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出苍茫-第3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巨大的羽翼,马头上还有一个螺旋的尖尖的独角。这是徽章的主体,在盾形主体和圆形的底之间左右各有两条艺术化处理过的荆棘花,这两根荆棘花根部缠绕在一起,顶端略略分开,棘刺顶端之间是一个皇冠。

“那是什么马?”刘畅好奇的向鲁西亚问道。

“那是独角兽,传说中伟大的光明神赏赐给侯德芬一世的坐骑。”鲁西亚轻轻地回答。

“咦?那匹马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似地?”铁穆冷不丁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可是当大家再追问下去,他又说他什么也想不起来,可能是自己记错了。

第五卷讨逆战争第八十二章红衣主教的包厢

这个时候大广场上已经站满了人,其中有誓师出征的讨逆军五万人,神圣联军三只军团派来观礼和为讨逆军壮行的部队,正在三三两两走入包厢及两侧露天观众席的贵族嘉宾。军乐团正在一支乐曲一支乐曲的演奏激发士兵斗志的军乐。

鲁西亚是红衣大主教兼教皇的全权特使,她可以专门享有一座偏殿进行观礼。这座偏殿在侯德芬陛下观礼主殿的左侧,紧挨着主殿。

当鲁西亚带领着大家走进这座偏殿时,呼啦啦一大帮光明教神职人员全部站了起来,然后全都殷切的围着鲁西亚红衣主教嘘寒问暖,殷切的表达自己对光明神的信仰和对新任红衣主教的忠心。

鲁西亚很明显见惯了这种场面,不疼不痒的和一大帮白须飘飘的老头子打着哈哈。带领着众人走进了自己专属的包厢。几个不识趣的老头子想要跟进来,鲁西亚俏脸一板,吓得几个人赶紧倒退着退了出去,他们刚刚退到门口,门啪的一声关上了,差点打中了退得稍慢的那个老头的鼻子。几个老头相顾苦笑了一下,各自回到各自的包厢房间去了。

这个新任红衣主教性格十分怪异,来到了帝都,光明教专属的、久负盛名的的、奢华无比的大教堂不去住,非得和一帮苦哈哈的佣兵混在一起,虽说她的父亲也是佣兵。可是在这些光明教资深神职人员看来,鲁西亚将自己的父亲接到光明神教自己的地盘居住,那才叫孝顺。反过来就算不是不孝,至少也是与礼不合。但是谁让鲁西亚是新任教皇的私淑弟子呢?有什么样的老师,就有什么样的学生,草根教皇肯定不可能把同样是草根的学生培养成贵族,即便他是教皇!

这个包间面积挺大,装修也很奢华,地上是厚厚的红色天鹅绒地毯,地毯上摆着几只华丽的大沙发。包间迎面只有一个刚刚到人腿部的金灿灿的栅栏,从这里望去,就能看到麦迪亚大广场上所有人的一举一动。其余三面墙和天花板上铺着精美的壁纸,墙壁上和天花板上绘着几幅充满着宗教意味的油画。油画的内容无非是光明神施展神迹的一些传说,当然,让刘畅和铁穆很感兴趣的是画中往往会有一些穿得很少的,关键部位半露不露的女性天使。这个包间,让刘畅想起以前曾经去过的那种装修豪华的KTV包间,再配上包间里那些相貌俊美的侍女,刘畅差点就要找麦了。

鲁西亚挥了挥手,把侍女们全都打发走。接着一把拽过看油画上的裸体天使看得口水都快流出来的刘畅和铁穆。正要训这两个不知好歹的小子。一直在偷眼看画的苏卫东咳嗽一声,向鲁西亚请教起蓝姆大陆贵族徽章方面的事情来。刘畅暗暗地对苏卫东一挑大指,意思是卫东你真够哥们!

鲁西亚结合着外边讨逆军五花八门的旗号解释了一下,蓝姆大陆四大家族,皇家侯德芬家族的徽章刚刚大家都看见了。其余三大家族海因茨、史坦因、鲁道夫的徽章也都在讨逆军中出现。除了这四大家族,还有一些二流、三流的家族徽章,鲁西亚也都能娓娓道来,本来是一个转移话题的举动,但是听鲁西亚一讲,大家也是津津有味。

“鲁西亚,光明教有徽章吗?”刘畅好奇地问。

“当然有了!”鲁西亚不无自豪的说,我们光明家的偶尔徽章哪像那些贵族那么复杂,我们很简单,就是一个圆,中间是个十字架。”

刘畅想象了一下,那不是个红十字会的标志么?

一时之间,刘畅的心情有些低落,来到蓝姆大陆已经很久了,刘畅以为自己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可是,往往是在不经意间,一股浓浓的乡愁就会在他心底涌起,他又想起了孤孤单单生活在另一个世界的自己的父母,他们知道了自己失踪的消息,该会有多么焦急,多么悲痛?什么时候,自己才能回家呢?

鲁西亚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刘畅,这种表情的刘畅她从来没有见过,她以为是自己的哪句话得罪了刘畅。凝玉对于刘畅现在的状态却是心知肚明,她叹息了一声,走过去握住刘畅的手,对他说:“你又想家了?”刘畅点了点头,他不敢说话,他怕一说话,眼眶里的泪水就会流出来。苏卫东也走过来,拍了拍刘畅的肩头。刘畅看了他一眼,眼泪终究是没有忍住,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

鲁西亚觉得自己的心很疼,她知道苍茫三人组彼此之间的情谊很深,自己虽然和他们关系很好,但是在某些时候,某些场合,相比之下,自己仍是个外人。不止如此,还有很多事情,鲁西亚一直强迫自己不去想,她知道,那些事情,如果她去想,她一定会越想越绝望。

铁穆仿佛也被这有些忧伤的气氛感染,坐在那里呆呆的发愣。

包厢里的气氛一时有些沉闷。

呜~~~~

大广场上传来苍凉的号角声,这种号角是神圣联军进攻时吹的号角,在这里的意思是所有人员要准备好,正式的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

鲁西亚包厢中的众人收拾起心情,一起走到了黄金栅栏后。刚才那点小小的沉闷,众人都决定不再提起。

他们刚一出现在管理台上,底下正在列队的讨逆军里就传来了起哄声、口哨声响成一片。小道消息早就在讨逆军军中传播了许久,而且什么版本都有。这些各种版本的小道消息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这次随讨逆军出征的红衣主教是蓝姆大陆绝色美女之一,还有一个魔法公会的高级法师,也是一个大美女。消息是这么传,但是真的见过两个人的毕竟是极少数,现在倒好,誓师大会上两个传说中的美女一起现身。当兵的哪里还有沉得住气的?地理位置好的,看得口水直流,那些站得远一些看不清楚的更是拼了命的向前挤,队形全乱了。把一群杂牌军整到一起本来就是不容易的事,军官们好不容易才把队伍整的有了点形状,这一下子又全乱了套。本该庄严肃穆麦迪亚大广场上一片鸡飞狗跳,仿佛是乡村的集市。

鲁西亚见过大场面,再说她现在心情不佳,眼前的混乱她视若无物,两只眼睛空蒙蒙的望着远方。这一下给人的感觉不仅仅是美丽,还有些神圣,一些登徒子的口哨刚吹了一半就吹不下去了,不由自主的都觉得自己是在亵渎这位美丽的红衣主教。

而凝玉表现也很镇定,似乎这种场面也是见怪不怪。这就有些奇怪了,苏卫东和刘畅对视了一眼,他们和凝玉来到了蓝姆大陆就一直在一起合作,但是凝玉对于自己以往的经历从来都是讳莫如深,只是不经意间会流露出一种娴静的大气。这说明凝玉出身一定不低,并且家教良好。回想到刚刚遇到凝玉时,她那种落魄的样子,苏卫东和刘畅打内心里希望知道以前的世界里凝玉有什么样的遭遇。当然这不是一种八卦心理,而是伙伴和朋友之间最真挚的关切,至于两个人内心里是否还有什么别样的感情掺杂在其中,那只有两个人自己知道了。

不由自主的,苏卫东和刘畅对视了一眼,发现彼此的眼神都很微妙。很快的,两个人又都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苏卫东晃了晃头,把一些杂念摒除出大脑。看着眼前乱哄哄的“讨逆军”他又皱起了眉头,这也叫军队?军官们一看光靠嘴已经无法命令手下的士兵,有的居然拿起了鞭子,像赶羊一样把自己的部下收拢。有的是士兵本身出身很高,本来看自己的上风就不顺眼,现在平白无故的挨了鞭子,公然反抗是不敢,但是低声咒骂是免不了的。行动起来也是故意磨磨蹭蹭,磕磕绊绊。

第五卷讨逆战争第八十三章仪式

突然,一个洪亮的声音充满了压迫感的传进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的耳朵。

“所有军士,全部立正站好!”

大广场上嘈杂的人群立刻安静下来,这个声音委实有点可怖,这么大的广场,这么乱的环境。无论嗓门多大的人,就是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这个效果。这个人是谁呢?

怀着这样的好奇,乱哄哄的声音总算停了下来,接着所有人都想起了自己这次到底是干什么来的,虽然还是有点乱,但是总算慢慢的把队伍站好了。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我数三下,如果还有人脱离自己的队伍,五十皮鞭伺候!一……”

队伍很快的站好,人们也发现了声音的来源,这个声音正是从主观礼台上传来的,循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穿着文官长袍的六十多岁的老年男子正怒气冲冲的注视着台下,这是宰相斯特劳斯?鲁道夫。斯特劳斯宰相今天穿着一件天蓝色的鎏金天鹅绒长袍,自脖颈以下,宰相的身躯全部笼罩在长袍中,宰相两肩很宽,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宰相大人其实身形挺瘦小的,估计是在长袍下有肩撑之类的工具。长袍上有两巴掌宽的洁白的波浪式翻领,在正前方还有一个金色的蝴蝶领结。宰相大人从面相上看就是一个非常睿智的人,长着一张在苏卫东从远处看来很像恩格斯的脸庞,代表着高贵血统的金色头发已经参杂着不少的白色,用一条金线精心的系成马尾的形状托在脑后。鼻梁子上架着一副眼镜,上嘴唇处的胡须也被精心修剪过,看起来很像斯大林那种胡须的样式。

“他身边肯定有气系魔法师。”凝玉低声的把自己的判断告诉了身边的人。

这个时候斯特劳斯宰相已经数完了三,十几个没来得及站回队列的的倒霉蛋被执法队拖到一边众目睽睽之下被扒得就剩一条三角小内裤,然后一队彪形大汉手里提着皮鞭子列队上前,这些彪形大汉每人伺候一个,狠狠地开始了皮鞭型。啪啪的皮鞭入肉声和倒霉蛋的惨叫让讨逆军彻底安静了下来。

看到自己的命令已经达到了效果,宰相斯特劳斯满意的点了点头。刚才的混乱他也不想深究下去了,毕竟自己不是军职,而且讨逆军中绝大多数的人都有背景。斯特劳斯也得为以后考虑,把这些人背后的势力得罪了,自己即便贵为宰相,也不是一件划算的事。他躬身退到后边,引出了蓝姆大陆世俗的最高统治者,侯德芬十四世陛下。

侯德芬十四世陛下照例发表一篇热情洋溢的讲话,内容无非是你们这些士兵有多优秀,光明神一定会眷顾你们,这次出征必将取胜之类的。内容虽然不多,但是十四世陛下也嘚啵嘚啵的说了一个钟头。

“士兵们,朕为你们骄傲,朕为你们自豪!这次出征,你们必将取得胜利!愿伟大的光明神与你们同在!”侯德芬十四世陛下最后用一句口号结束了自己的发言,讨逆军的士兵和前来观礼的贵族全都礼貌而又不失热情的开始欢呼、喝彩,一切都很完美。

趁着侯德芬陛下演讲的功夫,几个佣兵也好好打量了一番这位大帝,侯德芬十四世五十多岁,头上戴着样式和皇家徽章上一模一样的皇冠,穿着金色的长袍,长袍下偶尔会露出雪白的内衬。侯德芬十四世脸色看起来不好,肤色蜡黄蜡黄的,凝玉觉得这位皇帝陛下的肝脏可能有些毛病。刘畅和苏卫东低声交流了一下,都觉得从面相上看,这个蓝姆大陆的皇帝很像解放前流通的现大洋上的那个袁世凯,也是那么胖乎乎的,两边的脸蛋耷拉着,两只眼下也有两个眼袋。嘴上有一把花白的短髯。当然这个皇帝年轻时也许挺帅的,但是现在确实是老了,而且很显老,不是鲁西亚介绍,刘畅和苏卫东都认为这位皇帝陛下得有七十多岁了。

听着大帝干巴巴的讲演,几个人觉得索然无味,就观察起四周来。观礼的人群中赫然有一些老熟人,参加龙骑士选拔的四个神圣联军候选者也出现在人群中。感受到燎原佣兵团诸人的目光,这四个候选人表情各异其趣。

一身贵族豪华服饰的吉斯伤明显还没好利索,手里的大枪用力的拄在地上,当着拐杖用。他目不斜视,嘴角带着一丝明显是装出来的轻蔑,但是扶着枪的那支微微颤抖的手还是泄露了他内心的不平静。他对这次失败很不服气,但是这种不服气是建立在身份的差异基础上,他是贵族,败给了一个佣兵,这件事一定深深地刺伤了他的自尊心,以至于他在感情上他直接忽视了实力上和苏卫东的巨大差距。可是潜意识里他也明白,自己确实比不上苏卫东,这种情感和理智上的落差让吉斯这个年轻的贵族内心非常痛苦。

巴特则是另外一种样子,他严格来说只受了一些皮外伤,现在经过调养,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在比试中,他之所以认输,是因为被苏卫东表现出来的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彻底震慑住了。巴特也是个贵族,但很明显他不像吉斯那样看重自己和苏卫东的出身。感受到苏卫东的目光,他冲着苏卫东一笑,眼睛里有掩饰不住的崇拜之意。

基恩联队长是标准的职业军人,在听着皇帝陛下演讲的时候保持着一个职业军人应有的操守,感受到众人的注视,他轻轻地对着这边颔了颔首,接着又保持着标准的军人仪容仔细倾听皇帝陛下的讲话了。这种风度,不仅让苏卫东,也让其他人大为心折。。

大家找了一会,没有在大广场的队列中找到利库姆?海因茨。稍微探着头逡巡了一下两边的包厢,果然在主观礼台右侧紧邻的包厢中发现了这位四大家族的年轻才俊。这位年轻才俊恶狠狠地瞪视着鲁西亚包厢中的众人,还嚣张的用右手在自己的脖子上虚划了一下,其中的威胁和挑衅意味不言而明。海因茨家族其他的人也都很不友好的注视着众人,目光充满了浓浓的敌意。只有那个被认为是默之剑圣的老者面部平静,但是无论是谁看到他,都能感觉到在他身体中蕴藏着的可怕力量,众人明白,这个老者不是他们目前可以对付的。而有这个老者护佑的海因茨家族在未来也一定会对众人不利。

侯德芬十四世陛下的讲话完了,下一个节目就将是苏卫东的龙骑士任命仪式了。斯特劳斯宰相毕恭毕敬的等待着侯德芬十四世陛下退下后,走向前来,咳嗽了一声,宣布龙骑士任命仪式开始,军乐队中的司号手又开始吹起那声音苍凉的号角。远处的帝都侯德芬老城中传来了一声接一声的高亢龙吟,接着众人可以看到一只接一只的巨龙从老城中拔地飞起,数了一下,足足有十头。龙枪骑兵团现役九名龙骑士在天空中摆出了一个箭头的形状向这边飞来。

数量如此之多的,每头体长达到十米的巨大飞龙排成队形飞来,给人造成的心理冲击是非常巨大的,麦迪亚广场上传来无数人粗重的呼吸声,一双双炙热的眼神仰望着天空。自由自在的飞翔在天空,是每一个人类与生俱来的梦想,而和一条强大的巨龙合作成为一名万众仰慕的龙骑士,更代表着一种无上的荣耀。在无数道羡慕的目光中,阿汉王子率领着龙枪骑兵团的龙骑士们,酷酷的一个接一个的徐徐降落到早已为他们准备好的一片空地上。落在地上的巨龙和龙骑士仍然是众人瞩目的焦点,因为巨龙实在是太高大了,飞在天空的身长有十米,而落下来的巨龙高度也有五米多,什么是鹤立鸡群?十条巨龙和五万讨逆军士兵明白无误的告诉了大家。是呀,俗话说人数过万,无边无沿。一支集结在一起的五万人大军已让人气为之夺。但是十条巨大的飞龙在五万人的大军中仍是显得那么的出类拔萃,引人注目。

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从讨逆军中传来,这一次,没有军官试图阻止这种欢呼,因为这是充满了信心和必胜信念的欢呼,看着眼前的巨龙,讨逆军的所有军官及士兵都对未来的征程更加充满了信心。事情有时候就是这样微妙,虽然巨龙骑士这次不会随军出征,但是看着他们出现,就会让人们不自觉地对未来的战争充满了自信。

第五卷讨逆战争第八十四章黑龙骑士

十条巨龙依次缓缓的降落到地面,前九条上都已有个龙骑士,最后一条黑色的巨龙背上是空的,只有一副简单的鞍辔随着黑龙的呼吸一起一伏。这条黑龙就是新任龙骑士的坐骑了。可是,为什么是条黑龙呢?

光明教的教义中把魔鬼定义为黑暗的代表,而人类久远的历史上也从来都认为黑色是一个不吉利的颜色。历史上有记载的巨龙骑士没有乘坐黑龙的,而且据说黑龙族在帕米尔龙城也不怎么受待见。底下一些知道这些背景的人忍不住开始交头接耳起来。不过黑龙配佣兵,这样一个另类的龙骑士也说起来在贵族们的眼里倒也再合适不过。

黑龙安德里安不在乎这些,黑龙再怎么弱势,在这些渺小的人类面前也是和传说联系在一起的庞然大物,看着脚下那些矮小的人类,黑龙安德里安内心里也有一丝优越感。龙族是一个多么荣耀的种族!当然,它也想到了前两天和神秘的龙使见面的经历,那次龙使并没有指示它在龙骑士任命仪式上该做什么,但是既然自己已经和一个人类强者签下了心灵契约,那么这一次肯定就不能和别人再签约了。

说起来,刘畅当时没有把苏卫东和龙骑士选拔这件事给黑龙交代清楚,这完全是一种恶作剧的心理。以黑龙的智商,它也不太可能想到苏卫东就是那个龙骑士。为了这事,黑龙绞尽脑汁想了很久,安德里安决定这次走个过场,然后就说要签约的龙骑士自己不喜欢,这事也就完了,它可不怕得罪人类。

“我,黑色巨龙安德里安。阿姆斯壮。亚历山大。雅克西。费奥利拉。亚伯拉罕。昆西亚当斯。杰斐逊。托马斯。布莱克奉伟大的龙帝居斯塔夫陛下之命,来到蓝姆大陆,与一位人类强者为友,同进退、共生死,为了龙族及龙族的盟友人类的光明的未来而战斗!”

这套词除了巨龙那冗长的名字,基本上就是一个固定的样本,每条巨龙到了这个时间都会说这套话。但是看着这么一个大怪物口吐人言,无论怎么说也是个新鲜事,很多人忍不住笑了起来。

苏卫东跃下观礼台,在众目睽睽之下缓步走向巨龙,旁边的讨逆军中不时传来轻蔑和妒火中烧的目光,一个佣兵成了龙骑士,这委实让很多出身高贵的人打内心里觉得不舒服。如果不是这个佣兵已经晋阶到大剑师境界,说不定现在就会有人跳出来挑战这个佣兵了。

巨龙安德里安正晃悠着细长的脖子东张西望,突然看见自己的主人朝这边走来,在他身后不远处那个包厢里,赫然就是揍了自己的那几个人和龙使大人阁下!那个力大无穷的兽人还朝着自己呲牙咧嘴的笑了笑。安德里安大吃了一惊,原来还有点趾高气扬的它立刻五体投地的匍匐在地面上,摆出了最卑微的姿态。原来龙使大人阁下早有神机妙算,我的主人就是龙骑士啊。安德里安现在明白了,聪明无比的它很知道自己现在该干些什么。

可是这个场景却着实把不明真相的围观者们吓了一大跳。九名龙骑士更是惊骇不已,他们最清楚怎样才能获得巨龙的认可,在他们完成这个仪式时,巨龙是多么高傲,直到自己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巨额金币或者名贵珠宝的时候,巨龙才会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这个小佣兵到底有什么本事,让巨龙远远的看见他就吓成这样?

感到震撼的不只是人类,九条巨龙中,除了黄金巨龙尼古拉斯多少有点心理准备外,其余八条也是惊骇莫名。本来互相之间没什么来往的八条巨龙用龙语低声的交流起来。

“龙族的耻辱!”所有巨龙看着黑龙安德里安,嘴里都是这么一句。

安德里安脊背一颤,仍然趴伏在那里。“我认识龙使大人阁下,你们比得了么?”黑龙在内心里自言自语。

苏卫东走到黑龙面前,抬起了右手,安德里安立刻配合的把自己硕大的三角形头颅伸了过去,任凭苏卫东抚摸。那个场景,仿佛是一个人在爱抚一只温顺的小猫。

“我,佣兵苏卫东,从今天开始就是你的主人,你可同意?”

“无比尊贵的主人,这将是我这一生最大的荣幸!”黑龙用所有人都能听懂的蓝姆大陆人类通用语温顺的说到。

噼里啪啦,一地跌落的眼球。这只黑色巨龙怎么了?发神经病了不成?怎么连一点矜持也没有?四大家族和一些高级官员是知道巨龙在这个时刻会张嘴要钱的,他们很多人还在盼着佣兵出丑,因为打死他们也不会相信一个穷巴巴的佣兵能拿出让巨龙动心的巨额金钱来的。眼前的这一切实在是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利库姆。海因茨同样是如此,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内心痛如刀绞。龙骑士的资格本来就该是他的,为了这件事,海因茨家族早已打点好一切,而利库姆自己对自己的实力也有着绝对的自信。可是自己还是败在了这个小佣兵的手里,如果不是黑吉出手相救,自己甚至会命丧当场。这几天,他感觉身边的人眼神都变了,看着自己仿佛是看着一个懦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