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出苍茫-第3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的信徒。这一万多人每天在坑里就是呆着,要么神经兮兮的静坐,要么漫无目的的四处走动。除了拉卡扬偶尔会出来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进行“布道”外,其余时间这些人就是那么无所事事,并且心甘情愿的天天呆在土坑里,风吹雨打都不怕,别人想拉都拉不走。

一开始的时候,诺万三世还是对拉卡扬充满信心的,可是这种信心随着耐性的消磨,也逐渐丧失了。难道这个自称隐匿于人间,不问世事的大魔法师是个骗子?诺万三世有时候真的就是这么想,可是他现在除了依靠这个可疑的老骗子外,其余一点办法也没有。

诺万三世还是无比关心侯德芬帝国的局势的,讨逆军十六日出发,他在十八日的时候就已经得到了消息,这个速度在只靠马匹传递信息的当代,实在可以称得上快捷。这,还是他花了一笔重金雇用了几个佣兵的结果。

他立刻把这个消息告知了拉卡扬,拉卡扬胸有成竹的一笑,接着向这位叛逆的大公展示了他有生以来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想过的情景。

在一个漆黑的夜晚,拉卡扬带着诺万三世来到都城郊区一个人烟稀少的山谷里,在这里,有一支数量有一千人,浑身赤裸,青面獠牙,满头白发的怪物部队。黑暗中没有准备的诺万三世咋一见到这么多怪物,差点没吓得尿了裤子。这支部队就是拉卡扬说的战无不胜的魔法兵团。关于这支部队的来历,拉卡扬守口如瓶。

在拉卡扬的身边,有一个身高足有两米的壮汉,这个壮汉面容和那一千人一模一样,毫无血色而灰白的脸,黑眼球几乎看不见的眼睛,满头的披肩白发。和别的魔法兵团士兵不同的是,这个壮汉身穿一件黑色的燕尾礼服。气质也很高雅,如果不是长得实在太恐怖,诺万三世毫不怀疑这人是某个蓝姆大陆世袭的贵族子弟。这个壮汉看到诺万三世在盯着他,他咧开长着锋利獠牙的嘴对着诺万三世微笑了一下。诺万三世觉得这个怪物笑起来是那么的可怖,情不自禁的倒退了几步。

拉卡扬拉住了怪物的手,对诺万三世介绍说,他是大公爵德寇拉。

大公爵?诺万三世心说这个怪物的爵位怎么和自己一样?蓝姆大陆的公爵他基本都知道,从没听说哪个公爵叫做德寇拉啊?

似乎是看到了诺万三世的疑惑,拉卡扬解释说这个大公爵是魔法兵团中约定俗成的一个叫法,并不是蓝姆大陆的官方爵位。

虽然觉得这个怪物被称作“公爵”有些僭越,但是诺万三世不打算追究此事。事实上他认为,如果他真的能击退侯德芬帝国的大军,自己就能开国做皇帝了。到了那时,如果这个德寇拉真的很有本事,就是封他一个大公爵又有何妨?再说现在大敌当前,正是有求于这位魔法师的时候。

拉卡扬命令德寇拉大公爵表演了一下他的绝技,只见德寇拉背后突然出现两只蝙蝠的翅膀,忽的一声飞到了空中,在空中表演了一套迅捷无比的武技,而且这个怪物居然还能够发出黑色的飞刃。

这让诺万三世惊喜不已,在他的认知中,只有侯德芬帝国的龙骑士才能在空中作战,如果这一千多人的部队都有德寇拉的本事的话,那么侯德芬帝国的讨逆军还真是不足为虑了。要知道,龙骑士可只有区区十名啊!诺万三世甚至想象起自己依靠这支强大的魔法兵团反攻侯德芬帝国的场景来。

遗憾的是,据拉卡扬说,因为时间实在是太紧,他只来得及调教出这么一支一千人的部队来,而且除了大公爵德寇拉,其余的“人”都不会飞。但是他们的速度还是有的,相对于常人来说,同样是一支杀伤力惊人的不可战胜的力量。诺万三世现在是拉卡扬说什么就是什么。幸福的几乎要晕厥了。

当着诺万三世的面,拉卡扬命令魔法军团出击,最大限度的阻挠侯德芬帝国讨逆军前进的步伐,并且在可能的情况下对讨逆军最高指挥官进行杀伤。

诺万三世注意到,一千怪物似乎不怎么买拉卡扬的帐,站在那里没什么动作。这个时候站在拉卡扬身边的德寇拉向前跨了一步,只一挥手,一千多怪物都发出了桀桀的怪笑,然后嗖嗖的不见了。拉卡扬解释说,这些魔法战士听不懂人类的语言,只有大公爵德寇拉通过自己的意念才能控制他们。在他说话的时候,德寇拉异常恭敬的对拉卡扬行了一礼。

诺万三世安心的和拉卡扬还有德寇拉道别,天色已经很晚了,他需要回到自己的宫殿放松一下几日来紧绷的心情了。这次童男和处女的征召行动招到的人数不只一万人,还有一些多余的处女被诺万三世自己享用了,连日来他可以说是夜夜笙歌。也只有到了夜晚的时候,他才能忘却讨逆军大兵压境的压力。转过身去的诺万三世并没有注意到拉卡扬嘴边不懈的冷笑。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两天,这两天魔法兵团斩获极丰。根据传回来的战报,讨逆军前进的步伐确实被大大的阻碍了,五万多人的讨逆军主力遭到了一千人的魔法兵团的疯狂阻击,大约有一万多人彻底被击溃,成了散兵游勇游荡在迪比里斯公国境内。

而讨逆军的最高指挥希尔却没有在魔法战士的夜袭中丧命,在经受了一次不成功的袭击后,希尔变得谨慎了很多,身边安排了大量的高阶战士进行护卫。而且希尔似乎是铁了心,一定要拿下迪比里斯公国,即便有部队被击溃,他仍然带领着主力向着迪比里斯公国的首都突进。

神历504年四月二十二日的早晨,经过了一夜的欢愉,正搂着一个裸体女人酣睡的诺万三世接到了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坏消息是讨逆军主力在希尔的统帅下兵临迪比里斯公国都城的城下。好消息是拉卡扬大法师的魔法禁咒终于准备完毕了。

诺万三世赶紧命令那些义军将领组织都城的守卫力量,而自己则带着几名随从赶到到了拉卡扬大师施展魔法禁咒的现场。

这里,已经围满了很多得到讯息前来看热闹的都城居民。

第五卷讨逆战争第九十六章禁咒

国师拉卡扬今天穿戴整齐,身披黑色魔法长袍,长袍上绣满了红色的魔法符文,头上戴着一顶尖尖的法师帽,宽大的袖子鼓鼓囊囊,不知道放了一些什么东西。拉卡扬穿着这一身很符合平民心目中魔法师形象的行头一出现在高台上,就引来了四周平民热烈的欢呼。仍然穿着黑色燕尾礼服的大公爵德寇拉恭顺的站在拉卡扬的身后。

看到了闻讯赶来的诺万三世,站在高台之上的拉卡扬遥遥的点头示意。诺万三世也是点头回礼。他注意到住在坑中已经三个月的一万童男和处女今天都穿上了非常华丽的节日盛装井然有序的排成了一个圆环套圆环的队形站在土坑中,所有的这些人全都用一种狂热的目光仰望着高高在上的拉卡扬。

拉卡扬在高台上挥了挥手,坑中的男男女女为诺万三世让出了一条通道,诺万三世带着十几名义军核心的高层也来到了高台上。诺万三世刚想说些什么,拉卡扬抬手阻止了他。

“大公殿下和各位,我的魔法禁咒已经准备好了。接下来我就会开始催动禁咒的程序,在这个过程中,也许你们会看到令你们惊讶的东西,但是我请你们保持静默,任何对我的干扰都可能会使禁咒失败,而我们都不会希望禁咒失败。”

拉卡扬用一种略带命令的口吻对诺万三世说道,诺万三世点了点头。蓝姆大陆的人们对于魔法都有一种敬畏的心理,而本身能够看到一个传说中才有的魔法禁咒在自己的眼前发挥威力,诺万三世认为这是极大的幸运。

在拉卡扬面前,有一个矮小的几案,在几案上摆着一个脸盆大小的喇叭状的铜盆。铜盆里有半盆极细极细的白色粉末。这种粉末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成的,即便是有风吹过也不能激起半分,它们就是静静的铺陈在铜盆中。

拉卡扬等了一会,待四周看热闹的人群都安静下来,他开始施法。一串又一串谁也听不懂的怪异话语从拉卡扬嘴中发出。

“这就是魔法咒语吧?”所有围观的人都暗暗地想到。

随着拉卡杨的吟唱,在他身边的诺万三世注意到铜盆中的白色粉末渐渐的出现了一种涟漪,这种涟漪从核心开始,一圈一圈的向着外边扩散。铜盆本身也开始了不安定的震动,接着,白色的粉末突然发出了微微的荧光,然后缓缓地从铜盆中升起,向着高处攀升。

拉卡杨砰的向铜盆中丢了一个样式古朴的魔法卷轴,这个卷轴很快就被不停运动的发出荧光的粉末掩埋起来。立刻,本来看着还挺平静的荧光漩涡突然急速转动起来,那微微的荧光也变成了一种暗红色。

急速旋转的红色漩涡使四周的空气也出现了扰动,一股一股的旋风吹得所有在高带上的人衣衫高高鼓起。

拉卡杨面色凝重的继续吟唱着,红色的漩涡开始有了扩大的趋势,渐渐超出了铜盆的范围,四周空气中出现了人肉眼可见的一些物质,这些物质也开始随着红色的漩涡转动。四周看热闹的人群发现在高台上先是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很凝练的上尖下宽不停旋转的圆锥,然后从圆锥顶端开始又出现了一个针锋相对的倒置的旋转圆锥。上方这个圆锥越来越大,底下圆锥那浓浓的红色也开始向着上方倒置圆锥身上扩散。倒置的圆锥上沿的喇叭口范围已经超过了高台的面积。接着,倒置圆锥分离出一个接一个的若隐若现的红色圆环,这些圆环缓缓地向着坑中依次的落去。随着它们的下落,圆环直径不断地扩大,最下边的圆环在扩张到基本上和土坑直径相差不多时就不再扩张了。这些依次下落的红色圆环,又形成了一个下宽上窄的圆锥,只不过这个圆锥的顶部是平的,与高台上倒置的圆锥连在一起。看上去很像是一个完整的圆锥体被某人从中间把前端的锥尖反凹过来。

这些落下来的圆环很快的隐入坑中一万名男男女女的身上,这些人莫名其妙的看着彼此,不知道在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又很期盼能够发生些什么。

这就是魔法啊!四周的看客们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声赞叹,太华丽了,太神秘了!在他们心目中,国师拉卡杨的形象益发高大起来,甚至几乎可以与伟大的光明神比肩!

红色的光环一个接一个的从高台上落下,高台上的拉卡杨开始从自己的袖子里掏出各种各样的东西,按照某种次序和手法抛入铜盆中,这些东西有亮光闪闪的沙子,有似乎刻写着文字的兽骨,还有一些装在瓶子里的药水。把这些东西都抛进铜盆后,拉卡杨最后从袖子中摸出来一根小拇指粗细,一尺来长的法杖。

拉卡杨右手持着法杖,身形舞动起来。土坑中的青年男女先是仰头看着,接着也跟着一起与运动起来。站在高台上的诺万三世向下看去,发现底下的一万人男女相间,手拉着手,围成由大到小一个一个套一个的圆环。这些人仿佛是在开篝火晚会那样,手拉着手围着中心的高台转起了圈子,每相邻的俩个圈子旋转的方向是相反的。诺万三世看了一会,觉得这些圈子越转越快,自己有点头晕眼花,他缩回了脖子。而这时底下正在旋转着的青年男女也惊恐的发现自己移动的速度不受控制的加快,一些腿脚不太利索的已经被拖倒,但是这丝毫没有影响到所在圆圈旋转的速度。

拉卡扬的舞动越来越快,底下的男男女女旋转地速度也是越来越快,开始还能听到一些人因为被拖倒而发出的惨呼声很快就消失了,一万多人发出的粗重的呼吸声越来越大。“人圈”旋转地速度已经令人眼花缭乱,土坑中的青年男女似乎彻底丧失了自主的意识,手拉着手机械的以超过人体极限的速度快速的围着中间的高台旋转着。这么高速的旋转,不是普通人能够吃得消的,虽然神智已经不清醒,但是身体本能的反应还是使得他们呕吐起来,接着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土坑中的所有人开始大口大口的吐出鲜血。很快,更多的血液从他们的身体中渗出,在高速旋转的身体的带动下,这些血液也形成了一个个的螺旋。渐渐的,土坑中的人身影全部消失在浓稠的血液中。是的,彻底的消失,除了那高速旋转的血液漩涡,那些人的身影再也没有出现过,似乎已经融化到这血海中。高速旋转的血海渐渐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而拉卡杨和诺万三世所在的高台就矗立在血液漩涡的中央。

从土坑中的青年男女有人开始吐血的那一刻起,四周的看客们就开始骚动起来,本来觉得无比华丽和壮丽的魔法突然之间变得是这么的邪恶和恐怖,这种反差,超过了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当看到一万多青年男女的性命就这样被剥夺了之后,轰的一声,看热闹的人群中发出一声接一声的惊呼,接着人群开始了四散奔逃。

底下混乱的场景并没有影响到拉卡扬,他嘴角带着一丝残忍的微笑继续舞动着。天,越来越阴沉了,大块大块黑色的云团越来越低,似乎马上就要接触到地面。跳了半天舞的拉卡扬似乎觉得时机成熟了,他手中法杖突然一挑,血海漩涡陡然间掀起了滔天的血浪,向着土坑外狠狠地拍去,溅落到地上后,变成了无数急速飞舞的血滴,射向正在四处奔逃的人群。处于极度惊慌中的人群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血液溅上,仍在玩命的向着远处跑去。很快的,一些人发出了凄厉的惨呼,身体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腐烂,接着倒落尘埃。

站在高台上的诺万三世和一干义军领袖面如土色,身形已经无法站立。一直很安静的大公爵德寇拉发出一声狞笑,一把拽起已经瘫倒在地上的诺万三世。诺万三世用颤抖的声音对拉卡扬说道:“国师,您的禁咒可以停下么?我不想……”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拉卡杨打断了,这个时候的拉卡扬也是疲惫以极,但是他仍然没有停下身形,他喘息着对诺万三世说:“这个时候,你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就让你看看我们血系魔法的无上禁咒吧,你这个幸运的可怜虫!”

诺万三世两眼一翻,彻底昏死过去。

一声仿佛自亘古传来的巨大而又苍凉的低吼从血海深处传来,激荡着所有人的耳膜。高速旋转的的血海有了一个短暂的平静,接着从血海中的一个角落,血液沸腾了似地咕嘟嘟冒出了大量的气泡,一个巨大的怪物一点一点的从血池中露出了它的真容。

第五卷讨逆战争第九十七章大败

乔治亚城城外,讨逆军最高统帅希尔?侯德芬上下打量着眼前这座城墙低矮的城市。他的身边,是几十名神色警惕的剑师级别的护卫,这些护卫团团的围住了自己的主帅,这样的防卫,连一只苍蝇也飞不进去。

因为蓝姆东部是以前红星军活跃的地方,因此历任侯德芬大地都不允许东部三公国有任何建设城墙,增强防卫的举动。乔治亚城的城墙不过两米余高,一些高阶战士甚至可以不凭借任何工具直接跃进城内。

希尔相信这次的讨逆战争马上就要结束了,最多还有半天的时间,讨逆军的铁蹄就将踏平这座叛逆的城市。他现在心里想的,已经是如何凭借此次军功与两位哥哥争夺帝国继承权的事情了。

他对身旁的传令官下达了总攻的命令。传令官刚刚举起令旗,就听见乔治亚城城内传出惊天动地的惨呼声。乔治亚城原本紧闭的城门突然洞开,无数人哭着喊着从城中向外涌出。这些人有衣着华贵的贵族,有穿着盔甲的士兵,更多的是衣着普通的平民百姓。他们潮水一般冲向正在列阵的讨逆军。

希尔一开始很高兴,他认为这是有忠于帝国的力量在城内举行了起义,一举消灭了叛军的首脑。他赶紧命令讨逆军停下前进的步伐,他甚至派出了一个中队的士兵前去迎接这些“义士”。

事实证明他太一厢情愿,乔治亚城内涌出的人群根本对前来迎接的讨逆军视而不见,一个中队的讨逆军士兵很快就淹没在人潮中,而这个时候希尔才发现这些从乔治亚城中跑出的人有多么恐怖。

这些人,有的看起来除了惊慌失措外,至少还是人的样子,而更多一些人脸部发生了恐怖的溃烂,他们一边跑还一边不停地在自己的身上四处抓挠着,似乎奇痒无比的样子,而更有的人几乎浑身都烂了,他们步履蹒跚的仍在勉强奔跑着。而且一些正常的人身体也在讨逆军的注视下开始了腐烂的过程。

乔治亚城里发生了什么?这是疾病吗?希尔的问题,他身边没有人能够回答。三万多讨逆军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人群很快冲到了讨逆军面前,接着一波接一波的冲进了讨逆军的队形中。

迟疑不决的希尔犯了一个大错,他没有命令部下对冲击讨逆军阵型的人群格杀勿论,等他明白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很多讨逆军的士兵似乎也染上那可怕的疾病,一边不停的瘙痒惨呼,一边全身溃烂的倒在了地上。

还没有开战,讨逆军就溃败了。很多人被那些乔治亚城中奔出来的全身溃烂的恐怖人体吓到,转身就向着后方跑去。希尔在护卫中气急败坏的下达着命令。应该说,讨逆军中的一些中高层军官还是很有素质的,慢慢的,在希尔身边聚集起一支八千人左右的力量,这些人不分青红皂白,谁敢冲击阵型,就是一阵恶狠狠的砍杀。逃难的人群不自觉地绕开了这支凶狠的队伍。

希尔松了一口气,正准备命令斥候部队进城侦察情况,更大的恐怖出现了。

乔治亚城两米多高的城墙说高不高,虽然简易,但也是用石块垒起来的。就在讨逆军陷入混乱的时候,乔治亚城那边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一大片城墙轰然倒塌,大地在震颤,灰尘漫天飞舞。

哗……倾盆的暴雨在这个时刻从天而降,奇怪的是,暴雨竟然是红色的。在暴雨的冲刷下,漫天的灰尘很快落在了地上,在纷纷扬扬的雨水中,城墙缺口处出现了一个匍匐前进的巨大怪影。这个怪物看起来有两米多高的样子,像一条硕大无比的毛虫那样从乔治亚城里一拱一拱的爬了出来。目力极好的人更够看到在怪物的头顶上还站着几个人。领头的是一个穿着魔法师服色的老头。

“这是什么!”看着不断蠕动着的怪物,希尔疯了一样抓住身边的幕僚,可是没有人能够回答他这个问题。叛乱的两公国中为什么隐藏着这么恐怖而又邪恶的势力!希尔现在无比后悔,如果当时谨慎些,保守些,把困难估计的充分些,那该多好啊!

事实上,联军军部曾经从魔法公会获得情报,魔法公会报告说在叛乱供国内隐藏着若干名没有在册的邪恶魔法师,但是当时谁会关心这件事情啊!希尔清楚的记得,联军总司令,最高长官托马斯元帅当着魔法公会信使的面将这份情报丢在一边,并且命令自己的秘书写了一封措辞严厉的公文警告魔法公会不要妖言惑众。

托马斯这么做是有道理的,神圣联军一直对魔法力量很排斥。毕竟侯德芬帝国当年就是在打败了魔法力量强大的红星军之后建立的。在现在马上要用兵的节骨眼,联军总部的高层非常怀疑这是魔法工会妄图介入神圣联军内部,进而一雪五百年前大仇的阴谋。再说,即便真有魔法师,所有联军高层也认为那是不足为患的。经过侯德芬帝国和光明教廷五百年的打压,魔法师们整体实力早就相当相当平庸,而且除了极个别的几个刺头外,其他人可以说全都相当的安分守己。另外,无论怎么讲,这种四处流窜的“无证”魔法师也不可能是什么实力高超的人士,说不定压根就是一些打着魔法师的名号混吃混喝的骗子。

在整个进军过程中,希尔压根就把叛军中有魔法师这件事忘得死死地,可是,眼前无情的事实终于让他回忆起了魔法公会的情报,现在再去寻求魔法支援已经来不及了。那个蠕动的庞大怪物看起来很笨拙,可实际速度并不慢,很快就追上了没有骑马,只用两条腿四处逃窜的人群。一幕让所有讨逆战争幸存者终生难忘的景色出现了,这个场景今后势必成为所有目击者心中最大的梦魇。

正在蠕动着的怪物突地人立而起,伏在地上两米多的身躯只是它的“厚度”!这个怪物足有八米多高,巨大的身影在腥红色的暴雨中显得是那么的气势磅礴,深灰色的巨大身躯被暴雨刷上了一层血红色,显得是那么的狰狞可怖。这个从地狱中走来的怪物把身后的乔治亚城城墙映衬的就像是乡村农田的田埂。直立起来的怪物根部有无数长达十几米,有人臂粗细的触手,这些触手顶端都有一个肉瘤,肉瘤上密密麻麻的长满了尖利的骨刺。人立起来的怪物看上去就像是海中常见的乌贼,和乌贼一样,在不断挥舞的触手上方大概一米五左右的地方,怪物也有两个硕大的,没有眼睑的眼睛,此刻这双眼睛正滴溜溜看着四处奔逃的人群。

只见一个看起来很正常的人被它的目光锁定,怪物的触手极其快速的卷过去,灵巧的将被锁定的人卷到怪物身边,这个人很快就消失在怪物长着不知道有多少层牙齿的大嘴中,咯崩咯崩的咀嚼声从怪物口中传来。接着扑的一声,怪物吐出了一些它嚼不动的骨头茬子,然后接着捕获下一个猎物。不止如此,它二十条流星锤似地触手此处乱飞,转向人多的地方砸,所过之处就是一片血肉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