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出苍茫-第2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鲁西亚虚弱的身体并没有多大的起色,虽然红衣主教詹姆斯每天都坚持为她进行治疗,凝玉也倾尽全力无微不至的照顾,但是在地底的时候她为了拯救大家,在最后关头使用了透支生命力的魔法“呼唤光明神赐福”。这个魔法即便是光明神教中实力极为强大的资深红衣主教也不会轻易使用,每次使用时间也会控制在一分钟之内。鲁西亚本身实力远没有达到红衣主教的水平,虽然有了光明神一丝神力附体,再加上雄鹰十字架的帮助,但是将众人从地底带到地面,期间还要不停地消解坚硬的岩层和炽热的岩浆。鲁西亚足足坚持了一个多小时的魔法施展时间。在精神力耗费殆尽后,鲁西亚没有一丝犹豫的将自己的生命力也完全的奉献出来,当众人安全的到达地表后,鲁西亚整个生命力几乎已透支殆尽。

只有詹姆斯红衣主教和凝玉才知道鲁西亚这次的代价有多大,在一夜的休息过后,透支生命力的后遗症也显现出来,年龄还不满十八岁的鲁西亚外貌上居然变成了一个六十余岁老态龙钟的老妇人。这个样子的鲁西亚是绝对不肯去见外人的,因此这一段时间以来她一直闷在帐篷中疗伤,即便是赶路,也是钻进詹姆斯为她准备的全封闭马车中。在她的央求下,詹姆斯和凝玉都没有把鲁西亚现在的样子向任何人透露,这里也包括苏卫东、刘畅和铁穆。

不过好在鲁西亚已经接受了光明神力的传承,并且雄鹰十字架也是光明神教传奇神器,在这两大有利条件下,再加上红衣主教詹姆斯和凝玉每日倾尽全力的救治,鲁西亚的状况慢慢的好转起来,已经流失的生命力似乎又缓缓地回流,外貌似乎也有恢复成原来样子的希望了。

第五卷讨逆战争第六十四章龙骑士的退隐

经过了十天的长途跋涉,使团于神历504年三月十四日抵达了蓝姆大陆的圣都、侯德芬帝国的政治中心侯德芬城。

经过五百年的发展,蓝姆大陆的政治中心侯德芬城异常壮观,高大的、青灰色的老城城墙巍峨耸立。在老城城墙外,鳞次栉比的建筑包围着巍峨的城墙,那是因为五百年的和平带来了无比繁盛的人口,老城内已经无法满足这些人口的生活和发展,侯德芬城的居民在城外也修建了无数的房屋。老城高达十米的城墙,同样无法挡住老城内尖耸入云的光明神教教堂那足有三十米高尖尖的屋顶。

这是一座祥和和充满了活力的城市,沿路是各式各样的商店,其商业的繁荣不亚于金都艾西利亚。在路上的行人可以看到很多都穿着贵族的服饰,而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看起来都有着很好的教养,脸上隐隐透着一股骄傲。可以理解,居住在侯德芬城确实是一件足以让普通人感到自豪的事情。

因为有着红衣大主教詹姆斯和龙枪骑兵团团长阿汉王子两位身份尊贵的人,使团没有受到多少盘查就顺利的进入了老城,在驿馆安顿下来。

他们刚刚安顿好,就有人登门拜访鲁西亚、凝玉。这人居然是燎原佣兵团的团长鲁科。原来自侯德芬大帝佣兵召集令之后,蓝姆大陆有影响的佣兵团团长全部被召到了侯德芬城,一个多月以来,侯德芬十四世并没有进一步的指示传下来,这些佣兵团团长只好闷在侯德芬老城中,除了不能出城,倒也能在老城内四处走动。

“爸爸!”

苏卫东、刘畅、铁穆惊讶的看到一个年龄上和鲁科差不多的四十余岁的光明教女教徒欢呼着扑到了鲁科团长的怀里。鲁科团长事先已经得到的凝玉的传讯,现在他心疼的将女儿紧紧地搂住,轻抚女儿还有些花白的长发,眼泪止不住的留下来。

这个时候,凝玉才轻轻地将鲁西亚的情况告诉了其他的三个人。当知道鲁西亚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才保证了众人的安全,大家心里都非常感动。

过了一会,鲁科团长父女俩平静下来,鲁西亚赶紧又红着脸躲了起来。看着女儿的背影,鲁科团长叹了口气。这才把来意和凝玉等人说明。

原来苍茫山那边老吴又托鲁科团长带给三个人一点东西。那是一只巴掌大的小口袋,里面是一种植物的种子,还有一个卷起来的小纸条,上边是一些种植方法的介绍,除此之外在没有别的任何东西。

“这是什么?”刘畅捻起了一颗种子看了看,“老家伙是不是想让我们退出燎原,当农民种地去?”

“虽然吴先生没交代,但我猜,这些种子是曼芸花的种子……”鲁科团长说道。

“什么?那个财迷老头这回这么大方了?”刘畅有点不敢置信。

这回老头想让三人干什么,三个人讨论了半天也没有一点头绪,最后刘畅只好先把这袋曼芸花的种子收进了空间戒指。

接着三人郑重的对鲁科团长表达了谢意,自从他们去以琉斯城和五名长老学艺后,这么久以来,他们终于又见到了鲁科团长。

鲁科团长摆了摆手,告诉他们这次光明城之行可能会有变化,侯德芬十四世对光明教廷的一些做法并不满意,并且一直以来他都很希望彻底收回对神圣联军三个军团的指挥权,不希望继续帝国和神教共同指挥军队这个模式了。

果然,转过天来觐见侯德芬大帝的阿汉王子和詹姆斯带回来消息,除了红衣主教詹姆斯、鲁西亚及随行的神职人员外,所有直属神圣联军的人全部留在侯德芬城,因为“现在是非常时期,讨逆军马上就要出征了,所有军事人员不得参与与军务无关的事。”

凝玉等三人既不属于教廷神职,也不属于神圣联军,但目前也不允许随意走动,像鲁科团长一样,被软禁在了侯德芬城内。

红衣主教詹姆斯对这个决定很不满,但是神诞节的日子马上就要临近了,现在不是和侯德芬帝国扯皮的时候。所以当天下午他就沉着脸陪着鲁西亚出发了。鲁西亚虽然万分不舍,可是身份的关系,她也无法可想,临别的时候鲁西亚哭得梨花带雨,言明只要那边的事情一完就立刻赶回侯德芬城和父亲还有几位好朋友重聚。

凝玉等四人送别了鲁西亚,就搬出了神圣联军的专属驿馆,搬到了燎原佣兵团在侯德芬城的总部住下。平时闲来无事,刘畅经常会带着铁穆四处闲逛,而凝玉和苏卫东则是闷在各自的房间里闭门苦修。这趟地底之行,凝玉好好总结了一下,魔法的杀伤力确实巨大,但是念诵咒语的时间实在是太长,要是能够找到瞬发魔法的办法就好了,还有圣魔法杖怎么用,凝玉也一直还没找到诀窍。凝玉感觉自己有必要回底特留斯堡向佛劳伦斯大师请教。

这样的日子过去了一个星期,这一天在外边闲逛的刘畅突然急匆匆的赶回旅店,把大家找到一起,告诉了大家一个消息。十名龙骑士中年龄最大的红龙骑士彼得爷爷离开了。老头走得很潇洒,在自己的房间留下一封信,言明因为自己年龄太大,已经不适合再当一名龙骑士,趁着这次回侯德芬城述职的机会,就告老还乡了云云。

谁也不知道老头是什么时候走的,也不知道老头去了哪里。按理说,龙骑士一般都是从贵族子弟中选拔的,每名龙骑士都会有一大帮子亲朋故旧,可是居然没有人再见过彼得老头。那头红龙一看龙骑士走了,也没有多做停留,立刻飞回了帕米尔。

现在,神圣联军正在联军内部进行新任龙骑士的选拔,因为按照协议,龙枪骑兵团必须保证十人的编制,现在走了一个人,就必须再补充一个,帕米尔那边也会根据协议很快派另一条巨龙过来。

“他们怎么选拔龙骑士啊?”苏卫东饶有兴趣的问道。

“好像是比武吧,最终胜利者就是龙骑士了。”刘畅回答。

地底之行,所有人都看透了龙骑士的真面目,再说自己也不是神圣联军的人,这件事情大家聊了几句也就各自散去了。

新任龙骑士的选拔在蓝姆大陆三个军团内部开始了,参选人最低要求是武力必须达到高级战士以上的境界,并且出身必须是蓝姆大陆的贵族群体,如果是平民,如果能够得到某个公国大公亲自出具的推荐信,也可以参加这次选拔。

龙骑士可以说是蓝姆大陆人类战力的巅峰层次,骑着巨龙自由自在的翱翔在天空之上,是所有年轻人的梦想,一时之间,只要具备资格的神圣联军战士几乎都报了名。经过了层层筛选,两个星期后,有四名名候选者集中到了侯德芬城,在这里他们将会进行擂台赛,最终的胜利者就是新的龙骑士。这三十二名候选者全都达到了剑师的境界。

选定龙骑士的日子被定在了神历504年四月八日,在这一天,新组建的神圣联军第四军“讨逆军”也将誓师出发,踏上讨伐叛逆的契卡和迪比里斯两公国的征程。

帕米尔派过来的新飞龙也在三月底的时候飞抵了侯德芬城,由于这条飞龙是在夜间来的,没有人知道这是一条什么样的巨龙,只传说是一条战力极为强大的龙族。

在神历504年四月五日,举行完神诞弥撒的光明教廷也派人赶到了侯德芬城,这个人居然是身穿红衣教袍的鲁西亚,而鲁西亚一抵达侯德芬城,立刻就持着教皇卡尔廷的亲笔信拜会了侯德芬十四世。根据会后传来的消息,神圣教廷这次居然也推荐了一名龙骑士的候选人,这个人,是燎原佣兵团的苏卫东。

第五卷讨逆战争第六十五章卡尔廷和鲁西亚

红衣主教詹姆斯带着鲁西亚于三月二十五日赶到了光明城,教皇卡尔廷陛下亲自出来迎接。鲁西亚发现了失落已久的雄鹰十字架的消息早已传遍了整个蓝姆大陆。这件事情也将成为本次神诞弥撒上最为隆重的贺礼。

走完了光明教冗长的欢迎仪式后,卡尔廷陛下对鲁西亚进行了单独的召见。看着鲁西亚老妇人般的面容,卡尔廷无比的心疼,立刻亲自为鲁西亚进行治疗。教皇出手自然不同凡响,只是一两天的功夫鲁西亚已经彻底恢复健康。

这一老一少是当初卡尔廷还是一名苦修士的时候,在多撒公国的以琉斯城相识的,说起来也是十余年前的往事了。当时的卡尔廷只是一名流浪在蓝姆大陆,为了自己信仰苦修的普通苦修士,他的足迹几乎走遍了整个蓝姆大陆,身边只有詹姆斯一个随从。在以琉斯城的时候他结实了当时还是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孩的鲁西亚。那个时候,卡尔廷恰好感染了严重的肺炎,虽然这对精通光明魔法来的卡尔廷根本不是个事,但是虔诚的他始终认为这是伟大的光明神对他的考验,因此坚决不进行治疗,也不允许詹姆斯为他治疗。

肺炎是一种需要好好调理的疾病,可是他还按照苦修士那套近乎自虐的教义过日子,自然病情越来越重。到了以琉斯城时他几乎已经走不动路了,詹姆斯不得已背负着他继续旅程。看着他虚弱的样子,詹姆斯不止一次的劝解,可是卡尔廷固执的认为任何治疗都是对光明神的不敬,如果自己就这样去了,那也是响应光明神的召唤,可谓死得其所。同样是虔诚教徒的詹姆斯虽然担忧,但内心里却相当赞同卡尔廷的观点,如果两个人没有碰到鲁西亚,那说不定卡尔廷就已经变成了以琉斯城光明教堂信徒坟墓中的枯骨。

当时还是小女孩的鲁西亚看见这两个衣衫褴褛的人,善良而又不知内情的她坚信这是两个可怜的乞丐,因此不遗余力的进行了救助。那个时候的鲁西亚还不是光明教教徒,当卡尔廷在她耳边絮絮叨叨什么“这是光明神的考验”之类的话时,她只当放屁。佣兵子弟干起事情来从来都是雷厉风行。她不由分说为两人找了一个条件很好的旅馆,并找来大夫为卡尔廷进行治疗。

卡尔廷一开始时很排斥鲁西亚的,因为根据苦修士的教义,每名苦修士不得在一个地方停留三天以上,更不能与任何普通人成为朋友,这是为了避免苦修士产生不必要的留恋之情而影响到修炼。可是鲁西亚根本不管这套。病病怏怏的卡尔廷想离开这里一时半会也做不到,只好郁闷的任鲁西亚摆布。

听了大夫的话,鲁西亚知道这个病需要好好调理,就每天都带着丰盛可口的饭菜前来探望。有一次,当卡尔廷又对前来看望的鲁西亚絮叨什么光明神考验之类的话时,不胜其烦的鲁西亚反问道:“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光明神派来拯救你的?”这话一出口,卡尔廷立刻收声,进而一想,这小姑娘说的也有道理啊?再加上病痛的折磨也确实让他有点吃不消,因此就顺着鲁西亚的意思安心治疗起来。

随着他的身体健健康复,卡尔廷对这个小姑娘越来越喜爱,年事已高的他一生没有婚娶,也没有后代,不知不觉间他将鲁西亚当做了自己的亲人。慢慢的,卡尔廷也将光明神教的一些教义讲解给这个小姑娘。他发现这个小姑娘对光明神教教义的理解起来一点困难也没有,往往还能做到举一反三。这使卡尔廷更加坚信,这个叫做鲁西亚的小姑娘就是伟大的光明神派到人间的使者,因此在适当的时机他郑重的向鲁西亚提出请她加入光明神教。

鲁西亚当时只是觉得这个老头说的那些“故事”很好玩,没怎么考虑也就答应了。这件事情后来被鲁科团长得知,鲁西亚是鲁科唯一的女儿,平时可谓掌上明珠,从来不会违背女儿的意思,虽然女儿加入了与燎原佣兵团有血海深仇的光明神教。鲁科团长一时也没有什么理由反对,要知道燎原佣兵团的秘史鲁科是不可能告诉当时还只有不到十岁的鲁西亚的。

当鲁科团长得知了这个消息的时候,卡尔廷已经给鲁西亚进行了光明神教入教的洗礼仪式,并已经上报光明城的教廷总部,鲁西亚已经是一名在光明城备案的光明教教徒。这个时候再反对已经晚了,而且如果让鲁西亚退教,不知道会惹出什么样的大乱子。鲁西亚从小就是一股执拗的性子,她认准的事情,别人无论如何也劝解不过来。鲁科团长生了几天闷气,也就随她去了。这样鲁西亚莫名其妙的就成了光明神教教徒。

卡尔廷一待身体痊愈,立刻带着詹姆斯飘然离开了以琉斯城,鲁西亚也很快就把这件事情忘记了。没想到过了五年,光明城派出了一名品阶很高的神甫来到了以琉斯拜访鲁科,非说鲁西亚是教皇的学生,现在需要去光明城修习光明神教教义。这个时候鲁科才知道当初鲁西亚救助的那个苦修士居然一步登天成了至高无上的光明神教教皇,现在鲁科更无法反对鲁西亚入教这件事情了,违逆教皇的旨意,立刻就可能会让燎原佣兵团死无葬身之地。无法可想的鲁科只好同意神甫带走了刚满十二岁的鲁西亚,这一走,就是五年。当鲁西亚再次回来时,已经是光明神教主教了。

“老头子,我们这次行程好玩吧?”私下里鲁西亚对着卡尔廷一点神职人员的风范也没有。而在外人面前教皇气派十足的卡尔廷面对着这个淘气的孩子也展现出人性的一面。

“鲁西亚,你也太淘气了,你居然还给了詹姆斯一记闷棍。”说到这,板着脸的卡尔廷陛下也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你知道这有多危险吗?魔主封印之地有着强大的禁制,施展任何魔法都会被强烈的压抑,更何况还有一个不知道底细的死灵法师,而且,万一那个魔主就地复活,你该怎么办?”

鲁西亚捂起了耳朵:“好了好了,老头子,你要说多少遍啊?烦也被你烦死了。我这不没事吗?再说我还大有收获呢。”

“唉,你这个小家伙真是不知道轻重,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情,一定要首先告诉我,准备充分了再行动,明白吗?”

鲁西亚敷衍的嗯了两声。

卡尔廷叹了一口气,继续对鲁西亚说:“这次你也算是为光明神教立下了大功,可是你又放跑了那个邪恶的死灵法师。我得好好想想怎么和那些人交待。本来,这次我想让你当红衣主教的。”

一听这个,鲁西亚来了兴趣:“什么?红衣主教?太好了!”

卡尔廷拦下了兴高采烈的鲁西亚,继续说道:“接着说你那几个朋友,他们都是燎原佣兵团的人吗?他们的底细你知道吗?我跟你说件事情,去年在苍茫之森边上发上了一起惨案,我们秘密派过去的一名红衣主教被人杀死了,凶手至今还没有找到。而你说的那几个人,在惨案发生半个月之后出现在离苍茫之森很近的艾西利亚,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可我很怀疑那件惨案和你的几个朋友有关。再说,那个叫凝玉的竟然是一个四系魔法师,要是她的这个身份公开了,就会面临无穷无尽的追杀,身为教皇的我也不可能救她。”

鲁西亚一听,立刻紧张起来:“老头子,你不会真的这么对付他们吧?他们可是我的好朋友,你要是这么做了,我永远不来看你了!”

卡尔廷摇了摇头,说:“这件事情我已经压下来了,现在我也不想对付这几个年轻人,据你所说,他们也都不是坏人。你再见到他们的时候,要提醒他们小心注意,另外,有机会的话,也让他们皈依神教吧。”

“嘻嘻,老头子,你这么做就对了,我支持你!咦?你白胡子里好像有根黑的啊,我把它拔出来怎么样?”

卡尔廷吓得赶紧捂住了下巴,气氛沉闷的教皇宫中传来嘻嘻哈哈的笑声。

第五卷讨逆战争第六十六章神诞弥散

神都光明城是蓝姆大陆历史最悠久的城市,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五千年以前,一直以来,位于蓝姆大陆中部偏东的光明城都是光明教廷总部的驻跸之所。虽几经战乱,但是悠久的历史仍给这座城市带来了无与伦比的荣耀与积淀。

这座城市所有的建筑通体全都用白垩粉刷成白色,整座城市显得非常神圣与庄严。当然,对于外来者,来到这座城市第一眼看到的一定是那高达一百五十余米的圣安特大教堂。

圣安特大教堂主楼由一座一百五十米的高塔和位列东南西北四个角,高度为一百二十米的副楼构成,所有的高塔外表都是铺上了用特殊工艺制程的白色琉璃,在阳光照射下熠熠生辉。圣安特大教堂被公认是蓝姆大陆最高的建筑,比魔都底特留斯堡的梅林魔法塔还要高出三十米。和梅林魔法塔不同的是,在圣安特大教堂四周,还有一群将近二十座高度在一百米左右的附属建筑,单单是这些位于光明城中心地带的教堂群就占据了光明城老城将近三分之一的面积,这还不包括圣安特大教堂南部那个四十万平方米的巨大广场。

光明城老成的居民有一大半是身披白袍的神职人员,普通百姓很少。因为历史的原因,光明城及周边没有一个贱民,因为贱民是魔人反叛者的后代,不允许进入光明城周边五十平方公里的范围。

今天就是神诞节,除了必须参与弥撒仪式的光明教高层,还有很多自发来到光明城朝圣的光明教教徒,这些人将光明城那些宽阔的,可以容八辆马车并排行驶的道路挤得水泄不通。由十名擎着旗帜开道的圣殿骑士引领着的教皇卡尔廷和十位红衣主教等的光明教高层的马车车队在人流中艰难的前行着,随行的圣殿骑士不得不靠着武力驱散着拥挤不堪的人群,在马车车队之后,是庞大的步行队伍。

步行的队伍依次是一百人的光明教唱诗班,这些人全部穿着最洁白的长袍,双手在胸前擎着一只十字架。跟在马车身后不停地高声咏唱着圣歌,洪亮而又不失圣洁的歌声,即便是道路两旁嘈杂的人群也无法压制。

在唱诗班后,是一个由三十六名高阶圣殿骑士组成的方阵,圣殿骑士是教廷直属的武装力量,编制上不属于神圣联军,这也就意味着圣殿骑士只需要向教皇一人效忠,而不必听从侯德芬帝国的号令。圣殿骑士们身着昂贵的全部由白银打制的骑士盔甲,头盔上点缀着五颜六色的翎毛,右手牵住马缰,左手搭在悬在腰间的骑士剑剑柄。胯下的马屁是清一色的浑身没有一根杂毛的白马。而白马的的鞍鞯和缰绳全部裹着金丝。马蹄上的蹄铁也都是纯金制作。敲在宽阔的道路上得得有声,而且金光四射。

跟在圣殿骑士团之后的是教廷另一只强大的力量:宗教裁判所。宗教裁判所是一个非常神秘的组织,平时不以公开面目示人。只有在一年一度的神诞弥撒上,人们才会看到这个低调的机构的存在。代表着宗教裁判所的是十个用白纱蒙住面部的蒙面人,这十个蒙面人身着主教长袍,腰间黑色的腰带是宗教裁判所特有的标志。在蓝姆大陆传说中,宗教裁判所总是和对异教徒的血腥屠杀,以及对光明神教内部的罪犯严酷虐待这样的传说联系在一起,因此,虽然只有区区十人走过,四周看热闹的人群声音也是一闷。

十人走过后,是稀稀拉拉毫无秩序的一大群衣衫褴褛,面黄肌瘦,而且赤着双脚的教众。有的教徒还拄着一根烂木头做的拐杖,这就是狂信者,或者叫做苦修士们了。苦修士秉承光明神教中关于自我修行的最严苛的那部分教义,无论任何时候都是这副打扮,即便是神诞节也不例外。但是苦修士们脸上那无比虔诚的表情表达着他们对自己的信仰无比忠诚之心。因为现任教皇卡尔廷陛下也是从苦修士出身的,因此四周的群众对这支队伍也表示了应有的尊敬。

在苦修士队伍后,则是一年以来为光明教廷立下大功的诸多人员,这些人员将会在弥撒仪式上接受教皇陛下亲自召见和嘉奖,鲁西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