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出苍茫-第3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境内讨逆军可以就地补充给养,这支押粮队还是要等到大军进入迪比里斯境内之后才会发挥作用。

由于这次东部两公国的叛乱十分彻底,两公国境内的贵族势力基本上已经被清除的干干净净。根据事先进入迪比里斯公国的间谍回报,当听说侯德芬帝国将派大军进行征讨的消息后,叛乱的大公诺万三世定下了坚壁清野的策略,将侯德芬帝国进军可能路线沿途的所有城镇尽可能的全部清空。不仅如此,诺万三世还将叛军主力全部集中到了迪比里斯公国都城乔治亚的周边,摆出一副毕其功于一役的架势。

从边境算起,在乔治亚城和边境线之间的距离大约是一千公里左右,沿途有大约五座规模较大的城镇,这些城镇都可以成为阻击讨逆军前进的据点,但是这些城镇都被诺万三世放弃了。这种做法其实相当昏庸,也说明了诺万三世手底下没有会打仗的人才。事实上,如果诺万三世胆气壮一些,在讨逆军进攻的路线上设下层层阻击兵力,那样势必会大大减缓讨逆军进攻的速度,甚至会有效的削弱讨逆军的军力。

这样的消息不能不让神圣联军高层充满了乐观情绪,他们经过讨论认为,最多二十天左右的时间就足以全歼盘踞在迪比里斯公国都城乔治亚周边的十万叛军。在攻克下乔治亚城之后,这次讨逆行动就可以算是结束了。

当然,从求稳的角度,这次新组建的讨逆军事实上只会是整个讨逆计划的前锋部队,后续还有会有从三大主力军团抽调组建的一支五万人的部队进行支援,以十万装备相对精良的正规军,分两个波次去进攻十万人左右扛着抽头把子,没有受过军事训练的农民军,这场战争怎么想都不可能输。

而对于那个佣兵出身的副统帅,虽然大庭广众之下,宰相斯特劳斯大人委任他为押粮官,但是实际上联军高层还是有意识的架空了这个“副统帅”。真正的后勤辎重另有可靠的人去组织、协调。佣兵“副统帅”这里,高层们别有用心的进行了一种特殊的安排。他们为苏卫东的押粮队准备了五百吨的粮草,两千多没有什么战斗力的士兵,不委派中高层军官,此外还划定了一条绕开所有重点城市,极为难走的行军线路。

联军统帅的种种用心,在苏卫东接到军令后,和地图在一对照,立刻就被苍茫三人组识破了。这种事情,苍茫三人组早就有了心理准备,经过简短的商讨,苍茫三人组决定就按照联军总部的这个计划执行,反正真正的情况肯定不会像联军统帅想象的那么简单,随着战局的发展,肯定会出现变数,而到了那时,就是苍茫三人组实施自己的计划的时候了。

第五卷讨逆战争第八十七章东部三公国(2)

苏卫东这一天来都在安排各种事宜,按照苏卫东的设想,他将首先带领一千多人拉着第一批五百余吨的粮草紧跟着讨逆军主力进入迪比里斯公国。他还要另外统筹剩余的一千多讨逆军士兵按照批次,把余下的粮草逐步运过来,这些工作非常繁琐,而且很耗时间。

那么这支押粮队呢,从士兵面相看上去都是一些老弱病残之辈,平均年龄超过三十五岁,大部分是平民,只有极少数中层军官是一些破落的贵族出身。这也是可以理解的,那些有背景有门路的人早就参加了前锋部队去争军功了。

苏卫东暗暗摇着头,带领着这支部队向东部进发。

根据讨逆军的计划,部队一开始就会进攻迪比里斯公国,因为叛乱的贱民起义军主力和首脑目前都集中在迪比里斯公国的首都。等歼灭了叛军主力后,讨逆局就会挥师北上,完成对契卡公国的占领。

从地图上看,从侯德芬城到迪比里斯公国首都的路程大概是十天左右,而从侯德芬帝国和迪比里斯公国边境开始算起,到迪比里斯公国首都有十五天左右的路程。

十二天之后,苏卫东带领着押粮队来到了迪比里斯公国的边境,根据前方传回来的消息,讨逆军主力已经于三日前攻入迪比里斯公国了。

虽然押粮队动身只比讨逆军晚一天,但是满载的大车是不可能快速前进的,而且沿途他们还要接收补充的粮草。这一下苏卫东有些紧张,他可不想被人扣上一个延误军机的罪名。但据拖后的士兵讲,前方部队已经在迪比里斯公国境内发现了很多被遗弃的粮仓,目前来看给养还不是问题。而且讨逆军攻势异常的顺利,沿途几乎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

“那些叛贼已经吓破胆了。”留守的军士最后说。

话所如此,苏卫东还是督促着部下加快了进军的步伐。

蓝姆大陆东部地势以平原为主,从北至南依次分布着契卡公国、迪比里斯公国和多撒公国。因为资源和地缘的关系,以及历史上曾经是人魔大战的战场。侯德芬帝国并没有为这三个公国投入太多的资源进行建设。这三个公国境内人类也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矿藏,因此相对于蓝姆大陆其他地方,这里历来是比较贫穷的。

这三个公国的人口也不是很多,因此除了几座规模不大的城市周围有一些人烟外,大部分的地方都是人迹罕至的,覆盖着厚厚的植被。

据说在五百年前魔法文明非常繁盛的时候,三个公国所在的这片区域也曾经繁荣过。在那个时代,蓝姆大陆的东部曾经是人类魔法师活动的中心。那个时候,东方被称作梦幻之地,是所有渴望探求魔法的秘密的人类向往的地方。不仅如此,这里还曾经聚集了各种各样的非人类种族,这些非人类种族有耳朵尖尖、精于射术的精灵;有身材矮小,但是对冶金和铸造技术非常痴迷的矮人;有脾气暴躁,但是战斗力超强的比蒙兽人;还有一些早已被遗忘于历史中的种族。这些种族和人类和平相处,平等相待。他们各自发挥自己种族的优势,与人类一起,将蓝姆大陆的东部建设的如梦中仙境一般的美好。

但是,随着魔族的入侵,辉煌灿烂的梦幻之地变成了血肉横飞、尸横遍野的战场。接着就是红星军的横空出世,它整合了东部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种族,与魔族展开了殊死的战斗,最终击退了魔族的入侵。

当所有人都在欢庆胜利的时候,藏于蓝姆大陆内部的光明教廷突然发难。通过神降术引来了百万栖身于光明神界的天使军团,无耻的对当时仍沉浸在胜利喜悦中的红星军和追随的种族进行了偷袭。

这是一场一边倒的战斗,虽然红星军中几乎集中了大部分蓝姆大陆人类和非人类种族的强者,但是在百万天使大军面前,红星军仍然失败了。红星居所有的人类部队几乎全部战死。而非人类种族也损失惨重。

伤心于人类的背叛,这些非人类种族裹挟着一些红星军人类的残兵经过了漫长而艰苦的远征,退进了迷失之森,并在那里彻底失去了踪迹,传说中,他们去了另一块大陆。

曾经辉煌灿烂的梦幻之地彻底沉沦,在这里生活的近千万普通人类被取得胜利的神圣联盟贬为低贱的贱民,五百年都无法翻身。

一些占地浩大的城市也渐渐消失在荒芜的杂草和丛林之中,变成了遗迹。

事实上,五百年来帝国对东部的三个公国基本上是不闻不问。除了像公国大公任免这些必要的政治性活动外,帝国几乎从来不会派人到这三个公国来。当然,帝国也不会对这三个公国的岁贡有任何额外的要求。只要三个公国每年进攻一些粮食和农产品就可以了。话虽如此,这些岁贡对三个公国来说仍是一个不小的负担。

三个公国境内就没什么像样的道路,全都是崎岖不平,布满了碎石和枯枝的土路。如果到了六。七月份的雨季,这些小路就会变得非常泥泞,马匹根本无法通过。

第五卷讨逆战争第八十八章怪人

迪比里斯公国境内没有什么像样的道路,一些被旅人踩踏出来的小路也往往是在参天的高大乔木、一人多高的灌木丛和齐腰的高的杂草中被生生用柴刀开辟出来的。迪比里斯公国境内的大树基本上都是类似于钻天杨那样长的高大笔直,树冠遮天蔽日的树种,而灌木丛的枝蔓上长满了荆棘和藤蔓,杂草丛又使人无法看清地面的状况,这些都无形中增加了赶路的难度。好在前边讨逆军的主力已经通过了,留下的道路相对来说好走了一些。

天色已近黄昏,满载着粮草的大板车咯吱吱的走在崎岖不平的林间小路上,道路两边全是参天蔽日的高大树木。这些树木身上有着一个一个的瘢痕,在昏暗的光线照射下,这些瘢痕仿佛是一只只邪恶的眼睛,注视着在林间小道赶路的人们,让人内心发毛。

追随着讨逆军主力的脚步,这支辎重部队已经深入迪比里斯公国三天三夜了。奇怪的是,苏卫东再也没有得到讨逆军的一点消息。刘畅承担起斥候的职责,带领着几个腿脚还算利索的士兵一直在前方小心翼翼的探路,但是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状况。

随着部队的深入,苏卫东内心充满了不祥的预感,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这让他的表情越来越凝重。其他的人似乎也被苏卫东所感染,本来和凝玉还有说有笑的鲁西亚也沉默了下来。

又走了一会,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在叮嘱了部下小心着火后,这支押粮队纷纷点起了火把照明,苏卫东计划找到一边开阔地就命令士兵休息。这个时候,一名跟随着刘畅在前方探路的士兵突然深一脚浅一脚的跑了回来,他气喘吁吁的对苏卫东说:“副统帅阁下,刘畅大人在前边发现了一点状况,请您和两位尊贵的魔法师过去看看。

苏卫东嘱咐铁穆注意好周围,就带着鲁西亚和凝玉一起随着这个士兵穿过层层灌木向前方赶去,而黑龙安德里安则安静的蹲在苏卫东的肩头。

在离大部队一公里远的地方,苏卫东看到刘畅正和三名士兵围成一圈蹲在地上看着什么,听到了脚步声,刘畅警惕的抬起了头,其余三名士兵也是刷的一下抽出了佩剑,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看到是苏卫东,几个人的表情都缓了一缓,刘畅第一句话就是:“卫东,让老黑恢复原身吧,也许现在还来得及。”

苏卫东一愣,老黑赶紧说道:“刘畅大人(刘畅禁止黑龙在外人面前提起龙使大人阁下这个称呼,让它叫自己做刘畅大人),我需要至少三车的粮草。”

三车粮草可以够三百人的部队一天的给养了,苏卫东有些心疼,也有些惊讶于巨龙食量之大,不知道龙枪骑兵团日常需要多少粮食供给这些大胃王。

苏卫东正在犹豫,突然听见鲁西亚的一声惊呼。顺着鲁西亚惊骇欲绝的目光看过去,苏卫东看到了刘畅他们刚才正在看的东西,那是一具尸体,看服饰,这个人生前应该是讨逆军的一员。

这个人死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浑身已经僵硬。最可怖的是他的表情,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的,眼白充满了血,因为死去很久,红色的眼白已经变成了酱紫色。而他的全身都是一种灰白色,这种颜色,很像死灵法师帕拉尼尼的肤色。这个死去的士兵嘴巴大大的张开,似乎在徒劳的呼吸着空气。他身上的盔甲不知道为什么变得破破烂烂的,上遍布满了阡陌交错的一道道划伤,有些划伤已经深入这个士兵的身体,没有血色的肌肉和组织翻卷出来。虽然这只是普通士兵穿戴的那种除了胸口是金属,其余部分全是棕麻的最低层次盔甲,这种盔甲也不是轻易就能变成这么破烂的。

“似乎是被某种利器划烂的。”刘畅在旁边轻声的说。

苏卫东努力让自己的面部表情平静,他知道,作为一支部队的主官,他的一切反应都会对身边的部下带来影响,如果他表现的惊慌失措,那么部下的士气一定会立刻一泻千里,什么仗也不用打,自己就把自己吓垮了。

他缓缓地翻动着尸体,这个死去的士兵双手交错着拢在自己的喉咙两边,十根手指已经深深地勒进了自己的脖子,难道是他自己把自己掐死的么?这个念头在苏卫东心中一闪而过,很快的,他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借着有些昏暗的火光,他看见了在这个死去的士兵脖子右侧大动脉处有一个不是很明显的伤口,这个伤口不是连贯的,呈两道弧形,组成了一个桃核的形状。

“我怀疑那是牙咬的。”刘畅再次轻声说道。

“什么!”鲁西亚失声惊呼。

“看来我们遇到麻烦了。”刘畅继续说道,接着他示意苏卫东抬起头来,几个人随着刘畅的手指,向着头顶看去。

这里还是在密林中,四周全是树木,天已经全黑了。目力所及,一切都笼罩在无边的黑暗中。苏卫东高高举起手中的火把,映入他眼帘的,是十几具挂在树梢上的尸体。这些树木都是很高大的钻天杨,树梢离地面足有五米多,这十几具尸体就这么在树梢上挂着,随着划过树林的风荡来荡去。

“这具尸体是我摘下来的,刚才它也是挂在树上。”刘畅说。

“这具尸体全身的血液已经丧失殆尽,而且,看起来他们是在猝不及防之下被某种东西偷袭了。另外还有一点,我没找到任何遗落的武器。”

突然,一直站在苏卫东肩头一言不发的老黑尖叫了一声,接着腾空飞起。身躯缩小了的它似乎也变得无比敏捷,它向着苏卫东迎面两米左右的一棵大树掠去。

与此同时,刘畅也感觉到了近在咫尺的危险,他一声清啸,身形也向着那棵大树的树冠窜去,挥手之间,已经把龙须剑操在了手中。

刘畅速度是如此之快,一霎那间就超越了正在飞翔的黑龙,只听叮叮连声轻响,刘畅轻盈无比的用手中的龙须剑闪电般的刺了无数下。

一声闷哼传来,从钻天杨的树冠下栽落下一个怪人。这个怪人浑身赤裸,看起来枯瘦无比,体表全是虬结的经络,满头的白发直垂到腰间,他的手里正拿着一把精致的小钢弩。这个怪人嘴已经合不拢了,因为上下各有两颗五厘米长的獠牙突了出来,这让这个怪人看起来无比的狰狞可怖。

苏卫东自问,以自己现在的水平,寻常人类只要一靠近他十米的范围他就会察觉,但是这个怪人什么时候过来的他却不知道。

很明显,这个怪人知道苏卫东是这支部队的首脑,他潜伏在树顶,瞅准了时机,准备突施暗算击杀苏卫东。

栽下树来的怪人已经死了。这让苏卫东觉得有些可惜,但是他知道刚才那个情况刘畅不能留手,否则的话,自己可能真的挡不住这阴毒的弩箭。

老黑有点不好意思的又飞了回来,刚才那一下它感觉到了这个偷袭的怪人,但是内心里还有一点点犹豫,它在担心自己的安危,因此前扑时虽然看起来很快但实际上它也并没有尽全力。结果被刘畅感到了前头,杀死了这个怪人。

魔宠和主人的心灵是相通的,苏卫东当然知道老黑心里的这些念头,但是一方面苏卫东觉得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另一方面他也从来不对龙族的忠心抱有任何不切实际的想法,因此苏卫东没打算现在追究此事,只是狠狠的瞪了黑龙一眼。黑龙打了个寒噤,乖乖的,而且是小心翼翼的又落在了苏卫东的肩头。

第五卷讨逆战争第八十九章血影魔杀(1)

看着眼前这个不知来历的怪人,在场的众人都沉默无语。那些讨逆军的士兵以前根本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双腿都开始发颤。苏卫东正想安慰几句,突然身后传来铁穆的怒吼声。

“不好!粮队遭袭!”苏卫东心一下子揪了起来,刘畅更是当先反身向着押粮队所在的地方跑去。苏卫东放心不下凝玉和鲁西亚,他抽出钢刀,护着两位魔法师以尽可能快的速度向回赶。

远处铁穆的怒吼一声接着一声,似乎是遇到了什么强敌,间或的也有讨逆军士兵的惨叫传来。苏卫东心急如焚,但是两位魔法师本身速度就不是很快,现在又要分心念诵魔法咒语。苏卫东护着她们足足用了十分钟才赶到了铁穆所在的地方,

这里很多火把已经熄灭了,残存的光亮只是使目力正常的人勉强能看清周边的态势。押粮队已经停止了前进,士兵们大部分都躲藏了起来,只有极少数胆气较壮的人正随着铁穆一起与一些诡异的身影进行战斗。粮车太多了,光线太暗了,苏卫东目力所及,只能看清楚眼前几十辆粮车的状况,后续的粮车全都隐没到了黑暗中,悄无声息,不知道状况如何。铁穆正挥动着一根碗口粗细的枯木上下飞舞。刘畅则形如鬼魅一般追逐着一道道诡异的身影。看身形,这些家伙就是刚才那个怪人的同类。

这些怪人身法极其快速,地心引力对他们几乎无效一般,而且人数颇多,粗略数了一下,足有几十个人。偶尔有一个怪人落到树梢,就会发出桀桀的怪笑,那声音像是夜晚出来觅食的猫头鹰。

论单打独斗,这些怪人都不是刘畅和铁穆的对手,但是他们人数太多了,而且很明显训练有素,除了几个人牵制住对他们最有威胁的刘畅和铁穆外,其余的人都在对着讨逆军押粮队的士兵进行着肆无忌惮的攻击。

那些凡人士兵根本不是这些怪人的对手,等苏卫东赶回来的时候,已经有一百多人伤亡。而且苏卫东分明看到一些怪人正伏在讨逆军士兵身上,用长着獠牙的嘴在士兵脖子上允吸着什么。

“血影魔杀!”鲁西亚没见过这种东西,但是她记得以前光明教典籍中有类似的记载,所谓的血影魔杀第一次是出现在五百年前的神魔战争中,他们的来历没人知道。有的人认为是从魔界渗透过来的正统魔族,有的人则认为血影魔杀是被某些邪恶的法师改造过的人类。血影魔杀不穿任何衣物,速度奇快,以人血为食。在当时的光明教徒认为这是红星军魔法兵团部下的一支特殊力量,随着红星军被全歼,这支令人生畏的力量也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当他们第一次出现在蓝姆大陆时,造成了无限的恐怖,因为血影魔杀的速度不是普通人可以抗衡的,而且他们诡计多端,作战不合常理,喜欢像狼群一样围猎猎物。他们进退合度,善于见风使舵,长于隐匿踪迹。弱则攻之,强则撤退,善打顺风仗,善于利用周边环境。遇到实力稍弱的对手,他们就会聚众围攻,遇到啃不动的硬骨头,则像风一样消失。

这些还不是最关键的,最让人恐怖的一点是血影魔杀作战从不留活口,而且死去的人全都是体内鲜血被吸干之后衰竭而死。据说一些高阶的血影魔杀还有一种特殊的能力,这种能力被称作“初拥”,被初拥过的普通人类有千分之一左右的存活率,如果侥幸得以不死,那么身体就会发生变异,变成低阶的血影魔杀。低阶的血影魔杀会被高阶绝对控制,按照高阶血影魔杀的命令行事。

根据光明教典籍的记载,血影魔杀的武器就是他们的两只利爪以及长着獠牙的嘴。他们不喜欢用外物作为兵器。这也是刚才鲁西亚没有确定这些怪人身份的原因。谁能想到,五百年后出现的血影魔杀居然知道潜伏,还使用弩作为武器搞起了暗杀来了呢?

第五卷讨逆战争第八十九章血影魔杀(2)

血影魔杀不是没有缺点,他们的眼睛对于光线极为敏感,光线越暗,他们越能发挥实力。而过强的光线会让他们极为不舒服。这些血影魔杀不止眼睛对光线敏感,身体的皮肤也很容易受到强光的伤害,据说盛夏正午的阳光甚至会让他们裸露的皮肤受到致命的损伤。而光明教的圣光魔法也正是血影魔杀的克星。

随着苏卫东等人的加入,场中更加混乱,十个怪人从战团中抽身而出,挥舞着指甲长长而又锐利的双爪向着刚刚过来的几个人扑来。

凝玉当先发难,低阶火球术一个接一个的暴射出去,加持了气系加速术的火球像流星一般飞射向扑过来的血影魔杀。凝玉面色沉静,双手不停地挥舞,控制着火球的轨迹。八名血影魔杀被爆射的火球穿胸而过,当场身亡,剩余的两名明显战斗力强一些,在空中灵巧的避开了火球的攻击,继续前冲。

苏卫东手中钢刀迎着两个血影魔杀就是一挥,一道月牙形刀芒激射而出,直接将两个怪人砍成了两段。扑通一声,两个血影魔杀坠落到地面,这些怪物仿佛没有痛感,残缺不全的血影魔杀嘴里发出断断续续的怪叫,双手在地上攀爬着仍向苏卫东这边行来。这种让人望而生畏的气势直接把跟着苏卫东跑回来的几个讨逆军士兵吓晕。

“神圣净化!”鲁西亚经过短暂的心灵动荡,现在平静下来,经过短暂的咒语念诵,她施展出了最擅长的光明系净化魔法。一道乳白色的圣光从雄鹰十字架中发出,形成了一个椭圆形的环,以鲁西亚为中心向着四处散去。几十名血影魔杀中有一大半被这道光环照上,一声不吭的一头栽倒了地上,痛苦的扭曲起来,身体的皮肤像是被开水浇过了一样出现了一个接一个的水泡,接着这些水泡全部破裂,流出腥臭难当的脓液来。

光明系魔法对于血影魔杀的杀伤力如此之大,让鲁西亚松了一口气,她一刻不停的释放着神圣净化这个魔法。血影魔杀速度虽快,但是也快不过光线,又有几个被圣光照到。眼看情势不妙,残存的血影魔杀中一个好像是领头的发出一声低啸,十几个幸存的血影魔杀随着这个领头的很快撤出了战斗,消失在茂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