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出苍茫-第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个人看法,仅供凝玉参考。

对于火系的修炼在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出现转机,火长老虽然是个战士,但是他本身的斗气却是火属性的,因此火长老将运用火属性斗气的心得传授给了凝玉,凝玉与自己的掌握的火系魔法一相印证,居然发现有很多共同的地方。

关于这个问题几位长老苦思冥想都不得其解,最后天长老猜测认为,无论是魔法还是斗气,归根到底都是对能量的运用,唯一不同的是火系斗气是战士自己养成的,而魔法是借助火元素的力量而已。当然魔法师和武者在应用能量的时候还会有更多的不同,毕竟利用自身能量和利用外界的能量是两回事情。凝玉即便能够从火长老那里学到些什么,这些知识也只是给了她一个有意义的参考而已,真正的提升还是需要凝玉从魔法着手。

当然这并不妨碍凝玉印证从火长老那里获得知识,在火长老的帮助下,借助着佛劳伦斯大师的笔记,凝玉的火系魔法也渐渐提升到了高级魔法师的水平。

事情还不仅仅如此,凝玉在三系魔法都达到高级魔法师境界后发现自己对四系魔法的魔法元素沟通效率提升了很高,一直停步不前的气息魔法也隐隐有了突破到更高层次的迹象。对此,凝玉感悟到,四系魔法同时修炼,级别最低的那系魔法会拉其他魔法提升的后腿,但反过来其他几系相对高阶的魔法也会帮助相对较低级的魔法缓缓提升,这是一个辩证的关系。辩证这个词还是凝玉从苏卫东那里听到的,感觉用到这里非常合适。当然因为气系魔法的缘故,凝玉目前任何一系魔法还都无法突破高级魔法师境界、达到魔导士的水平。

第四卷佣兵天下第三十五章突破了!

一转眼,半年时间过去了,凝玉四系魔法终于都稳步的提升到高级魔法师的水平,现在可以比较顺畅的发出一些较为高级的魔法。一段日子以来,凝玉一直在尝试着四系魔法综合运用的窍门,并试图自己开发出一些综合利用四系元素的魔法,这个过程很困难,虽然有佛劳伦斯大师笔记的指点,但很多实际遇到的问题还需要凝玉自己摸索。凝玉现在越来越觉得魔法世界的中有无穷的奥秘需要自己不断地探寻、感悟。

苏卫东刀法一直没有突破,这几乎成了他的一块心病,半年以来,他几乎是不眠不休的不断地与五位长老和铁穆战斗,但是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就是没法突破那道看不见的障碍。

“你太执着了。”有一次天长老对他说,“如果你过分追求功力的快速提升,对自己未必是好事,也许你应该适当的放松一下。”

苏卫东明白天长老的意思,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他也懂,但是苏卫东骨子里就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看着凝玉和刘畅的进步,他很着急。内心中,他一直以凝玉和刘畅的保护者自居。来到蓝姆大陆的几次战斗,苏卫东感觉自己的能力和自己的意愿实在相去甚远。蓝姆大陆虽然表面非常平静,但内里其实暗流涌动,很多不知名的强者也并没有露面,未来的路肯定不会非常顺利,三个人来到这个世界基本上没有过几天舒服的日子。在这样一个危机四伏的世界,没有足够的实力只能成为别人的累赘,这对苏卫东来说是难以接受的。

可是自己似乎还没有看清应该如何去发展,论力量,自己比不过铁穆,论速度,刘畅修习轻身术本就以速度见长,自己更是无法企及,自己的路该在哪里?苏卫东很迷惑,也很着急。老吴传授的刀术早已烂熟于心,一段时间的战斗经验也已融入到自己的领悟中,但是为什么还不能突破呢?看着自己手中的锈刀,苏卫东感到了深深地迷茫。因为与锈刀朝夕相处的缘故,苏卫东并没有注意到锈刀已经有了细微的变化,锈迹慢慢消退,刀身越来越变得雪亮。

现在已经是神历504年冬末了,这一天,苏卫东正在与火长老战斗。苏卫东单手执刀,将锈刀舞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刀网。火长老在刀网中却自如的穿梭,看起来很累赘的大胖身子灵动无比,苏卫东无论如何催动招式,就是无法捕捉到火长老的身形。

“啊~~~~~~~~~~~”,酣斗之下苏卫东仰天长啸,一段时间以来积於在胸中的闷气突然爆发。不断舞动的锈刀突然停下,只见苏卫东左手搭上刀柄,由单手执刀改为双手执刀。刀身不断颤动着以极高的速度只取火长老咽喉。

“妙!”火长老高声喝彩,身形向后急退。苏卫东双眼凝视自己手中锈刀的刀尖,一瞬间进入忘我境界,不管不顾的推动锈刀抵向火长老咽喉。火长老感觉这一招威势无俦,再也不敢托大,蹬蹬蹬连退三步,双手在胸前一合,夹住了锈刀的刀身,接着合在一起的双手开始画圆圈,试图夺下苏卫东的刀。苏卫东身形骤然停顿,眼见火长老又要故技重施夺下自己的兵刃,苏卫东一声大喝,脚下一错,身体下沉,然后全身力气涌到手上,锈刀刀身颤动的更加厉害。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苏卫东感觉全身血气全部涌到头部,喉头一甜,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这口鲜血恰好吐到了锈刀刀身上,与此同时,苏卫东也突然感到自己被火长老压制住的劲力似乎子冲开了火长老的防御,一下子宣泄出来。只见锈刀刀身突然大放红光。在这道夺目的红色光芒之下,刀身如灵蛇般一摆,火长老感觉自己手中的彷佛有一道炽热的岩浆,大惊之下赶紧催动功力,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锈刀摆脱了火长老的双手,直接递到了火长老咽喉。

火长老哇哇怪叫,双脚一用力,身体蓦地向后疾飞十几米,直接撞在了一道墙上。总算躲过了苏卫东的这一招。“哈哈哈哈!”火长老纵声大笑,“小子,真有你的!咳咳……”火长老说着话感觉有点不太对劲,伸手在颔下一摸,只见满手鲜血,原来锈刀虽然没有碰到火长老咽喉,但是火长老还是被苏卫东的刀气所伤。水长老赶紧过来给他疗伤。

苏卫东呆呆站在原地,不可思议的看着手中的锈刀,这时候的锈刀全身锈迹已经消退无踪,雪白的刀身反射着阳光显得极为刺目。“我终于突破了?”苏卫东喃喃自语,接着仰面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苏卫东为了这次突破付出的代价不小,在凝玉和水长老轮流治疗下,还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待苏卫东痊愈后,再次与几位长老试招,发现自己的观感已经与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在过招时,苏卫东能够隐约看到对手招式带动的气流,他可以根据这些气流提前作出判断,选择合适的招式应对。而且苏卫东发现自己有的时候甚至能够引导这些气流按照自己的需要轨迹运动。和苏卫东试招的长老们也感觉到了苏卫东的变化,总之再也不能向以往那样轻易取胜。

此外,苏卫东终于可以催动手中的刀发出刀芒,这种刀芒是红色的,天长老认为这是和火长老同一属性的火属性斗气。现在的苏卫东已经突破了高级战士的水平,达到了类似于蓝姆大陆剑师的境界。当然,苏卫东暂时还无法做到像鲁科团长那样刀气离身伤人的地步,那是大剑师的境界了。

战斗中苏卫东感悟到以往自己的刀招还是太复杂了些,他逐渐的简化自己的刀术,他认为越简单的刀招效果越好,更好的防御其实就是进攻,只要能做到料敌机先,在敌人出手的时候能够做到比之更快更狠,那么在大多数情况下自己就会有取胜的机会。在火长老和天长老等高级武者的较量中,苏卫东虽然仍是败多胜少,但他至少清楚地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失败,在哪里失败,而不像以前那样懵懵懂懂,莫名其妙的就被击败,这就是境界提升带来的提高。苏卫东知道自己未来的路还是很长,能够达到天长老提到过的刀皇的那种境界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和不断地战斗,但至少自己的心中已经有了比较明确的道路。

刘畅经过最初的迷惘之后,心态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那些曾被刘畅认为是地狱里才有的训练手段已经习以为常。半年以来刘畅也适应了每天带着几百斤重铁块的生活,每次训练之后,刘畅都会自己围绕着以琉斯城奔跑,以琉斯城规模不大,方圆也就50公里而已。带着铁块的刘畅已经能在一个小时左右绕城一周,这已经是超越地球人对人体极限理解的惊人速度。

风长老本事就是巅峰级的斥候,也是与刘畅交流最多的一位长老。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刘畅本身就是跳脱飞扬的性子,思维和性格都不喜欢被约束,除了不肯吃苦和不喜欢练那些水磨工夫以外,本身的领悟力非常惊人,每每在与风长老聊天时往往会突发奇想,独辟蹊径。有时候甚至会让风长老感到自己也有进益。

一天,刘畅应风长老的要求卸下穿了半年多的铁衣,他立刻赶到自己的身体似乎不受地心引力的束缚,有了一种飘起来的冲动。刘畅很喜欢这种感觉,在这样的感觉下刘畅开始奔跑,他越跑越快,越跑越快,到了最后感觉已经不需要依靠脚蹬地来获得加速。他现在每一纵身都有十几米,待身体将要落地时脚尖在地面一点,又是十几米。环绕以琉斯城仅仅用了二十分钟。这个时候他又听见了周围风声中那种窃窃私语的声音,这些声音比以往大了很多,也清晰了很多,但似乎是一种刘畅不懂得语言。刘畅停下脚步,那个声音消失了,但只要他加速到一定程度就会听见这些声音。

他就这个奇怪的现象请教了风长老,风长老异常惊喜,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给了刘畅一枚银质耳环,这个耳环上镶嵌着一颗魔狼的魔核。刘畅带上这枚耳环后再次加速,他发现自己听懂了那些声音,那是风元素对他在诉说,告诉他怎样和风成为朋友,怎样获得风的帮助。这一下刘畅一发而不可收,凭借风势,刘畅可以御风而行几百米不落地,环绕以琉斯城一周只需要十分钟就可以完成。

看着沉浸在奔跑快感中的刘畅,风长老激动地对在身边的天长老说:“我们没看错他,风舞者在五百年后要重现于蓝姆大陆了。”

“不,他一定会比风舞者走得更远,他的未来发展到什么样,我们谁也不会知道。吴先生果然是一代人杰!”天长老看着刘畅的身影缓缓说道。

奔跑了很久,刘畅丝毫没有觉得疲累,他慢慢放缓了脚步,停在风长老面前。“风长老,您给我的这枚耳环实在是太奇妙了。”

“这是我随身之物,你要是喜欢,我就把它送给你吧,可惜的是这枚耳环上魔核的等级不是很高。”风长老说。

刘畅想到自己三人手里还有一大批魔狼的魔核呢,这些魔核都放在凝玉的空间戒指里,他找到凝玉取出这些魔核给风长老看。风长老早就听鲁科团长说过他们的战绩,看着眼前的魔核一点也不惊讶,他用两根手指捻出原来银背魔狼王的魔核和独耳魔狼的魔核说:“这两枚魔核的等级比较高,我可以把其中一枚换到耳环上。”说着风长老将刘畅的耳环取下,熟练地将银背魔狼的魔核换到了耳环上,同时还将更换的方法传授给刘畅,这样以后刘畅自己在遇到更高等级的魔核就可以自行更换了。

“这枚耳环是一件信物,也是一个标志,你现在有资格佩戴它。它是‘风舞者’的标志。风舞者五百年前在蓝姆大陆大名鼎鼎,他们是一群专门执行特殊使命的战士。因为他们当时支持魔军,因此在神魔大战后光明教廷已经把风舞者斩草除根。据我所知五百年来蓝姆大陆已经没有风舞者出现,但是世事难料,万一你以后遇到了佩戴同样耳环的人,你一定要小心,因为他一定也是速度高手、潜伏高手和暗杀高手。”

换上了银背魔狼魔核的风舞者耳环给了刘畅更大的惊喜,他发现自己不仅可以御风而行,而且还可以像魔狼那样用风刃进行攻击。最关键的是他可以控制风刃滑行的轨迹,这就意味着他有了和凝玉一样的远程攻击手段。风长老知道后劝说刘畅不要轻易施展这一招,因为现在的刘畅的风刃攻击还比较初级,而风舞者更有效果的攻击方式是出其不意,如果不能做到一击必中,目标有了警惕心,那么风舞者的杀伤力就要大打折扣。

第四卷佣兵天下第三十六章奇怪的雇主,奇怪的任务

经过半年多的修炼,三人修为都有了很大的提高,而兽人铁穆这半年以来过得也是舒心惬意,每天除了吃各种海鲜和睡大觉,就是与三人以及五老过招。燎原五老也曾试图教会他一些格斗技巧,但是发现铁穆领悟力实在太差,除了那身无人可以匹敌的惊人力气,其他的招式无论如何也没法掌握,最后干脆由他自便了。

鲁科团长在把三人送到以琉斯城后就回到了侯德芬城的燎原佣兵团公开总部,毕竟他是燎原佣兵团的团长,很多公务需要在那里处理。

这一天是神历504年二月三日,天长老收到了一封从侯德芬城发来的鲁科团长亲笔信,信中说有一位神秘的雇主将会造访以琉斯城,这位奇怪的雇主会带来一个奇怪的任务,这个任务必须由佣兵团最精英的人来承接。

按照常理,以琉斯城的燎原佣兵秘密总部是要对外保密的,不知为何这一次鲁科团长将这个秘密透露给了那个神秘的雇主。关于那个奇怪的任务鲁科团长也只字未提。但鲁科提到另外一件事,就是侯德芬大帝突然下令要对蓝姆大陆所有的佣兵组织进行整顿,因此所有有名号的佣兵团团长这一段时间都必须留在侯德芬城随时待命,这个任务鲁科无法带队完成,在信的结尾鲁科意味深长的说,“请五位长老督促三个小家伙快速成长,没有多少时间了。”

天长老看完信后就着烛火把信烧成灰烬,看着缓慢燃烧的信,天长老陷入沉思。三个人修炼已经告一段落,短时间之内恐怕不会再有迅速的提高,现在三人需要实际的经验,这个神秘的任务如果合适,不妨让三人去执行。

过了了两天,一个神秘的客人来到了独角兽酒馆。燎原五老一同出面接待了这个神秘人。这个客人果然非常神秘,瘦削的身材被一件黑色的连头斗篷紧紧裹着,双手拢在宽大的袖中,面部隐藏在斗篷的阴影里根本无法看清。这个神秘人一来就亮出一件信物,那是一个腰牌,腰牌正面写着“红星军十军团四营八连连长”,背面写着“为人类而战!”天长老看着这块腰牌震惊的久久说不出话,他终于知道为什么鲁科团长肯将以琉斯的秘密告诉来人了。

这里面有一个天大的秘密,五百年前神魔大战时与神圣联军作战的魔军真正的称呼就是“红星军”,燎原佣兵团就是在红星军失败后由一些幸存的老兵创立的。燎原佣兵团除了公开接受一些佣兵任务以外,还有一个极为秘密的使命就是寻找红星军在蓝姆大陆的幸存者。而神圣联军曾经下达了一条没有时限的无限制追杀令,在蓝姆大陆全面的搜捕持有红星军腰牌的人。

这个人居然敢拿着这块腰牌跑到侯德芬城去找鲁科团长,这时候又拿着这块腰牌来到以琉斯城,至少说明他或她知道燎原佣兵团以往的秘密,并且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这个人也许就是红星军团幸存者的后代!

但是谨慎的天长老并没有选择无保留的信任这个不肯把真面目示人的神秘人物,而且鲁科团长信中只是以“雇主”称呼眼前这个人,说明鲁科团长对他的身份也不能确认。

看过腰牌之后,天长老将腰牌还给了那人,腰牌凭空消失在那人手中,这说明这个神秘的人也有类似于空间戒指的储存工具,同时,天长老注意到这个神秘人的手毫无血色,肤色惨白,瘦骨嶙峋,看起来这个人年纪应该已经非常大了。

“我的任务是要你们找最精锐的人马陪着我去伏龙芝取一件东西,具体地点到时候我再告诉你们,是什么东西我不会告诉你们,而且这个任务没有报酬。”

神秘人说话声音仿佛是用两块破铁摩擦,让人非常不舒服,语气也很不友好。

“这次任务必须成功,如果失败,我将把燎原佣兵团的秘密告诉教廷,如果你们不肯干,我也会告诉教廷,总之你们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

“还有,那个魔法公会巡回考察官是不是在你们这?这次任务她必须出马!”

神秘人嚣张的语气让五位长老很不舒服,火长老嘿嘿怪笑,走过去一把抓向神秘人的胳膊:“相好的,进屋再聊!”神秘人身形不动,背后突然伸出一只手,这是一只只有骨头没有血肉的手,这只手被火长老攥住后就听“咔嚓”一声被火长老搅得粉碎。火长老看一击无功,肩头向那人撞去,嘴里还喊着:“哎呀,人骨头,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这一下神秘人没躲开,被火长老狠狠地撞上,忽的一下飞出很远,砸碎了一张酒馆的桌子后狼狈的落在地上。

“你!”神秘人翻身而起,气得浑身发颤。但是他并没有还击,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神秘人随着天长老向独角兽酒馆后院走去,火长老等四位长老跟在后边。随便找了一个房间,天长老对神秘人说:“请先在这里休息,这个任务我们接。现在我需要安排一下随你执行任务的人选,三天以后动身。”神秘人点头答应了,五老也不道别,直接走出了房间,水长老临出门时对神秘人冷笑一声,说道:“你敢去教廷告密?我担保你还没靠近光明城就会被烧成灰!现在的死灵法师怎么这么爱吹牛了?”说罢头也不回的随着其余四位长老离开了。

被识破身份的神秘人颓然坐倒在床上,刚才火长老看似随意的一抓实际上已经封死了神秘人所有的退路和反击的余地,如果不使出自己的真实本领,那至少要出个大丑。情急之下,神秘人只好呼唤出一个骷髅替自己挡下了这一招,但这一下也让神秘人露出了底细。

本来神秘人是有些看不起这些佣兵们的,这次交手让他收起了小觑之心。

五老回到住所聚在一起商量,“那个死灵法师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四处招摇,我觉得这个事情不正常。老大,你怎么看?”地长老问道。

“这次任务恐怕不是那么简单,死灵法师已经很久没有公开活动过了。他委托的任务肯定是和坟墓或者遗迹有关,我猜测也许是他发现了一个地方,这个地方依靠他自己的力量没有办法探查清楚。但是他居然有红星军的腰牌,这个事情很古怪。虽然我们不怕他向教廷告密,可冲着这块腰牌我们也没法拒绝。这件事我决定还是接下,人选我们必须好好考虑一下。”天长老一边思考一边说道。

风长老点了点头,说:“老大说得对,这件事情我们只能接下来。好在三个小家伙练得也差不多了,我建议这次让三个小家伙出马,可以算是给他们的一次考验。”

水长老有点担心的道:“我担心他们应付不过来,万一出点岔子就不好了。”

地长老和火长老点了点头,半年下来,五老和三人已经处出了深厚的感情,面对这个不明不白的任务,他们很担心三人会受到无谓的伤害。

天长老缓缓地说:“三妹,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还是让他们去吧。这个大陆和平的时间不会太多了,他们必须尽一切可能提高自己才能在以后担起那副担子。如果这次遇到不测,只能说我们看错了人。”

火长老道:“别说这些没用的,他们是得去,但不能自己去,咱们也得跟着去!”

天长老摇了摇头,说:“老五,以琉斯这里必须有人镇守,我们不能全过去,这样吧,我们商量一下,看谁跟着他们一起去。”

五老商议了一下,最后决定天长老、水长老、火长老留在以琉斯城,地、风两位长老与三人组队,陪着那个神秘的死灵法师去一趟伏龙芝。佣兵组队要求是很多的,这次的任务要求近战、魔法、远程攻击和斥候各司其职,而近战的力量有铁穆和苏卫东两人,魔法师有凝玉,斥候是缺乏经验的刘畅。在这样的情况下,风长老必须出马支持刘畅,而地长老精于射术,正好弥补了这支队伍远战的不足。火长老虽然也很想去,但是身为一个老佣兵的他知道目前这个配置是最合理的,因此也没有说什么。

第四卷佣兵天下第三十七章雇主是死灵法师

计议已定,五老将三人还有铁穆召唤过来。看着眼前的这四个英姿挺拔的年轻人,五老感觉非常欣慰。当下天长老开口说道:“凝玉、卫东还有刘畅,这半年来你们的进步很快,这说明你们都是非常优秀的,现在的你们都已经成为燎原佣兵团真正的精锐佣兵。很多事情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了。燎原佣兵的创始者是一群老兵,这些老兵属于‘红星军’,这个称呼你们应该没有听说过,红星军就是教廷口中的魔军。

“你们知道的历史是被教廷篡改过的,我要告诉你们的是,红星军是五百年前的一支百战之师,他的宗旨是为了人类而战。在总司令霍红星大人的指挥下,这只大军曾经击败了来自异世界的真正魔族,并且在被神圣同盟无耻偷袭的情况下将所谓的神圣联军彻底击溃。不要看现在的神圣联军这么跋扈,他们五百年前是红星军的手下败将,只可惜那个光明神为了一己之私利亲手毁掉了这支真正为了人类福祉而战斗的大军。

“在红星军失败后,几名幸存的老兵隐姓埋名、忍辱负重,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