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超级玄师系统-第3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们懂了吧!”

“可是,不是说他们两个昨晚一起在静亭湖赏月并发生了关系吗?按道理,他们今天应该很和谐,很甜蜜才对,怎么今天一见面,就好像是见了仇人一样,喊打喊杀的呢?”

“这就不知道,谁知道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

“傻子才站住呢?要是站住,恐怕接下来会被给你生吞活剥了!尼玛,早知道今天早上就不那么做了!”张庆发一边快速往回赶,一边心里暗暗想到。

张庆发突然想到了昨天晚上,他认为在月光下**一下美女,也是一种不错的事情,于是欢欢喜喜地跑了过去,谁知道等了大半夜,对方竟然连个人影都没有,他当场就愤怒了,发誓一定要狠狠地教训对方,让她深刻地了解到我们华夏人不是好欺负的。

“哼,既然你做初一,那么我便做十五,看看到底谁的损失大?”

抱着这个想法,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在大多数林门的成员面前“一不小心”说漏了嘴,说对方的某个地方怎么怎么样,哪个哪个地方真好,有弹性,很舒服,真想和对方再来一次等等。

这个时候,舆论的力量就爆发出来了,作为众人备受关注的林门,只要一有什么动静,就会立刻穿的沸沸扬扬,不用多久,整个大一新生都知道了这件事。

“哎,你知道吗?昨天那个母老虎被人搞了你知道吗?”

“啥?有这事?这可是大新闻啊!真佩服那位仁兄,真强悍,连那只母老虎都敢上!哦,对了,那个大哥是谁啊?改天一定要跟好好向他请教一番这方面的知识,能把那只母老虎搞上,一定是这方面的专家,其实力一定达到了让我等可望而不可即的地步。”

“嘿嘿,我告诉你,这个人可牛逼了!人家不仅是林门的副门主,而且还打败了血红会的副会长段辉,要知道,对方可是玄师七级的实力啊!”

“嘶,难怪!他连玄师七级的人物都可以战胜,也难怪那只母老虎会被他搞上了。嘿嘿,就算人家不愿意,他也可以来个霸王硬上弓。”

“这么说,那只母老虎从此再也不是纯洁的人了,哈哈。。。。。。”

。。。。。。

今天早上,慕容燕例行公事,来演武场巡视大家的修炼情况,可是,当她一进入演武场的时候,她瞬间就感觉到了与往常不一样的气氛,众人的眼神看着她都怪怪的,那种眼神,就好像她有什么事背叛了大家一样,搞得她浑身不自在!

终于好不容易找了个机会,把她的小跟班,小桃,拉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立马开门见山的说道:“小桃,你跟我说说,今天大家为什么都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做错了什么?”

听到慕容燕这样问,立马眼神有些古怪,诧异地问道:“燕姐,难道你还不知道?”

慕容燕听得是一脸糊涂,疑惑地问道:“我知道什么啊?”

小桃一把手捂住额头:“拜托!就是你跟林门副门主,张庆发的事啊!你该不会到现在还不知道吧?”

慕容燕是越听越糊涂了,立马焦急地问道:“我跟他?我跟他能有什么啊?小桃,你别卖关子了!赶紧告诉我,今天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就在今天早上,整个大一新生人群中都流传着这样的一件事。。。。。。”

接下来,小桃将她所听到的事情全部一五一十地说出来。

当小桃一说完,发现慕容燕一愣愣的,她有些担心的摇了摇对方,问道:“燕姐,你没事吧?”

谁知,她不动还好,她一动,慕容燕立马惊醒,一边冲出大门,一边疯狂地叫道:

“啊!张庆发,老娘今天我要杀了你!”

小桃说的这些,她是一点都不相信的,她很清楚,就在昨天,她被张庆发当众“羞辱”之后,心情感到十分的不爽,便早早睡了,一晚便是直接睡到大天亮,根本就张庆发所谓的某某事。

可是,慕容燕不信,并不代表其他人不信啊!

而且,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慕容燕当初也是当着众人的面,亲口答应张庆发,晚上到静亭湖去赏月的,现在张庆发说的有板有眼,简直就像是跟真的一样,由不得他们不信。

试问,张庆发如果没有亲身体验过,又怎么会如此的清楚呢?(其实,发哥这娃子都是岛国那群不和谐份子制作的东西给祸害了,所以才这么清楚。。。。。。咳咳,好像说多了。。。。。。)

所以说,要是别人说他们两者之间没发什么事,这恐怕连鬼都不信!

。。。。。。

“嗖!”

一阵强风瞬间侵袭而过,一道靓丽的身影顿时出现在张庆发的眼前。

“怎么会?”

张庆发呆呆地看着前方那道身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尼玛,有没有搞错?以他可以媲美玄将级别的速度,竟然也会被对方赶上,这是什么情况?

“跑啊!你给老娘我继续跑啊!你要是再继续跑,老娘今天我就大闹林门,把你们的林门给拆了,我看到时你怎么跟你的阳哥交代?”

慕容燕整个人摆出大字型,挡在张庆发的面前,气愤的说道。

刚才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见到张庆发,并发现对方要逃,她竟然能够爆发出比以前不知道快上多少倍的速度,眨眼间便是来到了张庆发的面前,并挡住了他的去路。

说话的时候,她脸色还带着因剧烈运动而引起的红韵,一身还未来得及换的紫色紧身衣,将胸前的那饱满撑起,坚挺圆滑,硕大的胸脯就这样直直地挺立在张庆发的眼前,配合她那白里透红的脸颊,看起来好不诱人!

周围还响起了咕噜噜的口水声,一双双炙热的眼神凝聚在这道诱人的曲线上。

可惜,张庆发并没有这个闲情好好关注眼前无限美好的事物,他只知道,完了!被对方追上了,该怎么办?

说实话,今天早上,他说完那些话之后,他就感到有些后悔了,怎么说对方也是个姑娘家,自己现在这样说她,万一她要是一时想不开自杀了怎么办?又或许,她到时候找自己算账了,那又该怎么办?一时之间,他的脑袋涨的有点大。

他只能暗自乞讨,希望对方不会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并且不会找他麻烦。

可是,世事难料!

对方来了!

而且来的正好是他将要与血长空交战的时候!

也不知道,是否心虚的缘故,他一见到对方,第一时间,对接下来的战斗没有兴趣了,也不管众人的反应如何,转身便是往回赶。

可是没想到,最终还是被对方给追上了。

“咳咳,美女,今天怎么有空到这里来了?不过,既然来了,那就是客人!来人啊!将这位美女带到大厅,等一下我。。。。。。”

张庆发挠了挠头,挤出一丝笑容,对前方的那些林门成员招手说道。

“哼,行了!别跟老娘来这一套!我问你,你今天早上为什么这样说?”慕容燕看着张庆发想要转移视线,顿时冷笑一声,摆了摆手,双手叉腰,瞪着媚眼,娇声喝道。

张庆发很是疑惑地问道:“嗯?我说什么了?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第一百一十八章一个条件

装!

我叫你继续装!

慕容燕冷冷看着张庆发这般模样,心中暗暗嘲讽,冷哼一声,接着说道:“哼,你少装蒜!今天早上这件事,到底是不是你散播出去的?”

“今天早上?有什么事?我怎么不知道?”

张庆发从旁边拉过一个人,疑惑问道:“喂,兄弟,你跟我说说,今天早上发生什么事了吗?”

那个被张庆发硬拉扯过来的人,一听说是要参与到这件事当中,立马哭天喊地、惨绝人寰地叫道:“啊!大哥啊,你别玩我了,行不?现在,有谁不知道你跟这位大姐已经发生关系的事啊!你就大人有大量放过小弟我吧!小弟还想多活几年呢!”

“额!”

张庆发顿时感到有些尴尬,挠了挠头,支支吾吾地说道:“那个。。。。。。我。。。。。。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这件事!”

慕容燕翻了翻白眼,显然不相信对方所说的话。

看到慕容燕不信,张庆发立马焦急地说道:“我说的都是真的,昨晚我到静亭湖边等你,等你一晚上,发现你还没有来,我想你这么久了,都还没来,于是,我离开了,我甚至还在伤心失望之下,在那石碑上刻下了‘张庆发到此一游’的字迹,就是为了表明那些晚上我一直在等你。”

张庆发说的这番话,当真是催人泪下,天地同悲,闻者为悲伤!

“啊!”

突然,人群之中传来一声惊呼。

“怎么了?”

“他说的是真!今天早上,我路过静亭湖的时候,发现那湖边的石碑上刻有一些字,我一时好奇,就走过去看看,你们猜我发现了什么?”

“发现了什么?”

“我发现那些字写的内容正如他所说的一样,‘张庆发到此一游’,刚开始,我还以为是哪个弟子在开玩笑弄的恶作剧,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如今看来,这些字真的是他写的。”

“额,听你这么一说,我倒也是想起来了。我好像也路过那里,发现那石碑上也刻有一些字。不过,当时,我有事,没仔细留意,所以并不是很清楚那些字写的是什么内容,依稀间,好像真的有一个‘一’字。另外,那些字迹非常清晰,而且周围的刻痕都是最新的,所以这些字分明就是最近才有人刻上去的。”

“对,没错,我也看见了,的确就是那几个字!”

“啊,是啊!就是那几个字!”

“我也看见了,就是那几个字!”

。。。。。。

越来越多的人都说自己看见那几个字,而且还跟张庆发所说的一模一样,看来对方的的确确是去过那个静亭湖,难道对方说的是真的?

慕容燕皱着眉头,呆了呆,也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推断真的错了?其实,这也不算推断,只是一种直觉而已。

刚开始的时候,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件事一定是张庆发搞出来的,所以,她当时没有丝毫犹豫,转身便是向林门这边冲了过来,恨不得将对方生吞活剥,千刀万剐。

可是现在,她疑惑了!

况且,这件事,她也有不对的地方,那就是她并没有履行当初的约定。

听了张庆发之前的那番话,这也造成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她的决策!

张庆发看到对方那犹豫不决,柳眉紧蹙的样子,心中大呼畅快,“哈哈,那当然是真的了,那里不仅有我刻的字,还有本大爷储蓄多日的陈年老酒呢!”

他没想到当初只不过是自己一时兴起,搞得恶作剧玩笑,今天居然能够挽救自己,当真是辛运啊!

沉默了片刻,慕容燕最终眉头松散开来,冷哼一声,说道:“哼,这件事就算不是你做的,那也一定和你脱不了关系,总之,你们一定要给我个交代,否则,哼哼,你就等着和我们红花会开战吧!”

作为红花会的会长,她自然是非常有资格说这句话,没有人会丝毫置疑她这句话的真实性,当然,也包括张庆发在内。

这就让张庆发感到郁闷了,我要到哪去找个替罪羔羊给你。突然,他看见有道熟悉的身形躲在人群之中,那道身影在人群之中躲躲闪闪,遮遮掩掩。

见到这搞笑的一幕,张庆发顿时对着慕容燕哈哈大笑:“哈哈,我知道这件事是谁弄出来的了!”

身形陡然一闪,瞬息到了一个人群较多的地方,揪出一个人来,放在众人的面前。

张庆发看着眼前的这人,摆出一副非常严肃的表情,说道:“老江,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哼,不用说,一定就是你做的,不然,今天早上这事,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现在林门之中,除了我和阳哥以外,就属你的权利最大,只有你有这份能耐让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以,除了你,还能有谁?”

“没想到啊,老江,平时我可待你不薄啊,没想到你今天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来,实在是让我痛心啊!要知道,我跟阳哥二人可是一直把你视为第三把交易的,可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快点给我去向慕容美女道歉,否则,我一定不会轻易饶恕你!”

说完,还一脚将对方给踹了过去。

“慕容会长,对不起,我不该胡说八道,请您原谅!”

江明这也是无奈之举啊,副门主已经发话了,而且蕴含的意思很明显,要是他不按照对方说的去做的话,那么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将会是很难过的!

这时,张庆发突然走了过来,又是一脚将江明给踹开,换上一把笑脸,笑意盈盈地对着慕容燕说道:“美女,我看算了,我刚才已经狠狠地教训他了,相信他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你就大人有大量,原谅他这一次吧?”

尼玛,踹了两脚就说已经狠狠地教训他了?你这话还真敢说!

众人一阵无语!

慕容燕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对于对方的道歉似乎不为所动,几秒钟过后,她看了江明一眼,对着张庆发微微一笑,说道:“要我原谅,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第一百一十九章再次交锋!

“不行,绝对不行,要是你这个条件要我陪你一夜怎么办?我可不想这么早吊死在一棵树上!”

一听到对方说要条件,张庆发立马摇头拒绝,满脸的不愿意。

“你。。。。。。。”慕容燕一时间被气得说不出什么话来,恨不得立刻上前狠狠扇对方几个耳光,以泄心中那满腔的怒火。

可是,一想到对方那恐怖的实力,她放弃了。以她的速度,恐怕还没到对方的跟前,对方已经逃的远远了吧?到时候,她没打到对方,那岂不是更丢脸。

做了几个深呼吸,平静了一下心情,目视前方,尽量心平气和地说道:“你放心,我的条件,对你来说很简单,就算说是举手之劳也不为过!”

“哦,好说好说,哈哈,这要你不让本大爷干那啥,说什么都好商量!”张庆发这才如释重负,表情十分欣喜地说道。

张庆发这种语气,差点让慕容燕那颗已经平复不少的心,再次暴动起来,强忍住将对方捏死的冲动,压抑着愤怒说道:“很简单,只要你。。。。。。”

“啊!”

突然,传来一声惨叫将她这句话给硬生生地打断。

众人将目光投向那传来声音的方向,当看到眼前的一幕时,顿时目眦尽裂,两眼通红,仿佛见到了什么令人十分愤怒的事。

只见前方有个普通的少年,躺在血泊里痛苦的哀嚎着,一只与他自小相连的手臂此刻已经与他完全相离,没有丝毫知觉的掉落在一旁。

可,这不是他们愤怒的原因,令他们愤怒的是,这名少年是他们的人,是林门的人。

是谁?

到底是什么人敢跟他们林门作对?

要是知道这个人是谁,我们一定不要放过对方。

众人将视线转移到那名少年旁边的一道身影上。

一名青年,手持一柄正在滴血的三尺青峰长剑,另一只手负于背后,目光冷峻,坚如磐石,冷冷地直视前方。

是他!

一见到是眼前这个人,众人那颗原本愤怒的心顿时消散了不少,眼中浮现一丝畏惧之色,他们可是非常清楚的,就连他们的副门主张庆发都差点死在对方剑下,他们不过玄兵级别,连玄师级别都不到,他们有什么资格替人家报仇呢?

不过,还是有人愤怒地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以你玄师九级的实力,去欺负一个连玄师级别都不到的人,有意思吗?难道你就不觉得羞耻吗?”

“就是,妈的,刚才开始我看到他站在一旁,没有对我们出手,我还以为他是很有风度的。可没想到,他出手竟然比刚才那个副会长还要狠,真不愧是血红会的会长,果然,血红会的人都是一群不要脸面的垃圾。”

“草,要不是老子打不过他,我还真想好好教训一下他,让他也知道被人欺负的滋味。”

“呸,什么东西吗?竟然这么没节操,出手伤我们这些连玄师级别都不到的人,真是让人羞耻,要是有本事,你跟我们的副门主,门主比去,尽会欺负我们这些实力弱小的人。”

“副门主,你可一定要好好教训他,我们的人不可以这样白白被人欺负啊!”

“对啊,副门主,快点上啊!”

。。。。。。

张庆发脸色不复之前那份笑容,有的只是愤怒,阴沉,看了一眼慕容燕,说道:“你的事等一下再说!”

说完,便没有理会对方,独自走上前去。

“凭什。。。。。。”慕容燕刚想反驳对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她看到对方脸上的那份沉重时,原本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却是怎么说也说不出来,片刻后,她才小声嘀咕说道:“哼,待会再跟你算账!”

张庆发缓缓往前走,心中的沉重越加的厚重,此刻他内心可以说是,非常的愤怒,他没想到血长空竟然会如此残忍地对待一个普通的弟子,将对方的一只手给砍下来,这完全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在他看来,对方竟然身份高贵,那么应该不会过分的对待这些普通成员,最多,也就像刘永耀一样,将这些打到就好了,所以,他才敢在这样的情况下,直接转身离去。

可是,他没想到对方会做出这样的行动,这实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因为他的大意,导致了那名少年丢失了一条手臂,就算这个世界有办法接回去,可是,对于以后的修炼,也一定大有影响,可以这么说,血长空几乎毁掉了这个少年的前程。

一想到这,张庆发心里隐隐有些自责与愧疚。

来到跟前,张庆发看了一眼地上的那名少年,又把目光转移到对方,两眼发出一道寒光,语气冰冷如雪:

“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血长空目光与张庆发直接对视,丝毫没有示弱的趋势,数秒之后,冷峻的脸庞上浮现一丝微笑:“没什么,我只不过是想提醒你,我们这场战斗还没结束呢?”

这句话刚落下,众人心中对对方的愤怒又加深了几分,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仅仅只是为了想提醒人,就将他们其中一个人的手给砍下来,这也太狠、太凶残了吧!果然不愧是血红会的会长,手段比刘永耀之前的强太多了,对方的手段跟他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听到这样的话,张庆发的双眸一眯,冷冷吐出一句话:

“你真该死!”

话音一落,身形猛然一晃,瞬息间就向对方奔涌而去。。。。。。

见到张庆发这种动作,血长空不惊反喜,眼中闪过一丝激动,唇角微动,似乎在说:“来了!”

手中的那柄长剑在略微的颤抖,那不是害怕,而是激动,为与张庆发的战斗而激动,那是一种碰到棋逢对手的自发表现。

“哐锵!”

一时间火花四射,兵器的蜂鸣声嗡嗡响起。

两人一触即分,身子都各自向后飞退而去,以那名地上躺着的少年为分界线,将这两人分割而开,从两人的离那名少年的距离来看,两人似乎是不分上下,平分秋色!

一阵微风卷起地上的灰尘席卷而过,清凉的微风,带走了周围一片区域的热度。。。。。。。

“江明,快将地上的这名成员带去疗伤,我会看着对方,不会让他对你们造成威胁的!”

张庆发两眼一眨不眨,很是警惕地看着血长空,仿佛只要对方有一丝异动,对方就会受到他的全力打击。

对于张庆发这般表现,血长空冷冷一笑,不屑说道:“放心,我的主要目标是你,那几个人,我根本就没兴趣!让他们抬走也好,省得到时候影响你发挥,不能动用全力,以致于我无法尽兴!”

“哼哼,看来你对你的实力还满自信的嘛?不过,本大爷告诉你,本大爷的实力绝对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想要赢本大爷,等多一百年吧!”

张庆发依旧是目光警惕地盯着对方,丝毫不肯放松,这个时候,谁知道对方到底是不是故意麻痹自己,好让自己失去警惕之心,然后伺机偷袭自己。

很快,江明派了几个林门的成员将那名少年抬走了,整个过程犹如暴风前的宁静一般,没有任何事发生,连一点波浪都没有惊起,平静如水!

见到那些人已经离开了危险区域,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张庆发这才稍微松了口气,心中的那块大石头总算是放下了。

“好了,这下没人阻碍我们了。你,也是时候该全力以赴了吧!”似乎看穿了张庆发隐藏了实力,血长空抿了抿嘴,目光炯炯地看着张庆发,颇为期待的说道。

“如尔所愿!”

“咻!”

“咻!”

两道身影快速相向移动。

瞬息之间,那两道身影便相互交错而过,同时,兵器相交的声音响起。

两人再次分开,接着又再次相向而去,又再次交错而开。。。。。。

如此反复了好几次!

每交手一次,血长空的情绪就兴奋一次,随着次数越来越多,他的情绪也越来越兴奋,就是这种,就是这种感觉,这种棋逢对手,令人热血沸腾的感觉,

在交手过程中,张庆发一边小心对招,一边旁敲侧击的问道:“你一开始攻击我的时候,为什么你的剑会如此诡异,好像会伸长一般?”

声音之小,只有他们二人之间才能听见。

“并不是我的剑伸长了,那只是你的错觉,我出剑的速度极快,在别人眼中会出现幻觉,会造成这样的影响一点也不出为奇。”

“你为什么会这么激动想要与我交手呢?甚至不惜将我林门一个成员的手臂砍下来激怒我?”

“那是因为这样有助于我突破玄将级别!”

并没有太多的解释,只是这样简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2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