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出苍茫-第3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乌合之众,乌合之众,苏卫东心里想到。身边的卫兵看清楚了对方之后似乎也松了一大口气,血影魔杀怕火畏光,显然不可能隐身在这群人之中,这样一群农民应该不会对自己构成什么威胁的。

这个时候人群走近了,骑马的人四十岁左右,似乎是个领头的,他大声呼喝着让队伍停下。两千多人乱哄哄的停下了脚步。骑马的人神气活现的大声向这边呼喊着:“讨逆军,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紧投降,否则格杀勿论!”

“副统帅,我们冲出去杀一阵吧。”

这个时候,所有的讨逆军全都起身了,五个幕僚围到了苏卫东的身边,其中一个叫做乌姆的低声对苏卫东说到。

苏卫东对于和这种农民军战斗或多或少还是有些心理障碍,他犹豫着。闻讯赶来的凝玉、刘畅、鲁西亚和铁穆都看着他,等他做决断。

村外骑马的人又喊了起来:“你们怎么这么不爽快啊!我是义军大队长格里芬,只要你们就地投降,并且释放人质,我可以保证你们的人身安全。”

“人质?”苏卫东心里马上想到那些屈死的孩子们。还没等他说话,乌姆按耐不住抢先问道:“什么人质?我们这里一个人也没有发现。”

自称格里芬的人身旁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喊道:“你少装蒜,我们的孩子都还在村里呢!”

苏卫东眼前一黑,看来这件事情是无法善了了。他身边的乌姆等人也立刻收声,他们发现了那些孩子是不假,可是那些孩子都已经被人杀死了。这件事情,和押粮队根本一点关系也没有,但是怎么和对面的这些所谓的义军解释呢?即便解释了,他们又怎么可能信呢?

老者等了半天,见这边一点动静也没有,不由得急了:“你把那些无辜的孩子怎么了?”

苏卫东吐气开声,朗声的向着对方说道:“你们听我解释,我们确实在这个村子的一个谷仓里发现了一些孩子,但是这些孩子已经全都遇难了。我发誓这件事和讨逆军无关……”

还没等他说完,对面的老头子哇的吐了一口鲜血,一头栽倒在地上。

格里芬大喝道:“住口,你们这些刽子手,当我们是白痴么?兄弟们,给我上,把他们杀光!为可怜的孩子们报仇!”

“报仇!“

两千多农民军发出一声喊,撒腿就向这边跑来,每个人脸上都是悲愤莫名的表情。

苏卫东颓然的退了下来,命令押粮队的士兵不要杀伤。

这是一条在战场上极为犯忌的命令,对方给你玩命,你还不能出全力,如果真的遵照苏卫东的这条命令,那么这五百多人的押粮队恐怕就会全军覆没。

这是乱命!凝玉挺身而出,号令所有押粮队拿起武器,不要理会苏卫东的命令,一定要多杀伤敌人。五百多押粮队官兵面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听谁的。

这个时候喊杀声已经越来越近了,凝玉一看事情紧急,招呼老黑立刻升空迎敌。善于察言观色的老黑知道凝玉这名魔法师在尊敬的龙使大人阁下和主人心中的地位。它可不敢得罪这位年轻的女魔法师。

老黑扇动着翅膀缓缓的飞了起来,这个时候敌军已经近在咫尺。

“老天,是巨龙!”

正在埋头向着这边跑的两千多人中,突然有人大声惊呼。两千多农民义军齐刷刷的停下了脚步,仰头看着这头在夜空中升起的庞然大物。

单看外貌,老黑还是很有气势的,十米长的身形优雅的舒展着,后腿有五米多长,前肢也有三米多,两道巨大的膜翼一直从前肢肋下延伸到后肢大腿的根部。倒三角形的脑袋长宽都有两米多,上边是一双在火把照耀下熠熠发光的脸盆大小的眸子,浑身漆黑的鳞片发出油亮的光芒。

老黑作势张开了鹰喙般的大嘴,朝着两千多农民军轻轻地吹了一口气。

扑通扑通,当场就有人吓晕,直面只有传说中才会出现的号称无敌的生物。这些不久前还在种地的农民心理上实在无法承受。两千多人用比来时还快的速度掉头就跑,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夜色中,手中的火把和农具丢了一地。

冲锋时远远落在后边的自称义军大队长的格里芬因为骑马的缘故,跑得比谁都快。一边跑着,他还一边回头恶狠狠地喊着:“讨逆军的强盗,这笔血债我记下了,我一定上报国师,你们就等着承受强大而不可战胜的魔法兵团的怒火吧!”交代完场面话,他头也不回的当先“撤退”了。

老黑在空中回头望向凝玉,意思是问是否需要追击,凝玉摇了摇头,老黑威风八面的降落回了村中。

这是一场什么仗啊?五百多押粮队的官兵又开始面面相觑,接着忍不住爆发出了哄堂大笑。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义军全都逃跑了,那个自称是村长的老者仍然挥舞着一把镰刀义无反顾的冲了过来。一个人怎么都好办,两边的军士不用副统帅叮嘱,一个士兵瞅准时机,一个扫堂腿就把老头放倒,接着扑上几个人抹肩头拢二臂的给老头来了个五花大绑,然后粗野的推搡着把老头带到了苏卫东面前。

第五卷讨逆战争第九十三章归心

回过神来的苏卫东有些不忍的看着这个对着自己破口大骂的老村长。等老头实在骂不动了,他本想问几句话,可是老头一张嘴就还是骂他。苏卫东身边的凝玉挥了挥手,示意几个军士带着老人家去掩埋孩子们的地方看看。她还安排鲁西亚跟着过去,一边给老头加持一些稳定心神的魔法,一边把以往的经过讲给老头听,鲁西亚会意,跟着几个军士走了。很快,不远处传来老人悲怆的哭嚎声,即便处于不同的阵营,老头的悲伤仍深深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过了很久,老头的似乎才平静下来。苏卫东本想和老头交流一下,可是老头就是不肯搭理这个“刽子手、连孩子都不放过的恶魔。”

无奈之下,只好凝玉出马,和鲁西亚一道劝慰老人家。看见两位女士,老头气似乎消了些,也说出了一些情况。

这个村子叫做乔里村,老头是村长,叫做乔恩。村子不大,人口不到二百人。乔里村里生活的都是一些普通而善良的农民,他们与世无争,只满足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普通生活。迪比里斯公国的叛乱,以及侯德芬帝国的讨逆,充其量只是成为了村民们日常茶余饭后的谈资,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事情和自己有些什么关系。

但是这种平静的生活终究是被打破了。在神历504年的年初,迪比里斯公国大公诺万三世下令征召公国所有适龄男性全部加入所谓的“义军”。面对着如狼似虎的大公亲卫队,乔恩村长毫无办法,只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子侄们被胁迫着打点行装,然后消失在地平线后边,不止如此,大公亲卫队还强行带走了一批年轻的姑娘,说是要为了国师的大计作出一份贡献。

子侄们都走了,村子里只剩下老弱妇孺和一些身患疾病的人。但是日子还要继续,农田还要继续耕作,不是为了别的,只是大家习惯了这种生活。村长带领着村子里仅剩的五十余名老人和妇女挑起了生活的重担,并时时刻刻企盼着自己的亲人能够安全归来。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个月,接着侯德芬帝国派出的讨逆军一支两千五百人的联队经过了这个村庄。在打劫了村里为数不多的存粮后,讨逆军联队长还裹挟走了村里所有的成年居民。联队长菲斯倒是很爽快,他告诉乔恩村长,这是因为他不放心自己的队伍后边有一支敌对的力量存在,怕村民们泄露了自己这支队伍的踪迹。而且村里的居民虽然大多是一些老人和妇女,但是至少能给军队做做饭,当当向导。而且如果遇到了叛军,这些当地居民或许还能帮助搅乱对方的军心。他给了老村长两个选择,要么让他把所有的成年人全部带走,要么他就会下令屠村。

老村长心都快碎了,他能够怎么选?军人的思维总是不可理喻的,虽然乔恩一再强调自己这个村里的居民都是虔诚的光明教徒,而壮年男性的消失也不是自己愿意看见的事情,但是始终无法打消菲斯的戒心。

最后还是在乔恩以死相威胁情况下,菲斯才勉强同意所有的孩子不必跟随军队出征,这多少也是觉得孩子们是个累赘吧。他还很“仁慈”的给孩子们留下了足够的口粮。乔恩无奈,只好招呼着大家跟随着讨逆军出发了,时间是如此的短促,很多人只来得及拥抱自己的孩子一下,连行李都没怎么收拾,就被大军强行带出了村庄。菲斯说过,这次讨逆行动很快就会结束,他不会为难本地的居民。而且,后续还会陆续有讨逆军途径这个村子,所以孩子们的安危基本上不用担心。

孩子们被老村长安排到一个空的谷仓中,他嘱咐几个年龄稍大的孩子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弟弟妹妹,直到长辈们回来。

乔恩发现,讨逆军部队中还有不少别的村子的居民。这支队伍行进的速度不快,似乎他们的任务就是扫荡进军沿线的村庄,扫荡一切,然后带走百姓。

这样的行军只走了一天两夜就被终止了,因为这支部队遇到了国师派来的魔法兵团精锐的夜袭,两千五百多人的讨逆军被一百多人的魔法兵团打得鸡飞狗跳,场面一片混乱。联队长菲斯在魔法兵团第一次穿插中就被撕成了碎片。本来,乔恩以为这些魔法兵团是来拯救大家的,可是魔法兵团的怪物们根本是敌我不分,见人就杀。极度混乱中,讨逆军联队一哄而散,魔法兵团追杀了一阵,也消失了。好不容易幸存下来的乔恩发现,自己所有的同乡要么是死在乱军中,要么就失去了踪迹。

他不放心村里的孩子,于是立刻动身返回自己的村庄。在路上他遇到了格里芬带领的一支“义军”。

这就是乔恩老头讲述的经过。

那么,到底是谁杀死了孩子们呢?凝玉和鲁西亚对视了一眼,内心充满了疑惑。

她们把乔恩村长的话原原本本的和苏卫东、刘畅说了,苏、刘两人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照理说,急于前行的讨逆军主力是不会有这个闲功夫和兴趣回来屠杀孩子们的,那么是谁呢?

商议了一番,苏卫东决定加快行军速度,如果能够追上讨逆军主力,说不定就会有答案。于是苏卫东号令全体押粮队即刻出发。乔恩老头本想留在村里,但是考虑到老人孤身一人,在这个村子中有可能还会遇到危险,在鲁西亚和凝玉的劝慰下,老人还是和押粮队的人一起前行了。苏卫东命令专门为老村长腾出了一辆板车让老人家休息。老头的脸色多少好看了些。

队伍又走了七天,途经了几个村庄,发现全都变成了无人区,有的村庄是彻底消失了人迹,而有的,也会发现遇难的孩子。这一路行来,自苏卫东以下几乎所有的人全都充满了怒火,可是,又都很担心,如果这种滔天大罪真的是讨逆军造的孽呢?

五百多人的押粮队绝大多数都是来自神圣联军三大主力军团的军人,因为背景和出身的缘故,在原来的军队中过的并不如意,因此才会加入讨逆军碰碰运气,而且还是因为背景和出身的缘故,这些士兵也没办法混进主力,只是被高层非常随意的安排到了押粮队中。

这一段时间以来的相处,士兵们发现苏卫东这名佣兵出身的副统帅一点架子也没有,日常从不搞特权,而且对所有的士兵都非常的关爱。这名副统帅武功十分高强,还有巨龙相助,但是从不自傲。每次战斗副统帅都是冲锋在前。可以说,没有副统帅在,无论是与血影魔杀的战斗或者是在乔里村遇到的夜袭都会让押粮队损失惨重。更何况副统帅的几个朋友,那个伟大而又美丽的红衣主教、高贵而又温婉的魔法师,以及神出鬼没的斥候大队长,还有力大无穷的兽人,都是实力强横之辈,日常与士兵相处中也是平易近人,让人心折。

在行军途中,士兵平时也已“同志、战友”互相称呼了。不知不觉中,这五百名士兵已经认可了苏卫东的领导,虽然他有时候表现的有些软弱,但这不正说明这位副统帅的善良么?五百名士兵觉得,副统帅是自己一生中遇到的最好的长官,如果可以的话,他们都希望副统帅永远可以领导他们。

第五卷讨逆战争第九十四章溃兵

也许是发现了队伍中有一个异常强大的红衣主教,血影魔杀们再也没有骚扰这支队伍。除了在几个村庄中发现了这样那样的惨事让人内心很不安宁外,押粮队也算是平平安安的向前推进着。

可是,部队沿途也没有碰到讨逆军的一兵一卒,对这个问题苍茫三人组曾经专门讨论过,最后认为问题还是出现在联军总部给的行军路线上,这条路小根本就在主力前进的路线之外。

一百辆粮车经过这几天的消耗,还剩下不到七十车是满载的,其中大部分是被黑龙消耗掉了。此外,这几天的行军苏卫东也没闲着,他按照自己在解放军中学来的东西好好地操练了一番手下的五百多军士,这种操练卓有成效,现在的五百多人的押粮队至少精神面貌上焕然一新,有了一点苏卫东心目中军队的样子,并且苏卫东还在士兵中发现了一些可以充当中基层士官的好苗子。

对五百士兵来说,他们惊喜的地发现这位佣兵出身的副统帅不止战斗力高超,带兵也是很有一套,虽然平日的操练十分的辛苦,但是效果却很显著。比较之下,自己原来所在的神圣联军三大主力军团的训练简直就是小儿科,这也越发让他们下定了从此之后追随副统帅的决心。苏卫东与手下官兵的相处越来越融洽。

根据地图显示,苏卫东率领的押粮队距离迪比里斯都城乔治亚只有一两天的距离了。现在是神历504年五月五日,距离讨逆军在帝都侯德芬誓师,已经过去将近二十天。除了路上偶尔遇到过一些小股的叛军骚扰,这支五百多人的小部队基本上没有遇到任何阻力。而那种小骚扰说是玩笑更合适一些,因为只要老黑一出现,那些叛军立刻撒丫子就跑,没有表现出一点应有的勇气。

这一天,天空无比阴沉,大团的黑云高度极低,彻底阻挡了阳光的照射,甚至到了有些阻碍视野的地步。天空中,似乎正在酝酿着一场豪雨。正当苏卫东与士兵们谈谈说说的时候,前方的斥候突然来报,说发现了大批讨逆军士兵。

苏卫东立刻加速前行,就看见远处走来一群一群的士兵,这些士兵的脸上写满了绝望和恐慌。而且苏卫东发现,这些溃兵中,不只有穿着讨逆军军装的,而且居然还有那些穿着平民衣服的叛军。更为奇特的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些溃兵竟然非常亲密的混杂在一起,有的甚至还互相搀扶着。他们背向着乔治亚城的方向,衣衫褴褛而又步履蹒跚的向着这边走来,虽然发现了苏卫东等人,但是他们似乎很漠然,稍稍调整了自己的方向,打算绕开这支队伍。

苏卫东身边的乌姆拦下了一个看起来还算正常的讨逆军士兵,询问前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个士兵眼神空洞的看着他,嘴里说道:“疯了,整个乔治亚城都疯了!那个恶魔一出现就把我们包围了。你们赶紧跑吧,晚了就来不及了。”

一个恶魔能把五万多的讨逆军包围?苏卫东觉得这个士兵说话非常的不着边际。乌姆赶紧又问:“你们为什么和那些叛军混在一起?”

士兵突然烦躁起来:“废话!恶魔什么都吃,我们再不互相帮衬着,你以为我们能逃出来么?”

根据这个溃兵话中的意思,似乎是乔治亚城里出现了一个强大无比的恶魔,以至于整支讨逆军彻底崩溃。而且这个恶魔不分敌我,连“自己人”也杀。

士兵还想说些什么,突然脸色一变,双手在自己身体上下不住的用力瘙起痒来,就听他惨呼道:“我怎么了?我怎么了?痒死我了!痒死我了!”

在苏卫东等人的注目下,这个溃兵身上的皮肤在自己的抓挠下大片大片的出现溃烂,只一会的功夫,浑身的好皮就掉光了,露出里面鲜红的嫩肉,诡异的是,嫩肉中没有血液流出,只是慢慢渗出一层血红色的接近凝固的东西。溃兵站立不住,扑的一声向侧面倒去,苏卫东身旁一个押粮队的士兵看着有些不忍,伸手扶了溃兵一下。可是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溃兵似乎浑身就已经烂成了高度腐败的死尸,整个身体穿过了搀扶士兵的手扑的倒在地上。溃兵大声呻吟着,极度痛苦满地打滚,而且还在试图用自己已经看不出形状的手瘙痒。

伸手搀扶溃兵的押粮队士兵呆呆的看着自己手上那些烂肉,转身一阵狂呕。还没等他呕完,他突然也不住的开始惨呼和瘙痒,从接触溃兵的那只手开始,这个士兵的身体也出现了大面积的溃烂,很快也倒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四周从乔治亚城溃散到这里的士兵们很多的人都出现了类似的症状。一大批一大批的人突然之间烂的不成形状,还满地的打滚,这个场面实在是太恐怖了。押粮队、还有所看起来还正常的溃兵呆呆着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是一种恐怖的魔法,而且它会传染,主人,我们最好离这些人远一些。”身体庞大的黑龙轻声对苏卫东说到。

“你知道这种病?”苏卫东看着自己的魔宠。

“嗯,我在龙城里学习的时候听长辈说过,这种不是病,而是中了一种邪恶的魔法的表现,这种魔法是人类血系魔法里面非常恶毒的一种。高阶的血袭魔法师可以利用魔法使普通人类的浑身的血液固体化,中了这个魔法的人先是感到全身起痒无比,接着皮肤就会大面积的溃烂,最后会因为血液全部变成固体而死去。这个过程非常漫长,可以持续好几天,这种魔法叫做凝血地狱。”

老黑轻轻的说,同时小心翼翼的引着苏卫东向着安全的地方退去。

“中了这个魔法的人不能接触,只要你一接触他,你也会被传染,除非在刚被传染的时候立刻用光明教的神圣净化术进行治疗,否则以待皮肤开始溃烂,就没救了!对了,主人,还有一件事,中了凝血地狱的人会有一段潜伏期,每个人潜伏期不一样,有的就是几秒,有的可能是一年,但是一年之内肯定会爆发。”

在一旁的刘畅听得浑身发毛,似乎自己也开始痒了。

鲁西亚一言不发,挥手对刘畅施展了一个神圣净化术,刘畅感觉自己好多了。接着鲁西亚开始一☆奇书网のWww。Qisuu。Com★个人一个人的为身边所有的人加持神圣净化,看到这里有一个光明系魔法师,押粮队的人、陆续赶来的溃兵们全部围拢了过来,嘴里不断地乞求着鲁西亚的帮助。

鲁西亚脸有不忍之色,来者不拒,一个人一个人的施加。苏卫东命令五百押粮队的士兵帮助鲁西亚维持着秩序,而很多等待治疗的人也都自发的排起了队。接受过鲁西亚治疗的人心里充满了感激,口中不断赞颂这鲁西亚的美德,也加入了维持秩序的队伍中。这些人很有经验,他们能看出谁像是马上要发病的样子,他们就会把这种人优先安排到前边。

而另外一些已经被鲁西亚治疗过的人看着那些仍在满地打滚,不停惨呼的可怜人,心中实在是不忍,有几个干脆拿起了手中的武器走向那些身处在极度痛苦的人中。接着,他们用手中的武器一个一个的把仍在惨呼的人杀死。现在,没有一个人认为他们做得不对,而有的中毒者还在催促着这些人赶紧送自己上路。此起彼伏的惨呼声渐渐安静下来,局势似乎有了一点点的好转。

这个时候已经分不清谁是讨逆军、谁是叛军了,在这里的,都是一些渴望活命的可怜人。坐在板车上的乔恩村长看着眼前的一切,他突然站起来对苏卫东说:“苏卫东大人,我相信不是你杀死孩子们了。现在,我希望你赶紧去乔治亚城里,如果那个恶魔不被杀死的话,仅凭鲁西亚小姐一个人是救不了太多人的啊!”

一言点醒梦中人,是呀,这些人既然是从乔治亚城来的,那说明凝血地狱的施加者就在城中!只有杀死了他或它,才能从根源上杜绝凝血地狱这种极度邪恶的魔法的蔓延。

苏卫东立刻跨上黑龙就要出发。

“等等!”凝玉大声呼喝着,接着也轻盈的跳上了老黑宽大的脊背,“据说那边有一个魔法师,我跟着你去,说不定能帮上忙。”

看到刘畅和铁穆也正在向这边赶,凝玉对着他们挥挥手,朗声说道:“刘畅、铁穆弟弟,请你们保护好鲁西亚!”

刘畅一想,是呀,自己等人都走了,鲁西亚怎么办?他停下了脚步,也拉住了还欲前行的铁穆,铁穆非常不满刘畅拉住他,正想挣脱开,可以看到姐姐那明亮的眼睛,铁穆只好停下了脚步。

第五卷讨逆战争第九十五章大公爵德寇拉

神历504年四月二十二日。迪比里斯公国国都乔治亚城内,诺万三世焦急的在大公府议事殿内来回的踱来踱去。国师拉卡扬的禁咒级魔法酝酿已经三个多月了。但是到目前为止,旁观的人除了看到拉卡扬大师每天吃吃喝喝,晚上临幸几个美貌的处女外,谁都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高台早已在土坑中搭好,强拉硬拽的一万童男处女也早已就位。从二月初就已经冒着料峭的春寒住进了大土坑。拉卡扬不知道施展了什么惑术,让这一万多本来哭哭啼啼的青年男女一瞬间就变成了他最忠实而狂热的信徒。这一万多人每天在坑里就是呆着,要么神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