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出苍茫-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

三个人终于走出了老吴的桃花谷,举目四望,这是怎样一个世界!映入眼帘的首先是铅灰色的天空,给人无限压抑的感觉,天空下白云朵朵,空气倒非常好,三人所处的地方正好是一个小小的山丘丘顶,只见周围是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林间是没膝的青草,偶有一些不知名的野花点缀其中,此外就是一片寂静,透露着一股不祥的气息。

老吴终究没有把枪还给苏卫东,而是给了他一把锈迹斑斑、破烂不堪的刀,刀柄还是苏卫东自己想办法缠的碎布,要不然根本没法拿在手里。凝玉得到了一个毫不起眼的小木棒,老吴说这是魔法杖,可以瞬发三个火球术,之后就需要魔法师通过冥想灌输魔力。但是刘畅觉得就是一根柴禾,还是稍微使点劲就能撅折的那种柴禾。刘畅没得到老吴的“馈赠”,不过他倒也无所谓。

“吴先生,这就是您说的苍茫山吗?”刘畅下意识的问道,但是一回头,却发现老吴和他的桃花谷已经消失不见。

“靠!这老东西不地道,什么也不说,我们怎么去底特留斯堡啊?”刘畅有点傻眼。



第一卷初来蓝姆第四章初来蓝姆

苍茫之森是蓝姆大陆有名的绝地,苍茫之森到底有多大,这个世界没有人能知道,传说中在苍茫之森的深处隐藏着来自别的世界的恶魔,恶魔只允许植物生存,此外任何野兽或者人,只要踏入苍茫之森就是有来无回,即便是巨龙那样的存在也无法深入苍茫之森,曾经有人类强者来到苍茫之森探险,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确实如传说的那样消失在苍茫之森中,即便万幸能够活着出来的人,也都变成了白痴。

但苍茫之森也是一个植物的宝库,有不可胜数的草药,里面还盛产的一种曼芸花,据传说是伤科圣药,有活死人肉白骨的奇效。因此一些卑微的贱民为了缴纳那高额的税赋,不惜铤而走险,走入苍茫山。五百年来,在经过无数贱民以生命为代价的探索,苍茫之森外围有了几条小道,以供那些采药之用。当然要想获得曼芸花,在那几条小道周围几乎是不可能的。

曼芸花貌似野菊花,据说就是野菊花变异而来,花瓣为七片,每片颜色都有可能不同,七片花瓣有六个颜色是神品,已经极为稀有,在蓝姆大陆已是有价无市,

五色曼芸花为超品,

四色曼芸花为高品,

三色曼芸花为中品,

双色曼芸花为低品。

最低等的两色曼芸花已经能卖到一千金币一支,低品双色曼芸花能加速伤口愈合,能够解毒,而且针对可各种魔法造成的创伤有奇效。已经是极为珍贵的药物了。

至于神品曼芸花,七片花瓣颜色各异,那就是传说中才有的了,传说神品曼芸花服下之后可以让武者晋阶武圣境界,魔法师立刻达到大魔导师的境界。当然这也只是传说,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案例能够证明。

这个世界的人类有贱民和公民之分,贱民和公民一样,都是人类,不同的是公民是五百年前神魔之战胜利者的后代,而贱民则是失败者的后代,在神圣联军彻底歼灭了被他们称呼为魔人的反抗者之后,魔人的支持者们被贬为贱民。神圣联军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后,和光明教廷对蓝姆大陆的最高权力进行了瓜分,世俗权力被神圣联军成立的帝国所掌握。

这一年,被称为神历元年,从那一年开始,贱民们被迫离开自己的家乡,被发配到蓝姆大陆各处偏远的所在。在光明教廷和帝国委派的领主管理下,种地、采矿、出卖劳役,为领主大人或者国家之间的战争出卖鲜血,每年必须缴纳收成中的十分之九,不能完成就要被杀掉,同时,贱民通婚必须得到领主的批准,女子的新婚**必须献给领主大人,除非是长得太丑,提不起领主大人的兴趣。贱民家中不能藏有任何金属刀具,否则就是死罪,除此之外还有将近二百条死罪,并且领主有权决定施用腰斩、凌迟、炮烙等酷刑。公民可以随意杀死贱民,只需支付五十金币即可免罪。

贱民只能信仰圣教,信别的宗教不行,否则就会被视为异教徒腰斩于闹市,不信仰任何宗教也不行,会被视为信仰魔鬼的魔人余孽凌迟于闹市,每天早晚两次,贱民们必须赶到领地的贱民礼拜堂对神忏悔自己出生就带来的的罪过,否则就会被神甫处以斩首之刑,首级挂于闹市二十日。贱民始终是这个世界的最底层,被剥削,被奴役、被压迫。

五百年以来,不堪压迫的贱民反抗数不胜数,但是都被神属军团残酷的镇压,凡是参加反抗的贱民村落基本上被杀光,或者作为贡献给神的祭品在祭坛上流尽最后一滴血,稍有几分姿色女子则被掳进军营充当营妓。不敢反抗的贱民们则被逼迫的想出了种种办法,比如刚刚出生的女孩子,父母都会在脸上划三刀彻底会去容貌,这样才能有以完璧之身完婚的机会。

小巴伊就是这样一个贱民,在他刚出生的时候母亲因为难产而死去,父亲伤心过度,没多久就患重病死去了,只留下一个大他四岁的姐姐相依为命,靠着乡亲们的帮扶和姐姐的照顾一点点长大。

小巴伊今年十四岁了,现在,姐姐就要出嫁了,姐夫是同村一个朴实的青年,身为贱民,小巴伊仍然觉得要给自己的姐姐一份礼物。最让小巴伊痛苦和担心的就是,姐姐第一夜要陪那个脑满肠肥的领主大人,而巴辛村的现任领主大人是个虐待狂,陪他过夜的女子回来之后都是遍体伤痕,需要将养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复原,死在领主大人手里的新婚女子更是不计其数。

小巴伊想,如果能够找到传说中的曼芸花,也许姐姐就会好的快些了吧,于是,他独自一人走进了苍茫之森。

药农小道周围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采摘的草药了,曼芸花更是要有天大的运气。小巴伊慢慢的沿着小道走着,只采到了一些不值钱的草药,虽然不值钱,但至少也可以抵消一部分的重税,不知不觉间,小巴伊走到了药农小道的边缘,是继续走下去?还是回村子?小巴伊有些犹豫,但是想到姐姐,小巴伊决定还是稍稍走远些,身为贱民,小巴伊手中只有一把残破的镰刀,攥紧了镰刀,小巴伊慢慢的离开药农小道。

森林深处果然有很多更加珍贵的草药,小巴伊兴奋地投入到采摘的工作中,不知道自己已经慢慢的远离了药农小道。不知过了多久,小巴伊突然觉得四周非常安静,一丝危险的气息激起了身上一层鸡皮疙瘩,小巴伊抬起头,但同时,小巴伊也看到不远处似乎有一株开着不同颜色花瓣的花,那不就是传说中的曼芸花么?小巴伊紧走两步,小心翼翼的摘下这株有四种颜色的曼芸花,高品曼芸花啊,小巴伊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他甚至在想,如果自己把这朵花敬献给领主大人,领主大人会不会格外开恩,放过自己的姐姐呢?眼看天色不早,小巴伊决定回村了,心里那丝危险地感觉促使他加快了脚步。就在这时,小巴伊突然听见身后的森林中传来了令他心悸的声音。是恶魔吗?小巴伊感觉自己的头发都炸起来了,心脏砰砰狂跳,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这种花真好看!地球上没有这个品种,这就是七色花吧,凝玉,我小时候看过一个动画片,说七色花可以帮人实现一个愿望,你想试试吗?”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

“嗯,奴家觉得咱们还是先走出去再说吧。”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小巴伊觉得这个声音很好听,彷佛是自己的姐姐在说话。

“唉,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老叫自己‘奴家’,现在男女平等,我们大家都是一样的。”那个男人继续说道。

“奴家,还不习惯。”

随着说话,小巴伊看见三个人出现在眼前,正在说话的男人个子中等,身上穿着这个大陆常见的公民袍,头发很短,脸色白净,但是从服饰上看他并没有家族头衔,也就是说是一介平民。身旁是一个身材瘦削的女子,容貌比较好看,但也不能算绝色,“不如我姐姐。”小巴伊暗暗的想,这个女子双眉深蹙,似乎有无尽的心事,而且能看出来,她仅仅是出于礼貌才和旁边这个男子搭腔的。

“咦,你们看。前边有个人!”这是另一个男子的声音,说着,这个男子从两人身后转过来,定定的看着小巴伊,这个人比前边那个男人稍矮一些,伸长也是穿着普通公民的衣服,浓眉大眼的,满脸坚毅之色,身体很健壮,肩膀很宽。不知为什么,小巴伊看到这个人,总觉得他非常值得信赖。

这三个人虽然是从森林深处走出来的,但似乎不是恶魔,小巴伊感觉自己的心稍稍安定了些。

这时三人也看到了眼前的这个满脸惊恐的“土著”,这是怎样一个人啊,面黄肌瘦,一看就是营养不良,身材不高,肋骨根根突出,瘦小的身子衬托的脑袋很大,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倒是很灵动。这个人身上几乎没穿什么衣服,只在腰下挂着一块破布遮羞。而且,这个人按照地球的标准,似乎还是个孩子。

“小朋友,你好!”刘畅傻乎乎的挥着手走了过来,小巴伊刷的一声举起镰刀。

“别害怕,我们不是坏人。”刘畅继续说,同时小心的靠近,“这里是哪啊?你会说蓝姆语吗?”

寂静。

“我叫刘畅,你贵姓?”

寂静。

“喂?”

寂静。

“唉,看来是个哑巴。”刘畅有点失望,扭头看向两个同伴。

苏卫东走了过来,“小朋友,你好!”同样的话,“能告诉我这里是哪吗?”

“这是苍茫之森。你们是谁?”

“哟,这小子会说话啊!”刘畅觉得自己挺没面子,讪讪的退到一边。

苏卫东慢慢蹲在小巴伊面前,“我们是探险的,我叫苏卫东,他是刘畅,这个是凝玉。我们在森林里迷路了,你能带我们走出去吗?”

小巴伊点点头,就在这时,他突然看见刘畅手里赫然有一朵七种颜色的曼芸花!这是传说中才有的神品啊!小巴伊觉得自己喉咙有些发干,眼睛不由自主直勾勾的盯住刘畅拿花的那只手。刘畅很奇怪,这支七色花是刘畅临走时从老吴的苗圃里顺手摘的,那里开满了这种花,但是似乎这个小男孩对这个花很感兴趣。

“你喜欢吗?送给你!”刘畅手一伸,小巴伊吓了一跳,连连后退,“不要!姐姐说,不能白拿别人的东西。”

“你帮我们带路,我们也没什么感谢你的,这朵花就送给你好了。”

小巴伊连连摇手,最后也没有拿这支神品曼芸花。不过经过这一番争执,四个人之间的气氛融洽了不少。最后小巴伊答应给他们带路,先回到巴辛村再说。

虽然已经离开了药农小道,但是好在并不远,冷静下来的小巴伊很容易的找到了回去的路。过了没多久,四个人就出现在巴辛村边上,一路上刘畅和苏卫东轮流和小巴伊搭话,慢慢知道了一些这个世界的情况,当听说现在的贱民生活如此悲惨,而小巴伊的姐姐巴琳今晚还要伺候所谓的领主大人时,苏卫东感到义愤填膺,“这不是万恶的旧社会么?”苏卫东觉得自己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回到了巴辛村,小巴伊先找来了村长,村长是个年纪在五十开外的老头,叫巴丹,也是衣衫褴褛,脸有菜色,当看到三个穿着公民服饰的外来者,村长双膝一软,噗通就跪下了,“三位大人,小巴伊不懂事,可我们都是安分守纪的良民哪,您们千万要海涵哪。”又是费了好一番唇舌,三个人才让村长相信自己不会对小巴伊怎么样,也不会对巴辛村如何。村长巴丹指了指远处一个巍峨的建筑,“那里是三位大人要找的地方。恭请三位大人休息。”

三个人无奈,只好向着那座似乎是教堂的建筑走过去,这座建筑有三层楼高的样子,屋顶尖尖的,尖尖的屋顶上有一个雕塑,是一个威严的男性,双臂张开,背对着苍茫之森的方向。紧挨着教堂的四周是一些比较低矮的房子。走近了这座教堂,三个人看到教堂四周用木篱笆圈出了一片空地,只在正对着大门的方向留下一个缺口,缺口边上有两名扶着长矛的武士,武士满身肥肉,身上穿着不知道是什么兽类的皮做的皮甲,但是皮甲并没有覆满全身,只是覆盖了胸口、双肩。头上并没有戴头盔,两个胖武士看起来就是酒色过度疏于战阵的样子,浑身肥肉绷得皮甲紧绷绷的,似乎随时能够胀裂。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其中一个武士费力的平端起手中的长矛。

“我们是库伦省的人,是表兄妹,我们要护送表妹去底特留斯堡魔法学校学习魔法,这是通行证。”刘畅掏出了老吴不知道从哪里给他们准备的通行证。

“原来是魔法师啊。”两个胖武士面色立刻恭敬了不少,魔法师是蓝姆大陆非常受人尊敬的职业,上层社会的贵族们都以能够结交到高阶魔法师为荣。眼前这个女子虽然看起来等级不高,但谁知道以后呢,客气点没坏处,嘿嘿,没坏处。

先前开腔的胖武士立刻放下了手中的长矛恭敬地让到一边。三个人慢慢走进了这座教堂,教堂里面空间很大,正中是一个威严的男子雕塑,雕塑放在胸前的左手执十字架,右手高高举起。这就是蓝姆大陆的神,三个人装模作样的参拜一番后,被一名穿着教徒服饰的男子领到后殿,一名穿着蓝色长袍的老年男子坐在那里,这就是巴辛村的神甫拜速,经过一番短暂的交谈,三个人被安排到巴辛村的旅店住下。

“今天晚上有一个庆典,欢迎三位参加!”临走时,拜速神甫发出了邀请。

“是巴琳的婚礼吗?”

“笑话,一个贱民的婚礼怎么能称为庆典!今天晚上,是本村领主阿济格的儿子毕业回家的接风宴。阿济格领主今天晚上要宴请所有人。”



第一卷初来蓝姆第五章阿济格的晚宴

巴辛村领主阿济格?那阿的府邸离教堂不远,自从神历元年祖辈被神圣教廷委派到这个荒僻的地方当领主以来,阿济格所在的那阿家族已经走过了十八代,当了十八任巴辛村领主了,这个领主称号虽然光鲜,但是实际上却不是正经的爵位,之所以那阿家族能长久的把持这里,一方面确实没人愿意跑这来管理该死的贱民,另一方面也是那阿家族长期向上峰行贿的结果,自然,行贿的钱都是从贱民们身上剥削来的。

阿济格?那阿一直觉得自己命不怎么好,为什么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们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自己辛辛苦苦管理贱民不说,还要把好不容易挣来的大笔金币供奉给那些愚蠢的贵族老爷,这也罢了,每次上风派来的巡查团自己都要卑躬屈膝,拼命打点。阿济格觉得自己很屈辱,满腔邪火无处发泄,还好手下还有一帮贱民,于是虐待贱民新娘成了他最主要的娱乐,每次听到那些见女人的呻吟,看到她们身上汩汩冒出的鲜血,阿济格都觉得自己彷佛就是至高的主宰,就是神。

今天有两件事情让巴辛村领主阿济格很高兴,一件是自己的儿子萨乌?那阿终于从侯德芬帝国商学院毕业回家。另一件就是巴辛村贱民中有名的美女巴琳就要嫁人了,这就意味着自己将会有一个非常美妙的夜晚。

阿济格的原配夫人很早就死了,唯一的儿子萨乌是阿济格的骄傲,他从小就非常聪明,不到十岁就把能找到的所有书籍全部看了一遍,到了十八岁更是独自一人去侯德芬商学院求学,侯德芬商学院啊,几乎是大陆最高级的平民学府了。想要进入那里,必须通过一年一度的由侯德芬商学院自己命题的三轮严格考试,据说通过率只有千分之一,很多人考了很多年都没有考上,自己的儿子只考了一次就通过。那阿家族的第一代祖先原本是神圣联军里的一名小小军曹,现在看来,子孙后代要走上弃武从文的道路了,那阿家族中兴有望啊,如果再能获得一个爵位,远离这片该死的地方,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当然也有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萨乌有时候太善良,“像个妇人一般”。

为了欢迎自己唯一的儿子回来,阿济格决定今晚宴请巴辛村所有的人,当然,贱民们在阿济格领主心中是不能算作人的。这样算下来,其实也没多少,自己和儿子两个,拜速神甫和他的弟子,这算是平级的,其他就都是手下人了,二十五人的领主私军、巴辛村旅店的老板,据说还有三个要去底特留斯堡学习的外来者。那三个外来的人请还是不请呢,阿济格有点犹豫。毕竟虽然巴辛村非常靠近苍茫之森,但谁都知道苍茫之森除了花花草草和木头,什么也没有,想吃点肉除了贱民们养的猪,只有从外边买的了,摆一次酒席那也是不小的开销啊。最后还是三个外来者中有一个见习魔法师的消息让阿济格下定了决心,结交一个魔法师总是没坏处的,尽管那只是一个还没有通过认证的魔法师。

刘畅等三人是在巴辛村旅店接到阿济格领主正式邀请的,接到邀请后,苏卫东招呼另两个人来到他的房间。

“今天晚上小巴伊的姐姐就要被这个阿济格强奸了。我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你们怎么看?”苏卫东开门见山。刘畅本不想多事,虽然剥夺**这种事情也让他很气愤,但刘畅并不想管,谁知道管了这事会惹多大的祸呢。凝玉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苏卫东,什么也没说,站到了苏卫东身边,三个人二对一,这件事情就这样定下来。

“阿济格怎么处置?”刘畅最后问道,一个二十一世纪的青年,刘畅可是连鸡都没杀过的,现在有可能要杀人了,刘畅打心底里不希望如此。

“杀!”苏卫东还没说话,凝玉首先回答到。刘畅和苏卫东惊讶的看了看凝玉。“这个女孩子不简单啊!”刘畅想。

“我们要制定一个作战计划!”苏卫东说。

最后商量的结果是,进攻阿济格家的时间定在了晚宴之后,到时候阿济格应该已经喝醉了,警惕性非常低。阿济格本人不会什么武功,击杀他难度不大,但是之后的善后就比较麻烦,为了不给巴辛村和巴琳带来麻烦,三人商定击杀阿济格后还要制造一个阿济格失火被烧死的假象。

刘畅因为会轻身术,是当斥候的好材料,因此需要首先去阿济格领主府勘察地形,确定进攻路线和撤退路线,苏卫东主攻和断后,凝玉作为魔法师负责放火制造混乱,完事之后快速撤离巴辛村。这个计划虽然简单,但三个人细细一想,倒也没有什么破绽。

晚上的宴会是九点开始,蓝姆大陆一般到了六点左右天就完全黑下来了,因为没有发明电灯,晚上的照明基本上还是靠火烛,也就是说刘畅有三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可以搞清楚状况。

“我就不该答应,好好的一个人,跑这边杀人放火来了。”刘畅一边偷偷地摸进阿济格府不高的围墙,一边嘟哝着。阿济格家院子并不大,除了门口两个卫兵,也没有什么看家护院的,本来刘畅以为还会遇到看家护院的狗,但似乎阿济格家也没养。院子里只有一座孤零零的二层小楼,也许是因为人口稀少,现在只有一层的房间亮着灯。刘畅偷偷地靠近,听见了里面人在说话,似乎是两个人在争吵。

“父亲,我不允许你这么做!”说话的应该是阿济格的儿子萨乌,“五百年了,我们不能再这样对待那些贱民。“

“你呀,就是心肠太好,这个家以后是要你来管理的,如果你这么软弱,让我怎么放心?不要管那些贱民,他们是奴隶,你明白吗?是奴隶!”

“不,父亲,这次外出游学,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迪毕里斯公国大公诺万三世迫于压力,已经下令给公国所有贱民公民权。契卡公国的贱民已经造反了,他们把所有抓住的领主全部剥下了皮!还有多撒公国……。”

“你不要再说了,贱民造反的事我也听说了,可是你看着吧,等侯德芬大帝和教宗卡尔廷陛☆奇书网のWww。Qisuu。Com★下的军队开过去,这些贱民的叛乱一定还会和以前一样被镇压的。而且,贱民就是贱民,我们是他们的主人啊!”

“不管怎么说,我不会允许您和巴琳过夜的!”

“哼,不孝子,怎么可以和你的父亲说这样的话!这个事情你管不了,这是领主的特权,现在是我享受,以后你也要享受!如果你还是我的儿子的话,今天晚上好好表现,只要我高兴,巴琳的**可以由你享受,我老了。这个家还要靠你,我们的家族也要靠你。我们的家族五百年了,你难道忘了我们的先祖在战场上拼杀是为了什么?你忘了先祖是怎么死的了吗?”

萨乌的声音低了下去:“我们的先祖叫泰勒,他为了使神的光辉照遍蓝姆大陆每一个角落,义无反顾的加入了神圣联军第十二军,因为作战英勇成为了巴辛村的领主。他死于四十五岁,因为战斗中的箭伤复发而英年早逝……”

“是的,我的儿子,我们的先祖在战场上杀的就是这些该死的贱民,也是因为中了贱民射出的箭而重伤的,你难道都忘了吗?”

“不,父亲,我并没有忘记,可是,那毕竟是五百年以前的事情了啊。再说,再说那场战争,只不过是神圣同盟侥幸取胜罢了……”

“够了!你给我滚!”

萨乌一声不出,推门而去,父子俩的谈话就这样结束了。通过这场谈话,刘畅得到了不少信息,首先是蓝姆大陆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