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出苍茫-第2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看台上的看客们本来挺遗憾的,觉得期盼了许久的战斗就这么结束了实在是不过瘾,但是看到吉斯居然又开始进攻,立刻鼓噪起来。也许因为吉斯也是贵族出身,和看台上的看客们都是一个圈子的,大家自动忽略了吉斯毫无骑士风度的丑行,大声为吉斯喝起彩来。

“杀了他!杀了那个小佣兵!”看台上一时人声鼎沸。

论力气,吉斯的力量不是苏卫东的对手,吉斯自己也认识到了这一点。眼看着苏卫东渐渐地就要镗开自己的大枪了,吉斯一声大吼,浑身冒出灰色的斗气,斗气环绕的一身盔甲显得氤氤氲氲。苏卫东感觉头顶的长枪开始了高频的振动,这种振动顺着手中的刀传遍了全身,全身的肌肉也开始了不受控制的颤抖,一身劲力马上就要消失。

“你有斗气,难道我没有么?”苏卫东一声长啸,浑身也冒出了赤红的斗气,蒸腾之间,在身外形成了燃烧不休的火焰形状,两个人又陷入了僵持的局面。

“看哪!他们俩都有斗气!”看台上一些懂行的人失声惊呼,这样的场面普通人可能一辈子也看不到。看台上鼓噪之声更响了。

吉斯事先知道苏卫东也到了剑师的境界,但是比拼下来,他绝望的发现苏卫东境界要比他高那么一点点。眼看着自己手中的枪已经无法压制住苏卫东,看来不出绝招是不行了。本来这个绝招吉斯是打算用来在龙骑士争斗中取胜用的,他下定了决心。猛的一撤手,身体向后翻了一个筋斗,与苏卫东拉开了一个距离。

“乌拉尔冰瀑!”

乌拉尔是传说中蓝姆大陆极北的一个巨大的冰川,那里经年刮着如刀的寒冰飓风,飓风中往往裹夹着大量的尖利的冰屑,据说如果人不慎落入飓风的范围,强劲的风力能够将人在瞬间绞成碎片。

吉斯灰色斗气勃发,手中长枪突然高速旋转,引动四周气流出现了肉眼可见的大大小小的漩涡。吉斯怒吼一声,长枪向前一挺,带动着枪身四周的漩涡疾速的刺向苏卫东。

苏卫东感觉周身热量似乎都被吉斯吸了过去,如坠冰窖,身体的反应变得迟缓起来。眼看着枪尖已经刺到面门,他纵身后跃。吉斯催动长枪如影随形的紧紧跟着苏卫东的身形,枪尖距离苏卫东的面门越来越近。

苏卫东临危不乱,足尖一点地,后退的身形以不符合物理定律的方式向前反冲,苏卫东双手操刀,狠狠地对着迎面而来夹杂着漩涡的长枪劈去。两件兵器相交之下,红色斗气和灰色斗气都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众看客只觉得耳朵中一声巨响,眼前一花。等到再能听清、看清事物时,场中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只见吉斯和苏卫东两人相距不过几厘米,互相大眼瞪着小眼。苏卫东浑身的衣服都已经被漩涡割烂了,头发和眉毛上挂着冰碴,这些冰碴已经开始融化,脚下的狼皮靴子也已经磨没了脚底,还有丝丝的鲜血混合着融化的冰碴顺着大腿向下流着。吉斯的长枪从枪尖开始被苏卫东的钢刀剖开,只剩最后一点点还连着,而苏卫东的钢刀也停留剖开的枪身中,几乎已经挨上了吉斯的面孔。

穿着盔甲的吉斯从外表上看,远不如苏卫东这么狼狈,至少盔甲看起来似乎没有破损。但是他的一头金色长发已经全部脱落,露出一个光秃秃的脑袋,面色煞白。

“这把刀不错!”吉斯说了这么一句,接着手一松,仰面躺倒。

旁边早有吉斯的随从赶过来搀扶吉斯,入手之下,发现吉斯浑身软绵绵的,似乎骨头都已经被震碎。

第一场战斗,苏卫东获胜。

第五卷讨逆战争第七十二章血战巴特

这场战斗下来,苏卫东也不是没有损伤,在最后一刀劈出时,他的身体也被吉斯用长枪带动的气流漩涡划得伤痕累累,不过好在都是皮外伤,经过鲁西亚和凝玉的联合治疗,很快就止住了血,但是伤口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好的,大大小小的伤口虽然都已结痂,可看上去也仍然非常的触目惊心。

那个吉斯也确实托大了些,并且并没有什么斗殴经验,要知道两个人的对决和军队里那种集团冲锋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而吉斯居然穿着军队里厚重的铠甲出战,这样防御上是有些优势,但也极大地限制了身体的灵活性和柔韧性,而最后的受重伤更是因为金属盔甲毫不保留的将所有力道全都传到了吉斯身体上,甚至因为金属盔甲极为坚硬,在传递力道时还会有一点小小的加成。苏卫东的那一下冲击力经过盔甲的传递,直接震断了吉斯的骨头,这样的伤并不致命,而且在光明系治疗术治疗下,将来也能恢复如初,但是长时间的卧床却是不可避免的了。

说起来,无论是光明系的治疗术还是水系治疗术并没有神奇到只要一施加,人就百分之百恢复的地步,不管怎么说,疗伤都需要时间。但是时间不等人,第二场战斗马上就要开始了。

苏卫东身边衣服不多,样式也比较单一,全都是凝玉闲暇时缝制的,不仅是他,刘畅和铁穆也是如此。自从有了空间戒指,很多零碎的行李物品就有了很方便的储存空间,苏卫东又找了一套和昨天差不多的衣服穿着出阵。

对手巴特来自神圣联军第二军尖叫的狮鹫军团,这只军队中有一个狮鹫大队,豢养着大量的狮鹫,这是一种身材巨大的怪鸟,身体很像大雁,但是头却像个狮子,而嘴又像秃鹫那样弯弯的。这种鸟外表凶悍,但是性格却比较温柔,很容易被驯化,而且它力量很大,可以驮着一个身体不是很重的轻装士兵飞向天空,虽然这样速度会很慢,但是蓝姆大陆除了龙骑兵,也就这一支空军了。而处在冷兵器时代的蓝姆大陆并没有什么远程攻击的好手段,只要这些轻装空骑飞得足够高,那么除了龙骑士,没有人能够再威胁到他们。

狮鹫虽然好驯养,但是饭量很大,而且比较挑食,每顿饭无肉不欢,不给它吃肉也可以,只是如果不给它足够的肉食,它就会萎靡不振,别说驮着个人,自己也飞不起来。这样的巨鸟,在和平时期也只有侯德芬帝国才能养得起。

空中力量一直是蓝姆大陆人类军团的短板,狮鹫部队也就是能飞罢了,真论战斗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因为冷兵器时代,这样的空军根本没有什么有效地打击手段,也就是射射箭,但是受到空中气流的干扰,射术再精的好手也无法做到百发百中,而且射手也不可能携带着大量的箭矢飞向空中,因为狮鹫驮不动,而除了能射箭,其他的攻击手段就是零。说白了就是它飞起来后,别人打不着它,但是它也别想攻击别人。现在它的用途无非就是侦查和放哨,充当空中斥候使用。

但是这无损于狮鹫骑兵的骄傲,因为现在除了巨龙也只有他们能够翱翔在天空了。事实上很多龙骑士也正是狮鹫骑兵出身,五百年来,狮鹫骑兵为了龙枪骑兵团贡献了大量的龙骑士。

有这样的底蕴在,巴特当然认为龙骑士理所当然就该是自己了,但是巴特是个谨慎的人,尤其是在目睹了前一天吉斯和苏卫东的恶战后。他深深知道,眼前这个小佣兵战斗力十分惊人。眼前这个小佣兵还穿着和昨天类似的衣服,脸上还有着一道道昨天战斗遗留下的伤口。

他在打量着苏卫东,苏卫东也在打量着他。苏卫东看到眼前这个人身材十分瘦削,个头比吉斯还要矮,身上肌肉不多,但是却充满了力量感,看起来就给人很灵活的样子。这个巴特看面相还是挺英俊的,挺拔的鼻梁配着蓝色的双眼,再加上一个宽宽的额头,如果不是因为个头稍矮,应该也算是一个帅哥了。巴特没有穿着厚重的盔甲,事实上空中斥候也不可能穿金属盔甲,而是穿着一身黑色的束腰连体紧身衣,在袖口和领口部位绣一些白色线条组成的花纹。巴特的兵器是一柄很细的骑兵剑。这也是蓝姆大陆士兵的制式武器,但是一般步兵用的剑剑身都很有一巴掌宽,像这种几乎只有两指宽的骑兵剑,只有军队里军官或者仪仗队佩戴着当做装饰。当然有一些擅长格斗的剑术高手也喜欢用这种兵器。苏卫东觉得这个巴特显然是后者。

两个人分别行了个礼,然后就拉开架势开始比拼了。刀剑相交了几个回合之后,苏卫东发现这个巴特身形无比灵活,而且步伐非常诡异,经常从意想不到的方位进攻。好在刘畅也是类似的路子,日常和刘畅交手时,苏卫东对这样的打法已经很熟悉,因此没有吃多少亏。

试探了一番,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稳住了身形,各自攥紧了手中的兵器,缓缓移动着步伐转起了圈子。这样过了一会,看台上的看客们忍不住了,这场打斗和昨天相比也差的太远了吧,两个人先是不疼不痒的对砍了几下,然后就开始转磨磨,难道他们要转到天黑不成?看台上不满的声音此起彼伏。

两个人对这些噪音充耳不闻,仍然不紧不慢的转着圈子。苏卫东发现对方几乎没有什么破绽可循,而巴特看苏卫东也是这个感觉。巴特知道这是个势均力敌的对手,但是这个对手昨天已经比拼了一场,论体力,肯定是自己占优,因此就要和对手耗,等他体力不行了,就是自己取胜的时候。

这个策略其实很对头,苏卫东自己也清楚这一点,他决定速战速决。于是他一鼓斗气,浑身冒出了赤红的火焰,一个箭步冲向了巴特,手中的刀狠狠地砍过去。巴特也不甘示弱,浑身冒出灰色斗气,身形一侧,用剑从一个诡异的角度刺向了苏卫东的胸口。苏卫东一刀砍空,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前一倾,正好迎上了巴特的剑,苏卫东身子一扭,要害是躲开了,但是左肋下还是被巴特的长剑划出了一个大口子,鲜血冒了出来。在苏卫东中剑的同时,他一翻肘,用钢刀的刀柄在巴特后心重重的敲了一下。巴特张嘴喷了一口血,这下两人都受了不轻的伤。

身形错开之后,巴特不再主动进攻,也尽量避免让苏卫东靠近自己,他绕着斗兽场跑了起来。苏卫东知道,他这是在拖,等着自己鲜血流尽的那一刻。自己当然不能让他得逞,可是这个巴拉克身形实在是太快了,苏卫东无论如何也追不上他。这样,巴特逃,苏卫东追,两个人绕着斗兽场不知道跑了多少个圈子。

“丢人啊,神圣联军居然被佣兵追得满场跑!”

“我们是来看打斗的,不是来看赛跑的!前边那个兵,你的骑士荣誉感哪里去了?”

看台上的看客们又开始鼓噪,确实,表面上看场中的情景似乎是苏卫东占了很大的上风。但是真实的情况只有苏卫东和巴特两人心里最清楚,只要时间够长,最后落败的肯定会是苏卫东。

这样下去不行,苏卫东下定决心,一挥手,手中的钢刀如流星一般脱手而出,向着巴特后心飞去。巴特没想到苏卫东还有这样一招,感觉到后心的钢刀已经飞至,自己已经无可闪避,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好身子一扑,狗吃屎一般趴在了地上,即便如此,苏卫东的这一刀他还是没能完全躲开,锋利的刀刃斫上了他的肩头,牢牢地嵌在了肩胛骨上。这个时候命在顷刻,巴特就地一滚,接着一窜,躲开了苏卫东势如疯虎的猛扑。

场边响起一片惊叹之声,再看场中的情况,巴特和苏卫东又拉开了些距离,左肩上斫着一把雪亮的钢刀,鲜血像喷泉一样汩汩流着。苏卫东用右手捂着自己的左肋,眼睛定定的看着站立都有些不稳的巴特。

“小佣兵,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招,但是你别得意,你没了兵器,我看你还怎么跟我斗!”肩头斫着一把刀的巴特双目血红,嗬嗬的喘着粗气,咬牙切齿的盯着苏卫东。

“光明十字斩!”巴特浑身又冒出灰色的斗气,右手的剑在空中划了一个十字,一股磅礴的力量向着苏卫东迎面扑来。苏卫东感觉自己的胸口仿佛是被大石击中,肋骨都断了几根,在这道巨力之后,巴特的长剑也刺到了苏卫东的面门。这是巴特的一个绝招,虽然他目前还不能发出离身斗气,但是他可以借助舞动剑势将斗气汇聚于长剑的前方,先用斗气轰击对方身体,接着长剑紧跟而上解决战斗。

情势万分危急,但是也激发了苏卫东的斗志,他身形一矮,反而迎着巴特撞了过去。巴特的长剑一下子穿透了苏卫东的右胸,但是苏卫东的猛扑也让他不及撤剑,两个人狠狠地撞在了一起。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什么招数可言了,只见两个浑身是血的人在地上来回翻滚,扭打在一起。

这样血腥肉搏的场面让四周看台上的看客心理都无法承受,有的人干脆捂上了眼睛。

战斗进行到这个地步,比拼的就是两个人的意志了。巴特毕竟是贵族子弟,平时的军旅生活也没有过这样血腥的经历,渐渐地,他的胆气弱了,也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已经衰竭,他害怕了。最后他几乎是哭着恳求苏卫东放过他,他认输了。

苏卫东哈哈大笑,勉强站起身来,反手从自己的右胸拔出了巴特的长剑,看也不看的扔到了一边。而一直斫在巴特肩头的钢刀,在一番肉搏之下已经脱离了巴特的身体,又带走了巴特好大一块肉之后,滚落到不远处的尘埃中。

苏卫东挪着双腿,一步一步的走过去,弯腰想捡起自己的钢刀,但是眼前一黑,栽倒在地上。

这场血战以巴特认输而告终。



第五卷讨逆战争第七十三章利库姆,海因茨

连续两场战斗最后都以苏卫东取胜而告终,这几乎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佣兵还能够走多远?有没有可能当上龙骑士?这样的话题现在成了侯德芬城居民日常最流行的话题。

但是这些苏卫东他们是不知道的,第二场比赛让苏卫东受到了致命的伤害,他跌倒后就再也没有爬起来,最后是铁穆背他回燎原总部的。

苏卫东肋骨断了四根,右肺叶被巴特的长剑穿透,因为斗气的激荡,苏卫东右侧肺叶已经完全烂掉了,心脏也受到了巨大的伤害。回到驻地的苏卫东奄奄一息,不住的吐血,呼吸极度困难,而且随着呼吸,胸腔里发出仿佛拉风箱那样的轰鸣声。

看着苏卫东的惨状,所有人都不说话。刘畅想了想,掏出三个人仅剩的那颗救命药丸塞进了苏卫东的嘴里。老吴给的药果然有奇效,苏卫东的伤势在众人瞩目下快速的好转,呼吸也渐渐平稳,凝玉和鲁西亚又为苏卫东治疗了一会,感觉苏卫东的身体已经修复完毕,没有大碍的时候才撤出了手。但是苏卫东仍然没有醒来。

“他会不会像铁穆当初那样要沉睡好几天呢?”刘畅的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够回答,但是这个问题却很关键,因为转过天就是第三场比赛了,如果苏卫东没有出现,那就意味着放弃了比赛,前两天的辛苦全都打了水漂。

“我去和斯特劳斯宰相说说,争取把比赛推迟几天。”鲁西亚说。

过了一个小时,她回来了,看表情就知道没有成功。

众人商量了一会,也是无法可想,只好怏怏的各自回去休息了,刘畅不放心苏卫东,决定晚上留下来照顾,凝玉也坚决的坚决要留下来。凝玉不走,铁穆关心姐姐,也关心苏卫东的伤势,就也留在了苏卫东的房间里。

到了四月十日的凌晨,苏卫东醒了,他看了看身边三个人关心的表情,微微笑了一笑,说:“让你们担心了,我没事了。”说着他坐了起来,吓得凝玉和刘畅赶紧扶住他。

“嘿嘿,我就说你没事,他们还不信!你看,我说对了吧?你的伤怎么样?要不我替你上场揍人?”铁穆憨憨的笑着。

这当然是铁穆的一厢情愿,几个人商量了一下,苏卫东决定继续出战,凝玉和刘畅劝了一会,看到苏卫东如此坚决,也只好同意了。

第三天一大早,所有的人都陪着苏卫东来到了斗兽场,临上场的时候凝玉叫住了苏卫东,轻轻地帮他整理了一下衣服,低声说:“小心些。”

苏卫东点了点头:“放心吧!”

接着,苏卫东面容一肃,一股磅礴的气势从身体里迸发出来,他缓步走进了场地中央。

“我觉得他身上发生了什么变化。”刘畅对凝玉说到,凝玉点了点头:“我也感觉到了。”

旁边的铁穆也搭了腔:“是啊,姐姐,我觉得苏卫东大哥比以前厉害多了,马上就赶上我了!”刘畅笑着给了铁穆一个爆栗,皮糙肉厚的铁穆当然不在乎这一下,但是从不肯吃亏的他立刻反手要给刘畅也来一个,刘畅忙不迭的抵挡着,看着有趣,鲁西亚拉着凝玉也跟着凑热闹。闹了一会,几个人的心情都放松下来。

站在场地中央的苏卫东闭上了眼睛,清晨的微风缓缓的拂过了他的身体。苏卫东的心情无比平静,他感觉到自从凌晨清醒以来,自己的力量一直在不断地上涨着,以前在练武时遇到的一些难解的问题也豁然开朗。不仅如此,他还发现自己和背上的钢刀有了呼应,似乎只要自己意念一动,钢刀就会脱鞘而出。这是一种很美妙的感觉,在等待对手的这段时间里,苏卫东享受着这种感觉。

“你很享受嘛,看来昨天的伤好了。说真的,我很羡慕你,居然攀上了教皇陛下这棵大树!”一个慵懒的声音在场中突兀的响起,随着这个声音,一个虚幻身影的在场地中央出现,慢慢的凝成了实体。

这是一个穿着黄金软甲的外表极度帅气的年轻男子,线条分明的脸庞透着无比的俊朗,背后还披着一条雪白至极的白色披风,披风非常长,下摆拖到地上的还有好大一截。这样一副极度拉风的装扮,配合着一米八五左右的身高,这样的男子放到任何地方都能够吸引到足够多的年轻女孩热辣辣的目光。远处的刘畅看着这张脸,觉得这个穿得像个黄金圣斗士似地的人特别像自己世界里某个偶像级的影视明星,是谁呢?离开原来的世界有点久了,刘畅的某些记忆已经淡漠,但是随着这个年轻男子的到来,这部分记忆又重新被唤起,对啊,他很像那个艳照门的男主角!当然,这个男子发色是金黄的,肤色是雪白的,眼睛是蔚蓝的,这是蓝姆大陆血统高贵的贵族最明显的外部生理特征。这就是海因茨家族那个年轻俊才,那个叫利库姆的公子哥吧?

只是这个公子哥虽然有一副英俊至极的外表,但是眼神却总是透露着一股浓浓的邪气,而这一点,也和艳照门的男主角十分相似。

苏卫东也觉得这个男子有点面熟,当然不是因为长相,而是因为他脸上的神情,这是一种充满了极度的狂傲,永远高高在上的神情。这样一种一看就让人讨厌的神情像谁呢?苏卫东想了想,是的,很像龙枪骑士团团长阿汉王子。那家伙平时也是这副嘴脸。

利库姆等了会,发现苏卫东似乎不想理他,一丝不悦的从眼中一闪而过,继续温文尔雅的说:“你这个低贱的乡巴佬还不知道我是谁吧?”

“利库姆?海因茨?”

“在称呼到我的时候,你应该加上‘伯爵阁下’这样的尊号!我是家族的继承人,除了世袭的侯爵爵位,当今英武圣明的侯德芬十四世大帝曾经单独召见过我,并给了我伯爵的头衔。作为一个平民,你应该向我这个尊贵的伯爵展示你应有的教养。当然,据说你是乡下来的,我可以原谅你的不敬。”

苏卫东无所谓的笑了笑:“你是伯爵?怎么我听说你不过是神圣联军中的一个小小的士官呢?”

利库姆?海因茨哈哈大笑:“贵族的事情,我和你这个乡巴佬怎么说你也不会明白的。知道吗?你这是对我的不敬,如果你想激怒我,我想说,你已经做到了。

“说真的,你能和我比试是你的荣幸,在动手之前,我想给你一个建议。你不要参加龙骑士选拔了,那个圈子不适合你。你的出身就决定了即使你当上了龙骑士,也不可能获得你想获得的那种权力和财富。只有真正的贵族才配当龙骑士。而你,不配!

“我一直是个相当仁慈的人,如果你现在退出,我会考虑以海因茨家族的名义吸纳你和你的那几个朋友成为我们家族的附庸百姓,可以给你们一块小小的土地,每年只需向我缴纳足够的税收就可以了。这样的日子总比你干这个没有前途的佣兵要强。

“哦,对了,还有件事我差点忘记了。现在我郑重警告你,不要打鲁西亚小姐的主意,她是我的!任何妄图接近她的举动我都会认为是对我的亵渎,也是对海因茨家族的挑衅,必将受到海因茨家族最严厉的惩罚。”

说到这里,利库姆优雅的冲着坐席上鲁西亚的方向弯了弯腰。坐席上的鲁西亚脸色铁青,绷紧的嘴唇一丝血色也没有。

“他说的这个话是什么意思?”凝玉低声问道。

“两年前海因茨家族确实有人去光明城,向教皇提出让我嫁给这个混蛋的请求。可是我拒绝了!”鲁西亚压抑着自己的愤怒,冷冷的说。

利库姆直起身来,对着鲁西亚摇手示意了一下,然后又沉下面容,不屑的看着苏卫东,继续说道:“我知道,这种恩赐对你来说可能是梦寐以求的,我想你应该不需要多少时间考虑。现在你就跪在我的面前,亲吻我的靴子吧,我是个说话算数的人。只要你这么做了,那么最短的时间内你就会得到我承诺过给你的一切!”

苏卫东看着眼前这个啰嗦的公子哥,打内心里觉得想笑。摇了摇头,他拔出了身后的钢刀,遥遥指向了利库姆的面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