆第九章巴辛村血案的结果

在蓝姆大陆,侯德芬帝国是唯一可以称帝国的国家,其他国家只能算公国,蓝姆大陆所有国家都信奉光明神教。侯德芬帝国南部滨海,位于蓝姆大陆中部,周围被公国们所拱卫。侯德芬帝国有五座大城市被称作“蓝姆五大都”。这五大都城是:

“神都”光明城,光明教廷驻跸之所,是蓝姆大陆宗教的中心,在侯德芬帝国西部;

“圣都”侯德芬城,是侯德芬帝国的首都,也是蓝姆大陆重要的政治中心之一,也位于帝国西部,但相比神都稍稍靠北;

“战都”伏龙芝城位于帝国正北方,与龙帝居斯塔夫及龙族所居住的“帕米尔高原”毗邻,帝国伏龙芝地区向来民风彪悍,是帝国最重要的兵源来源地,伏龙芝军事学院也是蓝姆大陆所有士兵晋升军官时必须去学习的地方;

“魔都”底特留斯堡,位于帝国之东,神都之南,是神圣教廷官方认证的魔法公会所在地,有对蓝姆大陆所有魔法师划分级别的权利,也是凝玉将要去学习的地方;

最后则是“金都”艾西利亚,也就是侯德芬商学院所在地,位于帝国西部,为侯德芬帝国培养经商型的人才,也是侯德芬帝国西部唯一的大城市,很多学习魔法无望,又对军事不敢兴趣的的公民子弟往往会到这里求学,阿济格的儿子萨乌就是这样。

神圣魔战金,这就是蓝姆五大都。也是蓝姆大陆人类文明最辉煌的所在。除了这五大都,还有三大禁地,一个是位于蓝姆大陆西部的苍茫之森,一个是位于蓝姆大陆中南部,也是侯德芬帝国南部的迷失之森,还有一个就是侯德芬帝国北部被帕米尔山脉环绕着的的帕米尔高原,自从龙帝居斯塔夫与神圣教廷结盟以来,帕米尔高原并不不像两处森林那样与光明教廷是敌对关系,但作为在世唯一的神,居斯塔夫曾经严令禁止任何人类走入帕米尔山脉,靠近帕米尔。

既然老吴说收尾工作他来负责,那么在巴辛村就没三个人什么事情了,三个人决定继续动身奔赴底特留斯堡。按照老吴给的地图。他们只要取道侯德芬商学院所在的艾西利亚城,绕过神圣联军第二军“尖叫的狮鹫”驻地,就可以很快的赶赴有“魔都”之称的底特留斯堡。

但是,巴辛村的血案造成的影响远远不是老吴能够消除的,领主阿济格?那阿被杀,二十五人的私军几乎全军覆没,更何况还有一个秘密身份的红衣大主教也离奇死亡。仅有的两个幸存者,那阿家族唯一的继承人萨苏和巴辛村旅店老板却只坚决说,那天晚上是阿济格喝醉失手点燃了自己的家,和正好也在那里做客的拜速一起被烧死。

阿济格二十五人的私军除了一个在巴辛村教堂值班外,其他因为也喝了点酒,在救火时被倒塌的屋顶盖住,一个也没跑出来。拜速的徒弟同样在这场大火中失踪,而萨乌因为没喝酒,脑子比较清醒,同时在他逃生时浓烟之下误把巴辛村旅店老板当成自己的父亲救出火海。

所有线索就这样全部断掉了,最后无法,这个案子只好像其他无头案那样草草了结,巴辛村躲过了被清洗的命运。但是这个案子的资料最后还是被送达教廷所在地光明城。因为神圣联军第三军军团长恩格尔是知道拜速的身份的,说拜速会和一个醉鬼一起被烧死,恩格尔打死也不相信,唯一合乎逻辑解释只能是一个高明的魔法师把所有痕迹抹去,并伪造了线索。恩格尔觉得这个事情非常严重,居然还有不在魔法师工会登记的魔法师出现?恩格尔把自己的推测和这个案子全部的卷宗通过特殊管道直接提交到教宗卡尔廷本人的面前。

看了眼前这个案子,联系到蓝姆大陆目前诡异的形势,人间唯一掌握大预言术的卡尔廷陛下陷入沉思,他赞同恩格尔的看法,同时,他根据自己掌握的资料,更推测这件事情也许是那些魔人残留的魔法师传人所为,但为什么呢?拜速的身份是极端秘密的事,五百年后的魔人传人不可能知道,卡尔廷觉得这是这个案子最大的疑点,只可惜手头的线索实在不足以支持他继续探究下去,至少,是魔人或魔人的传人干了这件事情,卡尔廷是确定无疑的。

那么这个案子是否还要继续追查下去呢?出于某种原因,卡尔廷摇决定不再想这件事情了。

眼下,卡尔廷还有三件事情要处理,第一件当然是这个案子需要继续查下去,第二是确定拜速的接任者,还有一个比较棘手的就是对魔法公会的态度。

前两件好办,巴辛村的案子,卡尔廷决定委托宗教裁判所所长红衣大主教维根亲自去查,同时也任命维根为巴辛村新任神甫。关于红衣大主教继任人选的事,目前卡尔廷还没考虑好十二大红衣主教空缺出来的一个位置谁可以来继任,这事也不急,因为拜速的身份毕竟没有公开,名义上的十大红衣主教都还好好的,因此可以等等。

这两件事好处理,但是对魔法公会的态度则让卡尔廷非常挠头。神魔大战结束后,蓝姆大陆范围内几乎所有关于魔人的资料全部被光明教廷收集并销毁了,只有教廷总部还有那时候的史料。卡尔廷知道,所谓的魔人其实就是一群叛逆的魔法师及其支持者们,五百年前蓝姆大陆的魔法文明非常昌明,那时候的政治气氛也比较开放,创造了许多在现在人看来超出想象的奇迹。但也正是因为当时的这些魔法师走得太远,已经对高高在上的神产生了威胁,神才授意光明教廷与魔法文明开战。

神圣联军最后其实是失败了的,但是神降下了他身边地位最高的助手,一位八翼天使以及百万天使大军。随着他们的加入,战局发生了变化,但是魔人军团的战斗力实在太强了,连主宰天空的天使军团都无法使他们退却。最后迫不得已,八翼天使长大人对魔人的最高领袖展开了斩首式行动,那个号称“魔军总司令”的人类强者最后终于被八翼天使诛杀,随他一起灭亡的还有魔军最精锐的魔法师军团,但是八翼天使也因为这一战永远的陨落在蓝姆大陆一处未知的所在。那场惨烈的战斗究竟发生了什么,因为没有幸存者,已经成了迷。后来的事情就是群龙无首的魔人军团被神圣同盟彻底击败,追随他们的百姓全部被贬为贱民。

但是魔法的力量和传统在蓝姆大陆实在是太根深蒂固了,神圣教廷本身也同样有着为数众多的魔法师,神圣教廷发现根本无法把魔法文明从蓝姆大陆彻底清除。不得已,最后神圣教廷与在神魔大战中保持中立的一部分魔法师达成协议,协议的大致内容如下:

一、神圣教廷成为所有魔法师名义上的领导者

二、经由神圣教廷授权,由这些魔法师组成魔法公会,对蓝姆大陆的魔法师进行管理,会长必须经过神圣教廷的委任。

三、神圣教廷承认魔法公会在魔法师中的领袖地位,但是属于神圣教廷的光明系魔法不接受魔法公会的管理。

四、所有神圣教廷认为不应该出现在人间的魔法及修炼方法全部被禁,修炼这些禁术的魔法师将会被宗教裁判所处以木桩刑。

五、魔法公会只被允许发展水、火、土、气四系魔法。

六、神圣教廷允许魔法公会每隔三年招收三百名魔法学徒。

这些堪称丧权辱国的条件被那些不希望魔法传统断绝的中立魔法师们接受了。

事实上,魔法师的成长风险是惊人的,成才率也极低,往往一千个魔法学徒中才有一个人可能晋升为魔法师。当然成为魔法师后的回报也同样极为丰厚,成为魔法师就意味着今后不会再为自己的衣食住行发愁,而且还有可能成为世俗社会贵族的座上宾,因此这么高的代价仍使很多人趋之若鹜。

随着神圣教廷六条训令一出,不可避免的,魔法文明在这样的框架下慢慢衰落,魔法文明的衰弱是符合神圣教廷利益的。这导致五百年后,真正的魔法师只有不到一千,而象征着人类魔法师巅峰的大魔导师只有区区二人,当然,这里面并没有算上光明教廷自己培养的光明系魔法师。

这样的制度维系了五百年,到了最近突然有些变化,首先魔法公会已经提交动议,期望神圣教廷和侯德芬大帝准许魔法学院扩招,并将每三年一次的招生改为每年一次。而另一方面,各地贱民不断地暴动,暴动中都有魔法师参与的痕迹,可是这些魔法师并没有在魔法公会控制的范围内。

拜速的这个案子也是类似的情况,卡尔廷决定利用这个案子好好敲打一下魔法公会,于是他以光明神教教宗的身份于神历503年五月一日发布了一条命令,魔法学校招生由每三年一次改为每十年一次,计划于今年召开的魔法学校招生也提前一个月,在五月二十四日举行。

这条教宗令中削弱魔法师力量的意图非常明显,这导致魔法公会极为不满,但是碍于五百年前的六条训令,魔法公会没有办法公然否决光明教廷教宗的命令。魔法公会现任会长,火系大魔导塞巴斯蒂安亲自赶赴光明城与教宗卡尔廷面谈,结果是两人不欢而散,一直以来表面上比较融洽的魔法公会和光明教廷的关系也出现了裂痕。“魔法的力量不是你能压制的。”在与卡尔廷道别时,塞巴斯蒂安说道。

“管好你的魔法师们,我不希望听到再有和魔法师有关的杀人案。”这是卡尔廷的回答。

这条注定会对未来产生深远影响的命令发布的时候,苏卫东、凝玉、刘畅三人仍然行走在塞尔根到侯德芬帝国的路上,他们对此一无所知。



第二卷走出迷失第十章佣兵

半个月后,三人来到了艾西利亚城的西门,门口的警戒比较松懈,草草查了一下三人的通行证就放行了。艾西利亚是他们行程中经过的最大也是最繁华的城市。

艾西利亚号称大陆金都,商业极为发达,蓝姆大陆最长河流坎途拉河流经此处,由于这个原因,大量商品利用水路从这里发向蓝姆大陆各处。各色行商也在这里聚集,城市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三人走进了来到这个世界的经过的第一座大城市,立刻被眼前的繁华景象所震撼,首先入眼的是风格各异的建筑,这里聚集了几乎是蓝姆大陆所有建筑的风格,不同造型的房屋密密麻麻的分布在入城大道两侧,显得蔚为壮观。第一层几乎全部是店铺,街上的行人也是各式服色都有,街道上人流如织,摩肩接踵。

凝玉饶有兴趣的加入了街上的人流,一家一家店的逛了起来。可惜三人从老吴那得到的旅费不多,各种让人眼花缭乱的商品只能过过眼瘾,但凝玉仍是买了一些特色的小吃大快朵颐。

等到三人想起还要找到旅店落脚。他们已经在街上足足逛了六个小时,太阳都落山了。

“唉,无论到了哪,女人喜欢逛街这一点也不会改变。”刘畅揉着有点发酸的脚和苏卫东咬着耳朵,要知道他修习的是轻身术,能让他也感觉到脚酸也不是很容易的事。

“你们在说什么?”凝玉转过头,刘畅和苏卫东发现她一直冷若冰霜的脸上居然有了笑容,应该承认,凝玉笑起来很美。刘畅和苏卫东彷佛都感觉到自己的心加速跳动了一下,彼此对视一眼,有点尴尬的扭开了头。

“我们该找旅店了。”苏卫东说,当下三人在街边找到一家旅店住了下来。吃过晚饭后,刘畅决定去附近的佣兵酒吧碰碰运气,佣兵酒吧从来都是各种小道消息的集散地。刘畅觉得自己三人实力也足够当个佣兵什么的,加上手头比较紧,万一遇到个比较容易的任务也能挣点零花钱。不知不觉,刘畅已经渐渐融入了蓝姆大陆,开始为以后打算。

因为是商业中心,艾西利亚的佣兵酒吧颇有几处,浏览一番后,刘畅走进一家门面看起来不是那么奢华的佣兵酒吧。

酒吧里乌烟瘴气,三三两两壮硕的佣兵围坐在一张张陈旧的木头桌子旁。肆无忌惮的喝酒,肆无忌惮的吹牛,这就是佣兵们的娱乐方式。眼见一个脸生的人走进酒吧,佣兵们都用审视的眼光看了一下,然后就各干各的了。

刘畅走到吧台前,“请给我一杯麦酒,加气的那种。”

“三个铜币”,酒保麻利的摆上一杯,“客人脸很生啊,新来的吧?”酒保随意问道。

“是呀,接了个单,正好路过这里。”刘畅装出一副老佣兵的样子回答到。“不知道最近有什么新闻啊?”

“哦,新闻多了,不知道客人对那方面的新闻感兴趣?”

刘畅正在琢磨着怎么回答,突然酒吧的一个角落传来了大声喧哗的声音,原来是两个佣兵要比试掰手腕。这下酒吧里所有的人都被吸引过去,只见两个穿着皮甲的男性用兵正彼此占据桌子的一边怒目对视。左边那人身穿皮甲,长满黑色汗毛的胳膊和大腿都裸露在外边,腰里插着一对板斧,满脸卷卷的胡子。那胳膊似乎比刘畅的大腿还粗。右边的佣兵也是一身皮甲,长满褐色汗毛的胳膊和大腿露在外边,背着一柄双手大剑,脸上一幅山羊胡子,强壮的程度一点也不比左边的差。

“来啊!谁输了,就请就所有人一杯麦酒!”其中一人说道,立时,酒吧里口哨声,鼓掌声响成一片,大家谁不喜欢看个乐子啊。更何况还有免费的酒喝,立时所有的人都挤到了那张桌子边上。

砰地一声,两个佣兵右手绞在了一起,一个身着上身穿性感皮甲,下身穿性感皮短裤,一段雪白的腰身、一双雪白的胳膊和修长大腿露在外边,长着一头栗色长发的女佣兵捏出一枚铜板高高举起,随着铜板的落下,两个佣兵的角力比赛开始了。

刘畅总觉得这种女佣兵装束只有在酒吧里穿才合适,完全是为了吸引那些男性佣兵色迷迷的眼神,要是穿着这身装备去执行任务,那一定会被灌木什么的划得遍体鳞伤。

这时酒吧里起哄的声音更响了,加油的,拆台的,喝倒彩的声音响成一片,两个正在角力的男性用兵眼睛都瞪得比铜铃还大,胳膊上肌肉一块块绷紧,左边那呲牙咧嘴,右边那个嘴唇紧绷,发出“嘶嘶”的吸气声音。很明显,两人势均力敌,一时半会还分不出胜负。

这时候酒吧里的佣兵分成了两派,一派支持左边这个叫乔海的,一派支持右边那个叫古力,并且有人还开始下注,赌谁能赢。

正到关键时刻,两人角力的桌子支撑不住,啪的一声塌了,乔海和古力猝不及防,胳膊一下沉,脑袋不由自主的撞到了一起,似乎还有个嘴对嘴的动作。

“唉~~~~~~~~~~”围观的人先是发出一声叹息,接着看到两人暧昧的姿势,又爆发出哄堂大笑。

“你们俩是不是有什么奸情啊?哈哈哈哈!“一个人说。

“有可能,非常有可能,都是干佣兵的,女人又少,一时没忍住,发生点什么也很正常。”另一个人说。

“我说这俩人不长痔疮呢。”这话说得非常不堪。

“他们不长痔疮,你怎么知道,难道你们三个一起玩的?”另外一个声音赶紧跟上,这下酒吧里所有的人笑的更起劲了,有的人笑的直打跌。

这下乔海脸上有点挂不住了,站起身来用手指着周围,“你,你,你,还有你,笑什么笑!小心我劈了你!”说话间看到一个生人也跟大家挤在一起嬉笑,乔海立刻找到了转移话题的目标,一把把刘畅揪过来,“你是干什么的?”

刘畅没想到这个壮汉居然找自己麻烦,赶紧说,“我也是佣兵,路过,路过。”众人一愣,看着刘畅瘦小的身材,又是爆发出一阵大笑,乔海赶紧也趁机大笑起来,“你也是佣兵?长得跟小鸡似的。你能干什么事啊?”

刘畅知道,要想获得佣兵们的认同,最好自己也装成一个佣兵,当下信口胡编,“是这样,我和同伴接到一个任务,保护一位魔法学徒去底特留斯堡魔法学校报名。”这个任务听起来倒是没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众人慢慢止住了笑声,这时候乔海突然说:“你们去底特留斯堡?恐怕来不及了吧,教廷已经发布命令了,原定今年,也就是神历503年六月二十四日举行的魔法学校招生考试提前一个月,改到五月二十四日举行了,还有半个月就要开始了。”

“啊?”刘畅头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立刻焦急起来。

“你们要是真想去,倒是可以跟我的队伍走,我们正好要去底特留斯堡,而且知道一条近路,估计一个星期就能赶过去,只是这条路非常危险,你们敢跟来吗?”这时候乔海在打量了刘畅一番后又说话了。

“你不是要带着他们走迷失之森吧?”古力问道,看这小子这个样子,估计他的同伴也高明不到哪去,他们可能成为你们的累赘。”

“没关系,多一个人也是带,多两人也是带,再说还有个魔法学徒,关键时候说不定还能帮上忙。”

刘畅赶紧介绍,“我会轻身术,可以探路什么的。我的同伴是个武士,功夫很好。”

“轻身术?这倒是比较少见的技能,这个技能用来逃跑倒是蛮合适的。”乔海嘴上这么说,但还是准备接纳这三个人,“这样吧,你们护送的客人需要支付给我五个金币,你和你的同伴就暂时算我们‘燎原’佣兵团的编外佣兵吧。我们明天天一亮就出发!”

“燎原佣兵团!”旁边有人一声惊呼。

在蓝姆大陆,佣兵一直是个比较松散的组织,一般都是一些军队淘汰下来的人或者探险爱好者自发组成的,甚至还有趁农闲出来赚外快的农民,很多佣兵都是有了任务临时组队,胡乱取个名字就执行任务了,比如刘畅刚才在酒保那里看到的“艾丽女王的眼泪”佣兵团就是这种情况,当然佣兵普遍文化程度不高,取出来“龙帝之脚后跟”、“穿大裤衩的女佣兵”之类粗俗名字的佣兵团也不少。这些松散的佣兵们一般只接短途或者危险性不高的任务,赚的钱自然也比较少。像行走三大禁地这样的任务,这些小佣兵团是没法接的。

但是还有一些相对正规、规模也很大的佣兵组织,他们只接复杂和难度高的任务,高风险就意味着高回报,只要有几单做成了,钱也赚了,名气也就打出来了,形成良性循环之后,这些佣兵团渐渐在佣兵界有了一些影响。

“燎原”佣兵团就是这样的大佣兵组织,据说这个佣兵团历史非常非常悠久,神魔大战时就已经存在了,平时轻易不接任务,只接大贵族或者大商人巨额悬赏的单,而且几乎从没有失手过。

但是燎原佣兵团的人都非常正规,想进入燎原佣兵团需要经过严格的考验,而且从没听说过燎原佣兵团的人在执行任务时也接外活的,不知道这个貌不惊人的小子哪里得到了燎原佣兵团的认同。

但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燎原佣兵团的人喜欢这小子,那是燎原佣兵团的事,围观的人慢慢也就散了。

和乔海道了别,刘畅回到酒店把刚刚得知的消息一说,另外两人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