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出苍茫-第3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爪怪一只巨眼戳瞎。

恐爪怪疼的蹦起了三尺多高,肉柱一般的身形扑的倒在地上,它彻底丧失了斗志,现在想的只有赶紧逃跑。两米多厚的身躯一拱一供的挣扎着向血湖中爬去。

这个时候苏卫东才有时间观看血湖中凝玉与拉卡扬的对决。

第五卷讨逆战争第一百章凝玉的危机

当苏卫东带着老黑去对岸与德寇拉和恐爪怪决斗的时候,凝玉静静地站在血湖的边上,坦然的看着这个方圆将近一万平方米的血湖,拉卡扬也没有吱声。

过了将近五分钟,拉卡扬终于说话了:“凝玉魔法师,你的镇定让我很惊讶,我没有想到这么年轻的你居然有如此镇定的气度。

“你知道吗,在神魔大战之前,魔法是这个世界人类所创造的最为辉煌的成就,那个时代,人类的能力已经足以威胁到神的的存在。很可惜的是人类中的败类将本来还可以有更大发展的魔法文明葬送了。对于这一点,你不感到遗憾吗?

“你可知道,现在的你投靠了那些扼杀魔法文明,屠杀魔法师的刽子手的后代们,你的所作所为实际上是在阻拦伟大的魔法文明的复兴!”

凝玉微笑了一下,对着眼前的血湖说道:“我只知道,真正的魔法文明是让人类享有更幸福的生活,而不是依仗魔法的力量制造血腥的杀戮,滥杀无辜。”

“凝玉法师,这一点我非常赞同,但是我要告诉你,没有必要的牺牲,魔法文明就没有办法重建,那些死去的人是必要的代价。你加入我们吧,我们可以给你提供你想要的一切,资源、荣誉、权力,还有无穷的力量。而且我可以向你郑重承诺,如果你加入了我们,我们一定会按照你的意愿重新制定魔法文明复兴的策略,也许到了那个时候,你认为不必要的滥杀就会少一些。”

“道不同,不相为谋。”凝玉简短的说。

拉卡扬又沉默了,过了一会,他以一种很失望的语气说道:“可惜,你是如此固执,白白错过了一个足以让你在这块大陆呼风唤雨的良机。如果你不肯做我们的朋友,那么就面对我们的愤怒吧。”

拉卡扬话音一落,平静的血湖变得波涛汹涌,一道一道滔天的血浪前赴后继的向着站在岸上的凝玉拍去。

早有准备的凝玉手中圣魔法杖一挥,在她的眼前出现了一道土元素凝聚而成的楔形土墙,血浪拍到土墙上之后就分成了两个部分,从凝玉的两侧划过。

“很有想法的一招。”拉卡扬点评到。接着,他催动出更高和更大的血浪向着凝玉攻去,同时,在血浪中还有一条条的血长蛇隐蔽的扑向凝玉。这些长蛇是用血元素高度凝结而成的,在拉卡扬的控制下像真正的蛇类那样充满了灵性。凝玉不得不挪动着脚步高速的退后,同时不停的释放各种防御性质的魔法。

论品阶,凝玉是高级魔法师,而拉卡杨自称已经到了魔导士境界。根据魔法公会的职称体系,低中高级的魔法师可以算是一个阶段,魔导士、大魔导士比魔法师高出了一个数量级,而魔导师和大魔导师又要比魔导士、大魔导士搞出一个数量级。因此从品阶上看,凝玉不是高出自己一个数量级的拉卡杨的对手,但是事情又不能一概而论。首先凝玉兼修四系,每一系都达到了高级魔法师境界,论综合实力,凝玉并不比专修一系的某些魔导士差。而另一方面血系魔法虽然表面上很恐怖,但实际上限制条件太多,破绽也太多,拉卡扬真正和凝玉对决的话,胜负很难料定。

还有一点需要提到的就是拉卡扬在事先做了极其充分的准备,这个方圆一万平方米的血湖对他施加血系魔法有着极大的加成作用。因此,两名魔法师交手之初,凝玉可以说是险象环生。

但是凝玉内心非常笃定,她现在就是抱定一个拖字诀,因为她知道拉卡扬刚刚施展了一个禁咒级的魔法,这种魔法对魔法师的损耗很大,不是一天半天就能恢复的,拉卡扬一开始的进攻很有些程咬金三板斧的味道,只要挺过了他前期这有些虚张声势魔法进攻,后边就有机会将拉卡扬击败。

拉卡扬看到凝玉退远了,立刻变招,他催动血元素拧成两道直径有一米多的巨大长鞭,不断延展着一左一右的向着凝玉攻去,在血色长鞭的末端还幻化出两个长满獠牙的血盆大口。凝玉灵巧的一转身,两条长鞭从凝玉身后交错而过,接着凝玉立刻欺身前进,双手伴随着魔法的吟唱不停舞动。等她来到湖边,血湖中立刻又掀起巨浪,不同的是这次的巨浪规模小些,而且是向着血湖深处攻去。

“咦?”拉卡扬非常惊讶,“你会血系魔法?不可能!”拉卡扬的声音在血湖中不断地变换着位置,“我明白了,凝玉法师,你居然想到利用血湖中的水元素!你实在是太让我惊讶了,你真是天才!这下,我不得不尽全力杀你了!”

拉卡扬低声的吟唱从血湖中响起,血湖如开了锅一般上下翻腾,他催动的巨浪和凝玉用水系魔法催动的巨浪不停地互相拍击。一声接一声的巨响如久旱的春雷连绵不绝。拉卡扬不满足于这种局面,不知隐藏于血湖何处的拉卡扬继续变招,无数如新月一般的血刃从血湖中向着凝玉激射而去,凝玉神色不变,同样催动了无数水刃进行反击,空中血刃和水刃不停地相互撞击,然后又都变成液滴降落到地面,噼噼啪啪的声音如爆豆一般此起彼伏。

“敌暗我明,必须把他逼出血湖!”斗了一会,凝玉发现自己的魔法无法有效地捕捉到拉卡扬的位置,而相反,拉卡扬的魔法招数却都能准确的攻击向她,现在,需要她寻找新的攻击手段了。

凝玉首先给自己面前设置了一道几米厚的土墙,阻挡一下拉卡扬的攻势,为自己赢得魔法吟唱的时间,接着吟唱出一个她一直在研究的魔法。只见血湖湖面更加动荡,大量的水蒸气氤氲着向天空蒸腾。这个时候雨虽然已经停了,但是大块大块的乌黑云朵仍有压城欲摧之势,在极为短暂的时间内,凝玉催生的大量水蒸气升向了空中,与天空的云团融合到了一起,天象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喀拉拉!一道接一道的雷电出现了,在凝玉还不太娴熟的手法指挥下,一道又一道锯齿状闪电如金蛇狂舞一样向着血湖中落去。不停的雷电轰击将血湖搅得浊浪排空。

在苍茫三人组闲暇聊天时,刘畅经常会卖弄一些他那个时代的知识,其中他曾提及雷电是怎样形成的,具体过程凝玉听不懂,她只明白一件事,只要云层中凝结出足够的水滴,这些水滴之间就会像刘畅说的那样产生正负电荷,而带有相反属性电荷的水滴一相撞,雷电就形成了。现在正好是大阴天,凝玉创造性的以水系魔法策动血湖中的水元素变成了蒸汽,驱动天空的云朵产生正负极的电荷,只用很少的力量,凝玉就成功的召唤出来大量声势惊人的雷电。这是典型的中华文明因势利导的大智慧,这种智慧,对蓝姆大陆的文明来说是完全陌生的。

“什么!!!”血湖中的拉卡扬声音都变了,“雷电系魔法,是雷电系魔法!凝玉,你到底是什么人!”

雷电系魔法随着神魔大战后魔法文明的消亡,已经有五百年没有现于人间了,拉卡扬非常不幸,成了五百年来第一个承受雷电系魔法的人,但他又相当的幸运,血湖很好的帮助他遮挡了绝大多数雷电的攻击,而且凝玉毕竟是初学乍练,使用的还不纯熟,这也给了拉卡扬不少喘息之机。

这个时候苏卫东那边的战斗接近尾声了,苏卫东已将恐爪怪打得抱头鼠窜。而老黑正捏着德寇拉进行虐待。突然出现的雷电将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黑龙后爪一松,不成人形的德寇拉好歹是逃出了生天。德寇拉已经毫无斗志,他在空中不停地逃窜。回过神来的老黑懊悔的骂了一句,身形巨大的他略显笨拙的与德寇拉展开了空中的追逐。

“水龙卷!”凝玉得势不饶人,又是一个水系高级魔法放出,伴随着不停落下的雷电,一道龙卷风从低矮的云层中慢慢的形成,下端很快探到血湖中。龙卷风在中国古代又叫做龙取水,这是因为古代中国人经常看到的龙卷风是出现在水面上,他们相信龙卷风是天上的神龙在吸取地面上的水。在凝玉魔法维持下的这个龙卷风快速的吸取着血湖中的水分,一万多平方米的血湖很快就见了底,只留下齐腰深膏状的血液残余铺在湖底。

拉卡扬终于藏不住了,他从池底飞向天空。

“凝玉法师,你的实力让我惊叹。今天的事情我记下了,这不算完,迟早我还会来向你挑战!”他交代了几句话转身就想逃跑。

凝玉当然不可能让他跑掉,法杖一挥就要再次召唤雷电,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凝于手中的圣魔法杖突然冒出夺目的金光,这道金光沿着凝玉持杖的右手蔓延到了凝玉身上,最后都集中到凝玉的头颅,慢慢消失在凝玉头颅中。凝玉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豆大的汗珠滴滴答答的流下,她身上的法师袍很快就湿透了。蓦地,凝玉睁开了双眼,那是怎样一双眼睛,眸子已经变成了金色,眼神中已经没有人类的气息,反而是充满了冷酷和无情。凝玉左手抚向眉心,一道金光眨眼之间就追上了一公里以外,刚刚与德寇拉汇合的拉卡扬。此时的拉卡扬在空中像帕拉尼尼那样拉出一个空间门正准备逃窜。

“精神力攻击!”拉卡扬只来得及说这么一句话,就彻底失去了直觉,带着满脸惊骇莫名的表情,拉卡扬的身体重重落在了地上。德寇拉看都不看他一眼,一头钻进了空间门,连门带人一起消失了。老黑紧赶慢赶,还是没有赶到。事实上它也有意放慢了些速度,谁知道空间门那边有什么。主人和凝玉小姐肯定不可能追上空间门了,自己过去难道要孤军奋战?聪明的龙族不会做这么傻的事。

在击落了拉卡扬之后,凝玉双眼又紧紧闭上,脸上是极度痛苦的表情,她身体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凝玉!”苏卫东扔下恐爪怪,纵身跳下满是血浆的泥泞湖底,以最快速度沿着直线向着凝玉这边奔来。

这个时候,酝酿了很久的大雨哗哗的下了起来,这是干净的雨水,它洗涤着充满了罪恶的血湖。

第六卷神龙使者第一百零一章深度睡眠

一身泥泞的苏卫东以最快的速度奔到了凝玉身前,他弯下腰,轻轻的将不省人事的凝玉抱在怀中。

“凝玉,你怎么了!都怪我,都怪我啊!”泪水顺着苏卫东的脸庞滑落,他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雨,越下越大了。

看着怀中的凝玉,苏卫东束手无策,他在自己的身上掏摸了半天,才颓然想起当初老吴留下的的三颗救命药丸已经全部用光了。

“凝玉,只有你没吃过那种奇药啊!我太没用了,太没用了!”苏卫东无比的后悔。

老黑轻轻的降落到了苏卫东的身边,看着主人悲痛欲绝的样子,它有些不知所措。它想了想,老黑决定还是尽快把刘畅、铁穆和鲁西亚找来。但是它又实在不放心把主人一个人留在这里。

“老黑,我没事,你去找他们吧。”苏卫东明白了老黑的意思,他控制了一下自己,尽量用平静的口吻对老黑说道。

老黑点了点头,振翅向着刘畅他们所在的方位飞去。它刚刚腾空,就看到身受重伤的恐爪怪仍在血湖的泥泞中翻腾。不知怎的老黑心中突然有一了一点点悲凉。这个怪物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这一点和自己的主人他们又是多么的相像!这一点点怜悯很快就被蓬勃的怒意所取代,如果没有这个怪物,刚才的搏斗就不会那么辛苦,而主人深爱的凝玉法师就不会身遭横祸。老黑仰天长啸,强大的龙威笼罩住了地上的恐爪怪,已经是强弩之末的恐爪怪无法承受来自龙族的愤怒,它肉乎乎的身躯在泥泞中滚了几滚,停下不动了。替主人清除了这个威胁之后,老黑奋力的以最快速度飞向了乔治亚城城外。

苏卫东对身边的事情不闻不问,他只是紧紧的抱住凝玉,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感到心安。不知过了多久,雨渐渐的停了,天空大朵大朵的黑云也渐渐消散,傍晚的夕阳斜斜的照在乔治亚城错落的房屋屋顶及寂静的街道上,如果不是周围的这一片狼藉,这将是一副很美丽的景色。

“凝玉!卫东!”

一个身影如离弦之箭一般从远处急速奔来,在他的上方是老黑硕大的身影,老黑的背上是一脸憔悴的鲁西亚和满脸焦急的铁穆。

还没等到黑龙落地,铁穆就急切地从空中跳了下来,咚的一声将地面砸出看了一个大坑,他看到了苏卫东怀中紧闭着双眼的凝玉。

“姐姐!”铁穆冲上去就想从苏卫东的怀中把凝玉抢过来。

“不要乱动,小心加重你姐姐的伤势!”仍在空中的鲁西亚急切的喊道,铁穆别的可以不在乎,姐姐的安危他不能不在乎。他急急的刹住了身形,本已经血红的双眼又渐渐恢复了常态,他一屁股坐在苏卫东的身边嚎啕大哭起来。

这个时候,刘畅和鲁西亚也都来到了苏卫东的身边。

本已非常疲惫的鲁西亚一扬手首先给凝玉加持了一个光明系治疗术。治疗术的效果并不明显,深度昏迷中的凝玉并没有出现什么肉眼可以看到的变化。刘畅眼神复杂的看着苏卫东和凝玉,过了一会,他忍不住俯下身来,探出右手把了把凝玉的脉搏,让刘畅赶到安心的是,凝玉的心脏跳动的还是很平稳的。事实上,刘畅所知也仅限于此了,他这么做,纯粹是一种自我安慰,因为他对任何医术都可以说是一窍不通。

“卫东,凝玉可能没什么事,只是……昏过去罢了。”刘畅小声的对目光游离的苏卫东说到。

这个时候苏卫东似乎才回过神来,他看着身边的几个人,情绪再也没法控制。

“都怨我,我不该让凝玉一个人去对付那个魔法师。”泪水又从苏卫东的眼中涌出。“最后的那颗救命神药怎么被我吃了呢?我很后悔,真的很后悔。”

刘畅蹲下身子,拍了拍苏卫东的肩头,安慰他说:“卫东,这不是你的错。我想不管怎么说,至少你和凝玉击败了强敌。而且现在还有很多事情要你去处理,你是讨逆军的副统帅!而且,我们的计划还要继续进行下去啊……”

苏卫东颓丧的摇了摇头,“凝玉出了事,我们的计划根本毫无意义。我现在就想和凝玉在一起,别的什么也不想管了。”

鲁西亚大怒,啪的抽了苏卫东一个耳光,“苏卫东,我是看错了你!你还是男人么?这么一点挫折就让你灰心丧气?如果凝玉姐姐知道你这个样子,她会有多失望!”

挨了一耳光的苏卫东丝毫不为所动,仍是一副痴痴呆呆的样子。

刘畅叹了口气,转头向鲁西亚问道:“鲁西亚,你觉得凝玉这个样子会有什么危险么?”

鲁西亚还没说话,老黑搭了腔,“龙使大人,据我所知,凝玉法师的这种状态可能与她过度的使用了魔法力量有关。也许在刚才的战斗中,凝玉法师过度使用了超过她能力范围的魔法,这导致了她精神力的全部流失。根据我们龙族的记载,出现这种情况的魔法师可以说是九死一生。被清空了精神力的魔法师一般都会彻底丧失了神智,但是这种状态也不是死亡,因为他们的身体各项机能还是正常运转的。换句话说,我认为凝玉法师进入了一种无法被人唤醒的深度睡眠状态。进入这种状态的魔法师很难被唤醒,即便醒来,凝玉法师的实力恐怕也会有很大的削弱了。”

“植物人?”刘畅一听,这不就是植物人的标准状态么?即便在刘畅所处的时空中,植物人仍是医学上极难治愈的疑难杂症之一,如果凝玉真的进入了这个状态的话,那么事情可就是真的很麻烦了。但是让刘畅稍感心安的是,如果凝玉真的成了植物人,那么至少生命是没有什么危险地。

他把自己的想法和身边的人说了说,大家在和老黑求证后,都安心下来。铁穆不知道什么是植物人,但是他听说凝玉没有性命之忧后,也不再哭了,他坐在地上静静地看着苏卫东怀中的凝玉。

这个时候一直神游天际的苏卫东也回过神来,他似乎从老黑的话中听出了一些不寻常的东西。

第六卷神龙使者第一百零二章救治凝玉的机会(1)

“老黑,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你有办法救治凝玉?”

黑龙十米高的身躯滞了一下,它看了看铁穆和鲁西亚。刘畅会意,对铁穆说:“我说铁穆啊,你看见那边没有?那个人应该就是老黑说的拉卡扬吧?哦,还有那边那个,是不是诺万三世?麻烦你和鲁西亚过去检查一下那两个人,没死的话就把他们带过来吧。”

铁穆想说些什么,被鲁西亚拉住了。“铁穆,老黑有些话不想让我们知道,如果它能救你姐姐的话,咱们就先躲开些吧。”既然和救姐姐有关,铁穆只好不情愿的和鲁西亚一起去打扫战场了。

看着鲁西亚和铁穆的背影,刘畅有些不忍,他从来没有将这两名来到蓝姆大陆后认识的朋友当做外人。而且铁穆也还罢了,鲁西亚虽然表面上很阳光,很开朗,但实际上内里是一个极为脆弱的女孩子,这样的人需要别人的呵护和关爱。也许老黑这么做无形之中会深深地刺伤鲁西亚。可是,为了救凝玉,刘畅也没有任何办法能够不伤害到鲁西亚,说虽然他自己不愿意承认,但是他对凝玉的爱同样是那么的深沉,这已经让他的心里不能再容下别人的影子了。

“主人、尊敬的龙使大人阁下,现在这里没有外人了,我下边要说的话和龙族有关,希望你们帮我保守秘密!”黑龙俯下身形,先是小心翼翼的用自己的龙翼将刘畅、苏卫东拢住,同时也把自己硕大的龙头埋在了翅膀里。依靠两只龙翼,老黑成功的制造了一个比较私密的空间,它能确保黑龙那怎么压也压不低的声音不会传播出去。

“主人,尊敬的龙使大人阁下,也许你们不知道龙族的历史有多么的漫长,几乎是在蓝姆大陆刚刚从海底浮出来的时候,我们龙族就已经在这片大陆修养生息了。我们龙族和人类不同,我们不喜欢杀戮,我们都非常的善良,而且我们都很团结,从来不会主动去攻击别人。”

刘畅和苏卫东耐着性子听老黑吹嘘着龙族。龙族这种没事就爱自夸的的特点实在是让人毫无办法。

又扯了一会龙族的荣耀,老黑好不容易回归了正题:“正因为我们龙族的与世无争,因此可以说我们见证了整个蓝姆大陆的发展史。换句话说,我们龙族知道很多现在的人类早已忘记的往事。

“而且我们龙族无论从魔法战力来说还是物理战力,都是蓝姆大陆当之无愧的巅峰存在。”

刘畅按捺下要暴揍一顿老黑的冲动,对老黑说:“你说的这些我知道,就算不知道我也能想到,但是这些和救治凝玉有什么关系呢?”

老黑犹豫了一下,眼睛望向了远处,铁穆这个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根足有二十米的旗杆,正狠狠地戳着奄奄一息的恐爪怪,而鲁西亚在一旁不住的劝慰他。老黑打了个寒噤,兽人的无穷巨力他可是亲身领教过的。看到远处的两个人没有望向这边,老黑又把头收了回来,用低的不能再低的声音对苏卫东和刘畅说:“我们龙族寿命虽然漫长,但是也会有老去的一天,到了那时,我们就会依凭本能找到安息的地方,在那里静静地死去。而在死去之前,我们会把自己这一生收集的所有财产全部随身携带。

“以前在龙城的时候,我曾听说上古传奇巨龙格里高利的事迹。这位龙族的先辈生于一万年前,那个时候它曾追随当时人类最杰出的魔法师毕达哥拉斯。据说就是因为毕达哥拉斯发现了魔法元素的秘密,才导致了人类有学习魔法的可能。可以说,毕达哥拉斯是人类魔法的缔造者。而毕达哥拉斯这位大师本身的职业是一名药剂师,传说没有他治愈不了的疾病。在这位伟大的人类魔法师生命走到终点的时候,他将自己对魔法的感悟写成了一本书,同时他还将自己配置的最得意的一种药剂赠送给了自己的挚友,也就是我们龙族的那位先辈,格里高利。

“格里高利回到龙城之后,终生再也没有踏出龙城半步,它于五千年前逝世了,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在它安息之处就有可能发现毕达哥拉斯留下的药剂,这些药剂说不定就会对凝玉法师有所帮助。”

刘畅和苏卫东对视了一眼,且不说那种魔法药剂经过了一万年是否有效,老黑说的这些事情至少给了人一种希望,虽然这个希望看起来有些渺茫。

“你愿意带我们去么?”苏卫东向老黑问道。

老黑犹豫了半天,才闪烁着说道:“主人,对我们龙族来说,安息的墓地是无比神圣而不可侵犯的,任何生物都不能试图去龙族的墓地打扰逝去巨龙的安眠,否则就会成为龙族的公敌……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你们就已经很为难了,希望你能理解我。”

苏卫东知道在这件事情上老黑确实没有什么办法。而且这一段时间相处以来,老黑给大家实在是帮了不少的忙,刚刚与德寇拉和恐爪怪一战,老黑也受了不轻的伤,可是它还是毫无怨言的飞去把刘畅等人找来。在内心中,苏卫东已经将老黑当做了自己可以信赖的伙伴。

他温言对老黑说到:“老黑,谢谢你,现在你去找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