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出苍茫-第3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会命丧当场。刘畅小心翼翼的绕开那些长着死龙覃的地方,他有时候忍不住想,如果自己能采摘一些死龙覃,以后说不定能用上。当然,采摘死龙覃不是他此行的目的,因此这件事只能等找到格里高利的目的之后看情况再说,他继续向着龙墓的深处走去。

数不清的巨龙骨骸散落在墓地中,一个巨大的龙头骨上两个黑洞洞的眼眶凝视着刘畅这个外来者,刘畅心中不禁有些发毛。他非常想现在就离开这里,但是当他想到了凝玉,他又充满了勇气。

穿过一片如丛林般耸立的肋骨,刘畅知道自己距离龙墓的中心地带不远了。老黑建议刘畅不要进入龙墓的中心,因为以老黑的经验,那里隐藏着一种令它都感到惊惧的东西。而距离中心地带越近,刘畅看到的巨龙骨骸就越多,令他感到奇怪的是,这些骨骸不是龙墓外围那种整齐排列的样子,而是乱七八糟的堆在一起,有的时候他很明显的看出好几条巨龙骨骸杂乱的堆放在了一起。就像是刘畅以前在电视总看过的那种被盗过的古墓中,墓主和陪葬者的骨殖被盗墓者乱扔之后的情景。

“龙族也有盗墓贼?”刘畅觉得这跟念头也太荒谬了,他决心出去之后好好拷问一下老黑,很明显,老黑对他隐藏了什么。比如,这些杂乱堆在一起的龙骨,还有就是那些据说被死去巨龙带进龙墓的宝藏。进入龙墓也有半天的光景了,不要说什么宝藏,刘畅连一块亮一点的石头都没看见。

刘畅突然停下了脚步,一个巨大的疑问在心底涌起。“如果龙墓中没有财宝,那么格里高利死去的地方,怎么可能还会有遗物留下呢?”如果真的是这样,自己这一趟可就是白来了!老黑为什么要欺骗自己?刘畅站在原地,仔细的想了又想,觉得这件事情实在是十分的可疑。按照平时老黑对自己毕恭毕敬的态度,它是不可能欺骗自己的,而且它把自己骗入龙城,对老黑来说可是一点好处也没有。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现在还没有到天黑的时候,自己不可能平安的撤退到龙城之外,而且毕竟还没有亲眼看到格里高利的尸骨,刘畅觉得一切东西还是要眼见为实,他决定继续前进。至少要亲眼看到格里高利尸骨那边的状况才能得出最后的结论。

他小心翼翼的沿着龙墓核心地带的边缘绕行而过。风舞者特殊的敏感也让他感知到在龙墓的核心地带潜藏着什么。这是一种令他心悸的感觉,似乎在龙墓的深处有个一极为强大的存在。这个存在力量之强,刘畅认为远超他在蓝姆大陆曾经遇到过的任何高手。“也许只有深不可测的老吴才能和这个神秘的强者一较高下吧。”刘畅心里暗暗的想着。

龙墓核心地带的外围有着大量巨龙的尸骨,这里死去巨龙的数量要比龙墓的外围多得多。这些尸骨很多都能看出后天被某些东西“处理”过的痕迹。有的尸骨杂乱的堆在一起,有的尸骨则是被拆得七零八落,乱七八糟的扔在地上。刘畅还看到过很多龙头骨堆在一起形成的巨大的骨冢、林立的巨龙肋骨被某种东西以特定的次序和方位摆布的阵法。似乎曾经有某个存在在这里进行过什么仪式。

此外还有滋生的死龙覃、一种很奇特的小花等等神秘的植物在淤积的龙尸瘴中静静地生长。刘畅根本不敢触碰这些东西。

突然之间,刘畅看到一具奇怪的巨龙尸骨,他发现自从进入龙墓核心地带以来,似乎只有这只怪异的巨龙尸身保持的还算完好,这只怪龙全身蜷缩成一个圆圈,用尾巴紧紧护住了自己的头部,给人的感觉,似乎它仍在母体中沉睡。而且这条明显是死去很久的龙族尸骨居然似乎附着这一层盔甲。

刘畅仔细的查看了一下,这种巨龙长得很特殊,身材相对于龙族来说相当的袖珍,也就是和普通的马匹差不多大小。在它的头骨和身上覆盖着似乎是青铜制作的甲胄,身上的青铜甲胄绝大部分已经腐烂成了绿色的尘土。而头甲相对来说保留的还算完好,这不是人类骑士喜爱的那种密不透风的全封闭型性盔甲,而是一种只对重点部位进行防护的护甲。这个护甲是箍状,套在巨龙头骨上。而沿着巨龙的额头一直到巨龙的两个鼻孔之间,头甲有一个剑状的延伸,似乎是保护巨龙的鼻梁。看上去这些青铜甲胄做工还是很精致的,上边有一道一道精美的花纹,还有刘畅根本不认识的文字,这些文字已经残缺不全。研究了一会,刘畅决定放弃,这不是他现在掌握的知识能解释的事情。

现在刘畅已经在沿着龙墓核心地带的外围走了大概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差不多是围着龙墓的核心走了半个圈子,应该离格里高利的墓地不远了。这个时候刘畅心中有了一些企盼,万一格里高利那里真如老黑所说,有毕达哥拉斯留下的药剂呢?他转过身形,准备远离龙墓核心了。

“你来了这么久,怎么也不和我打个招呼?”

第六卷神龙使者第一百零六章旱地飞蜥

在鬼气森森的墓地中,孤身一人的刘畅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刘畅吓了一大跳,身体原地蹦起了三尺高。他下意识的刷的一下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龙须剑。

他再次转身,面对着黑洞洞的龙墓核心地带。那个声音,就是从龙墓的核心地带深处传来的。可是他什么也没有发现。

“咦?你手中的那玩意是什么?”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听起来,这个声音的主人似乎极为吃惊。

“坏了!”刘畅心底一凉,他知道龙族对他手中的龙须剑有一种特殊的敏感,这次潜入龙城,他早就下定决心绝不动用龙须剑,以免惊扰到龙族。为此,他还专门准备了一柄轻便的骑士剑作为武器。可是刚才在猝不及防之下,他还是本能的把用惯了的龙须剑持在了手中。

“小子,你说话啊!”那个声音似乎挺着急的样子。

“没啥,没啥。我迷路了。不小心经过这里,我这就走,这就走!”刘畅一边说着话,一边小心翼翼的向后退去。

“哼,你少骗我,龙墓是你们人类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今天爷爷我高兴,不给你找麻烦,但是你必须说清楚你手里那个玩意是什么东西才行。”

刘畅发现这个声音不是很洪亮,似乎声音的主人也在极力压低着自己的音量,避免被别人听到。这下刘畅来了兴趣。他没有回答声音提出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也是偷跑进来的是吗?”

那个声音沉默了一下,突然爆发出一阵不可抑制的狂笑。“小子,你太有意思了,你怎么能这么想呢?这下我很有兴趣见见你了,你进来吧!放心,我保证你的安全,而且如果你能让我高兴,我还可以满足你的一个愿望。”

孤身涉险?刘畅可没那么傻,这个声音到了现在连面都没露,怎么能保证它没有恶意呢。刘畅假意答应着,身形突然拔地而起,在空中灵巧的一个转折,箭一般的向着龙墓外边疾奔而去。

“小子,轻身术练得不错嘛!没想到现在还有人类修炼这种偏门的功夫。”声音好整以暇的说道。

正在疾奔的刘畅突然感到一直平静的龙尸瘴似乎起了变化,本已粘稠的像稀粥的龙尸瘴突然有了固化的倾向,这对刘畅的速度产生了极大地影响。而且他面前的龙尸瘴隐隐的幻化出一头怪兽,巨大的前爪恶狠狠地向着刘畅的面门扫来。刘畅一个闪身,换了一个方向继续疾奔,可是没跑多久就遇到了相同的状况。尝试了几次,刘畅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摆脱龙尸瘴的纠缠,不知不觉中,他又退回到了龙墓核心地带附近。

“这里是我的地盘,你想干什么,得看我高不高兴。”那个声音得意的对满脸无奈的刘畅说道。

“我要杀你,早就杀了。现在你相信我没有恶意了吧,我们可以好好谈谈啦!”

刘畅点了点头,他确实也对这个声音感到很好奇。

“好,随我来!”

这一回,声音是从刘畅刚刚查看的那只怪龙尸骨的嘴里传出来的。只见这个蜷缩在一起,只有骨骼的怪龙身体动了一下,慢慢的站起身来。它抖了抖浑身的尘土,接着似乎还伸了个懒腰。一块又一块已经腐烂不堪的碎骨随着它的动作不停的脱落。这只怪异的骨龙用空洞的眼孔看了刘畅一眼,偏了偏头,示意刘畅跟在自己身后。然后就向着龙墓核心地带的深处走去。

眼前的场景实在是太怪异了,但是不知为何,刘畅现在心中反而没有了恐惧。他默默地跟在不停地掉落骨头渣子的骨龙身后。

“它这么掉下去,一会不就散了?”刘畅一边走,一边暗暗地想到。

越进入龙墓的核心,龙尸瘴就越稀薄。很快的,刘畅就感到身边已经没有龙尸瘴的存在了,他取下带在嘴上的防毒面具,狠狠地呼吸了几口清新的空气。他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了一个巨大的山洞,岩石构成的穹顶离地面有二十余米高,穹顶上垂下一条条钟乳石,还有一些能够自行发光的矿物,如天上的点点繁星,把洞穴照亮。而在刘畅行走的路边两侧,则堆积着不计其数的金银财宝。

“原来盗墓贼就是这个家伙啊!”

又走了一会,刘畅渐渐的看出前边带路骨龙的特异之处来。以前刘畅遇到到的巨龙都都是后肢粗壮有力,前肢虽然看起来瘦小些,但是在行走时,前肢也需要着地,以便支撑一下细长的脖子和巨大的头颅。一走起路来,怎么看怎么笨,总而言之,刘畅一直认为巨龙这种动物不太适合在陆地上行走。

而言前这条骨龙走起路来却是有模有样,长长地尾骨在身后甩来甩去,两条粗大的后腿一步一步的迈着,而前肢却蜷缩在胸前。

“迅猛龙!”刘畅觉得这条骨龙很像地球上的一种行动快速的恐龙。

“看什么看!”骨龙发觉到刘畅在盯着它,扭过两尺来长的长方体头颅,用眼洞“瞪”了刘畅一眼。“没见过上古龙族么?”

“上古龙族?”

“对,你也可以叫我古龙。”

“古龙???”

“哼,我们那个时候可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者,比现在这些没出息的龙族强太多了。可惜因为我们族群太过强大,惹怒了某个神祗,那个神祗从星空中引来了无数的星星轰击我们生存的大陆,把我们的世界彻底毁灭了。要不然,怎么能够够轮到你们这些褪了毛的猴子当世界的主人!”

“大灭绝?”这个世界也有这段历史?这个刘畅还真没想到。看到这个自称“古龙”的骨龙还挺健谈,他就继续问道:“你说的那位神祗是光明神么?”

“切!光明神?那个时候哪有什么光明神!我说的那位神祗可比你们人类的诸神强大一万倍。后来也不知道这个神祗跑到哪里去了,自从他毁灭了我们的家园之后,自己也失踪了。说起来,你们人类还真应该好好感谢他,没有他,哪有你们的今天?”

说到这些往事,古龙有些意兴阑珊,它沉默了下来,空洞的眼孔不由自主的望向了上方,似乎在缅怀龙族过去的荣光。

刘畅知道这个话题它不想继续下去了,就换了一个问题。“你死了有多久了?”问完这个问题,刘畅自己也笑了,这真是个怪异的问题,也只有在这个世界,问这种问题才不会被别人当做神经病。

“我么,大概有三万多年了吧。那位神祗干活不是很彻底,还有零星的一些上古龙族残留下来。嘿嘿,我们这些幸存者和你们新生的人类可没少起冲突。唉,说起来那时候人类也远比现在强大太多。那个时代可是相当精彩!后来我们这些幸存的远古龙族不得不向你们人类妥协,让出了你们称为蓝姆的这块大陆。你知道现在的龙族吧,这些所谓的龙族其实并不是我们这些远古龙族的直系后代,在我们那个时代,我们管现在的龙族叫做旱地飞蜥,充其量只能算是我们的远亲,可惜我们正牌的上古龙族不止遭受了神祗的毁灭,还被神祗诅咒,再也没有办法繁衍后代了。没有办法,只好承认它们是龙族的继承者啦。”

第六卷神龙使者第一百零七章上古龙族格里菲斯

“旱地飞蜥?”刘畅觉得这个名字怎么听怎么有意思,他想如果把这个名字当着狂傲的尼古拉斯说出时,黄金巨龙的脸色一定会相当相当的精彩。刘畅想到这里,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促狭的微笑。

这一路上谈谈说说,时间过得很快,前方的骨龙在一个仿佛殿堂一般的巨大空间中停了下来。刘畅眼前一亮,这是多么大的一笔财富啊!只见在洞窟的中央,堆积着一座足有十米多高的宝山,是的,确实是宝山,这座宝山完全是由各种各样黄金、白银、宝石、精美的器具、闪亮宝刀宝剑、还有刘畅根本不认识的颜色各异的金属等等等等堆积起来的。这座十米高的宝山底部占去了诺大的洞窟中将近八成的面积,粗略估算一下,大概有一百平方米!

“你等我一下!”骨龙话音一落,身体突然垮了下来,骨骼平平的摊在了宝山脚下的一片空地上。刘畅看到的一丝绿色的精光从骨龙长方体的大脑袋中逸出,缓缓地升到了宝山的顶部。因为视线受阻,刘畅没有看清楚这道绿光落在了哪里。

“哈哈哈哈!”声音再次响起,刘畅看到一个怪异的身影从宝山的定上走了下来。这个身影基本上是一个人形,身体裹在一件即便是人类首富都未必穿得起的紫金丝编制的长袍中。

啪啦啪啦,这个身影走起路来是那么的拖泥带水,金银珠宝被它踢得漫天的乱飞。

“欢迎来我这里做客,不过你来了,就甭想再走啦!”

刘畅脸色一变,怎么这货翻脸比翻书还快?他刷的一下持着龙须剑摆了个姿势。

“我就是开个玩笑嘛,你怎么这么紧张?”身影一滞,似乎没有想到刘畅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你先把那玩意放下,你拿着它,我浑身都不舒服。”

刘畅摸不透这个怪异的身影到底哪句话是真的,但是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他缓缓地把龙须剑放了下来。

身影似乎松了口气,问道:“就是,这样多好!好啦,小子,你是谁,为什么来这?”

刘畅简要的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身份,也把来意和身影进行了说明。

“你要找毕达哥拉斯留下的药剂?唔,这个名字我倒是听说过,当初那条叫格里高利的小龙死到这里来的时候我和它聊过几句。后来看它名字和我名字差不多,我就没拿它的东西。一会你可以去它尸体那里找找看。”

“和你名字差不多?”刘畅顺势问道:“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以前我还是一条龙的时候,我的名字是格里菲斯,现在我死了,应该就不是格里菲斯了吧?那我是谁呢?这个问题相当深奥!要不你还是叫我格里菲斯吧,直到我想明白我现在是谁再说!”

格里菲斯似乎很久没和人说过话了,现在好不容易碰找一个能聊天的人,嘴就没闲着。

“好,刘畅,你说的事情很容易办。一会你去看一眼就行了。现在再说别的,你手里的东西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你可得说实话,要不我真的不放你出去了,我就让你在这里陪着我,直到你死了,我还能把你变成亡灵,继续陪着我!”

刘畅打了个激灵,这个自称格里菲斯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来路?他想起老黑看到龙须剑时那种既惊讶又恐怖的表情,看来这东西对龙族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威慑力。

刘畅紧握住龙须剑,他不准备妥协,反而问道:“要我说出这个玩意的来历很简单,但是你得先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格里菲斯似乎有些发怒,它重重的哼了一声。

“小子,这里可是我的地盘!你不要惹怒我,以你的实力,在我眼里比一只蚂蚁也强不到哪去!”

裹住格里菲斯的紫金丝长袍突然无风而动,刘畅感觉一到巨力吸了过来,手中拿捏不定,龙须剑被格里菲斯夺了过去。刘畅大惊失色,这种能力,刘畅认为只有苍茫山的老吴才会,可是在这里,在龙墓的最深处,居然他又遇见了一个会隔空吸物的强者!

“操!原来是它!我说怎么这么熟悉呢!”格里菲斯突然冒出一句粗话,接着异变突生,被格里菲斯拿在手里的龙须剑突然发出一阵阵极其浓烈的腥气,格里菲斯仿佛手中拿着一块烫手的山芋,原地不停的蹦跳着,惨叫着,拼命的甩手,仿佛想把龙须剑甩开,可是龙须剑似乎黏在了格里菲斯手里,它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甩脱。

龙须剑腥气越来越盛,格里菲斯的惨叫声反而越来越小,慢慢的,格里菲斯停了下来,再也不出声了。而龙须剑的腥气也消散殆尽。

刘畅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过了良久,他看到格里菲斯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他不得不开口说话了。

“格里菲斯先生?”

没人理他。

“格里菲斯?”

还是没人理他,刘畅抬脚走了过去,轻轻用手触碰一下那件紫金丝编制的长袍,长袍应声而倒,里面空无一物。刘畅弯腰捡起掉落尘埃的龙须剑,心中充满了疑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刘畅小心翼翼的围着宝山走了一圈,哪里也没有格里菲斯的身影了。他又登上了宝山的山顶,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难道格里菲斯被龙须剑“弄”没了?刘畅越想,越觉得一定是这样。

他有想尽了各种可能的办法进行试探,最后终于确认现在这里只有他自己。

“嗷!”刘畅大声欢呼,他细细的端详着手中的龙须剑,虽然他还是没有看出任何的异状,但是他现在相信这支龙须剑是极为稀有的宝物了。

身入宝山,怎可空手而归?刘畅纵横蓝姆,靠的是两件法宝,一个是牙签一样的龙须剑,还有一个就是空间戒指。现在刘畅干脆来了个大卷包,把这座宝山一股脑都收进了空间戒指。

这一切忙完了之后,刘畅又在空无一物的山洞里转了一圈,发现没有遗漏了,才慢慢的沿着来时的路退了出去。这个时候他仔细的看了看沿途那些金银财宝,发现成色实在没法和自己收的宝山相比,他已经心满意足了,就没有再动那些散落的财宝。

等退出了山洞,刘畅发现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这个时候正是撤退的大好时机。刘畅赶紧找到了格里高利尸骨的所在,果然,格里菲斯确实没有把格里高利的遗物卷走。可是格里高利本身也没什么条理,自己毕生收集的东西就是那样一堆。刘畅翻找了半天,才找到一个拇指大小的玻璃瓶子,里面装的是一种五颜六色的液体,此外,他还找到了一本草叶制作的古书。刘畅知道,这两样东西应该就是毕达哥拉斯馈赠给格里高利的礼物了。他只拿了这两件,别的一概没动。

“格里高利,请原谅我拿走你的东西,因为我要用它去救人。毕达哥拉斯大师,我相信您也不愿意自己一生所得就这样埋没在历史中,我的朋友是一名天才的魔法师,请相信我,她一定能够将您的魔法知识发扬光大!”

刘畅毕恭毕敬的对着格里高利的尸骨鞠了一躬,然后反身决定撤退了。

这里其实离龙城北部很近,但是为了保险,刘畅还是绕了一段路,从南边走到了龙墓的边缘,退出了龙尸瘴。

这个时候应该是刚刚过了子夜,刘畅抬头看了一眼夜空,这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他一提气,纵身跃出了龙墓。

“该死的人类,你终于出来了!我们等你很久了!”

洪亮的,宛如雷鸣般的咆哮声在刘畅耳边响起,刘畅抬眼望去,眼前足有二十多条巨龙正死死的盯着自己。它们无不亮出血盆大口,似乎很想将自己生吞活剥。

第六卷神龙使者第一百零八章龙帝居斯塔夫

在二十条巨龙之前,是两个身材高大的人形。站得稍微靠后一些的正是刘畅的老相识黄金巨龙尼古拉斯,这个时候尼古拉斯的两眼几乎要喷出火来。

“刘畅,真没想到,你是个该死的盗墓贼!你胆敢惊扰我们龙族祖先的安宁,你该当何罪!父亲,把这个人交给我,我要让他受尽痛苦,我还要把他的灵魂活活抽出来享受永恒的地狱之火的烘烤!”

当先的一人没有说话,他只是凝视着刘畅,刘畅坦然的回望过去。这是一个神态平和的中年人,身高在一米九开外,他双目如星,面容英俊、肤色白皙,但是在眉宇之间隐隐有一股让人胆寒的煞气。中年人头发和胡子都是金色。身上穿着一件简朴的布质长袍。

刘畅满不在乎的将防毒面具摘掉,弯腰捏起一朵绽放的野花,既然已经被发现了,这件事必然不能善了,那么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你是龙帝居斯塔夫?久仰了!”

“大胆!”尼古拉斯大踏步上前,伸手一把抓住刘畅的脖子,把他的身体提离了地面。刘畅感觉自己已经无法呼吸,他用自己的脚狠狠地向着尼古拉斯踹去。尼古拉斯混不在意,手上的劲一道紧似一道。

“你只要求饶,我就让你毫无痛苦的死去!”尼古拉斯把平伸的右臂收回,用自己的脸贴着刘畅的脸,恶狠狠地说道。

“够了,尼古拉斯,把他放开!”龙帝居斯塔夫说话了。

尼古拉斯狠狠地把刘畅扔在了地上,身体倒退着又回到了龙帝的身后。

刘畅蹲在地上咳嗽了良久,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他又站起身来,盯着龙帝居斯塔夫的双眼说道:“这就是你们龙族的待客之道吗?”

“对朋友,我们有好酒,对敌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