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出苍茫-第2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苏卫东看着眼前这个啰嗦的公子哥,打内心里觉得想笑。摇了摇头,他拔出了身后的钢刀,遥遥指向了利库姆的面门。

利库姆一看自己的说辞丝毫没有起作用,脸色更阴沉了:“这就是你的选择么?好吧,我成全你,不要以为你击败了两个人就是我的对手。今天我就要让你领教领教什么才是真正的高手!”

说完了这些话,只见他双肩一震,身后的大披风消失不见,左臂上出现了一个金灿灿的,镶满了宝石的圆盾,圆盾中间是一枚海因茨家族的紫荆徽章。右手中擎起了一柄重装步兵使用的宽身巨剑,这柄剑上边有着奢华的装饰和一些魔法图案。

看来这个叫利库姆的公子哥身上也有类似于空间戒指的储物设备,果然是家底雄厚。

砰地一声,利库姆身上勃发出灰色的斗气。一头金色的长发高高飞舞,看起来帅气极了。

看台上立刻传来女性的花痴般的尖叫和惊呼,看来这个利库姆粉丝还不少。



第五卷讨逆战争第七十四章高手

“咆哮冲撞!”利库姆一上来就是大招,连必要的试探都懒得做,很明显想快速取胜。他身形一侧,右肩对着苏卫东高速撞来,在他奔跑的同时,右肩上的铠甲咔喇喇弹出五道雪亮的棘刺,如果这一下被他撞上,那就不是被撞飞了这么简单了,身体一定会被这些棘刺搅得血肉模糊。

在他身体将要接触到的一刹那,苏卫东身形拔地而起,空着的左手穿过棘刺准确的按到了利库姆的脑袋上。这一招,是他从火长老那里学来的,当时他曾经在这招上吃了大亏。

砰地一声,高速奔跑的利库姆硬生生的被苏卫东拦下,天灵盖被苏卫东牢牢地按住。他也不是笨人,知道自己如果真的被苏卫东制住,那一切都完了。万不得已之下利库姆身子向地上一趴,勉强躲过了苏卫东势在必得的这一抓,接着咕噜噜滚到了远处。这也就是苏卫东用这招还不熟练,而且利库姆现在的武技水平比当时的苏卫东还是高了那么两三筹,否则的话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但是这招仍旧让利库姆无比的狼狈,自己日常百试不爽的杀招如此轻易的就被眼前这个乡巴佬破解了?利库姆有些纳闷,看昨天和前天的战斗,这个小佣兵没有这么厉害啊?怎么今天一下子就占到了上风?难道他前两天隐瞒了实力?可也不像啊?昨天他和巴特的战斗伤的那么重,自己是亲眼看见的。

看来这个对手不可小视,利库姆双手握紧了重剑,也不站起身来,仰面躺在地上,双足一用力,脊背贴着地面像在冰上滑行似地高速冲向苏卫东,同时手中的重剑舞出了一个个的圆圈,灰色的斗气随着圆圈不停地向四处扩散。

“滚雷斩!”

苏卫东用右手的钢刀在地上一戳,“叮”的一声,刀剑相交,利库姆的滚雷斩又告无功,力道未衰之下,利库姆绕着钢刀不由自主的转了起了圈子,但是还没等他转完一周,在旁边的苏卫东一脚把他踢出去好远。

利库姆虎吼一声,用重剑在地上一杵,翻身站了起来。刚才苏卫东那一脚正好踢在了他的胸口,☆奇书网のWww。Qisuu。Com★好在他身上的黄金铠加是件难得的宝物,替他挡下了绝大多数的力道。利库姆翻身站起,揉了揉隐隐作痛的胸口。

苏卫东静静地等着他再度进攻,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利库姆从小顺风顺水,哪受到过这样的挫折,他脸涨得通红,咬牙切齿的对苏卫东说:“你胆敢对一个贵族下如此重手,我一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不不不,我要留你一口气!我要当着你的面把你的那个女伴先奸后杀,等你欣赏够了我再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杀死你!”

苏卫东听到这个刚刚还道貌岸然的公子哥竟然说出这样无耻的话来,而且还辱及凝玉,也不禁动怒了。他也不说话,抡起钢刀冲着利库姆猛扑过去。

重装步兵出身的利库姆日常的训练说白了就是与人对砍,但是这个时候也被苏卫东威猛无俦的气势吓到了,他举起自己的重剑手忙脚乱的招架着。

苏卫东越打越快,只听场中“叮叮叮叮”刀剑相交之声不绝于耳,斗到最后,两个人身形完全被刀光剑影所笼罩。这场恶斗只看得看台上的人们屏住呼吸,手心出汗。

“啊~~~~~~~”利库姆长声惨呼,身形高高飞起,接着重重的落在了地上,他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抵挡住苏卫东的快攻,被苏卫东一刀砍在肩上,接着就被弹飞。

这回又是他身上的黄金盔甲救了他一命,他一落地,赶紧一骨碌爬起来,远远地跑到了场地边上,再也不敢对着苏卫东发飙了。

“这货身上的盔甲真是不错,可惜了!”苏卫东摇了摇头,继续向着利库姆进攻。

利库姆满脸阴鹜,看着苏卫东又扑了过来,他暗暗的从自己的空间戒指里摸出一把精致的手弩。

“咻咻咻”这把小巧精致的手弩居然同时能够发出三道弩箭。三只弩箭以人肉眼难辨的超高速度飞向苏卫东的脸、咽喉和胸口

弩这个东西在近战的杀伤力远不是弓箭可比,而且使用极端隐蔽,如果在弩箭上再抹上剧毒,那简直就是阴人的极品,一直是一些人品低下的武技高手的最爱。但是这样的武器实在有违道德,因此早已被明令禁止在骑士决斗中使用了。

而利库姆用的这只弩更是一把可以同时射出三支弩箭的极上等货,他在弩箭上还抹了见血封喉的剧毒。现在在与苏卫东的决斗中,他看到自己落了下风,就无耻的使了出来。

前扑的苏卫东根本没有料到利库姆突施暗算,加之弩箭的速度快到了极点,时间上根本不允许他做出闪避。一霎间他把刀一横,射向咽喉的弩箭铎的一声击中了钢刀的刀身,与此同时他脖子尽力的向后一仰,射向面门的弩箭擦着他的鼻尖飞过。射向他胸口的第三只弩箭他无论如何也躲不开了,苏卫东把心一横,决定自己即使死了也一定要把这个无耻的贵族斩杀。

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第三只弩箭在射中了火长老给他的胸甲之后居然被弹开了。这个时候也不容他多想,苏卫东目光牢牢锁定了满脸不可思议而有点发愣的利库姆,抡圆了钢刀就要当头劈下。

蓦地一股沛然而无可抵抗的巨大力量从刀身上传来,苏卫东身形控制不住,远远地被扔了出去。

“高手!比天长老还要强的高手!”苏卫东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样的高手他连听也没听说过,在这样的高手面前,刚刚晋阶的苏卫东仍然觉得自己仿佛是一个婴儿。他感到周身全部被锁定,只要自己一有妄动,那就是杀身之祸。这种感觉,彷佛是有人用一支枪顶着自己的头部,这是一种无法抵抗的感觉,这种无法抵抗的感觉已经远离苏卫东很久了,没想到在自己又有了突破,以为可以跻身蓝姆大陆武学高手行列的时候又感到了。巨大的震撼让苏伟东内心翻江倒海。

眼前是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看不出年龄有多大的的老者,光秃秃的脑袋寸草不生,红润的肤色意味着这个老者身体非常健康。一张满是暴戾之色的苍老面容,鼻梁很塌,眼窝深陷,太阳穴高高鼓起,嘴巴很大,给人的感觉只要他一张嘴,那嘴就能咧到后脑勺,下巴上有一些稀疏的山羊胡子。此刻这个老者正搀扶着已经摇摇欲坠的利库姆,棕色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苏卫东,眼神充满了赞许之意。在这个黑袍老者身边,是一只相貌丑陋,正吐着舌头的黑色恶犬,这只恶犬体形不大,也就和平常见到的土狗差不了多少,但是那双碧幽幽的眼睛里充满了野兽的凶残,似乎只要主人一声令下,它就会扑上去把敌人撕成碎片。

“很久没有遇到像你这么优秀的年轻人了。”老人开口了,说起话来仿佛一面走音的破锣,充斥着令人极度不舒服的铿锵的金属之音。

“但是很可惜,你选错了阵营!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以后我们还会有见面的时候,到了那时,我不介意取了你的性命!

“少主,我们走!”老者坦然的扶住利库姆,缓缓地向场外走去,他是如此坦然,甚至毫不介意的将自己的后背亮给了苏卫东。那只恶狗瞪了苏卫东一眼,也翻身摇着尾巴随着老者远去了。

苏卫东突然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似乎那只恶狗对他笑了笑。

待老者和利库姆身影消失在场外,苏卫东才像刚刚从溺水中解脱出来的人那样大口的喘着粗气,豆大的汗珠沿着脸落下。

“那是谁?”看台上响起了窃窃私语的声音,这个老者的出现也给了看台上的观众们巨大的震撼,有知情人低声的说:“看那条黑狗,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默之剑圣黑吉么?不是传说他已经死了一百多年了,怎么现在还活着?又怎么投靠了海因茨家族呢?”

这些声音一丝不落的传到了同样目瞪口呆的凝玉等人的耳朵中,这就是剑圣?号称蓝姆大陆武学最巅峰的存在吗?

第五卷讨逆战争第七十五章默之剑圣

大汗淋漓的苏卫东无言的走出场外,第三场较量虽然同样是他取得胜利,但是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蓝姆大陆真正的高手就是如此强大啊,自己以前还真是有点井底之蛙的感觉!

“你现在到了什么境界了?是不是已经是大剑师了?”回到驻地之后,刘畅好奇的问道。

“他还没有进阶到大剑师,但是距离突破也已经很近了,也许就是一层窗户纸。”鲁科团长替苏卫东说道。

“鲁科团长,您能给我讲解一下剑圣么?”苏卫东问道。

鲁科点了点头,说道:“一直以来剑圣都被认为是人类武学修炼到最高处时的一种标志。这种境界很难用语言描绘,也许只有真的自己达到了这个境界才能有体会。从以往的传说看来,真正的剑圣所拥有的力量和大剑师及其以下的层次可以说是一天一地。比如我是大剑师,但是遇到一位剑圣我根本没有抗拒之力。而且最为关键的是,剑圣甚至可以对一些相对低级的魔法攻击有豁免的能力,也就是抗魔。据传言,在一对一对战的情况下,也许只有圣魔导师才能威胁到剑圣。但是我的资料有限,这样的战斗我不知道是否发生过。因此剑圣和圣魔导师到底谁强谁弱我也不敢妄下断言。

“相比较之下剑圣比圣魔导师似乎还是容易达到一些。因为目前为止剑圣确实出现过,而圣魔导师却只是理论上有可能存在。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剑圣的境界就很容易达到。据我所知,蓝姆大陆人类历史上出现的剑圣不会超过五位,而这五位剑圣还有两到三位是五百年前神魔大战时出现的。之后的五百年中,也许只有两位剑圣。

“但是这两位剑圣也都是一百多年前的成名人物了,如果刚才你遇到的老人真的是默之剑圣,那就意味着他有二百多岁大了。这已经超乎了我的理解能力,因为普通人类的寿命也不过是最多一百岁而已,是不是到了剑圣这个水平就能突破寿命的限制?我也不知道。地长老活的时间比我们都长,也许问问他会有收获吧。

“一百多年前,不知道为什么蓝姆大陆突然出现了两名剑圣,一个是你们看到的默之剑圣,还有一个似乎叫做谑之剑圣?这个名字我不敢确认,这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出现的。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两个剑圣彼此之间关系很僵,传言他们还曾约定找个地方一决胜负。但是这场争斗没有目击者,也是一个悬案,而且之后两个人就彻底的从蓝姆大陆消失了。默之剑圣算是有点事迹流传下来,据说他当时曾经走遍蓝姆大陆,寻找能够和他匹敌的对手。而谑之剑圣则没有什么事迹。

“好了,我知道的,也就是这么多了。苏卫东,我觉得既然历史上确实有剑圣的存在,那么就说明只要通过努力和一定的机缘,一些人就有机会成为剑圣。我已经老了,也许没什么机会了,现在我很看好你,你还年轻,说不定以后也能成为一名剑圣,嗯,应该是刀圣。”

苏卫东被鲁科团长说的脸一红,他赶紧转移话题:“鲁科团长,您说的这个剑圣和五百年前那位刀皇前辈比起来,谁更厉害些呢?”

“应该是差不多吧?”鲁科团长沉吟的说。

剑圣的出现给了几个年轻人巨大的震撼,但是无形中也让他们知道了自己的水平其实还是差的很多,刚刚稍微有些膨胀的信心又重归于理性,这也是一件好事。

“为什么那个默之剑圣当时不出手呢?如果真像爸爸你说的那样,当时现场没有人能够制住他,他为什么不帮着他的‘少主’取胜呢?”鲁西亚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鲁科团长摇了摇头,“这个事情我也想不明白,也许是剑圣不屑于与水平太低的人过招?又或者他是假冒的?而且,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投靠海因茨家族。”

“假冒的肯定不是。这个我敢保证。”苏卫东又想起了当时的感觉,“但是他为什么不出手我也不知道了。”

大家讨论了半天,觉得这个默之剑圣行为实在难以揣测,这个谜只好留在以后有机会去解了。

接下来还有最后一场,也就是第四场战斗。凝玉首先检查了一下苏卫东的身体状态,发现是好得不能再好。进阶到剑师巅峰之后,苏卫东实际上在第三场战斗中根本没有出全力,如果不是那个默之剑圣打岔。这第三场战斗对苏卫东来说简直是毛毛雨。而这个状态下的苏卫东假如还与前两个对手较量的话也不会胜的那么惨烈。

这倒是一个好消息,如果明天的对手基恩水平也和前三个人接近,那么可以说龙骑士的选拔已经没有悬念了。

这个基恩来自神圣联军第一军团,论官阶,是四个联军选手中最高的,联队长可以直接指挥二千五百人的队伍作战,这已经算是高级军官了。按说对这样的人来说,单打独斗的龙骑士除了比较拉风些,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诱惑力才对。而且做到了高级军官,单纯的个人武力已经不是最重要的倚仗因素,对这样的军官来说,指挥水平的高低才有决定性意义。

而且这样的高级军官肯定知道巨龙都是一个什么德行,和一个并不可靠的坐骑一起作战,还是独自指挥大兵团作战,这个选择正常人都知道答案。为什么这个叫做基恩的联队长也要凑热闹参加龙骑士的选拔呢?这样的消息不是街边小道能够打听出来的,也让大家充满了好奇。

根据刘畅打探来的消息,基恩也是来自一个贵族家族,只不过他所在的家族实力上比前三个都有所不如。这个基恩能够做到联队长的位置主要靠的还是指挥上的天赋,他自己的单兵作战能力据说反而是三个人中最弱的。

那么第四场战斗是否苏卫东就能轻松取胜呢?谨慎的苏卫东并不这么想。一切,只有明天的较量结束才会有答案。

第五卷讨逆战争第七十六章基恩

神历504年四月十日,龙骑士选拔的最后一场马上就要开始了。苏卫东和前几天一样,早早的来到了皇家斗兽场,但是他惊讶的发现,这一次对手比他先到了。

联队长基恩穿着一身很轻便的服装,只有手腕和前后心有简单的金属盔甲,腰间悬着一柄装饰性的骑士剑。他背对着斗兽场的入口,双手负在身后。从背影看去,基恩身材是比较魁梧的,身高在一米八左右,两肩很宽,腰窄了一些。从后背看去,这是一个很多男人梦寐以求的倒三角的健美体形,膨胀的肌肉透过衣服露出隐约的线条,这是一个很强壮的人。他的头发是蓝姆大陆常见的那种栗色,减得很短,但是很整齐,似乎是精心修理过的。

基恩在眺望着远方,在人声吵杂的皇家斗兽场里,基恩给人的感觉很宁静,似乎他不是来参加战斗,而是在度假。

听到苏卫东的脚步声,基恩缓缓地转过了身,肩头联队长的军阶标示在朝阳下熠熠生辉。基恩有三十五岁左右,岁月已经在他的眼角留下了皱纹。这是一张很有魅力和内涵的男人的脸,看起来给人的感觉很平和,但是在平和中自有一股让人心折的威严。

“佣兵苏卫东?”基恩低沉的声音在苏卫东的耳边响起。

看着眼前这个充满了职业军人气息的对手,苏卫东不由自主的挺起了胸,双脚脚跟紧靠,脚尖呈外八字状摊开,这是一个标准的解放军立正的姿势。一瞬间苏卫东仿佛又找到了自己的当兵时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在来到了蓝姆大陆之后已经离开他很久了。

基恩眼神一凝,有些惊讶的上下打量了苏卫东一番。

“这个姿势不是蓝姆大陆军人惯常的军姿,但是我看得出来,你也是一名军人,至少曾经也是一名军人。佣兵,你可以告诉我你的来历么?”

也许是因为都是军人的缘故,苏卫东对基恩产生了一种发自内心的亲切感。看着基恩清澈的眼神,苏卫东很想将自己的经历与这位军人分享,可是他不可能这么做。

苏卫东略带遗憾的摇了摇头,简洁地说:“抱歉,我不能说。”

基恩笑了一下,似乎预料到了这个答案,他转移了话题:“佣兵,在我们交手之前,我想和你聊聊天。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当龙骑士么?”

苏卫东摇了摇头,说:“我对当龙骑士不感兴趣,但是我有我的计划,为了实现这个计划,我只有参加龙骑士的选拔,而且最终获胜。基恩联队长,我可以问一下你为什么要参加龙骑士的选拔么?”

“我?哈哈,说出来也许你不信,是我的夫人和儿子要我来参加的,因为他们觉得我当龙骑士比较帅。”

苏卫东差点没栽在地上,这叫什么理由?一个高级军官居然听了自己的老婆和孩子的话,放着好好地王牌军联队长不当,却来凑龙骑士这个热闹?苏卫东决心提醒一下这个平易近人的军人。

“我和巨龙打过交道,它们就是一群败类,我不认为当一个龙骑士有什么光彩的。”

基恩笑着抬起了手,止住了正欲打算说下去的苏卫东,说道:“佣兵,我知道,我知道。可是家命难为啊。你还没结婚吧?也许等你结婚了就能明白,家庭对一个人来说有多重要。”

结婚?苏卫东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长这么大,似乎自己也从来没搞过对象。结婚?苏卫东不由自主的望向看台,那里有凝玉。

基恩看着他,又笑了:“看来你有意中人了,要我给你出点主意么?我跟你说,女孩子都喜欢干脆的男人。你要把她想成一个堡垒,拿出血战到底的精神,到最后你就会发现,征服一个女人比攻克真正的堡垒容易多了……”

苏卫东觉得自己特别尴尬,满脸通红的赶紧解释:“我还没有意中人呢,而且我现在不想考虑这个事。”

“是吗?”基恩有趣的看着他。

两个人谈谈说说,就这么在皇家斗兽场中间,在众目睽睽之下聊起了天来。看台上的观众可不干了,他们是来看精彩的打斗的,不是看两个人杵在那跟个木桩子似的聊天的。看台上不满的声音此起彼伏。

基恩脸一沉,凌厉的目光扫向看台。这种杀气腾腾目光立刻让看台安静了下来。但是很明显基恩的兴致也受到了影响。

“说实话,我很不喜欢这种场面,军人的价值只有在战场上才能体现,而不是像个戏子似的给无聊的看客取乐,这是对军人尊严最大的侮辱。

“唉,说这些没用的干什么,既然来到这里,我们就得承受一切。来吧佣兵,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厉害!”

苏卫东疑惑的看了一眼基恩那悬挂在腰间的装饰性长剑。基恩缓缓的拔出剑来,这把剑,要说漂亮那是真的很漂亮,可也就只剩下漂亮了。以苏卫东的眼光看来,这把剑自己稍微使点劲就能厥折了,根本不适合用来战斗。

基恩恍若不觉,他举起了剑,向着苏卫东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进攻吧,佣兵。”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苏卫东自然不会留手,虽然他觉得这个叫基恩的联队长是一个相当可交的朋友。他抽出钢刀,也向着基恩行了一礼,接着就开始了进攻。

苏卫东双手举刀,向着基恩狠狠地劈了下去,基恩双脚不动,身子突然向旁边一侧,躲开了这一记劈砍,接着他用手中的细剑剑背贴上苏卫东钢刀的刀背,突然一发力。苏卫钢刀差点脱手飞出,身形一个踉跄,从基恩身前冲过。基恩并没有继续进攻,而是停下身形静静地看着苏卫东。

“力量不错,这一刀劈得也很有气势。但是佣兵,格斗的时候只有力量和气势是不够的,还要有技巧。你明白吗?”

苏卫东点了点头,继续开始进攻,这一次他谨慎了许多。两个人斗在了一起。

这个基恩剑法十分高超,而且最擅长的是借力打力,把他自己的所说的格斗技巧几乎发挥到了极致。并且在格斗中他还不时的指点苏卫东。

苏卫东越斗越惊讶,但是也是越斗越感动,像基恩这样的对手实在是太难得了。有时候他几乎是故意的在为自己试招。

斗了一会,基恩突然说道:“佣兵,小心了,我现在要进攻,你看看你能接下吗?接不下的话不要勉强。”

话音一落,基恩剑势一收,身体嗖的一声后退了好远,接着双脚一点地身体再次反扑而来,装饰性的骑兵细剑在他手里舞出了朵朵剑花,身体还没临近,苏卫东就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暴风骤雨之中,呼吸都有些困难。

苏卫东怒吼一声,一挥手也把钢刀在自己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