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出苍茫-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够了!你给我滚!”

萨乌一声不出,推门而去,父子俩的谈话就这样结束了。通过这场谈话,刘畅得到了不少信息,首先是蓝姆大陆似乎并不安定,贱民的起义此起彼伏,而神圣同盟目前除了杀戮还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对付,另外,就是这个萨乌并不像他的父亲阿济格那样可恶。查看好地形,刘畅悄悄地退了出去。

回到旅店把得到的消息和其余两人一说,三个人感觉晚上行动的成功率可能会很大,但也有个问题三个人并没有达成一致,那就是怎么处理萨乌。凝玉还是坚持杀掉最好,苏卫东也倾向这个意见,但是刘畅坚决反对,刘畅觉得,能不杀人就不杀,能少杀人就少杀,三个人为了这个问题争论了好久,最后刘畅甚至说出如果杀萨乌就退出这次行动的话来,另外两个人只好答应他见机行事。

时间很快到了九点,三个人和酒店老板一起来到了阿济格领主的家,阿济格领主身穿节日盛装,已经花白的长发梳得整整齐齐,扎在脑后,亲自到门口迎接三人。“欢迎来自远方的朋友,这位就是魔法师凝玉小姐么?巴辛村是个小地方,难得有这么尊贵的客人光临,如果有照顾不周之处,还要多多包涵哪,哈哈。”

彼此客气了几句,大家一起走进了城堡,城堡一层会客厅打扫一新,还有几个中年妇女在不停的忙碌,客厅正中已经摆好了一桌丰富的饭菜,粗看起来,似乎和地球上西方国家的也差不多,有面包、火腿、蔬菜等等,因为还没有开宴,正菜还没有端上来,喝的酒是红葡萄酒。

“来来来,请贵客尝尝这葡萄酒,这是侯德芬帝国凡赛特产五十年的葡萄酒,要不是贵客来,我才舍不得拿出来呢!”

宴会的过程乏善可陈,正菜是一道烤乳猪,能够坐到餐桌边的除了阿济格,也就是旅馆老板、拜速神甫和他的徒弟了,萨乌则始终没有出现,席上拜速神甫和阿济格有意无意的问起三个人过往的经历,都被刘畅小心的应付过去,苏卫东则暗暗地观察四周,除了餐桌上的几个人,他发现领主私军也在低下喝酒划拳,而且似乎喝的也都挺多,数了数,只有二十个人,其余五个人也许是在站岗或者巡逻,并没有出现。他们曾经在教堂门口遇到的两个胖子卫兵就在没出现的五个人中,应该是没有下岗,拜速神甫还是穿着下午接待他们的蓝色长袍,这应该是他最正式的装束了,仔细看过去,拜速神甫似乎也是个魔法师,而且修为不低,对晚上的行动,可能是个麻烦。

刘畅不停地劝阿济格喝酒,谈谈说说,接近晚上十一点了,这时阿济格已经喝醉了,“今天我很高兴。”阿济格说,“三位贵客以后发达了,不要忘了我啊,还有冒昧的问一句,凝玉小姐芳龄?”“二十三。”凝玉一直没怎么说话,即便说话也是非常简短,阿济格以为这是魔法师的傲气,也并没有往心里去。

“真是年轻有为啊!不知道凝玉小姐是否已经订婚?这两位是你的表兄弟吧,嘿嘿。从凝玉小姐一进屋,我就感觉咱俩有缘,我夫人死得早,我嘛,不是自夸,家里也有点钱,身体也没什么毛病,如果凝玉小姐不嫌弃的话,今天晚上就不要走了罢。”阿济格明显是喝多了,当着众人的面明目张胆的勾引凝玉,一霎时,桌上鸦雀无声,大家的眼睛都盯住了凝玉。



第一卷初来蓝姆第六章阿济格之死

“无耻!”凝玉霍然起身,直接走出了大门,刘畅和苏卫东赶紧跟了出去,拜速师徒和旅店老板觉得挺尴尬,找了个理由也退席了。阿济格讨了个没趣,自己也很郁闷,突然想起今天晚上还有“节目”,兴致又高了起来,他决定把在凝玉身上受的气从贱民新娘巴琳身上找回来。

巴琳已经被送进了阿济格的房间,阿济格站起身踉踉跄跄的走上楼,推开自己的房门,屋里没有点灯,隐隐约约的床上似乎有个人静静地躺着,反手带上门,不由自主的发出嘿嘿淫笑,“小娘们,敢拒绝我,迟早有一天,让你知道我有多来劲!”一边嘟哝着,阿济格一边拖泥带水的把自己剥光,接着阿济格拉开床边的小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些东西,有草绳、皮鞭、蜡烛、几个装了不明液体的瓶子,有三角形状、底下有一个把手的小刀,还有一个长满倒刺的钉锤。“该死的贱民,不弄得你欲仙欲死,你就不知道你阿济格老爷的手段。”

说着,阿济格走到床前,把被子一掀,映入他眼帘的,并不是女人的裸体,而是一柄锈迹斑斑的刀,“贱民造反了?”这是阿济格最后的想法。锈刀虽然样子不堪入目,但却很锋利,一下子割碎了阿济格的喉管,阿济格双手抱住脖子,张开嘴巴徒劳的呼吸着,大量的鲜血从伤口和嘴里涌出来,这个以虐待贱民新娘为乐的领主死掉了。

躺在床上的正是苏卫东,当凝玉离开阿济格的家时,他和刘畅也跟了出来,三个人走了没多远就悄悄折返回来,这时候,那五个没参与喝酒的士兵中,有四个人押着一个头上蒙着布袋子的人向着阿济格的家走了过来,看装束,是个贱民女子,估计应该就是小巴伊的姐姐巴琳了。苏卫东抽出锈刀给刘畅打了个手势,意思是让刘畅杀掉一个,自己干掉三个,然后就悄悄摸了过去。刘畅大急,自己可从来没有杀过人啊。凝玉轻声一叹,挡在刘畅身前。

这是苏卫东跟吴老头学艺以来第一次出手,紧走两步,瞄准走在最后的卫兵。苏卫东右手反手持刀,刀尖向左,刀刃向外只一旋,那个卫兵脑袋就掉下来了。这时刀尖向前苏卫东就势一送,捅入了前边那个卫兵的心脏,这时另外一边的两个士兵也察觉了,其中一个张嘴欲呼,苏卫东手一抽,就势用刀柄捣到了这个士兵嘴里,接着手腕一翻,把这个士兵也捅死了。说起来挺复杂,其实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这时另一个士兵也死去了,胸口一个血洞在汩汩冒血,是凝玉用气系魔法的气箭术杀死的。

虽然在地球是士兵,但苏卫东也是第一次杀人,心头有些纠结,当想到这是为民除害,也就释然了,另外也觉得吴老头教的刀术确实有点门道。

凝玉杀了一个人毫无表情,彷佛是家常便饭,这让刘畅和苏卫东都益发觉得这个明朝女子的神秘。

顾不上抱怨刘畅,苏卫东先和凝玉把巴琳安置好,来到阿济格的家,凝玉和刘畅在外边放风,然后苏卫东偷偷地潜入阿济格的卧室,这个时候阿济格正在和正欲离开的拜速神甫道别。苏卫东爬到阿济格的床上,用被子蒙住自己的全身,仍是反手执刀,他感觉反手执刀更能发挥杀伤力。阿济格掀起被子时,苏卫东刀轻轻一送,就要了阿济格的命。

用被子胡乱的把阿济格的尸体裹起来,朝床上一扔,苏卫东走到窗前发出了讯号,凝玉悄悄从窗户翻进了阿济格的卧室,按照计划,这是凝玉放火的时候了。就在这时,突然阿济格卧室的门被敲响了,“父亲,你睡了吗?你放过巴琳吧?”原来是萨乌对阿济格虐待贱民新娘这件事始终耿耿于怀,听到阿济格走进了卧室,想要最后劝劝父亲。

苏卫东和凝玉打了个眼色,凝玉走过去开门,苏卫东则隐身到门后。门缓缓的开了,萨乌借着星光彷佛看见是一个女子开的门,可这个女子并不是巴琳,正有感到些诧异,脖子下一凉,一柄刀架到脖子上。

萨乌知道,自己父亲的报应来了,他很平静,作为一个商学院的毕业生,萨乌本身不会任何格斗技巧,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怕死,而且父亲的这个结局,他也早有预感。只是,没想到今天父亲就这样死去了,他觉得有点悲哀。

萨乌平静的走进房间,“说吧,怎么才能不让我死?”

苏卫东和凝玉没想到这个“书生”居然不怕死,一时反倒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杀父之仇,我是要报的,你们如果怕了,就杀死我吧。”

这句话和上边那句似乎有点矛盾,苏卫东决定再问问。

“你到底想不想死?”苏卫东问道。

“不,我不想死,我的父亲作恶太多,死在你们手里,也是他的报应。但你们也不要高兴的太早,神圣联军三大主力之一的第三军团就驻扎在附近,如果让他们知道了消息,不光是你们,这个村子也会被屠光。

“如果你们不杀我,我保证不把这件事泄露出去,并且我会善待那些贱民,不会再有享受**这种事了。”

“我们为什么相信你?”

“信不信是你们的事。”萨乌平静的说。

苏卫东决定相信他,和凝玉用眼神交流了一下,仍将刀架在萨乌的脖子上,夹持萨乌缓缓地退出了阿济格的房子,和刘畅汇合后,刘畅看到她们果然没有杀死萨乌,心里很高兴,这时候阿济格房子的火也着了起来。苏卫东用刀柄把萨乌敲昏,拖到大火烧不着的地方。三个人又聚集到一起,为民除害,这件事干的比较顺利,这让苏卫东很高兴。



第一卷初来蓝姆第七章拜速神甫

为了避免麻烦,三个人决定连夜动身赶赴底特留斯堡,因为底特留斯堡魔法学校还有两个月就要招生了,错过招生只好再等三年。而老吴留下的地图上最安全的那条路就需要走两个月。

“刘畅,你很让我失望!你还是个男人么?”苏卫东对刘畅很是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刘畅低下头,没有说话,他也知道那种场合如果因为自己误事,三个人都会有危险,但是在和平年代长大的他,实在无法向一个活生生的人下手。

“卫东,算了。”凝玉说。凝玉很理解刘畅这种人,在那个年代,百无一用是书生,就是对这种人的评价,但刘畅至少是个善良的人,凝玉心里想。

突然,很突兀的,一道炫目的白光当头罩向三人。

“哼,杀了人就想跑么?以主之名,赎汝之罪,圣光!”

这一下猝不及防,苏卫东刀都来不及拔出来,身体下意识的挡在了凝玉和刘畅身前,被那道白光迎面击中,身体软软的倒下。

“卫东!”刘畅一声惊呼,顾不上自身的安危,扑过去抱住了倒下的苏卫东。

“气箭术!”凝玉见势不妙,立刻施展用的最熟的气系魔法。

那人不闪不避,双手交叠挡住了迎面射来的气箭,但也被这一招击得蹬蹬蹬退了三步。刘畅定睛观瞧,这人竟然是拜速神甫!

“你们三人来历不明,我早就怀疑了,说,你们是干什么的!”拜速神甫厉声喝问,“不要想跑,我已经让我的徒弟去报信了,等待你们的将是最严厉的酷刑,当然,如果你们配合的话,我可以让你们死的痛快些。”

凝玉没有搭腔,看到气箭术无功,凝玉缓缓念诵起土系魔法咒语,“地裂!”地面上一道裂纹从凝玉面前向拜速神甫延伸过去,拜速神甫满脸凝重之色,“你杀不了我!圣光!”一声巨响,又是一道白光从天而降轰在了正在延伸的地面裂缝上,裂缝戛然而止。“我小瞧了你,居然是个双系魔法师,为表尊敬,请接我最强的一招!”拜速开始缓缓地念诵起咒语,随着念诵,拜速蓝色的长袍无风而鼓,头上白发也高高飘起,气势已经让凝玉感到窒息。凝玉立刻又念诵起水系魔法水刃的咒语。

“光明神的凝视!”凝玉念诵还没有完成,拜速大招已经发出,只见拜速头顶三尺之处一个光点越来越大,越来越炫目,突然之间一道豪光迸发,这光彷佛有形有质,直接轰在了凝玉身上,凝玉被这道光直接击飞,重重的落在地上,嘴一张,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水刃!”凝玉的咒语也终于念诵完了,一道水刃直接向拜速飞去,拜速发完大招,身体衰弱之际不太灵便,居然没有完全躲开,左臂被水刃切断。这下在场四人有三个重伤,拜速神甫咳嗽阵阵,不再多言,又念诵起光明神凝视的咒语,凝玉也是一声不发,自己掌握的四系魔法,已经有三系试过了,只有水系似乎能给拜速造成一些伤害,但眼前的形势已容不得凝玉再去念诵冗长的咒语,当下右手一抄,拿起了老吴给他的那根法杖,“火球术!”

眼见红彤彤的火球飞向自己,“居然,居然是四系魔法师!”拜速大惊失色。地球三人不明白怎么回事,可拜速知道在这个世界四系魔法师意味着什么,“难道恐怖魔王又要降临了吗?”拜速一时失神,就在这时,一直没有动作的刘畅一声狂叫,顺手拔出苏卫东的刀以极高的速度奔向拜速,拜速只感觉人影一晃,头颅高高飞起,这时火球也已轰到,把拜速没有头颅的尸身烧成灰烬。

拜速这个人,公开的身份是神圣教廷驻守在苍茫之森的神甫,但在光明神教内其实另有身份,而且身份极高。五百年前神魔之战,魔人大军全线被歼,有很少的残部和一些归附的异类种族却幸存下来,其中一部分人退进了苍茫之森,还有一部分退进了另一处叫做“万魔妖窟”的地方,万魔妖窟是一个地下洞穴,神圣同盟没有人知道那个地下洞穴有什么,有多大,入口在哪里。万魔妖窟上方被一片被称作“迷失之森”的原始森林所覆盖,与苍茫之森不同,迷失之森里面有各种极其强大的魔兽,普通人根本无法进入,神圣教廷曾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在这两处大森林中寻找魔人残部,但是在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后却毫无所获。最后不得已,教廷秘密委派教宗座下十二大红衣主教中的两位分别驻守在苍茫之森和迷失之森边缘,同时派遣神魔大战中三大王牌部队中的两支长期驻扎。对外,教廷则公开宣称教宗下只有十大红衣主教。

拜速,两位隐秘的红衣大主教之一,他的职责除了公开的传播光明教义外,也有监视苍茫之森动向的部分。他的身份极为隐秘,除了神圣第三军“咆哮的狮子”军团的最高长官和教宗卡尔廷本人知道外,连宗教裁判所、圣殿骑士团和狂信团这三支教廷核心武装力量都不清楚。

地球三人组出现在苍茫之森的边缘时,拜速就已经对他们的身份产生了怀疑,并通过秘术窃听了三人在巴辛村旅店的谈话,这也怪三人实在没什么斗争经验,苏卫东受过系统的军事训练,凝玉更是曾经上过战场的人,但是对这个以魔法为主导的异世界一些秘术了解太少,以为仅靠常规防范手段就可以足够隐秘,这也给了拜速可乘之机。

拜速神甫一直以来对阿济格残酷统治贱民和强奸贱民新娘的事并不以为然,但这一方面是蓝姆大陆的传统,另一方面神圣教廷也不好随意插手世俗事务,在劝说了几次未果之后,拜速也不再提这件事情。在内心里,拜速其实也认为阿济格是个十恶不赦的坏蛋。

窃听了三人的谈话和通过自己的观察,拜速认为实力已经达到高级战士的苏卫东是三人中对自己威胁最大的,凝玉情况不明,但既然还没有通过魔法公会的认证,那么这个魔法师不会太厉害。而会点轻身术的刘畅干脆是个娘娘腔,拜速直接忽视。于是拜速定下了这个“螳螂补蝉、黄雀在后”的计划,待三人杀死阿济格准备出逃,警惕性最松懈的时候出手,先偷袭解决掉苏卫东,再和凝玉比拼魔法,顺便探探凝玉的实力以及与苍茫之森的关系,杀死两个实力最强的人之后,拜速决定活捉刘畅进行拷问。

计划本是好的,但是拜速没想到凝玉居然是四系魔法师,而且那个娘娘腔居然在关键时刻爆发。以拜速的实力,其实三人连逃跑的机会也没有,但是就是因为这两个疏忽,十二大红衣主教之一的拜速不明不白的死在了这里。

当然这些隐情,地球三人是不知道的。



第一卷初来蓝姆第八章无名再现,真正的旅程即将展开!

拜速虽死,地球三人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凝玉重伤,苏卫东生死不明,刘畅虽然毫发无伤,但那一下体力也透支过度,伏在地上一时半会爬不起身来。

刘畅的心里充满悲哀,自己终究是杀了人,再也不是地球上那个快乐的大学生了,刘畅觉得自己在做一个漫长的噩梦,一个永远无法醒来的噩梦,想起父母,刘畅悲从中来,放声大哭。

“够了,不要再哭了!”凝玉强打精神说道,“既来之,则安之,难道你不懂?你要想回家,就要在这里好好活下去!”说着,凝玉勉力站起身来走向苏卫东,她要看看苏卫东是死是活。

“我不是害怕,我只是,只是想起了爸爸和妈妈。”刘畅低声说道,凝玉身形一顿,只能看见凝玉背影的刘畅不知道两行清泪顺着凝玉的脸颊滑落,“你还有爸爸妈妈,奴家的……我的爹爹和娘亲都死了。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凝玉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对自己说。

扶起苏卫东,发现他正面的衣服全破了,双眼紧闭,眉关紧缩,一副非常痛苦的表情,拜速的圣光对他造成了严重的伤害,但是还有一些微微的呼吸,这也是因为苏卫东身体本就千锤百炼,而且在修习了蓝姆大陆的武学之后身体益发强健的缘故。

“刘畅,我们该走了,如果等他们说的那支军队赶过来,我们就逃不掉了。”

刘畅收住悲声,慢慢站起身,走到凝玉身边抢过苏卫东,背在自己身上。“还好,我还有你和苏卫东两个朋友。”刘畅说。

该走向何方呢?哪里能救苏卫东呢?两个人感觉内心充满了彷徨。

“很好,三个娃娃干得不错!”吴老头的声音突然响起来,“我喜欢有正义感的人。”

吴老头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出现,刘畅紧走两步,扑通一声跪在吴老头面前,“吴先生,请你救救卫东吧!”

“这个不用你说!”吴老头从怀中掏出一个药丸,掰开苏卫东的嘴扔进去,然后双手在苏卫东胸口推拿了几下,苏卫东眼睫毛动了两下,缓缓地醒来。

“凝玉刘畅快跑!”这是苏卫东醒来的第一句话,看到两人安然无恙,苏卫东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刘畅膝行两步,又跪在老吴面前,“吴先生,凝玉也受重伤了。”

吴老头叹了口气,招手让凝玉过来,也给了她一枚药丸。服下之后凝玉感觉耗空的魔力已经恢复了,内脏受到的伤害也已经痊愈。

三个人恢复了之后,看到彼此关怀的眼神,三人都感觉非常温暖。当下刘畅将苏卫东昏迷之后发生的事情源源本本的讲给苏卫东听,吴老头站在一旁并没有说话。

“这次的行动证明了我对你们的看法没有错,你们是这个世界的希望!因为某种原因,我不能停留在苍茫之森外太久,接下来的话,我希望你们好好记住。”吴老头在刘畅说完之后开口说道。

“当然,你们做的还不够完美,凝玉,你是魔法师,应该知道气系中有一个魔法可以凝聚空气成一个管道,听到远处的谈话,光明系也有类似的魔法,可你们并没有防范,这是非常危险的,希望以后要注意!

“此外,你们一定要注意情报和最后的收尾过程,如果阿济格稍微有点警惕心,如果他的私军稍微有点战斗力,如果萨阿最后还是报了警,你们怎么办?千万不要把自己的敌人想的太无能!对可疑的人一定不要放过,这次如果没有我,我敢说,你们走不出苍茫之森二十公里。唉,这次我就帮你们收尾吧,但是我不可能一直在你们身边保护,以后只能靠你们自己了。

“我的名字叫做吴明,其他的到必要的时候再告诉你们。蓝姆大陆不是一个很安定的地方,你们必须不断地提升自己的实力,而且不要让你们的心迷失,这是你们在这个世界生存和做出一番事业的基础。

“五百年前,这片大陆发生了一场被称作‘神魔大战’的战争,其规模足以和地球的一次、二次世界大战相媲美。最后胜利的是神圣教廷一方,那些贱民是魔军的后代,但无论是神还是魔,其实都是纯粹的人类。此外,这个世界还有一些地球上没有出现过的种族,以后你们可能会遇到,我希望你们不要把他们当成怪物,他们有一颗和人类一样的心。

“你们要记住‘霍红星’这个名字,必要的时候提起它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不要问我霍红星是谁,到你们该知道的时候你们自然知道,但也不要随意提起这个名字,这个名字是神圣教廷的禁忌!

“好了,该说的就这么多,其他的是对你们三人的建议,苏卫东,善待我给你的刀,此刀名为‘弑魔’。它以前的主人依仗此刀纵横天下,希望你不要辜负了它,它身上有很多秘密需要你去发掘,随着你实力的提升,你会知道这柄刀的妙处。但是弑魔这个名字只有你们三人知道就好,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凝玉,不要再同时施展四系魔法了,这会给你和你的同伴带来莫大的危险,在去底特留斯堡魔法学校学习的时候,我建议你以土系魔法师的身份报名。但同时也不要放弃其他三系的修炼。当你四系魔法同时提升到一定境界时,你会对这个世界有更深刻的认识,也会给你的同伴带来很大的帮助。另外,你也不要放弃魔法阵的研究。那个魔法杖并不重要,你要记住,最适合魔法师的武器只有靠魔法师自己来制作。

“刘畅,你的轻身术已经很不错了,但你并没有充分发挥出它的实力,你要好好修炼,不只修炼自己的身体,还有你的心,你要想回到原来的世界,唯一的依仗就是这门轻身术了。而且这门轻身术修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