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出苍茫-第1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不过他脑子是不是有点毛病?唉,无法入眼,简直是老弱病残,就他们还有前途?我呸!”说这话,一口浓痰毫不客气的吐到了苏卫东身前。

苏卫东感觉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了脑部,无比的愤怒充斥着他的内心,呛的一声,锈刀出鞘,直指红发老头的咽喉。

“哟!你还来劲了?行啊,那就试试吧。”红发老头看都不看抵住自己咽喉的锈刀,神态自如的说。苏卫东手腕一翻,锈刀迎头劈向老头,老头随意的伸出两个手指,一下就夹住了锈刀刀刃。苏卫东使尽全身力气也无法再让锈刀移动半分,红发老头手指一扭,苏卫东拿捏不住,锈刀被老头夺了去。

“刀是武者的命,你怎么把你的命这么轻易的乱丢?我真替你臊得慌。”红发老头的话是如此刺耳,苏卫东怒吼一声,赤手空拳的向老头扑去。老头把锈刀向身后一丢,左手不可思议的穿过苏卫东的双手,准确的按到了苏卫东头顶。苏卫东攻势受挫,致命之处又被老头制住,全身筋脉根根凸起,嘴里牙齿咬的咯咯乱响。

“就这点本事还和我玩?随便找个种地的都比你强!”老头嘴下毫不留情,这时旁边的铁穆怒吼一声,双手十指交叉并在一起,狠狠地向老头扣住苏卫东头顶的手砸去,老头不闪不避,只是把左手一收,眼看着苏卫东全身就笼罩在铁穆的拳风之下。这时五老居中的老头长身而起,在铁穆腋下一托,铁穆不由自主的腾身而起,整个身躯直挺挺的拍在地上。与此同时,长得像个皮球似地胖老头左手又紧紧扣住了苏卫东的顶门,根本没有给苏卫东闪避的机会。

铁穆这一下摔得七荤八素,但也更激起了他的愤怒。他翻身站起,“嗷”的一声,铁穆低着头用脑袋直接撞向这个摔他的老头。这一下威势十足,居中老头没有接招,而是身形向旁边一闪,铁穆蹬蹬蹬前冲几步,脑袋一下子撞在了墙上,就得听咚的一声,墙上被他撞出一个脸盆大小的凹坑,铁穆头晕眼花,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

与此同时,刘畅龙须剑闪电般刺向红发老头,红发老头嘿嘿一笑,用右手屈指一弹,刘畅龙须剑脱手,直接刺入屋顶,只留一个剑柄在外不停地颤动。

凝玉也在这时出手了,因为时间紧迫无法念诵咒语,凝玉用老吴给的能瞬发三个火球的魔法杖激发出三个火球飞向红发老头胸口。

“我们武者较量,魔法师不许参合,要不就是耍赖皮!”红发老头说着纵身一跃,三个火球从脚下飞过同时轰在墙上,就听一声巨响,火球消失,墙却完好如初。凝玉正要再次发动魔法,就听见居中的老头说话了。

“老五,别闹了。”居中的老头说,红发老头这时候用左手紧紧扣住苏卫东脑门,身体整个倒立在苏卫东头顶,看起来非常滑稽。听见老大发话,左手一松放开了苏卫东,一个空心筋斗翻身立在地上。苏卫东感觉眼前天旋地转,身形站立不稳,也是一屁股坐在地上。

红发老头不再理会苏卫东和刘畅,而是转过身看着墙上被铁穆砸出的那个大洞,“啧啧啧啧,这兽人傻小子劲儿真不小,单比力气我老人家可不是对手。不过我还是能在一招之内杀了你,光有力气有个屁用!”红发老头那张嘴实在是犀利。

“够了老五,不要玩了。”这时居中的老人说道,“四个年轻人,我这位五弟脾气一向如此,刚才他只是和你们开个玩笑,不要当真。”老人说着,一手拉起苏卫东,一手拉起铁穆,两人感觉手心处传来一股能量,刚才激烈打斗造成的眩晕很快消解了。

苏卫东内心充满了挫败感,他无言的拾起被红发老头扔在地上的锈刀,锈刀归鞘后他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什么话也不说。凝玉看到这里,轻轻地走过去握住了他的手,苏卫东这才感觉心里好受些,同时也对凝玉充满了感激。刘畅也走到另一边握住苏卫东另一只手,这一刻,三人感觉内心里充满了力量,刚才巨大挫折变成了一股奋发向上的动力。

居中的老头看着眼前的一切,赞赏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们是燎原佣兵团的五个老佣兵,自己的名字早就忘记了,在佣兵团里,那些后辈都叫我们长老,你们也可以这么称呼我们,我是天长老,那个和你们打斗的是火长老,这三位是地长老、水长老和风长老。”。

三人依次看过去,只见天长老身材适中,长长的白发用一根丝带系在脑后,身上穿着一件一点褶皱也没有的灰色丝质长袍,两道白眉很长,几乎耷拉到双肩,一双黑色的眼睛,颔下无须,看起来有一种沉稳的气度。地长老白头发很短,相貌英俊,年轻时一定是一个美男子,只是耳朵尖尖的不太像人类。水长老居然是个女人,花白的头发披散在脑后,这位水长老皮肤白皙,容貌美丽,一点皱纹也没有,单从相貌上看不出这是一位年纪很大的人。风长老额头上有一条束发带,眇了一目,用一只黑色的眼罩罩着,颔下有三绺长须,身穿平民的那种短款工作服,显得极为干练。火长老就是刚刚打得他们毫无还手之力的矮胖子,这时候正不怀好意的盯着四个人细细打量。

天长老继续说道:“鲁科把你们的事情和我们说了,你们三个,”天长老说着一一指着凝玉、苏卫东和刘畅,“你们三个虽然在年轻人力也算很有实力的了,但是目前还没有资格成为燎原佣兵团的一份子。我们燎原不养累赘,而你们几个在执行任务时一定会成为累赘,我可不想我的那些后辈被你们拖累死。”天长老说起话来也是毫不客气。

“老大说得对,鲁科求了我们半天,我们才勉强答应帮着他训练一下你们,事先声明,跟着我们训练可不是闹着玩,过不了我们这一关,你们甭想成为佣兵。”火长老接着说道。

燎原五老,老大天长老是蓝姆大陆剑术的高手,是大剑师的巅峰级别,距离到达剑圣境界仅一步之遥;耳朵尖尖地、似乎有精灵血统的地长老是神箭手,水长老是一位水系的魔导士,距离魔导师境界也已不远;风长老是一位斥候的巅峰;火长老则是重装武士的巅峰。除了天长老,其余四位长老的境界差不多,但是都与天长老有很微小的差距。

第四卷佣兵天下第三十三章《蓝姆大陆神魔战争史》

光明城,教皇卡尔廷陛下看完了从底特留斯堡传来的急件,“这位四系魔法师居然有了魔法公会的正式任命?真有意思。埃德纳,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卡尔廷转向下首一位穿着红色长衫的红衣主教。

这位叫做埃德纳的红衣主教一躬身,然后恭敬的说:“尊敬的教皇陛下,我们已经知道魔法公会隐瞒了佛劳伦斯是一名四系魔法师的事实,这一次,他们同样否认了那个来历不明的、叫做凝玉的女魔法师也是一位四系魔法师这件事。很明显,魔法公会并没有真正尊崇我主光明神,他们也许一直在等待一个亵渎伟大的光明神的机会,只是时机没有到来罢了。

“根据历史资料,最近将会有一次魔法元素潮汐的大爆发。这种事情五百年可能就会出现一次,五百年前那一次导致了逆神者的出现,这一次,我想,魔法公会也许也在等待出现这样的人。

“因此,我的建议是,要把潜在危险全部扼杀在萌芽状态,请陛下考虑派出得力人手将那个四系魔法师凝玉及其随从诛杀。以弘扬我主光明神的无上威严。”

埃德纳说完,殷切的看着卡尔廷。

卡尔廷沉吟了一会,说道:“魔法公会已经明确将那个叫凝玉的魔法师纳入了自己的保护,我们诛杀她势必与魔法公会公开决裂,目前我不认为是一个合适的时机,这件事情,我需要再仔细的考虑一下。”

埃德纳感觉到内心对卡尔廷无比的失望,这位教皇陛下也太优柔寡断了一些。光明神教的教皇一般是终身任职的,只有上一任教皇寿终正寝,才会从红衣枢机主教中选出一位继任者。现任的教皇陛下刚刚继任不到十年的光景,而且这位教皇陛下并不是按照一般程序从红衣枢机主教中选拔的,而是根据上任教皇临终前进行的一次预言仪式,秉承光明神的旨意破格从狂信者、也就是苦修士中指定的。当然这样的特殊程序在光明神教久远的历史中也曾经出现过,而且历史也已经证明那些被破格指定为教皇的人都对光明神教的兴盛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这位卡尔廷陛下登基以来可以说是碌碌无为,很多需要决断的事都莫名其妙的被拖延,甚至是不了了之,光明神教之中对这位教皇的不满声音因此一直存在着。这次的事情很明显教皇陛下又存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心思,这样光明神教的无上权威该如何体现?也许是上任教皇陛下临终前脑子不清楚,更也许是至高无上的光明神看走了眼吧?埃德纳尽力让自己的表情平静,不把内心这些不敬念头暴露出来。

这时候又听见卡尔廷陛下说道:“当然这件事情我们也必须表明态度,我会联系侯德芬大帝,该好好管教一下那些不知高低的佣兵们了。”

这件事情在教皇那里成为整治佣兵的借口,却把凝玉是四系魔法师的事轻轻揭过。埃德纳知道自己是无力改变什么了,压抑着内心的不满,他躬身告退。

卡尔廷看着埃德纳离去的背影,目光闪烁。他何尝不知道有些红衣枢机主教已经对他产生了不满,但是,有些事情他不得不去做。他深深知道,五百年一次的魔法元素潮汐爆发不是任何人力可以抗拒的,其产生的后果也不是任何人能够控制的。与其在这样一个微妙的时刻与魔法公会成为仇敌,不如勉强保持着某种合作关系,这何尝不是对光明神教和蓝姆大陆长远的发展有利的事情呢?

卡尔廷从不觉得自己成为人间权力至高的教皇有多么快乐,但他对光明神的信仰始终不渝,也正是出于对光明神的信仰,他才同意从一个行走于蓝姆大陆的苦修士变成大权在握的教皇,无上的权力也许在别人眼中无比艳羡,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个中的苦闷,他需要安抚那些本来有机会成为教皇的红衣主教,压抑他们的野心;他需要经常关注有着辉煌历史,但现在几乎已经堕落的神圣联军不要过分扰民从而激起民变;他还要平衡大陆各方势力对于利益无止境的追求,同时,他不仅要把这些事情处理的非常妥当,还要在处理这些事情的过程中体现出光明神教的威严,而这些事情没有一件是他擅长的。他经常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当初作为一个苦修士的平静而简单的生活,那种生活中只有自己和主的存在,那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想到这些,卡尔廷深深地叹息了一声,转身向后殿走去,在金碧辉煌、硕大无朋的大厅中,他的背影显得无比萧索。回到自己的寝宫,卡尔廷随手拿起这几天自己一直在阅读的《蓝姆大陆神魔战争史》,这本书据说是一位叫做荷姆的盲了双眼的吟游诗人在神魔战争刚刚结束时写的,但很快被当时的教皇确认为禁书,禁止在蓝姆大陆流传。目前,也只有光明城的秘密图书馆中还有保存。

真正的神魔战争并不是像现在蓝姆大陆传说的那样是由信仰光明神的人和信仰魔鬼的人之间的战争,所谓的魔军,其实确实就是一群不信仰任何神的凡人。他们起兵的目的一开始也不仅仅是和光明神为敌,他们公开宣称自己是为了人类而战,他们的领导者是一个叫做霍红星的神秘男人,吟游诗人在描述霍红星时几乎用尽了所有最美好的辞藻,似乎这个人本身就已经是一个完美的神。这个男人彷佛现在的凝玉和她的伙伴那样突然出现,然后聚集了一群追随者,在他的追随者中,有传说中的圣魔导师,还有一位被称为“刀皇”的绝世武者。甚至还有比蒙兽人、精灵族、矮人族这样非人类种族的强者。这些人类和非人类的强者一直以来被认为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桀骜不驯,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这些人最后都誓死效忠于霍红星。

霍红星统领的人类大军一开始并不是与光明神教为敌的,相反,他们对抗的是真正的魔族,一个来自不知名世界的丑陋但是战斗力极为强大的种族,这个种族是如此野蛮,以至于它们侵略过后的地方寸草不留,所有的生物,包括人都会成为它们的口粮。而且即便是它们中普通的士兵也有不亚于高级战士的实力,这是一个肉身无比强悍的种族,甚至人类所能发出的禁咒级魔法对他们的杀伤力都是微乎其微。这样一支军队在吟游诗人的记载中足足有百万之众。

霍红星率领的人类大军与魔族军团在蓝姆大陆北部展开了一场生死搏杀,这场战争是如此惨烈,以至于战场至今还是一片荒凉的沙漠。最终,霍红星的人类军团取得了胜利,在付出了惨重代价歼灭了大部分魔族之后,人类军团把残余的魔族全部赶回了它们来的地方。就在人类军团修养生息的时候,按照荷姆的说法,神圣教廷在光明神的授意下无耻的从背后对霍红星进行了偷袭,但是霍红星的军团实在是太强大了,即便是损失惨重,即便是遇到偷袭,他们仍将神圣联军彻底击溃。

在击溃了神圣联军后,霍红星立刻挥师南下直接进攻教廷所在地的光明城,随着军队一起行动的还有人类最伟大的奇迹,一座漂浮在空中的城市,一座无敌的战争堡垒,蒙托拉,天空之城。

最后,光明神不得不派出自己最得力的助手,八翼大天使长特拉法介入教廷与霍红星的战争,最终把霍红星和他的核心追随者全部斩杀,当然,特拉法大天使长也在此次战争中陨落。神魔战争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结束了。

在荷姆的笔触中,光明神是那样的猥琐和自私,在人类与魔族大军战斗时他没有出现,反而当人类惨胜之后他却无耻的掠夺胜利果实,他不是人类的主。荷姆在书中说。

这本书卡尔廷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他不认为荷姆说的都是事实,虽然他也知道那场战争中疑点重重,但这并不妨碍他对光明神的信仰。同时,他对霍红星也抱有某种好感。通过预言术,他甚至能感觉到霍红星和五百年后的凝玉等三人有着某种非常微妙的联系,这令他潜意识里不想对凝玉等三人进行格杀,而是继续保持着某种关注,至于是为了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也许,这是光明神的神谕吧。卡尔廷这样想着。

第四卷佣兵天下第三十四章炼狱般的特训

刘畅感觉自己快要疯了,即便是在吴老头那里也没有受过这么大的罪,这段时间以来,火长老和风长老轮番的对他进行残酷的训练,甚至在他吃饭、睡觉、上厕所的时候也不能放松警惕。否则就要面临严酷的肉体惩罚,火长老纯粹就是一个老变态,他精通拷问术,深知刺激人体的那个部位能获得最好的效果,因此,每次惩罚都会让刘畅痛不欲生,而且不管身上有多少伤,不管受了多少罪,他都没有机会休息,必须不断地训练、训练、再训练。

他被迫穿上不知包着几百斤铁块的沉重衣服练习奔跑,他还要用比自己胳膊还粗的大木头完成女人绣花似的高难度技巧动作,他要练习在各种嘈杂的环境中听见风长老要他听见的声音,他还要练习各种隐身技巧,比如要长时间的潜伏在粪坑里,比如要长时间的倒挂在树上,甚至有几次风长老还要求他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一个没有任何障碍物的地方隐藏自己。

同时,他还要应付火长老或者风长老层出不穷、花样百出的追杀,那两个老疯子出手极端狠辣,毫不留情,每次都向刘畅身体最致命的地方招呼,有一次火长老直接扭断了他的脖子,只剩下一点点皮肉还连着,刘畅以为自己就会这么死了。但是燎原五老中的老太婆,那个水长老精通水系治疗术,每每都会救活他,让他继续这生不如死的日子。水长老虽然是个女人,但是疗起伤来重手重脚,似乎她治的不是人,而是一头蠢牛。

不仅如此,火长老不知怎么说服了傻乎乎的兽人铁穆参与到对他的“训练”中,兽人铁穆力气实在太大,每次和他交手不是被他掰断了手就是被他掰断了脚,而且铁穆似乎喜欢上了这种“运动”,有时候还主动要求找刘畅的晦气。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大学生,刘畅哪经历过这个啊,很多次他都想放弃,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逃跑,但是不知道怎的,他的轻身术仿佛失效了,只要一有这方面的举动就一定会被抓住,然后就会享受火长老的“满清十大酷刑”。

刘畅彻底绝望了,他甚至想自杀,可是即便他真的自杀,水长老也能把他救活。救活了之后还要承受火长老唾沫星子的奚落,什么不是男人,什么胆小鬼、懦夫,什么吃干饭的小白脸,娘娘腔,这还是轻的。刘畅最受不了的是火长老总强调连凝玉和苏卫东都看不起他,他是这三个人里面最没用的。而且火长老还认为刘畅还特别不要脸,死气白赖的拉着凝玉和苏卫东保护他,骗取凝玉和苏卫东的同情,目的就是为了让刘畅自己出风头。

一直好脾气的刘畅最后终于被激怒,抛下一切投入到训练中,他的技能和生存能力在严酷的训练中快速的成长。

苏卫东不像刘畅那样痛苦,作为一个解放军战士,苏卫东有着坚韧不拔的精神和强健的体魄,严酷的训练对他而言是家常便饭。但是他也有他的烦恼,那就是自己的刀术提高得太慢,五位长老经常轮番的与他对招,虽然也有收获,但是他总觉得自己似乎还没有摸到刀术的窍门。

据天长老说,蓝姆大陆一开始修习刀术的人很少,直到在五百年前时出现了一位叫做刀皇的用刀高手,蓝姆大陆才渐渐有人开始练习刀术。据说那位刀皇修炼到把自己的身体变成一柄刀,刀即是人,人即是刀。无论是单打独斗还是群战未尝一败。而且他能发出一种叫刀芒的招式,这个招式类似于剑圣的离身斗气,杀伤力十分惊人。有一次他与一群敌人作战,在瞬间发出多道刀芒,将团团围住他的敌人全部斩成两段。

苏卫东对这样的境界很是向往,但是他无论怎样努力也无法做到发出刀芒。这让他感觉很是气馁,但他是一个不服输的人,因此他不停地战斗。五位长老虽然很欣赏他,但是出手也是毫不留情。苏卫东受到的伤害只比刘畅多,不比刘畅少,不同的是苏卫东每次受伤无论多重,绝不喊疼,也从不主动要求水长老治疗,有时候往往是带伤拼命,直到实在无力发招,甚至流尽最后一滴血才会颓然倒下。

苏卫东最喜欢的是和火长老过招,火长老嘴虽然很讨人嫌,但其实内心里也很喜欢这个不要命的小伙子,每次和苏卫东过招都是毫无保留的倾囊相授。渐渐地苏卫东的刀术也有了突破的迹象。

凝玉则是另一种情况,五位长老并没有怎样难为她,她更多的时间是用来冥想提升精神力,或者与水长老一起研讨水系魔法。当然,燎原五老认为一名魔法师身体也不能太脆弱了,因此也时不时的给凝玉进行身体锻炼,凝玉后来发现这样的身体锻炼对精神力修炼也很有好处,一个强健的身体不只能提升精神力的容量,也能加快施展魔法后精神力回复的速度。再加上凝玉本身就有一种坚忍的性格,因此每次身体锻炼不管再难再苦她也是甘之如饴。

佛劳伦斯大师留下的笔记她已经能看到更多内容,这段时间凝玉也没有放弃对这些魔法的整理工作,根据自己的习惯,凝玉将所有整理出来的魔法知识和自己的感悟依然记录在狼皮上,反正空间戒指里现在没有别的,除了魔狼的魔核就是狼皮,倒也够用。

凝玉在魔法修炼中发现四系魔法的水平必须比较平衡的共同提高,否则就会被四系中那个修炼不够的影响到整体提升的水平。现在来看,凝玉感觉四系魔法中,自己土系魔法水平最高,其余三系水平都比较低,尤其是气系,凝玉目前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提升方式。

自己是四系魔法师的事,凝玉毫无保留的告诉了燎原五老,燎原五老知道后表面上没有说什么,但是内心里其实也震惊不已。他们知道至少凝玉这一生是终生要面临光明教廷的威胁了,对此他们有心无力,只有倾心的培养凝玉。同时他们也与鲁科团长商定,凝玉是四系魔法师这件事情不能外传。

以琉斯城在海边,因此这里的水系元素十分丰沛,再加上身边有一位水系魔导士,凝玉的水系魔法提升很快,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就达到了高级魔法师的水平,这样一来,凝玉土系和水系都已经是高级魔法师境界,而火系和气系仍停留在低级魔法师的水平。水长老出身于燎原佣兵团,虽然是个女人,但是几十年来经历的大大小小的战斗有无数次,在与凝玉的交流中,水长老把自己在战斗中的感悟和经验毫无保留的都传授给了凝玉。

对于火系和气系,水长老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建议。只是根据自己对魔法的领悟建议凝玉气系主修辅助性魔法,而火系本身就与水系相抵触,水长老仅仅建议凝玉尽量不要依赖老吴给她的魔法杖,尽量依靠自己施展火系魔法来提升。当然,水长老强调这都是自己的个人看法,仅供凝玉参考。

对于火系的修炼在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出现转机,火长老虽然是个战士,但是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