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出苍茫-第2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会向长生天贡献异常丰厚的祭品,祈祷一年的风调雨顺。而且部落之间会彼此交流一年来各自的状况,和侯德芬及其所属公国境内冒着天大风险偷偷跑过来的商团进行一些互市的交易,还会在会上通过比武的方式选出最优秀的青年英雄,这些青年英雄回到自己的部落往往会成为部落中重点培养的对象,甚至有成为继任部落最高领导者酋长的机会。

圣山被草原居民称为希穆尔拉雅,意思是“永远不可能登顶的神山”。草原部落故老相传,有天神居住在希穆尔拉雅雪山之巅,人类只要试图登上希尔拉雅,就会受到天神的惩罚。不是没有人尝试过攀登希穆尔拉雅。但是这些胆大妄为的年轻人最终都没有回来。希穆尔拉雅到底有多高没有人知道,从地面看去,巍峨的雪山峰顶被厚厚的云层遮盖着,一年四季也不会露出真容。

草原居民并不知道的是,在云层之上,在希穆尔拉雅山的山顶有一座规模庞大的神庙,这作神庙用通体漆黑、表面亮晶晶的黑曜石砌成。神庙足有五十余米高,外型上仿佛是一个传说中存在的,肋下长有两道蝙蝠一样的翅膀,头上长着两个弯弯的牛角的恶魔,这个恶魔伏在地上,朝向北方的神庙大门就是恶魔嘴巴,两道高度有四十米的巨大的青铜大门把神庙内部的一切与外边的世界彻底的隔绝。

在神庙内部正中硕大的大厅中,三十八级台阶上摆放着一个宝座,宝座也是用黑曜石制成,三米多高的椅背上刻满了含义晦涩的符号,椅背两边伸出无数有直有弯的棘刺,一些看起来象人类脊椎一样的凸起复杂的缠绕在椅背上,形成了看上去无比邪恶的图样。宝座的中央端坐着一个全身笼罩在黑暗中的高大身影。帕拉尼尼正毕恭毕敬的向着这个身影弯腰行礼。

“尊敬的大统领阁下,这就是我这次出行的经过。”帕拉尼尼恭敬地声音响起,接着,帕拉尼尼弯着腰将那支灯笼双手捧着举过了头顶。

那个被帕拉尼尼称为大统领的高大身影没有说话,也没什么动作。帕拉尼尼手中的灯笼像是被一根看不见的丝线牵着,缓慢但是异常平稳的飞向大统领身边,灯笼中黑色烛光的火焰甚至都没有一丝变形。

“右使帕拉尼尼,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大统领声音低沉,声音了隐藏着无尽的杀意。

帕拉尼尼暗暗一凛,继续恭敬的说:“启禀阁下,这一次,虽然空间戒指和我遵照您的指示许诺的条件并没有打动燎原佣兵团的心,但是我相信他们已经明白了我们的诚意。在以后……”

“哼~”大统领打断了帕拉尼尼的话:“你送出了一枚空间戒指,却没有什么收获,我对你很失望。”

帕拉尼尼身子躬得更低了:“尊敬的大统领阁下,如您所知,燎原佣兵团从来自诩恩怨分明,这份情我相信以后他们一定会还回来的。同时,在这次行动中,我并没有与燎原佣兵团彻底决裂,没有特别针对他们使用任何攻击性魔法,每次出手,都是迫不得已的防御……还有,弑魔刀再次出现在人间了,拿着弑魔刀的人,就是燎原佣兵团新招的那三个年轻人之一,叫做苏卫东。另外,圣?梅林的圣魔法杖也出现了,是归三个年轻人中的女魔法师凝玉所有。还有龙须剑,被三个人中叫做刘畅的拿着,这个刘畅是一名风舞者。我也是看到这三个人,才没有追回那枚空间戒指的。”

“这些事情你不讲,我也清楚得很。在魔主封印之地,任何魔法在封印作用下都会有极大的削弱,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能进行亡灵召唤,说明你的魔法精进了不少,这件事情以后再说。你这次出去,虽然找回了魔主的灵魂,但也遗失了空间戒指,还间接促成了雄鹰十字架重现人间。功劳不小,罪过也不可谓不大。因此,我决定惩罚你!由你来完成魔主的‘死亡唤醒’,你可有意见么?”

帕拉尼尼神色不变,恭敬的说:“一切谨遵大统领阁下的意愿。”

“好,等到需要进行这个仪式的时候,我会通知你。左使那边的任务最近也到了关键时刻,你就在这里待命吧。”话音一落,大统领连同那盏灯笼消失了。

帕拉尼尼呼的吐出一口长气,直起身来。

“看来大统领阁下并不是真心想让魔主复活。”帕拉尼尼看着空空如也的宝座暗暗地想着,缓慢的退出了大殿。

在神庙中有一间密室,这个密室中有一个直径两米左右,深不见底的血池,血池中充满了咕嘟咕嘟不断冒出气泡的沸腾血液。一个身材在一米七左右,不是很高大,浑身赤裸、身形瘦削的年轻男子直挺挺的漂浮在血池中间,随着血液的翻腾,身体上下浮动着。这个人双目紧闭,即便是身处血池,惨白的脸上也没有一丝血色,乌黑的长发飘荡在血液中,没有一丝生命的气息。

大统领站在血池旁,身边悬浮着那支灯笼。灯笼中的黑色烛光在靠近了血池之后,平静的火焰突然开始闪烁不定,仔细凝听,似乎隐隐有嘶吼的声音从火光中传来。漂浮在血池中的男子躯体似乎有了感应,双眉骤然紧皱起来。

大统领冷然一笑,连带着那支灯笼从这间密室消失,出现在另一个房间中。灯笼中黑色的烛光抖动的更加厉害了,从烛光中传出无限的恐惧和乞求的声音。

大统领不为所动,伸出右手探进灯笼,捏熄了黑色的烛火,隐隐传来的声音戛然而止。大统领收回了右手,凝视着已经熄灭的灯笼,过了一会,“噗”的一声,又是一道黑色的烛火亮起,这道黑色的烛火看起来和刚才的一般无二,但是只有大统领知道,现在的烛火已经和刚才完全不同了。

做完这些事情,大统领在房间中慢慢的坐下,眼睛望向苍茫山的方向:“五百年了,你还没有放弃吗?这里的人类不值得拯救,这个道理,难道你还没想明白吗?”

一切又笼罩在黑暗中。

第五卷讨逆战争第六十二章迪比里斯公国的宫廷魔法师

时间回到神历504年年初,凝玉他们还在多撒公国的以琉斯城接受燎原五老的特训。当侯德芬帝国发表了讨逆声明后,一场紧急的战前会议在反叛的迪比里斯公国首都召开。

“侯德芬的大军马上就要进攻了,各位有什么好的建议吗?”蓝姆大陆东方的迪比里斯公国首都的大公府议政殿中,叛逆了侯德芬帝国的迪比里斯大公诺万三世面对着底下一群人问道。底下的人早已得知了这个消息,但是听到大公这么说,还是忍不住开始交头接耳起来。诺万大公平静的看着这一群极力掩藏内心慌张叽叽喳喳的人。

诺万三世是一个很有野心的贵族,自从他继承了大公之位后,他并不满足。他觉得暮气沉沉的侯德芬帝国已经没有资格成为自己的宗主。

在他年轻的时候,他曾在蓝姆大陆金都艾西利亚的侯德芬商学院求学,那里繁华的景象和纸醉金迷的生活令他深深地沉湎。而自己的故乡迪比里斯是如此的贫瘠,无论如何压榨贱民和普通百姓,他都无法令自己过上在艾西利亚的那种奢华的生活,更何况每年还要为侯德芬帝国摊派下来的沉重赋税绞尽脑汁。而结果是好不容易压榨出来的民脂民膏往往仅够缴纳一年的赋税!自己辛辛苦苦一年,不仅要处理一大堆极度无聊的政务,到头来连想吃点山珍海味的闲钱都没有。

到了结婚年龄,那些家里有适龄女孩的贵族们一听是迪比里斯大公这个穷鬼,连表面上的客套也不做,直接就拒绝了他派出的求婚使节。到了现在,他除了在那些面黄肌瘦的贱民女子身上发泄欲望外,连一个合乎他身份的正妻也没有。耻辱啊!

这令他感到极度的压抑和不平衡。同样是贵族,为什么在侯德芬帝国和其他公国的老爷们可以吃香喝辣,每天晚上享受一个美貌的处女,而自己不仅要为了生计奔波,还要打“光棍”?

这种压抑和操劳令刚刚过了三十岁生日的他未老先衰,脸上布满了皱纹,当然,这也和他夜夜在贱民女子身上“操劳”不无关系。

这样的生活显然不是他想要的,同样,显然他也无力改变什么。本来他以为自己这一辈子就会这样压抑的渡过。这个时候,北方邻国契卡发生了民变,受尽压迫的贱民揭竿而起,杀光了契卡的统治者。一时之间,迪比里斯公国里的贱民也是群情涌动,零星的反抗在各地出现。单凭诺万三世大公手中那一点装备低劣、士气低落的公国军队,根本无法应对这个局面。

五百年前的神魔战争结束后,侯德芬一世和当时的教皇经过商议,除了保留三只主力部队外,其他的神圣联军军团全部就地解散了。五百年过去,贫瘠的蓝姆大陆东方已经没有神圣联军的一兵一卒,日常的治安全靠各大公国自己的私军来维持。

面对着贱民们的起义,诺万三世大公一开始惊慌失措,他知道自己的下场不会比契卡的贵族好上多少。这个时候一名自称为拉卡扬的水系魔法师找上门来。据这名魔法师说,他因为一直沉湎于魔法研究,并没有在魔法公会注册,但是实力上应该相当于魔法公会认证的魔导士的水平。这已经是相当高级的品阶了,要知道很对有权有势的贵族豢养的私人魔法顾问也不过是高级魔法师的职称。

诺万三世大公一下子找到了救命稻草,他简单的询问了这名魔法师的来意,据这名魔法师说,他本身就是迪比里斯公国的人,现在祖国出现了危难,他责无旁贷的要为祖国分忧。这个理由其实破绽百出,但是危机之中的诺万三世根本不想深究,他立刻恭敬地聘请拉卡扬做自己的宫廷魔法师,拉卡扬很痛快的答应了。并且这名魔法师竟然显现出了与传统魔法师不问世事的形象极不相称的政治才华。

他首先建议诺万三世大公解放境内所有贱民,这个公告一出,迪比里斯境内贱民的反抗立刻销声匿迹。接着他建议诺万三世大公秘密的与契卡公国境内的贱民起义军接触。贱民没受过多少教育,可以说是一群相当单纯的人。贱民们的起义完全是因为忍无可忍,本身并没有长远的计划和目标。这样,在拉卡扬的出谋划策下,本身就有点政治头脑的的索利亚大公通过一些列手腕,很轻易的控制住了契卡公国的贱民起义军,并被尊为义军领袖。

这样,在很短的时间内,诺万三世大公整合了契卡公国和迪比里斯公国所有的义军力量,虽然这些贱民义军没有经过什么正规的军事训练,但是比起神圣联军来说,他们有着一腔热血。这样一支军队短时间内给蓝姆大陆上其他国家造成了极大的震慑。在迪比里斯公国南部的多撒公国首当其冲。承受着很大的压力,多撒公国的求援信雪片一般飞向侯德芬城。

在经历了漫长的混乱后,现任侯德芬十四世皇帝陛下终于颁下命令,号令蓝姆大陆各公国组成讨逆军征讨叛乱的契卡和迪比里斯两个公国。而诺万三世赫然列上了通缉令的第一号。

现在蓝姆大陆的冬天马上就要过去,春天马上就要到来,是一个用兵的好季节,诺万三世相信过不了多久侯德芬帝国的讨逆军就会出现在边境,时间已经非常紧迫了。因此他召开这样的战时会议,想听取下属的一些意见。可惜的是这些下属几乎全都是贱民,连字也还没认全呢,让他们提出什么好建议简直是妄想。

看着底下吵成一团的义军将领们,诺万三世不由得把目光投向了一直安安稳稳的魔法师拉卡扬。拉卡扬咳嗽了一声,开口说道:“侯德芬帝国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战争了,它的军队貌似强大,但除了装备比我们好些外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战斗力。再说教廷那边最近也没有什么出色的光明系魔法师出现,光明系魔法本身就不是擅长战斗的魔法,我看没什么可怕的。”

听着他貌似很有道理的话,诺万三世和那些义军领袖稍稍心安了一些,只听拉卡扬继续说道:“各位将军,你们都是五百年前人类最强大的红星军的后裔。据我所知,当年的红星军所向披靡,即便是神圣联军三大军团也不敢正面与之交锋。你们的祖先这么骁勇,我相信你们一定会更加强大,现在我们手里有契卡和迪比里斯两大公国,论幅员,我们掌控的土地并不比侯德芬帝国本土少多少,更何况,我们还得到了两个公国所有百姓的鼎力支持,这场战争,我们怎么可能会输呢?”

“最后,我不得不提醒各位的是,本人是一名水系魔导士!并且是善于战斗的水系魔导士,必要的时候我会出手,神圣联军没有什么魔法师可以和我抗衡。”

义军领袖们听完了拉卡扬的这一席话,立刻感觉这场战争几乎必胜了,当下兴高采烈的讨论起战后该如何进攻侯德芬帝国的事情。

看着这些兴奋地义军将领,诺万三世笑了笑,拉卡扬的话骗骗这些文盲肯定够了,但是他深深知道真正当侯德芬帝国进攻的时候,情况远远不会像拉卡扬描述的那样美妙。他看了看拉卡扬,后者会意,两个人离开了热火朝天的议政殿,来到一间密室密谈起来。

“拉卡扬大师,你真的有把握么?”诺万三世刚一坐定,就开口问道。

拉卡扬点了点头,对诺万三世说:“大公殿下,我估计侯德芬帝国的所谓讨逆军会在四月一日神诞节结束后发动进攻,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做准备。有将近一千名贱民已经被我改造成魔法战士,一旦他们在战场上出现,会给侯德芬的讨逆军一个大大的惊喜,嘿嘿。另外,作为一个水系魔导士,我还掌握着一个禁咒魔法。这个魔法只要施展出来,即便是底特留斯堡的那些魔法师全部上阵,恐怕也无法抵抗。只是施展这个禁咒条件较为苛刻,单单是酝酿就需要十五天的时间。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物质上和人力上的准备,这些我需要你的帮助,首先,你需要帮我建设一个十三米高、五米见方的高台,这个高台必须建在一个一百米见方、二十五米深的干燥土坑中央。其次,你需要向我提供五千名童男和五千名处女,这些人的年龄必须在十六到十八岁之间。在我施法之前的一个月,这些童男和处女不能进食肉类,只能吃青菜和淡水,并居住在土坑中。这是我施展禁咒的必要条件,在酝酿禁咒的期间,你必须安排另外各五十名十六到十八岁之间的童男和处女照顾我的起居。这些条件,你能做到么?”

一万多童男和处女……诺万三世想了想,这件事情并不是很困难,就点头答应了。

拉卡扬继续说:“好了,我们立刻开始吧,从我酝酿魔法到成功的这段时间,如果侯德芬帝国开始进攻,我希望大公殿下不惜一切代价阻止住讨逆军的脚步,只要我的魔法施展开来,胜利就会属于我们!”

转过天来,诺万三世颁布命令,招募民夫进行一项庞大的土木工程,同时童男童女的招募和筛选工作也在契卡和迪比里斯两个公国境内轰轰烈烈的展开。

贱民们被告知,邪恶的侯德芬帝国即将派出大军入侵契卡和迪比里斯。如果他们成功了,那么以前义军取得的一切胜利果实全部会化为泡影,两个公国所有的贱民,甚至是支持义军的平民都会被侯德芬帝国用最严酷的刑罚处死。但是好在义军领袖诺万三世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现在需要大家众志成城抵抗住侯德芬帝国的入侵,在战胜侯德芬帝国的侵略军后,义军甚至有可能征服整个蓝姆大陆。

这样的前景令两大公国的贱民和百姓既担忧,又充满了希望。按照诺万三世的命令,几乎所有原来的贱民和公民只要家里有条件适合的子女,都积极的报名,等着义军派出的人进行选拔。

契卡公国和迪比里斯公国境内的反入侵战争准备就在这样轰轰烈烈的气氛中开始了。

第五卷讨逆战争第六十三章龙“骑士”

燎原佣兵团的人完成帕拉尼尼的任务回到地面时,已经是神历504年二月二十五日了。在詹姆斯的催促下,众人几乎都没有时间休整,就要即刻随着神圣联军参加光明城神诞弥撒的使团出发。

在凝玉的强烈抗议下,詹姆斯不得不修改了原定计划,整个使团在伏龙芝城外足足停留了一个星期。因为刚从地底回来,施展过透支生命魔法的鲁西亚极度虚弱,显然无法进行长途旅行。詹姆斯虽然也很心疼鲁西亚,但是身为红衣主教的他更希望队伍能够按时赶到光明城,因此这一个星期,他天天不计代价的为鲁西亚进行治疗,一见鲁西亚稍有好转,立刻督促着使团出发了。这一天,是神历504年三月四日。

其实从伏龙芝城出发顺利的话最多十天就可以来到光明城了,但是途中恰好会经过蓝姆大陆的政治中心,侯德芬帝国的首都侯德芬城。光明神教和神圣联军的使团无论从任何角度说,都必须进入都城,听候侯德芬大帝指示后再行出发,这样一来,时间就不好控制了,这也是詹姆斯一直焦急的原因。

在路上,凝玉他们与除了阿汉王子外,也与其余九位龙骑士做了结识。这九位龙骑士分别是:

黄金龙骑士安道尔,龙枪骑兵图案副团长,座下六阶黄金巨龙鲍里斯。

白银龙骑士科隆,座下五阶白银巨龙瓦连京。

白银龙骑士亚当斯,座下四阶白银巨龙瓦西里。

绿龙骑士约翰尼,座下四阶绿龙米哈伊尔

绿龙骑士杰克逊,座下四阶绿龙斯捷潘

绿龙骑士托马斯,座下四阶绿龙尤里希

红龙骑士本杰明,座下四阶红龙维克托

红龙骑士安吉丽娜,座下四阶红龙娜塔莉亚

红龙骑士彼得,座下四阶红龙拉达。

九位龙骑士中,绿龙骑士约翰尼就是众人来到伏龙芝城第一天看到的那个返程的绿龙骑士。红龙骑士安吉丽娜年龄二十出头,一脸英气,容貌虽然比不上素以美貌著称的鲁西亚,但也差不到那里去,也算是难得一见的大美女。据刘畅私下从神圣联军士兵那里闲聊得回来的消息,光明神教大主教鲁西亚和红龙骑士安吉丽娜被称作“光明教两大美女”,是无数贵族的年轻子弟的仰慕对象。当然,目前还没有听说这两位美女中的任何一位被谁追到手过。

十名龙骑士全部是习武出身,品阶都跨过了剑师的门槛,应该算神圣联军中精锐的精锐。除了阿汉王子和安吉丽娜比较年轻外,其余的龙骑士中有七位都是四十岁左右,正好是武技修炼到家,战斗经验有了足够积累,并且心态很好的当打之年。而位列最后的与圣徒彼得同名的红龙骑士彼得居然是一位接近八十岁的老头子,看着这个老头子平时走路都是慢吞吞的模样,让人实在无法把他和强大的龙骑士这样的称号联系在一起。不知道为什么,这些龙骑士都肯听从年纪轻轻的阿汉王子调遣,也许真像鲁西亚说的,阿汉王子和侯德芬十四世大帝沾亲带故的原因吧。

另外除了高达九阶的黄金巨龙尼古拉斯,其余的巨龙都在四到六阶之间,平时是无法转换成人形的。

在去往侯德芬城的路上,刘畅等人算是见识了巨龙的高傲。比如尼古拉斯,身为九阶黄金巨龙的他居然也有自己的马匹,平时只要能骑马,他是绝对不肯多走一步的。而其他无法化成人形的巨龙也不会让龙骑士们安然的骑着赶路,而是自己翱翔在天空中,尾随着使团的队伍飞翔。龙骑士们对此也是习以为常。刘畅觉得这和他想象中的龙骑士完全不是一回事情,哪有不骑龙的龙骑士呢?就这个问题,他曾和走得比较近的龙骑士“彼得爷爷”探讨过。

年近八十的龙骑士彼得和这个年岁的普通老人一样,平时有点絮絮叨叨的,听到刘畅这么问,老头捻着稀疏的白胡子笑呵呵的解释说,从帕米尔高原飞来的巨龙不过是在履行五百年前龙帝居斯塔夫和人类高层的协议罢了。在协议中,除非执行战斗任务,否则飞龙们根本不需要听从龙骑士的指挥,而即便在战斗中,如果巨龙觉得龙骑士指令不合理,也是有权利不遵照执行的。像这种日常的行军,巨龙们是不会载着龙骑士赶路的,因为在龙骑士和巨龙之剑根本不存在主仆似地契约关系。

“那你们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刘畅很好学的问道。

“算是战时临时组队吧,呵呵。”老头笑嘻嘻的说。

“真不合理啊,原来强大的龙骑士和巨龙同床异梦……”

听了刘畅这个评价,彼得老头丝毫不以为忤。

看着天上趾高气扬的飞龙们,刘畅内心充满了不屑,这样的关系,真到了战时肯定经受不住考验,不是互相信任的战友,又怎能充分发挥龙骑士的战斗力呢?

“小刘畅啊,你要知道,我们光明神教已经一统大陆好几千年了,五百年前连魔族都败在我们手里,试问蓝姆大陆还有谁是我们的对手啊?怎么可能还有足以挑战龙骑士的存在呢?我这么说,你是不是会理解一些呢?”彼得老头最后说道。

刘畅摇了摇头,尼古拉斯令人齿冷的行为以及这几天巨龙的观察,令他对巨龙们一点好印象也没有。以前心中曾有的那一点点对龙骑士的敬仰之情早就消失在九霄云外。

鲁西亚虚弱的身体并没有多大的起色,虽然红衣主教詹姆斯每天都坚持为她进行治疗,凝玉也倾尽全力无微不至的照顾,但是在地底的时候她为了拯救大家,在最后关头使用了透支生命力的魔法“呼唤光明神赐福”。这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